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81话:缘木求鱼
    当初他决定隐瞒梁知,也是因为知晓她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可能会结束。

    果然,他猜对了。

    梁知在知晓真相后,真的做出了选择。而她的选择,是舍弃他。

    江阳垂首,嘴角勾起苦涩的笑意。

    “其实我根本就不在意那些,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男人低沉的嗓音,温吞说着,“就算你爸和我妈要结婚,也依旧改变不了我爱你的事实,小知了……”

    他试图劝说梁知,让她能迈过心里那道坎,跟他在一起。

    可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女人无力的摇头,神情决绝:“抱歉……”

    “我做不到。”

    做不到跟自己即将变成“哥哥”的人交往,做不到让父亲为难,更做不到让父亲忍受世人异样的目光。

    她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亲人的痛苦上,她做不到。

    “江阳哥哥……放手吧。”柔唇颤抖着,她抬眸,满眼的决绝。

    放手吧……

    多么简单的三个字,轻易就能脱口而出,可江阳却难以回答一个“好”字。

    女孩的眼睫上还卷着泪,双眼通红,神情痛苦。

    他实在见不得她这般痛苦。

    沉默了良久,江阳狠狠咬着的牙关,终于慢慢松开:“你确定?真的……要我放手?”

    梁知哽咽,沉默着猛点头。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哭出声。

    “好……”男人松开她,神色落寞,却又无可奈何。

    梁知虽然看上去柔弱,但是她自己心里一旦做了决定,谁也别想妄图改变她的想法。

    江阳很了解她,如果一直僵持下去,结果无非是鱼死网破,两败俱伤。

    他攥紧拳头,努力的压下心头的悲凉,徐徐开口:“我答应你……我们分手。”

    “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不会让你为难。所以,小知了……你不用逃到国外去。”

    这也是江阳妥协的另一个原因,他不想把梁知逼到国外去,不想她躲着自己。

    然而梁知却是摇头。

    听到江阳妥协了,放弃了,她心里的大石头本该落下了。可是此刻她却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泣不成声,只知道拼命的摇头。

    “小知了……”

    “对不起江阳哥哥……”梁知打断他的话,哽咽着,拼命的吸着气:“我已经决定了,F国我是一定要去的。”

    她还是要逃,不是逃避江阳,只是想逃离这个伤心之地。

    最重要的是,她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放下这段感情。

    这段不该开始的感情。

    留在国内,继续和江阳朝夕相处,梁知实在对自己的忍耐力没有信心。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跟他旧情复燃,怕自己会有一天不再去顾及大局,不再去顾及父亲和家族的颜面。

    所以,F国她是必定要去的。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这次过去,并不是一时兴起,我已经在F国一所大学办理好了入学手续。”她这次过去,也是去学习的。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追随着江阳的脚步。

    他考东华大学,她便也报考了这所学校。

    他念文学系,她也就跟着念文学系。

    一路走过来,全都是江阳走过的路。这一次,父亲和江阿姨的事情,让她彻底看清楚自己和江阳的距离,无法跨越的距离。

    她不能再追着他走下去了。

    也是时候,回到自己的人生轨道上,走自己的路。

    梁知说这些的时候,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江阳沉默,只是目光专注的看着她,眼中有希冀,却也有绝望。

    他知道,梁知此刻如此冷静的跟他说这些,就代表不管他说什么,都已经无法阻拦她的决定了。

    留不住了,真的留不住了。

    “江阳哥哥,谢谢你给了我一段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希望你我今日一别,重逢时,能有各自的归宿。祝你幸福,也祝我自己幸福。”梁知艰难的说出这番话,重新抓住了拉杆,微微颔首,向他道别:“再见。”

    只有两个字,却涵盖了梁知对他全部感情。

    “小知了……”女人转身的一刹,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她的手腕。

    指尖却无力的从她衣袖划过。

    攥紧的掌心,抓了一把空气。江阳的手半扬着,还保持着抓东西的动作,僵在原地。

    双目紧迫的追随着那道转身离去的背影,心疼着疼着,仿佛一瞬枯死,没了感觉。

    梁知的离开,让人措手不及。

    连站在不远处的樊轻夜,都忍不住诧异:“真的走了?就这么走了?!”

    这话,他自然是对宋孽说的。

    再看看江阳,樊轻夜皱眉:“江阳那小子,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小知了走了吗?不追?”

