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65话:猪总比单身狗强
    眼下看来,他的计划,成功了。

    至少苏暖萌知难而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答应您,接下来的两年会试着跟樊轻水好好相处,培养感情。”宋孽开口,他背后的江阳显然一愣,眸中闪过错愕。

    电话那头的宋老爷子心下一喜,却又沉声问:“条件呢?”

    宋孽眯眸,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如果两年后,我对苏暖萌的心意依旧没变,您不能再以任何理由,任何手段阻止我跟她在一起。”

    这翻话,宋孽说得十分郑重。

    从他的语气中,江阳听出了决绝。

    提着的心放下,眼中的错愕也褪去,江阳勾了勾唇角,笑了。

    他真是傻了,居然会担心宋孽应对不了宋家老爷子,真的束手就擒,就此妥协和樊轻水在一起。

    宋孽怎么可能会束手就擒,就凭他对苏暖萌那疯狂偏执的情意,他也绝对不可能就此妥协。

    电话那头,宋家老爷子再次陷入沉默。

    显然,这件事情他需要慎重的思考一下。

    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大都坚信,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两年的时候,以樊轻水的资质,老爷子倒也是有信心宋孽能爱上她。

    “要我答应你的条件也可以,这两年的时间里,你不能跟那个叫苏暖萌的女生,私下里有任何来往。否则,必须立马跟轻水领证结婚!”

    这附加的条件,对宋孽来说,可谓难上加难。

    可是他没有其他的办法:“一言为定。”

    老爷子应了一声后,宋孽接着道:“通话我已经录音了。”

    宋老爷子:“……”

    宋孽接着道:“对了爷爷,我忘了告诉您。我报名参军了,已经通过了,过两天就会去部队报道。”

    电话里蓦地响起“嘭”的一声,宋孽猜想,应该是老爷子气得把手里的龙头拐摔在地上了。

    “您别气,两年后我就退役。”话落,宋孽挂断了电话。

    但手机挪开的一刹,他还是听见了电话那头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响声。

    不知道老爷子又把什么东西给砸了。

    电话挂断后,身后传来掌声。

    宋孽回眸,目光幽深的看了江阳一眼。

    江阳拍手的动作这才顿住,转而扬唇:“厉害!”

    宋孽这招棋,下得漂亮。

    不仅用约定骗得老爷子妥协了,还将他对老爷子的约定化为了乌有。

    去部队服役两年,部队里规矩多,要求严。这两年里,樊轻水要想见上宋孽一面,怕是都难了。

    还培养狗屁感情!

    不过江阳还有些疑虑:“为什么要约定两年?两年的时间不短。”

    宋孽眼下把苏暖萌伤成了这样,接下来两年还不能跟她私下来往,感情还怎么维持下去?

    “太弱了。”宋孽沉吟,转身往楼里去。

    江阳跟上,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无力跟爷爷抗衡。脱离了宋家,我便什么也不是。”

    所以宋孽打算花两年的时间,让自己即便离开了宋家,也能在东华市甚至东华省站稳脚。

    只有他强大了,才有力量和老爷子抗衡。

    “老爷子以萌萌一家相要挟,我只能退让。”宋孽皱眉,思及此,就不忍想要骂一骂宋煜。

    当年老爷子也是用这招对付宋煜的,以温谡谡的人生作为要挟。可谁知宋煜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脱离宋家后混得风生水起。

    况且,只是保护一个温谡谡,宋煜根本不用费太大的力气。

    于是乎,现在老爷子学聪明了。不再以当事人一个人作为筹码,直接连苏暖萌他们一家人都牵扯进来了。

    关乎苏暖萌一家子的未来,宋孽不敢赌。

    他只能稍作妥协,退一步,再稳中求胜。

    跟苏暖萌之间做个了结,是必定的。

    “那你也可以跟苏暖萌说清楚。她看上去是个明事理的,想必也愿意跟你一起承担。就算承担不了,但我相信她一定会耐着性子继续等你。”

    江阳难得帮苏暖萌说了回好话。

    他说的这些,宋孽都明白。

    苏暖萌是什么样的性子,他最了解了。

    毕竟是他选中的女人,若要她陪他承担,或是继续等待,她必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但是,宋孽舍不得。

    “同甘共苦,有益于增进感情。”

