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50话:我很快就要脱单了
    “没办法,只好免为其难,让你再细细品尝一下。”

    宋孽说着,俯下身,那惑乱众生的俊颜随即贴近。

    眼见着就要亲上来了,苏暖萌暗暗咽了口唾沫,情不自禁的垂下眼帘。一边感受着自己强有力的心跳,一边期待着。

    直到,头顶传来少年低低的笑声。

    苏暖萌赫然睁开眼,欺压在她身上的宋孽,已然抽身退开。

    他眼神戏谑,苏暖萌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刚才是故意那么说,戏弄她呢!

    亏得她方才心里还有所期待。

    “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了。”敛了笑,宋孽以手掩唇,声色低哑。

    其实刚才,他倒是真想再欺负欺负她。

    可因为之前那个吻,屋子里的氛围太暧昧了,宋孽怕自己继续呆下去,不知道会对苏暖萌再做出些什么事情。

    转身,他长腿阔步出门去,苏暖萌下意识的坐起身,张了张嘴:“宋孽……”

    她担心他就这么走了。

    “时间不早了,今晚我就在住隔壁那间房。”宋孽似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想,这个回答,显然是想让苏暖萌宽心。

    他不会走了,苏暖萌的目的达成了。

    可是……现在宋孽留下来有什么用?虽然“湿身诱惑”发生了点意外,但是最终她也告诉他了。

    计划都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她可没有计划可实行了。

    最终也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苏暖萌轻叹了口气,有些彷徨的在床边坐下。

    既然如此,宋孽留下来似乎也没有任何意义啊,就眼下这尴尬的氛围,还不如让他离开呢。

    苏暖萌思忖着,仰头躺下,望着天花板上那盏明亮耀眼的灯,不禁回想起方才那缠绵深入的吻。

    伸手,她摸了摸自己的唇,面颊微红。

    刚才宋孽是清醒的吧,清醒的状况下,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热烈的吻她。那是不是代表,其实今晚她的作战计划,也算成功了一半了?

    揣着一丝丝狐疑,苏暖萌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安。

    一个人在房间里折腾个不停,门外站了许久的宋孽,却是没听到一丁点的动静。

    他背靠在苏暖萌房间门口的墙上,两手揣在裤兜里,一向深沉难以揣摩的目光,此刻涌动着强烈的渴望。

    渴望苏暖萌,渴望她的唇,也渴望她的身体。

    因为刚才那个吻,宋孽体内最后的防线被击溃了,他现在满心都是苏暖萌,想要她,想爱她。

    暗暗平复了许久,宋孽也没能压制住心里那强烈的念头,不由长眉轻皱,提步进了隔壁的卧室。

    反手将门带上后,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翻到了樊轻夜的号码。

    嘟——

    响了好一阵,对方才接通:“喂,孽?”

    樊轻夜的语气有些讶异,仿佛不敢相信这个点,宋孽会给他打电话似得。毕竟,他刚才可是在众目睽睽下把苏暖萌带走了,孤男寡女的,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自然会往那些方面想。

    甚至在宋孽他们离开后,樊轻夜还发起了赌约,赌的是宋孽的持久力以及他和苏暖萌两个人的关系。

    眼下凌晨近三点了,宋孽怎么这个点给他打电话的?难不成,中场休息?!

    就在樊轻夜满腹狐疑之际,电话那头的宋孽陷入了沉默。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宋孽才沉冷的开口:“我让你调查的事情,可以终止了。”

    终止了?

    樊轻夜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意思就是不再调查了?!”

