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39话:你发什么疯
    打了个哈欠,苏暖萌跟她道了声晚安后,便将手机关机塞到了枕头底下。

    翌日上午十点多,苏暖萌才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

    过几天就要开始期末考了,所以她起床以后,便一个人去了图书馆。沈佳歆还要打工,梁知和江阳更是早早就出去了。所以宿舍里只剩下苏暖萌一个人,也只有她自己去泡图书馆。

    接下来的几天在备考中匆忙结束。

    又到了周五,因为周五晚上甜品屋的客人很多,沈佳歆一直忙到晚上快十一点,才下班。

    从店里后门出去,穿过一条小巷便能到公交站。平日里沈佳歆都已经走习惯了,倒是没觉得怎样。

    可是今晚不知怎么的,上班的时候,她就觉得总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自在,于是下班以后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也匆匆忙忙的,脚步有些慌乱。

    等她从后门出去,顺着小巷往外走时,身后不远的地方冒出一道黑影。

    沈佳歆加快了脚步,身影在一盏又一盏的路灯下晃过,周围死寂一片。

    可越是安静,她心里就越是胡思乱想,如此一来,整个人都慌了,原本大步快走,现在改为小跑。

    就在她快跑到巷口时,迎面从巷口外拐进来一个身穿黑色卫衣,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男人身材还算适中,两手揣在口袋里,步子稳健的往巷子里走。

    在与沈佳歆擦肩而过的一瞬,男人揣在衣服口袋里的手忽然抽出,措不及防的探向沈佳歆肩膀上挂着的单肩包。

    男人抓住肩带的一瞬,沈佳歆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伸手也拽住肩带。

    并且大喊:“救命啊!抢劫啊!”

    没错,的确是抢劫。

    那男人正是看她一个姑娘这么晚了从这小巷子里过,看中了她肩膀上挂着的包。

    包里有店里今天的收的账,因为沈佳歆现在是店里收银员,每天晚上走之前都需要把账清算一遍。今晚实在是太晚了,她怕回去宿舍门关了,所以才打算把钱和账本带回去算。

    谁曾想居然会遇上抢劫的。

    她喊叫着,力气却不如男人大,整个人几乎是被带着走的。

    见状沈佳歆赶紧抓紧了肩带蹲下身,降低了身体重心,那男人果然拖拽不动了。

    “放手你个臭女人!”男人低声呵斥,改为两手抓住肩带,凶狠狠的瞪着蹲在地上的沈佳歆:“再不放手信不信老子捅死你!”

    说着,那男人当真腾出一只手,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美工刀。

    哗啦——

    美工刀刀刃滑出来,路灯的灯光映在刀面上,泛着冷光。

    沈佳歆吓得不轻,但抓着肩带的手始终没有松。她不敢松手,一旦松了,那丢的这笔钱就得算在她的头顶上。

    就算事后报警了,这笔钱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

    所以她绝对不能松!

    “松手!”男人再次吼道,扬手就拿美工刀划向沈佳歆抓着肩带的手。

    只是刀刃还没碰到沈佳歆那白皙的手背,男人便感觉肩膀上一沉,随即一股力拉扯他的肩膀,愣是将他往后拽了几步。

    高大的身影逆着光站在男人身后,少年白皙修长的手紧紧扣住男人的肩膀,拉扯间。那男人不得不松开了沈佳歆的包,回身反手就是一美工刀划过去。

    呲喇——

    裂帛声在寂静的巷子里尤其刺耳,少年没有料到男人真的会动刀子,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口子,衣袖都划烂了,伤口长且深。

    但那一瞬间他一点痛感都没有,反倒是伸手握拳,一拳砸在抢劫那男人脸上。

    男人被砸中了眼睛,痛得踉跄后退了几步,赶紧捂住眼睛。

    神色慌张的看着不知何时多出来的少年,男人转身拔腿就跑。

    “站住!”少年见他跑了,作势就要去追。

    沈佳歆却先一步抓住了他的衣袖:“别追了,东西没有丢!”

    这少年,沈佳歆是熟识的,郑绮风。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晚了,居然会在这里遇上郑绮风!

    不过也多亏了遇见他,自己的包才没有被抢走,人也完好无损。

    视线垂落在郑绮风受伤的右手手臂,沈佳歆蹙眉:“你怎么样?伤口深不深?”

    少年被她拽着衣袖,再看那男人已经跑远了,便放弃了追上去的念头。

    回眸,他目光担忧的看着沈佳歆:“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沈佳歆愣住,有些愕然的看着眼前的郑绮风。她清楚的意识到少年的眼眸里潜藏的担忧,那是在担心她。

    明明受伤的是他自己,却还反过来慰问她。真是……

    “傻子。”沈佳歆嘟囔了一句,伸手去拉他的右手,瞥了一眼手臂上巴掌长的口子,她秀眉蹙得更紧了:“得去医院包扎一下。”

    她说着,先从包里拿了纸巾,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郑绮风右边的袖子挽上去。

    起初还没有疼意的,此刻郑绮风却清晰的感受到了疼痛。

    衣料擦着伤口的时候,那种刺痛感尤其真切。

    衣袖挽起后,他才注意到自己整条右手手臂,染了一片艳红的血。再看沈佳歆,她看见伤口和那些血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而后皱着眉,拿纸巾轻柔的替他擦掉边缘的鲜血。

    四周很安静,沈佳歆的擦拭的动作娴熟,最后还用纸巾小心翼翼的替他将伤口包裹了一下。

    气氛忽然有些微妙,郑绮风伸长了脖子,视线艰难的从她身上移开,哑着嗓子问:“那个抢劫的怎么办?”

