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38章 涂药(小修)
    今笙把一瓶瞧起来像水一样晶莹的药水拿了过来,和云溪讲:“脸上的伤且不可大意了,你本来就是庶出的,要是连容貌也没了,将来可怎么办啊!”

    她貌似说得关切,云溪却听得一肚子气。

    她是庶女没错,但她不喜欢别人提醒她庶女的身份。

    再则,她相信要不多久,她就会摆脱这个身份了。

    “来,我帮你先上点药。”

    云溪也没有拒绝,坐在那儿由她给自己的脸涂了一下药水,药水涂到脸上清清爽爽的,有一瞬间的刺痛,她微微蹙了眉,今笙解释说:“刚开始会有一点刺痛,这都是正常的,是因为在发生药效,你每天只要涂上一次,三日即可痊愈。”

    云溪瞧她说得不像有假,她也不疑有假。她是刚从周姨娘那里过来的,也听说了今笙在那边的刻意讨好,她心里其实也挺得意了。今笙的母亲没了,她往后会知道这个家该谁做主,就凭她这脑子,和几个奴婢老妈子就想闹翻个天,做梦去吧。

    云溪嘴角微勾,她很享受被今笙服侍,她细心的帮她把脸上包裹起来,一再嘱咐她不可以见了风,更不可让风吹了,每天这个时辰上药的时候打开一次便可。

    云溪一一记下,应了。

    今笙微微含了笑,她知道有其母必有其女,她很喜欢她们母女现在天真的样子,这对她会很有利。她一边把药瓶收起来一边放在她面前说:“量不多,只够三次的,小心收好了。”

    云溪自然是小心的收了起来,她不疑有它。

    “笙姐姐,你这里已经有好几个奴婢了,我才两个贴身侍候的奴婢,要不你把薄叶赏给我吧。”她瞧着薄叶是个力大的,心里早就痒痒得想要了,但一直不敢。

    今笙瞧起来又是一副想要示好的样子,她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便又趁机开了口。

    今笙望她笑笑,说:“云溪,你一个庶女,身边配两个奴婢已经足够了。”

    云溪气得脸上也暗了几分,这今笙一口一个庶女的,她听得心里堵得慌。

    今笙又说:“我也正要和你说一说,我之前已经和爹打过招呼了,咱国安候府已经大不如从前的风光了,这一点你是知道的,你院子里的闲杂人一会我会撤下去几个,留下两个在院子里侍候就足够了。”

    云溪瞪大眼睛,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本来还想朝今笙要个奴婢的,怎么忽然就又成了撤走她院子里的人了。

    今笙看她震惊不敢相信的样子,望她笑笑,说:“你也回去休息吧。”

    云溪倒吸口气,忍着怒气:“笙姐姐,你什么意思啊?”

    “云溪,这也是爹的意思,你别太激动了,注意你的脸。”

    “我不信,我去问爹。”云溪气得撒腿就往外走,要亲自去问一问顾才华。

    事实上,这也正是顾才华的意思,即使她去问了,结果也是一样子。

    国安候府靠着老祖宗留下的基业风光了这么多年,在顾才华的父辈那一代,便挥霍了一世了,当年他父亲的奢华那可是出了名的,靠着父辈们留下的基业,那过的是土皇帝的日子,可即便如此,却也只有正室的妻子生下三个孩子,旁的妾室要么是不生,要么是孩子还没生便小产了,所以人丁就显得格外单薄,他们的父亲一去世,母亲不久后也跟着去世了。

    到了顾才华他们这一代,为了彼此的自由,他与自己的二弟分了家业,不要说他没多大本事,就是隔壁的二弟也是靠吃老本了,那隔壁的二弟也是个喜欢挥霍的。

    个个都是进少出多。

    所以,云溪气得去找顾才华问个究竟,结果是不能令她如愿的,顾才华直接一句:这都是我的意思,你照做便是了。

    顾才华也觉得,留那么多奴才在府上养着也是浪费银子,不如打发出去。

    就在这一天,国安候府打发出去了些奴婢,五少爷那几个奴才给打发出去了,云溪院子里撤了几个使唤的丫头,周姨娘的院子里也撤了几个使唤的奴婢,就是一直瞧起来安安静静的谢姨娘谢素和四小姐那边也没有放过,撤了几个使唤的老妈子。

    本来就病着的周姨娘气得一口气几乎没有背过来,虽然她知道是顾才华授予的,之前顾才华和她打过招呼了,但顾才华授予了今笙这样做,这可是给她不小的权利啊!

    周姨娘本就病着,发着高热,她这又气又急的,又上火。

    午时,她这边气还没有消,今笙便又来了。

    果然,照着之前所说的,她送了清淡的菜过来。

    周姨娘躺在床上打起精神盯着她,她得好好问一问她,看看她究竟想干什么。

    之前,她以为她怕了,想服软了,现在又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卧在榻上拿眼瞧着挑了帘子进来的今笙,她笑吟吟的一边进来一边说:“周姨娘,精神好些了没有?”

    从她的面上瞧不现任何异样,她笑笑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的无害,像个单纯的小白兔,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周姨娘勉强打起精神的说:“我这刚好了一些,就听说你在府里干了件大事,笙小姐,你把人都打发走了,以后我们来使唤谁?”

    今笙在她床边坐下说:“周姨娘,这是父亲的意思,而且,你这里也不差人呀,行了,父亲都已经决定了,人也都赶出府了,还想它作甚么,周姨娘,先吃口菜,开开胃。”她夹了块耦给她。

    周姨娘瞧她说得轻描淡写,好像真的是一件极小的事情般,她勉强压下心里的火。

    今笙亲自给她夹了菜喂到唇边,她虽生气,但也没有不吃,让笙小姐侍候她,她心里有股子暗爽,便也吃了一口,有稍许的辣,可这正合她的胃口,她本来是没有胃口的,不知道是因为这菜好吃,还是因为是笙小姐亲自喂的,她总觉得食欲不错,还吃了一些饭,西红柿炒蛋下饭。

    周姨娘竟是吃饱了,今笙含着笑让身边的奴婢把东西收了,和周姨娘说:“看你还吃得下去,我就放心了,明个,我再送来给你。”

    周姨娘听闻她明个还要来,便故意客气一句:“哪能一直劳烦笙小姐亲自过来。”

    “没事,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既然她要送,周姨娘便不客气:“那就辛苦笙小姐了。”正说着这话,就听外面传来声音,就见五少爷气哼哼的进来了。

    他没想到今笙也在这儿,瞧见她的时候愣了一下,今笙这时也就站起来说:“来哥儿来看你了,周姨娘,我也先回去了,你歇着吧。”

    今笙准备往外走了,五少爷回头瞧了瞧她,有些委屈的和周姨娘说:“她来作甚?这个坏女人,把我的人全赶出去了。”今天居然还打了他两个耳光,这事他没有说,是觉得他一个男的挨打挺没脸的。

    周姨娘虽是没有精神,但看到儿子来了还是打起精神说:“来哥儿,你等着瞧吧,她得意不了几天,等哪天我被扶正了,再给你几个奴才便是。”

    来哥儿便忙催她:“您倒是快点呀。”

    “来哥儿,心急吃不了热豆府,你先出去玩吧,让我休息一会。”她吃了会饭菜,觉得脑袋更疼了,想睡觉。

    ------题外话------

    稍微修改了一下上药这一部分,剧情没有变动,只是把上药这一部分写得更细致了一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