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7章 教训
    看云溪脸都涨得红了,一旁的周姨娘有些尴尬,这顾今笙当着候爷的面说什么云溪怂恿她不要来陪候夫人,这话就太重了,便忙说:“二小姐,您这话就严重了,云溪也只是怕您孤独,所以想邀请您一块守年夜,往年不都这样吗?”

    “我孤单?周姨娘,你这话就不对了,爹爹疼我,娘疼我,哥哥也疼我,大家都疼我,我怎么就孤单了?你这样说好像咱府的人都待我不好似的,往年都这样还不是因为云溪一直缠着我让我陪她守年夜,我现在长大了,母亲又病得越来越重,我理当在母亲身边尽孝,多陪母亲,尤其是这大过年的,更应该陪在母亲身边,这难道不对吗?”

    顾才华就瞧了一眼周姨娘,有点不悦,这是怎么说话的?今笙天天快快乐乐的,像个没有烦恼的小鸟,哪里就孤单了?

    再瞧这个女儿,便觉得笙儿真的是长大了,说的话也是句句在理。

    周姨娘一接到顾才华的眼神,心里就打了个冷颤,面上便有些可怜无助了,干巴巴巴的解释:“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才华自是不与她计较,何况他一直喜欢周姨娘,说错几句话也没什么,便说:“过去的事都不要再提了,既然都来了,就都坐下来一块吃吧。”

    本就是可以坐八人的圆木桌椅,顾才华这边发了话,五少爷便高兴的坐了下来,三小姐微微嘟着嘴坐在了她们的对面,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周姨娘觉得自己应该表现一下,她不能跟着坐下来,她要侍候候夫人用饭,想到这她抬步走了过来,和候夫人说话:“夫人……”

    “周姨娘。”一旁的顾今笙打断她的话,她知道周姨娘想干什么,无非是想在父亲面前表现她有多么的贤淑,她要侍候母亲用餐,她真有这么贤淑,平日里每天也不见她来侍候。

    照着母亲这不争不抢的性子,她多年来身体不适,也没有精力去争什么,何况也争不过了,多半也就推拒了,忍着心里的不快反而令她们都坐了下来,这样也讨了父亲的喜欢,成全了他们。

    母亲忍得下这口气,她却不能再让这一切重演。

    顾今笙叫她,周姨娘还是忙恭敬的回了一句:“二小姐。”妾的地位向来如此,即使她再受宠,也要尊敬嫡出的小姐,尤其在候爷面前。

    顾今笙坐在那里,语气平静、言词犀利的说:“周姨娘您平时都是这么教导云溪和东来的吗?见到母亲连一句问候都没有,你们怎么这么不尊敬母亲呢?云溪我下午的时候不是教育过你吗?见到母亲应该请安,行礼,你只比我小一岁而已,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若是传出去还以为我们国安候府家教不严,府上的小姐少爷个个都是不懂礼节之人,岂不辱了父亲的名誉。”

    云溪是真的被骂晕了,她有些目瞪口呆的盯着她,眼里又是恼又是怒,偏拿不出话来反驳她。她以往也跟着她出入过这里,一直都是这样随意的,她自己都不注重礼节,现在倒一再教训她不注重礼节,不把她的母亲当回事,她也从来没把自己母亲当回事呀……

    顾今笙是吃错药了还是撞邪了,今天一直拿这事教训她。

    顾云溪气得心疼,脸上一阵难看,想发火,竟不知道该怎么朝她发火。

    周姨娘心里也是又惊又怒,这顾今笙今天是撞邪了吗,真是邪了门了。

    顾才华听女儿这一席话,心里不是滋味,是有些难堪的,但女儿说得句句在理,他都不能反驳一二。再则,他先开口让孩子们坐下,即使注意到孩子们没朝自己的发妻行礼问安,一时之间也没放在心上,主要也是他平时太过娇惯周姨娘生的孩子了。

    但是,周姨娘身为他们的生母,时时带在身边,应该常常教导才是,免得让人贻笑大方。又想平日里这些孩子们在他面前也是很懂事的,怎么今日来到这儿反而都不知道朝夫人问个安。

    总之,顾才华心里有些不快,也正因为女儿没直接说他的不是,给他留了面子,他再看周姨娘的时候眼神都沉了几分。

    她从进来到现在,已经说错一次话了,现在又错了一件事情了。

    周姨娘看候爷扫过来的眼神后心里一惊,她刚想解释,或者认个错,今笙不给她机会,她太了解这些人的脾气了,她非要一鼓作气,把她们从这个屋子里赶出去不可,便又继续说:“周姨娘,不是我想说你,你实在是有点过了,父亲宠你,你要懂得感恩,母亲身体不适,把这个家交给你掌管,这是信任你,可你要是恃宠而骄就不好看了,父亲难得来陪陪母亲,一起说个话,你看看别的姨娘有哪个像你这般,在听说父亲来母亲这儿后立刻带着孩子鲁莽的闯进来要一块吃饭,搁在那些厉害的主母面前,有哪个妾室庶出的敢在主母面前这般没有规矩,父亲日日在你那里,我今日看母亲身体实在大不如从前,便请了父亲过来,陪陪母亲,让母亲心情舒畅一些,如今不过是拿出一天的时间分给母亲,你心里便不愉快了嫉妒了吗?”

    有些话,今笙不说,顾才华是不会去想的,即使真如她说的这般,周姨娘就是恃宠而骄了,可当这层纸被女儿三言两语给捅破后,顾才华心里就不快了,再看周姨娘的眼神就带了些许的恼意了。

    二小姐说的字字在理,他无法驳出一个不字来,他也不知道女儿今日怎么就这般的能言善辩,虽然让他开口赶人离开他有些不忍,毕竟他还是疼爱周姨娘,不想伤害她的,但话说到这个份上,留也不是了。

    那时,顾燕京也默默的观察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这个妹妹今日令他惊奇。

    候夫人心里更是惊奇,但沉浮多年,她早已习惯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露声色了,她仅是瞧了一眼有些为难的候爷,便叹了口气,说:“这都是妾身的错,在周姨娘刚进门的时候没有好好调教,忽然给她这么大的权力,让她代我掌了家,才会让她失了分寸。”

    夫人这样说了,候爷依旧驳不出一个不字,但人都来了,让他亲自把人赶出去,他舍不得……

    顾今笙端坐在那里扫了一眼周姨娘,她抿着唇,但袖了下的拳头都握紧了,可见她内心的波动是极大了,便说:“周姨娘还是带着孩子回去好好再把家规背一背吧,尤其要好好教导云溪来东来应有的礼数,你若是再教导不好,我这个做嫡长姐的,便要亲自教导她们了,来人,送三小姐和五少爷回去。”既然父亲开不这个口,舍不得伤了周姨娘,就由她来开这个口吧。

    父亲待周姨娘和她的孩子向来极好,当年哥哥被害,她死之前,父亲虽因着大哥的被害虽有些难过,但他更害怕的是受到大哥要牵连,更愤怒大哥居然站错了队,没有支持二皇子一党。因着云溪的原因,他平安无事,最后却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云溪派来的人强行带到了宫里,连阻止一声都不曾有。

    他也是云溪的父亲,又向来疼爱云溪,如果他非要阻止,云溪即使贵为皇后了,还能杀了他这个父亲不成?可为了讨云溪皇后的喜悦,他反由着她被带走了。

    也许,他是真的想不到云溪会杀她……就连她自己也想不到云溪竟然要杀她,且是用那样的方式杀了她。

    她知道,他是个无情的父亲,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