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暖婚契约:靳少,宠上瘾 > 第126章 要留一起留(靳少霸气护妻)
    直觉肯定出了什么事情,车是靳自律自己开的,全程苏暖不敢多问一个字,可心里猜测多半跟靳欣瑶有关。

    虽然相处时间较短,但她还是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

    车子猛的停了下来,苏暖呼出口气,一看前面,并没有到老宅,离着还有一段距离。

    她扭头看向一旁的靳自律,只见他也恰好看过来,眸子里满是无奈。

    “小叔发消息过来说欣瑶醒了,闹得很凶,我送你回别墅,免得一会——”

    “不用了,她怎么了?”

    “也发烧了。”靳自律说到发烧二字时,明显加重了音,眸子里一沉再沉。

    苏暖意识到什么,“很严重?”

    “不是,只是欣瑶从小体质不好,只要一发烧就会反复多次,每次一发烧所有人都会紧张得要死,已经几年没有这样了。”靳自律说到这叹了口气。

    “我们赶紧过去吧,她如果有什么气就让她发出来好了,免得加重。”苏暖轻声说道。

    她知道她此去定不会好过,可,如果自己不去的话,靳欣瑶肯定不会罢休。

    靳自律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伸手将苏暖环入怀里。

    “好,一切有我。”

    到达老宅时,有段时间没见的靳自征正立在车旁抽着烟,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苏暖下车,靳自律已经走了过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双手交握,自他掌心的暖流让苏暖微凉的手得到温暖。

    “靳自律没想到你还挺能的,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妹妹都不顾了,你知道她不能受太大刺激,还那么骂她,现在好了,发烧了,你一会看着怎么跟爷爷奶奶他们解释吧。”靳自征扔下烟蒂,一脸严肃的说道。

    苏暖的手微微发颤,靳自律骂了她?

    他所说的让她回去了,其实是——

    靳自律嘴角紧抿,看了靳自征一眼,没有说话,拉着苏暖就走。

    客厅里,靳悦,靳老爷子两人面对面坐着。

    “爸别担心了,欣瑶现在大了,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人哪有不生病的,发个烧很正常。”靳悦宽慰道。

    靳老爷子点点头,“知道,只是,你妈那,哎。”

    “爷爷,爸,欣瑶现在怎么样了?”靳自律立在一旁等两人不再说话才开口道。

    “没事,别听你妈的,没那么严重,暖暖你也来了。”靳悦说着看向苏暖,“欣瑶被我们宠坏了,受不得一点委屈,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靳悦你怎么说话的,到底谁是你女儿啊,我的女儿,被她害成这样,你还帮她说话,呜呜,我可怜的女儿。”陶昕从楼梯口走出来愤怒的说道,话落便开始哭起来。

    “陶昕你能不能别张口闭口就怪暖暖,是人就会生病,你女儿是女儿,人家的女儿就不是女儿?”靳悦板起脸来,与靳自律有得一拼。

    靳老爷子起身,看了眼依旧哭着的陶昕,视线移到靳自律身上。

    “你跟我到书房来。”

    “是。”靳自律在苏暖手上轻拍了下,“我一会就回来。”

    “好。”苏暖应了一声,回头就看到陶昕正愤怒的瞪着自己。

    靳自律是因为自己发烧然后骂靳欣瑶的,所以,她也是有责任的。

    “暖暖,你坐会,陶昕你去看看欣瑶。”靳悦指了指身旁的沙发,然后看了眼陶昕说道。

    陶昕咬着牙,点点头,“好,好,你们都偏向她,我可怜的欣瑶。”

    “不可理喻!”靳悦声音一冷,陶昕立马止住了哭转身向楼上跑去。

    苏暖依旧站着,心里一团乱。

    “暖暖,来爸身边坐。”靳悦声音轻松的说道。

    刚才的那些严厉与冷全然不见,秒变一个慈爱的爸爸。

    爸爸?

