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4话:做我的女朋友(入群必看)
    抱着沈佳歆的男人这才回过神,宛若梦中惊醒,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怀里的女人。

    这丫头……喜欢自己?

    “老板……”雪莉上前,询问的语气:“要安排酒店吗?”

    “不用,回我的住处。”项廷拧眉,将怀里的女人抱稳,转身往路边那辆捷豹走去。

    项廷的回答,显然在助理的意料之外。

    以往他若是抱着美人,有兴致必定会去酒店,没兴致直接扔路边。

    可是带回住处?这操作她从未见过啊。

    黑色捷豹一路平缓的开进了东华帝宫别墅区,这里聚集了东华市不少商圈大佬,算是实实在在的富人区了。

    东华帝宫一共11幢独栋别墅,项廷是帝宫2号,旁边是3号,与整个别墅区内最大的那栋别墅相对。

    最大的自然是帝宫1号,据项廷所知,1号的户主是宋氏集团的CEO宋煜。

    车子开进院子,在正厅外的喷泉池前停下。后座的车门打开,项廷小心翼翼的将沈佳歆抱下车。

    司机将车开去了地下车库,项廷则抱着沈佳歆进了屋。

    偌大的别墅里,有两个女佣,一个管家,还有两位厨师,几名园丁。眼下大家都看见项廷抱着一个女人进了屋直接上了二楼,一个个的目瞪口呆,显然没搞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主卧的门被男人一脚踢开,怀里的女人似是被惊扰了一般,轻皱了一下眉头,脑袋往他怀里又钻了钻。

    胸膛痒痒的,项廷脸色黑沉,将沈佳歆暂时搁在了柔软宽敞的沙发上。

    身上的衬衣已经被她揪出了褶皱,领带歪斜,样子有些狼狈。

    “老种马……”

    沙发上的女人喃喃着,翻身面向沙发靠背那边,身子不自觉的蜷缩成一团。

    屋里很安静,静得银针落地也能听清。

    所以沈佳歆方才那句话,项廷自然是听清楚了。

    这女人……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脸黑,男人转身去浴室冲了澡,把满身的酒气和烤肉味洗掉,换了干净的家居服,这才出来。

    下意识的抬眼往沙发看去,方才还蜷缩在沙发上的女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沈佳歆?”项廷的心略沉,擦拭头发的动作微顿,疾步过去。近了,他才发现那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滚到了地上。

    好在房间地面铺了地毯,这才没磕碰到。

    大手叉腰,男人站姿笔直,垂眸盯着地上的女人,心情实在有些复杂。

    他脑子里始终回荡着沈佳歆之前窝在他怀里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她……喜欢他是吗?

    可喜欢就喜欢,为毛要称呼他为老种马……

    到底哪里老了,不就年长她一些,一点也不老好么!

    “项廷……”沈佳歆又开始喃喃了。

    轻柔无力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具体说了些什么,项廷也没听清楚。他看见地上的沈佳歆蠕动了一下,仿佛是觉得地上躺着不舒服。

    无奈,男人只好弯下腰,伸手将她抱起,抱进了浴室里。

    他不是第一次照顾酒醉不醒的沈佳歆,更不是第一次照顾酒醉的女人。

    但沈佳歆却是第一个,酒醉独处后,还没滚过床单的女人。

    将人扔进放满热水的浴缸后,项廷蹲下身,伸手去拉她连衣裙后面的拉链。

    拉链应声划开,露出洁白无瑕的美背。

    宽厚的手掌覆上去,却又像是触电一般,迅速的抽了回来。

    该死的!这种让他灵魂震颤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光极力的从女人的美背挪开,项廷起身往外走,下楼叫了女佣上来。

    起身之际,他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薄唇抿了抿,暗骂自己没出息。

    ……

    翌日天明,瓢泼大雨敲打着玻璃窗,嗒嗒作响。

    偌大的圆床上,两只纤细的藕臂从被子里伸了出来。

    沈佳歆绷直身子伸了个懒腰,翻身一滚,撞上一堵肉墙被挡下来,这才徐徐的睁开双眼。

    入目,是一片健康的麦色,眼前有个小点点,黑黑的。

    这“墙”还有温度。

    沈佳歆眨眨眼,卷翘的眼睫扫过男人的胸膛,原本睡眠就浅的项廷,蓦地睁开眼。

    深黑色的眼睛,凌厉的看着怀中那颗小脑袋。

    沈佳歆刚醒,脑袋有点疼,还很懵逼。

    此刻她的视线正锁定那小点,忍不住伸手揪了揪。

    项廷闷哼一声,大掌一挥,握住了她造作的小手往下压去:“别玩儿火!”

    低沉冷冽的男音,满含警告。

    沈佳歆愣了愣,错愕的抬头,对上那双黝黑明亮的眼眸,瞳仁一缩:“项……老、老板!”

    自从项廷收购了暮光娱乐,成为了暮光娱乐的老板以后,沈佳歆就一直喊他老板来着。

    眼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窝在自家老板的怀里,而且老板貌似还没穿衣服……靠靠靠!她昨天晚上不是干了什么蠢事儿吧?!

