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49话:让你再细细品尝一下
    苏暖萌张了张嘴,最终却咬了咬唇瓣,满目失望的看着他,“亏得我还跟佳歆她们吹牛,说今晚一点能搞定你!”

    那失望的眼神,让宋孽心里像沉了一块大石头似得,压抑。

    宋孽没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毕竟他没办法正面回答苏暖萌这个问题。

    悉悉索索的爬起身,苏暖萌跳下床。

    宋孽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赤脚跳下床的她。

    “心情不好,我去洗个澡。”苏暖萌说着,朝浴室走去,却在门口顿住脚,回身对宋孽道:“那个,可以借我一件你的衬衣吗?”

    她洗澡没衣服换,晚上睡觉穿着这连衣裙也超级不舒服。

    宋孽点头,转身出门,去隔壁卧室给她拿了一件崭新的衬衣。

    都是温谡谡为他准备的,好在是准备了。

    将衬衣递给苏暖萌后,宋孽便打算退出房间了。

    毕竟,苏暖萌是要去浴室洗澡。他若是继续呆在这屋子里,听着浴室里传出来的水流声,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禽兽事情来。

    “你去哪儿?”苏暖萌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正好抓到要溜走的某人:“在这里等我一下,等我洗完澡你就可以走了。”

    她语气认真,话落就折身关上了浴室的门。

    宋孽在门口愣了许久,终究还是退回了屋里。

    从方才苏暖萌说话的语气来看,她似乎有些不开心。宋孽心里苦闷,难以言喻。

    刚坐下,隔着浴室的门便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突突跳着,喉结悄无声息的滑动,咽了口唾沫。

    浴室里的水声持续了大半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宋孽如坐针毡,浑身的血液都在涌向头顶,一张脸涨得通红。

    这是他长这么大一来,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在清醒的状态下深夜独处;更是第一次隔着一道门,全程听着一个女生洗澡的水声。

    他明明有掏出手机,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即便视线转移了,没有往浴室那边看一眼,但是宋孽的心思却全都集中在聆听上。

    手机界面上是什么东西,他都不知道。

    浴室里,苏暖萌一手拿着莲蓬漫无目的的冲洗着身体,一手凑搓揉着肌肤,总也忍不住轻声叹息。

    她没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沈佳歆的作战计划之最,湿身诱惑。

    什么叫诱惑,据说一个女人赤果果的站在一个男人面前,魅力反倒不及一个女人浑身湿透后站在一个男人面前大。

    而为了将“湿身诱惑”的功效达到顶尖,自然需要学习那些言情小说里写的那样,向男人要一件他自己的衬衣。

    若是男人穿过的,最好。

    不过以苏暖萌对宋孽的了解,他那人考虑周全,给她的衬衣肯定是崭新的。

    刚才拿到手的时候,苏暖萌还刻意翻看了一下,果然不出她所料,吊牌还在上面呢!

    宋孽真是超难攻略啊,原本苏暖萌还以为他既然也喜欢自己的话,三个月绰绰有余。谁曾想,这家伙某些时候是真的龟毛,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顾虑什么。

    洗完澡,苏暖萌将身体擦干穿上内衣,又套上了宋孽给她的衬衣。

    听了沈佳歆的话,她穿了黑色深V性感内衣,不过宋孽这衬衣质地好,套上后根本看不清内衣的颜色。

    抬眸看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苏暖萌皱了皱眉。

    她如果现在出去了,宋孽应该马上就要走了吧。

    湿身诱惑,到底要不要执行?

    就在苏暖萌踌躇之际,她抬手,漫无目的的摸上了淋浴开关。心里纠结着到底要还是不要时,被她扔在连衣裙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握着开关的手一抖,淋浴打开。

    “啊——”

    尖叫声破门而出,门外的宋孽条件反射的将手机放下起身朝浴室走去。

    丝毫不带犹豫的,伸手握住门把,他推门进去。

    让人意外的是,苏暖萌没有锁门!

