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45话:宋孽生日(上)
    显然,宋孽之所以会改变注意,这么快确定要推掉温谡谡那边答应他们自己聚餐,应该跟刚才他收到的短信有关。

    没猜错的话,短信应该是苏暖萌发来的。

    既然是苏暖萌亲自开口了,那宋孽能如此爽快的改变主意,也是理所当然的。

    其实宋孽那么快下定决心,最主要的还是苏暖萌发给他的最后那条短信。

    她说,为他准备了一份举世无双的礼物。

    ……

    自从宋孽应了苏暖萌的请求,便让樊轻夜帮着张罗生日聚会的事情了。

    他虽然是周末那天生日,但聚会却选在了周六晚上。

    樊轻夜将学生会的人请了个遍,再加上他们宿舍和苏暖萌宿舍的人,去掉那些想来却实在挪不出时间来参加的,估摸着也有四五十号人吧。

    聚会从晚上七点开始,第一个地点是水煮三国。

    由樊轻夜安排的,将水煮三国包场,摆了六桌酒席。

    六点多,江阳接了梁知一道过来,此时学生会那些同学都已经到了,也包括明若柳。

    宋孽身为寿星,又是会长,更是第一次和大家一起过生日。所以此刻,他正被一帮人团团围着送礼物。

    按照樊轻夜所说的,宋孽难得没有冷脸,而是面无表情的向大家道谢,礼物却都是樊轻夜帮忙收的。

    “今天晚上饭管饱!酒管够!大家吃喝高兴,吃完以后咱们换个场地继续。”樊轻夜招呼着一帮人去坐下。

    宋孽终于钻了空子,从人群中走出。看见梁知和江阳一起进来,下意识的,他的视线顺着他们身后看去。

    可门口再没人出现,宋孽的眉头不由蹙了起来。

    目光重新落回梁知和江阳身上,踟蹰了片刻,他提步向他们走去。

    在宋孽走近之前,江阳已经抬头看向他,嘴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宋孽的目光落在梁知身上,近了,他站住脚:“你一个人?”

    被他盯住,梁知下意识的低下头去,有些紧张。

    毕竟从小到大,她虽然认识宋孽,但真正和宋孽却没说过话。一向都是樊轻夜开口,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最重要的是,梁知总觉得宋孽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每被他看一眼,都有一种上断头台的错觉。

    “嗯……”梁知点头,声音极小。

    宋孽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张了张嘴还想问什么。梁知却被江阳护犊子的拉到了身后。

    “苏暖萌似乎感冒了,有点严重,沈佳歆陪着她去医院挂水了。”江阳温沉的嗓音说着,微微侧目,满眼宠溺的看着被他护在身后,小心翼翼揪着他衣袖的梁知:“你就别绷着一张脸看着小知了了,吓着她了。”

    宋孽:“……”他很吓人吗?明明都没说一句狠话,也没露出很凶的表情。

    不过,眼下宋孽却没心思关注这些。

    只是眯了眯眼眸,“苏暖萌生病了?”

    要是没记错的话,苏棠说过苏暖萌从小到大都极少生病,堪称国防身体。况且昨天一起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她似乎还好好的,怎么今晚就感冒了?

    “是啊,好像因为平时不怎么生病,这一感冒就比别人严重一些。”江阳随口回道。

    这些都是他去接梁知的时候,梁知告诉他的。

    梁知跟他说这些的时候,目光闪闪躲躲,摆明是有什么隐情。

    所以江阳揣测,苏暖萌生病挂水这件事情,有猫腻。

    不过既然梁知都帮着撒谎了,他怎么能拆台。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苏暖萌今晚“生病”这事儿,八成和之前梁知无意间告诉他,苏暖萌要给宋孽备一份大礼有关系。

    江阳不是无趣的人,从来都是看破不说破。

    显然,宋孽在听见苏暖萌生病的事情后,长眉就一直轻蹙着,神色也有些难看。

    就连樊轻夜过来叫他开饭,也是一脸的不快。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又开始摆脸色了。”樊轻夜伸手,两手捏住了宋孽的腮帮子,将他的嘴角分别往两边一提。

    可提上去的嘴角却转眼就回归原位了。

    少年沉眸,眼波流转,便朝樊轻夜伸出手:“车钥匙给我。”

    车钥匙?!

