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81章 病如山倒
    国安候府虽是在办丧事,但今晚的月色还是美得撩人,一如苏长离清贵的气质,英俊得遥不可及的脸庞,但他今天的心情却是不太美丽。

    苏长离的马车哒哒的从宫中往回而返,他今天在宫里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坐在马车里他微微合了一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却弯得像把扇子,许多女人都没他这等长而又弯的睫毛。

    今天,圣上便唤他去了他的宸宫,遣退了身边的奴才宫女,说是让他陪他下盘棋,却是和他说了一些话。

    “你们苏家对皇家的忠心朕是一直看在眼底的,你的祖父是朕的老师,你的父亲又是太子瀚的老师,现在朕对你也十分的器重。”皇上先说了一些好听的话,这也是君臣之道,惯用的伎俩,恩威并施,才这是治国之道。

    “臣谢皇上抬举。”虽是被夸赞了半天,他也不惊不喜,倒是习以为常,恭恭敬敬的谢了皇恩。

    “朕知道你平日里和太子走得近了一些,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日后若由你辅助太子,朕放心,只是……”他话锋一转:“你觉得羡殿下如何?”

    “羡殿下为人随和,挺好。”

    这个答案皇上略有不满,又说:“如果太子瀚与羡殿下放在一起比较,谁更优秀。”

    “太子瀚自然略胜一筹,圣上您都看在眼里。”并无什么错处可挑。

    明知他想要的是另一个答案,他还是维护了太子瀚。

    皇上便微微眯了眼,叹了口气:“羡殿下这个人向来不如他圆滑,为人单纯了些,不懂拉拢人心。”

    那就是太子瀚圆滑,为人不单纯会拉拢人心了。

    话里话外,皇上的话无不暗示了他的立场,他更喜欢羡殿下一些,他也希望其他大臣能和他一样,但这又怎么可能呢,太子之位早在他出生的时候便属于他了,不可动摇,想要废瀚立羡,谈何容易。

    苏长离眸色之下一片淡然,看似波澜不惊,心却有了起伏。

    羡殿下生母受宠,母子俩瞧起来似乎与世无争,在宫里从来都是安安静静,不争不抢的,这么多年来,圣上向来偏爱羡殿下。

    这一点,苏长离自然也是知道的,旁的大臣也看得出来。

    不知不觉,皇子们都长大了,与其说羡殿下的个性更为讨喜,倒不如圣上是厌烦了皇后那些外戚,不然,前段时间也不会非要从民间给太子瀚选什么太子妃了。

    皇上生了想要废瀚立羡的心思了。只是,北国向来是立嫡不立庶,若要废瀚立羡,那除非瀚犯了要命的错误。

    马车一路哒哒的回到了太傅府上,他下了马车,朝府里走去。

    “三爷回来了。”

    “三爷。”

    一路入府,府里还侍候的奴婢小厮弯腰行礼。

    今笙所言的那个梦境,他并没有忘记,只是还没有朝太子瀚提及过。

    一开始他抱着观望一下的心态想看看后面的事怎么成,湘君小姐果然被选立了太子妃。

    皇上心里起了废瀚立羡的想法了。

    这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坐在他客堂的圈椅上,苏长离慢慢喝了杯茶。

    夜色,瞧起来有些凉意。

    “三爷,给您做了燕窝粥,您吃点吧。”苏大管事的前来和他说声,吩咐奴婢把吃的端进。

    他屋里有两个站立服侍的奴婢,一个叫紫菱,一个叫嫣红,十六岁,生得俊俏。

    他稍微吃了些,感觉胃口不是很好,吃得不多。

    站立侍候的奴婢嫣红见了问他:“三爷,可是不合胃口?”

    “拿下去吧。”

    两奴婢便收了桌上的碗,悄然退去。

    外面站立的苏大管家一瞧东西又端出来了,微微蹙了眉,都没动几口便撤了下来,忙问:“怎么回事?三爷不吃?”

