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74章 愤怒
    派去找王管家的人还没有带到,薄叶便先一步来了。

    看见笙小姐和候爷都在,她行了一礼后悄悄来到今笙旁边,和她耳语了几句。

    瞧这两人好像有什么私密事般,顾才华望了过来,似有不满:“什么事。”

    薄叶吞吞吐吐,今笙便说:“你直说吧。”

    薄叶这才说:“奴婢刚看见王管家去了周姨娘那儿,后来又匆匆回去他自己屋里去了,刚又看见有护卫去了王管家那里在敲他的门。”所以,她便先来报给小姐知道。

    顾才华微微拧了眉,薄叶这话听着别扭,王管家这个时候去周姨娘那里作甚么?

    顾才华正想着这事,王管家就被带进来了,他一瞧人都在这儿,便是先扑通一声给跪了,有些慌恐的说:“小的见过候爷,见过笙小姐。”

    今笙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候爷也阴阴的定着他,两种眼神令他心里微微发毛。

    “王管家,你先前告诉我,郑成是一二个月前府里招长工的时候进府的,卖身契在我爹这里压着,但我爹并没有找到卖身契,我仔细想了一下,一二个月前府里倒是赶走不少人,几时招过人了?这就说明郑成并不是直接招进府的,应该是由人私下带入府的,所以,卖身契才不在我爹手上,你对我说这种谎话,究竟是为何?”

    王管家心里一个哆嗦,但他显然早有应对之策,立刻磕了个头喊:“候爷明鉴,小的真的没有说谎,兴许是候爷不小心把卖身契给弄丢了一个。”

    顾才华心里正是气闷不已,乍听他这么说立时道:“你还敢狡辩,你给我从实招来,敢隐瞒一个字,本候饶不了你。”所有的卖身契都会放在一个盒子里,也不可能会丢。

    “小的真不知。”王管家哆嗦着回应一句,瞧起来是怕的,但嘴还是挺硬的。

    今笙望他,问:“王管家,我之前不是吩咐你,回你屋里待着,我会随时叫你问话,怎么我一个转身,你便去周姨娘那里了?”

    王管家本能否认,他当时已经非常小心了,天又亮,自认是没有人看见的,却没想到今笙有此一问,但今笙既然问了,恐怕便是有人瞧见了。

    否认得越多,谎言越多,这么多的谎言,嫌疑便越多,王管家慌忙说:“小的,小的前段时间从老家带了些特产过来,送与周姨娘。”

    周姨娘冷笑一声:“送什么要紧的特产白日里不能送,非要等到深更半夜,周姨娘有这么着急吃吗?这会功夫周姨娘恐怕都上床歇着了,你过去合适吗?就不怕招来口舌,就算你是周姨娘什么远房表亲,也该顾及着点,莫仗着表亲就便以为可以不用顾及旁人的闲言碎语。”

    王管家只觉得额头忽然冒汗,笙小姐的话犀利,他竟是不能立即接着她的话应对自如。

    顾才华气得不行,他真不喜欢听今笙后面这一句话,之前还说郑姨娘与那个该死的奴才也是什么同乡,顿时,顾才华上前一脚踹了下去,王管家被踹得趴在地上,就听顾才华怒骂:“你给我从实招来,你这个时间去周姨娘那儿做甚?”

    “候爷,小的,小的真的只是送特产的。”

    今笙说:“大晚上的非要急着送特产,想必你家乡的特产不吃便睡不着觉了?那就把你送的特产也送些我与爹尝个鲜吧,看看究竟有多好吃。”

    王管家跪趴在地上微微颤抖,直觉这笙小姐性情竟是有几分的捉摸不定,不按套路走,她非追着要什么特产。

    顾才华哪管什么特产,只接吩咐:“去,把周姨娘给我喊过来。”

    外面的护卫领命去了。

    今笙瞧了一眼气愤的父亲,再瞧终于有了害怕之色的王管家,她说:“王管家,从你告诉我郑成是一二个月前招长工进府的时候,我便怀疑你了,便让薄叶悄悄跟着了你,你果然是去了周姨娘那里通风报信,你也没送什么家乡的特产,你急着报信与周姨娘。”他急着去报信,哪有准备特产。

    他更没想到会有人跟踪他。

    “既然没有送什么家乡特长,可你却对我和父亲说谎,这是为什么?我之前明明吩咐你回你屋待着等我传话喊你,可你还是三更半夜的往周姨娘那里跑,难不成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

    苟且之事……

    这四个字,顾才华觉得尤其的刺耳。

    郑姨娘的事情已经够令他痛心了,愤怒了,现在又出了个周姨娘。

    顾才华猛然转身走到门口便抽了护卫的刀,回身就要砍死这王管家。

    王管家显然是比较机灵的,虽是吓得跪在那儿,趴在那儿不敢动弹,可一听到响声后还是看了看,但瞧顾才华拿了刀要来砍他,他便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拨腿就要跑。

    他不能死,他不想死。

    顾才华是冲动。

    今笙站在那儿没有动,冷冷的看着,就听父亲气得大怒,直喊:“给我杀了这个狗奴才。”

    顾才华追不上这快步的王管家,但他院里的护卫却是不少,收到命令便立刻有数个护卫围截上来,哪有这王管家的还手之力。

    只听一声惨叫,王管家便扑倒在地,他的身上被几个护卫每人捅了一刀子下去。

    今笙默默的闭了一下眼。

    这便是男人吧!

    这便是父亲吧!

    一时之间,院里充满了肃杀之气,就是今笙跟来的奴婢们也吓得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想必,大家也是头一次瞧见顾才华发这么大的火,充满了杀气。

    顾才华微微红了眼,他觉得自己的心真的是非常痛的。

    为什么,要背叛他呢?

    院里忽然起了风,似乎还有些凉意。

    今笙慢慢走了出来,来到顾才华的身边,伸手拽了拽他的胳膊,喊他:“爹,您别气了,这该死的奴才就是一个诡诈的,他先是拿许多谎话骗了我,还骗说郑成这个狗奴才是一二个月前招进府的,但现在连郑成的卖身契都找不到,我瞧分明是有什么私自带进府来的人,也许根本没有卖身契,即使有,也是在那个人的手里。”

    顾才华回过神,看她,问:“这人为何要这样做?”

    “为了陷害郑姨娘,刻意找了一个郑姨娘的同乡,如果父亲想要知道是谁干的这等肮脏之事,我便立刻让哥哥去着手调查此人,或者请苏大人帮忙调查此人,不出几日,定能查个水落石出。”她相信,连是谁把郑成带回府的,都可以查个水落石出。

    一个多月前,周姨娘的哥哥周运到是来过府上一趟。

    那个时候,她是知道的,只是她没有当回事。

    想来,便是那一次,周姨娘安插了一个郑成进了府。

    权看,父亲愿意不愿意查下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