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64话:三月之期到了
    当少女抬头时,苏暖萌看清了她的脸。

    自然,少女也看见了苏暖萌。

    眸中划过讶异,屈婉言收回视线,仿佛不曾看见过苏暖萌似得,只是眉目柔情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师傅……”

    她眼中浮着泪花,轻唤他一声,便伸手,猝不及防的拥抱了宋孽一下。

    男人愣住,眉宇间浮起不耐,却从前面不远停放的那辆车的后视镜,看见了身后不远处的苏暖萌。

    心脏骤然一空,宋孽浑身僵住了。

    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面那辆车的后视镜,锁定镜中映射的那人身影。

    心狠抽,原本打算推开屈婉言的手握拳。

    这种情况下,他本该回抱住屈婉言,这样一来,也许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可是,他没有。

    似乎除了苏暖萌,他没有力气拥抱任何人。

    屈婉言没有得到回应,却还是固执的拥抱了宋孽许久。

    其实说久,也就三五分钟。

    可是在苏暖萌看来,却有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有那么一刹,她想冲过去,将那个女人从宋孽身边推开。

    可是想要挪动双脚的瞬间,苏暖萌才意识到,自己的脚步有多沉重,像是被灌了铅似得,沉重得根本迈不开腿。

    “放手。”男音刻意压低,带着警告。

    屈婉言浑身不由一颤,却是乖乖松开了他。

    抬头,盈盈水眸看着宋孽:“那么,再见了,师傅。”

    少女说完,转身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她的不舍、依恋、无奈,悉数落入了苏暖萌眼里。心像是被人拿到捅了一下,鲜血喷张,很疼很疼。

    可即便再疼,苏暖萌也没有表现出来。

    她目送屈婉言走远,视线落回了背对着她的宋孽身上。

    男人一直盯着后视镜里的苏暖萌,可在苏暖萌看来,他却一直在注视着逐渐远去的屈婉言。

    心里的酸涩感更甚,可她却死死地咬住唇角,没动。

    宋孽先回身,佯装是想上楼而不经意间瞥见的苏暖萌。

    视线随之挪过去,不偏不倚,恰巧与苏暖萌悲恸的双眸对上。

    眸中划过惊愕,宋孽看着她,面容不自觉就柔和了些。

    半个月没看见她了,看她似乎长了一点肉,他提着的心总算落回了原位。

    不远处的苏暖萌终于动了,她迈步徐徐朝他走来,轻咬着的唇角松开,卖力的扯起一抹笑,眉眼努力弯了弯。

    那强颜欢笑的模样,刺疼了宋孽的眼。

    他略恍惚,回神时,苏暖萌已经含着笑,来到了他跟前。

    娇俏的小丫头在他跟前站定,嘴角的笑略苦涩,却还是吸了口气,笑盈盈的问他:“惊不惊喜?”

    苏暖萌想,宋孽约莫没有想到她会过来吧。

    毕竟消息是梁知打探来的。

    如果不是梁知,她至今还不知道宋孽在什么地方。

    其实三江梨园之前苏暖萌就来过,刚下车第一时间就是往这里赶。

    可惜她当时过来的时候,这里没人。

    显然,宋孽应该是晚上才过来的。

    只是这大晚上的,他和一个女人单独出现在这里,是做什么?

    宋孽冷脸,没有吭声。

    内心是惊喜的,即便他早就知道苏暖萌会过来,但是看见她的时候,心里那股喜悦的感觉,却骗不得人。

    沉默蔓延,苏暖萌等了将近三分钟,也没有等到宋孽开口。

    她闭眼,暗暗压下自己内心的悲恸,再次睁眼时,目光平静的看向宋孽,问道:“刚才那个女生,我好像见过。”

    “她似乎是屈旻阳的妹妹。”

    苏暖萌刚才就认出来了,那少女是之前在列车上,坐在屈旻阳身边的女孩子。

    后来听沈佳歆说,那女生是屈旻阳的妹妹。

    当时苏暖萌丝毫没有在意,只觉得那是不相干的人。

    可是今晚她所看到的的一切,却让她心里懊悔。

    早知道,就多了解一下屈旻阳那个妹妹的。为什么她会和宋孽认识的?

