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35话:最想要的,是她
    他酒醉的那天晚上……

    这于苏暖萌而言,简直就是禁忌话题。

    下意识,她咬着手指头陷入纠结。

    直到宋孽再次发消息过来:听我妈说,在三江梨园遇见你了。

    额——

    好吧,有宋孽亲妈作证,她就算想不承认也不行了。

    爷很萌:是啊,我送你回去的。

    大妖孽:你熬了皮蛋瘦肉粥?

    苏暖萌嘴抽,给予肯定。

    其实她隐约能猜到宋孽想问什么,可是他要拐弯抹角,她也只好先装傻了。

    不管怎么说,那天晚上她也算是占尽了宋孽的便宜,要让她主动叙述那晚发生的事情,苏暖萌必定会撒谎,绝对不能让宋孽知道自己趁着他酒醉“欺负”他的事实。

    苏暖萌心里打定了主意,于是没等宋孽继续提问,她先开口了。

    爷很萌:那天晚上你真的醉得太厉害了,非揪着我送你回去。我也是逼不得已。

    爷很萌:你放心吧,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就是给你熬了点皮蛋瘦肉粥,你吃了就睡了。

    爷很萌: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阿姨,阿姨来了以后我就离开了!

    抢先把事情简易叙述了一遍,苏暖萌屏住呼吸,等候着宋孽的反应和回答。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那人才回了消息。

    大妖孽:除此之外,没有字条?

    字条?

    苏暖萌愣了愣,皱着眉想了许久。

    爷很萌:什么字条?

    苏暖萌可没有撒谎,她不曾记得什么字条。

    大妖孽:没什么,没事了。

    宋孽这话说完,后面聊天的语气都变了,没有方才那么拘谨。

    大妖孽:逛完街早点回去,别太累。

    苏暖萌虽然不明白宋孽为何会如此奇怪,问这种不着边调的问题,但是既然他都问了自己这么多,那是否代表她也可以问他几个问题?

    爷很萌:孽啊,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

    大妖孽:嗯?

    爷很萌:你生日是不是快到了?

    虽然已经从梁知那里知道了,但苏暖萌还是小心机的多问了一句。

    手机那头的宋孽,此刻正坐在电脑面前。看见苏暖萌发来的消息,他先愣了两秒。

    他的生日的确快到了,也就下周末。

    爷很萌:有木有什么超级想要的生日礼物?你告诉我,我满足你哦!

    宋孽勾唇,修长如玉的指尖搭在键盘上。他深眸暗波涌动,一丝狡黠和欲望一闪而过。

    他多想回苏暖萌一句,他心里最最想要的,是她。

    可这种话,他不敢说,不敢让苏暖萌知晓。

    大妖孽:都好。

    额,都好是什么鬼?这笼统的答案,苏暖萌着实喜欢不起来。摸着下巴琢磨了许久,苏暖萌叹口气。

    行吧,当她没问。她早该想到了,按照宋孽的性子,他哪有什么最想要的礼物。

    以他家的竞价条件,要什么没有。

    说完了宋孽的生日,苏暖萌有点小忐忑的透露了一下自己的生日。

    爷很萌:咱们很有缘呢,生日只差一个星期。要是将来结婚了,过生日还能一起过,多省钱啊!

    她说将来的时候,全然没过脑子。

    只是心里那么想了,嘴巴便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

    可宋孽看了,却是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她说,要是将来结婚了……

    苏暖萌心里,原来有结婚的念头。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宋孽有些惊喜,一颗心温柔得一塌糊涂。

    其实苏暖萌的生日,他早就从江阳那里得知了。

    梁知到底是苏暖萌的朋友,对苏暖萌的事情多少还是有关注的。她生日是12月12日,与他相隔一周,这件事情江阳早就暗示过宋孽了。

    爷很萌: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希望能在春节前,带个男朋友回家过年。

    苏暖萌自顾自的继续说着,傻呵呵的说什么心愿,其实不过是在暗示宋孽。

    宋孽自然看出了她字里行间流露的真意,却但笑不语,默默的捧着手机,最后回了一句:祝你愿望达成。

    看见这句回复后,苏暖萌心里泛起甜意。恰在此时,她们点的甜品上了。

    苏暖萌抬头,将手机揣回了兜里,脸上的笑意和幸福根本抑制不住。

    坐在对面的沈佳歆见她这般,不由打趣:“这是干嘛了?刚才和谁聊天呢,这满面春风的。”

    苏暖萌喝了口奶茶,吐舌不说话。

    她才不会告诉沈佳歆她们,刚才她在撩宋孽来着。

    沈佳歆也学她吐吐舌,舀了一勺提拉米苏:“小良知一会儿要去她父亲的公司,咱们去吗?”

