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79章 三爷的歪心思
    “五少爷不愿意去私塾,今一天都在谢姨娘那里待着,二皇子之前来过府上了,刚刚离开,奴婢本想和他说句话来着,但二皇子好像挺生气的样子,头都不回的走了,三小姐这会也从笙小姐那儿回去了。”

    常桂一五一十的把外面看到的事情过来汇报给周姨娘,她阴沉着脸躺在榻上听着,良久,方才说:“看来,还要麻烦哥哥帮我做点事,常桂啊,你再去见哥哥一回,切记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就传我的话说,计划失败,我也因此受了极大的牵连,行动受到限制,诸多不便,郑姨娘这次,非死不可,让他想想办法。”

    “是,奴婢这就去。”

    常桂退下,郑姨娘抚额,觉得甚是头疼,她现在只想杀人,杀了那个和她争宠的郑姨娘。

    外面忽然有骚动的声音,周姨娘问:“谁在外面喊什么。”

    “我去看看。”秦嬷嬷答下话,朝外面去了。

    是今笙来了,她正站在院子里问:“这院里所有的奴婢都在这儿了吗?”

    “是。”一个奴婢回她。

    “一个姨娘,需要这么多人侍候着吗?全部撤了。”留两个看门的足够了。

    “听见没有,全都跟我走吧。”枊嬷嬷这时吆喝着,让院里的奴婢都出去。

    秦嬷嬷快步跑了过来,直喊:“你们这是作甚么?”

    柳嬷嬷瞧她一眼:“做小姐吩咐要做的事,秦嬷嬷,你有意见?”

    “你,你们不能这样。”秦嬷嬷只觉得血往上涌,气得不行。

    周姨娘才刚失宠,不但夺了她的权,连她院里的人也一并给撤了,这简直太过分了。

    今笙冷冷的扫她一眼:“秦嬷嬷,你年纪也不小了吧?我看你也是时候回老家安息晚年了。”

    秦嬷嬷一个哆嗦,今笙已扬长而去。

    袭人这时哼了一声:“笙小姐要作甚么,要你一个老妈子多嘴。”给了她一个白眼,扭身也走了。

    秦嬷嬷气得不行,但最后也是敢怒不敢言了。

    看得出来,这个府里已经变天了,现在掌家的是笙小姐,大小事情她都要插手,都要管,却没人敢置喙半句。

    秦嬷嬷最终一句话不敢再说,眼睁睁的看着人都被柳嬷嬷带走了。

    转身,她慢慢走进屋里,面对周姨娘询问的眼神,她低声说:“院里的奴婢,都被笙小姐撤走了,现在只有我和常桂在您跟前了。”

    本来靠在榻上的周姨娘一下子便坐了起来,怒:“她敢,我找候爷理论去。”她撒腿便要往外去。

    “候爷现在不在府上。”秦嬷嬷忙拦着她,又说:“候爷正在气头上,恐怕也不会见您。”王管家都让候爷给杀死了,这气能小得了吗?

    周姨娘微微失神,秦嬷嬷说:“您暂且再忍耐一下,待解决了郑姨娘,到时候身边没了人,候爷便会想起您的好了。”

    周姨娘重新坐了下来,还是气得握紧了拳头言:“我现在不方便见云溪,她也不知道来瞧瞧我,你一会去问问她,二皇子过来都和她说了些什么,让她自己把握好了,现在除了二皇子,没人能帮她撑腰。”

    “是,我这就去。”

    ~

    这事之后,今笙也回自己屋待着了。

    不久之后,柳嬷嬷来回她说:“小姐,都安排好了,派了二个机灵的丫头和二个粗壮的嬷嬷去给周姨娘看家护院了,如果没有候爷的命令,不会再让周姨娘踏出那个院子一步。”这样以来,那边再有什么动静,这边也会第一时间知道。

    周姨娘的人都撤了,只剩下常桂和秦嬷嬷。

    今笙点头:“现在王管事的不在了,枊嬷嬷以后您就多辛苦点了。”这是想要柳嬷嬷取代王管事之前的位置,管理府上的大小奴婢。

    “不辛苦,能为小姐分忧,老奴也是很高兴的。”