    满腹的狐疑,等着宋孽开口解答。

    然而那男人确实音色沉冷的道:“是,叫屈婉言。”

    “那你们刚才在说什么?”理智告诉苏暖萌,不要去问这些问题。

    男人最讨厌多疑的女人了,质问一个很可能刚做了坏事的男人,是最愚蠢的做法。

    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只一门心思的想要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没什么,与你无关。”依旧冷淡的语气,字眼生硬陌生。

    苏暖萌愣住了,心被扎了无数刀,很疼。

    她强忍着痛楚扯起嘴角的模样,却让宋孽更疼。

    他皱眉,揣在裤兜里的手握拳,极力的克制着想要将她拥入怀中温声宽慰的冲动。

    “宋孽……三月之期到了。”苏暖萌再次开口,唇瓣在轻微的颤抖。

    她就是想提醒他,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过了十二点,三月之期就到头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应该彻彻底底的弄个明白了。

    心骤然缩紧,宋孽屏息,妖孽的容颜略暗沉,深邃如海的眸闪烁了一下,眸光忽然坚定:“其实我也正想找你。”

    他的声音依旧冷沉,不带丝毫的情绪。

    可是听到他这话,苏暖萌的心提起,双目含光紧紧的盯着他。

    果然是他最近一直在忙,所以才会没有联系自己。

    今天一定是恰巧忙完了。

    “抱歉苏暖萌,我拒绝。”

    拒绝……

    什么意思?

    苏暖萌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脚步踉跄的往后退了退,险些没能站稳。

    看见她身子摇晃的一刹,宋孽揣在兜里的手差点抽了出来。

    不过苏暖萌却站稳了,看她真的站稳了,宋孽的手才重新攥成拳头:“这三个月来,谢谢你一直锲而不舍。”

    “不过很抱歉。”

    很抱歉,我拒绝。

    明明宋孽没有说一句“我不喜欢你,不爱你,不要你”。

    但偏生他婉拒的字眼,更让苏暖萌伤心。

    她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

    摇着头,苏暖萌又往后退了半步,才抬头,满目隐忍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失忆了?”

    “你忘了吗?我生日那晚,就是12日那天晚上……”

    他明明说过了,明明表白了不是么!

    苏暖萌哽咽,话难以说出口,但却上前两步,伸手抓住了宋孽的衣袖:“孽,你告诉我,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在做噩梦是不是?”

    她说着,腾出手掐了掐自己的脸颊、手臂、大腿,面色惊慌,瞪大眼眨也不眨,但眼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珠帘一般,一颗一颗不停的往下掉。

    “一定是梦!我要醒过来,我要醒过来……”

    苏暖萌像是魔怔了一般,不停的掐着自己。

    那模样看得宋孽眉头紧蹙,大手终是从裤兜里抽了出来,一把抓住了苏暖萌掐着她自己的右手。

    他紧抿唇,不言不语,只是用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看着她。

    沉默对于眼下的苏暖萌而言,只会让她更加的不安。

    她抽出自己的手,低头仓皇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对,我有证据的!”

    证据?

    宋孽垂眸,视线落在她的手机上,只见苏暖萌解锁操作失误三次后终于解开了手机锁,翻找出一段录音。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爱谁?”

    “你。”

    “我是谁?”

