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暖婚契约:靳少,宠上瘾 > 第133章 救它,就你?
    梁祝里的两只蝴蝶是苏暖自己提出来的,她脸上笑容依旧,可是心里到底生出了些感伤来。

    好在靳自律没有太大的变化,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而且,这样匆忙的早上,他们也没有太多时间去继续下去。

    “下楼吃早饭去。”苏暖故作轻松的提醒某人,但是,见靳自律没有一点想要下楼的意思,甚至还拦住了她。

    “不急,吕颜。”靳自律冲着楼梯口喊了一声,楼梯口立马传来整齐的脚步声。

    吕颜走在最前面,在他的怀里正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接着,抱着同样大一束玫瑰的八名保镖速度极快的站到了吕颜的身后,呈一步之差。

    连吕颜在内一共九人,站好后动作整齐的向苏暖鞠了个躬。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祝少爷和少夫人天长地久,早生小少爷。”

    苏暖被最后一句给呛到了,脸上迅速红起来。

    靳自律对这“天长地久,早生小少爷。”几字非常满意,尤其是最后一句,让他眼里染上了春一样的气息。

    含笑看向早就已红透了脸的苏暖,靳自律伸手拉起她的手来,轻声说道:“喜欢吗?”

    “喜欢。”苏暖点头,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喜欢。

    “那就好。”靳自律松了口气,“不生我气了吧?”

    苏暖又想到了昨天的事情,看了下吕颜怀里的玫瑰,又看了他身后八名保镖,九百九十九朵的话,每个人怀里的都看起来差不多,那不就是说他们每个人抱的都是111朵?

    111朵的花语好像是,苏暖低头拿手机百度了下,爱你一生一世,难道说——

    苏暖看过去,吕颜心领神会立马微笑要着将下一个花语说出来,却在准备开口时,被自家老大给制止了。

    “把花都放下吧,时间不早了。”靳自律看看时间说道。

    苏暖眼里闪过小失落,看来,是她多想了。

    吕颜在心里暗暗为自家老大着急,可这会又没有办法明说,只得硬着头皮将花放到客厅里,艺术细胞爆满的他将九大束玫瑰摆成爱心的形状,回头,看到苏暖正微笑着看过来。

    苏暖拿起手机,冲着吕颜说道:“摆个造型。”

    “好嘞。”吕颜竖起了剪刀手,笑容刚绽放,就收到自来自家老大那快能吃人的目光,赶紧站得笔直,人也紧绷起来。

    苏暖手快已经在他笑容绽放的时候将这一刻定格下来,转身便下楼去。

    靳自律冲着吕颜指了下手机,人也赶紧跟了下去。

    等到吕颜看到手机上的信息,这才明白是误会自己家老大了,原来,原来老大是想自己说啊,让他刚才急的。

    各种早点已经摆好,刘源立在一旁,靳自律与苏暖面对面而坐。

    苏暖挑了自己喜欢吃的,速度飞快的吃起来。

    靳自律端着牛奶喝了一口,就一直坐在那。

    他在等时机开口。

    他查了玫瑰花语,999朵与111朵的都不太能表明他真实的想法。

    999的花语是天长地久,111的花语是爱你一生一世,可是在靳自律这里有他自己的诠释。

    看着苏暖已经快吃完了,靳自律一口将牛奶喝完,正要开口,苏暖已经站起来了。

    “我得走了,还有两天。”苏暖嘟喃了一句,拿了纸巾擦了下手,转身便向外走去。

    靳自律起身,等到他走到外面的时候,苏暖已经上了车。

    “等一下。”靳自律大步跑了过去。

    车门还没有关上,苏暖看着靳自律跑过来,眸子里升起一些期待。

    “早安吻呢?”靳自律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差点想要拍自己。

    开车过来的吕颜差点要着急的要从车里跳下来。

    苏暖呼出口气,伸手在他的唇上按一下,“好了,早安吻,昨晚你教我的,我真的得走了。”

    靳自律,“——”

    已经下了车的吕颜默默的脑补了昨晚两人可能的画面。

    “老大,时间差不多了。”吕颜看了下时间,“现在飞的话少夫人下班的时候就能赶回来了,要是再迟的话——”

    靳自律松了口气,“好。”