    今笙莞尔,柳嬷嬷便退了下去,她现在要管理的奴才多着呢,这女眷各院内的大小奴才,都得听她的,以后也有得忙了。

    下午,今笙小睡了一会。

    之前放了会风筝,又玩了大半天,便觉得泛了。

    即使泛了,她也不会沉睡太久,通常半个时辰也就够了。

    ~

    且说,在晌午之际,二皇子坐着自己马车阴着脸回了宫。

    每一次来到这个府上,让他的心情都不是很愉快,尤其这次,看到顾今笙那张一颦一笑都在勾搭男人的脸,心情更不好了。

    渐到宫门口的时候,他抬手挑了帘子,朝外瞧了一眼,他瞧见了苏长离。

    本来拉长了的脸又暗沉了几分,随之便又舒展开来。

    “停……”

    马车停了下来,皇甫羡便下了马车,迎向苏长离。

    “苏大人可真是日理万机,都这个时辰了,还在宫里待着,皇上没留你在宫里用午膳吗?”他本想打趣他一句,奈何心情不佳,原本打趣的话听起来竟有几分的讽刺,不免有几分的尴尬。

    苏长离瞧他一眼,他眼神冷清面容却又不失温润,让皇甫羡忽然就想到了那个女子。

    同样清贵的一个人,同样拥有一张慑人心魄的面容,但不同的是,苏大人不用靠脸生存。

    想到此处,心里难免咬牙切齿,这顾今笙倒是把靠脸生活说得理所当然。

    苏长离不答问:“羡殿下,这是出宫了吗。”

    “是啊,去了国安候府一趟。”

    他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只是一件极为平常的小事,又言:“对了,见着了笙小姐,正在放风筝。”

    苏长离凤眸似含了笑:“你是去见云溪小姐的吧。”

    这话说得,好像他与云溪有什么亲密的关系一样,皇甫羡不喜这话。

    “看她可怜,送她点药。”他脱口说了这话,心里又微微觉得恼怒,却也不知自己究竟在恼些什么。

    苏长离便轻笑了,皇甫羡更不喜他这样笑,好似他说的是假的一般,就听他问:“那位小姐,按照疏亲来算,也是你的表妹吧。”

    “算是吧。”他有点不想提这个人。

    莫名的觉得,有这样的表妹,真的有点丢脸,便绕开了话题,又绕到今笙的身上。

    “刚刚回来之前,和笙小姐打了个赌。”提起这个人来,他莫名的有些兴奋,之前的不愉快仿若也扫去了。

    “赌什么。”苏长离问,好似有了兴致,两人便在宫门口处聊了起来。

    皇甫羡便望他笑笑,伸手拍了他的肩膀:“说了,你可别生气,也算是我自作主张吧,便有心考她一下,结果有点出乎意料。”

    苏长离微微黑了脸,语气还算温和:“说来听听。”

    皇甫羡便捡了他认为可以说的,简单的说了一下,自然不会说自己差点想掐死今笙,更不会说他辱骂今笙这事。

    苏长离不同与一般之人,他的意见,甚至可以左右着皇上的决定,所以,并不想得罪他,这件事情他随便说几句也好,免得那笙小姐朝他告上一状,把事情往严重的来说,反而让苏长离对他心生不快。

    说过,他故意调侃:“现在看来,你们俩倒也算是郎才女貌了。”违心的调侃,让人内心莫名的便泛了酸水。

    那个妖女……他莫名的有些恼恨。

    苏长离倒也没说别的,只言:“笙儿年幼、胆小,你别吓着她了,我去瞧瞧她,先告辞了。”

    皇甫羡不知可否。

    搞笑。

    笙小姐年幼还说得过去,胆小?他真没看出来。

    苏长离便转身上了他的马车,护卫驾了马,离宫。

    “去国安候府。”马车之内,苏长离吩咐下去。

    马车直接驶向了国安候府。

    苏长离这个时间来了,以往都没这个时间来过。

    果然,一进来便瞧见袭人和薄叶正在卷丝轮,因为时间已不早了,她便把风筝都收了回来。

    “苏大人,您来了。”袭人薄叶瞧见他,忙高兴的行了礼。

    “在放风筝?”