    苏暖眼里一酸,眼泪差点要流下来。

    “嗯。”她应了一声,走到靳悦身旁坐下。

    “你妈就那样,不用在意,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吧。”

    “没有没有,挺好的,虽然有些缺憾,但总的来说还是幸福的。”

    靳悦点点头,“简单自在,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裴素文真心不错,将你培养得这么好。”

    “嗯,她真的很好,对我像亲生女儿一样。”提到裴姨,苏暖明显放轻松许多。

    靳自律终于出来了,脸上依旧绷着,苏暖赶紧站了起来。

    “你在这,我去看看。”靳自律见苏暖还在楼下,心里的大石终于放下。

    在书房里,每一秒都过得煎熬。

    苏暖赶紧跟上,“我跟你一起吧。”

    “你确定?”靳自律反问道。

    “确定。”苏暖点头。

    靳悦笑道:“暖暖是个有担当的人,爸很欣慰,一起吧。”

    刚上二楼,就听到断断续续的哭声,一听就知道是陶昕的。

    “妈你别哭了,我又不是死了,哭什么哭啊。”靳欣瑶尖着嗓子喊道,声音里明显很是气愤。

    “好好,妈不哭,妈不哭,妈就是恨,你哥为了苏暖竟然毫不顾及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妹感情,妈恨不能把苏暖赶出去替你出气,妈——呜呜——”陶昕的话很快又被哭泣声给淹没了。

    “砰”什么东西被摔了。

    “别老在我面前提苏暖,别提她行不行,你出去让我静一静。”靳欣瑶音量明显小了不少。

    房门也在此刻打开了,陶昕哭红的眼睛正好迎上三人。

    “你们——”

    “欣瑶你哥跟暖暖来看你了。”靳悦直接越过陶昕走进房间。

    陶昕瞪向靳自律身后的苏暖,“苏暖都怪你,你赔我一个健康的女儿。”

    “妈,您能不能别事事都怪到苏暖头上。”靳自律将苏暖往身后一拉怒道。

    陶昕不说话了,只是在越过苏暖时,又恨恨的瞪了她一眼。

    苏暖深吸口气,握紧了靳自律的手,走进房间。

    靳欣瑶没了昨晚的精致妆容,脸色苍白,素颜的她与化妆后有些区别,尤其是眼睛明显少了光彩。

    “我们这次算是扯平了。”靳欣瑶率先开口,看着脸色同样不好的苏暖,心里虽然有些自责,可她哪里会主动说出来。

    她们其实都不是胆大的人。

    苏暖有些诧异,她原本以为靳欣瑶会闹,会用各种她暂时无法想像的语言来说自己,更或者说,是其他更激烈的方式,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以这样近乎和平的方式来对自己。

    “我妈那是关心我,我知道,她一遇事情就喜欢往你头上赖,我也知道不对,其实她以前不是这样的,自从你来了后,好像一切都变了。”靳欣瑶说到这顿了下继续,“其实我都明白,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我们自己的原因,以为一直可以保持着原本的生活方式,然后一直这么生活下去,我还知道,就算不是你,也会有别人,去分走我哥对我们的爱,就像以后我也会找一个喜欢的人,然后分走对他们的爱一样。”

    靳悦与靳自律两人对视一眼。

    他们的眉统一的一皱。

    这个时候,苏暖才发现,其实靳自律跟靳悦还是有些像的。

    “我知道我现在的表达有些别扭,但是,这也是我用尽一个下午才想明白的,将就一下吧。”靳欣瑶说完,自己先笑了。

    她虽然烧着,不代表她耳朵不好。

    她其实只是睡着了一会,其他的时间都很清醒,只不过一直闭着眼睛罢了。

    他们说的话,尤其是爷爷与小叔他们说的,她都听到了。

    她确实是被宠坏了。

    “欣瑶,你这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你表达得很好,等你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你就会明白很多事情。”靳悦语重心长的说道。

    “也许吧。”靳欣瑶虚弱的说道。

    苏暖站在靳自律的身旁,手心一痒,原来是靳自律在挠自己,如果是在外面,她铁定要发作,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这样的心思,现在嘛,她只能忍着。