    就在靳自律上车后,一名站在花园旁的保镖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已经离开几分钟的苏暖,此刻蹙着眉看着自己的手指。

    刚刚她是不是应该直接吻上去呢。

    苏暖在离着公司还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让保镖停下来,“下班的时候还在这里等我。”

    “是少夫人。”保镖应了一声,开车离开。

    韩云霄开着车,看着前面的人有些眼熟,等靠得有些近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苏暖。

    平时苏暖穿的都是职业套装,今日穿的黑色西服,长发也尽数披下来,跟平时还真不一样。

    苏暖上车的时候是扎着马尾的,靠在靠垫上觉得有些不舒服便披了头发,往常她在车上要是披了头发,下车肯定会再扎起来的,结果今天因为想着靳自律的事情忘记了。

    及腰的长发,脸上带着淡妆,唇本就红只涂了唇膏,让她的红唇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苏暖听到车喇叭声回头的时候,阳光下,美得让人晃了心神。

    比如说韩云霄。

    他定定的看着苏暖,目光在那红唇上停留了足足三秒。

    “韩总早。”苏暖率先微笑着开了口。

    他对自己横眉冷对,但是,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韩云霄回神点了下头,“上车。”

    “不用了,马上就到了。”苏暖委婉的拒绝道。

    坐他的车,她宁愿步行。

    韩云霄冷哼一声,“这是嫌弃我的车没有他的好?”

    “韩总请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要保持身材,不想太胖。”苏暖不想让韩云霄继续多想下去,便胡邹了个理由搪塞道。

    谁知韩云霄脸上更冷了。

    “也对。”

    也对?

    苏暖看过去,韩云霄已经升上车窗疾驰而去。

    这个人,苏暖有些头大。

    看来,想要让韩云霄对自己的误会消失恐怕不太可能了。

    她现在又没有办法直接说明她与靳自律的关系。

    在快到大厦楼下的时候,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苏暖扫眼来电显示,立马微笑着接了。

    “暖暖,到公司了吗?”裴姨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暖边走边说道:“到了,还早呢,今天来得早,什么事情你说。”

    “是这样的,这周六裴姨过43岁生日,你有没有空?”裴姨的声音里含了些期待,听得苏暖一怔。

    天,她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

    “真是抱歉。”苏暖赶紧道歉。

    裴素文一听,连忙说道:“如果忙就算了,没关系的。”

    苏暖急了,“我不是没空,我道歉是因为我竟然把您生日给忘记了,我回去,肯定回,裴姨您想要什么礼物?”

    “都好,只要是你送的裴姨都喜欢。”裴姨满心欢喜的说道。

    苏暖看了下时间,“那好,周六见,我先挂啦。”

    “好好。”裴素文声音里似乎带了些哽咽。

    苏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是时间差不多了,只得挂掉。

    等手机屏幕都黑掉了,裴素文才放下手机。

    面前的书桌上,一个有些年份的相框,相框一边有些被磨损,别的地方都保护的非常好。照片上是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一个头发及肩含着初为人母的微笑,一个则是一头干利的短发叉着腰好不威武,两人中间小摇车里是一个穿着公主裙戴着可爱花环的粉嫩宝宝,一双眼睛正好奇的看着镜头,小手正微微伸着,像是想要抓什么东西一样,如果仔细看的话,在她的嘴角还流着口水。照片旁是份包装精美的礼物,裴素文伸手在照片上面长发女孩的脸上抚了抚,抹了下眼泪,含着笑将礼物与一封信一起放进了抽屉里,顿了下又将照片也一并放了进去,然后落了锁。

    苏暖进了电梯,没有想到韩云霄竟然会在里面。

    眸子里闪过一抹诧异,按理说,他可是开车的,怎么会这么迟才上来。

    诧异归诧异,脸上还是保持着应有的微笑。

    韩云霄扫了眼苏暖,立马收回了视线。

    这一次,他不会上她的当。

    简单的黑色西服也能让她穿成这么心机,那两只摇摇相对的蝴蝶还真是点缀的恰到好处,韩云霄心里不免有些烦躁起来。

    电梯门打开,韩云霄先一步走了出去。

    苏暖脸上的微笑不减,心里到底有些受伤。

    出了电梯,就看到人事部的齐科长在跟两位美女前台说话,那笑声让苏暖有些皱眉。

    她低头打了卡,见齐科长没有看自己,便转身就走。

    “哎,等等。”齐恒说道,他早就看到苏暖了,见她转过身来,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来快一个月了,感觉怎么样?”

