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暖婚契约:靳少,宠上瘾 > 第140章 她没脸了
    靳自律打喷嚏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苏暖站在楼梯口好一会才上了一个台阶。

    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吕颜看了刘源一眼,做了个手势,刘源立马掏出了手机。

    一会该怎么说,苏暖有些头大。

    靳自律这么做一大半的原因怕是都是因为自己,而她现在要去问他,稍不注意就会被误会为质问,苏暖挠了挠头,现在还是先不问了。

    深吸一口气,苏暖这才向楼上迈进。

    上至三楼,苏暖整理了下情绪才向卧室走去。

    门半开着没有一点声音。

    苏暖走到门口,就听到一声响动,吓得她赶紧推门进去。

    卧室内,洁白宽敞的大床上,靳自律正光着上半身,一旁是刚刚脱下的浴袍,起伏的胸前两颗“红宝石”璀璨夺目,八块腹肌在起伏中若隐若现,腰以下被他扯了薄被子堪堪遮住,两条白白的大长腿正垂在床边,而他的另一只手里正拿着一条红色的小内内——

    靳自律的脸上还挂着水珠,此刻一双含笑的眸子正向苏暖扫来,顺便的,还极具魅惑的挑了下眉。

    “你,你——啊啊啊——”

    轰,苏暖脑海里一片空白,只顾着尖叫了,下意识的就想跑,可是腿却像灌了铅一样重的抬不起来。

    完了完了,苏暖捂脸。

    等她好不容易能动起来,转身就跑,结果,结果“砰”的一声响撞门上了。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苏暖拉开房门就跑。

    她没脸了!

    在下楼时,与正跑上来的吕颜与刘源两人又差点撞起来。

    苏暖红着一张脸看都不敢看两人,直接冲下楼。

    吕颜冲着刘源竖起个大拇指。

    下一秒,两人手机同时响起,在看到转账的数额时,吕颜直接跳了起来。

    “嘘,淡定淡定,赶紧上楼去。”刘源作了个噤声动作,但是那含笑的眸子将他内心的喜悦展露无疑。

    苏暖窝在一楼客厅里,捂着脸,好一会才放下手来。

    胳膊上的疼痛让她皱起眉来。

    靳自律还不知道要怎么看她呢,她怎么就忘记了敲门。

    苏暖此刻后悔的想要拍自己的手,想到这她也确实行动了,只可惜刚动一下,胳膊更疼了。

    三楼卧室内,靳自律心情不错的穿着衣服,抬头朝着外面飘了一眼,嘴角弯起。

    “都进来吧。”

    “老大!”吕颜差不多是三步两蹦进去的。

    刘源脸上的笑容也堆得那个满。

    靳自律感叹道:“每个月给你们的工资也不少,刚才的不过是个小奖励就让你们乐成这样,以前不是也经常发奖励给你们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很抠门呢。

    吕颜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对对,以前也经常发,但是,像这么大的奖励还真是少见。”

    刘源轻拍了吕颜一下,“淡定一些。”

    正在扣扣子的手一顿,靳自律目露诧异,“多吗?”

    “这些对于我们来说自然是多的,但是对于您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不对,连一毛都没有,一分。”吕颜边说边用手指比划着。

    “什么一分啊,一离。”刘源拍了他一下,“甚至连一离都不到。”

    靳自律扫了吕颜一眼,视线又移到了刘源脸上,他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

    “八十八块八毛八也算多吗?”靳自律边说边打开了手机,当他看清自己所转的金额时,再扭头,两人早就闪得没了影。

    吕颜几乎以用生命的奔跑,而刘源也不弱,只比吕颜稍微慢了那么一丢丢。

    放下手机,靳自律扶额。

    但是,有了这样的收获,再加几个8他也愿意。

    当然啦,这话绝对不能让吕颜与刘源两人听到。

    靳自律穿好睡衣,便扯了被子斜躺到床上,环视一圈,目光移到了苏暖经常翻的那本书上。

    客厅里,苏暖还沉浸在各种自责中,连吕颜与刘源两人风一样的跑下楼来都没有发现。

    而他们二人,也没有敢在客厅里多呆,而是直接跑了出去。

    为了这八千八百八十八块他们也算是拼了。

    用靳自律的话来说,其实他们的工资不低,但是,对于这样的额外奖金,那可是有多少要多少啊。

    如果靳自律不是手滑,也不会知道自己的两个手下竟然是这样滴。

    苏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就这样逃避,她也是因为听到卧室里传出声音怕他出什么事情才急着冲进去的,说白了这事也不能全部赖自己啊。