    “来了,欣瑶,奶奶给你配好药了。”肖程急步进来,身后跟着一位端着一碗汤药的佣人。

    “谢谢奶奶。”靳欣瑶坐直了身子,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汤药只喝了一口就蹙起眉头,然后是下一口,直到碗见底,她脸上才了笑容,“喝完了。”

    肖程叹了口气,“自律啊,这次奶奶不得不说你两句啊,欣瑶是你妹妹,就算再怎么样,也要让着点。”

    “知道了奶奶。”靳自律应了一声,手又在苏暖的掌心挠了下。

    肖程对靳自律的回答还算满意,转而又看向苏暖,“还有苏暖你,留下来照顾欣瑶直到她痊愈,韩云霄那边我已经说过了,不算你请假,自律你现在就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公司。”

    苏暖,“——”

    “要留一起留。”靳自律一听说要留苏暖一个人,立马不乐意了。

    肖程看向靳悦,“你说说你儿子。”

    “他也是您孙子。”靳悦微笑着说道。

    “好好,我孙子,我孙子,自律奶奶问你,公司的事情重要还是苏暖重要?”肖程脸上明显有了怒气,说出的话还算压制着。

    苏暖摇了摇靳自律的手,刚要说话,就被打断了。

    “奶奶,爷爷跟爸爸掉进河里,您先救谁?”靳自律没有回答,直接反问。

    这个问题直接让躺在床上的靳欣瑶都忍不住提起神来。

    “臭小子,奶奶问你,你反过来问奶奶,是不是好多年没有揍你了,皮痒了是吧?”肖程说着开始卷衣袖,场面突然就失控了。

    靳自律拉着苏暖就跑,靳欣瑶想要起来,被靳悦给拦住了。

    “没事,出不了事情的。”

    “可是,可是我想去看看。”靳欣瑶把自己真实的想法给说出来,让靳悦直接笑起来。

    苏暖此刻万分庆幸穿的是平底鞋,还真没有看得出来,老夫人这么能跑。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不然,让你爷爷把你腿打折了。”

    “您舍不得。”

    绕着花园跑了三圈,靳自律速度慢起来,因为苏暖毕竟烧才退,他怕她再受凉。

    “好了,奶奶我求饶行不,您老人家老当益壮,孙子跑不过您。”靳自律喘着气说道。

    肖程黑着脸,手里拿着一个鸡毛掸子,冷哼一声,“你那体质就骗骗苏暖,奶奶再问你一遍,回不回去?”

    “不回!”靳自律直接说道。

    “好好,那你也留下,不过,公司必须照常去。”肖程让步了。

    靳自律松了口气,“好。”

    说是照顾靳欣瑶,其实,基本上都是靳自律在忙。

    靳熹是晚上回来的,他回来的时候情绪有些不佳。

    一进靳欣瑶的房间便拉了把椅子坐在那,苏暖正在靳欣瑶面前的椅子上坐着,扫到他紧绷着的脸,想要问,却又觉得自己问不太合适。

    “欣瑶,喝点粥,你哥亲自给你煮的。”靳自律端着粥上来,声音里满含笑意。

    靳欣瑶脸上算是有了些缓和,毕竟是兄妹。

    再闹别扭,就算被靳自律骂成那样,他还是她哥。

    血缘是无法割舍得清的。

    靳欣瑶喝着粥,微微抬头,朝着苏暖看了一眼,“哥你煮的多不多?”

