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2章 出府
    日子倒也过得飞快,转眼之间便过去了半个月了。

    每天早上起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还好好的活着,前世死过的人还都在,这对于顾今笙来说便是极大的安慰,同时,也更让她小心翼翼。

    她害怕,前世的事情会沿着今生再走一回。

    今天是赏灯节,为了这事云溪厚着脸皮又来找她,她想扭转前世的那一局,自是答应了。

    如果一切还照着前世的轨迹,今天晚上的赏灯节,二皇子便会出现,她想看一看,究竟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由于晚上府里的小姐要去观灯,早早的大家就打扮妥当,顾今笙也收拾了一番,三千发丝落在肩上,只用一根发簪束起,没有多余的头饰,只是带了些许繁花,衬得她的脸蛋更是白里透红,她穿了一件素色的粉白色的长锦衣,用金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好看的云朵,从裙摆一直到腰际,一根紫色宽腰带束身,那腰不盈一握。

    她又披了一件同样是素色的斗蓬,瞧起来却是清雅又不失华贵,只是眉宇之间多一股子平时所没有的沉静。

    她再也不是那个整天大呼小叫的顾今笙了。

    天还没有暗,才刚刚吃过晚饭的云溪便找了过来,一块来的还有四小姐顾若圆。

    虽然这段时间顾今笙待她的态度大不如从前,搞不好就会出言教训她几句,但顾云溪也只能忍她了。

    一看见顾今笙她便忙躬了身行个礼,虽然她心里面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大家都是同辈,就因为她是嫡出的,她这个庶出的就得对她恭恭敬敬的,她咽不下这口气,可又怕她教训半天,耽误了行程。

    四小姐顾若圆也跟着行了礼:见过笙姐姐。

    今笙扫了她们一眼,四小姐瞧起来低眉顺眼,但她没有忘记,前世的时候,在她母亲去世之后,这四小姐立刻就摆明了姿态,站云溪这边了,她整天跟在云溪的屁股后面,对她这个嫡出的小姐可是丝毫不放在眼底,常拿话来讥讽,落井下石的事情她是没少干。

    “走吧。”她抬步朝外走了出去,她的四个大丫环和奶娘都跟着她一块去了,和前世的时候一模一样,府里的女眷有孩子的都去了。

    国安候府前,各自的马车已经停在了那里,她是嫡出的小姐,自是有自己的备用马车,她朝自己的马车走去,再也不似平日那般看见周姨娘总是先朝她打声招呼,喊她一句周姨娘。

    周姨娘瞧了她一眼,感觉这二小姐瞧起来竟有几分的冷傲,不似之前那股子大大咧咧的性子,每天都咋咋呼呼,周姨娘忍下心里的不适,她知道一定是候夫人挑唆了她,不许她亲近过来,忍着心底的不快,她还是笑着喊她一声:“二小姐,您来了。”

    这段时间,她常在候夫人跟着服侍,对云溪都冷淡了许多,也不主动出来找谁玩耍了,周姨娘喊她一声,想看看她说些什么。

    今笙瞧了她一眼,也仅是一眼,声音淡淡的说:“时间不早了,出发吧。”她踩着马车前的小凳子上了马车,她的人跟着一块坐了进去服侍她。

    周姨娘脸色不太好看,忍着心里的不快上了马车。

    四小顾若圆也与生她的谢姨娘一块上了马车,她们的马车行在最后,今笙的马车在前。与此同时,今笙二叔家的小姐顾湘君的马车也赶了过来。

    一路上今笙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和往年那般兴奋的掀了车的帘子朝外观看,高高兴兴的大叫,手舞足蹈,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安静得连奶娘都看了她好几次,最终忍不住笑着打趣说:“小姐果然是长大了吗?难得出来一回,竟还能老老实实的坐着不动了,您就不稀奇吗?”

    她母亲没有去世之前,她对外面的一切事情当然是稀奇的,由于没有出过府,好不容易出府一次,她总是天真烂漫的叽叽喳喳,只是,今昔的她,早已不是往昔的她。

    听着奶娘的话,她也仅是笑笑,说:“奶娘,我已经十四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奶娘听着便笑了,说:“是的是的,小姐您再过两年就及笄了,您就是大人了。”话语之间,也全是欣慰。

    笙小姐这些天来的行事作为她是瞧在眼里的,如果说刚开始一天二天是一时兴起,但半个月来,她日日如此,亲自下厨给夫人做菜,煎药,凡事她都要亲力亲为才放心似的,夫人的心情也是一天比一天好,瞧起来整个人也精神不少了。

    看来,小姐是真的长大了,知道体贴夫人了。

    今笙便没再说话了,她靠在那里在回忆今天晚上都会发生哪些事情,毕竟她现在才十四岁,这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有些事情印象便模糊了,甚至是不记得了。

    她惟一记得的是,今天二皇子应该会出现。

    在一个地方,她被人推了一下,便抱住了二皇子。

    究竟是谁推的她,她心里是不记得了。

    后来,也便是因为二皇子的事情,她的名声并不好听,以至成为笑谈,到了十八岁,还没人朝她提过亲。和二皇子沾上边的人,寻常人对她是避而远之的。

    马车在集市的入口停了下来。

    由于今天是赏灯节,里面定然是热闹非常,马车难行,她们的马车通常都会停在一旁,大家步行往里面走,小孩子们会买些水果糖之类的,或者去看看皮影,总是有稀奇古怪的玩意来供人玩乐。

    有些书生喜欢去玩猜灯谜的活动,或者对个对子,在人前卖弄一番,显得自己比较有学问似的,女眷们会沿着太湖绕一圈,或者结伴爬上城墙走一走,从城墙往下一瞧,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安国候府的女眷出了马车往前,小姐们行在前头,奴婢们跟在在后头。

    今笙二叔家的湘君小姐也在奴婢们的簇拥下走了过来,喊她一声:“笙妹妹,你也出来了呀。”湘君比她大一岁,由于模样长开了些,有着少女的气息,极是好看,她是嫡出的小姐,上头有一个同胞的哥哥,时常跟着她的燕京哥哥玩。

    前世的时候,在她母亲去世之后,湘君小姐倒是见她可怜瞧过她几回,不过她这个人向来不识好歹,好坏不分,觉得湘君是想要嘲笑她,便不愿意搭理她。

    后来,她成了太子妃,一块被处死了。

    因为太子一党的事情,牵涉极广,不但湘君死了,二叔那一房直接全被灭了门。

    想到二叔那一房的事情,她心里微微一动,望她笑笑,说:“湘君姐姐要与我们结伴同游吗?”

    “好啊。”湘君莞尔,两个人很自然的就并排而行,倒是把云溪挤到一旁去了,她便有些不甘,心里微恼,这两个人都是嫡出的小姐,分明就是排斥她是个庶女。

    在看湘君的身后,也跟着她那一房庶出的小姐,但也只能跟在后头,唯唯诺诺,在嫡出小姐面前,庶女的身份有时候甚至都不如一个大丫环,这份憋屈,云溪便忍无可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