    袭人忙应:“是的苏大人,今个小姐高兴,就让奴婢把风筝拿出来了。”不过,想到之前二皇子来过,又说:“倒霉的是二皇子今天竟来了,我们的风筝还不小心扑到他身上来了。”

    “哦?后来呢?”苏长离漫不经心的询问起来,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袭人便言:“后来,后来风筝线缠到二皇子身上了,差点让他的护卫拿刀给割断线,小姐便给解开了。”

    那个场面,听着她的描述也可以想像出来,苏长离眸色微凉,有点不喜。

    他刚才只是从皇甫羡那里听说了一点,并没有说到这件事情,便又问:“后来呢。”

    苏大人这是想要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了?

    袭人和薄叶都不是笨的,听他问下去便明白了,两个默默相视一眼。

    “苏大人,您这边请,奴婢慢慢给您说。”薄叶便领了他离去,去了花厅小坐。

    “小姐正在睡觉,也差不多要醒来了,您小坐片刻,奴婢这就去叫小姐。”

    “不急,你把今天羡殿下来府上所做的事说说。”

    紫衣立刻过来给他侍候茶水,奶娘则悄悄去叫今笙了。

    薄叶自是不隐瞒他,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便把皇甫羡进院之后的事说了一遍,说过,她自己甚是愤怒的。

    “这二皇子也太欺人太甚了,仗着自己是皇子的身份,居然来府上欺负起我们家小姐来了,小姐都差都没被他给掐死,还非说我家小姐配不上您,逼着我家小姐退亲,又辱骂我们家小姐是妖女,靠脸媚惑人……骂得甚是难听,奴婢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太过分了。”

    苏长离神色便暗了几分,之前羡殿下只说了退亲一事。

    “笙儿怎么说。”

    “这……”薄叶犹豫一下,她觉得小姐说得虽是霸气,但真说给苏大人听,又有些不妥,没敢直言,有些吞吞吐吐:“小姐嫌他管得太宽,后来,就和云溪小姐比了三场,小姐赢了后,他才罢休,气愤愤的走了……”

    苏长离不在问什么,薄叶便退了下去。

    他一个坐了一会,高几上放的茶水他并未动一口,只觉得心头微微冒火。

    他正想着这事,外面便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今笙便走了进来。

    奶娘前去叫她的时候,她已经醒了过来。

    奶娘说苏大人来了,她是有些意外的,他从未这么早来过府上的。

    她走进来,瞧见苏长离坐在那儿,姿态矜贵,只是眸色微沉。

    ~

    “三爷,您来了。”

    苏长离瞧她,她是妖女吗?

    她也媚惑了羡殿下的心了吗?

    她如同明珠蒙尘的气质,确实有一种另类的美。

    “过来。”苏长离朝她招了一下手,看起来极为随着的一个动作,无端的就生出几分勾人的姿态来。

    今笙不知他要作何,慢慢朝他走了两步。

    他望她谨慎的样子,目光微凉:“再过来一些。”

    今笙只好再走近一些,不是她对苏大人有什么防备,她只是不习惯靠他太近。

    “啊……”她忽然惊呼一声,这个人真是……让人好生无语。

    苏长离忽然就拽了她的胳膊,令她一下子便跌入他怀里去了。

    她措手不及!

    奶娘立刻拽着犯傻的紫衣退了下去,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但脸上却是乐滋滋的。

    “这,这……”紫衣被拽出去后直犯嘀咕。

    “这什么这,苏大人是未来的姑爷,与小姐有些亲昵之举,也正常,何况,现在的苏大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小姐又生得好看,男人把持不住也正常,只要不出格,没什么的。”

    紫衣吃惊的看她,奶娘好放得开……

    ~

    今笙已是又惊又羞,这人的举止是越来越狂放了。

    颈项传来温热,苏长离的手便抚上她的颈。

    “这里还疼吗?”

    今笙下意识的便想要缩起脖子,突然意识到他可能知道了什么,便忙摇了头:“不疼,不疼。”她微微挣扎,羞得满脸通红,想要离开他的怀抱,但苏大人却不放手,一只手揽在她的腰上,便把她固定在他怀里了。

    被一个男人这般抱着,她浑身就像进了火炉一般。

    “你在怕我吗?”