    “多啊。”

    “那给苏暖也盛一碗吧。”靳欣瑶说完低头继续喝粥。

    靳自律脸上笑容绽放,本来他其实想说他早就准备了,但是,看到这么喜人的一幕,他怎么能破坏掉。

    “好,那我去盛。”

    苏暖站起来,就被靳欣瑶给叫住了。

    “奶奶说了,我没好你不许走的。”

    “好,我不会走。”苏暖又重新坐下。

    不远处,靳熹正坐得笔直,脸上恢复了正常。

    也不知道是遇到什么事情,苏暖想了想,觉得自己有些多虑了,至少,就算担心也轮不到她来。

    她现在只要跟靳自律好好的过完这三年就好了,然后,与这些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没有交集的人,又何必深交。

    “苏暖,你为什么时不时的看小叔啊,难道你想移情别恋?”靳欣瑶喝完粥,就看到苏暖时不时的抬头看向一处,她一偏头就看到了正坐在那里的小叔,立马就想到了什么。

    气氛有些尴尬。

    “怎么会。”苏暖有些无奈道。

    靳熹轻咳一声,“欣瑶,你烧得糊涂了吧,这是你能说的话吗?”

    “我怎么不能说了,小叔,别的我不敢说,苏暖勾人的本领我绝对是见识过的,我亲眼看到我哥被她三言两语就给收服了,我不得不担心你啊。”

    “哦,三言两语就能把自律那家伙给收服了,苏暖,你还挺厉害的,我就说嘛,能让自律倾心的人绝对不会简单。”靳熹一听直接笑了,“什么时候我要是能看到就好了。”

    “你想看还不容易,一会你配合一下,我让你开开眼。”靳欣瑶此刻精神的哪里像个发烧的人。

    苏暖没话可说了。

    她的脸微微有些红,她有那么厉害吗?

    勾人的本领,还是头一次听说。

    在她的世界里,已经出现韩云霄所说的花瓶称号了,现在又多了这个,还真是——

    几分钟后,熟悉的脚步声在外面响起。

    靳欣瑶冲着苏暖作了个噤声动作,然后轻咳一声说道:“呀,小叔,苏暖不会是喜欢你吧,我看她都看了你好几次呢。”

    靳熹想要看到靳自律接下来的反应便接话了,“是吗,被她喜欢也不错。”

    门砰的一声被撞开,靳自律果然黑着脸进来了。

    苏暖有些无语了,这两个人,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只是,靳自律的反应是不是太“给力”了,他难道都想一下的嘛。

    苏暖这个时候自然不知道一件事情就是,在感情上面,不止是女人,男人也是,同样会秒变零智商。

    “自律你怎么这么生气?”靳熹装作不明所以道。

    刚才门是半掩着的,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接下来,不知道——

    “啪”的一声响,粥被放到了桌子上,估计再用点力碗就要碎了。

    靳自律看也不看靳熹,也不看靳欣瑶,直接上前一步将苏暖手一拉,“走,跟我出去。”

    “你弄疼我了。”苏暖想要甩开手,却被直接打横抱起。

    “砰”的一声响,门被重重的关起,靳自律是用脚踢的。

    靳欣瑶立马从床上爬起来,靳熹有些担心,但是看她那么兴奋的样子,只得拿了件衣服给她披上。

    门轻轻打开,入目的画面——

    靳自律将苏暖抵在墙上,气氛冷得吓人。

    苏暖双手被禁锢住,感觉到他现在真的很生气。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其他了,苏暖深吸口气,开始解释。

    “听我说,不是你所听到的那样。”

    “那是哪样的?”

    苏暖有些头疼,“你信不信我?”

    “信。”

    “那你还不松开?”

    靳熹睁大了眼睛,靳欣瑶赶紧作了个手势,意思继续看下去。

    苏暖伸手勾住靳自律的脖子,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印了下。

    “以后不许不相信我,不管别人怎么说,听到没有?”