    “报警就行,现在先跟我去医院。”简单的包裹了伤口后,沈佳歆便拉着他完好的左手,转身往巷口走。

    出了小巷子,到了街边。

    沈佳歆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便带着郑绮风打车去了第一人民医院。

    晚上医院的人并不多,郑绮风的伤口很快经由护士上药包扎,总算是止了血也消了毒。

    沈佳歆终于松了口气,陪着郑绮风坐在走廊的休息椅上,侧目看向他:“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因为还要等医生开点消炎等药物,所以郑绮风和沈佳歆一起等着。

    听见她问自己,郑绮风垂下头。看着右手手臂上缠着的纱布,想起之前沈佳歆因为他受伤一脸紧张的样子,嘴角不由弯起弧度。

    “我只是顺道回学校而已。”低低道了一句,内容不清不楚。

    沈佳歆狐疑的皱起眉,伸手托住郑绮风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向自己:“老实交代,你为什么会在那儿?该不是跟踪我吧?!”

    “怎么可能,我只是下班了从那里回学校而已。”

    “你?下班?你什么时候上班了,我怎么不知道?”沈佳歆松开手,嘴角带笑,满脸的不相信。

    郑绮风上班,打死她都不信!

    见她一脸不信,郑绮风急了:“我真的在那一带上班。”

    “是吗?哪家店?”沈佳歆挑眉,心道今儿一定拆穿这小子。

    她在思缘甜品屋上班也有一学期了,周围的店面几乎都是知道的,而且和其他店的店员老板都打过照面,她倒要看看郑绮风还要撒谎撒到什么时候。

    “思缘,跟你一个地方。”最终,郑绮风还是交代了。

    他已经上了快一周的班了,只不过他在后厨那边打杂,而沈佳歆在前台收银,若不是刻意,几乎很难照面。

    其实他今天比沈佳歆先下班,因为沈佳歆作为前台收银,每天晚上下班后要算账。

    但是郑绮风下班后都没有先回学校,而是耐心的在后门小巷子里等着。

    他知道沈佳歆每次回家都会从小巷子穿过,去巷子外面那个公交站台坐车。

    所以每天晚上都等着她锁门出来,安全的上了车,他才乘下一趟公交回去。

    不敢和沈佳歆一趟车,因为怕她发现自己。

    如果不是今晚她遇上那个抢劫的男人,郑绮风的保密工作说不定会做到最后。

    显然,郑绮风说他在思缘上班后,沈佳歆再次惊愣了。

    好半晌,她才缓过神来,指着少年:“你确定是思缘?”

    “我在后厨打杂,你自然没有注意到我。”

    “你形象这么好,怎么在后厨打杂?”后厨打杂的工作是最苦最累,工资也是最低的。

    以郑绮风的条件,完全可以在前厅当服务员嘛。

    郑绮风没吭声,他不会告诉沈佳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就是为了不被她发现才选的后厨打杂。

    谁曾想,竟然还是暴露了。

    确定了郑绮风是在思缘上班后,沈佳歆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这小子为嘛好端端的要跑来上班?

    他应该,不缺这点工资才对。

    沈佳歆并没有多问,因为怕触及到郑绮风的隐私。

    “其实你在思缘上班挺好的,这样每天我们就可以一起上下班了。身边有个男人,总安全些。”后半句话才是沈佳歆想表达的重点。

    今晚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如果不是郑绮风恰好在,她真不敢想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可郑绮风在意的却是她说的前半句话。

    是挺好的,每天都能一起上下班,每天都可以见面说话,在一起的时间比任何人都长,真的挺好的。

    “今晚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沈佳歆忽然正色道,神情满满的真诚。

    郑绮风摇头,嘴角浮起一抹笑:“举手之劳。”

    “不过以后要是再遇上这种事情,就放手吧,别和抢劫犯较劲。”犯罪犯法的都是些什么都能抛开的人,发起狠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钱财这种身外之物,终归没有性命重要。

    沈佳歆点头,心里颇为感动。

    一时无话了,沈佳歆转头朝医生的办公室看去。

    办公室在长廊尽头,她看过去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恰好被人从里面拉开。

    沈佳歆下意识的站起身,打算过去帮郑绮风拿药方。谁知起身的一刹,她却愣住了,视线一动不动的落在从门内出来的两人身上。

    一男一女,女的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模样,男的……温文尔雅,俊逸沉稳,是苏棠无疑。

