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72章 交代
    今笙匆匆跑去找了顾才华,本想求他先请大夫瞧瞧郑姨娘,顾才华还在气头上,回来后坐在书房越想越气,哪里肯依,冲她直吼:“我知道你和郑姨娘平日里关系不错,但这件事情你休要插手。”

    今笙走到他面前拽了他的胳膊:“爹,正因为我和郑姨娘关系不错,所以我更了解她,相信她的为人,眼见不一定为实,我会查下去的,但眼下爹还是要让大夫给郑姨娘瞧一瞧,我看她流了好多血,如果耽误了医治,到时候又发现郑姨娘是清白的,父亲岂不是要追悔莫及了。”

    顾才华瞧她一眼,真的发现这个女儿现在是巧舌如簧,他都亲眼所见的事实,她居然还能为郑姨娘狡辩三分,便是气得一把推开她:“笙儿,事情的真相怎么样,我心里清楚,如果没有鬼,她屋里的人会关门?”若非他及时赶到发现,指不定要被瞒到什么时候,郑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一定是他的。

    今笙站在那里瞧着父亲,他这个人向来喜欢偏听偏信周姨娘的,从来不肯动脑子去思考一下背后的动机,真正对他忠贞不二的人,他总是不相信,轻易就动摇了,比如当年的母亲,被周姨娘设计掉到太湖里,他也不相信是周姨娘所为,反以为是母亲自己上演苦肉计,陷害周姨娘。

    “爹,您都不肯去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吗?放着父亲您这样俊朗的男人不爱,周姨娘眼瞎了吗会看上一个长工?”

    这话,顾才华莫名的觉得受用,但很快又怒火中烧,放着他不爱,去爱一个长工,她该是有多下贱啊!思及此处,顾才华便不为所动了。只是瞧了一女儿,觉得她还是太单纯了,毕竟还小,考虑不周,便耐了几份的性子和她说:“候门之中发生这等苟且之事也是稀松平常的,以后看多了你就会明白了,当时人证都在,反正人也都死了,事若闹大,只会让人笑话,时候不早了,不过是一个姨娘,你且莫再多想。”缓之,又说:“我听说苏大人到府上来了?走了没有?你应该好好陪苏大人的,且莫怠慢了他。”

    今笙心里发寒,不过是一个姨娘吗。

    他果然是,冷血又无情。

    今笙瞧他一眼,说:“苏大人已经回去了,既然父亲不愿意再查,女儿告退。”她转身走了,心里却是定意要把此事查明了。

    顾才华也不与她计较,等过两年她就是苏夫人了。

    今笙并没有回去,父亲不肯下令请大夫,把人关到柴房去了,她现在要去瞧一瞧郑姨娘,看她还活着没有。

    既然是放柴房之地,加上是晚上,四周没有亮,便显得漆黑了。

    奴婢跟着她往柴房去,人还未到便听柴房那边传来声音:“姨娘,姨娘。”是六少爷的声音。

    “大哥,您帮帮姨娘吧,您请个大夫给姨娘看看吧。”

    顾燕京站在他的旁边,即使他是这个家的大少爷,官还不小,但父亲的小妾出了这等事情,他身为一个男子,还真没有插手的资格,那样便是得罪了父亲。本来郑姨娘惹出的就是这等不光采之事,反而令父子之间生出了嫌隙。

    顾燕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详云还只是个孩子,有些事情怕说了他也不会懂。

    “六弟。”今笙远远的走过来,叫她。

    一听见今笙的声音他便扭过身来,果然是她来了。

    “笙姐姐,姨娘就快要死了,您救救她吧。”六少爷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他自幼是被郑姨娘带大的,又是他的生母,自是亲得很,她被打了,又流了血,现在被关在这儿,连个大夫都没有,他虽然小,但心都快要碎了。

    今笙走过来摸摸她的脑袋,心疼他小小年纪要面对这些事情:“别担心,这事我来处理。”正说着这话,里面传来咳嗽的声音,之后是郑姨娘的声音。

    “笙小姐,笙小姐。”声音很弱,听起来好像是在承受什么痛苦。

    今笙走到柴房门前,门是上了锁的,她只能站在外面喊:“郑姨娘,我在,你还能说话吗?”

    “笙小姐,我可以说话。”郑姨娘虚弱的回她,她被关在这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六少爷和笙小姐在外面说话。

    “你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再和我说说。”

    郑姨娘强撑着身体上的痛意说:“那个郑成,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同乡,一个多月前到了府里做了长工,我也是偶然知道的……”她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下,和之前画眉说的一致。

    “他有时候会给我送些好看的盆栽,由于是小时候认识的,看见了会说上几句话,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但今日他又来给我送盆栽,说是叫摇钱树,放在屋里可以旺财,我便让他把一大盆抱到屋里来了,和他说了几句话,却没想到他会突然扑向我,我当时都傻吓了,笙小姐,我什么也没有做过。”他力气极大,一下子就亲在她嘴上堵住她的嘴,整个人被他牢牢的摁在桌子上,一个弱女子哪里是他的对手,由于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又是这类事情,又是她的同乡干的,她当时便吓得魂不附体。

    那个人双手摁着她的双臂,腿也摁着她的腿,与她嘴对嘴,使她不能反抗。

    他确实侵犯了她,而这一幕,又恰恰让过来的候爷碰上,再因着当时奴婢不知状况,急着去关门,更是惹得候爷一看见那一幕便大怒了。

    她所言的一切,和当时画眉所说的吻合。

    今笙听完,和她说:“郑姨娘,我信你,为了六弟,你也一定要撑下去,我会找些证据让父亲也信你,父亲信了你,就会放你出来,请大夫给你医治。”今笙给她一些希望,也是为了鼓励她咬牙撑下去。

    郑姨娘听这话后声音忽然就哽咽起来:“谢谢您笙小姐,我这辈子对您的大恩无以为报。”她说完又喊起了六少爷:“云哥儿,云哥儿。”

    “我在。”六少爷忙跑到门边喊。

    “云哥儿,如果,万一我真不在了,你一定要听笙小姐的话,长大之后报答笙小姐的亲恩。”

    六少爷便哭了:“姨娘,我会的。”其实他也不太懂郑姨娘说她不在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因他从未想过她会死,他只是本能的要听郑姨娘的话,她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今笙转身,对一旁的哥哥言:“哥哥,六弟交给你了,我晚会再来。”

    燕京点了头,今笙也就走了。

    路上的时候今笙说:“既然郑成是院里的长工,又是修剪院里的花圃的,就把王管家叫来吧。”

    这种事情通常都是薄叶去干,她应了一声,便立刻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