    苏暖微笑着点了下头,“挺好的。”

    “能适应下来?”齐恒挑了眉说道。

    公司的八卦他可是早已有耳闻的。

    再加上是靳自征亲自打的电话过来,让他更加关注这位新人。

    “能。”苏暖中气十足的说道。

    不管结果如何,士气要足。

    见苏暖这么肯定的回答,齐恒笑着点头,“那就好。”

    “齐科长那我就先进去了?”

    “再等一下。”齐恒看着苏暖,又回头看了看两位前台,又看苏暖,反复几次,他挥了下手,“去吧。”

    苏暖颔首转身走人。

    “我的天,没有想到她的头发披下来这么美。”两位美女齐声说道。

    齐恒一拍手,“确实,说句实话,你们逊色许多啊。”

    “哎呀齐科长能不能给点面子,人家是真美,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那妆也太淡了,要是精致的话,岂不是——”

    “都很闲吗?”韩云霄自办公室里走出来,看了齐恒一眼,“过来,帮我鉴定一下。”

    “鉴,鉴定?”齐恒眼睛一亮,立马跑了过来,“什么意思?”

    韩云霄作了个噤声动作,朝着苏暖的方向看了一眼,“进办公室再说。”

    苏暖此刻正在开电脑,将桌子上收拾了下,静等韩云霄下面的招。

    只是,左等右等就是没有看到他派任务。

    不会,不会是大魔头大发慈悲了,决定就这么和平的过去?

    苏暖自己率先摇了摇头,这绝不太可能。

    近一个月来,让她觉得韩云霄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昨天那顶多就算是他没有时间罢了。

    九点,韩云霄自办公室里出来,接着是齐恒,两人统一的看了过来,然后在苏暖的诧异中,两人又统一的转身走了。

    对,她没有看错,他们两个一起走了。

    而且,走得那么急。

    苏暖心里暗暗一舒,就在此时,不知道何时走过来的尤亚手里端着一杯咖啡,一个字都没有说,又转身走了。

    只是,那近乎挑衅的目光是什么意思?

    苏暖回头,花冕的位置竟然是空的。

    蓦地她想起了他说的那句话,就算自己留下来,他也不会让她留下来的。

    当时靳自律也在,所以是说——

    苏暖想了下,发了条微信出去,那边好一会都没有回,不行,苏暖得问清楚。

    起身向洗手间走去,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又折返了。

    洗手间说不定会有别的人,到时候听到也不好。

    等着中午没人的时候再打吧。

    苏暖就开始期待中午的到来,一边又在想着韩云霄什么时候回来。

    十一点悄然而至,等苏暖看到人不断的走出去,才意识到了什么。

    她竟然,竟然就这么平静无事的度过了半天。

    内心深处为何有一丝不安升起呢。

    还有下午呢,苏暖有些懊悔自己过早放松。

    等确定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苏暖这才拨了靳自律的电话。

    机械的女声响起,“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苏暖嘴角紧抿,眼里闪过不敢相信。

    靳自律也会关机?

    他那么一个大忙人会关机,还是——

    苏暖收起手机,叹了口气。

    午饭用两分钟就结束,因为她没有什么胃口,食之如嚼蜡。

    餐厅内人来人往,只有她一个人。

    苏暖走出餐厅时,还不到十一点半。

    现在至一点还有不短的时间,她在想一会可以趴在桌子上休息下。

    只是,刚上到八楼,就看到前台的两位正冲着自己摆手。

    “苏暖别进去。”田莉莉小声的说道。

    “怎么了?”苏暖直觉不好,赶紧问道。

    田莉莉小跑着过来,刚要说话,就被另一个前台拉住。

    “悠悠你干嘛,苏暖现在进去那岂不是承认了?”田莉莉拍开林悠悠的手说道。

    林悠悠扭了下头,眨巴了几下眼睛,田莉莉立马站直了身子,人也松开了苏暖。

    “韩总好。”

    韩云霄看向苏暖,又看了她身旁的两位前台,眸子里闪过一抹冷笑,“过来,给我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苏暖有些疑惑的问道。