    抽手,沈佳歆坐起身去。

    丝被从她腰际滑落,女人已经翻身跳下床,局促的往后退去。

    “站住!”

    项廷不悦的皱起眉,看见身上穿着圆领睡裙的沈佳歆,姿态慵懒的坐起身,就势靠在床头。

    丝被横在他的腰间,沈佳歆虽然站住了脚,但却不敢回头。

    她脑袋里乱糟糟的,一方面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跟项廷呆在一起,为什么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一方面又在思考自己昨天晚上喝了多少酒,喝醉了之后为什么苏暖萌没带她回去,自己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总之一团乱麻,暂时理不清楚。

    “你就不想知道,这里是哪里?”男音清澈,慵懒随意。

    沈佳歆抿唇,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还是没回身。

    项廷有些恼了:“转过来,看着我。”

    男人的嗓音一低,沈佳歆便颤了颤,木讷的转身,有些心虚的看着他。

    心虚是因为……沈佳歆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对项廷那份心思。

    不受控制一直蔓延的那份情感。

    即便她自己不想承认,可喜欢眼前这个男人,确实是事实。

    可她就想不明白了,自己怎么偏偏就喜欢上这老种马了呢?!

    想想他之前睡了那么多女人,她应当赶到恶心、不耻才是,可眼下她的内心却毫无波动,甚至依旧喜欢。

    该死的!

    她脑子肯定是坏掉了。

    目光不自觉的从男人那麦色的胸膛移开,沈佳歆红了脸,垂在腿侧的手下意识的去揪裙摆。

    她乖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也不看自己。项廷实在是琢磨不透,沈佳歆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没话问?”

    问?

    沈佳歆愣了愣,讪讪点头:“有……”

    “那就问。”项廷不耐的皱眉,将腰间的丝被拉开,翻身下床。

    就在他伸手拽开丝被的一刹那,沈佳歆下意识的伸手蒙住了自己的脸,背过身去。

    那举动让项廷脸色更黑了,显然,沈佳歆是误会了什么。

    男人垂眸,看了一眼自己下身穿的那条灰色家居短裤,长腿朝背过身去的女人走去。

    “躲什么?”大手搭上她的肩膀,项廷欺身过去,另一只手熟练的绕过沈佳歆的腰肢,将她的身体往自己怀里一拉,埋首在她肩胛处:“昨天晚上,你可没这么腼腆羞涩啊。”

    “比起现在的你,我还是更喜欢昨晚火热奔放的你。”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大手在她腰间捏了捏。

    沈佳歆整张脸都苦了,靠在他胸膛一动不敢动:“老板……我昨天晚上喝醉了。”

    “所以?”

    “所以酒后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都不能当真的。”

    “哦?可我记得你……叫我老种马来着。”

    咯噔——

    沈佳歆心里的弦绷断一根,双腿一软,差点摔了。

    额滴个娘欸!她昨天晚上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怎么老种马都说出来了?!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称谓,但我也不介意坐实一下。”男人说着,大手抓着她的手臂,将沈佳歆强行扳向自己。

    迫使她正面面对他。

    四目相对,沈佳歆瞥见了男人眸中的笑意,面颊嫣红:“老、老板……我错了。”

    她脸红的样子,映在项廷眸中,只觉可爱。

    大手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脸,男人倾身,温热的呼吸吐纳在沈佳歆的脸颊一侧:“沈佳歆,做我女朋友吧。”

    深眸染上情欲,连声音都暗哑了不少。

    项廷话落,沈佳歆就呆住了。

    趁她僵立的时候,男人俯首,吻了吻她的耳垂,搂着她纤腰的手收紧:“做我的女朋友,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沈佳歆回神,身体因为他的触碰而颤栗,心底腾升起兴奋感,让她的俏脸又红了几分。

    这该死的男人!

    未免也太惑人了!这低哑魅惑的声音,听得她的耳朵都快要怀孕了!

    敲里妈!犯规太犯规了!

    想拒绝,可沈佳歆知道自己拒绝不了。

    别说她内心是喜欢项廷这个男人的,就是不喜欢。项廷能开口说出这种话,便有能力让她真的变成他的女人。

    可项廷没有来硬的,昨晚甚至没有欺负她。

    沈佳歆知道的,他昨晚什么都没做。否则她现在大概连床都下不了才是。

    男人的呼吸越发浓烈,沈佳歆被勾得心痒痒,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躲避着。

    但她越是逃避,项廷就越来劲。

    大手捏着她的腰,将她轻巧抱起,转身放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男人欺身过去,俊美的脸逼近:“你昨晚说……喜欢我?”

    瞳仁再次缩紧,沈佳歆脑子里“嗡”的一下,彻底空白了。

    心脏张弛有力,扑通扑通,速度越来越快。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半晌才眨眨眼,伸出两条胳膊圈住男人的脖颈:“那我这算是……告白成功了?”