    “宋孽爱苏暖萌。”

    ……

    清晰的男女声音,陆续传到了宋孽耳里。

    他的瞳孔蓦然缩紧,面上却还一派镇定。

    这是……那天他向苏暖萌表白的时候,这丫头……

    难怪当时要让他再说一遍了,原来是为了录音。

    宋孽暗暗失笑,更觉得苏暖萌可爱。

    但此刻,他却只能绷着脸,敛起眸中那一丝丝笑意,沉眸冷道:“那天我喝了酒,你知道的。”

    苏暖萌呆,举着手机愣在原地。

    只听宋孽那暗沉的嗓音接着道:“酒后胡言而已,不能当真。”

    苏暖萌笑了。

    嘲弄的笑,亦或者说自嘲的笑。

    她眼中闪着泪光,又一滴泪顺着脸颊凝在下巴处,结成了晶莹的泪珠。

    宋孽的视线便落在那第凝结未落的眼泪上,因为不敢去看苏暖萌的眼睛。

    “酒后胡言而已?不能当真?”苏暖萌嗤笑,紧接着笑声越发敞亮:“我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的……”

    她喃喃着,举着手机的手徐徐垂下,“每次都是喝醉,每次都是。”

    “第一次你喝醉,在操场旁边那颗老榕树下,你吻了我,你说……你喜欢我。”

    苏暖萌垂下眼帘,却倔强的扬着下颌没有低头:“你说如果你酒醒以后,告诉我,你说的那些只是酒后胡言……”

    “让我一定不要相信。”

    “我只要记住,记住你当时对我说的……都是你不敢面对和承认的事实。”

    苏暖萌咬唇,笑着笑着,眼泪更汹涌了。

    她往后退去,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方才抬头,视线朦胧的看着对面的宋孽:“你问我,愿不愿意做你女朋友……”

    那是宋孽醉酒后,第一次向她表白。

    时至今日,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苏暖萌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敢忘,更舍不得忘。

    宋孽听得震惊不已,晃了晃心神,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苏暖萌会忽然宣布,要追求自己。

    原来……先开口的人,是他。

    是他撩拨了她,结果却忘记了。

    “第二次。”苏暖萌接着开口,眼泪已经彻底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看不清宋孽的脸,连他的身影都歪曲扭八的,“你喝醉了酒,对屈旻阳说,我是你的,谁也不许碰。”

    想起当时的情景,苏暖萌心头一阵甜,笑意深了几分:“你问我,你有没有跟我说过,你喜欢我。”

    苏暖萌抿了抿嘴角,吸了吸鼻子。

    她记得自己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宋孽以为他不曾说过,便一本正经的开口。

    他说,我喜欢你,好喜欢你。

    “你知道我当时跟你说什么了吗?”苏暖萌微张樱唇,抽了口气,唇瓣轻颤着,她抬起手扯着衣袖,抹了一把泪:“我说你要是一直都醉着,多好……”

    话落,她自己已经泣不成声,再也控制不住似得,呜咽着,抽着凉气,浑身都在颤抖。

    苏暖萌哭了,罕见的,哭得像个泪人儿。

    宋孽张了张嘴,抽出的手微伸,想要拉她到怀里,温声哄着。

    却还是克制住了,沉默的看着哭得像个孩子似得苏暖萌,半天憋出三个字来。

    “对不起。”

    对不起萌萌,让你掉了这么多眼泪;

    对不起,先招惹了你;

    对不起,今天必须狠下心。

    苏暖萌嗤笑,又哭又笑的样子,绅士疯癫:“宋孽,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艰难的吸了口气,只觉得胸腔一阵抽疼。

    眼泪止住了,苏暖萌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双哭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宋孽:“是不是你家里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这些都是小说里常有的桥段不是吗?恰巧宋孽的家庭背景,也不同于寻常人。

    也许豪门长辈们真的存着那种门当户对的心思,所以不支持她和宋孽在一起也不一定。

    苏暖萌竭尽全力的寻找理由,只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能接受宋孽回无缘无故的,对她这么狠心。

    “我可以陪你一起承担压力,一起获得你家里人的认可,我们……”

    “苏暖萌,你电视剧看多了。”男人沉声开口。

    苏暖萌蓦地闭了嘴,眼含不解的看向宋孽。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三月之期也到了。如果你接受不了现在这个结果,还不肯死心,要继续等下去也不是不可。”宋孽接着道,看着她时,目光疏离:“也许,我是说也许。某一天我会被你打动,改变主意,跟你在一起也不一定。”