    但是,韩云霄只给她一个背影。

    又是该死的背影,多说几个字什么怎么样啊。

    两位美女前台自然不会再告诉自己什么了,苏暖冲着田莉莉笑了下,赶紧跟上去。

    办公室门口站了好些人,尤亚也在其中。

    苏暖没有说话,越过众人,跟着韩云霄走进了办公室。

    她的视线第一眼便是向韩云霄的办公桌上看,下一秒,她的眼睛顿时瞪大。

    “这是怎么回事?”苏暖惊呼道,“昨天我送报表过来的时候它还好好的啊。”

    韩云霄眸子里隐约有怒气,但是,齐恒在这他不好发作。

    “从韩总离开,只有你一个人进过办公室,你昨天送完报表,你确实它还是好好的?”外面的尤亚得意的问道。

    苏暖这下听明白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她反问道,只是,她的反问对像是韩云霄。

    尤亚就那么被晾在了一旁。

    “什么什么意思?”韩云霄语气十分不悦了,“我还想要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走的时候小仙好好的,整个下午就只有你一个人进来过,你跟我解释解释一下呢。”

    苏暖,“——”

    她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她进来的时候还好好的。

    “不承认是不是,给你看下视频。”韩云霄将手机拿了出来,把上午在监控室里拍出的视频点了开来。

    苏暖看着,这个视频是韩云霄办公室门口的,画面只显示她进去后,然后又出来的时间,时间是三十几秒。

    怪不得他们早上走的时候那么急,原来,原来是去找证据了。

    她真是太大意了。

    可是,这真的不是她做的啊。

    “苏暖,你还有什么话可说?”韩云霄冷着声音说道。

    尤亚也跟着附和,“真看不出,苏暖你的心竟然这么歹毒啊,连植物都不放过,你知不知道这盆仙人掌可是韩总父亲去疗养院前嘱托他好好照顾的,你是不是想让叔叔他老人家病情加重,好让韩总伤心对不对?”

    苏暖回头,微微张大了嘴巴。

    “看来,你承认了?”韩云霄声音更冷了,浑身的寒气都冒了出来。

    齐恒抚着自己的小胡子,有些后悔留在这了。

    要知道苏暖可是总裁亲自安排过来的,而他也是知情的少数人之一。

    如果,如果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让人出了什么差池,那他这人事部科长还能做得长久吗?

    还以为韩云霄丢了什么大件东西呢,早知道他就跟着一起进去看看了,当时也好做出打算啊,现在好了。

    齐恒眼珠子骨碌转了几圈,在韩云霄耳边小声说道:“云霄,这个视频只能说明苏暖在下午进过你办公室,要是直接当成证据的话,是不是有些早率了。”

    “你是知道的,我这人对事不对人,凡是来销售部的头一个月哪个不是脱层皮,没有想到,这次竟然遇到一个心肠歹毒的。”韩云霄解释道。

    齐恒于韩云霄来说,是公司里少有的几个可以说上话的,自然也不想因为一个新来的实习生两人闹出间隙来。

    “对对,韩总一向是一视同仁的,这个我知道,不过,我还是建议能够重视一下,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多少有些责任。”齐恒听到韩云霄的解释,心里多少有些感触,在公司里做事情,谁又会那么顺心如意的。

    能进来这里的,有几个没有背景。

    韩云霄点头,“你放心,我绝不会冤枉一个好员工,但是,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心计的员工,既然证据不足,我也不会现在就开除她,等找到充足的证据,”说到这,韩云霄停了下,看向苏暖,“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苏暖双手握作了拳头,眼里闪过冷笑。

    她这一表情,让韩云霄为之一惊。

    “那就好。”韩云霄已经让步成这样,齐恒也不好再说什么,寻了借口先离开这是非之地。

    回到办公室,齐恒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出去,可惜没有打通,发了条微信出去,这才松了口气。

    反正,能做的他已经做了,剩下来的,就不要怪他了。

    要怪,只能怪苏暖运气不好了。

    这件事情明摆着就是有人看苏暖不顺眼,可被毁的是韩云霄父亲的仙人掌,那盆仙人掌他是知道的,对韩云霄有多重要,天天宝贝得紧,有次他想移一小块放自己办公室养养都不让。

    可苏暖嘛,他也是知道的,人家真的,完完全全犯不着对一盆仙人掌下手。

    而且,他看着也不太像啊。

    销售部,因为仙人掌被毁一事,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开始沸腾起来。

    因为这是韩云霄的私事,所以也不好大张旗鼓。

    韩云霄其实已经认定是苏暖做的,还有办公室里那么多人做证,只是碍于卖齐恒这个面子,要不然,早就让苏暖回家了。

    这会,看着站在办公室里的苏暖,尤其是她那一脸比他还要愤怒的表情,韩云霄有些失神。

    难道不是她吗?

