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88话:祝你们今晚愉快
    明天请他吃饭,报答……报答什么?是报答他没有碰自己还是报答他把自己扔进了装满冷水的浴缸里?

    搞笑!

    沈佳歆心里吐槽着,心里告诫自己,明早见到他一定要严肃郑重的拒绝他这个无理的要求。

    可实际却是沈佳歆在坐在他车上后,一个字也没敢崩。

    晨光破晓,偌大的东华校园,被一层晨雾笼罩着。黑色迈巴赫一路沿着主道开到了女生公门口,坐在副驾驶上的沈佳歆全程神经紧绷,两手下意识的抓着安全带,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她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体自带高气压。

    这个叫男人浑身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气息,很压抑。

    车停稳,男人侧目,轻描淡写的瞥了沈佳歆一眼:“打电话。”

    “啊?”

    “给你朋友打电话。”

    项廷见她一脸茫然,语气略有些不耐。他向来喜欢聪明的女人,像沈佳歆这样笨的,根本就不配上他的车。

    沈佳歆点了点头,心里不甘不愿,但身体却迫于无奈,给苏暖萌打了电话过去。

    接到电话时,苏暖萌刚晨跑结束。

    若是早一分钟,她怕是就接不到电话了。

    看见是沈佳歆的来电,苏暖萌接起:“你没事吧?”

    昨晚沈佳歆挺晚都还没有回来,苏暖萌打电话过去,她还关机,弄得她担忧不已。

    正打算出去找人时,屈旻阳来了。

    让她不用担心沈佳歆,还说他那位朋友不会碰沈佳歆的。那肯定的语气,让苏暖萌勉强相信了。毕竟听屈旻阳所说,昨晚也算的上是他和他那位朋友救了沈佳歆。

    屈旻阳都赌上他艺人的名气向她保证,沈佳歆不会有事了,苏暖萌只能作罢。

    不然怎么办?那人也不知道沈佳歆和那位朋友身在何处,大晚上的难道一个个酒店或者KTV去找么。

    “我没事……那个大萌萌,你现在有空吗?”沈佳歆的声音有些小,讲电话的时候,还要时不时的用余光留意驾驶座上那男人的脸色神情。

    一通电话讲完,她已经心累无比了。

    好在,苏暖萌一听沈佳歆是要请客吃饭,答谢恩人,需要她助阵,便很爽快的应下了。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苏暖萌从公寓大门出来。

    她上身穿了一件黑白条纹的宽松套头毛衣,下面就穿了条黑色紧身牛仔裤配一双小白鞋。头发长了一些,已经齐下颌了。

    寒假里被苏妈拉着去做了头发,还烫了空气刘海,此刻又戴了一副黑边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格外文艺范儿,小清新,很乖巧。

    远远看着,沈佳歆都忍不住感慨。

    苏暖萌要是艺人,那一定是一个可塑性超级强的艺人,演什么像什么,可以走各种风格的路线。

    “抱歉久等了,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刚晨跑完,所以冲了澡才出来的。”苏暖萌一边说着,一边拉开后座的车门,期间视线全程落在沈佳歆身上,根本没注意驾驶座上那帅哥。

    由于上学期军训的原因,苏暖萌她们冲澡的速度都有提升,尤其是赶时间的时候。

    所以听她这么说,沈佳歆只觉得很正常。

    但她发现驾驶座上的男人,神色却有些异常,仿佛刚才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得。

    项廷的确觉得不可思议,女人洗澡不都得花个半小时以上才搞的定?

    而且他在看见苏暖萌的一刹,不禁开始怀疑屈旻阳的眼光了。

    发动引擎,车子开出东华大学,直接去了市中心。

    项廷挑了一家F国餐厅,苏暖萌和沈佳歆都没来过,但看装潢以及店内的服务人员素养、态度,这家餐厅逼格似乎挺高的。

    项廷带她们进了雅间,似乎是早就订好的,苏暖萌他们才刚坐下,一名身穿制服的外国帅哥便将菜单递过来了。

    F国料理,苏暖萌长这么大也只吃过一次。倒不是消费水平太高的原因,而是吃不惯。

    尤其是F过最为出名的鹅肝料理,众所周知的美味,偏偏苏暖萌接受不了。

    旁边的沈佳歆脸色有些苍白,毕竟这一顿,是她请客啦。来这么高级的餐厅,吃一顿饭,她得大出血了!

    “你是客人,你点餐吧。”沈佳歆将菜单递给项廷,皱皱眉头,她又补了一句:“那个……我似乎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项廷。”

    男人开口,没接菜单,只是颔首而笑,目光落在旁边的苏暖萌身上:“苏小姐不喜欢F国料理?”

