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55章 求教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今笙走在前头领路。

    皇甫羡跟在后头冷冷的瞅着她的背影,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她腰杆挺得很直……

    他想起了云溪,那个怯懦的女孩,因为庶女的身份,总是没办法把腰杆挺得直直的,即使周姨娘在府里受宠,她瞧起来也是可怜巴巴的,尤其是昨日入宫,更是可怜得让他有想捏死眼前这位的心思。

    空有一张绝色容貌,小小年纪竟暗藏了一颗毒蛇心肠,生生的云溪的脸给毁了。本来就是个庶女,再被毁了容貌,就算周姨娘受宠,日后又如何能把云溪嫁得好?即使最后被抬为了正室,云溪成了嫡女,但没了容貌,也很难讨得丈夫的宠爱。

    他是男人,自然了解男人,男人都是喜欢容貌俏丽的姑娘的。

    “殿下,周姨娘病了好几日了,这次风寒极为严重,您身子尊贵,暂且回避一下吧,免得过给了您就不好了。”不知不觉中,便到了周姨娘的院子,奴婢挑了帘子,大家便都进了堂屋。

    皇甫羡轻挑了眉,他本想要进去,这时便听见里面传来咳嗽的声音,是周姨娘的声音,他认得,听起来是挺严重的,便打消了进去的念头。

    “李太医,你进去给好好瞧瞧。”皇甫羡吩咐了一声,这是他带来的人,自然也是信得过的。

    那太医是个年长的,忙应了下来,今笙便说:“劳烦李太医了,您请。”

    她就这样跟着一块进去了,就不怕过给她?皇甫羡瞧着她进了内室,不知可否。

    一般来说,遇见这些有可能会感染会传给旁人的病,都会避着点的,她是真不怕还是故意在他面前演戏,假装关心周姨娘?

    那时,云溪已匆匆找了过来。

    看见二皇子站在那里,今笙却不在,云溪匆匆走到跟前来,先行了一礼,说:“殿下,您来了。”

    二皇子点了头,和她讲:“别担心,李太医正在给周姨娘诊断。”说了这话,他仔细瞧了一眼云溪,因她戴着面纱,便也只瞧得见一双眸子生得水灵,云雾缭绕,瞧着便是一位让人怜惜的柔弱女孩。

    也许是因着脸上受了伤的原因,她瞧起来更怯懦了,微微侧了身,似乎不愿意直面他,声音轻柔的和他说:“谢殿下。”忽然发觉奴婢并没有给二皇子上茶,她心里微有不悦,觉得这是这些奴婢怠慢了二皇子,便开口吩咐:“都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殿下上茶。”

    屋里的奴婢赶紧上了茶,云溪便上前亲自沏了茶给二皇子喝,皇甫羡自是不会喝,虽然云溪绝不会害他,但在外面,他没有随便吃喝旁人东西的习惯,只是坐在了那里。

    云溪和他说:“殿下,您先坐一坐,我去里面瞧一瞧周姨娘。”

    二皇子点了头,云溪便朝里面走去。她知道今笙在此,奴婢前去汇报的时候就告诉她了,说今笙带着二皇子直接来这边了,她便急急的赶了过来。

    果然,走进周姨娘的内室,便瞧见今笙正站在一旁观看李太医给周姨娘诊断。

    瞧见云溪过来,她也仿若没有看见似的,似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周姨娘这边。

    云溪忍下心里的气,看着她这张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脸,当真是光彩照人,再想到自己的脸,便越加的恨她,恨不得也撕了她的脸,因为有李太医这个外人在,她也不好发作,便慢慢走过去说:“笙姐姐,你回去歇息吧,这里有我照顾周姨娘就够了。”

    今笙这才抬了眼皮瞧她一眼,说:“周姨娘病着,也不适合太多人涌进来,既然你来了,就在这里照顾一下吧。”她抬步走了出去,却并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堂屋。

    周姨娘那时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她也没有精力与今笙说好说歹,一直都忍着没吭声,她只盼着这身子骨赶紧好起来才能多作计较。

    李太医这时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药箱子走了出去,准备把周姨娘的病情和二皇子说一下。

    眼瞧今笙和李太医都离开了,云溪便扑在周姨娘床边喊她:“姨娘,您若再不好起来,这府里就要变天了,我的脸让她弄得到现在也没办法愈合,昨个去了一趟宫里,太医们个个都说没有办法,不能痊愈,我可怎么办呀。”

    周姨娘被她吵得头疼,她自然知道她昨个进宫的事情,只是她现在病在床上,没精力管事,可云溪变成这般,她也是恨的,她还指望云溪嫁得好呢,如果脸没了,怎么嫁得好?强撑着身子,她有气无力的说:“不是说二皇子来了吗?他是你表哥,自幼就对你多有关照,你多和他联络联络,他总会能帮得上你的忙的。”眼下这个光景,除了求二皇子帮助,周姨娘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她的脸恢复。