    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沈佳歆格外的紧张,但她面上却很镇定。

    从震惊到平静,再到理智,她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大概,因为是科班出身,身为演员该有的心理素质,她已经达到标准的原因。

    项廷本来是想捉弄她,看她惊慌失措,继续害羞的。

    哪里想到这女人的适应能力如此之强,这么快就镇静下来了。

    倒是他被她忽然圈住脖颈,有些措手不及。

    温热的胸膛贴着女人身上丝滑的水群,项廷的喉结滑动了一下,双眸深邃了几分,也不说话了。

    他只是近距离的,屏息看着沈佳歆。

    看着看着,薄唇就不自觉的逼近,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立马挪开,仿佛试探一般。

    沈佳歆是第一次被人亲吻,那柔软的触感,让她心尖轻颤,周身的细胞都兴奋起来了。

    圈着男人脖颈的手紧了紧,她扬起头,主动攀附着男人,递上红唇。

    激吻,几乎是瞬间触发。

    寂静了一夜的主卧里,浓浅不一的呼吸急促起伏,连敲门声都被直接无视掉了。

    ……

    沈佳歆再次醒来,是在傍晚。

    四肢百骸,钻心入骨的疼,让她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但床头的手机却一直响个不停。

    无奈之下,沈佳歆只好垂首看了一眼将头埋在她胸口的男人身上:“项廷……”

    嗓子哑了,还有点疼,她的声音很模糊。

    但项廷还是醒了,俊脸抬起,精致俊容映入女人漂亮的眸子:“醒了,饿不饿?”

    他那双眼,眸光清亮。

    显然是没有睡着,只是闭目养神而已。

    所以床头的手机响了,项廷也是知道的。

    听着沈佳歆沙哑的声音,他皱了皱眉,有些心疼,又有些愧疚。不等她多说什么,便伸手探到床头柜,摸过手机,摁下接听键,然后递到了女人耳边。

    “喂,大萌萌……”沈佳歆清了清嗓子,但声音还算哑的。

    昨晚叫得太大声,嗓子都吼哑了,难受。

    在她接电话时,男人下床去,全身上下就只穿了条大裤衩。

    沈佳歆一边和苏暖萌讲电话,一边目光跟随着男人。看见项廷去衣柜里拿了一件睡袍披上,转身出门去了。

    她才艰难的翻了个身,吃痛的皱紧眉头:“大萌萌,你回去了?”

    “在动车上,快发车了。你声音怎么了?”

    沈佳歆还要留在东华市拍戏,自然是不会跟苏暖萌一道回三江县的。

    所以苏暖萌只是打电话跟她说一声,顺便也有点想打听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

    没想到电话接通,她就听见沈佳歆沙哑的声音,起初还以为是她没睡醒。但都已经说了好几句话了,那嗓音还是哑的,所以便关心两句。

    沈佳歆却是红了脸,她支支吾吾半晌,只说自己有点小感冒。

    绝不敢说,这是今天白天被项廷折腾一天的结果,声嘶力竭的喊叫后的后遗症。

    要是苏暖萌知道的,不得笑话她!

    “对了大萌萌,我昨天晚上……”

    “你昨晚喝醉了,抱着项总不肯松,说你喜欢他。”苏暖萌也不拐弯抹角,“所以我就干脆把你交给他了。”

    “反正之前两次他都没碰你,想必也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所以我就放心的,把你交给他了。”

    沈佳歆抽了抽嘴角,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没错,项廷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

    昨天晚上她喝醉了,他的确什么都没有做,还尽心竭力的照顾她来着。

    可是酒醒以后,那家伙不知怎么就兽性大发,沈佳歆感觉自己身体都被榨干了。

    明明是一样的时长,甚至那男人更辛苦一些,她就想不明白了,为毛就她一个人跟个残疾人似得,连床都下不了。

    项廷却像个没事人似得,甚至还有点打鸡血的征兆,比平日里还精神。

    这是为毛啊为毛!

    “你路上小心点啊,我有点不舒服,我再睡会儿。你到了,记得跟我报平安。”沈佳歆叮嘱了苏暖萌,便挂了电话。

    恰巧,房门被推开。

    方才出去的项廷回来了,手里端着餐盘,里面放了一碗姜汤,一碗鸡丝粥,还有一杯温牛奶。

    ------题外话------

    近期读者群发生不少入群秒退的现象,为了防止这种骚扰行为频繁发生,傻沾跟管理们商量了一下,创办了正版读者群(以前的官方读者群)。

    正版群在6月6日晚上11点30将!清!空!群成员!

    之前就加了群的小可爱,烦请挪步验证群!

    其他要入群的小可爱,也加验证群,提交全文订阅截图和个人信息页面给任意管理,进行身份验证。

    验证成功后,管理会给相应暗号以及正版群号,小可爱们再根据群号和暗号进入傻沾正版读者群。

    虽然有点麻烦,但能给喜欢傻沾的读者们更好的交流环境。因此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

    正版验证,傻沾名下任意一本书全订截图都可以。往后所有福利、奖励、实体、领养、客串活动,都只在正版群通知!

    验证群群号:791377249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