    苏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么晚了……

    沈佳歆蹙眉,视线退落在他身边的少女身上。

    少女一身米白色的毛衣裙,长发披肩,还带着毛茸茸的耳罩,那穿着打扮甚是可爱。最重要的是,她看清了那女生的脸,五官精致,嘴角还浮着笑。

    女生是温婉,今天她是来换药的。

    因为下课的时候挺晚了,想了想她就给苏棠打电话了,谁让她觉得这个大叔超级帅呢。

    “大叔,一会儿你能陪我去我们东华大学附近那条小吃街吃点东西吗?我饿了。”少女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苏棠愣了愣,看了一眼她小腿上缠绕的纱布,半晌才点头:“医生说忌辛辣,所以……”

    “放心放心,我一定吃清淡的!”温婉连连应下,生怕苏棠不信似得,举起手就对天发誓。

    苏棠瞧着她那真诚的模样,不由弯起唇角,而后没再说什么,只是在她跟前蹲下身。

    温婉的脚虽然已经能沾地了,但是为了避免恢复期间伤情加重,苏棠还是觉得背她走比较安全。

    男人的背十分宽广,温婉喜欢被他背着,更喜欢趴在他肩头,轻嗅着他发梢那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

    毫不拘束的爬上苏棠的背,两人直接进了电梯。

    期间苏棠连脸都没有转一下,更别说看见不远处站在长椅前的沈佳歆和郑绮风了。

    直到苏棠和温婉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沈佳歆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她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刺了一下似得,抽抽的疼。

    旁边的郑绮风自然也看见苏棠和那个女生,再看沈佳歆,面色如灰,唇瓣苍白,一看就是误会了什么。

    张了张嘴,他有些苦涩的开口:“那个女生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还小……苏棠哥……”应该跟她没什么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沈佳歆已经拿起了搁在长椅上的单肩包,头也不回的往外科医生的办公室里去。

    拿了药方,替郑绮风拿了药后,两个人便直接打车回学校了。

    路上沈佳歆一直绷着脸,一个字也没说。

    气氛十分压抑,郑绮风的手臂隐隐作痛,想说点安慰沈佳歆的话,却发现自己嘴太笨,根本不会安慰人。

    于是,两人一直沉默着,直到下了出租车。

    沈佳歆站住脚,微微侧身,故作神色从容的朝郑绮风扯起嘴角:“时间不早了,我就不送你到楼下了。”她说着,将手里的要塞到郑绮风手里。

    少年接过,眉头轻蹙,张嘴:“佳歆,你……”

    “我回去了,不然宿舍大门要关了。”沈佳歆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时间,自顾自的转身,一步一步,艰难的离开。

    走出几米远后,沈佳歆忽然顿住了脚。

    抓着单肩包带子的手紧了紧,她咬唇,努力的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不过片刻,便踩着跟鞋,跑着离开。

    那背影决绝凄然,看得郑绮风一阵钻心的疼。

    浓眉紧蹙,他握紧手里装药的塑料袋,被包扎后挂在脖子上的手臂虽然很痛,但此刻却比不上他心间传来的疼痛。

    苏棠……

    握拳,少年提步朝男生公寓楼走去。

    到了公寓门口,郑绮风并没有急着进去。

    他给樊轻夜发了消息,问了一下苏棠在不在宿舍。

    樊轻夜告诉他苏棠还没有回去,郑绮风便在楼下等着。

    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终于让他等到了苏棠。

    男人一身笔挺西装,面容疲倦,但步伐十分稳重。

    看见门口靠墙而立的郑绮风时,苏棠显然惊了惊,随即扬唇,抬手跟他打招呼:“疯子,这么晚了怎么没回宿舍?”

    苏棠笑若春风,神色从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偏就是他那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叫郑绮风来气。

    就在男人走近的一瞬,郑绮风冲上前去,扬起完好的那只手,握拳便冲着苏棠的脸砸了过去。

    那一拳,拳风凌厉,牟足了劲。

    苏棠显然没有料到郑绮风会冲上来用拳头招呼自己,好在他的身体素质很好,反应能力快于常人。只微微偏了偏脑袋,便险险的避开了郑绮风那用力砸过来的拳头。

    顺势后退了两步,苏棠站稳脚,抬头满脸狐疑的看向郑绮风:“疯子?”

    郑绮风却是没吭声,再次冲过去,扬起手臂又是一拳。

    苏棠这回没有闪躲,而是抬手一把握住了郑绮风的拳头,两人的力道相抵,顿时谁都没有进退。

    僵持了大概十几分钟,郑绮风终于抽手。

    苏棠也松开了他,皱着眉,神色严肃的看着他:“你发什么疯?”

    没错,在苏棠看来,此刻的郑绮风就是在发疯。

    郑绮风也算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一直以来郑绮风对他都是极为尊敬爱戴的,把他当兄长一样。

    在苏棠的心里,他也像是亲弟弟一样。

    这么多年,他们没有红过脸闹过架,而郑绮风遇到事情,也多半会告诉苏棠。

    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这小子居然用看仇人一般凌厉的眼神,看着他。

    除了认定他抽风了,亦或者是疯了,苏棠实在是想不出别的理由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