    “听到了。”靳自律声音变得暗哑起来,又指了指自己的唇,“还差我两个。”

    苏暖轻轻一笑,“先欠着。”

    “有利息的。”靳自律有些不舍,想要让她现在就还。

    苏暖点头,“好,那你自己记着。”

    短短的两分钟内,靳自律又变得满脸笑容的人,把粥端给苏暖,然后又拿了温度计给靳欣瑶量体温。

    既然是要在这照顾靳欣瑶,那么苏暖自然也就要在这里睡了。

    佣人已经添了一张床过来,靳自律又开始忙碌。

    十几分钟后,靳自律过来敲门。

    “暖暖,我就住在隔壁,有什么事情喊我。”

    “好的。”苏暖点了下头,靳熹起了身。

    “正好,我们叔侄两好久没有一起睡了,正好聊聊。”

    靳自律脸上笑容消了一半,没好在苏暖面前发作。

    夜里三点,靳欣瑶又烧了。

    温度直追40度,连靳老爷子都惊动了。

    苏暖之前发过烧,靳自律哪里让她动手。

    忙到五点,才算平息。

    第二天一大早,靳自律便去了公司。

    靳熹也离开了,只是,他脸上又出现了昨天晚上的表情。

    周一,靳欣瑶就这样反复的烧着,药物与物理方法全部无效。

    林弈来了几次,到后面直接不走了。

    周三,终于没事。

    当被告知这算是时间最短的一次,苏暖的内心是揪着的。

    这几天里,靳自律白天去公司,晚上回来,因为靳自律的回来,靳熹除了周一的时候出去了一趟,后来一直都在家,就连不怎么回来的靳自征也都回来了几次。

    周五的时候,靳自律让林弈再次做了个全面检查,确定靳欣瑶已经没事,便带着苏暖先斩后奏的离开了。

    那边在得知靳自律走了后,靳熹,靳自征都不约而同的走了。

    老宅又恢复了冷清。

    靳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肖程刚接了电话,气得将手机摔在沙发上,把靳悦都吓了一跳。

    他觉得此刻不宜多呆,赶紧找机会走人,却在走到门口时被叫住了。

    “自律他们都走了,连你也要走?”靳老爷子声音里有着属于这个年龄的无奈。

    靳悦到底没忍心,又坐回了沙发。

    就在这时,看到靳欣瑶提着行李箱下了楼。

    “爷爷奶奶,爸爸,我走了,过段时间再回来看你们。”

    靳老爷子,“——”

    肖程立马站了起来,上前拉住靳欣瑶的手说道:“欣瑶,你不去不行嘛,奶奶答应你不会再给你安排什么人选了,你要是真心喜欢李冶就跟他在一起吧,不要再飞来飞去了,你也不小了。”

    “奶奶你知道的,我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这些约束,等我找到我理想中的红宝石我就会停下脚步。”靳欣瑶眼睛里放着比红宝石还要耀眼的光芒。

    肖程叹了口气,很多话却变成了一句,“那你自己小心,在外面,不比在家。”

    “好,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我理想中的红宝石。”靳欣瑶说着直接拥了拥肖程,“奶奶您也保重。”

    “你一个人奶奶不放心。”肖程声音有些哽咽。

    靳欣瑶想了下这才说道:“有人陪呢。”

    “是李冶吗?”肖程脸上有了笑容,见靳欣瑶不说话,忙点头,“算了奶奶不问,只有要人陪,不管是谁,你开心就好。”

    “谢谢奶奶。”靳欣瑶松开肖程,提起行李箱走了出去。

    靳自律带着苏暖直接在外面呆到十点,见老宅没有人再打电话来,总算放下心来。

    又打了个电话给刘源确定没有人过来,这才带着苏暖回别墅。

    苏暖下车,冲着靳自律挥挥手,“你去公司忙吧。”

    “谁说我要去公司的。”靳自律拉开车门下了车,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唇,“我算了下,加上利息,也不算你多,还我二十个就行。”

    苏暖被他的话震惊的直接咳嗽起来。

    二十个,二十个有吗?