    “追不上。”低沉的男音有些沉重。

    宋孽叹了口气,迈步朝还僵在原地的江阳走去。

    他很清楚,江阳不是不想追。只是他追不上了,也留不住了。

    梁知的心已经决意离开,他就算强行留下她这个人,又能如何。

    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宋孽开口:“走吧,今晚不醉不归。”

    酒这种东西,虽然喝多了难受,但难受的时候,还真得多喝点才行。

    ……

    深夜十一点多,正是酒吧里最热闹的时候。

    宋孽三人找了个角落坐下,点了两箱啤酒,今晚已经决定了,不醉不归。

    酒才刚上,江阳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拿了一瓶。

    嘭——

    瓶盖启开,他目无焦距的就着酒瓶仰头喝了一大口。

    对面的樊轻夜下意识看了一眼宋孽,倾身靠近:“真的没问题嘛?都喝醉了,怎么回去啊?”

    “你陪他喝。”宋孽垂首,慢条斯理的开了一瓶,递给樊轻夜。

    然后才给自己也开了一瓶。

    喝酒他不行,但酒量可以练。

    今晚他就当练酒量了,慢慢喝,感觉自己到极限了,就停下来。

    毕竟樊轻夜说的有道理,都喝醉了,可不行。

    樊轻夜接了酒,便自觉的坐到了江阳身边去,东拉西扯的跟他聊天,宋孽没心思去仔细听。

    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摸出看了一眼。

    是苏棠的短信。

    短信内容开门见山,问的是他让樊轻夜黑了弱柳扶风电脑,又在暗香浮动网站的论坛发帖的事情。

    宋孽思忖了片刻,做了最简单最决绝的回复。

    显然,宋孽和苏暖萌之间关系破裂的事情,苏棠也是知晓的。

    所以苏棠才会在调查出,默默帮着苏暖萌的人是宋孽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苏暖萌,而是选择了联系宋孽,一探究竟。

    宋孽将他现在和苏暖萌的关系直白明了的告诉他。

    他甚至直接略过了这次帮苏暖萌的缘由,只是警告了苏棠一句,若是他不想让苏暖萌伤上加伤,最好不要告诉她,是自己在背后帮了她。

    苏棠自然是疼苏暖萌的,所以宋孽这么说了之后,他必定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苏暖萌。

    这是宋孽心里预料之中的事情。

    其他的,他没有做任何解释。

    尤其是自己和爷爷之间的赌约,他告诉了江阳和樊轻夜,却独独没有告诉苏棠。因为苏棠是苏暖萌的亲哥哥,宋孽不敢保证自己把事情的真相告知他后,他会不会告诉苏暖萌。

    不想多生事端,所以选择了隐瞒。

    苏棠没有回消息,宋孽也没再多说什么。

    将手机揣回兜里,他抬头看向对面两个抱瓶吹的男人。

    “女人嘛!衣服而已!别太在意了啊!”樊轻夜下肚两瓶啤酒,脸红得像猴屁股似得,但神志还是清醒的。

    江阳却有些醉了。

    他的酒量其实还好,不过有时候,酒不醉人,人自醉。

    单手支着脑袋将酒放在桌面,江阳扬唇,笑得有些凄凉:“你没爱过,你不懂。”

    樊轻夜:“……”是的,他真的没爱过,所以这话他没法接。

    目光一转,樊轻夜看向对面的宋孽:“孽啊,你爱过,你懂吗?”

    宋孽凝他一眼,眸光如刀,那人立时移开目光,接着跟江阳吹嘘。

    女人如衣服,那也得合身的衣服,穿着才舒服不是。

    江阳这辈子,怕是跳不出梁知这个坑了。

    樊轻夜没说几句,江阳就趴下了。

    趴在桌上,双肩轻轻颤抖着,在哭。

    见状,樊轻夜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张着嘴却是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于是他只好一边轻拍着江阳的后背给他顺气儿,一边看向宋孽:“你说小知了那丫头,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说话的分贝压得很低,想着江阳现在整个人都沉浸在悲伤中,也无暇去听他的话。

    宋孽拿起酒瓶,仰头喝了一口,神色冷然。

    他沉默着,只听着樊轻夜接着道:“两个人都发生关系了,还这么狠心。”

    “要我说,江阿姨和梁叔叔也是,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要结婚了!”

    宋孽眯眸,还是没说话。

    对于江阳的母亲和梁知的父亲在一起,并且快要结婚了这件事情。

    大概没有人有反对的权利。

    恋爱是自有的,即便为人父母了,但他们也同样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梁知和江阳这段感情里,没有谁对谁错一说,也怪不着江阳母亲和梁知的父亲。

    梁知心里那道坎,只能她自己慢慢迈过去,旁人左右不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樊轻夜还在嘀咕着,嘀咕完梁知和江阳,又开始吐槽宋孽和苏暖萌。

    最后,哀叹一声:“就过了一个圣诞节而已,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你和大萌萌吹了,小知了和江阳也拜拜了。真是世事多变,造化弄人啊!”

