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87话:名花有主
    “佳歆呐,你还不赶紧再敬穆总一杯酒。”语气暧昧至极,沈佳歆听出了些许潜规则的味道。

    心里略紧,她皱起眉没动。

    穆总见她不动,也不恼:“行了行了,你们就别起哄了。”

    说话间,穆总站起身,伸手摸了摸那撑圆的啤酒肚,咧嘴笑:“哎呀酒喝多了头有点晕,佳歆啊,你陪我出去吹吹风吧。”

    咯噔——

    心狠狠一颤,沈佳歆错愕的抬眸,正思忖着该如何拒绝,纤细的手腕却被男人的大手抓住,紧接着她在众人的推搡下,被穆总带出了包房的门。

    “穆总……”

    身后包房的门关上后,沈佳歆惊慌的挣扎,奈何男人的力气比她大,禁锢着她的双手,根本没有动弹的余地。

    穆总拽着沈佳歆一路拐过转角,往楼上走:“乖,陪我一晚,最好的资源都给你。”

    男人回眸,色眯眯的双眼在沈佳歆脸上和胸前扫了扫,“没有家世背景,选择这条路,你不应该早就有所觉悟不是?”

    沈佳歆的脸色一白,再想挣扎,却发现四肢越发无力,甚至她才没走两步,额头就冒出了细汗,浑身急速发热,像是火烧一样,燥热难安。

    这种口干舌燥,心里发痒的感觉,让她深刻的意识到了眼下的情况有多不妙。

    穆总说得对,她选择娱乐圈这条路时,就预想过这种情况。

    潜规则,对圈内许多没有背景靠山的小新人来说,完全就是家常便饭。

    不接受,那你就别想得到比别人好的资源,更严重点,还会被雪藏封杀。

    可是即便如此,沈佳歆也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肉体换取那些所谓的资源和名誉。

    银牙一咬,她被攥住的手狠狠往后一抽。因为力气太大,惯性使然,她踉跄后退了几步,后背撞在楼道墙上,微张着嘴不停的喘着粗气。

    好热!小腹像是被人点了一把火似得,难受!

    更让她担忧的是自己越发浑噩的意识,以及发软的四肢。

    穆总显然没有想到沈佳歆会忽然挣脱,回眸瞪着她,眯起的双眼里透着危险的光:“怎么?你不肯?”

    “你可知道,拒绝我是什么后果?”

    沈佳歆咬了咬唇瓣,强打精神,靠着墙没有滑坐在地上,“如果你指的是……解约离开暮光的话,我没意见。”

    虽然暮光这个公司是不错,但是她也不能为了一次机遇,就这么把自己的清白给败了。

    穆总却是嗤笑:“解约?合同已经签了,你是想毁约?”

    毁约的后果,自然是毁约的那一方得赔付违约金。

    “我可以赔偿违约金。但你要是今晚敢碰我的话……”

    “碰了你又如何?没有人会相信是我强迫你的。”男人猥琐一笑,看着沈佳歆逐渐体力不支而下滑的身子,搓着手,徐徐靠过去。

    眼看男人逼近,沈佳歆反复告诫自己得跑。

    可是她的双腿却像是被抽掉了腿筋似得,实在是无力。

    手腕再次被抓住,沈佳歆皱起眉,在那男人伸手摸向她的下巴时,措不及防的咬住那人的手背。

    “啊!”男人痛叫一声,随即就是一巴掌,扇在了沈佳歆的脸上:“臭婊子!”

    紧接着,穆总也不再犹豫,两手上去就要把沈佳歆拉拽起来。

    刚拽起,楼上下来两个男人。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穿灰色运动装,戴着口罩和墨镜,将自己捂得严实,他身后那个男人则西装革履。

    两人一前一后步下台阶,恰好撞上沈佳歆和那位穆总。

    “谁特么不长眼!”穆总低骂一声,抬头看见对方有两个人时,立马移开目光,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似得。

    两手并用半搂着沈佳歆便要从两人身边走过,谁知那身穿灰色运动装的男人却是错步一挡,恰好拦下了他的路。

    “你干什么?”穆总恼了,抬头去看男人的脸。

    奈何对方戴着口罩好墨镜,根本看不清。

    但墨镜下的那双眼睛,此刻却是落在男人怀中的沈佳歆身上的。

    沈佳歆半眯着眼,脸上浮着不正常的红晕,但是神情却很痛苦,满脸的不甘愿。

    揣在兜里的手略抬,男人摘掉了墨镜,眯着眼盯着女人:“沈佳歆?”

    那个穆总面色一变,正想搂着沈佳歆从另一边走,奈何后面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身子一横,便把另一边的道挡住了。

    楼道不算太宽,被两个大男人一挡,直接挡得严严实实的。

    “你们想干什么?”