    樊轻夜愣住,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口袋:“干嘛啊?这都要开饭了,你这个大寿星要跑哪儿去?”

    宋孽没吭声,只是自顾自的伸手去樊轻夜兜里摸钥匙。

    然而,樊轻夜似是早有预料一般,死死捂着口袋往旁边一跳,成功避开了宋孽的手。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樊轻夜故作镇定的开口:“你要是不说清楚,绝对不能给你!”

    “是苏暖萌生病了,孽他大概是想去医院。”江阳一开口,便戳穿了宋孽那点小心思。

    宋孽没否认。

    樊轻夜脸色变了变,下意识的看向梁知。

    梁知会意的从江阳身后走出来,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宋学长……萌萌说晚点挂完水和佳歆姐一起过来,叫我们不用担心,让你好好招呼客人。”

    言外之意,就是苏暖萌早就料到宋孽可能会去医院找她,所以让梁知拒绝了。

    显然,梁知的话让宋孽愣住。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暖萌竟然会说这些话。

    “既然大萌萌都交代你好好招呼客人了,那你还不赶紧过来招呼客人。”樊轻夜赶紧上去拉着宋孽往人堆里去,边走还不忘抱怨:“真是搞不懂,这聚会的主人到底是你还是我,全程都是我在忙活!”

    宋孽随着他入座,却有些心不在焉。

    今天的菜单也都是樊轻夜精心挑选的,大部分都是按照宋孽的口味来的。

    约莫是没在宋孽身边看见苏暖萌,安分了许久的明若柳,趁着樊轻夜起身和体育部部长敬酒的时候跟他交换了一下座位,坐到了宋孽的身边。

    侧目,小心翼翼的看着脸色冷沉的宋孽,明若柳倒了一杯红酒,双手捧着面向宋孽:“会长,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敬你一杯。”

    她开口之前,暗暗的清了清嗓子,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柔媚动听。

    话落,便低垂了眼帘,微红着脸默默平复着自己加速跳动的心。

    其实这阵子,她想了很多。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宋孽对苏暖萌的确是不一样的。

    以前她一直认为这世上能配得上宋孽的,只有樊轻水,毕竟她是宋家长辈们公认的,最适合做宋孽的妻子的人选。

    可是苏暖萌的出现,却让她明白过来。喜欢是一定要自己去争取的,不能藏着掖着,也不能含含糊糊。

    这么多年以来,宋孽身边没有过女人,那也就是说其实她也是有机会的。当初耍了花了那么多时间去排挤苏暖萌,根本就没有必要。

    她不觉得自己有哪里比苏暖萌差劲,既然苏暖萌能入宋孽的眼,她为何不可。

    她等候了许久,耳边始终只有其他人谈笑风生的嘈杂声,没听到宋孽开口。

    心下狐疑,明若柳抬头,视线落在宋孽那妖孽容颜上。

    那人目视着前方,视线没有焦距,长眉轻蹙着,似乎在深思什么事情,神情很是专注。

    也就是说,对于她的话,宋孽压根就没有听见。

    心狠狠的抽疼了一下,明若柳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还维持着敬酒的姿势,也察觉到旁边的江阳和梁知,以及另外几个学生会的同学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她和宋孽身上。

    在看见宋孽恍若未闻般,只优雅的放下碗筷。众人忍不住别过头偷笑,明若柳脸上则挂不住了,羞愤的将杯中的酒仰头喝尽,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樊轻夜也转了一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了一眼想要起身的宋孽,他赶紧伸手摁住他的肩膀:“孽啊,你干嘛去啊?”

    宋孽皱眉,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洗手间。”

    樊轻夜:“……”

    急忙松开手,他赔笑着目送宋孽往洗手间走去。

    见那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樊轻夜才端起桌上的一杯茶猛灌了一口,转头满脸焦急的看向梁知:“小知了啊,大萌萌她们到底干嘛去了?给我发个短信让我拖住孽,也不说什么事儿。”

    “再这么下去,我真的拖不住了。再说了今晚可是孽的生日聚会,大萌萌该不会缺席吧!”