    “没,没有。”

    “那你抖什么?”

    “……”让他抱着,她能不抖吗?

    “让我瞧瞧。”

    “……”

    这个人,真是……

    这等羞人的事情他做得理所当然,且脸不红心不跳的,坦然得好像一个君子,但她隐隐觉得,他可不是什么君子,反而是越来越放浪了,莫名的觉得在他身上有股子隐忍的怒意,他在生气什么?

    她的颈项是被衣领包着的,他要看,便要拉低她的衣领。

    真的是很不要脸的一个动作了,偏他做得理所当然。

    白晳的颈项露出,果然还有一片红痕,应该便是被那人之前触碰过的了。

    他轻轻抚上,再问她:“疼吗?”

    “不疼。”她反射性的回答,很想他赶紧放开她。

    他蹭了几下,似乎想要蹭去那片痕迹,今笙不由得又缩了缩脖子,被他蹭过的地方,就像被什么划过似的,全身都痒了起来。

    “我真的没事了,不疼了。”今笙还是赶忙推着他,被他抱在怀里,她浑身发烫。

    他便放了她。

    软玉在怀,他也觉得太过烫手。

    今笙忙退到一旁,向来遇事沉稳,即使被羡殿下掐着脖子脸色也不变分毫的她,心里慌乱起来,便不敢再去瞧他,只觉得头皮发麻。

    “今天羡殿下来府上作甚么?”

    他继续问这件事情,今笙忙答:“说是给云溪送药。”

    “怎么来你这儿了。”

    “云溪在我这儿。”

    看似随意关切的一问一答,今笙莫名觉得他像是在审问犯人。

    猛然,他瞧向苏长离,他该不会以为自己和那个人有什么吧?

    就算有什么,那也是前世的事情了,今世,她对那个人早已心如止水。

    ~

    苏长离瞧她略显紧张的脸庞,她是一个好看的会让任何男人看了都难免起歪心思的女孩,所以,羡殿下用了妖女、媚惑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她。

    他并没有忘记,上一次羡殿下质疑她的琴艺时,请她过来弹了一曲,当时羡殿下掀了帘子进去看她的眼神,那是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眼神。

    之前奴婢和他讲,风筝缠在了那人的身上,她上前解风筝线的事情。

    那个画面,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着。

    “以后,他再来府上,你回避就是了。”

    “……”

    他声音虽是温润,今笙还是觉察出他甚是不悦,对她说这样的话,她听着怎么都不像是好话,心里微微有些难受,问他:“这是命令吗?”

    苏长离瞧她,她面上已有了起伏,好像有些委屈。

    他自然是不会怀疑她对那人有什么心思,但男人的心思……却不好说。

    起身,他走到今笙的面前。

    她个头不算高,但也不矮,站在他面前还是矮了一头,才到他肩膀处。

    今笙下意识的想要后退,这个人的靠近,总是让她觉得紧张,他却抬手摸了她的脸蛋,他的手指修长又干净,仿若一件艺术品,又充满了温度,在她脸上轻轻的磨蹭了一下。

    痒痒的,有异样的感觉划过,今笙微微抿了唇忍着没躲。

    “女孩长得太好看,难免让人动了歪心思。”

    这是一边夸她长得好看,又一边骂她招蜂引蝶了?

    隐隐还听出一些,酸味。

    今笙尴尬,抿唇不语。

    猛然,她腾的红了脸。

    一个温热的吻,便落在她饱满的额头上。

    苏长离亲了她一下,他原本没想这么做的,虽然只是额头。

    毕竟,她才十四岁,还未成年,也没有长好。

    扫了一眼她平坦的胸。

    今笙面红耳赤。

    前世,她胆大包天主动示好过二皇子,但却并没有过任何过分的举止,又何曾被一个成年的男人以这样的方式温柔以待过。

    她眸子微动,猛然仰脸问他:“三爷这是对我动了歪心思吗?”

    “我对你动什么心思都是应该的。”接得理所当然,毫不脸红。

    今笙竟是无言以对!

    不要脸。

    ------题外话------

    姑娘们久等了哈,

    哎,三爷的心思开始不纯洁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