    “嗯?去那儿干嘛?”苏暖萌侧目,不解的看着梁知。

    梁知面颊微红,却是眼神坚定:“找我爸爸谈一谈江阳的事情。”

    哇哦!

    苏暖萌竖起大拇指:“不错不错,终于迈出这一步了,要我们陪同吗?”

    梁知摇头,“我自己去就好,你们去了我怕我会打退堂鼓。”

    她自己一个人还好,没人依赖便能更快独立。如果苏暖萌和沈佳歆去了,她怕自己一路上会因为有人可依赖这心理,无法坚决强硬的面对父亲。

    梁知都这么说了,沈佳歆和苏暖萌便没再多说什么。

    吃完甜品,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将梁知送上车后,苏暖萌和沈佳歆才打了车,慢悠悠的回学校。

    索性,梁氏集团位于东华市二环路,距离市中心不算远。梁知坐车不到半小时,便抵达了集团大厦楼下。

    虽然是梁氏集团的千金小姐,但梁知从小就是在温室中长大的。被条条框框束缚,性子内敛安守本分,嫌少来梁氏集团走动。

    甚至公司里除了高层元老级别的几位叔叔,都没人认识她这位梁氏集团的千金小姐。

    请前台的小姐给父亲秘书室去电话的时候,梁知自称是梁董女儿,那位前台小姐还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她。

    端详了许久,才半信半疑的给秘书室去了电话。

    梁旭云身边的秘书长自然是知道梁知的,一听前台说梁知过来了,便立马进了梁旭云的办公室打报告。

    随后,梁知便由前台小姐领着,往大厦最高层去。

    出电梯门的时候,迎面过来一个女人,与梁知恰好遇上。

    看清女人的脸时,梁知楞了一下。

    女人看见她,优雅的扬起唇,站住脚:“小知来了。”

    “江阿姨,您好。”女人是江琴,江阳的母亲。

    意识到这一点后,梁知赶紧弯腰,向她鞠躬见礼。江琴笑得明媚,赶紧伸手扶起她。

    “你这丫头,犯不着跟阿姨行这么大的礼。”

    梁知显得有些拘谨和紧张,抬头的时候都不敢直视江琴的双眼。毕竟这个女人可是江阳的母亲,换而言之很有是她未来的……婆婆。

    比起梁知的紧张,江琴显得自然大方不少,不过看着梁知的眼神揣着慈爱:“你来找你爸爸是有急事吧,不过他刚进会议室。”

    梁知愣了愣,看着江琴有些茫然。

    她提到梁旭云的时候,脸上的笑十分温柔,而且听她话里的意思,约莫刚才她就是从梁旭云的办公室出来的。

    江琴话落,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公司还有点事情,下次得空阿姨请你喝下午茶。”

    她伸手,十分温柔的拍了拍梁知的肩膀,道了别,便错身离开了。

    直到江琴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站在走廊上的梁知方才回过神来。

    她的记忆里,几乎没有和江琴打过照面。

    一直以来她都担心自己没办法和江阳的母亲好好相处,毕竟婆媳关系,是当今社会一个难题。

    可是今日一见,她却觉得江琴无比的随和,比她想象中的要好相处多了。

    毕竟在梁知的认知里,江琴这样的女强人,行事应当更雷厉风行一些。

    未做多想,梁知随着前台往父亲的办公室去。

    在办公室里等了四十分钟左右,厚重的桃木门才被推开。

    坐在沙发上翻阅杂志的梁知起身,规矩恭谨的站着,两手交握在小腹前。

    看见进门的梁旭云,她微微倾身:“父亲。”

    自从梁知上大学以后,两父女聚少离多。除了上次梁知受伤住院,梁旭云便再没有见过她。

    “刚才听秘书说你找我,还以为他说笑。”梁旭云扬唇,示意梁知坐下后,自己回到了办公桌前。

    他一面和梁知说话,一面收拾着东西,“找我有事吗?如果不急的话,等我从巴黎回来再谈好吗?”