    此时,宋孽和江阳已经回到屋里。

    前者拉开冰箱,拿了瓶水。

    喝了一口后,才徐徐道:“我的女人,不需要与我共苦。只需等着陪我同甘即可。”

    他的语气沉冷却认真。

    江阳听了,若有所思。

    “至于等。”宋孽微微皱眉,转身也给江阳拿了一瓶水:“我已经让她等了足足三个月了。萌萌才十八岁,她这个年纪,不该只在等待中度日。”

    他话落,拧开瓶盖,又喝了一口水。

    之所以没有开口让苏暖萌等,是因为他期望这两年,她能为自己而活。

    “那你就不怕这漫长的两年里,她被别人拐跑了?”江阳打趣道:“到底是公认的校花,一旦脱离你的魔爪,不知多少人眼巴巴的望着。”

    宋孽却是挑眉,似笑非笑:“拐跑又如何?从小到大,你可曾见我输给过谁?”

    被拐跑了,抢回来便是!

    “可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刚才苏暖萌离开的时候说了。你要后悔了倒追她,你就是……”猪。

    “我从没说过不爱她,自然没有后悔一说。”宋孽眸中闪过狡黠,低下眉眼,似是想到了方才苏暖萌孩子气的发的那个誓,他勾起唇角:“至于倒追……没办法,猪总比单身狗强。”

    只要苏暖萌愿意,他当一回猪又如何。

    ……

    六神无主的走出了三江梨园,门口的保安看见她出来,友好的打了声招呼。

    “小姑娘,这么快就回去了?男朋友不在吗?”

    保安大叔的话,苏暖萌没有回。

    她只是在听见“男朋友”这三个字时,艰难的掀起眼帘,朝保安看了一眼。

    保安大叔隔得不远,自然看见了苏暖萌那双红彤彤的眼睛。

    脸上的笑意僵住,保安大叔隐约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讪讪的将脑袋从窗口缩了回去。

    苏暖萌抿唇,半晌才启唇:“不好意思大叔,我单身。”

    保安大叔:“……”看来是分手了,唉,现在的年轻人。

    这话,苏暖萌也不知道是说给保安大叔听的,还是用来提醒自己的。

    话说完,她便提步,沿着街边的人行道,徐徐往东华大学的方向走。

    她一路精神恍惚,心空荡荡的,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走路的样子看上去,随时像要摔跤一样,这让不远不近跟着樊轻夜提心吊胆的。

    不过好在,苏暖萌即便心不在焉,但回去的路却还是找对了。

    只是一路上不少路人看向她,甚至还有独身男性站在路边目送她。

    这个时候,樊轻夜就会走上去,给予警告的眼神。

    他的警告是无声的,以至于一直到苏暖萌进了东华大学的校门,也没有发现尾随她而来的樊轻夜。

    进了学校,樊轻夜便又稍微落远一些,毕竟他和苏暖萌在学校也都算是知名人物了。

    靠的太近,保不准会暴露自己的跟踪尾随的意图。

    苏暖萌回到了学校后,并没有急着回宿舍。

    她从宿舍前的小道经过,往操场的方向去。

    夜晚的操场,一眼望去,一片墨色。学校有部分同学已经考试结束离校了,就算留下的,也大都在准备期末考。所以以往那些来操场夜跑、约会的人,今儿都没见影。

    偌大的操场,苏暖萌只看见零星三四个人,要么戴着耳机围着操场转圈,要么抱着书在路灯下的长椅坐着看书。

    苏暖萌绕着操场走了一圈,便轻车熟路的去了那株老榕树下。

    她绕着老榕树转悠了两圈,随后在之前宋孽靠坐的地方坐下,随手捻起了地上的一片叶子。

    想当初,她就是在这里遇见宋孽的。

    第一次亲吻,也是在这里。

    这个地方,这棵树,无疑都被苏暖萌当成了一种寄托。

    她一直自负的认为,三个月的时间,自己一定能拿下宋孽。现实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得她心寸寸生疼。

    苏暖萌不明白,既然宋孽的答案是拒绝,当初为何要跟她说那些?

    是当初爱,现在不爱了吗?

