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到陌园,孟文彦对孟景繁说:“你跟我来一下。”

    苏语瞳很有眼色地说:“那我先回房了!”

    她快步上楼,孟文彦看着她的背影,扭头对孟景繁说:“你节制点!”

    孟景繁:???

    孟文彦在他身上扫了一眼,哼道:“什么权宜之计,我看你是巴不得吧?”

    否则哪有吃个饭还滚到需要换衣服的地步?

    孟景繁:…………

    “爷爷,你误会了。”他无奈地说。

    他从来不知道爷爷的脑洞有这么大,不但大,还很污!

    孟文彦也觉得孙子不像那么浪荡的人,忍不住问:“我怎么误会了?”

    孟景繁不想提罗家,含糊道:“一些年轻人之间的恩怨,不打紧。”

    孟文彦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肯说,也不问了,转身去书房:“你跟我来。”

    孟景繁跟了进去。

    坐下后,孟文彦问:“语瞳的生母不在了吗?”

    孟景繁愣了一下,说:“在的。我见她打过几次电话,好像感情不好。而且……”

    孟文彦看着他。

    “那个人风评也不佳,语瞳怕你看了不高兴,就没和你提。”

    “这样啊……”

    孟文彦沉吟了片刻,想起白天沈远豪那天外飞来的一问,似乎摸到了脉门。

    他不了解具体,也不多想,对孟景繁道:“你和语瞳的事,我不管,我相信你能处理好。”

    “嗯。”

    “不过我一直希望你早点结婚、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有人和你相互扶持……希望还看得到吧。”

    孟景繁张了张嘴,想安慰,却发现这种情况下任何安慰都没有说服力。

    他只能用最大的诚意说:“爷爷,我和语瞳约定了一年,一年后,我也会给你一个交代。你看得到我结婚,也抱得到孙子。”

    孟文彦拧了拧眉,显然不满意这样的说辞,不过最后,他还是点了头。

    ……

    星期一早晨,苏语瞳在闹铃声中醒来。

    她急急忙忙地洗漱穿衣,拿起前一晚准备好的包和文件袋,匆匆下楼。

    她直接跑向玄关,孟景繁端着一杯咖啡从厨房出来:“不吃早饭?”

    “路上吃!”她一边换鞋一边说,“第一天上班,不能迟到了。”

    “我送你吧。宁市卫视是吧?怎么不是省卫视?”

    孟景繁有点儿嫌弃。

    宁市卫视说白了就是地方台,只覆盖本市,顶多再覆盖一下周边几个市,收视群体能占本省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但省卫视可是覆盖全国的。

    他孟景繁的女人,就在地方台工作?

    苏语瞳抬头,有些不悦:“看样子孟总不知道何不食肉糜的典故。”

    晋惠帝时期闹饥荒,百姓吃不上饭,这位皇帝听说后反问大臣:“为什么不吃肉粥呢?”

    呵呵呵,现在的孟景繁和晋惠帝何其相像!

    孟景繁知道惹到她了,放下咖啡:“我送你!”

    “不必了!”苏语瞳也嫌弃他,“你那个车容易堵路上,不如坐地铁!”

    “……”我那个车怎么了?好几百万的好吧?

    幸好他没说出来,不然苏语瞳更有理由嫌弃了:地铁的造价可是几百亿的,一个几百万的小破车还想和人家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