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暖婚契约:靳少,宠上瘾 > 第186章 被抛下的真相
    太阳的光芒透过林荫不时的打在苏暖的脸上,照得她的脸红扑扑的,有汗水顺着额头流下,后背,还有手心的。

    可是苏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的心跳如鼓。

    怕追不上,加速是一直在做的事情。

    直到,那抹身影进入视线。

    如快递小哥所说,从后背看大概在三十岁左右。

    苏暖的脚步有些放慢,但,她还是没有放弃。

    如果是,该有多好。

    可是,如果不是——

    苏暖不敢再想下去。

    一点一点拉开与对方的距离,直到两人之间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苏暖停了下来。

    “呼——”一声长长的呼气声那么清晰的传进了耳朵里。

    苏暖垂在两侧的手微微一紧。

    “我不是你妈妈,不过,我可以带你去见她。”对方先苏暖一步开了口。

    “你,你知道她在哪?”苏暖的心瞬间揪了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升起。

    田海林摘下帽子,露出一张明显惨白的脸来。

    “您生病了?”苏暖上前一步说道。

    “没事,低血糖,跟我来吧。”田海林说着,向不远处一座高耸的大楼走去。

    疗养院?

    苏暖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诧异。

    饶是当时在过来的心理多少想到了什么,可是真正看到病房里躺着的人时,苏暖整个人僵在当场,直到田海林伸手在她的肩上轻轻拍了拍她,这才让她回过神来。

    “嘘,她现在睡着了,我们出来说吧。”田海林拉着苏暖走出了病房。

    在疗养院的小花园内,田海林将当年的事情一一告诉了苏暖。

    “你妈妈当年出了很重的车祸,直接被撞成了植物人,医生说能坚持活下来就是个奇迹,更何况三年前突然醒来了,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要知道她在这里足足躺了十几年,醒来后的她十分的虚弱,在她的资料中没有提及任何一点家人的信息,问她也不愿意说,直到最近一段时间看她经常在纸上写你的名字,你裴姨的名字,还写了那个小院子的地址,每次写完就扔掉,我还是在垃圾桶里找到的,你看。”田海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被皱掉的纸,苏暖接过,上面的字写得很歪斜,可见手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去了,没想到被快递小哥看到了,要不然——”田海林说着笑了下,“这也是你妈妈的意思,只是想让我去确认一下你们过得怎么样。”

    苏暖吸了下鼻子,“对了,这么多年,疗养院的费用是谁来交的?”

    “是名军人,他每年都会来呆上一段时间,他对你妈妈特别的好,别人请的都是普通护理,而他直接给你妈妈请了特护,每次来都会带很多东西来分给我们,我手上戴的这个手表就是去年他给的呢。”田海林说着还将手腕上的手表给苏暖看。

    苏暖看了一眼,不过,此刻她更好奇的是这名军人到底是谁。

    “他一般什么时候来呢?”苏暖急切的想要知道当年的事情。

    “还有一个星期他就来了,年底的时候还会再来一次,他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提前来电话,问我们想要些什么,你把电话给我,等他来了我就打电话给你。”田海林说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苏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掏出手机的。

    存储好电话,苏暖又去病房门口看了眼。

    一个星期对于苏暖来说就是一种煎熬,靳自律在C市没有回来,要是换作以前,她肯定想方设法去公司,可是这次,她什么也没有说。

    远在C市的靳自律以为苏暖终于知道在家的好处了,为了自己的小筹谋开心不已。

    吕颜与宁小雅奇迹般的在一起了,到底是谁先说破的,苏暖没有去关注,也没有心思去想。

    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等待上面。

    田海林每天都会发一些照片给她,让她知道妈妈的情况。

    只是,每看一次,她的心都跟着揪上几分。

    接到田海林的电话是在午饭后,苏暖正准备午休一会。

    半个小时后,苏暖从裴姨的小院子出发。

    埋藏在心里近二十年的事情,苏暖一点都不轻松。

    依旧是花园里,不过,这一次,田海林选了个比较阴凉的地方。

    “你好,我是——”

    “我认得你,你就是那时候经常来我们家的邓叔叔。”

    邓崎收回手,灿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你还记得我,恐怕你裴姨早就忘记我了。”邓崎声音里明显带了抹无奈。

    “裴姨的事情后面再说,先说说我妈妈的事情吧。”苏暖说到这,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邓崎点点头,“当年你妈妈出了车祸,肇事司机酒驾当场死亡,恰好被从部队里过来找你裴姨的我碰到,她在还有意识的时候就让我保证一定不要让你们知道,后来我看到这里离你们比较近,知道如果她醒着肯定希望住在这里,便把她安置在这里,你妈妈是个倔强的人,当然,你裴姨也好不到哪里去,都倔,这么多年,年年寄东西到部队里,不过,也幸好有那些东西,要不然,我恐怕还真坚持不到现在。”

    “东西,寄的是什么东西?”苏暖微微蹙眉,等一下,“不会是——”

    “你裴姨是不是每年都会找你要生日礼物?”

    “是啊,你怎么——”知道两字在苏暖的口中没有说出来,她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邓崎将头上的军帽取下,头发里有一半白掉了,与他的年龄有些不符。

    “邓叔叔这些年谢谢您了,您出的费用,我一定会——”

    “别,这些都是战友们的一片心意,大家知道你妈妈醒来,都高兴坏了,我手里那帮小子天天吵着要过来看呢,你要是真感谢邓叔叔,就在你裴姨面前多说几句好话,让她赶紧嫁给我,看我,头发都等白了。”邓崎说着还从头上扯了两根白发拿了纸巾包着,“那,你带回去给你裴姨,让她好好看看。”

    邓崎当年追裴姨的画面在苏暖的脑海里晃过,还有被拿着笤帚追着打的场景。

    这让苏暖有些哭笑不得。

    一直以为妈妈就这样扔下了自己,没有想到,她一直就在她们的身边。

    苏暖最终还是像个孩子一样的哭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