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3章 计策
    说好了请琴师的事情,夫人坐了半天也累了,便和今笙说:“娘回去了,你午时睡会觉,晚上才有精神守夜。”

    今笙知道她是累了,她是极舍不得母亲就这样走掉,但她已起了身,服侍她的柳嬷嬷已上前来搀了她,奴婢们忙帮她戴上斗蓬,把她裹得严实,因为她平时喘咳得厉害,外面又极冷,便更惧寒畏风。

    “娘,我送您。”燕京过来搀了她往外走,常年的病痛折磨,让她显得有些老态龙钟,今笙站在那儿看着,鼻子酸酸的,如果可以重来一回该多好,让她好好在母亲跟前尽尽孝。

    猛然,她朝母亲消失的方向跑了去,跟前的紫衣慌忙帮她挑了帘子喊:“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外面雪大,您就在屋里歇息歇息吧。”真怕她又想了个什么不该玩的玩意。

    顾今笙只是跑到了门口,只见外面的雪飘落满地,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有点耀眼。

    她望着她的母亲离去的方向,她上了轿辇,燕京哥哥送她离去。

    她就那样怔怔的望着母亲消失的方向,不知不觉泪洒满面。

    “小姐,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袭人也来到她身边,轻声喊她,心里有点慌。

    从未见小姐这般哭过,无声无息,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落。

    小姐并非没有哭过,但若真哭,肯定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嚎嚎大哭。

    今笙便闭了闭眼,袭人把帕子放在她的手里,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用帕子试干了眼泪,慢慢回到屋里,她逐个扫过身边的丫头。

    她有四个大丫环,紫衣、袭人、明目、霞光,紫衣袭人通常是在贴身服侍她的,所以可以常伴随她的身边,明目和霞光在外面服侍。

    四个大丫头,也惟有紫衣和袭人对她忠心耿耿,直到最后为她而死。

    还有奶娘……

    奶娘向来极为疼她,她是跟着母亲一块陪嫁过来的大丫环,母亲生了她之后,她的吃的喝的全是奶娘一手操办,但最后,全都因为她而死了。

    她打量着房间的每一样摆设,都是她所熟悉的。

    她慢慢站到铜镜前,便看见镜中自己的模样。

    不是她成人后的样子。

    照着这件事情来推算,她此时也应该才十四岁。

    十四岁的她脸上还有些许的稚嫩,她抬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脸,暗暗的捏了一把。

    真疼……

    作梦应该感觉不到疼意的吧!

    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十四岁的时候,难道是她特别留恋这个时候的光景,魂魄便回来了。

    ~

    紫衣和袭人在一旁暗暗的瞧着,没敢打扰她,她从跌下来之后便有些反常了,现在更是站在镜前一直看着自己发呆。

    顾今笙一直都知道自己长得还算是好看的,不比云溪差,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死前才知道,用云溪的话来说,她这种美貌便是惊世之貌了。

    即使拥有惊世之貌,后来在母亲去世后,也没有一个好的男人愿意朝她提亲,那时候她的名声已经败坏,隐隐听见云溪和她母亲议论她说:无才无德,伤风败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连我的羡哥哥都敢屑想,她这辈子就别想嫁男人了。

    为这话,她冲过去和她大骂了一通,撕打起来。

    无才无德,伤风败俗,她的名声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被败坏的,她努力回忆了一下。

    过年之后便是上灯节,在上灯节的时候,候府的小姐奴婢们一块出了府,去观灯。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谁撞了她,当时她觉得是无意的,毕竟人太多,身边都是奴婢,后来也没追究此事。

    那一撞,她便撞向了一个男子,出于本能,她便伸了手,直接从背后拦腰抱住了人家,她虽没有因这一脚摔倒,可接下来那个人也一个回身便抱了她,并出言戏谑:“姑娘这是投怀送抱吗?嗯,你身上可真香呢。”他作势往她身上嗅来,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她羞得满脸通红,那人却又立刻推开了她,一本正经的说:“大庭广众之下,姑娘不觉得难为情,我也不好意思呢。”

