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56章 留下
    “羡殿下。”云溪从内室走了出来。

    “羡殿下。”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竟是望着外面一直在出神,直到她开口唤了他第二声。

    皇甫羡回过神来:“云溪妹妹,周姨娘的情况李太医已经和我说了,没有多大的毛病,就是寒气入体有点重了,调养一段时间,会好的。”

    云溪忙言:“谢殿下。”之后她不由得转身问一旁的李太医说:“太医,我想问一下,周姨娘除了受际风寒之外,没有别的异常吗?”

    李太医毕竟是宫里的人,听云溪这话后品了一下也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便回她:“别的异常倒是没有。”

    云溪心里有点不信,她本来怀疑今笙可能在饭菜里给周姨娘做了什么手脚了,但李太医是二皇子的人,总不至于骗她,她有点不死心的再问:“周姨娘的身子骨向来硬朗,虽是落了些水受了些风寒,总不至于一直发烧不退,这都好几天了……”

    这是怀疑他的诊断有误?李太医有点不悦,他可是太医院里的人,质疑他就是质疑他的医术,他日后还怎么在太医院立足,怎么为皇家看病?便说:“你若不信,可以再请个大夫来瞧瞧。”

    云溪听这话便知道这位太医不高兴了,还是忙说:“我自然是信得过您的。”

    李太医也不再多说什么,毕竟他是皇甫羡带出宫来给人看病的。

    皇甫羡便说:“李太医,这里暂时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是,殿下。”李太医这便告辞了。

    待李太医离开,云溪便委屈的解释:“殿下,我没有不信李太医的意思,您从宫里带来的人我怎么会不信呢,若怀疑李太医的医术便是在怀疑殿下了,您知道我的心的。这几日笙姐姐每日都会亲自给周姨娘送吃的,以前她也从未这样过,怎么就会忽然转了性的对周姨娘这么好了,可自从她送了吃的后,周姨娘的烧就没有降下来过,周姨娘的身子骨一直都很好的,不至于落个水烧起来没完没了的不退。”

    皇甫羡自然是明白的,便安慰她句:“没事,我都明白,别放在心上。”

    云溪微微垂了眸,瞧起来有几分的可怜。

    皇甫羡瞧她一眼,问她:“你说,这几日笙小姐每日都会亲自送饭菜给周姨娘吃?”本来他也怀疑她不安好心的,但李太医并没查出什么来。

    云溪连忙应:“是的,她忽然变了个人似的,又对周姨娘照顾起来,亲力亲为,我几乎都要以为她被鬼附体了。”

    皇甫羡想了想,刚刚她也看到了,这位笙小姐甚至直接进了内室,也不怕周姨娘把病气过给了她,她一个娇贵的小姐,半点都不在乎,好像真的对周姨娘挺不错似的。

    自小就听云溪说过今笙的种种劣迹,他才不会相信这么个人蛮横无礼之人会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在他面前演戏罢了,便说:“日后她若再送什么吃的喝的来,不要再碰,她是嫡出的小姐,自然有着不同的特权,日后不用与她正面起什么冲突,她要作什么便随她吧,你多防备着她点便是。”

    皇甫羡这话自然是为了她好的,在宫里他是萧贵妃所生,虽然萧贵妃受宠,但到底不是嫡出,在太子或是皇后面前总是要受到诸多的约束,因为萧贵妃受宠,父亲对他自然也多有宠爱,暗地里也就成了皇后的眼中钉肉中刺,说话也是常常带着刺,让他极为不舒服,与太子瀚的关系也没有表面上那么亲热。他自己深有体会,才会有此一劝,但这话听在云溪耳里便不太舒服了。

    连羡殿下都认为,她是嫡女,所以有特权吗?因此她想干什么便干什么,而她是庶女,所以就必须要忍耐着她……

    “是,我都听您的。”云溪轻声应他,话语里满了委屈。

    皇甫羡瞧她,云溪今年也才十三岁吧,比那位笙小姐小上一岁,明明只是一岁之差的两个人,区别就高出一个天来……

    以往只是口听云溪讲过笙小姐的种种恶劣,现在亲眼见过这位小姐两次,却发现她非寻常的候门小姐,与云溪口中的那位笙小姐也大不相同。

    她虽生得娇贵,且人比花娇,气质绝佳,但却胜在气势。

    一个候门小姐,在他这位皇子面前,也丝毫没有落下风采。

    她瞧起来既不扭捏,也不做作,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孩,为人处事上倒显得成熟老练,颇有贵族的小姐风范,气派又端庄,那种气质庶女们只能仰望。

    反观云溪,每次看见她,她都是可怜巴巴,满是委屈,好像在府上有受不完的气。

    皇甫羡默默的叹口气,她终归是一个庶女,不能趾高气昂也正常。

    ~

    今笙喜欢写字,尤其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安安静静的练字,可以平静心情。

    刚刚又见到了皇甫羡,她自然不可能有着前世那种激动的心情。

    重活一世,她一直在等着与皇甫羡的重逢,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看见他,她可以很平静,只是现在回来了,心里又有点乱……

    今笙的心乱在于,要如何才能扭转乾坤。

    前世的时候,这俩人最后在一起了,云溪可是没少在她面前显摆炫耀,她那时在知道云溪和皇甫羡一起后,大受刺激,和云溪打了一架,结果被她的奴婢打了回来。当时没了父亲和母亲可以依靠的她,连奴婢都不把她放在眼里,结果她还到父亲面前告状说她打了她,最后她被父亲责罚,让她闭门思过抄写佛经,或者让她一天不要吃饭。

    那些年,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闭门思过,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便又惹祸,又被父亲责罚。她惹祸是真,臭名在外也是真,连哥哥来看她的时候见她瘦了一圈,也只能一个劲的叹气,劝她多吃点,让她忘了羡殿下,说那个人不值得她去想,配不上她云云……

    她自然是听不进去的,简直是入了魔一般,直到皇甫羡登基为帝,她忽然就死了心,真心觉得自己是配不上皇甫羡了,是自己妄想了……

    皇甫羡登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斩杀太子一党的人示威,给哥哥安了个刺杀新帝的罪名,那时候哥哥身在皇宫,负责保护皇室安危,他要设个局给哥哥安一个罪名也是再容易不过了。

    哥哥死了,她更死心了。

    原本以为,皇甫羡登基后也会杀了她,毕竟,他是那么厌恶她,痛恨她,但却一直没有对她动过手,直到他与云溪大婚后,她被云溪的人带进了宫里。

    “小姐,二皇子还没有走,要留下来吃午饭了,厨房那边已经通知下去了。”薄叶匆匆前来,和她禀报。

    她点点头:“随他。”还记得,前世的时候,皇甫羡每次来府上,都会待上个大半天的,有时候还会留下吃过饭才离开。那时候,都是云溪陪在他身边,自然,云溪也会拉上她一块作陪的,但现在想来,当时的她,就是一个笑话啊!

    皇甫羡对她的厌恶,是连看她一眼都懒得看了的。

    放下手中的笔,起了身,今笙走到了琴前。

    前世的往事,想得太多了,总归是不会太开心的。

    她坐到琴前,默默的弹了首梅花三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