    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宋孽都查了一年多了,一直以来,他只要提起这件事情,都只会催促樊轻夜,加快进程。

    而且,因为之前宋孽规定的三月之期也快到了,樊轻夜还熬夜调查,终于让他查清楚了那个写《徒儿在下》的人。

    接下来只需要找到那个女生,确切的问一下那件事情,就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宋孽要找的那个人了。

    可眼下,就快走到最后一步了,就快要揭晓谜题了,宋孽竟然……告诉他不用再继续调查下去了。

    “嗯,不用查了。”

    “为什么?是想开了?”上次樊轻夜就跟他说过,要不别查了。

    谁都看得出来,宋孽心里已经有一个苏暖萌了。再调查那个人有什么用,若是查出来了,最后说不定还会让他更苦恼。

    不如别查了。

    当时宋孽的反应是拒绝,且让他继续调查。

    可如今,他居然自己主动打电话找他,放弃调查。

    樊轻夜惊讶之余,还有点好奇:“是不是今晚,你和大萌萌发生了什么?”

    电话里,樊轻夜的语气十分暧昧。

    发生了什么。

    宋孽蓦地想起那个疯狂的吻,耳根微烫:“与你无关。”

    “诶诶孽,你这可不仗义啊!我都帮你调查那件事情这么久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你现在和大萌萌修成正果了,好歹也告诉我一声嘛。”

    樊轻夜纠缠着,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宋孽沉眸想了想,启唇:“我想,我很快就要脱单了。”

    樊轻夜:“……”也就是说,他和江阳都要有女人了,就他还单着是吧!

    扁扁嘴,樊轻夜冷哼一声:“没关系,我还有苏棠哥陪着我!”

    苏棠也没有谈恋爱,他就没什么担心的了。

    “苏棠?说不定他也快脱单了。”宋孽无情的打破了樊轻夜心里最后一丝希望。

    樊轻夜苦哈哈的,差点抹泪:“算了算了,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就让我一个人享受单身的快乐好了!”

    “对了,说正经的,你怎么会忽然想开的?”之前那么冥顽不灵,怎么讲也讲不通。

    话题转开,宋孽敛起了嘴角的笑意,举着手机走到了阳台上。

    他倚着栏杆,目光眺望远方,瞧着那一望无际的黑夜,以及黑夜里若隐若现的那点点星光:“有人说,只有放下过去,才能拿起现在和未来。”

    “将过去抓在手里太久,我累了。”

    他既然以及压抑不住自己内心对苏暖萌的那份感情,不如洒脱的放下过去,认真的迎接这份感情。

    宋孽做了最后的选择,为了将来不会伤到苏暖萌,那么他必定现在就要放弃寻找。

    约莫是宋孽这番话,话意朦胧,樊轻夜没弄明白。

    不过很快,宋孽便转移了话题:“十二月十二日,也就是下周周日,是苏暖萌的生日。”

    他只是简单的陈述了一下,电话那头的樊轻夜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放心吧,大萌萌的生日聚会也包在我身上了!”樊轻夜正拍着胸膛做保证。

    宋孽却打断了他:“你帮我安排一下,我要跟她单独过。”

    樊轻夜:“……”

    纳尼?!

    “单独过?!”

    不是吧,宋孽要给苏暖萌单独庆生?!

    “生日不是该热闹一些么,大家一起过才最热闹。你和大萌萌单独过有什么意思?”

    “我有安排,你照做就行。”宋孽的声音冷了一些,对面的樊轻夜立时禁声不敢再追问抱怨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些受苦受累的活就是他来做嘛。

    把他当免费苦力差使也就算了,竟然还不把他的计划告诉他,哼!

    “对了孽,我帮你干这些事情之前,能不能先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先答应我,你一定会如实回答我!”

    宋孽皱眉,沉默了片刻,“嗯”了一声。

    电话里樊轻夜静默了几秒,然后憋了口气,蓦地开口:“就是你今晚和大萌萌做了吗?做了几次?做了多久?!”

    因为是一鼓作气问出来的问题,所以樊轻夜为了让自己显得有底气一些,故意把分贝提高。

    关乎输赢,他当然要问!总不能真的白当苦力吧!