    深深吸了口气,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手肘撑在膝盖上,没发出一点声响。

    樊轻夜就在不远处那棵树后,见苏暖萌靠坐着那棵树许久没动,下意识的摸出手机。

    他正打算跟宋孽汇报一下现状,不曾想,那人却先发了短信过来。

    孽:人平安送回去了吗?

    樊轻夜看了看不远处的苏暖萌,如实报告:还没,在操场旁边那棵榕树下坐着没动。

    孽:好,让她静一静。

    宋孽还嘱咐樊轻夜先不要离开,一定要等到苏暖萌回了宿舍才可以走人。

    于是樊轻夜蹲在一棵树后近一小时,还好是冬天,否则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被蚊虫抬走。

    晚上近十一点了,苏暖萌才回了宿舍。

    看见她的身影消失在公寓门口,樊轻夜才暗暗松了口气,转身打算回去了。

    谁知没走两步,便被刚从公寓大门出来的梁知看见:“夜哥哥!”

    柔柔的女音唤着,梁知已经小跑着去追他。

    本来她应该早几分钟出来的,不过刚才在楼道遇见苏暖萌了,见她状态不好就关心了一下。

    苏暖萌却是笑着让她先忙。

    梁知的确有事情要忙,便让她先回宿舍,晚点回来了再聊。

    出门看见樊轻夜转身的背影,她想也没想便追上去了。

    樊轻夜回身看见是她,暗暗松了口气:“小知了啊,什么事?”

    只要不是苏暖萌,他完全无压力。

    梁知歇了口气,才开口:“夜哥哥,你知道江阳在哪儿吗?”

    自从江阳回了短信暴露了宋孽的行踪后,就没再回复梁知的消息了。

    然而今晚,梁知找他有比较重要的事情。

    其实不用想,樊轻夜也猜到了梁知是打听江阳行踪的。毕竟,梁知也不可能去关心宋孽不是。

    “他啊,和孽在一起,你找他有事吗?”

    一听江阳和宋孽在一起,再加上方才碰见苏暖萌时,她状况不太对,梁知暗暗揣测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

    唇瓣动了动,她本想跟樊轻夜打听一下的。

    但是包里的手机蓦地响了,梁知只好尴尬的笑笑,跟樊轻夜道了别,边往学校外走边接通电话。

    “爸……我已经出来了。”

    梁知渐行渐远,樊轻夜只听见这么一句。

    伸手挠了挠后脑勺,他转身从另一个门出去,打算回三江梨园,去和宋孽他们会合。

    ……

    市中心芳华酒楼,宋氏集团名下的凰远科技公司,今晚的年会就是在这个地方举行的。

    沈佳歆一身红裙出现在大众面前时,惊艳了不少会场上的男性。

    再加上她又是一向与女性保持距离的苏棠的舞伴,当下引得不少男女同事好奇张望。

    这种跟苏棠站在一起,被人瞩目,被人谈论的感觉,沈佳歆也不觉得厌烦。

    年会要持续到十一点半才结束,而整个期间,苏棠几乎都在和领导交涉。沈佳歆独自坐在角落,吃吃点心,喝喝饮料,很是清闲。

    说是舞会,但实际上却至今没有开舞。

    据说是要年会接近尾声的时候,收尾时才会开舞。

    于是沈佳歆便百无聊赖的坐在角落里,目光盈盈的追随着人群中往往来来的苏棠。

    她满心满眼里都是他,俊挺伟岸的身形,浓密修长的眉,单薄性感的唇。

    沈佳歆最喜欢看苏棠笑,他笑起来十分温柔,她会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

    苏棠辗转归来时,恰好对上沈佳歆痴迷的目光:“抱歉,怠慢你了。”

    因为是苏暖萌的朋友,而且沈佳歆还是来帮忙的。把她独自丢在这角落里这么久,苏棠心下确实有些愧疚。

    沈佳歆却是慌忙敛起眸中的痴色,站起身:“没有的事,苏棠哥你太见外了。”

    是啊,太见外了。

    礼貌过头,让她觉得很生疏。虽然苏棠很温柔,但是这份温柔,却让她有距离感。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苏棠公司的一位女同事大着胆子,端着酒杯过来。

    “苏棠,这位小姐是?”女同事模样不错,但是和沈佳歆比起来,则稍逊一筹。

    她的问题,让沈佳歆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几乎下意识的,她也转头看着苏棠,满怀期待的等着他回答那个女同事的问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