    对了,利息,利息还真高。

    “你公司真不用去?”苏暖想到公司的事情,“奶奶他们要是知道你不去公司,肯定又要说你了。”

    “公司的事情全部处理完了,接下来我们有三天的时间不用管其他的事情,走吧,先还十个再说。”靳自律说着,直接将苏暖打横抱起,却在走进客厅的时候呆住了。

    只见刘源垂着头立在沙发一旁,靳熹正拿着一份报纸优雅的翻着,这会放下报纸,脸上尽是笑容。

    “嗨,好久不见。”

    苏暖听到声音赶紧从靳自律怀里跳下来,因为情况紧急,她直接用跳的。

    靳熹看到苏暖这般,直接忍不住笑起来。

    不过,靳自律却笑不出来了。

    “少爷——”

    “我来说。”靳熹打断刘源话,“就在你前脚到而已,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打扰两字他故意咬得紧紧的,生怕靳自律不知道一样。

    靳自律脸上绷着,心里不快到极点。

    “当然打扰到了,说吧,什么事情?”靳自律将苏暖拉到身后,仿佛怕被人看到一般。

    靳熹起身,“看来,不被欢迎啊,那我走了。”

    “慢走不送。”靳自律语气稍微轻松。

    走了两步的靳熹又折了回来。

    “我突然想起来我来是干嘛的,关于C市的那份合同。”

    靳自律转身冲着苏暖小声说道:“你先上楼去,我一会上来,二十个一个不许少。”

    苏暖脸上一红,赶紧上楼去。

    十一点半,靳自律人没上来,却是电话来了。

    “我去一趟C市,尽量早些回来,你在家乖乖等我。”

    “好。”

    苏暖一个人吃的午饭,一个人无聊便睡了一会。

    她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她看也没看来电显示便接了电话。

    “喂,喂——”

    那边一片寂静,苏暖继续,“喂,哪位,说话。”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苏暖嘟喃了一句,“不会又是做广告的吧,喂,我不需要。”

    还是不说话,苏暖揉了揉眼睛,定睛一下,是个陌生号码,看来真是——

    “我,韩云霄!”突然一声不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让苏暖整个人一怔。

    大魔头,不是吧。

    “怎么,不说话了?”韩云霄含着怒意的声音响起,“做广告的,我像吗?”

    “额,韩总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你可真厉害,竟然让副董长亲自打电话来给你告假,苏暖,还真没有看出来啊。”

    苏暖顿了下,副董事长?

    “哦对了,你恐怕还不知道靳自律的奶奶就是靳氏集团的副董事长吧。”韩云霄含着讽刺的声音继续着,“不过,在我这里,就算你是靳自律的老婆也没有用,不能通过接下来的实习期,该走人还是走人。”

    苏暖呼出口气,她真是没有想到肖程竟然是公司的副董事长。

    看来韩云霄对自己是误会到极点了。

    “周一的时候,希望不要让我失望。”韩云霄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苏暖放下手机,将韩云霄的电话给保存,微信立马闪过一条信息。

    “飞上云霄”加你为好友。

    苏暖硬着头皮点了同意。

    然后就没了然后。

    过了一分,苏暖将手机扔在一旁,拉上被子继续睡。

    可哪里还睡得着。

    肖程一看就知道是个很有气场的人,没有想到,竟然有这样的魄力。

    她竟然是靳氏集团的副董事长。

    起身,苏暖展开双臂迎接三点的阳光。

    突然就想起一首歌来,她捧起双手,看着掌心的阳光,心中的不快全部消失。

    “深秋山顶风微凉,恋人并肩傻傻看夕阳——”苏暖哼着歌,在原地转了几个圈。

    “你说,秋天早上的日光,一寸能许一个愿望,希望我爱的人健康,个性很善良,大大手掌能包容我小小的倔强,你的浪漫只有我懂欣赏,能让眼泪长出翅膀,飞离我脸庞,还想每天用咖啡香不让你赖床,周末傍晚踩着单车逛黄昏市场,我的浪漫,只有你懂欣赏,就让每个台风晚上,不恐慌紧张~”苏暖的声音本就甜美,一首三寸日光在她的口中慢慢唱出,将歌词中的深情尽数唱出,当然也夹杂了她自己的,唱着歌,眼前浮现出靳自律含笑的样子,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正在回来路上的靳自律戴着蓝牙耳机,脸上渐渐绽出笑容来。