    然而,电话这头,正倚在栏杆上听电话的宋孽,却在听了他的话后,手一松,手机险些从掌心滑出去,掉到楼下。

    沉默了半晌,在电话里再次响起樊轻夜嘈杂追问的声音时,宋孽果决的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忙音响起,此刻站在KTV走廊上接电话的樊轻夜一脸懵逼,而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宋孽居然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艹!

    ……

    苏暖萌的房间里,她正因为兴奋,睡不着觉。此刻正坐在床沿,拿着毛巾,慢吞吞的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身上的衬衣虽然都已经湿了,但是用毛巾擦了擦,已经比刚才干一些了。贴着肌肤,凉悠悠的。

    阿嚏——

    苏暖萌猛地低头,打了个喷嚏,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敲响。

    她狐疑的抬起头,朝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而后小鹿乱撞的起身,去开门。

    这房子里,就只有她和宋孽两个人,所以门口敲门的,只会是宋孽。

    苏暖萌开门后,果然看见了那人妖孽的容颜,一时有些讶异。

    方才宋孽离开的时候,不是提醒她赶紧休息吗?她还以为今晚他不会过来了,怎么?

    宋孽见她手里拿着毛巾,一头短发还湿漉漉的,眉头不禁皱起。

    紧接着,他背负在身后的左手伸出,将叠得整齐的一件干净毛衣递到苏暖萌面前:“换上。”

    苏暖萌接过,隐约嗅到衬衣上有一点薰衣草洗衣液的香味:“不是新的?”

    她显然有些讶异,心里也暗喜。

    宋孽抬手,尴尬的摸了摸鼻梁:“我妈似乎只备了一件新的,这件我只穿过一次,如果你介意的话,那我再去找一下。”

    他说着,就要转身。

    苏暖萌却先一步,伸手拽住了他的手腕。

    宋孽愣了愣,回身看向她。而就在此时,苏暖萌踮起脚尖,俏脸凑了过去。

    在少年回眸的刹那,她柔软的唇瓣,轻轻贴上了他那两片薄唇。

    这是第二次,苏暖萌像这样,踮起脚尖来吻他。

    第一次是《君如故》排练室外面,她亲吻的,是他的嘴角。

    这一次,她亲吻的,是他的嘴唇。

    依旧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却如微风拂过宋孽的心湖,泛起涟漪。

    宋孽没动,苏暖萌在他唇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退开,脚跟着地。

    “穿过的最好,我喜欢穿你穿过的。”因为总觉得像是被宋孽拥抱着一样。

    这话,苏暖萌几乎是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

    说完以后,她恨不得伸手抽自己一嘴巴子。

    完蛋!她这样说,宋孽会不会觉得她是个变态的!

    然而,那人却根本无暇去想这些,只是被苏暖萌的话撩得,心狂跳不止。

    “那什么……刚才这一下,就当是我还你的。我可不是因为想亲你的才亲你的,我只是不想欠你!”苏暖萌抿抿唇,抱着干净的衬衣转身便逃也似的回屋,并反手关上了房门。

    嘭地一声,房门重重关上了。

    还站在苏暖萌门前的宋孽,这才醒过神来。

    他的目光迷离,盯着那紧闭的房门看了许久,才后知后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

    嘴角不觉间扬起,笑意暗浮,他那双深沉冷锐的眸,尽显温柔。

    其实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拽住苏暖萌,加深那个吻。

    毕竟,如果她真的只是想还刚才他赋予她的那个吻,至少应该和他一样,深吻才是。这蜻蜓点水的一吻,根本算不上还。

    不知道在苏暖萌的房前站了多久,宋孽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原本还有些困意的,眼下却因为苏暖萌方才的举动,他睡意全无。

