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91话:找我有事?
    文然站起身,两手撑在桌面上,她朝沈佳歆倾去:“那你知道林导要拍摄收官之作吗?”

    这件事情,沈佳歆也是有耳闻的。

    而且最近她听说林导已经准备好合适的剧本了,正挑选良辰吉日,进行试镜,挑选参演的演员呢。

    “林导这次收官之作的剧本,我听说是一名新手编剧撰写的,编剧的马甲叫老苏。”

    “老苏?!”沈佳歆听见这称谓,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暖萌。

    因为平日里郑绮风就是这么喊苏暖萌的,老苏老苏,喊个不停。

    但是这个老苏和苏暖萌应该……不会有关系吧?!

    “据我调查,这个老苏,就是你们学校的校花苏暖萌。”文然声音清晰舒缓,语气镇定。

    沈佳歆听了,却是呆愣当场,仿佛被电击了一下似得,脑袋一片空白。

    什么意思?

    老苏是苏暖萌?

    换而言之,林霜元收官之作的剧本,是苏暖萌写的?!

    怎么可能呢!她从来都没有听苏暖萌提起过啊,那丫头……

    彼时,苏暖萌正坐在电脑面前撸字。

    上架以后,日更字数骤然增加,她的存稿根本经不起折腾,稍微懒惰一下就会裸奔。

    尤其是开学这几天,她忙得都在吃存稿。

    今儿甜瓜跟她说明儿要上一个大推荐,需要爆更十万字,苏暖萌眼下只有七万字的存稿,今晚怎么说也要把存稿给赶出来。

    而且方才网站的总编找她来着,说是为了上次抄袭事件代表书院向她道歉。

    还表示弱柳扶风已经退圈删文了,书院为此还专门腾出了横幅和网站首页的推荐位置,推荐苏暖萌的书,并且借机为她澄清。

    网站的论坛,也有主编亲自撰写的澄清帖子,还有道歉帖。

    如此一来,抄袭事件算是圆满的解决了。

    苏暖萌今天文下的评论一下子又多了起来,大都是那些之前来骂她的人跑来道歉。

    还有的黑转粉,成为了她的正版读者。

    这次抄袭事件,就像是娱乐圈里的绯闻事件一样,给苏暖萌的书带来不少热度和流量,也因此吸引了更多的读者来看她的书。

    换句话说,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撸完字去后台一看,苏暖萌发现自己的作者等级已经发生了变化。

    铜牌作者!

    从签约作者变成了铜牌作者,这可是多少人努力很久很久,才能达到的标准。苏暖萌这本书才刚过六十来万字就晋级了。

    其实苏暖萌也清楚,这是因为书院的作者等级晋升制度做了调整。

    当年苏暖萌写《师傅在上》时,书院的作者等级是按照经验值来划分的。

    现在却是直接按照RMB,一块钱算一积分,包括本站订阅的稿费、道具分成稿费以及渠道订阅的稿费,全都算在一起。

    挣到10万RMB,就能晋升铜牌作者。

    年前苏暖萌记得是5万来着,年后网站推出了全新的作者福利,制度也有所更改,所以把要求提高了。

    苏暖萌算了一下自己的稿费,其实不算太多,主要还是粉丝榜的那两个人,像是比赛一样,争先恐后的打赏。道具分成下来,就占了总稿费的一半。

    作者等级晋升,虽然不如得奖金那么实际,却是每一个作者都会向往追求的。

    苏暖萌挂牌的一瞬间,也很开心,毕竟也算是对她这本书的认可不是。

    欣慰的关掉后台,苏暖萌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慢吞吞的拿着手机往床上爬去。

    撸字撸完已经傍晚了,折腾了一天,在电脑面前坐的太久,苏暖萌觉得自己腰酸背痛的,脖颈也不舒服,便上床去睡会儿。

    殊不知这会儿,沈佳歆和郑绮风却还在一家五星酒店门口,吹着寒风。

    暮霭沉沉,夜色降临。

    东华市华灯初上,四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沈佳歆和郑绮风在酒店门口站了许久,后者忍不住哈了口气,不停搓手:“咱们进去吧,在这里站着也不能解决问题不是。”

    他是陪沈佳歆来这里找个人的,据沈佳歆所说,是她那位老板的意思。

    的确是穆总的意思,要沈佳歆来找项廷,谈一下收购暮光娱乐的事情。

    那男人很强势,不知道抓住了穆总什么弱点,要低价收购暮光娱乐。

    今晚据说在这家酒店里,有个商圈内的老总在这里举办宴会,半个商圈的人都来了。

    据穆总说,项廷今晚也要来这里。

    可是沈佳歆到了这里却是不敢进去,她脑海里一直盘旋着苏暖萌跟她说的话,让她离项廷远一些,还说那人不是个好人。

    再加上她从文然那里得知林霜元的剧本是苏暖萌写的这件事情,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间还没有想好怎么去找项廷说收购的事情。