    这样想着,苏暖顿时觉得自己理有些直气有些壮了。

    可,她到底是看到了他,这笔账又该怎么算呢。

    苏暖纠结的想要把头发给揪了。

    楼梯口处传来声音,苏暖立马坐直了身子。

    好一会,都没有看到靳自律下来。

    肯定是她太紧张了。

    位于一楼与二楼的交接处,靳自律屏住呼吸,又慢慢的移到了楼上。

    进了卧室,又有些不放心,下床将房门给关上,这才重新斜躺到床上。

    在他的枕头底下是刚才从苏暖的床头柜里找到的两本漫画书。

    看着上面一副一副漫画,靳自律嘴都要气歪了,眼睛里也有火苗在乱窜。

    他被严重的气到了。

    没有想到,她私下竟然喜欢看这样的书,简直太伤他的心了。

    他在翻书的时候,丝毫都没有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刚才也不知道是谁把包装打开的。

    也就是说这两书本苏暖压根就没有动过。

    而他,在看到这样的画面后,智商直接秒降为负数。

    靳自律一边看一边与自己对比,醋意将愤怒的火苗越烧越旺。

    二十几分钟后,两本几百页的漫画书就这么被他一页不落的给翻完了。

    “啪”的一声响,书被扔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卧室门口传来声音。

    靳自律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拿去捡地上的两本书,一本捡到了,另一边因为扔得远,结果,费了他好大的力气才拿到,等他拿到书苏暖已经推门进来了。

    急中生智,靳自律将两本书往被子里一放。

    苏暖是经过好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勇气。

    有些事情她觉得有必要说清楚,要不然,继续发酵下去,后果不好控制。

    也,无法去承受。

    此刻,她站着的位置离着床至少三米这样,双手垂在两侧,呈半松开的状态。

    “那个,我,我对于刚才的事情感到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听到有声音响起,担心你所以才进来的,不是有意冒犯你的。”苏暖把她想了十几遍的理由结结巴巴的说出来,每一个字都像用尽她浑身的力气。

    她的一颗心都快跳出胸膛了,掌心分明开始渗出汗来。

    靳自律微挑着眉,眸子里似怒非怒,嘴角紧抿着。

    在他的脑海里此刻全是漫画里的各种画面。

    “我话说完了,你有什么要说的?”苏暖抬起头来,可是,眼睛哪里敢看人家,刚看到靳自律那双眼睛立马就低下了头。

    靳自律没有说话,苏暖心里七上八下,他明显很生气的样子,让她下面的想要说出的话都尽数咽了下去。

    只是这样站在原地,不敢后退,更不敢上前。

    “你给我解释下这个。”靳自律说着伸手进被窝。

    苏暖有些疑惑的看着靳自律伸手进了被窝,在看他所伸手的部位,她的眼睛瞪大,下一秒,立马转身。

    “砰”的一声响,苏暖再次撞到了门上。

    靳自律的手停住,抬头,看着苏暖正捂着眼睛,正要跑路。

    几乎是跳下床的,靳自律几步到了苏暖面前,将她的去路给拦住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继续。”

    “继续,继续什么?”靳自律黑了脸,伸手拍开苏暖捂着眼睛的手,反握在手,声音也沉了几分,“说,我继续什么?”

    苏暖想要挣脱,在看到他手上的纱布,顿时停下了。

    “先不说我继续什么,那你自己看看这些,你跟我解释一下这些。”靳自律指了指床上的两本漫画书,“你天天宁愿看这些,也不愿意看我对不对?”

    “什么?”苏暖说着,扭过头看向床上的两本漫画,眸子里闪过诧异,“这漫画书不是吕颜帮我带的两本嘛,我还没有来得及拆呢,是你拆的吗?”

    靳自律手下一顿,拆,视线移到圆桌上的包装袋,吕颜,吕颜?

    “好看吗,我正准备这两天拆开看看呢。”苏暖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问道。

    靳自律,“——”

    感情吃了半天的醋,全是他自己没搞清楚情况?

