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94话:不带你这样抢人头的啊!(奖)
    药师是辅助职业,虽然那个小萌新等级低,但是奶人还是可以的,即便能奶的血量有限,但对当下的妖缭乱来说,能奶一口是一口。

    视觉调转了一下,苏暖萌看了一眼山那头的药师,却见那人迟迟没有动作,仿若没有看见妖缭乱的话似得。

    苏暖萌的二大爷很暖提刀冲刺,一跃而起,凌空刷刷刷几道刀光照着妖缭乱头顶劈过去。

    妖缭乱横琴挡下,谁知二大爷腾空的手掌却是运力拍向她的小腹。

    于是那娇柔的身体在半空划过优美的弧度,直接被打飞。

    妖缭乱反应也算快,一落地便借着刚蓄起来的轻功值几连滑步,奔向对面山头的缘木求鱼。

    【附近—妖缭乱】:你大爷的!你是聋子还是瞎子?

    【附近—妖缭乱】:缘木求鱼!

    一直专心杀怪的宋孽,瞥了一眼聊天频道,看见妖缭乱发的历史消息,不由皱起眉头。

    正好,他刚解决了一只怪。

    而奔他过来的妖缭乱,显然已经被人屠得只剩下一丝血了。

    对面,二大爷已经追来。

    宋孽的缘木求鱼慢悠悠的将手伸进了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把药粉。

    苏暖萌见状,惊了惊,不由加快二大爷的脚步过去。可不能让那小子奶了妖缭乱,要是妖缭乱有了回复,那这场战斗又得延长时间了。

    这可不行!绝对不能让那人奶上妖缭乱。

    显然,妖缭乱在看见缘木求鱼掏药的动作后,心里也是大喜。

    而且一心祈祷着缘木求鱼能赶在二大爷之前,给她奶上一口。

    那人倒是的确赶在了二大爷很暖前面,将手里的药往妖缭乱身上一撒。

    结果……

    【附近—二大爷很暖】:我去!这是什么操作?大兄弟,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大刀往地上一插,苏暖萌激动的敲着键盘。

    【附近—二大爷很暖】:不带你这样抢人头的啊!

    没错……她被抢人头了。

    而且对方还是个小新人!

    刚才那一瞬,她和妖缭乱几乎都认为缘木求鱼是要施以援手。谁特么知道,这家伙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扬手洒出的药粉,不是回血疗伤的药,而是毒药!

    妖缭乱本就只剩下一丝血了,缘木求鱼这一把毒药撒过去,她当即毙命。

    在苏暖萌的二大爷很暖赶到的刹那间,那人倒地身亡。

    因为留了蓝,所以尸体还躺在地上。

    紧接着,苏暖萌就看见附近频道炸裂了。

    【附近—妖缭乱】:RNM哟!草你大爷的!

    【附近—妖缭乱】:你特么的不得好死!阴b!

    【附近—妖缭乱】:这人一定是你们霸王别姬安排的吧,真尼玛恶心!

    苏暖萌扶额,她是真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是如何把这个小萌新和他们霸王别姬扯上关系的。

    这完全都是意外还么?

    再看一直没吭声的小萌新,在妖缭乱一通乱骂后,悠然回了一句。

    【附近—缘木求鱼】:不好意思,看你打扮,还以为是怪呢。

    噗嗤——

    苏暖萌笑了,视线定格在妖缭乱身上。

    她一身红衣,面容精致但用了烟熏妆的效果,看上去还真有点像妖魔。

    这人还真有意思。

    抿唇笑了,苏暖萌将大刀扛上肩,一直等到地上的妖缭乱蓝掉光了,系统显示她被因作恶太多,被关入了大牢。

    苏暖萌才操作着二大爷离开,此间,没有跟那个药师对一句话。

    咔嚓——

    宿舍被拧开,苏暖萌操作着二大爷很暖回到了复活点,跟小JJ他们说了一声后便下线了。

    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她看向进门的沈佳歆:“回来了。”

    “昂……”沈佳歆吸了吸鼻子,眼妆因为哭了太久的原因,有些花了,而且眼皮还有点肿。

    苏暖萌下意识的走过去,握住她的肩膀:“怎么了这是?被欺负了?”

    沈佳歆抬头,委屈巴巴的抿唇望着苏暖萌,然后特别柔弱无助的扑进苏暖萌的怀里,抱着她:“大萌萌,你说得对。那个项廷,真特么的不是个好人!王八羔子!”

    苏暖萌:“……”

    什么意思?之前她跟沈佳歆说项廷不是好人,让她离远点的时候,沈佳歆不还说对方人似乎不错嘛,两次都没有趁她之危。

    怎么今晚回来,一张口就痛骂那人?