    不过宋孽眼下无心细想,只是朝声源处看去。

    淋浴莲蓬的水迎头喷下,喷了苏暖萌满身。

    她吓坏了,手忙脚乱的关了水,身上的衣服却已经湿了大半了。

    宋孽顿住脚,看见苏暖萌并无大碍,因为忐忑不安而狂跳不止的心,终于落回了原位。

    只是——

    视线不自主的聚集在苏暖萌那湿透的衣服上,因为被水湿透了,衬衣紧贴着苏暖萌白皙的肌肤,细致又随意的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衣料之下,显然露出黑色的胸衣轮廓。

    宋孽的目光颤了颤,视线顺着苏暖萌颊侧滑落的水珠,沿着她修长白皙的脖颈,没入敞开的衬衣领子里。

    喉结滑动,他强烈的感受到了自己内心那奔腾着叫嚣着,快要暴走的欲望。

    苏暖萌镇静下来后,抬头看向宋孽时,正好撞上那满眼的占有欲。

    心里咯噔一下,她缩了缩脖子,竟然怂了:“对、对不起……我……”

    宋孽沉默,如一尊石像,站在那里,深眸紧锁苏暖萌。

    约莫僵持了十分钟左右,苏暖萌因为身上湿透了,有些凉,便伸手抱住了自己的手臂。

    宋孽这才动了,长臂捞过边上的浴巾,迈步朝她走去。

    浴巾轻柔的裹住了苏暖萌的身体,男人峻拔的身影站在灯下,刚好落下的阴影,笼罩着苏暖萌。

    大手扯着浴巾的一角,动作轻柔的帮她擦拭着湿漉漉的短发。垂眸看见苏暖萌脖颈上的黑色手工编织绳,宋孽下意识的顺着挂绳往下看,最终止于苏暖萌胸口那白净如雪的肌肤。

    慌乱的收回目光,他将浴巾扯了扯,把苏暖萌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弯腰伸手,将她打横抱起。

    苏暖萌根本始料未及,被他抱起的一瞬,急忙伸手勾住他的脖颈,悬空的心这才落回胸腔内。

    沐浴后,苏暖萌的身体散发着一股沐浴露的幽香,那味道交杂着苏暖萌的体香,让人迷醉。

    宋孽的自制力一向很强,樊轻夜更是戏称他就是古代的柳下惠,美人坐怀而不乱。

    可现在,他知道,樊轻夜错了。

    他根本不是什么柳下惠,否则在他抱着苏暖萌在床沿坐下的那一刻,他的小腹就不会窜起一道火了。

    苏暖萌此刻正被安置在宋孽的腿上,如此暧昧的姿势,让她心跳加速,小鹿乱撞。

    可宋孽没有妄动,只是仔细的帮她擦拭头发。

    不知过了多久,宋孽开口,声色暗哑迷人:“我去拿吹风机和干净衣服。”

    他说着,就要将苏暖萌抱起,放回床上。

    谁知尚未动作,那女孩却蓦地抬手,圈住了他的脖颈紧紧地搂住了她。

    宋孽的心脏一顿,呼吸一滞,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和空虚感,在体内乱窜,甚是矛盾。

    落在少女后背的手,下意识的抬起。他一碰她,就仿佛有一股电流,顺着指尖,击中他的心脏,一阵酥麻感。

    苏暖萌就那么紧紧的抱着她,半晌才闷声闷气的道:“我真没用……”

    真是没用,计划好的“湿身诱惑”,就这么搞砸了,还被宋孽看见方才的囧样,真糗。

    宋孽的心颤抖着,宽厚温暖的掌心,终究还是覆在了苏暖萌纤细的腰肢上:“傻丫头。”

    他喃喃,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我真的没用,说好的湿身诱惑都被我搞砸了。”苏暖萌憋不住话,亦或者说,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些话,有多恬不知耻。

    若是换了别的女人,敢对宋孽使这种小伎俩,怕是早被扔出门去了。可偏生这个人是苏暖萌,是宋孽也拿她没办法的苏暖萌。

    于是他只能小声的哄着,宽慰她:“你成功了。”

    的确成功了,虽然画面不如苏暖萌预想的那么唯美暧昧,甚至有点小狼狈。但是在宋孽看来,这种最自然状态下,湿身的苏暖萌,一脸窘迫的样子,最为迷人。

    苏暖萌咬唇,有些话终究还是顾虑着颜面没有说出口。

    比如,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么她和宋孽的现状应该是——滚床单。

    暗暗的叹了口气,苏暖萌松开了他,主动站起身。

    她拉了拉散开的浴巾,将身体裹得严实,然后扬着唇角,笑容大方的看着宋孽:“你可以走了,我自己会弄干的。”

    虽是笑着,但她眸中企图掩藏的失落却还是落在了宋孽眼里。

    腿上突然一轻,那撩人的香味忽然远去,他的心,竟空落落的,像是缺了什么一样,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抓住。