    紫菱便说:“平叔,这得问梅风和万青了,他们常跟着三爷,应该知道三爷为何今日胃口不佳。”

    “拿下去吧,算是三爷赏你们了,吃过后准备水,给三爷沐浴。”苏大管事的挥了手。

    主子的心事,平叔岂敢真的随便打听。

    “谢平叔。”两个奴婢高高兴兴的走了,燕窝这东西,可不是奴婢能吃得上嘴的,即使是主子不吃的赏给她们,也是高兴的,这可是主子吃过的呢,还有主子的味道呢。

    两个奴婢跑到厨房那边高兴的分着吃了。

    待到苏长离沐浴过后,已经是夜色微凉之时了。

    他从浴房走出,穿了件白色的襟袍,腰上只系了一根玉带,胸口衣襟微微敞开了些,露出光洁的胸膛,风肆意一吹,衣袂飘飘,不扎不束的墨发扬起,当真是万种风情。

    回到内屋,坐在软榻之上,外面传来喊他的声音:“三爷……萧凌求见。”

    太傅府上,自然是养着不少的门客,萧凌便是其中之一。

    “进来。”

    有个年轻的黑衣少年走了进来,模样清秀,他弯腰行礼。

    “三爷,已查到了,根据当时的描述来瞧,属下请了画师,没想到画出来的竟是周运,他正是国安候府上周姨娘的哥哥,在军中做副统领,而郑成,便是他带回来的,他当时可是花了大笔的银子帮这郑成还清了在当地所欠下的赌债,据周围的乡邻所讲,这郑成就是个赌鬼,欠了一身的债,天天被追,几乎要被打死。”

    苏长离若有所思,点了头。

    当初今笙虽说不用查了,他还是派人查探了一番。

    候门之中,乱七八糟的脏事太多,她虽瞧起来处事沉稳,可到底才十四岁,有些事情如果太深,怕她一个深闺女子也整不明白。

    “三爷,刚回来特意路过了一趟国安候府,发现府上正在办白事,便打听了一下,好像是郑姨娘死了,是自尽的。”

    “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萧凌退下。

    苏长离坐了一会,唤了梅风进来,他的属下。

    “去国安候府一趟,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梅风领命,退下。

    这六少爷,也是个命运多桀之人。

    ~

    这事之后,郑姨娘的丧事办完了。

    因为觉得自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顾才华便对外言郑姨娘是病逝的。

    逝者为大,入土为安后,国安候府便又恢复了往常。

    郑姨娘终于消失了,周姨娘还解决了自己的一块心病,卧在美人榻上,她也正谋算着要怎么才能令顾才华来见她,再次重拾对她的宠爱。

    秦嬷嬷在一旁策划着:“过些日子,等候爷心情好一些,您只要病上多日,不怕候爷不来看您。”

    周姨娘觉得这主意甚好,眯眼笑笑:“嗯,就这么办。”

    郑姨娘的头七之后,今笙在傍晚的时候便来到她父亲面前。

    郑姨娘去逝,他也是真的伤心的,这几天明显消瘦了,人也没有多大的精神。

    今笙不知顾才华心里所想,因顾才华只当郑姨娘的死是他造成的,便心生了内疚。

    看今笙过来,他坐在那儿轻轻揉了下额,叹了口气,无言。

    今笙走到他旁边,作势要帮她拿捏脑袋,给他揉了一下,顾才华觉得舒服多了。

    还是这个女儿贴心!他心里默想。

    “爹,逝者已逝,您可要保重自己,想多了会头疼,就别瞎想了,郑姨娘那么爱您,也希望您快快乐乐的。”

    顾才华勉强应了一声,今笙又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女儿怕讲了,又惹得父亲心烦。”

    “说吧。”

    “郑姨娘临逝前的头一天,就是那天父亲也看过郑姨娘后,女儿随后也去了,郑姨娘便和女儿说了一些话。”

    “什么话?”