    “哟,这位是暮光娱乐的穆总?”穿灰色运动装的男人抄手往墙上一靠,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穆总,您这是又潜自家新人呢?”

    穆总这才抬头,仔细看了一下男人的脸。

    看清男人的脸后,他神色一慌,搂着沈佳歆的手差点松开:“屈……曲三少!您、您怎么在这里……”

    屈旻阳扬眉,斜昵了一眼他怀里的沈佳歆:“穆总的眼光,真是刁钻呢。但凡是个美人,都入了你的口了。”

    “不过这位小姐,是我一位朋友的朋友。不知道穆总今晚是否愿意卖我个面子?”屈旻阳勾唇,似笑非笑,但那双眼却迸射出寒意,刺得穆总浑身僵硬不敢妄动。

    他哪敢说不!

    且不说屈旻阳现在在圈内的名气,便是他曲家三少的身份,也不是他敢招惹得罪的。

    连连点头,穆总将怀里的沈佳歆往屈旻阳面前推去:“我懂我懂,这丫头能入三少您的眼是她的福气。您带走您带走!”

    沈佳歆被屈旻阳握住手臂,心颤了颤,有一瞬惊讶。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上屈旻阳,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偶像英雄救美。

    “滚吧。”接过了沈佳歆,屈旻阳冷冷扯了扯唇瓣。

    两个字寒意袭人,连沈佳歆都哆嗦了一下。

    眼前的男神……和平日里的男神,似乎不太一样。

    可她眼下根本无心顾及这些,体内的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

    炙热的身体在接触到屈旻阳伟岸的身体后,感觉到一丝丝凉意。沈佳歆情不自禁的贴紧,两条手臂甚至想要攀上男人的腰上。

    屈旻阳却是皱紧眉头,眸中划过一丝厌恶,大手扣住女人造作的手,猛地将她拉开,往后推去。

    沈佳歆微张嘴,神志清醒了一些,后背撞上一堵肉墙,腰际也落下一只干燥温暖的大掌。

    “你这是做什么?”

    头顶泄下清冽的男音,比方才屈旻阳的声音还要冷。

    沈佳歆下意识的抬起眼眸看去,却只望见男人坚硬俊挺的下巴。

    对面的屈旻阳将手揣回了裤兜里,挑了挑眉:“给你的,欢迎回国。”

    他嘴角勾着邪笑,看向男人的眼眸划过精光。

    西装革履的男人冷硬的五官一僵,面色一沉:“人是你救下的。”

    “我刚才说过了,她是我朋友的朋友。”

    “你还有异性朋友?”

    “唔,是我喜欢的女人的朋友。”

    屈旻阳这么一说,男人更是好奇了,那灰暗的眸子里,终于泛起一丝光:“你喜欢的女人?”

    “总之这姑娘就交给你了,要怎么处置,看你心情。”屈旻阳直起身,作势就要下楼:“看你回国身边也没带个女人,赶紧下下火去。”

    话落,屈旻阳直接走了。

    他今天难得逃脱孟禾的监控跑出来,自然要去东华见苏暖萌一面的。

    之前苏暖萌和宋孽闹掰的事情,屈旻阳也有耳闻。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现在宋孽不在苏暖萌身边,倒是他下手的好机会。

    目送屈旻阳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男人这才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

    沈佳歆?

    似乎是叫这个名字来着。

    ……

    沈佳歆醒来时,是在浴缸里。

    偌大的浴缸里,放了三分之二的水,凉的。

    沈佳歆身上的衣服还在,就被这么扔进了满是凉水的浴缸里,身体的燥热感明显减少了。

    意识也回笼了一些,她不由回想起之前在楼道遇上屈旻阳的事情。

    她似乎……被男神扔给了一个不知名的男人。

    就在沈佳歆皱着眉深思时,卫生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个身姿笔挺的男人走了进来,从身形判断就是刚才那个男人没错。

    视线顺势上移,男人的脸终于映入了沈佳歆的眼眸中。

    鬼斧神工的五官,黄金比例的身材……

    这男人,长得真俊!就是……神情有点冷,目光能杀人的那种。

    沈佳歆有些看呆了,尤其是男人下身穿着西裤,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袖口上挽,露出肌理分明的手腕和臂膀。

    衬衣的领口解开了,敞露的领口展出古铜色结实有力的胸膛。

    这个男人不及屈旻阳白皙,五官跟屈旻阳一样俊朗非凡,身材也好,完全就是行走的荷尔蒙,无时无刻吸引着女人的目光。

    屈旻阳是白马王子那种高贵的存在,眼前的男人却是自带一种暴君气质,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沈佳歆看着看着,不禁吞咽。

    男人瞥见她那炙热赤裸的目光,不由蹙眉,将手里的一套干净衣服扔在旁边的洗手台上:“降了火就出来。”

    清冽的男音说完,人已经转身出去了。

    沈佳歆这才回过神来,坐在浴缸中抱着自己的膝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虽然已经是初春时节,但是天气还没有完全回暖,她在这凉水里继续泡下去,说不定会被冻死。

    感觉体内那躁动的因子似乎已经被冻没了,沈佳歆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浴缸里起来。

    哗啦——

    水声响彻浴室,她哆嗦着,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

    望了一眼被放在洗手台上的衣服,沈佳歆差点傻眼。

    特么的,这是什么鬼衣服?情趣装?!