    可昨天早上离开的时候明明好好的,查过全天的监控,只有苏暖一个人进去过。

    他拿起手机,再次看了遍视频。

    苏暖眼着那盆肥肥的仙人掌,现在确切的来说,已经成两半的仙人掌,上一截正歪在盆里,下面的还在土里。

    断面明显是人用手掰开的,可是,昨天她进来的时候明明是好好的,怎么自己一走就这样了?

    一个月就剩下两天了,不,确切的来说是一天半了,怎么就——

    苏暖深吸了口气,不知是谁干的,因为一盆仙人掌,她难道就这么前功尽弃了?

    或许,她早该听靳自律的话,调个岗位。

    心里的不甘,不甘于被花瓶花瓶的叫着,所以,她握起了手,很快又松开。

    “怎么想好了,自己辞职?”韩云霄一直观察着苏暖的反应,见她刚才那番,便冷笑着说道。

    苏暖抬起头来,对上韩云霄的含着冷笑的眸子,她轻咬了下红唇,“不是我做的。”

    “为什么?”韩云霄有些好奇她到现在的愤怒究竟是哪里来的。

    苏暖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QQ,然后找到前几年拍的相册翻开,“因为我也喜欢养仙人掌,韩总喜欢恐怕多数是因为您的父亲,而我不是,我是因为仙人掌顽强的生命力,养着它,就像在给自己的人生打气,鼓励自己在任何绝境中都不要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韩云霄被深深的震撼了,然而表面上却依旧冷冷的。

    他扫了苏暖QQ相册里的照片一眼,挑眉没好气的说道:“这些只能说明你喜欢,但这些都不能证明你没有毁掉我仙人掌的证据。”

    “说白了,韩总就是想要证据对不对?”

    “是。”

    一个字干净利落,没有掺杂任何一点感情在里面。

    苏暖皱着眉盯着仙人掌看,找证据谈何容易。

    让专业鉴定人员来检测留在仙人掌上的DNA,呵,她可能想多了。

    因为一盆仙人掌,让警车在靳氏集团的大门口停下,让靳自律陷入被各种猜忌的地处境,她是万万不会去做的。

    而且,她感觉就算她提出来,韩云霄也不会让的。

    那样意味着,这盆仙人掌很有可能会“寿终正寝”了。

    除此之外,她还能有什么办法找证据?

    这里会有谁能替自己说话,前面人事部的齐科长估计也是因为靳自律亲自打电话给他的原因才替自己说几句话吧,要不然,落井下石估计都极有可能。

    韩云霄的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外面在忙碌的众人还是忙碌着。

    门口的人早就被韩云霄给一个眼神驱散了。

    时间慢慢的从指间,从拧成麻花的眉心流走。

    五点了,忙碌的节奏开始放慢。

    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韩云霄盯着面前的仙人掌,就像是自己最爱的宠物快要死掉一样。

    他的眉宇间是真的在伤心。

    他可以想像得到父亲若是知道小仙被人毁成这样,将会是什么样的打击,或者如尤亚所说的那样,病情加重。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还能趁着时间去寻一盆一模一样的,或者让盆景店的老板照着照片培植一盆,可是,可是父亲周六就要回来了,他——

    再抬起头,看到苏暖已经没有刚才那般愤怒,但是眸子里的冷还是那么清晰。

    韩云霄这一刻,火瞬间浮了上来。

    就在他要开口之时,苏暖率先说话了。

    “如果,如果我能救活它呢?”这是苏暖想了近半个小时所想到的办法。

    苏暖不说还好,这一说,韩云霄更生气了。

    “救它,就你?”韩云霄彻底怒了,“你养的那些哪一盆活过三个月的,你能救活它?”