    郑绮风的话,拉回了她的深思。

    夜风一吹,沈佳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她伸手摸了摸手臂,紧接着一件宽大厚重的外套落在她肩头,暖意瞬间袭遍全身。

    沈佳歆扭头,看向旁边只剩下薄薄一件毛衣的郑绮风,下意识的就要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还给他,却被郑绮风压住了手。

    “先穿着吧,我是男人,身体比你硬朗。”

    沈佳歆还是坚持把外套脱了下来,扔回给他:“不用,我们现在就进去。里面有暖气,不会冷的。”

    她话落,深吸了一口气,提步就往酒店大门走去。

    因为今晚这家酒店被人包场的原因,沈佳歆和郑绮风没有请柬根本进不去。所以她在大门前绕了一圈,便拉着郑绮风往酒店后面去。

    不多时,两个人装扮成酒店服务人员,从后厨那边混了进去。

    郑绮风跟在沈佳歆背后进了大厅,视线瞬间就被厅内华丽盛大的宴会吸引了。视线集中在那流水席上的美食间根本收不回来。

    沈佳歆的目光则一直在人群中晃悠,转了一大圈,才终于在中央位置那堆簇拥的人堆里,找到了身子笔挺,一身阔气,气势威严的项廷。

    那男人在人堆里,像是一座闪光的金樽,举手投足,优雅贵气。

    沈佳歆的视线挪了挪,发现项廷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

    女人身穿黑色深V晚礼服,看脸似乎有些像圈内一个三线女星。

    沈佳歆还想靠近些,奈何她却被一道身影拦了下来。

    “这不是沈佳歆吗?怎么,来这里兼职啊?”熟悉的女音让沈佳歆愣了愣。

    她收回目光,落在眼前挡住去路的女人身上。

    女人一身白色礼服,长发盘起,妆容精致,沈佳歆辨识好一阵才认出来是陆秀秀。

    眸中划过一丝讶异,她没有注意到因为陆秀秀的声音分贝不小,那人堆里面容冷沉应付众人的男人已经扭头,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看见陆秀秀在这里,沈佳歆倒是没有太惊讶。

    毕竟陆秀秀也算是豪门千金,来参加这种宴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仅是陆秀秀,沈佳歆还看见了一个与宋孽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她猜想那应该是宋煜,宋孽学长的父亲。

    沈佳歆这副打扮,倒的确像是来兼职的。

    不过今晚她的目的是项廷。

    可她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暴露自己是伪装混进来的,便抿唇,应了一声。

    她埋下头,想要绕过陆秀秀离开,谁知那丫头却抓住她的手臂:“给我拿一杯82年的红酒,记住82年的。”

    沈佳歆咬牙,端着托盘的手紧了紧,真想一冲动直接把托盘扣在这女人脸上。

    可是她忍下了,扬起唇角点头应下,便转身去拿酒。

    陆秀秀的经纪人杜离过来,压低了声音:“那是你之前的室友?”

    “是啊,也是表演系的呢。”

    “是吗?看底子不错。”

    “你想签她?”陆秀秀挑眉,扫了杜离一眼。

    那男人立马摇头:“怎么会,再好也比不上你。”

    陆秀秀这才满意的勾起唇角,等沈佳歆端着酒拿过来后,她优雅的端起高脚酒杯,垂首嗅了嗅,尝都没有尝一口,就扬手一泼。

    哗——

    红酒洒在了沈佳歆洁白的衬衣上,衣服浸湿了,湿漉漉的紧贴着她的肌肤。

    沈佳歆在刚才那一瞬闭上了眼,却依然感觉到有几滴酒汁溅到了她的脸上,甚至是眼角。

    睁开眼,沈佳歆眸中划过不悦。

    同样服务员打扮的郑绮风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挥开了陆秀秀高举酒杯的手。

    啪——

    高脚杯从陆秀秀指尖滑落,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而那女人也因为郑绮风的举动突然,下意识的后退半步,踩着高跟鞋没站稳。要不是杜离扶了她一把,估摸着已经摔倒了。

    陆秀秀气恼的瞪向郑绮风,却在看清他俊朗的容貌后,眸中的火蓦地灭了。

    这个少年……她记忆深刻。

    这学期开学报道的时候,陆秀秀去了一趟学校,被一帮女生追着要合照签名,跑进男厕所时,恰好遇上他。

    当时郑绮风刚好上完大号出来,两人遇见时,郑绮风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洗手间,刻意看了看便池那边。

    陆秀秀则是惊叫了一声,一脚踩在郑绮风的脚背上,便跑了。

    但是他的脸,陆秀秀记下了。

    显然,郑绮风也记得她。

    毕竟,在男厕所里遇见过的女生,换做是谁都会记忆深刻才对。

    只是郑绮风当时没有将女生跟当红小花陆秀秀联系在一起。

    “你做什么?”郑绮风皱眉,神色愠怒。

    陆秀秀这才回过神来,看了被他护在身后的沈佳歆一眼,眸中划过不悦:“我要的是82年的红酒,不是72年的。”

    “连红酒的年份都辨识不出来,怎么被录用的?”