    那么多人看着,她羞得无地自容,后来才知道,那人便是皇甫羡,未来的东华大帝,云溪的表哥。

    后来,这事便私下里传开了。

    但是,她却因为那一抱,对皇甫羡心生了好感,云溪也刻意在她面前夸赞她这位表哥,鼓动着她大胆的去表达爱意,连送帕子这等事都做出来了,但却被人拿来当作笑谈羞辱了。

    他越是拒绝,她越是念念不忘,也越发让她颜面扫地,名声一落千丈,在贵妇圈里,谁不知道她喜欢身为皇子的皇甫羡,即使皇甫羡不喜欢她,谁又敢要一个掂记着皇甫羡的人。

    如今,再次来看待这件事情,她便知道一切不过是云溪的手段罢了,明明他们俩个暗生情愫,明明她哥是太子瀚的人,皇甫羡恨他哥入骨,又怎么可能会对她另眼相看。

    且等着瞧吧,她也不知自己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忽然又消失了。

    “小姐,小姐,燕窝汤煲好了,快来趁热喝吧。”

    她正想得出神,奶娘端着燕窝进来了,笑眯眯的看着她。

    今笙回过神来瞧了瞧奶娘,奶娘已经四十岁了,年轻的时候服侍母亲,年老了服侍她。

    看着奶娘,想着她最后惨死的样子,她鼻子一酸。

    奶娘是被云溪她娘命人拿棍子活活打得吐血而死的,云溪得了势,成为皇后,她们更是肆无忌惮,她们的命对于她们来说,不过是蝼蚁。

    “奶娘,我身体结实得很,不需要天天补,这些燕窝,以后留着给母亲吧,母亲身体不好,需要多补一下身体,这燕窝不仅有养颜功效,还可以延年益寿呢,母亲现在最需要这个,紫衣,你跑一趟,赶紧把燕窝送到母亲那儿,母亲平时都舍不得吃的,一定要看着她吃下。”燕窝是极贵重的东西,像那些庶出的小姐是很难吃到,但母亲疼她,她几乎是每天都可能吃到一碗燕窝。

    平时,她多半都是分给了云溪来吃。

    紫衣忙答应了下来,奶娘在一旁看着她,忽然低首试了一下眼角要流出来的泪。

    小姐,真的是长大了,知道心疼夫人了。

    “奶娘,这些年也让您为我操碎了心,母亲的病重,又一直不见好转,等过了这个年,您亲自跑一趟,去我外祖母那里,请个靠得住的郎中,为母亲好好看一看。”

    “好,好……”奶娘连声答应,她明白小姐的意思,外祖母那里,她信得过。

    ~

    与此同时,顾云溪在房间里跺了几次脚了。

    她一身浅色罗裙,着了一件紫罗色彩绘芙蓉长裙,一双似灵珠的眸子含着怒意,都等了这么久了,顾今笙还没有来找她道谦,以往她若是朝她说了什么重话,过不多久还是会来和她说句软话的,她若是再掉几滴眼泪,她便会道谦。

    这么多年来,屡试不爽。

    她的母亲周菁周氏便在一旁笑她说:“你走来走去的累不累,就坐下来歇一会吧。”

    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云溪到底是依着母亲坐在了她身边的美人榻上说:“姨娘,你说这顾今笙是不是有病,她居然用那样的语气对我说话,我非得三天不搭理她。”想起来就气,当着那么多奴婢的面说她,她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就算是候爷最宠爱的妾室,她生的孩子依旧得叫她一声姨娘,称别的女人一声母亲,妾室和正室之间有着差别可不只是一这点点,若是生不出孩子来,有些妾室的地位在府里,还不如一个大丫环。

    周姨娘便笑着说:“她大小姐脾气,还不是想到什么便是什么,与她生气犯不着。”

    “就因为她是嫡女,所以想什么时候发脾气便可以随着性子冲我来了吗?在她面前我就得假装懦弱,处处迁就于她吗?如果你被扶正,我用得着看她的脸色吗?天天这样子巴着她,我还有什么尊严。”

    “你小声点。”周姨娘轻责她一句,虽然这屋里屋外都是她的人,但女儿这么大声说这事,总归是不合适,可事实上,女儿的话,也戳到了她的心窝。

    如果可以,谁不愿意做正室呢。

    周姨娘微微敛了眉眼,她虽然已经三十岁了,而且生了两个孩子,但贵在保养得好,瞧起来也就是个二十几岁的女子般,身上自有一股年轻女子没有的妩媚、玲珑。

    往那美人榻上侧身半卧着,身着一袭红色繁花抹胸,外面罩了件锦衣长袍,胸前若雪的肌肤透亮,姿态甚是撩人,她慢慢的说:“想收拾她一个小丫头还不容易,马上过了年不就是上灯节了,到时候你们都可以外出观灯,把她一块叫上……”她低言和女儿说了几句,云溪眼神发亮,果然是个好计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