    那厢,今笙出来的时候二皇子还坐在那里,看来并没有想要进去瞧一瞧周姨娘的意思。忍下心里的冷笑,二皇子还是挺惜命的嘛,对周姨娘和云溪的情份,目前来瞧也不过如此吧。

    她目光淡淡的望他一眼,他并没有忘记前世的时候她曾经如何纠缠这个人的,他三番五次出现在他们候府之中,云溪次次通风报信给她,鼓励她大胆上前示好……

    那个时候,她也真的是胆大包天不知害臊了。

    前世的事情拿到现在来瞧,她便瞧得一清二楚了。

    他一次次的出现在候府,不过是有意而为之,云溪怂恿着她多次表白,送帕子,他越拒绝,她越觉得他好,越是求而不得,越是想要得着,她的名声也就被云溪与二皇子合伙败得人尽皆知了。

    前世的事情,她是不会再重来一次了。

    猛然,一道冷厉的眸子扫了过来。

    皇甫羡瞧向她,她真是大胆得可以,居然敢这般肆无忌惮的瞧着她,那眼神竟是一言难尽,令他也看不懂了。

    与他的目光相视,她也没有丝毫的闪躲,反是行了一礼,说:“让您久等了,周姨娘病情反复,还劳您费心了。”

    “周姨娘不是外人,照着辈份我还要尊她一声姨娘。”他说这话自然是要故意抬高周姨娘的身份了,今笙自是听得懂,立刻说:“周姨娘有您这样的皇亲国戚,那也是我们安国候府的荣幸,您瞧您的到来也立刻令府上蓬荜生辉起来了。”

    她说得一本正经,这话听起来应该是有恭维的成份,但皇甫羡就觉得她话里好似含着讥讽一般。

    正说这话,李太医便走出来了,对皇甫羡行了礼后说:“周氏这是因为落水受了风寒,寒气入体太过严重,恐怕是要调养上一段时间了,我先给开个方子,您照着方子上的抓药,煎药便可。”

    今笙点头答应:“有劳李太医了。”

    李太医便去一旁写药方子,待他写过药方子,准备把方子递给今笙的时候,皇甫羡忽然就把药方子给抢了过来说:“这等事情还是让下人去做吧。”他扫了一眼四周,竟也不知道哪个是周姨娘的人,这人都死哪去了,这个时间云溪怎么还不出来?这么重要的方子能让今笙这等人拿了去?

    今笙忽然就噗的一声笑了,他知道二皇子在防备什么。

    “你笑什么?”皇甫羡有点恼火,说不出的恼火,好像自己的心思都被她看穿了一般。

    “常桂,还愣在那儿干什么,还快把方子收下,去给周姨娘抓药。”

    一旁的常桂忙上前,二皇子瞧她一眼,觉得有点眼熟,应该是周姨娘身边的人,他正想要把方子给了她的时候,就听有人说:“二皇子,您就把方子给她吧,她是周姨娘陪嫁过来的,信得过。”

    那种被人看穿一切的感觉,很恼火。

    皇甫羡把手里的方子给了常桂,冷冷的瞧了今笙,说:“你知道什么样的女孩最惹人讨厌吗?”

    今笙听这话立刻认真的求教:“不知道,还请二皇子赐教。”她那一本正经求教的样子,令皇甫羡觉得像吞了一个苍蝇一样难受,那种感觉,一言难尽。

    他是很讨厌她的,多年前云溪进宫和他提及过一个叫今笙的女孩时就讨厌她了,虽然并没有过交集,却从云溪对她的描述里,慢慢总结出来她的特性。

    以前云溪口中的今笙,不可一世,蛮横无理,因为自己是嫡出小姐,便对庶出的妹妹们吆五喝六,毫无尊重可言。现在他却莫名的觉得,她攻于心计,处事沉稳老练,且手段毒辣。但是,她面相纯良,容貌绝佳,光彩照人,甚至让人有点不能直视,她瞧起来单纯无害,就像一个无辜的小白兔,满眼天真的朝他求教……

    这与深入他心底的形象,太过格格不入了。

    “自以为聪明……”既然她求教了,他还是把这几个字说给她听了。

    今笙听了便嚅嚅的说了一句:“你好像是在说我。”

    “本来就是说你。”皇甫羡脱口而出,他也不需要给她留面子。

    今笙忽然莞尔,没有丝毫的尴尬,她耸肩表示:“既然我这么惹人讨厌,我告退便是,您请便吧。”说了这话,她当真是转身便走了,走得那是一个自在,丝毫没有被他讨厌后的沮丧或是难过。

    好似,也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底过。

    “……”皇甫羡便直视着那个远去的身影,拧眉。

    他知道,那个瞧起来纯良无害的女孩,实际上,她是一个刺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