    “郑姨娘心里觉得有愧于父亲,虽不是她的错,但毕竟发生了一些不光彩的事情,令父亲蒙了羞,她自觉不能像往常一样侍候父亲了,便让女儿去寻了她一个远方的表亲来,想让她代替自己在您跟前服侍,那日女儿假意出去祈福,便是为这事去了,只是一回来便传来郑姨娘自尽的消息,女儿便没敢说这事……”

    顾才华微微一怔,女儿这意思她有点明白了,是说郑姨娘让她从外面给他找了个女子回来服侍他?

    今笙又说:“郑姨娘既然令女儿做了这事,又怎么会去自尽呢,就算要自尽,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总会先把事情安排妥当的。”选择这个时间自尽,父亲短时间里纳姨娘,总归是会惹来一些闲话。

    顾才华瞧她,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没有断案的头脑,太复杂的事情也想不出来。

    今笙知道他不明白,便叹了口气,她指望父亲可以听懂一些,但他全然不懂,罢了。

    “这个女孩叫杜灵,住在杜家庄,那日便跟着我一块来了,这几日一直住在我院子里,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人也好看,这是郑姨娘生前的心愿,不知道父亲可否愿意现在见一见她?”

    居然有这事。郑姨娘毕竟才过逝,他正心里不好受着,现在听今笙这话,一时之间竟也不知是该见,还是不见。

    今笙朝外面示意一下,片刻,就见杜灵走了进来。

    “奴婢见过候爷,见过笙小姐。”

    那女孩走了进来,跪下行了礼,声音甜美,人也果然是水灵灵的。

    顾才华瞧了她一会,只觉得她的五官有几分的和郑姨娘相似,心里便又默默叹口气,最后觉得还是郑姨娘体贴他,对她更是怀念起来。

    “爹,这是郑姨娘的心愿,您看……”

    既然是郑姨娘的心愿,自然是不能令她失望的。

    “以后,就住在郑姨娘的院子里吧,其她的你看着安排一下,不要亏待了人家。”

    今笙应下,对杜灵说:“杜姨娘,父亲这段时间因为郑姨娘的事情一直伤心着,今个,你就照顾父亲吧。”

    “是。”

    今笙便告退了。

    顾才华有一瞬间的别扭,自己的这种事情,竟是由女儿来亲自安排的?

    他默默的望了一眼杜灵,那女孩还跪在地上,有些娇羞,但又略大胆的看着他说:“候爷,让我给您变个戏法玩吧,兴许您看了,就开心了呢。”

    还会变戏法吗?顾才华略有了兴致:“起来说话吧。”又问:“你会变什么戏法?”

    杜灵起来,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块帕子说:“候爷,我可以变手帕,您看,我手里只有一个手帕对吧。”她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水灵灵的少女充满了活力,朝气,与以往的任何姨娘都是不同的。

    他微微眯了眼,心里微动。

    杜灵把自己的左手握成拳头,手帕便从自己的拳缝里塞了进去,然后再抽出手帕,本来只是一块粉色的手帕,后面抽出了白色的手帕,绿色的手帕,紫色的手帕,五颜六色的手帕……

    顾才华看得惊奇,没想到她竟会变戏法,他也只是在待上看别人变过这类的戏法。

    她抽出许多的帕子后,那些手帕后来便又被她再次塞到握着拳头的手里,最后只剩下一只原来的帕子。

    顾才华望她,嘴角便忍不住上扬,问:“你从哪里学来的?”

    女孩一双眸子充满了灵气,脆生生的答他:“回候爷,我以前在乡下的集上玩,看别人变过这种戏法,偷偷学来的。”其实是她软磨硬泡,用豆腐换来的,为此,她偷偷贡献了大半个的豆腐给人家吃。

    顾才华心里渐渐舒畅起来了,便拿了旁边的茶作势喝了起来,不想竟微微呛住,轻咳起来,有些尴尬,杜灵便立刻上前站在他旁边为他一边轻轻顺着气,拍着背一边说:“候爷,您和当年还是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呢。”

    顾才华顺过气,惊讶:“当年?”