    梁知微张的唇合上,原本到嘴边的话忽然拐了弯:“是要出差么?”

    “对,半小时后的飞机,时间有点赶。”梁旭云停了一下动作,抬头看向自己女儿,稍作思索,他开口:“小知啊,爸爸这次出差时间比较长,预计圣诞节前后才回来。”

    “等爸爸回来,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与你商量。”

    梁知没有想到梁旭云会说这话,心思辗转,她点头:“好的。到时候女儿也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

    两父女约定好了时间,达成共识后,梁旭云的助理和秘书从门外进来。

    提醒他时间不早了。

    梁旭云这次出差的时间比较长,行李是助理回家里帮忙收拾的,眼下直接从公司出发就行。

    梁知随她一起走出梁氏集团的大门,目送他上了车,往机场的方向去,这才轻叹了口气,准备打车回学校。

    路上她想了想,还是给江阳发了短信。

    毕竟今天遇见江琴的事情,她还是想跟他报备一声。

    梁知字里行间,都表示江琴人很好,对她十分关爱,比她想象中的好相处。

    江阳盯着短信看了许久,难得的勾起唇角。

    可是在梁知说,她是在梁氏集团遇上江琴的时候,那张俊脸顿时沉了下去。

    小知了:江阳,江阿姨最近是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与我父亲合作吗?

    之前她住院的时候,江琴也来探望过的。

    当时梁知就觉得有些奇怪,这次在梁氏集团遇上江琴,她便认定是江琴和父亲在工作上有什么合作项目。

    男生公寓414宿舍,原本敲着键盘默默码字的江阳在看见梁知的消息后,陷入沉思。

    那张阴晴不定的脸,吸引了端着手机玩儿游戏的樊轻夜。

    眼皮轻掀,樊轻夜撇嘴:“啧啧啧,谈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啊。喜怒哀乐都开始展露在脸上了。”

    以前的江阳,那就是实打实的冰块。

    一张面瘫脸,一身禁欲气息,对他这个好兄弟都极少展露出喜怒哀乐来。一看就是个城府很深,喜怒不显于色的男人。

    自从和梁知坦白了,不仅染上了秀恩爱的恶习,连情绪都变得丰富多姿了。

    对于樊轻夜的揶揄,江阳没搭理。

    他的指尖落在手机屏幕上,半晌才回了句:大概是。

    上次在医院遇上江琴和梁旭云一起前去探望梁知的时候,江阳心里就有了一些揣测。

    但是因为害怕,他一直没有去查证,更回避江琴一次又一次找他谈话。

    他的揣测,他的担忧,并没有让梁知知晓。

    可现在,梁知那么后知后觉的丫头,似乎也开始好奇了。

    ……

    晚上七点左右,睡了一下午的苏暖萌才被沈佳歆叫醒。

    听闻梁知已经出去和江阳吃饭去了,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满心羡慕。

    “欸佳歆,你说为什么小良知连江阳都搞定了,我却还没有搞定宋孽呢?”苏暖萌倒了杯水,看着端着手机埋头死戳的沈佳歆。

    踱步过去,她伸长了脖子:“跟谁聊天呢,这么得劲儿!”

    没等她看清屏幕,沈佳歆已经条件反射的把手机往旁边一挪,自己跟着跳开了半米,眼神慌张的瞪着苏暖萌:“没、没谁。”

    她在和苏棠聊天,会告诉苏暖萌?

    见她一副警惕样,苏暖萌扎心了:“好吧好吧,不给我看就算了。”

    扁扁嘴,她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说真的,沈佳歆避开她的一刹那,心里还挺不是滋味儿的。就感觉自己有什么事情,都一五一十的交代给她听,可为毛那丫头有什么事,偏生还要瞒着自己呢?

    咕噜——

    咽了口水,苏暖萌戳开电脑。

    昨天约好的,今晚八点和刹那风华帮战。

    虽然时间还早,但她还是决定先上线把日常做了,到时候时间应该就差不多了。

    “大萌萌,那个……我出去一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