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28章 后事
    今笙向来睡觉是极晚的,晚上的时间,夜深人静之时,她都用来写字,或者看书。

    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心神安宁下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觉得困倦了,才上床歇息。

    子时。

    今笙才刚躺下没有多久,她今天晚上有些心神不宁,躺在床上还在想一些事情,恍恍惚惚的,便听到外面传来值夜的奴婢在叫她:小姐,笙小姐……

    声音听起来急促又害怕的样子,她便蹭的坐了起来,人在床上便回了过去:“怎么了?”

    “笙小姐,夫人逝了。”

    今笙只觉得脑袋轰的炸开了。

    母亲,逝了?

    她非但没有逃过前世的命运,甚至,还提前逝了……

    难道,真的逃不过前世的命运?

    不……

    她匆匆的起了身,拉开门,紫衣、袭人、薄叶还有奶娘都已经在匆忙间起了床跑了过来。

    “给我更衣。”她的声音冷静得不同寻常。

    袭人紫衣上前忙给她更衣、梳发。

    待今笙匆匆赶到母亲那边的时候,人还未到,就听里面传来奴婢们的哭声,她匆忙走了进去,就见母亲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眼睛合着,一动不动。

    她扑通就跪了下去,喊了一声:母亲,笙儿无能,救不了您的命。

    话落,眼泪便啪啪的往下掉落。

    她是真恨,恨自己的无能,无能为力。

    旁边跟着的奴婢都跟着跪了下来,抽泣着,抹眼泪。

    柳嬷嬷这时红着眼睛说:“小姐,夫人去了,都是被周姨娘活活气死的……”

    这屋里的几个奴婢都是侍候夫人的大丫环,没有外人,柳嬷嬷也就敢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也不能再隐瞒实情,夫人不在了,小姐是真的该长大懂了,她应该学着独挡一面了。

    夫人临去之前,最怕的就是小姐它日又被周姨娘哄了去,她必须让小姐明白,夫人的死是周姨娘害的。

    “嬷嬷,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您尽管说吧。”

    柳嬷嬷看了一眼身边的奴婢,说:“你们全都到外面侍候着。”

    跪在地上的奴婢起了身,退到外面去,连今笙的奶娘也自觉的退到外面去了。

    柳嬷嬷见四下无人了,这才把那日顾才华来过一事说了,并把他说夫人的话都学了一遍,若不是他那日前来数落夫人,冤枉夫人,夫人也不会气得吐血咳血,后来周姨娘也来了,和夫人说了几句话,两个人这一前一后的都来说话,夫人越想越气,气火攻心,咳得更严重了,到了半夜,一口气没上来,便去逝了。

    夫人忽然就这样走了,任谁都没有想到。

    说完这些事情,柳嬷嬷抹了把眼泪说:“小姐,您要记住,夫人是被周姨娘给害死的。”

    今笙点头:“嬷嬷,我记住了。”但是,母亲的身子骨这些天来明显的是有好转的样子,怎么会让人一气反而气死了?她一时半会没发梳理这些事情,便又问她:“有请人叫过父亲吗?他怎么到现在还不曾过来?”

    正说着这话,就见顾燕京匆匆跑了进来,他一瞧床上的母亲,便失了声扑过来:“娘,娘。”说到底,他也只有十八岁的年纪,甚至还没到弱冠之年。

    不久后,候才华也匆匆赶来了。

    大半夜的有奴婢跑去说什么夫人去逝了,他都不太相信的,但过了一会缓过神来,才匆忙赶来,一进来瞧见一双儿女都在此,再看床上死去的夫人,才确信这是真的了。

    夫人去逝的消息,在天亮的时候才算是在府里传开了,通知了各房姨娘。

    周姨娘一大早得了夫人去死的消息,心里一乐,这么快便死了?

    夫人去逝了,那后事还得她操持呢,她得去张罗张罗,她甚至顾不上去吃口饭,立刻领着身边的奴婢过去了。

    此时,夫人的灵堂也已经设在了大厅里。

    今笙和哥哥燕京跪在母亲的灵堂前,默默的烧着纸。

    母亲忽然去逝,兄妹俩人一夜未合眼,燕京是真伤心,一个大男人,竟然眼睛都哭红了。反观今笙,反是冷静了许多。

    她默默的陪在哥哥的身边,前世的一幕幕重现,整个晚上,她想了许多许多。

    母亲去了,前世的轨迹如果不能改变,要不几年,她们所有的人,都得跟着死。

    想了一夜,她最终默默的起身,走了出去,喊了袭人。

    袭人忙跟着她来到外面,走到外面的梅花树下。

    夫人生前极爱梅花,所以她的院子里到处都是盛开的梅花,走到她的院子里便有清香扑鼻而来。

    “你仔细想一想,昨个你给母亲送燕窝粥的前后,包括在厨房,有没有遇着什么人,或者有没有离开锅上片刻。”

    思前想后,她总觉得母亲的死,不仅仅是被气死的那么简单。

    这些年来,让母亲生气的事情还少吗?她受的委屈还少吗?几年前她被推下太湖那件事情,父亲便不肯信她……

    她总觉得,母亲总不至于因为被父亲气了,或者被周姨娘气了,就气急攻心,给活活气死了。

    袭人心里一愣,没想到小姐叫她过来是问这事,她顿时觉得这事非同小可,便忙仔细的想了想昨天发生的事情。

    昨天她是遇着周姨娘了,但周姨娘并没有碰过碗,这事回去后她便和小姐交代了。

    但是……

    她心里有点不敢相信,还是忙小声说:“小姐,在厨房的时候,霞光来过一趟,说她要做个荷包,只是刚好差点线,便不值当的买了,奴婢当时喝了她一杯茶,她说是小姐去年赏她龙井茶,很贵的,一直不舍得喝,让我尝一尝,挺好喝的,奴婢喝过不久后,肚子便有点不舒服,就去了趟茅房,让她帮看了一下锅上。”

    提到这事,袭人忽然就更觉心惊,慌忙解释:“奴婢昨个没提这事,是因为觉得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值一提,是奴婢的疏忽,请小姐责罚。”

    “这事不怪你,我该早点提醒你的,那丫头靠不住,她是周姨娘的人,这事你先不要声张,这几天,你好好盯着霞光。”

    袭人应了一声。

    今笙揉了一下眉心,都是自己的疏忽,才让别人有机可趁。虽然还没看到什么有力的证据,她心里也已经有了几分注意。

    连父亲都怀疑是母亲的挑唆,何况是周姨娘呢。

    这段日子她不与云溪交好,云溪又在她手里连连败下,周姨娘怀疑是母亲在背后出注意,便忍不住了,朝母亲出手了,她以为除了母亲,便能控制她了。

    前世的时候,霞光和明目在母亲去逝不久后就被云溪要了过去。

    这两个势利的奴婢,前世跟着云溪的时候没少作恶,几时把她这个主子放在眼里过。

    她本想着,留着这个霞光还有用,却没想到,反而令她害了自己的母亲。

    她匆匆回去,就见周姨娘谢姨娘都跟着父亲一块来到灵堂前了。

    周姨娘一到灵前便跪下来哽咽着抽泣说:“夫人呐,您怎么会忽然去了呢,您不是说等身体好些了再和我好好聊一聊的吗!”

    今笙忍下心里的一腔恨意,有些事情,在她还没有搞清楚之前,她必须再忍一忍,也必须让周姨娘继续在这里装腔作势的演一回。

    眼下,还要处理母亲的后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