    可宋孽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若无其事的站起身。

    再三确定了苏暖萌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后,他便提步朝门外走去。

    苏暖萌站在床边,目送他走出卧室,却看见那峻拔的身影在门口顿住了。

    “宋孽……”她略有些不解,唇瓣轻启,提步打算过去问他怎么了。

    谁知那高大的身影却蓦地转过来,紧接着,宋孽迈着长腿,三步做两步的雷厉风行的朝苏暖萌扑去。

    大手一伸一捞,他将目光迷惘的苏暖萌捞到怀中,就势迫着她往后退去。

    咚——

    两道贴合的身影扑倒在柔软宽大的床上,苏暖萌一颗心怦然乱跳,撞击着胸腔,那种急促而激烈的节奏,让她大脑顿时空白。

    柔软却冰凉的薄唇,倾覆她那卸了妆后粉嫩的樱唇。

    宋孽压着她,一手握着她的肩膀,一手擒着她的下颌,迫使她打开牙关迎合他。

    舌尖颤栗,周身酥麻,苏暖萌被吻得忘乎所以,只乖巧顺从的闭着眼,伸手圈上宋孽的脖颈。

    由于她的配合,宋孽落在她下颌的手松开,改为撑在苏暖萌肩侧。他半撑起身体,以免苏暖萌被他的体重压得喘不过气来。

    落在她肩上的另一只手,则顺势下移,掐着那盈盈一握的纤腰。

    吻,炙热、汹涌,不断深入,仿佛食髓知味一般。

    苏暖萌的呼吸悉数被夺走,周身被宋孽那极其强大的占有欲包裹着,沉溺其中,并甘之如饴。

    男人原本凉薄的唇变的滚烫,估摸着苏暖萌快要呼吸不过来时,他松开她的樱桃小口,转战她修长白皙的天鹅颈。

    妖孽的一张脸,深埋在她半敞开的领口间,啃吻着苏暖萌的精致惑人的锁骨。

    这酥麻刺痛的感觉,刺激着苏暖萌的浑身的神经,她忍不住嘤咛一声,明显感觉到覆在她身上的宋孽动作一滞。

    清醒,几乎是顷刻之间。

    讳莫如深的眸子,敛去汹涌澎湃的欲望,男人抬起头,垂着眼帘目光迷离的看着身下仰躺着的少女。

    她白皙的脖颈因为他方才的啃吻,留下了一道道红印子。红白相间,分外迷人。

    深眸又是一沉,宋孽再度俯身,却只是轻柔的吻了吻苏暖萌的锁骨,然后静默无声的,起身,退开。

    苏暖萌喘着粗气,绷紧的神经蓦地松懈,她感觉自己刚才似乎打了一场恶战。

    身上的衬衣凌乱,浴巾也散开了,因为她粗且急的呼吸而起伏的胸口,一览无遗的落入宋孽的眸底。

    他微微凛眸,背过身去,抬手解开了自己衬衣上的几颗纽扣。

    热,浑身都热,像是火烧一样。

    房间里的氛围,因为刚才发生的一切,骤然质变。

    苏暖萌还瘫软在床上,她脑袋一片空白,只记得刚才那个吻,比之前任何一次酒醉的宋孽亲吻她时,还要用力、汹涌。

    心跳一时半会根本平复不下来。

    她看了一眼背过身站在床边的宋孽,宛若梦呓一般:“宋孽,你今晚……是不是喝酒了?”

    除了宋孽喝酒这个理由外,苏暖萌想不到其他能让他如此失控,主动亲吻她的理由。

    可显然,她的问题,让宋孽有些不悦。

    妖孽的容颜微变了颜色,目光沉了沉,宋孽回过身,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

    这迫人的气势,和满满的不悦感,让苏暖萌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想要坐起身。

    然而,没等苏暖萌动弹,宋孽再次欺身而下,两手精准无误的落在她脖颈两侧,整个人则半跪在床沿,以绝对盛世凌人的姿态,压制住了想要妄动的苏暖萌。

    苏暖萌不敢动了,只是一张俏脸,因为他的再次靠近而涨得通红。

    “你、你又想做什么?”

    “方才你不是问我是不是喝酒了?我若说不是,想你可能不信。”

    所以?

    “没办法,只好免为其难,让你再细细品尝一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