    苏暖萌愣了愣,眸中划过讶异,勉强笑笑:“没有。”

    “苏小姐不必拘束,我是不会让女士买单的,请放心点菜。”他一语中的,猜到了苏暖萌此刻的内心活动,也顺势将沈佳歆递过来的菜单,推到了苏暖萌面前。

    没错,苏暖萌的确是在担心沈佳歆的钱包。

    F国料理,量少精致,价格不菲,她真担心沈佳歆被吃穷了。

    不过虽然项廷说他不会让女士买单,但苏暖萌实在是……

    望着眼前的菜单,实在是无从下手。

    法式乳鸽肉松挞、香煎鹅肝蓝莓汁、黑松露番茄鞳鞳伴鲜蚝、海龙皇汤、法国芝士焗龙虾拼香草羊扒……

    一眼看过去,她实在不知如何开口。

    抿唇皱眉,正犹豫,那男人又开口了:“那就各来一份。”

    项廷话落,对面的苏暖萌和沈佳歆皆抬头望着他,后者微张着嘴,合不上。

    哇靠!这就是传说中的土豪是么?

    就算因为苏暖萌和梁知的关系,沈佳歆认识的有钱人也不算少,但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出手阔绰,挥金如土的土豪,还真是少见!

    比如宋孽吧,宋孽家有钱又有权,可人家特低调。

    再比如梁知吧,梁知家也有钱,但根本瞧不出。

    怎么这个男人就这么张扬呢?!

    沈佳歆歪头,一直盯着他,实在是想不通。

    苏暖萌没说话,只伸手推了推黑边眼镜,扬扬唇角:“您高兴就好。”

    高兴怎么来,就怎么来,反正花的也不是她和沈佳歆的钱!

    点了菜,项廷身子后靠,慵懒的勾了勾唇,姿态肆意:“苏小姐有男朋友吗?”

    苏暖萌:“……”

    所以今天这顿饭,不是为了感谢他帮了沈佳歆么?怎么这男人全程都在盯着自己,像古代帝王选妃一样审视自己。

    旁边的沈佳歆也是纳闷儿,目光在项廷和苏暖萌身上来回游移了一阵,她猜……项廷估摸是看上苏暖萌了吧。

    “她有没有男朋友,跟你有关系吗?”

    突兀的男音从门口传来,打破了屋内尴尬的局面。

    沈佳歆第一个回头,看见一身黑衣黑裤,戴着墨镜、口罩、鸭舌帽的男人进来,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屈旻阳。

    果不其然,男人进门后,摘掉口罩和墨镜,最后将帽子拿下,那张经常出现在荧幕前的俊脸便展露在三人眼前。

    屈旻阳进门后,大方的在项廷身边坐下。抬头便笑眯眯的望着对面的苏暖萌:“萌萌,你要是不喜欢吃这家料理,我带你去吃火锅。”

    苏暖萌的口味,屈旻阳自然是了解过的。

    转头他讥讽的翘起唇角,语气漫不经心:“我们家萌萌呢,不喜欢吃F国料理,尤其是鹅肝。别以为贵她就喜欢,她跟你之前遇见过的那些妖艳贱货可不一样,我们家萌萌就爱吃火锅。”

    苏暖萌嘴抽,桌下的腿伸出一踢,对面的项廷脸色一变。

    两道冷厉的视线压在苏暖萌身上,她踢人的脚顿住,看了看没事儿人似得屈旻阳,又看了看旁边的项廷,尴尬的笑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项廷没有发难,但就那双黑洞洞阴森森的眼睛看她一眼,苏暖萌已经坐立难安了。

    “既然喜欢吃火锅,那晚上我们就去吃如何?”项廷开口,音色柔和了一些。

    他的退步让沈佳歆和屈旻阳都是大惊,前者是因为昨晚到今天短暂的相处,已然看明白了这个男人强势霸道的本性,后者更是被他的霸道侵染多年。

    对于项廷的让步,怎么可能不讶异。

    于是趁着席间去厕所的空档,屈旻阳将项廷堵了。

    抬头,眸光深沉有严肃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什么?”项廷也不恼,索性身子往后面的墙上一靠,“没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对苏暖萌那么殷勤做什么?”有一个宋孽就已经够了,项廷再掺和进来,可不就变成第二个难搞的宋孽了。

    再说了,屈旻阳了解项廷,苏暖萌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那一款。

    这人对女人一向只有三分钟热度,三分钟内能把女人宠上天,三分钟后,能把女人踢入地狱。

    简而言之,属于拔吊无情那种男人。

    这样的男人,即便是他最好的朋友,屈旻阳也绝对不允许他故意靠近苏暖萌。

    约莫是瞧出了屈旻阳眼中的坚定和提防,项廷勾唇,从裤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殷勤吗?我不过是想看看你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罢了。”

    “你的眼光似乎也不过如此。而且那女人对你,似乎还不感兴趣。”说到这里,项廷低笑了一声。

    摆明了就是说屈旻阳没用,连个女人都追不上。

    这话饶是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会恼。

    屈旻阳显然被刺激了,只愠怒的瞪着项廷,也不说话。

    就算他再怎么反驳,苏暖萌对他不感冒也的确是事实。

    不过既然她都已经跟宋孽断干净了,那就代表他有机会不是吗?