    那语气轻挑嘲弄,苏暖萌听了,心里腾然升起一股怒意。

    与之前的冷漠、无动于衷相比,此时此刻的宋孽更加让苏暖萌寒心。

    他话落的一刹,她上前扬手,响亮的一巴掌打在了男人漂亮的脸上。

    啪——

    有什么东西,随着那一巴掌碎掉了。

    苏暖萌握拳,满目怒意:“你说的对,三月之期已经到了。”

    “既然追不上,那我放弃。”女音比方才清冷、坚定。

    宋孽心颤了一下,面色不改,没说话。

    苏暖萌当着他的面举起右手,竖起三根手指发誓:“从今往后,我苏暖萌绝对不会再追你半步!”

    “还有,麻烦你也千万记住今晚说过的话,别后悔!”

    她咬牙,转身走了两步,站住脚,心死如灰的道:“谁后悔谁就是猪。”

    听起来像是很孩子气的话,但宋孽知道,苏暖萌是认真的。

    她走了,头也不回,徐徐离去。

    那背影颓废、瘦小,步子还有些踉跄,宋孽差一点就追上去了。

    可是看见苏暖萌颤抖的双肩时,他打消了念头,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疼意袭上心头,连轻呼一口气,宋孽都觉得抽疼。

    一直岿然不动的身体瞬间垮了下来,他满脸落寞的站在原地,一身的冷意被惆怅感替代。

    江阳和樊轻夜下楼来时,就看见宋孽身体摇晃了一下。

    要不是江阳急忙上去扶了他一把,宋孽必定会摔倒。

    其实刚才他们一直在楼道口没敢出来,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是最后苏暖萌说的那几句话,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似得,刻意拔高了分贝,所以江阳和樊轻夜都听见了。

    “还好吗?”江阳沉眸,眉头微皱。

    樊轻夜却是敢怒不敢言,他真不明白,宋孽到底为什么对大萌萌这么狠!

    “轻夜,你跟着她,直到她安全回到宿舍为止。”宋孽担心苏暖萌,她现在这状态,他怕出事。

    樊轻夜没有多问,提步就去追苏暖萌了。

    宋孽的意思他懂,悄悄跟着,不能被苏暖萌发现了。

    眼看樊轻夜跑远了,江阳才开口:“苏暖萌这次,是真伤心了。”

    宋孽没说话,只是推开了他搀扶的手,提步走到旁边,从兜里摸出手机,翻到了宋家老宅的号码。

    嘟——

    电话响了一声,对方便接了。

    “喂?”接电话的是宋老爷子,那沧桑浑厚的声音,宋孽一听就听出来了。

    眉目略沉,他薄唇动了动:“我跟苏暖萌已经分开了。”

    电话那头的宋老爷子显然惊了惊,紧接着就听见宋孽继续道:“我会遵守约定,但我想稍微更改一下约定的内容。”

    男音沉冷,捎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宋老爷子沉默了片刻,“说来听听。”

    上次宋孽和苏暖萌分开后,的确回了老宅。因为老宅那边来消息,说老爷子病了。

    他回去探望,没想到老爷子是装病,把他引了回去,关了起来。

    手机被没收,也是直到今天宋孽才重新拿到的手机。

    关了近半个月的时间,老爷子软硬兼施,逼着宋孽跟他做了约定。

    老爷子要他乖乖跟苏暖萌分开,和樊轻水在一起;否则便以苏暖萌的未来以及苏暖萌一家人的未来威胁他。

    宋孽没有直接答应,但是承诺了会考虑。

    宋家人一向言出必行,老爷子这才放了他。

    原本今天宋孽就因为如何跟苏暖萌斩断关系而烦闷,没想到樊轻夜和江阳却带着屈婉言来找他。

    那女人自称是《师傅在上》的原作者,也就是当初在《刀剑江湖》里,跟宋孽有过师徒情分的那个人。

    那个……他寻找了很久的人。

    虽然一切都是巧合,但这巧合却让宋孽找到了最简单最快捷,能让他和苏暖萌断绝关系的方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