    苏暖看着两本书所放的位置,突然想到了刚才靳自律伸手进被窝里要拿的东西应该是它们,她竟然以为他——

    脸瞬间红了起来,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污的,谁来告诉她一下!

    “等一下,你刚才不会,不会以为我在——那个啥吧?”靳自律说到这,眉毛都快要飞起来了。

    苏暖低下头,一下挣脱了手。

    “咝——”靳自律痛呼一声,苏暖赶紧又拉着他的手在床边坐下。

    纱布一层一层解开,伤口被刚才一挣,渗出几滴血来,苏暖起身,把医药箱拿出来,消炎,重新包扎好。

    又将靳自律扶到床上躺好,人才松了口气。

    靳自律很快便坐了起来,将那只被包裹得快辨认不出的手抬到苏暖的面前。

    “哎,我只是擦破点皮,又不是断了,至于吗?”

    “呸呸呸,别乱说话,什么断了的,我这样也是让你手上的伤很快痊愈。”她自然不敢把其他的原因说出来。

    比如怕老宅的人知道,比如怕公司的人看到。

    靳自律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苏暖的,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将苏暖的手轻轻执起。

    然后拉到了胸口的位置停下。

    “这里——”

    “老大,老大,老爷子和老夫人来了。”吕颜的声音将靳自律要说出的话给打断了。

    而且,打断了个彻底。

    靳自律的话自然说不下去,连忙起身。

    苏暖一听到老夫人,各种紧张上来。

    “别怕有我呢,他们估计就是来看看我们的。”靳自律伸手握住苏暖的安慰着说道。

    “好,那你换件衣服,我在外面等你。”苏暖说着率先出了卧室。

    靳自律想要拉住她的,想想,还是收回了手。

    在换衣服的时候,靳自律的眉头是紧锁着的。

    毕竟昨晚才见过面的,今天就过来,是不是有些太频繁了?

    想归想,他的速度还是飞快,换好衣服,苏暖果然在门外等着他。

    每次这个时候也是靳自律最放松的时候。

    因为每每这个时候,苏暖都会很主动的挽上他的胳膊,或者把手给他,各种的配合。

    这让他十分的满意。

    平时要是牵下手,都要费点小功夫。

    等两人下了楼,肖程与老爷子已经等在客厅了。

    在他们的面前,刘源正在倒茶。

    吕颜则是端了一盘水果过来。

    看到两个手下殷勤的表现,靳自律嘴角微抽。

    “小颜子,刘管家,你们都别忙了,先下去吧。”

    刘源一听立马点了下头,“是老夫人。”说完,拉着吕颜就走。

    肖程转头看向靳自律,目光在苏暖的脸上扫了一眼,视线移到了她向平坦的小腹上。

    那一眼,看得苏暖那个心跳加快,外加还掐了靳自律一下。

    等她掐完了,才惊觉靳自律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将纱布给取了。

    此刻,他的手上还有些印记,不过,如果不仔细看,还是可以瞒过去的。

    苏暖的心——

    “你们两个都过来坐。”肖程指了下面前的沙发,“苏暖,那么拘束干嘛,有什么事情就跟自律说,有什么委屈尽管跟奶奶说。”

    靳老爷子轻咳一声,伸手从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开始削。

    “哦好的奶奶。”苏暖声音里明显还是带了紧张。

    靳自律晃了下苏暖的手,这才拉着人到奶奶面前的沙发上坐下。

    坐下后,苏暖觉得自己更紧张了。

    靳自律的手其实也不能怪她,只是,现在若是被老夫人看到的话,恐怕——

    “奶奶就是过来看看你们两个是不是像小四说的那样好,看你们这么恩爱奶奶就放心了,苏暖你先上楼去,奶奶有话要跟自律说。”肖程似乎松了口气的说道,只是后半句,立马就让靳自律想到了什么。

    苏暖巴不得,忙站起来,“好的奶奶,那你们聊。”

    等苏暖走了,肖程这才看向靳自律。

    靳自律此刻就算不问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自律,奶奶一直以为你做事向来公私分明,怎么在苏暖这上面就这样?”如果不是靳自征说,她怕是到现在还不知道韩云霄被调到C市的事情。