    “我小时候是来过府上的,那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候爷便是年轻又英俊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候爷还是和当年一样,年轻英俊。”

    这话顾才华爱听,他毕竟已经三十多岁了,近四十的人了,被一个小姑娘夸年轻英俊,自然是内心快活的。

    女孩真是能说会道,妙语连珠。

    她不觉然的便拉起女孩子的手,她娇羞的往他身上依了过去。

    她人虽不大,但胆子却是极大。

    她并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小姐,常年跟着父亲去集市卖豆腐,什么没见过呢,一进府姨就死了,从笙小姐的话里,她也听懂了,郑姨娘的死并不单纯,是让人给害的,究竟是谁害的,她来府里几日,观察了多日,也了解过府里的形势了。

    很显然,她若想要府里有立足之地,眼下便是要抓牢眼前的这位,笙小姐的意思,也正是如此,她懂,自然会晓得该怎么做。

    顾才华便轻轻握了她的手,自从郑姨娘出事以来,他也多日没行房了,眼前看着这位灵动的女孩,体内血气往上直涌,便抱着她去了内室。

    女孩身体非常轻盈,他抱起来丝毫不费力气。

    ~

    男人的爱,当真是来得快,也去得快。

    次日,杜灵便名正言顺的搬进了郑秀所住过的院子。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来这个院子了,只是没想到有一日自己会长住在此。

    和当时郑姨娘在的时候一样,原先侍候过郑姨娘的奴婢,便留下来继续侍候她。

    站在堂屋里,望着桌上摆的供品,是郑姨娘生前常喜欢在此敬拜观音。

    杜灵慢慢跪下来,双手合十。

    “秀姨,灵儿来看您了,您不在了,我会代您好好照顾六少爷的,您若在天有灵,就保佑我和六少爷平平安安。”从今以后,我会取代您的位置,秀姨失去的,我会帮您争取回来,谋您命的,我会帮您报了这血仇。

    只有这样,她才能心安理得的在这里继续住下去。

    六少爷详云走了过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眸中微冷。

    她回了身,瞧向详云,喊他:“六少爷,我叫杜灵,您小的时候我曾和母亲一起来看过您,您可能不记得了,秀姨与我的母亲是表姐妹……”

    “杜姨娘,我要去找笙姐姐了,你忙吧。”他并不想多说话,打断了她的话,转身便走。

    杜灵目光平静的看着她,看得出来六少爷并不高兴。

    ~

    和往常一样,云溪还是要去今笙那里,给她请安,听她教导。

    说是教导,不过是让她抄写书藉,免得她闲着了。

    原本以为郑姨娘死了,就会迎来了周姨娘的春天,哪知道又冒出来一个杜姨娘。

    一路走向今笙的院宇,云溪是很难高兴起来的,微微阴沉了脸。

    她过去的时候,今笙正站在阁楼上,远远的,可以看到她走过来。

    下面的奴婢便引她过来,引到了阁楼上,今笙常在的琴房。

    奴婢通报了一声:云溪小姐来了。

    门上开着的,云溪便走了进去,静静的站在她面前:“见过笙姐姐。”

    今笙依旧站在阁楼上的窗户处,没有回身,声音清凉:“那天,你故意撞了郑姨娘两个奴婢,让汤撒在了你的手上,你故意借此责骂她们,惩罚她们,以此拖延一些时间,就是在这个时间内,郑姨娘被你们试先安排好的人潜进她的房间,先是把她闷死,再把她吊到房梁上,以此造成她自杀的样子。”

    云溪心里震惊,没想到这都能推算出来,她面上冷笑:“笙姐姐,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今笙转了身,慢慢朝向她。

    “郑姨娘逝的当晚,我有检查过她的身体,她的指甲因为抓到了一些不该抓的东西,指甲便断在了肉里,由此可见,是由要想要闷死她,她挣扎所致。”她虽不是法医,但一些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还是可以从中推测一些事情来着。

    云溪望她,作出无语的冷笑模样。

    “笙姐姐,你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吧。”

    “啪啪啪……”几个耳光忽然就抽在她的脸上,她的脸被打偏了。

    云溪捂着被打痛的脸,震惊的看着她,怒不可言。

    半响,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敢打我。

    “比起郑姨娘的命,给你几个耳光又算得了什么。”

    “你若说的是真的,你去告诉父亲呀,或者去报官啊,和我说什么?”