    “还有你大萌萌!你也是坏人。”

    苏暖萌更懵了,安慰了沈佳歆半晌,她的情绪才又重新平复下来。

    “你说你认识林霜元导演,为什么没有上报?”沈佳歆决定先把苏暖萌的事情问清楚。

    听她问及,苏暖萌第一反应是讶异,而后是窘迫:“其实我也不是不上报,只是不想太高调了。做人要低调嘛低调,你懂的。”

    沈佳歆嘴抽,“我亲亲经纪人告诉我说,林霜元导演的收官之作剧本,是你写的。”

    “是啊,不过我酬劳还没下来。不然就请你们吃大餐了。”

    “大萌萌,我记得你说过的,我们是朋友。所以以后有什么事情,好的还是坏的,都别瞒着我。”沈佳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郑重警告。

    苏暖萌连连点头,就差发誓了。

    其实她不说,也是因为没人问她嘛。

    很多事情苏暖萌本人觉得没有说的必要,但如果沈佳歆问起,她也没有隐瞒的打算。

    “那你今晚哭成这样,不会是因为我骗了你这么简单吧?”小心翼翼的把话题调转开,苏暖萌在餐桌边坐下,单手支着下巴。

    沈佳歆已经去洗手间洗了把脸了,眼下正坐在苏暖萌对面,对着小镜子卸妆。

    说到今晚的事情,她就满腔愤懑。

    她把去找项廷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苏暖萌,最后又骂了项廷两句,“他就一种马!居然还有脸说我不干净。”

    “我特么比他干净去了!”

    苏暖萌听了,也有些气。

    哪有男人对女孩子说这种伤人的话的,简直就是对沈佳歆个人人格的侮辱。那男人到底是把沈佳歆当成什么人了?亦或者说他把当下社会的年轻少女们当成什么人了?

    “得,下回我见他一次,揍一次,帮你出气。”苏暖萌扬了扬拳头,再度安慰沈佳歆。

    沈佳歆已经卸妆完毕,打算去洗澡了:“算了算了,咱们以后离那种男人远一点就是了。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就是我想不通,我男神到底是怎么交的朋友?”沈佳歆嘟囔着,抱着衣服去了卫生间。

    苏暖萌则去阳台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回到书桌前看了会儿书。

    等沈佳歆洗完澡出来,把头发吹干了,她才去简单的冲了个澡,上床睡觉了。

    明天上午还要去机场接梁知,早些睡也好。

    ……

    翌日,东华市国际机场。

    上午九点半,苏暖萌和沈佳歆便赶到了机场,在出口处等着。

    飞机没有晚点,所以十点十分左右,苏暖萌和沈佳歆便接到了梁知。

    梁知穿着较为单薄,白色衬衣搭军绿色针织开衫,下身一条牛仔裤,肩上背着包,手里拉着行李。头发也长了一些,发尾能扫到肩膀了。

    她还是戴着眼镜,远远看去,斯文秀气,气质高雅,倒也是吸睛的。

    三个女生一聚拢,瞬时间,周围不少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

    “萌萌,佳歆姐。”梁知依旧温婉,上前先拥抱了苏暖萌,然后拥抱了沈佳歆。

    苏暖萌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这丫头,别看平日里胆子小,关键时刻胆子倒是大得很。”

    梁知羞涩一笑,许是因为已经从少女变成了女人,眉宇间多了几分女人特有的韵味。

    三个人寒暄了一阵,苏暖萌便接过她的行李箱一起往机场外走。

    走出机场大门时,苏暖萌微顿了一下脚步。

    “怎么了萌萌?”梁知正和沈佳歆说国外的生活,却见苏暖萌忽然站住脚回身往后看,不由问了一句。

    沈佳歆也站住脚,顺着苏暖萌的视线后看,只看见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人群。

    “没什么,大概……是我的错觉。”苏暖萌轻皱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接到梁知开始,她总觉得有人在注视着她们似得,有一种针芒在背的感觉。

    可是回头去扫了一圈,周围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到了打车的地方,沈佳歆看向苏暖萌:“大萌萌,你不是说今天要去面基吗?”

    苏暖萌的确要和甜瓜面基来着,本打算接了梁知就让沈佳歆陪她去婚礼现场,自己离开。可是眼下她总觉得有人跟着盯着,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改变了主意。

    “走吧,先一起回学校。我送你们到婚礼现场去了,我再走。”

    “萌萌要跟谁面基啊?”梁知显然什么情况都不知晓。

    而苏暖萌却是把自己在暗香浮动小说网站写小说的事情告诉了沈佳歆,因此今天她要跟甜瓜见面的事情,沈佳歆也是知晓的。

    三人边走边聊,打了车便往学校的方向去。

    等梁知在宿舍里换好了礼服,才又打车去了婚礼现场。

    原本今天梁知回来,梁旭云是让人去接她了的,只是梁知拒绝了。因为父亲委托的人,是江阳。

    梁旭云和江琴的婚礼现场,在北郊一家山庄里。

    距离东华大学,倒也不算太远。

    打车过去四十分钟,苏暖萌将两人送到了门口,便离开了。

    沈佳歆跟着和梁知一道去梁旭云那边,为他们新婚夫妇送上礼物。

    看见梁知出现,梁旭云和江琴颇为高兴。

    当初梁知一声不吭的离开,梁旭云还以为她是不满意自己和江琴结婚,但今天梁知来了,他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小知啊,谢谢你能赶回来。”江琴拉着梁知的手,嘴角的笑很真诚。