    宋孽听着,心中暗笑,薄唇终于动了动:“人生不就是如此,跌宕起伏,全是未知数。”

    三个男人在酒吧里呆到了凌晨两点多,江阳彻底喝趴了,醉成了一滩烂泥。樊轻夜也喝高了,不过没有倒下。

    只有宋孽,因为喝得少,意识还是清醒的。

    结了账,将两个人先后拉上车,然后驱车去了三江梨园。

    最后还是保安大叔帮他把樊轻夜和江阳弄上楼去,一个扔在了沙发上,一个直接倒在了地毯上。

    “小知了……小知了……”江阳仰躺在长沙发上,一手搭在额头,一手搁在小腹,不安的皱着眉,呢喃着唤着梁知。

    樊轻夜则是砸吧砸吧嘴,猛地一翻身,额头乓的一声撞在了茶几腿上。

    “嗷——”一声痛叫后,少年伸手抱着茶几腿睡了。

    宋孽将保安大叔送出门去,回来看见这客厅里的景象,不由伸手扶额。

    额头一层细汗,都是累的。

    宋孽在沙发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目光淡然的扫过长沙发上的江阳以及地上的樊轻夜,默默叹了口气。

    起身,他将两人先后挪进了客房里。

    为了防止两个人呕吐,还可以拿了盆子放在床前。

    忙完结束,已经三点多了。

    后天宋孽就要去部队了,为了躲避老爷子的无理安排,他今年春节都不打算回家过,直接在年前就进部队去服役。

    只要车上部队,老爷子就算再不满意,也不会多说什么。

    再者,他早年就一直想让宋孽进部队,继承衣钵,当一名优秀的军人。只可惜,宋孽遗传了宋煜的基因,生来就不想当军人,更不想继承老爷子的衣钵。

    宋煜是因为头上有兄长,有人参军继承衣钵。不过宋孽听温谡谡说过,当初他老爹也是在部队里呆过的。

    这一点,宋孽也从龙王那里证实了。

    进了部队,就不比以前自由了。很可能一年四季都在部队里训练,或者去野外、深山演习。

    这就是他为何要选择入伍的原因,因为只有入伍,常年在部队里呆着,才能名正言顺的拒绝和樊轻水见面、培养感情。

    当然,这么做,也有弊端。

    对宋孽来说,这么做的弊端就是……他接下来的两年里,能见到苏暖萌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

    想到苏暖萌,宋孽摸出手机,翻开了相册。

    他极少用手机里的拍照功能,相册里的照片更是少之又少。

    一共就两张照片,都是苏暖萌的。

    一张是在李教授的课上,苏暖萌和他四手联弹时,樊轻夜拍下照片后来发给他的;还有一张是苏暖萌醉酒后熟睡时,他偷拍的。

    不管是哪一张照片,当事人都是不知情的。

    此刻宋孽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只手肘撑在膝盖上,微微倾着身子捧着手机,看着照片上的少女,痴痴的笑。

    那一贯冷峻的眉眼,温柔至极,眸中的寒色,早就在不知不觉间悉数褪去。

    暖黄的灯光下,他仿佛完全沉浸在幸福中似得,连微风从落地窗外吹进来,扶起他的衣袂也没有注意到。

    可能两年都无法见面,这对于宋孽来说,算得上是最难忍耐的折磨了。

    为了减轻这折磨,他打算把这两张照片洗出来,拿相框裱好,代入部队。

    另外,他还计划好了,要从另一个方向,去和苏暖萌纠缠。

    思及此,男人收了手机,利落起身,往房间去。

    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脑,宋孽将下载好的《刀剑江湖2》打开,剑指如飞的敲着键盘,迅速的在苏暖萌所在的服务器,创建了新号。

    ID:缘木求鱼

    性别:男

    职业:药师

    既然现实生活中,他不能跟苏暖萌见面,那么便在游戏世界里私会也不是不可以。

    部队虽然艰苦,训练内容沉重,但以宋煜和龙王的关系,宋孽要想在每天训练之余,碰一碰电脑也不是不可以的。

    再者,这两年的时间,他还需要通过网络,跟江阳、樊轻夜一起干出一番事业来。

    自强,可不是说说而已。

    思及此,宋孽勾起唇角,点了“进入游戏”。

    不管怎么说,今晚先把新手村任务过了。等基础打好了,等级跟上了,再去勾搭苏暖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