    苏暖低下头,韩云霄这观察力真心的惊人,只一眼,就扫到了关键字眼。

    她拍照片都喜欢在上面留有时间水印,这样方便以后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

    “估计到你手里没两天就死了,小仙若是死了,我爸,我爸岂不是——”韩云霄下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声音里多了些哽咽。

    苏暖眼睛瞪得大大的,她是被惊讶到了。

    一盆仙人掌会让这个大魔头有这样的反应?

    如果她刚才没有听错的话,韩云霄这是,这是哽咽了——

    这算不算得上是,是,她是不下去了。

    因为韩云霄人已经到了跟前,她暗叫不好,赶紧后退。

    “还有就是,就算你养活了那又有什么用,我爸一看不是原来的那盆,他还是会伤心的。”韩云霄这次把后缀语给说了出来。

    伤心?

    “也就是说,你其实是,是想要一盆差不多一模一样的?”苏暖眼睛里闪过一抹光亮说道。

    韩云霄点头,“是,只要让我爸看不出来,这盆仙人掌其实也不是我爸养的,是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留给他的,所以他格外的珍惜。”

    对他是很重要的人,可是对韩云霄来说,却是——

    韩云霄的声音明显弱了许多。

    苏暖看得出他眼里的伤真实而存在。

    “那,那我试试。”苏暖说着转身便走了,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折了回来,“小仙我也带走,我家人可以救活它,她是个高手,比你还要高的高手,她一定能救活它。”

    韩云霄伸出的手本来是想要夺回小仙的,结果听着苏暖的话,他的心里竟然选择了相信。

    等苏暖已经走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追出去,结果,被告知苏暖已经先走了。

    苏暖是下班时间一到,第一个冲出办公室去打卡的人。

    在她的怀里还抱着那盆仙人掌。

    坐上车,苏暖让保镖直接去裴姨那。

    “少夫人,您要不要跟少爷说一声?”保镖提醒道。

    苏暖点头,“好的,我给他发条微信。”

    发完微信那边没有回,苏暖又拨了个号码过去,结果依旧是关机。

    叹了口气,苏暖不再说话。

    其他先不管了,而且,有些事情恐怕她想管也管不了吧。

    靳自律一下飞机就直奔公司,到达公司时,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吕颜小跑着跟在后面,自家老大肯定是气愤到极点了,要不然,会走这么快?

    监控室里四名保安正在说着什么,突然大门被从外面踹了开口,惊得他们都站了起来。

    在看到是总裁,个个都站得笔直。

    “总裁好。”

    “今天是谁让韩云霄进来的?”

    一名保安颤声说道:“是,是人事部的齐科长。”

    “人事部的齐科长?他有我签字的文件?”韩云霄怒了。

    那个放人进来的保安立马说道:“对不起总裁,齐科长说销售部韩总的办公室里进了小贼,说手续迟些补来,所以——”

    “自己去财务部结算去。”靳自律黑着脸,保安还想要说什么,就被吕颜给拉了出去。

    “把昨天,对了,还有前一周的全部调出来。”靳自律本来是直接调昨天的,结果,脑海里突然就想到苏暖出走的那次,也是因为时间上的衔接问题,便让保安把前一周的全部都调出来,不行,他就调一个月的。

    别墅一楼客厅里,刘源双手交握立在一旁,肖程来回的踱步,一面看着时间。

    “这都几点了,苏暖怎么还没有回来?”

    刘源看了下时间恭敬的说道:“应该快了,每次在五点五十这样,今天可能耽搁了,估计最多六点肯定回来。”

    “好好,自律今晚几点回来你知道吗?”

    “这个少爷没有说,但应该会早些回来吧,毕竟他不会放心少夫人一个人在家。”刘源含着笑说道。

    肖程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

    坐在沙发上的林弈扫了眼面前的医药箱,脸色无奈。

    “林医生,你再等会啊。”肖程面向林弈时立马又笑容满面了。

    林弈点点头,“没事。”

    “那好,刘源去准备晚饭,一会林医生替苏暖检查过正好一起吃饭。”肖程立马说道。

    林弈真想拍自己一巴掌,刚才怎么就说了没事,应该说有事,那也不对。

    刘源笑着说道:“都已经在准备了。”

    六点整,苏暖自然没有回来,肖程让刘源直接打电话。

    接到电话时,苏暖正在喝裴姨煮的粥,一看刘源电话立马说道:“刘管家,我现在有事回了裴姨这里,给你微信发了消息,你没有收到吗?”

