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60话:喜欢送花的我吗
    5102VIP病房,卧床的梁知静静的看着落地窗那被风撩起的纱帘,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江阳去打水,这么久还没回来?

    差不多都过了半小时了,江阳还没回来。

    轻轻叹了口气,梁知扭头,抬眼望着天花板。

    天花板上映出的却是江阳的俊颜,以及他这两天亲力亲为,喂她喝粥、为她削水果时专注温柔的样子。

    白皙的脸色徐徐红了,梁知又转目,望向别处。

    她试图让自己静下心来,不要一直想着江阳,这样总觉得自己很色,很猥琐。

    就在她自我思想斗争时,病房的门被敲响了。

    梁知回神,轻声开口:“请进。”

    房门应声而开,速度缓慢,却引得梁知心下无比好奇。

    视野里蓦然多出一大捧艳红的玫瑰,梁知惊愣,视线更是直勾勾的望着那束玫瑰花,满目错愕。

    这是……

    那捧玫瑰花很大,足以遮住一个人的上半身,只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腿。

    “江阳哥?”即便那人用玫瑰花遮住了上半身和脸,但仅凭那双腿、那双脚,梁知也能准确的辨识出,那人是江阳。

    显然,江阳没有料到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了。

    他明明还刻意换了套衣服,明明把自己的脸遮得那么严实,明明还让樊轻夜帮忙看了一下。

    就连樊轻夜都扬言,说他这样绝对不会被认出来……果然,那货信不得!

    小知了才不会和樊轻夜那货一样低能。

    眼下,已然被道破了身份的江阳,不得不将手里的大捧玫瑰稍稍往下挪,露出那张貌比潘安的俊脸。

    四目相对,少年面颊泛红,视线也不自觉的往旁边挪了挪,害羞的抬手扶着额头:“小知了,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梁知惊醒,继而双颊滚烫的挪开视线,紧张得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那种眼神是什么眼神?她明明只是看呆眼了而已。

    可梁知不知道,偏就是她那种痴迷却澄澈的眼神,看得江阳小腹蹿火。

    空气似是凝固了一般,四周死一般静。

    只徐徐微风撩拨着纱帘,又轻轻摇晃着玫瑰花枝。

    不知道沉默蔓延了多久,直到江阳提步朝病床上的女孩走过去,这尴尬的气氛才算打破。

    梁知就那么眼巴巴的望着他,心里满怀忐忑,一双眸子闪着光,根本掩不住内心的激动。

    江阳也很紧张,两个人都是情窦初开,没爱过其他人,更别说谈恋爱了。

    羞涩,是当然了。

    只是身为男人,江阳到底还是鼓足了勇气,在病床前站定。而后,他徐徐蹲下身,将怀中的大捧玫瑰,微微凑到梁知面前。

    声音暗哑而温柔的问:“喜欢吗?”

    虽只有这三个字,却让梁知心跳快的异常。

    这还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收到这么大捧玫瑰花。每一朵都娇艳欲滴,枝叶修剪看上去不太专业,约莫……是江阳自己挑选,自己修剪,自己包装的。

    他啊,从未为其他人做过这些。

    这点,梁知是知道的。

    “嗯,很喜欢。”少女眨眼,嘴角早已关不住笑意,溢了出来。

    不是喜欢,而是很喜欢。

    梁知笑得眉眼弯弯,比平日里那含蓄娇羞的笑容,美太多了。

    她似乎,还是第一次如此展颜开怀。

    江阳看得心神晃荡,忍不住倾身,凉凉的唇温柔的吻了一下女孩的脸颊。

    他退开,轻合的眼帘徐徐启开,眸中情愫暗涌,声音则低沉暗哑:“那你……喜欢送花的我吗?”

    咚——

    广阔的心湖,砸进了一颗大石头。

    梁知的心绪瞬间就乱了,脑袋一片空白,根本转不过弯也回不过神来。

    此刻,她满脑子都是江阳那句话。

    喜欢……送花的他吗?

    梁知悄悄的咽了口唾沫,被他吻过的脸颊,烫得快燃烧起来了。

    她喜欢,一直都喜欢!

    只是声音哽在了喉间,梁知怎么也说不出口。

    “小知了,接下来我对你说的这番话可能对于我们这个年纪来说,还太早。”江阳没有等她回答,因为他已然从她红透的脸颊和情动的双眸里,得到了答案。

    大手轻轻抚上女孩白皙的脸,江阳扬唇:“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过家家那次吗?你演的我老婆。”

    梁知的脸又红了几分,眨眨眼,表示自己记得。

    江阳知道她一紧张就说不出话来,不觉轻笑,笑容宠溺:“我想说,余生可不可以,请你一直扮演这个角色?”

    虽然是问,但江阳的脸却越发靠近,俨然是想以美色惑乱梁知的心智,让呆呆的她答应下来。

    门外偷窥的樊轻夜和郑绮风忍不住互看一眼,默契的碎了句:“真特么腹黑!”

    梁知果然傻傻的点了头。

    江阳忍不住又倾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这次是那让他觉得俏皮可爱的眉眼:“那么,拉钩。”

    蓦地,梁知回过神来。

    那温凉的吻消失后,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满目惊慌:“江阳哥……我、我想请示一下父亲。”

    江阳愣了愣,显然没有料到梁知会这么说。

    门外的樊轻夜和郑绮风掩嘴偷笑,默默的为梁知竖起大拇指。

    “好,我等你。”语气里虽然满满都是无奈,但江阳伸手揉捏梁知脸颊的动作却很温柔,眼神更是宠溺得不行。

    门外的两只狗粮吃了不少,羡慕嫉妒恨的撤了。

    而江阳因为知道梁知眼下还没缓过来,所以也借口去给她买好吃的,先退出去了。

    少年一走,病房的门被关上,病床上的梁知险些条件反射的从病床上坐起来。

    奈何,她身体还没康复,动不得。

    只好两眼闪着光望着天花板,无数次问自己,刚才的一切是不是梦。

    直到,她傻呵呵的掐了自己一下。

    嘶——

    能感觉到疼意,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江阳真的向她表白了!

    可她刚才怎么回复的?要请示父亲……

    闭眼,梁知陷入无尽的懊悔中。

    她都干了些什么,一口答应不就好了。

    ……

    江阳走出病房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靠在门口的墙上许久,久到心跳缓和下来,他才满面春风的朝电梯口去。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