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门口站着一个中年女人,见到两人高兴地招手:“可算来了!”

    苏语瞳见她态度热情、衣着不华丽也不朴素,摸不准她的身份。

    “谦婶儿。”孟景繁打了声招呼,对苏语瞳说,“家里的阿姨,呆了很多年了,他老公就是刚刚开车的谦叔。”

    “哦,你好。”苏语瞳马上打招呼,暗自揣测孟景繁的意思:呆了很多年,就是宛如家人的意思?但又不是家人。

    谦婶笑眯眯地点头,对孟景繁说:“老先生在茶室等你们呢,我去给你们泡茶。苏小姐想喝点什么?”

    “呃,随意吧。”苏语瞳有些拘谨。

    谦婶点点头,利落地转身走了。

    孟景繁带着苏语瞳穿过客厅,推开前方一扇造型古典的吊趟门。

    苏语瞳跟进去,倏地僵住。

    眼前一片开阔,原来这房间除了从客厅进来的那面墙不透光,其他三面都是玻璃,玻璃外小桥流水,拉开窗可以出去钓鱼。

    此时孟老爷坐在屋中央,面朝大门,一抬头就看到了孟景繁和苏语瞳。

    他已经七十多岁,头发白了大半,身材偏瘦,气色有些灰暗,看起来……不太好。

    孟景繁走过去。

    孟老爷坐在一方垫子上,垫子中央摆着案几,案几上放着一整套茶具和围棋。

    孟景繁在垫子外脱了鞋,扭头叫苏语瞳:“过来。”

    苏语瞳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走到垫子前学着他的样子脱鞋。

    与陌生人第一次见面不穿鞋?她就没有这种经验,只能庆幸自己的袜子没有破洞。

    孟景繁在孟老爷面前跪坐下来,苏语瞳有样学样。

    她知道这在古代叫做“跽坐”,就是跪下后将屁股压在小腿肚和脚踝上面。这种姿势她练瑜伽的时候遇到过,相当累人,还好练久了习惯了,现在也不怕。

    孟老爷在对面是盘腿而坐,加上身上穿着亚麻对襟衬衫,有点儿仙风道骨的味道。

    苏语瞳却没心情欣赏大佬的气度,也没心思研究面前的茶具、棋具价值几何,更不敢看窗外的美景……

    她低着头,根本不敢动弹。

    “这是语瞳。”孟景繁说。

    苏语瞳马上抬头,背挺得笔直,认认真真地看着孟老爷。

    孟老爷扫她一眼,微微点头,看向孟景繁,见他西装笔挺,忍不住问:“在忙?”

    “还好。”

    孟老爷点头:“真的要结婚?”

    “闹成这样,没办法。我们约定了一年后离婚。”

    苏语瞳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孟老爷是知道一切的。

    她来之前还以为他们要连孟老爷一起骗,现在想想——程安雪和孟景繁都谈婚论嫁了,这种事肯定要孟老爷点头。

    在昨天之前,孟老爷估计都没想过换孙媳妇的事。

    谦婶送了茶水进来,还有两碟点心。孟老爷原先就有茶,谦婶给他换了新的。

    谦婶走后,他用手背将杯子推到边上,对孟景繁说:“先陪我下盘棋。”

    孟景繁马上换了坐姿,两条腿都曲起,只是一条立在胸前,一条躺在地上。

    他将棋盘摆正,对苏语瞳说:“不舒服就换个姿势。”

    “……”呵呵,她可不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