    她牵着那黑色镂空的连衣裙一阵翻看,发现连衣裙正前方下面开了一道口子。沈佳歆比对了一下,穿上这裙子后,估计那道口子正好在她双腿间。

    草!

    这是刚出虎穴又如狼口的节奏吗?

    可如果那男人真的不怀好意,为什么要把她丢在冷水里泡着,把药性解除?

    她被下了药,药发作不是更方便他下手得逞嘛?

    还是说,他仗着自己长得帅,根本不屑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沈佳歆在浴室里又呆了半小时,直到打了个喷嚏,她才赶紧拿过旁边的浴袍裹在身上。

    虽然这浴袍很薄,但是总比那条情趣连衣裙好。

    咔嚓——

    卫生间的门开了。

    那斜倚在床头卷着报纸在看的男人慵懒抬头,看见浴室里出来的女人,身上穿着黑色绸缎料子的浴袍出来时,他眼眸一深。

    那浴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衬得完美,交叉领口微敞,根本遮掩不住女人胸前的春光。

    沟壑隐隐约约,偏比赤果果的要撩人。

    许久不曾碰过女人的项廷,心下一动,起了反应。

    一双鹰眸紧迫的锁着女人纤瘦的身子,他拧眉:“勾引?”

    沈佳歆瞪大眼,摇头:“不是……”

    她想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换上他拿来的衣服来着,可是男人却没给她机会。

    清冽的嗓音毫无波动:“别费心思了。我不吃别人吃剩的。”

    沈佳歆:“……”什么意思,是说她不干净?!

    靠!

    沈佳歆张嘴,想反驳来着。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既然那男人说不吃别人吃剩的,让他这么以为,自己就能安全吧。

    那就不说,反正误会就误会,这人又不认识。

    抿唇,沈佳歆赤着脚站在卫生间门口,一时气愤有些尴尬。

    床上的男人坐起身,将手里的报纸放在旁边,好整以暇的抬了抬下颌:“你可知道,屈旻阳喜欢的女人是谁?”

    男神喜欢的女人么?!沈佳歆歪头,认真的想了想,灵光一闪。

    虽然她没有听屈旻阳说过,但是以上次在快车上屈旻阳对苏暖萌的态度来看,男神他喜欢的人,肯定是大萌萌无疑了。

    不过……

    “跟你有关系吗?你问这个做什么?”沈佳歆警惕的盯着他,脚步下意识的向沙发挪去,悄无声息的坐下。

    她有些冷,便把沙发上的抱枕抱在怀里。

    这偌大的套房,从摆设来看,是酒店无疑了。

    而床上的那个男人,看上去年纪大概三十左右,正是一个男人最有魅力的年纪。她可不敢靠过去。

    倒不是怕对方反悔把自己扑倒,而是害怕自己待会儿药效复发,侵犯了他。

    这个男人周身都围绕着危险的气息,一看就是不能轻易招惹的那种人。

    项廷眯起眼,眸光透着危险:“我问你就答。”

    明明是简单的陈述句,可是那威胁的语气,却让沈佳歆倍感压力。

    难以控制的咽了口唾沫,她抿唇:“是、是我朋友。”

    “叫什么?”

    “苏暖萌……你到底想做什么?如果是想打大萌萌主意的话,我劝你趁早放弃,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是吗?名花有主?”男人勾唇,笑容也冷:“屈旻阳?”

    沈佳歆反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摇头。

    大萌萌的主,是宋孽学长,才不是男神!

    “有意思。”男人冷笑一声,慢条斯理的下床:“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我送你回去。作为报答,你需要请我吃饭,顺便捎上你那位朋友。”

    男人话落,垂首将袖口放下,理工整,然后也不等沈佳歆回答,便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他一走,沈佳歆这才呼吸顺畅了,身子一软,瘫在了沙发上。

    怎么回事?这个男人……仅仅只是跟他说几句话,沈佳歆便觉得自己像是从战场上下来一样,身心俱疲。

    好可怕,尤其是他勾唇笑的时候,总给沈佳歆一种他笑里藏刀的错觉。

    明天请他吃饭,报答……报答什么?是报答他没有碰自己还是报答他把自己扔进了装满冷水的浴缸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