    梁知被他一通问,有些哭笑不得:“大萌萌让我告诉你,ktv她订好了,我们吃完过去就好。”

    她答应苏暖萌谁都不告诉的,别说是樊轻夜了,江阳她也不能说。

    约莫晚上八点多,樊轻夜又敬了一圈酒回到座位,却蓦地发现去上洗手间的宋孽竟然还没有回来。

    狐疑的皱起眉头,他拍了拍隔壁的隔壁,江阳的肩膀:“诶诶江阳,你看见孽了吗?他去洗手间怎么去了这么久?都半个多小时了吧!”

    江阳正夹了一块鱼肉,给梁知挑刺。

    听见樊轻夜的话,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因为他没去洗手间啊。”

    “啥?”樊轻夜愣住,终于反应过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该死!孽那个家伙……”

    居然骗他去洗手间,结果跑去找大萌萌了吧!一定是!

    “刚才他给我发短信了,让我问小知了,苏暖萌她们在哪家医院。”江阳依旧低垂着眼帘,细致的挑着鱼刺。

    旁边的梁知则低头吃着鱼肉,有些懊恼。

    她果然不擅长撒谎,被宋孽问起的时候,只能临时说了一家医院。

    想到宋孽去人民医院扑空,她心里就觉得愧疚。

    ……

    宋孽赶到人民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

    他将医院问了个遍,也没有查到苏暖萌的就诊记录。

    于是又给江阳打了个电话过去,因为沈佳歆和苏暖萌的手机都关机了,他找不到人,只能给江阳打电话,拜托他问一下梁知。

    然而,江阳却直接道:“兴许她们已经挂完水回宿舍了,估摸着也快赶过来了。”

    话落,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这边已经吃完了,轻夜带着大家已经转移战场了。他刚才好像说苏暖萌和沈佳歆已经先一步过去了,我把地址发给你,你直接过去吧。”

    宋孽收到了地址,便急忙打车往目的地赶去。

    也许是因为这两天一直有所期待,所以在关键时刻没有看见苏暖萌,他心里十分失落。

    这种惴惴不安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他总有一种,苏暖萌在故意躲他的错觉。

    可是为什么?

    k歌的地点在市中心,豪约音乐会所。这个地方可不是一般ktv能比的,据说许多歌手明星,都喜欢来这里嗨歌,因为这边隐私性比较好,设备也是全市最优质的。

    宋孽赶到的时候,九点半。

    按照樊轻夜所说的房号,宋孽推门而入。

    恰好遇上刚进去不久,还没来得及坐下的樊轻夜他们一行人。

    看见宋孽气喘吁吁的进门,樊轻夜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孽啊,你快来!佳歆给你带了东西过来。”

    一听见沈佳歆的名字,宋孽眼前一亮,赶紧穿过人群过去。

    沈佳歆适时递了两个礼品盒给宋孽,嘴角带笑:“这份是我送给学长的生日礼物,这份是大萌萌让我带给学长的。”

    带?

    宋孽沉眸,伸手接礼物之前,他先将整个包间扫了一圈。确定苏暖萌没有在这里之后,他再次皱起眉头,脸上愠怒。

    视线却在触及沈佳歆右手的礼品袋时,温和了一些。

    最终他伸手,接过了沈佳歆右手边的礼品袋,也就是方才沈佳歆说的,苏暖萌让她捎给宋孽的那份礼物。

    “她人呢?”

    “啊,大萌萌她吃了药以后有点犯困,就不来了。”

    “不……来了?”宋孽顿了顿,那双深沉的眼眸缩紧,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沈佳歆看见宋孽听了她的话后,面色如灰,一副被人抛弃的失落模样,不禁暗骂了苏暖萌两句。

    那丫头若是看见此刻的宋孽,怕是早就控制不住的将他拥入怀中了吧。

    就连她都有点想抱住宋孽,一边摸着他的头一边拍着他的后背温声安慰他呢。看着就像个无助又绝望的孩子,真是让人心疼。

    宋孽攥着礼品袋袋子的手松了松,险些脱手掉落。却在关键时候,他将袋子攥紧,随即从袋子里拿出礼品盒,双目无神的打开盒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