    刘源看了下手机,“手机忘记联网了,那少夫人您什么时候能回来?”

    “额,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刘源见老夫人看过来,不敢明说,想着过会再发个微信过去。

    苏暖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先挂了,我会尽快回去的。”

    刘源,“——”

    沙发上的林弈刚好抬起头来,看到刘源的表情,顿时笑了。

    肖程听完刘源的汇报,脸上不满有些外露,好在,林弈在这,她没有发作。

    当然,她也知道苏暖自小是跟裴素文长大的事情,虽然与苏牧野断了关系,但是,裴素文这边——

    肖程也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冲着林弈说道:“走,先吃饭去,吃完饭,再等一会就差不多了。”

    林弈扶额,他哪里想跟老夫人一起吃饭。

    上次同一桌吃饭的时候没让他给别扭坏了。

    他因为工作养成的职业习惯那就是不喜欢别人夹菜给自己,可老夫人实在是太热情了,对他尤其的热情。

    肖程夹得开心,以为是以自己的方式在表达林弈的医术的肯定,可是对于林弈来说,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而且还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折磨。

    所以这会,他的内心真的是,一万匹马奔过。

    连带着没有回来的靳自律也遭了殃,被记恨上了。

    苏暖那就不更不用说了,估计要是在面前,肯定要甩两眼刀。

    东郊小院落里,苏暖满心欢喜的看着裴姨在忙碌。

    “我翻了下书,这盆仙人掌是极为常见的品种,好找,不过,一下子就弄得一模一样不太可能,这样,你回去让你那朋友多发几张照片来,最好是各外角度的,这样弄起来会更像一些。”裴素文放下手中的手认真的说道。

    “好,我回去就找他要,回头一并发你,对了,这盆呢?”苏暖指了指面前的小仙,“这盆有希望救活吗?”

    裴姨点了下头,“没事,你朋友的事情就是裴姨的事情,你放心吧,不过,让你那朋友以后小心点,等小仙好了,就带回家养吧,办公室里真的是什么人都有,这样的毒手都能下。”

    “知道了,谢谢裴姨。”得到肯定的回答,苏暖心里的石头放下一大半。

    但是,还有一小半没有完全放下。

    现在只能试试看了,至于结果,她前面已经想好了,反正不是她做的,韩云霄要是非要赖她,那就随他吧。

    “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吧,靳先生人不错,别老惹事情听到没?”裴素文又开始护靳先生之旅,惹得苏暖好一阵的憋屈。

    不知道的还以为靳自律是裴姨养大的孩子呢,现在好了,自己被冷落了。

    裴素文看着苏暖不情不愿的样子,心里心疼着,可嘴上没有再多说。

    有些事情她以后会明白的。

    “这些饺子带回去,让靳先生也尝尝。”裴素文起身将装了满满一下饺子的饭盒放到苏暖手里。

    苏暖深切的感受着“后娃”的滋味,出了大门。

    等到苏暖上车准备关上车门的时候,裴素文又跑了出来。

    “暖暖记得周六回来啊。”

    “嗯,知道啦。”

    “记得带礼物啊。”

    苏暖有些想笑,别人都是让别买礼物之类的,而裴姨却是——

    反正这么多年了,年年都是裴姨主动提醒,让准备礼物,不过,苏暖又觉得这样很幸福。

    因为每年只要裴姨过生日的时候,她都能吃到很多好吃的,也许是裴姨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了吧,每年过生日的时候,对她都非常的好,甚至会买她想不都不敢想的东西给她。

    初中时的公主蓬蓬裙,去游乐场玩,高中时的第一部手机,高二时的电脑,高三时的——

    太多太多,她都记不清了,只是,她记得最清楚的这些都是裴姨在过生日的那天给的。

    “知道啦。”苏暖冲着裴姨挥挥手,然后在她微笑的注视下拉上了车门。

    挠了挠头,看着怀里的饺子,目光突然在饺子盒下面被折叠起来的红纸包上停住了。

    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整整三万元钱,裴姨的工资她是知道的,也就是说,除了每月必要的开支,她根本就没有多花什么钱,苏暖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突然开车的保镖手机响了,他说的话让她开始紧张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