    报官,她会不想么……

    以父亲那性子,自然是不会让报官的,只会觉得家丑不可外扬。

    郑姨娘与郑成之事,他都不愿意查下去。

    至于告诉顾才华,没有证据,只会惹得他心烦,她最后便选择作罢。

    瞧云溪气势还不小,她冷冷的看她。

    “你们以为郑姨娘死了,一切便可以回到从前了吗?父亲会再宠周姨娘?顾云溪,我已不是从前的我,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早已不是那个我,周姨娘会先死于你的面前,算她偿还郑姨娘被杀之命。”

    说这话,她是已动了杀心了。

    云溪看她,听她这话,只觉得周身发寒。

    她声音不高,嗓门也不大,但每一个字都像重重的敲在人的心房,让她心生了一些惧怕。

    云溪看她,她一直觉得她变了,却不知道她究竟变了多少。

    她的确不是从前的她了,因为她已经不会与她交好,只会处处针对于她。

    “走吧,回去把佛经再抄一遍,你最好祈祷周姨娘一世平安,明天我会检查。”

    云溪一句话言不上来,狠狠的盯她一言,走就走,她甩袖离去。

    整天就是让她抄经文,是想让她戒痴戒贪戒情戒欲出嫁当尼姑不成。

    但不抄,也是不行的。

    所以,她只能捂着被打的脸气呼呼的离去。

    今笙转身,慢慢坐了下来,坐在书桌前,拿了笔墨,写了几个字,写完,望着那几个字怔怔的出神,收笔,才发现自己写了生字。

    是啊!她已经再生一次了,她再也不是从前的她,她不能任由前世的命运在今世轮回,虽然母亲已经逝了,郑姨娘也逝了,但她还是要好好的活着,她要六弟活着。燕京活着、湘君活着、所有她在乎的人,都活着。

    但母亲已经不在了,郑姨娘也不在了,都是周姨娘害死的,那么,周姨娘就得死,得为她们偿命。

    ~

    眼下周姨娘的心情也并不畅快,原本以为解决了郑姨娘,过几天她装个病,到时候吸引顾才华的注意,他若心软了,她便可以求求他,放她出去,这个计划还没有启动,一个叫杜姨娘的女子竟是出现了,还搬进了郑秀之前的院里,成了杜姨娘。

    周姨娘有些忍无可忍的说:“再这样下去,候爷马上就会忘记我的,男人都是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常桂,你去门口守着候爷,只要他出来,你就求他,告诉她我病得快要死了,要见她最后一面。”

    常桂觉得这样不妥,和她讲:“笙小姐现在给候爷又塞了一个好看的妙人儿,候爷心里正喜欢着呢,现在求他恐怕时机未到,何况,您现在身体好好的,并未真病,到时查出您在骗他,候爷只会更恼您。”

    周姨娘怔了一会,她想故计重施,可想到上次落水后身体便一直不适,这个念头便打消了。再则,落过一次水后,她心里还是有些惧的,落水的滋味并不好受,那水冰冷刺骨的,简直要命,虽然说现在是四月底了,可真泡到冷水里,还是受不了。

    想要生病,这病还不来了。

    周姨娘沉着脸想了一会,秦嬷嬷这时说:“这个时候装病是太冒险了一些,但不病,便会一直被禁足在这儿,时间久了,候爷会很快忘记您的,还有五少爷,现在每天在谢姨娘那儿,私塾也不去了,整天就是院子里玩,谢姨娘会安什么好心吗?您要是走不出这个院子,不能重得候爷的恩宠,以后五少爷的前程便毁了,还有咱们三小姐也是,在府里哪有好日子过。”

    周姨娘问:“你是想让我真病?”