    “是谁跟您说的?”靳自律反问道。

    他的声音里带了些冷,因为,他大概已经知道是谁了。

    也只有他,才会那么闲。

    “你不要问我是谁说的,反正有没有这事?”肖程板起脸来。

    “是有这事,不过我没有一点因私,C市分公司的管理一塌糊涂,一个简单的合同都能搞出那么大的漏洞,可见他们平时的管理有多么的糊,靠的就是靳氏的名号,要不然早就倒了,每年拨过去的巨额资金都哪去了,拿出一些账务报表过来,一个字亏了,就把有些人中饱私囊的事情瞒了起来,都当别人都是睁眼瞎吗?韩云霄在公司这么多年,不管是哪方面都是相当出色的,尤其是他管人的方法,非常之好,孙子有时候都自叹不如,做不到他那种一视同仁,所以综合这些才派他去的,如果让奶奶有什么地方误会的话,那孙子可以让他立即回来,重新派一个人过去。”靳自律说完,直接掏出了手机。

    肖程一看,立马打住。

    “看你激动的,奶奶只不过是来问问,不是怕你因为苏暖才对付他的嘛。”肖程不愧是老姜一块,几句话就把问题给抛出来,又让靳自律气不起来。

    靳自律哪里知道这话里的意思,脸上也有了些缓和,“没有的事情,奶奶您千万别听有些人的猜测,有什么不解的直接问孙子就好了。”

    “那就好,奶奶就是——”

    “就是什么呀,吃块苹果,天气那么好,我们啊别管这些事情了,靳悦给我们订了机票出去转转,去看看花,去海边转转。”

    肖程点了下头,倒也接过苹果咬了一口。

    “自律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既然信任那就要百分之百信任,别这个想着那个担心的,儿孙自有儿孙福。”靳老爷子趁机继续开导道。

    肖程叹了口气,“知道了,说白了就是你的心大,不把公司的事情放在心上。”

    靳老爷子反问道:“那你信不信自律?”

    “信,自然相信,只是,在女人面前就不好说了,怕他做一些冲动的事情来。”肖程语重心长,说的也是实话。

    靳老爷子伸手在她的手上轻轻拍拍,“谁人不年少,年少轻狂也正常,况且咱们自律已经过了年少的年龄了,你啊就放心吧,走了,赶紧的,下午的机票。”

    靳自律,“——”

    肖程看了眼盘子里的苹果,“至少也让我把苹果吃完了吧。”

    “飞机上什么没有,走了。”靳老爷子说着直接拉人。

    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让靳自律直觉想笑。

    靳自律想要过去送,被吕颜给“抢”了。

    半个小时后,出了机场的吕颜收到转账消息,在看到上面的金额时,开车的速度上升的不止一个台阶。

    东郊小院,裴素文在花园旁逗着小狗狗。

    门口有人敲门,等出门看到前来收件的快递员时,她立马笑了起来。

    “请稍等。”

    将书桌抽屉里的几样礼物全部拿了出来,填好快递单。

    在院门口,看着快递小哥将礼物一样一样重新包装好,贴上快递单,裴素文又确认了至少三遍,这才放心。

    “裴姨,您每年都向这个地方寄这么多东西,可从来没有看到那边寄回来一样呢。”快递小哥在这片服务多年了,跟裴素文也熟悉了。

    裴素文轻轻一笑,“这是我们的心意,心意并不一定会收到回复的。”

    “您的心态真好。”

    “谢谢。”

    裴素文目送着快递员离开,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因为恨一个人,恨到这样的地步,也只有她了。

    “汪汪汪——”小狗狗突然叫起来,裴素文抬头,就看到远处一辆车开了过来。

    韩云霄听到熟悉的小狗叫声,心里一阵欣慰。

    有时候狗比人重感情。

    你对它好,它会向你摇尾巴来讨好你,可是,人呢,韩云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来。

    不过,这也就持续了一秒钟这样,下一秒,他嘴角唅着微笑,下了车。

    “裴姨,我过来看看您。”

    “小霄,来来,刚才裴姨还以为看错了呢,中午想吃什么,裴姨给你做。”裴素文笑着热情的说道。

    她前面还以为看错了呢。

    “谢谢裴姨,什么都好,只要是裴姨做的,小云乖不乖?”