    “算了,看你这么吃力,做兄弟的就帮你一把。”项廷笑笑,直起身时,脸上的笑意敛去。

    他可以不苟言笑,也可以笑里藏刀。玩儿女人的时候,是调情高手,甩女人的时候,是人间阎罗王。

    丢下那句无厘头的话,项廷越过屈旻阳走了。

    直到饭局结束,下午两点左右,项廷又带苏暖萌和沈佳歆去了KTV。

    屈旻阳因为担心项廷会对苏暖萌做什么,也跟着去了。

    只是嗨了一下午歌,那男人期间只对苏暖萌的歌声做了点评,就没有其他动作,更没有多说什么。

    一直到晚上七点左右。

    苏暖萌感觉自己嗓子唱哑了,再看沈佳歆,似乎有心事喝了不少酒,已经醉了。她起身,打算向屈旻阳和项廷道别,将沈佳歆带回宿舍。

    今天陪吃陪玩一天,也算是彻底报答了人家对沈佳歆的恩情。

    报了恩,苏暖萌心里便没有任何负担了。

    谁知她刚起身,项廷倒是也起身了,手里还端了杯酒:“苏小姐,喝杯酒吧。”

    苏暖萌皱眉,伸手推了推眼镜:“不了,我酒量不行,一杯倒。”

    “一杯倒?我倒是从未亲眼见识过传闻中的一杯倒。”男人不肯罢休,语气很随意,但透着强势的感觉:“不知今日是否有幸,让苏小姐为我展示一下。”

    苏暖萌虽然酒量不算好,但当然也不可能是一杯倒。

    可眼下这男人一副你不喝,我不放人的强势模样,她思虑了一下,接过酒杯,另一手摘掉了黑边眼镜,仰头将那杯啤酒一饮而尽。

    酒入口,一股异样的辛辣贯彻空腔,又顺着食管直接流进胃部。

    苏暖萌瞪大眼,忍不住龇着牙哈气。

    “好辣!这不是啤酒!”应该说不是纯的啤酒,里面混了白酒,而且酒精度数很高的那种。

    苏暖萌喝完之后,便觉得脑袋晕乎乎的。

    完了!这回真的要变成一杯倒了。

    她踉跄后退了两步,屈旻阳已经上来扶住了她,满脸不悦的看向对面的男人:“你干嘛折腾她!”

    项廷正看着苏暖萌出神,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她摘掉了戴了一天的黑边眼镜。

    那张妖艳妩媚的脸,说她是红颜祸水,祸国妖精也不为过。

    难怪能入屈旻阳的眼了。

    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一抹笑,项廷看着靠着屈旻阳才能勉强站稳的苏暖萌,眸中划过一抹戏谑:“果然是一杯倒,那么,祝你们今晚愉快。”

    今晚愉快?

    什么意思?

    苏暖萌闭了闭眼,忍不住抬手扶额,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浓重了些。身体有些发热,不自觉的就往屈旻阳身上靠。

    那种感觉让苏暖萌心里头反感,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项廷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将沙发上醉成烂泥的沈佳歆扶起,带走:“沈小姐我帮你照看,今晚你们就好好玩。”

    男人带着沈佳歆从屈旻阳和苏暖萌身边经过时,站住了脚,用仅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对屈旻阳道:“日久生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留下这话,人便走了。

    只剩下呆若木鸡的屈旻阳,还有脑子混沌的苏暖萌。

    日久生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屈旻阳反复想着这句话,蓦地瞳仁一缩,耳垂泛起红晕。

    这个项廷!

    垂眸,屈旻阳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见她面色潮红,浑身无力,且无意识的往自己身上蹭,心里不由窜起一团欲望的火。

    这世上想必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喜欢的女人撩拨,更何况屈旻阳是个正常男人。

    他心里很清楚,方才项廷递给苏暖萌的那杯酒,肯定有问题。否则一向拒他千里之外的苏暖萌,是绝对不会任凭自己这么搂着她,更不可能主动往他身上靠才是。

    该死的!那个男人到底什么时候下的药?

    今晚全程屈旻阳都有盯着项廷的,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动。

    “萌萌,你还好吗?”眼下那人已经带走了沈佳歆,屈旻阳自然不能把被下了药的苏暖萌送回女生宿舍。

    思虑再三,他将苏暖萌打横抱起,大步走出了KTV,打算找个酒店住下。

    不管怎么说,眼下最重要的,是帮苏暖萌解了药性。

    看她一副难受想要的模样,屈旻阳也忍不住滑动喉结,感觉唇干舌燥,所以不停的吞咽着。

    该死!

    ------题外话------

    二更晚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