    起身,宋孽又拉开了衣柜,在衣柜里翻找。

    找到了最后一格时,他才看见里面叠放的全部都是崭新的衬衣。

    以宋孽对温谡谡的了解,就知道她肯定不会只为他准备一件新衬衣的。现在找到了新的,宋孽伸手拿了一件,正打算给苏暖萌送过去。

    可是走了两步,他却忽然停下了。

    因为他想起方才苏暖萌说的话。

    她喜欢他穿过的。

    思忖着,宋孽忍不住勾唇,将衬衣放回了衣柜里。转身回到床上躺下,他两手枕在脑后,曲着一条腿,就那么安静的望着天花板的灯。

    脑子里下意识的就想起了在浴室里的那一幕,因为衬衣被淋湿,苏暖萌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

    他只要一想起,就忍不住欲火丛生。

    该死的!

    宋孽翻身坐起,烦躁的扯开了自己的衣领,下床去了浴室。

    他准备洗个冷水澡。

    宋孽一宿没睡,一个晚上,洗了五次冷水澡,每次从浴室里出来,便坐在书桌前看书。桌上放的那三本枯燥无聊的文学书籍,他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却还是忍不住走神,去想苏暖萌。

    每次一想,就不得不再回到浴室里,继续泡冷水澡。

    宋孽长这么大,还从未受过此等折磨,简直比旁人那刀子扎在他身上还要磨人。

    ……

    翌日清晨,天尚未大亮,苏暖萌就醒了。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睡安稳,整夜都在做梦,梦里的场景就是宋孽将她扑倒在床上,气势汹汹的深吻那一幕。

    她清楚的记得,宋孽还啃吻了她的脖颈和锁骨。

    以至于苏暖萌醒来后,去洗手间洗漱的时候,还不忘对着镜子,拉开衬衣领子,一阵查看。

    查看过后,苏暖萌呆住了。

    她的右边脖颈上,有一片红紫的淤青,锁骨也有同样的。这种淤青若是出现在身上别的地方,旁人倒也只会认为是磕碰伤着了。可偏生是脖颈上……

    这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苏暖萌窘迫的鞠了一捧水,浇在脸上。

    洗漱完,她拿热毛巾敷了一下自己的脖颈。

    那吻痕淡了一点点,可还是很显眼。

    没办法了,只好趁着天还没大亮,赶紧回宿舍,找一件高领的毛衣套上。

    思及此,苏暖萌换上了自己的连衣裙,因为怕外面冷,所以她连宋孽的西服外套也披上了。

    房间的门隔音效果很好,苏暖萌出了卧室,朝宋孽睡的房间看了一眼。

    房门紧闭着,里面似乎也没有动静,想必是还没有起床。

    本打算直接离开的苏暖萌,转了步子,又去了厨房。

    她从冰箱里拿出了食材,做了早餐,然后轻手轻脚的放在了客厅的餐桌上。收拾完一切,外面的天已经开始泛白了。

    苏暖萌不敢再逗留,在玄关处换了鞋,便麻溜出门了。

    大门带上的时候,宋孽房间里手机响了。

    他睁眼,刚刚才平复了心境,有了些睡意,却又再次被吵醒了。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温谡谡打来的。

    再看时间,还不到七点。

    “喂,妈……”

    “儿子啊,你今天回来吗?”

    虽然之前宋孽告诉温谡谡,今年不用为他准备生日宴会,因为今年他要和朋友们一起过。但是温谡谡昨天打电话问了江阳,知道宋孽和他们聚会是在昨天晚上。

    今天才是宋孽真正的生日,她当然还是揣着一丝丝希望的,希望儿子能回家过生日。

    “不然你把你的朋友们请到家里聚一聚吧。”

    “不用了,已经聚过了。”

    “那你回家吧,怎么说你生日,我们也该去老宅一趟。你爷爷上回说许久没见你了,让你得空过去。”温谡谡话音一转,便顺势将上次宋老爷子交代的事情,告诉了宋孽。

    本想着今天补觉的,但老妈都已经开口了,宋孽自然不好推辞。

    如果不回老宅去过这个生日,回头老爷子不知道又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伤害温谡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