    “乖,很乖的。”

    两人一前一后向院子里走去。

    正坐在一楼客厅吃着苹果的靳自律,在收到手下发来的消息时,差点把手机给扔了。

    但是,想到很快就可以有段时间甚至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他时,又忍住了没发火。

    “继续盯着,有什么立马汇报。”靳自律发了这条消息出去后,揉了揉太阳穴,想到楼上的苏暖,晾得差不多了,能上去了。

    扔下手里的苹果,靳自律向楼上走去。

    三楼,客厅落地窗前,苏暖正在眼巴巴的往下看着什么。

    因为个子矮的原因,她甚至踮起脚尖,可惜,就是没有看到靳自律。

    难道说,他在她没有看下去的时候已经走了?

    苏暖又向花园的方向看了看,那里有几名保镖,别的地方一个人也没有。

    算了,反正,反正她已经道过歉了,至于他还会怎么想,那她已经管不了了。

    肩上被轻轻的碰了下,苏暖伸手甩开。

    “别闹。”

    等等,苏暖身子僵住。

    轻轻的嗅了下,清香味——

    她慢慢的回了头,靳自律正双手环胸,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也不知道他在这站了多久。

    苏暖有些不确定了,毕竟她站在这已经好久了。

    “那个,我——”

    “帮我重新包扎一下吧。”靳自律伸出手来,“刚才,好险。”

    苏暖深吸一口气,看着没有再渗出血来,这才松了口气。

    片刻后,靳自律斜躺在床上,苏暖坐在床边,动作熟练的开始重新包扎,第三次了,这次速度明显快许多。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看着成果明显比前两次好,苏暖浅笑抬头,笑不出来了。

    靳自律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她包扎的时间很长吗?

    均匀的呼吸声说明他真的很困。

    对了,吃了感冒药会犯困,苏暖轻轻的松开手,刚抽出来,又被握住了。

    “别走,别走好不好?”靳自律呢喃着。

    苏暖的心瞬间揪起来。

    他让她别走?

    等一下,是让自己别走,还是别人?

    “别走,我的小可爱。”

    小可爱?

    苏暖嘴角轻抽,小可爱的话,肯定就不是自己了。

    会不会是他曾经养的一只狗呢?

    看着靳自律的样子对小狗狗好像也不是太反感的。

    因为如果一个人很不喜欢一样东西的话,是可以感觉出来的。

    “小可爱,小可爱,别走,别离开我好不好?”靳自律说的动情,声音里都含了些哑然。

    苏暖呼吸跟着一滞。

    怎么听着,不像狗呢?

    手抽了几次都没有抽出来,因为握着她的那只手正好是受伤的那只,所以苏暖不敢再用力。

    这一觉是靳自律睡得最香的一次觉。

    没有任何的隐忍,没有任何的不快。

    等他睡醒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午后了。

    他的手还握着苏暖的手。

    手在,主人自然没有能够逃掉。

    靳自律顿时笑了起来。

    苏暖是趴在床上睡着的。

    她是被靳自律的笑声给弄醒的。

    一睁眼睛,就是满满的怨气。

    靳自律被她这一眼的怨气瞪得有些莫名。

    “小可爱是谁?”苏暖许是憋了一肚子气到现在,醒来后发现她竟然落了枕,更是火冒几丈,这会,直接不作思考的便问了出来。

    这个让她纠结了几个小时的称呼,在问出口后,苏暖明显心里更堵了。

    “小可爱?”靳自律一副失忆状,“什么小可爱?”

    “你睡着的时候嘴里一直喊着什么小可爱别走之类的,你一直拉着我的手,然后叫别的人,小可爱是谁,你老实交代!”苏暖气鼓鼓了。

    动了下脖子,她快要气疯。

    “小可爱,也许,也许就是我做梦的时候随便叫的吧。”靳自律胡乱的说道。

    事实上,梦里做到什么,他此刻也不敢确定。

    但是,小可爱嘛,他看了看面前的苏暖,她还不知道她在他的心中,还有这个昵称吧。

    “算了,我不问了,不过,现在可以松手了吗?”苏暖见靳自律一副不想说的样子,知道就算自己再问下去也是徒劳,不如知趣一些,做个揣着明白的糊涂人好了。

    有些事情她知道她没有理由去较真,更没有资格去指责。

    靳自律松开手,在苏暖扭过头时,赶紧在自己的手背上吻了下,结果,太高兴忘记了手上还有伤的事情,疼得他直皱眉。

    “对了,今天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原本以为这个话题可以过去的,结果,已经走到门口的苏暖停在了那里。

    “我现在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要不,你说说你想怎么办?”靳自律打着一副被欺负者的姿态。

    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早知道这个方法管用,他早就应该这样办了。

    有了这一层关系后,他们之间再进一步,也是指日可待了吧。

    靳自律是这样期待的,然而事实上,却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

    苏暖想了下便把早就想好的解决方案说了出来,“既然你提出来,那么,那么,我再次诚恳的向你道歉怎么样?”