    吕颜透过后视镜,有些看不懂自家老大了。

    前一刻还像要去跟人拼命一样,这一会又是怎么了。

    “唱歌竟然能唱到脸红,真是可爱。”靳自律轻声说了一句,让开车的吕颜顿时明白了什么。

    他突然就想起了那次被要去的两枚领带夹式摄像机,原来,原来为的是这个。

    靳自律伸手在自己的胸前抚了下,吕颜的眼睛一亮。

    下一秒,他被这把狗粮填得饱饱的。

    “吕颜,把晚上的饭局推了。”

    “是。”

    “对了,一会去花店买束花。”

    “是。”

    “等等,再去超市买些吃的,算了,都不用买了。”

    吕颜那个是字哽在喉咙间上不去下不来。

    等回到别墅,他才知道自家老大的意思。

    “暖暖,我们逛超市去。”

    “好啊。”

    片刻后,看着都经心“伪装”了一番的两人,吕颜立马挥了下手,十几保保镖迅速跟上。

    本来逛超市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可是,在众便衣保镖的注目下,那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全程都是靳自律在挑,苏暖时不时的看着四周,那表情像极了防贼。

    靳自律什么也没说,在他看来,必要的自我保护还是需要的。

    他不希望她再受到一点点不好的事情。

    不管是来自外来的,还是家里的。

    想到老宅,靳自律的神情有些波动,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逛完超市,又去了趟花店,看着自家老大拥着苏暖抱着自己喜欢的花从花店出来,吕颜又被撒了把狗粮。

    回到别墅,靳自律又开始忙碌。

    其实这么多天一直都是靳自律在忙着照顾靳欣瑶,反观苏暖除了一直陪在那,其他的事情都没怎么做。

    该累的人应该是靳自律吧。

    “你要不要休息?”

    “不用,你多休息休息,趁着这几天把身体好好养养,周一又要上班了,对了,要是不想呆立马就跟我说。”靳自律其实是想直接把她调到身边,可他更希望是她自己想过来的。

    苏暖点点头,从开始的拒绝到现在的点头,也算是一个进步了,靳自律在她点头时就笑了。

    晚饭后,靳自律早早就洗好澡等在床上,而苏暖呆在浴室里一直好久都没有出来。

    她想到那二十个吻就有些头大。

    那意味着她得像小鸡啄米似的,想想那画面就崩溃。

    可浴室再好,也不能久呆。

    出了浴室,迎接她的就是靳自律含笑的眸子。

    “过来。”

    靳自律又开始勾手指了。

    苏暖咬了下红唇,“来了。”

    立到床边,看着靳自律眼里的期待,苏暖呼出口气,该还得总得还。

    “其实,还有一个选择。”靳自律突然开口道。

    苏暖一喜,“什么,你说。”

    “让我亲你一下。”靳自律指了指苏暖的红唇,“怎么样,就一个。”

    一个?

    苏暖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她立马摇头。

    “我,我还是亲你二十个吧。”

    想让她上当,想多了。

    靳自律眸子里闪过一抹得逞,作出一副任你处置的样子。

    二十个,比苏暖想像得还要崩溃。

    亲之前她想像着可能跟小鸡啄米一般,可实际上,有点像在吃冰激凌。

    一口一口的,打住,不能回味。

    苏暖松开靳自律的下巴,感觉到靳自律眸子里的怨。

    靳自律能不怨嘛,哪有这样亲人的。

    换句话来说,苏暖根本就不会亲人。

    他一直在给机会让她练,结果,就练成了这样。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苏暖看出他有些欲言又止,知道让他这么憋着有可能会半夜拉自己起来说。

    靳自律眼里闪过意外,没想到竟然被看出来了。

    他的暖暖,进步了。

    “那我说了。”靳自律说着停了下,看了眼苏暖见她并没有不高兴才继续,“其实,你不会亲人。”

    “我,那叫不会?”