    沈佳歆脸色一变,陆秀秀这话表面上是在说她不懂酒,但实际上更深层次的说明沈佳歆不懂他们上层社会。

    面色一白,她攥紧拳头没吭声。

    就在此时,被簇拥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摇晃着杯中酒,徐徐朝他们走去。

    男人一手揣在裤兜里,一手摇晃着红酒,姿态优雅的走到了沈佳歆身侧。

    手里摇晃的酒杯似有意又似无意的往对面的陆秀秀那边倾去,杯子里的红酒洗漱泼了出去。

    等陆秀秀察觉到想要闪避时,已经来不及了。

    “啊!”她惊叫一声,清冷的酒水顺着她白皙的脖颈滑入胸前的沟壑,陆秀秀勃然大怒,看向项廷时却憋了口气。

    那男人冷着脸,神色泰然的昵着她:“不好意思,手滑了。”

    众人:“……”

    在场不少人都看见了项廷方才的动作,他说手滑了,谁信啊!

    分明是故意洒在陆秀秀身上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白了就是给那个女服务员报仇嘛。

    若是这“手滑”的是别人也就罢了,陆秀秀还能拿那人撒撒气,可是对方是项廷。

    这个男人据说是最近才回国的,是国际某个知名公司的CEO,这次迁回国内,入住东华市,可谓轰动了整个商圈。

    陆秀秀的继父也有一笔生意,要跟项廷合作。

    所以这个人,陆秀秀不敢开罪。

    当下,她只好咬咬牙,牵强的扯起嘴角,“没关系。”

    项廷扬眉,目光随意的扫了一眼沈佳歆被湿透的胸口,随即伸手将空酒杯放回了旁边就近一位服务员托盘里,又顺势取了一杯红酒,措不及防的又一次泼向陆秀秀。

    而且,这一次还是泼在脸上。

    陆秀秀闭上眼抿着唇,酒汁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全场禁声。

    原本还攥紧了拳头满腔气愤的沈佳歆,此刻也懵逼了。

    回神之际,她心里竟觉得很解气。

    “项先生,又手滑了?”杜离回神,赶紧拿手帕为陆秀秀擦脸,看向项廷时,眼带揶揄。

    本以为项廷会接着拿手滑当借口,谁知那男人却是大方的道:“不,这次是故意的。”

    “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不尊重别人的人。”项廷眯了眯眼,将酒杯放回托盘,继而伸手抓住了沈佳歆的手臂,二话不说,拽着她往长廊的方向去。

    郑绮风反应过来时,沈佳歆已经被拽走了,他跟了上去。

    却在长廊上被两个身穿黑色西装,身材魁梧的保镖给拦住了去路。

    “佳歆!”郑绮风只能干喊。

    回过神的沈佳歆回眸朝他看了一眼,转头看向走在前面的项廷:“项先生,我朋友他……”

    “闭嘴。”

    男人冷沉一声,沈佳歆立时不敢再多嘴了。

    被他一路拽着,到了长廊倒数第二间门前。项廷开门进去,将沈佳歆甩到了卫生间门口。

    冷声命令:“进去清洗干净。”

    随后他用房间里的座机给前台打了电话,让他们准备干净衣服。

    沈佳歆茫然,但是却乖乖的进了洗手间,用拧干的毛巾擦了擦脖颈。

    红酒到底有点甜味儿,洒在肌肤上,粘粘的,很是不舒服。

    沈佳歆擦干净后出来,只看见项廷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里卷着报纸。

    而房间中央那张大床上,则放着一身干净的衣服,是一条浅紫色的礼服。

    沈佳歆没敢换,只是拘谨的站在沙发前,目光不安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项先生,谢谢你……”

    项廷这人一身杀意,总让她不敢靠近。

    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却让沈佳歆心里隐隐敬佩。

    举手投足间的随性,让她羡慕。

    “找我有事?”项廷从报纸间抬起头,鹰眸冷厉的锁着拘谨的沈佳歆,一语中的。

    今晚的服务人员,都是酒店精心挑选的。

    陆秀秀有话倒是没有说错,像沈佳歆这样连红酒年份都分不清的人,酒店是不可能录用做服务生的。

    因为这家五星级酒店,是项廷名下的。

    他的标准一向很高,记忆力也超群。

    今天参加宴会的人,除了刚才那个女人,沈佳歆似乎没有熟识的。所以项廷料定,她是来找自己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