    “咳咳——”靳自律直接被呛得咳了起来。

    他还以为,他还以为——

    他以为不出来了。

    好梦易醒啊!

    “你没事吧?”苏暖冲到靳自律的面前,伸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拍着,“不行的话,那我们后面再说,或者等你想到了,你再说。”

    “那你这是摆明了,不想对我负责了是吧?”靳自律声音里露出委屈来。

    事实上,在看到那两本漫画书里的各种画面时,靳自律也是这么想的。

    他以为苏暖对他没有表现出像外面的那些女人那样的感兴趣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还达不到她在漫画书里男主的魅力值,所以才会那么生气。

    但是,从那两本漫画书上他也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苏暖至少是喜欢看那种类型的漫画的。

    吕颜只不过买的有些过了,也幸好被他看到的。

    靳自律心里各种猜测,都在苏暖的解释结束。

    现在,这又是另一件事情。

    “你生气了吗?”苏暖见靳自律不说话,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小声问道。

    靳自律回神,打了个响指,“这样,既然你不想对我负责,我有一个两全的办法。”

    两全的办法?

    苏暖眼睛圆睁,“什么办法?”

    负责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负责,但是,两全的办法倒是可以试试。

    “看来你真的不想对我负责。”靳自律声音弱弱,整个人看起来各种不好了。

    苏暖叹了口气,小声说道:“那你,你想让我怎么个负责法?”

    “这个简单,以身相——”

    “还是说那个两全的办法吧。”苏暖听到这三个字后面那个不用说她也知道了。

    原来他所说的负责就是让她将自己交给他。

    她呵呵呵——

    “好吧,我突然觉得刚才那个办法不是太好,等我想好了再说吧。”靳自律不是没有想好,而是他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来,估计被否决的可能性要比第一个还要高出很多。

    突然一阵咕噜声响起,接着是另一阵。

    苏暖与靳自律两人相互的看看对方,都别开了头。

    靳自律笑,苏暖囧。

    楼下,刘源收到指示,立马通知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肚子吃饱了,思考问题也变得简单起来。

    靳自律在捏轻避重再三思考后,还是觉得眼下他不宜过急。

    碍事的韩云霄已经被弄到C市去了,他现在有的是时间来与她慢慢培养感情。

    苏暖喝完了碗里的鸡汤,拿了纸巾擦了下红唇,抬头就看到靳自律正在看她,而且,那眼神分明是在看她的某个地方。

    等她视线下移再看过去时,靳自律已经扭头看别处了。

    想到早上的事情,苏暖没有跟他计较。

    但是,很快她便想起昨天在裴姨那,说什么鱼汤之类的事情。

    最后他还是给她炖了鱼汤,而且,几乎都是她喝掉的。

    苏暖这下终于明白靳自律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神情来了。

    感情是在做实验啊。

    想到他梦呓中的那个小可爱,苏暖觉得心里好堵啊。

    要是苏暖现在就知道靳自律口中的小可爱就是她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多想这个那个的。

    当然,她要是知道就好了。

    “暖暖我们去散散步怎么样?”靳自律见苏暖坐在那没有一点起来的意思,便提议道。

    刘源立马附和,“是啊,少夫人,吃完饭散散步,有助于消化,更有助于体型塑造的。”更有利于两人交流感情,这是言下之意。

    靳自律冲着刘源看了一眼以示嘉奖,等靳自律再看向苏暖时,站在不远处的刘源,下意识的便去掏手机。

    如果被靳自律看到的话,估计肯定会甩他几把眼刀。

    因为刘源与刘盛的关系,苏暖对刘源的话多少有意一些。

    听到他这么说,尤其是有利于体型塑造,说白了就是散步不利于脂肪堆积,可以让她保持苗条身材,这对于女生来说,简直是最大的诱惑力。

    这话的诱惑力绝对赶超任何首饰美食。

    苏暖点头起身,“好的,那就去散散步吧。”

