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34章 巴掌
    那厢,湘君小姐带着自己的四个大丫环出了今笙的闺阁往回走。

    远远的,便瞧见了云溪小姐迎面而来,她原是从周姨娘那里出来的,周姨娘投河被救上来之后就用热水在沐浴驱寒,沐浴过后喝了些药便躺床歇下了,她在那边待了一会泛了,准备回自己阁楼也歇息一会。

    忽然瞧见湘君从今笙那个方向出来的,她打算假装看不见。

    顾二爷家的湘君小姐,从来都不是个省油的灯,周姨娘也一再和她说,这种人狗眼看人低,不要搭理她便是。

    她想远远的避开,但湘君却忽然喊了她:“这不是云溪吗?怎么见着我也装看不见,莫非我哪里得罪了你不成?”

    湘君指名道姓的喊了她,云溪便不好不说话了,她只得硬着头皮停了下来,瞧了一眼湘君,这是一个极美的女子。

    瞧她折纤腰以微步,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面比花娇,举手投足,端得高贵大方,身边的奴婢瞧起来都高人一等似的。

    她暗暗忍下心里的嫉妒、勉强露了笑,说:“湘君小姐哪里的话,我只是在想些心事罢了,没有注意到湘君小姐。”

    湘君走到她面前,状若关心的询问:“哦,想什么心事这么入神?”

    云溪便作出难过的表情说:“周姨娘刚刚跳河自尽了,虽是被救了上来,但瞧着是受了寒气了,我心里难过得很。”

    “怎么会这么想不开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啊,你可得好好劝劝周姨娘了。”

    瞧湘君小姐好似还挺关心周姨娘似的,云溪心里一动,她到底也只有十三岁,几乎要以为湘君小姐是真的关心周姨娘关心她了,便红了眼说:“湘君小姐,您有所不知,周姨娘是让笙姐姐给逼得跳河自尽的。”

    “今笙能干这事?这就有点过了。”湘君小姐状若不满。

    湘君小姐这样子明显是对今笙不满的,云溪便立刻趁机说:“云溪小姐,您还不了解笙姐姐那个人吗?她向来霸道、蛮不讲理,她刚死了母亲,自己和自己的奴婢自导了了出戏,非说院子里闹了鬼……”她把府里闹鬼的事又说了一遍,最后红着眼低声抽泣说:“周姨娘被她如此冤枉,只能以死明志。”

    “可不是还没死成吗?周姨娘真想以死明志,就应该找个没人的时候投湖自尽。”

    云溪忽然震惊的看着湘君小姐,她这话什么意思?她之前明明很关心她的样子啊……

    啪啪啪……

    云溪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脸上忽然就被湘君小姐啪啪啪甩了几个耳刮子,她到底是小了湘君两岁,被打得一下子愣住了,可这一幕,也恰恰让黑着脸走出来的顾才华瞧个正着,他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大步流星的走来沉声喝:“湘君,你在作什么,为何打云溪?”

    云溪瞧着来到跟前的父亲,捂着火辣辣直疼的脸便哇的一声哭开了。

    湘君显然不忌惮顾才华的,她瞧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大伯父,便正色解释道:“大伯父,云溪也太不相话了,她不过是一个庶女,怎么能到处说自己嫡姐的坏话,今天这是说给我听了,哪里碰上了别的人,是不是也要传给别人听?”

    顾才华还是气得不轻,质问:“说什么了?”

    湘君瞧了一眼捂着脸直哭的云溪:“云溪,你还有脸在大伯父面前哭,你把你刚刚的话再对大伯父说一遍看看,你有什么证据说那个被大伯父打死的疯丫头是装疯卖傻,是与今笙合伙陷害你的周姨娘的?让我瞧这还是杀人灭口呢,是不是装疯卖傻一试便知。”顾才华脸色一白,这个湘君可真是什么都敢说,都让她爹娘惯成什么样了。

    湘君可不看她的脸色,严厉的继续批评云溪:“你说这话不但败坏了今笙的名誉,让她日后不好嫁人,但也败坏了顾家小姐的名誉,你知道什么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吗?你到处乱传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顾家的小姐个个家教不好呢,连我都跟着你受牵连,大伯父,您最好多管管云溪,让她管好自己这张大嘴巴,不要逢人就说什么府上闹鬼夫人回来一事,话里到一百个人嘴里就会有一百种说法,这对咱们顾家的声誉没什么好处。”

    顾才华被湘君小姐的话噎得无法反驳,她瞧了一眼捂着脸低抽的女儿,一时之间竟不能为她说话,又觉得湘君说得的确有些道理,只能说:“府上闹鬼一事,从今以后谁都不准再提,这话我会传下去,如若有人再提起,传出府外,家法侍候。”

    “大伯父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云溪,你听见了,不要再对旁人提起,外人只会看笑话,没事落井下石,这点道理你都不明白,你这书读了有什么用。”说了这话,她倒是甩了袖子,走了。

    云溪被训得一句话接不上来,眼见着湘君离开,再看父亲铁青的脸,她只能流着泪说:“爹,湘君小姐是故意的,是她故意引诱我那样说的,现在又故意打我,她心里是向着笙姐姐的,是故意为了笙姐姐来欺负我的。”

    顾才华瞧了女儿被打得红肿的脸,脸上甚至有几个被指甲勾到的血印子,便知道这湘君出手实在是狠辣了些,这个孩子平日里瞧着温柔、乖巧、没想到性子也是这么的烈,他觉得有些头疼,给气的。

    虽是心疼女儿被打,但还是责备一句:“她引诱你,你便胡说?你怎么这么傻啊?以后不许再提这事,就当吃个亏卖个教训了。”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府里闹鬼一事,尤其是苏大人……

    云溪见父亲不想追究这事,也只能诺诺的答应了。

    待她回去一瞧自己的脸,气得半死。

    这脸上竟是给她抓了个血印子,让她怎么见人?

    这个母老虎,太毒了。

    ~

    这事之后,周姨娘当天夜里就病了倒了,据说,夜里一直高热不降,大夫开了药给吃下去,都不能退热。

    ~

    夜已经渐渐深了,今笙还无睡意。

    卧在床的一角,她手里翻看着一本书。

    养成看书的习惯,还是前世的事情。

    漫漫长夜,一个人睡不着的时候,读一读书,反而可以很快入睡。

    现在,她手里拿的是一本草木纲目。

    前世的时候母亲的病最终没有痊愈,去逝了。

    今世,她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好好调理母亲的身体,兴许可以让她多活些日子,便特意让人买来,平日里她私下里看一看,学一学,想要照着调理母亲的身体,哪知她竟是比前世还早早的去逝了。

    这本书虽然已经不能帮助母亲,但不得不说这是一本好书,关于调理身体的单子,她自己都可以随手写上几个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