    “嗯。”

    苏暖脸上染上红云,“是像你那样,才叫会吗?”

    “差不多。”靳自律自信满满的说道。

    “那你是怎么会的,你不是说是你的初吻吗,难道只是跟我的初次简称?”苏暖说完,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话里的酸意了,不过,酸就酸,还不能让人酸了。

    靳自律没有想到会被这么说,一时间语言没有组织好,沉默了。

    “看来,被我说对了。”苏暖秒变气鼓鼓,扯开被子就躺下,给了靳自律一个后背。

    “我刚才只是没有想好怎么说,我不知道怎么就会的,应该是看电视的吧,或者说,这是一种本能吧。”靳自律用着自己能想到的来解释道。

    苏暖往床边挪了挪,不理他。

    “我说的是真的,在你之前,我真的没有亲过别人,不信,我可以发誓。”靳自律说着就要举起手来。

    苏暖坐了起来,拉住了的手按下。

    “你不需要发誓,我不希望有什么不好的发生在你身上,像你这么大,有的孩子都有了,有过女人也很正常,所以我没有必要纠结,也没有资格纠结。”

    靳自律脸上瞬间变得很难看。

    不用说,又是那份契约害的。

    但是,契约是他自己主动提出要签的,现在——

    他真开不了口。

    苏暖重新躺下,感觉身旁的人好久才躺下。

    她闭上了眼睛。

    他们两个人之间今晚可以睡下三个人。

    两个人各占了床边,好在被子够大,要不然,非要感冒不可。

    靳自律被一个电话催着起了床,时间是六点半,一起床的第一反应就是往另一边看,结果——

    “暖暖,暖暖。”

    才六点半,她不可能起床的。

    就算是上班,哪次在他之前起床。

    所以这个时候她是绝不可能起床的。

    “我,我在卫生间。”苏暖弱弱的声音在卫生间响起。

    靳自律松了口气,“我一会要去公司。”

    “好。”

    等苏暖出来,靳自律已经离开了。

    她猫着腰走到床上,掀开被子又钻了进去。

    肚子好痛——

    这两次都是受了凉。

    只要睡着了就会减轻一些,苏暖闭上眼睛迫使自己睡着。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入目的就是靳自律放大的俊脸,苏暖立马扭过头。

    “昨晚是我不好,不该嫌弃你不会亲人,还害得你误会了,我道歉,来乖乖的,起来把红糖水喝了。”靳自律先作一番自我检讨,然后就把一碗红糖水端过来了。

    苏暖鼻子一酸,又扭过来头。

    “你,你怎么知道?”

    “我去公司开会的时候想到的,开完会立马就赶回来,看到你在睡,便去了卫生间。”

    “啊,你竟然翻——”下面的话她说不下来了,脸也红了起来。

    为了避免尴尬,她往里面放了不少纸盖住,没有想到他竟然——

    “别生气了,红糖水凉了就没有效果,来,喝吧。”

    “谢谢。”

    这一声谢谢苏暖是发自内心。

    三年后,怕是这世上再没有一个像靳自律对自己这么好的男人了吧。

    她的眼睛里有些酸涩,很快又笑了起来。

    既然这样,那么她现在就好好的珍惜。

    就算是梦,她也要好好的做。

    “谢谢老公。”苏暖甜甜的又说了一句,端起碗开喝。

    靳自律好多想要说的话,都被她这句“谢谢老公”给终结。

    他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一个充满阳光的世界中,这个世界里只有他与她。

    “喝完了。”苏暖放下碗,趁着靳自律不注意的时候,直接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下,“这是奖励。”

    靳自律嘴角一弯,指了指自己的唇,“还有一个——”

    苏暖直接又印了一下,“早安吻,给你。”

    靳自律伸手将人环进怀里,久久不愿松开。

    这一刻的美好,让苏暖忍不住沉沦。

    靳自律飘到苏暖一直在闪的手机,笑着拿起,手指轻轻一滑,面色下沉:“飞上云霄是谁?”

    苏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