    阳光正好,两人离着有两步的距离,靳自律腿长,苏暖腿短。

    一开始苏暖还努力跟他持平,时刻调整速度,等走了一会,她就上气不接下气了。

    散步又不是跑步,她很快便泄了气。

    靳自律走出几步,刚要说话,一扭头,身旁空空如也,惊得他赶紧转身寻人。

    结果就在几米开外,他的小可爱正在欣赏一朵盛开的花。

    “一朵,两朵,三朵——”苏暖开始数起来。

    靳自律立在那,就这样看着她数。

    仿佛这一刻就这么下去,地老天荒,他也愿意。

    “一共十一朵,真是个好数字。”苏暖拍拍手站好,又开始去数别的花了。

    靳自律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靳自征搞事情是吧,直接以公司的名义编辑了一条短信群发了出去。

    “滴滴滴”声响起,苏暖从数花的乐趣中走出来,掏出手机,瞳孔顿时一缩,“为了响应公司副董事长的号召,凡集团员工,基层人员每人手写1000字报告,中层高管及以上,每人手写5000字报告,周一下班前统一汇集交到吕特助手中。”

    苏暖看完后,抬头看向靳自律,冲他晃了晃手机,“这个,不会是你弄的吧?”

    “是啊。”靳自律笑。

    “好吧,那我没有时间陪你散步了,走了,写报告去。”苏暖说完转身便走。

    靳自律,“——”

    他这算不算是拿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平静的周日下午,被这条消息炸开了花。

    正在逗小狗的韩云霄看着这条消息,眼前突然就现出了那张俏脸来。

    她,此刻,会不会跺着脚,然后追着——

    打住打住,韩云霄看向正在脚边摇尾巴的小狗狗,“你比她好,她没你好,你没她坏,不对,不对。”

    绕住了。

    “小霄,这两盒饺子都是煮好的,晚上你放微波炉里叮两分钟就好了。”裴素文拿着两个食盒走了过来。

    韩云霄立马过去洗了下手,才接过。

    “谢谢裴姨。”

    “时间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等到家了,给裴姨发个微信报个平安。”

    “好。”韩云霄应了一声,突然对苏暖的恨少了许多。

    坐进车里,韩云霄看了眼正安静的放在车台上的小仙,嘴角弯弯。

    别墅内,苏暖坐在三楼客厅沙发上,拿着笔,纸上空空的,一个字都没有。

    她在回想她这一个月以来的付出,收获,还有学到的东西。

    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问一下靳自律,哪怕对于结果没有一点影响,但是,如果她什么都不问的话,那真的太不像话了。

    这一个月以来,韩云霄虽然很坏,但是,他的原则性很强。

    而且到了最后,也是他为她证明的。

    苏暖想到这,一抬头,就看到靳自律不知道什么时候正站在卧室门口。

    “那个,我有话想要问你。”

    “是关于韩云霄的事情对吧。”

    苏暖点头,“是的,我想知道,你把他调过去,是不是因为——”

    “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他的能力,公司信任他能够把C市分公司整顿好,而且,我也跟他说了能够回来的条件,只要他做到了,他还是可以回来的。”靳自律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苏暖对自己有所误会,他在心里承认他把人调过去也有些私心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看中了韩云霄的能力。

    C市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大市场,如果能够做好,所能带来的经济效益绝对不是一个小数。

    商人自然会想着更多的利益。

    他也不例外。

    爷爷奶奶给以的信任,他不会让他们失望。

    “那就好。”苏暖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因为她,那对于韩云霄来说就是一种升职。

    可惜韩云霄怕是恨上她了吧。

    “我终于知道我应该写什么了。”苏暖灵光一闪,重新坐到了沙发上。

    靳自律半倚在卧室门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写。

    半个小时后,苏暖轻轻弹了下纸,“搞定。”

    “拿来,我看看。”

    “休想。”

    苏暖藏到了身后。

    “那就周一看好了。”靳自律心情大好,转身进了卧室。

    苏暖却笑不出来了。

    可不是嘛,周一还是会交到他的手里的。

    不过,交到公司,跟在家看,那是两个境界。

    她得稳住了,不给就是不给。

    苏暖将写好的报告藏好,见靳自律没有出来,便转身下去找吃的了。

    等确定人走了,靳自律才从卧室里走出来,然后坐到了沙发上,伸手一阵的摸索后,嘴角弯起。

    就在此时,苏暖的声音传了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