    她穿着婚纱的样子很美,跟梁旭云站在一起,也很般配。

    梁知笑着点头,“江阿姨,您今天真美。”

    这一声“江阿姨”显然让两人愣了愣,不过江琴也释然。

    毕竟要真的成为一家人,也是需要时间去适应的。

    沈佳歆已经悄然退到了一边去了,她今天只是陪梁知过来的,但是他们自家的事情,沈佳歆一个外人也插不上话,安静等在一边,吃点美食好了。

    正说话间,来参加宴会的宾客也有注意到梁知的。

    豪门子女,一旦到了婚配的年纪,父母们就该着急了。

    比如这位凑上来的纪总,直接开门见山,问梁知是否交了男朋友。

    见状,梁知将手从江琴手里抽了出来:“抱歉爸爸,江阿姨,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闺女今天能够回来参加婚礼,梁旭云已经很高兴了。眼下瞧出她显然是回避那位纪总的话题,想要逃,哪有不配合的道理。

    “去吧去吧,顺道可以去休息室休息一下,你坐飞机也累了。”梁旭云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一脸慈蔼。

    梁知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去,因为心里有点乱,倒也没顾得上沈佳歆。

    匆忙去了洗手间,梁知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脸上牵强的笑意已经垮下来了,眉眼间染了哀伤,看上去不像是来参加婚礼的,倒有点奔丧的感觉。

    伸手揉了揉眉心,她再三告诫自己,这么久了,不是早就接受现实了么。既然都告诉自己要去接受了,那就别难过了。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那种悲恸的感觉,弥漫全身。

    过了今日,她和江阳,就彻彻底底的变成名义上的兄妹了。

    再爱也不能说出口,再爱也不能在一起。

    能不悲恸么。

    不知道江阳怎么样了,她方才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他人。

    牵强的扯了扯唇角,梁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转身去了隔间,打算上个小厕。

    等她上完厕所拉开隔间的门,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门口。

    梁知抬头,在看清那人的脸时,瞳仁猛地缩紧,张了张嘴,却被男人抬手捂住。紧接着,一只大手扣着她的肩膀,将她往隔间里推回去。

    那人也跟着进门,反手将隔间的门关上。

    没等梁知反应过来,她身体已经被人翻转了一圈,后背抵在了门板上。

    强烈而熟悉的男人气息扑鼻而来,炙热温软的唇压下,精准的含住了她的唇,肆无忌惮的撬开牙关,长驱而入。

    熟悉的吻,太过久违。

    带着一点点辛辣的酒味,让梁知很快回过神来。

    她挣扎,两手却被攥在一起,高举过头顶,死死地压在门板上。

    男人一手扣着她的腰,微微垂首,眼帘合着,吻得痴迷,认真。

    那俊脸近在咫尺,梁知越看心越痛,索性闭上眼。

    她“呜呜”挣扎着,时刻想着摆脱男人的纠缠。

    动作大,还发出不小的声响。

    梁知想着,要是有人在的话,江阳也许会收敛一些。可是她呜咽半晌,外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唔——”男人低吟一声,舌尖被狠咬了一口,破了。

    也因此,江阳松开了梁知。

    狭小的隔间里,两人呼吸浓重,此起彼伏。

    梁知被吻得腿脚发软,完全靠着江阳有力的手臂搂着她的腰肢,方能勉强站稳。

    她张了张小口,想说话,那男人却是蓦然埋首,在她脖颈啃咬了一口。

    “嗯……痛——”梁知皱眉。

    江阳的手游走在她腰上,呼吸越发浓重。

    他的热烈和强势,让梁知觉得不安。而自己身体的反应和他们之间现在名义上的关系,则让她觉得屈辱。

    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梁知用力抽出自己被禁锢的手。

    啪——

    响亮的一巴掌落在男人脸侧。因为埋着首,他的脖颈也被波及。

    一时间,鲜红的指印浮起,江阳停了下来,全身僵住,保持着埋首在她脖颈间的姿势。

    梁知则是趁此机会,一把推开他。

    江阳踉跄,被推坐在马桶上,后背被硌了一下,有些疼。

    ------题外话------

    推荐占坑新书《吾凰万岁:男妃欺上殿》,女帝文,穿越重生,双强专宠!喜欢的,可以移步隔壁加入书架~

    更新日期还不确定,主要看这本完结时间~

    么么啾,大家六一快乐~

    今日留言,皆奖励16xxb~

    另外新书有发收藏红包,收藏的宝贝儿们记得领取哦~纯粹为了红包收藏新书的小可爱,在领了红包后请取消收藏~么么啾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