    “等您病了,便让三小姐去宫里求求贵妃娘娘,请个太医来给您瞧瞧,再求求贵妃娘娘,请她到府上一趟,趁机给候爷施压,放您自由。”除此以外,也别无它法。

    周姨娘想了想,到底是一咬牙,一狠心,给我打些凉水,我去泡会。

    为了早日得以自由,为了她的儿子,女儿,她也只能拼此一搏了。

    ~

    果然,一切如她所愿,当真是病来如山倒,她在傍晚上就发起了高热。

    常桂照之前所说的那样,去找候爷。

    这个时间,顾才华自是在家的,只是常桂并没有把话传到,她在门口便被枊嬷嬷拦了下来,现在的柳嬷嬷是管事的,整个国安候府她都可以来去自由,即使是候爷这边的护卫们,也会听她的。

    毕竟,她可是笙小姐跟前的红人,而笙小姐,在府里又是掌家的,笙小姐一句话,便左右着府上任何一个人的来去自由。

    夜,微凉。

    今笙在自己闺房翻看着手中的书,看了一会,不觉走神,望着安安静静坐在面前的六弟详云,心思便飘远去了。

    六少爷正安静的坐在她的面前,手里继续翻着老子那本书。

    他本来脸色不太好,渐渐的面容便心平气和起来了。

    薄叶那时在外面站了站,知道屋里有人,不该打扰,但还是不能不前来喊她:“小姐,奴婢有事禀报。”

    “进来吧。”

    薄叶推荐那扇檀木制成的木门,在屋中正中间是一张香木和四把雕刻精细的木椅,靠北边便是笙小姐的闺床。

    此时,今笙与六少爷正坐在屋里东边的一张书桌前,上面整齐的摆放着笔墨纸砚。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喜欢读书写字,处处都有这些痕迹。

    薄叶看了一眼旁边的六少爷,弯腰行了礼:六少爷。

    他仿若没听见,无动于衷。

    “说吧。”

    薄叶便轻声和她说:“周姨娘那边果然是沉不住气了,竟然开始装病,由常桂闹到候爷那边去了,但候爷正和杜姨娘在一起,枊嬷嬷已交代下去,只要是那边的人去找候爷,全都不用传话。”

    今笙却是微微挑了眉,病了吗?她倒真是沉不住气,这就等不及了吗?

    “你去一趟太傅府上,去找苏大人,传我的话,就说周姨娘病得极重,需要一个可靠的大夫,请他帮这个忙,快去快回。”

    薄叶不知她为何要这样做,但笙小姐做事向来有自己的章法,也不需要她去凡事都明白,便领命去了。

    六少爷那时抬头,问她:“笙姐姐,姨娘为什么要自尽?他不会舍得离开我的,你说,是不是周姨娘害的?你为什么还要去关心周姨娘?”

    这么小的孩子,本不该经历这一切的,世界的丑陋他太过早的便接触了,也许正因为这样,他变得过分的成熟,心思也过分慎密了些。

    抬手,今笙摸了他的脑袋,和他讲:“郑姨娘她是疼你的,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等将来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你会明白的。”他到底是才八岁,一个九岁不到的孩子,她不能和他说太多,怕他会冲动,更怕会影响到他的性格。

    一个人一旦经历得多了,性格都会变的,会失去他该有的纯真。

    缓之,她说:“周姨娘的事情,交给我处理,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歇息吧。”

    “我不想去杜姨娘那里睡。”那本来是他的院子,现在被杜姨娘霸占了,虽然今笙也有和他解释过,但他还是不喜欢。

    “那就去燕京哥那里睡吧,你和他讲,他会同意的。”

    六少爷便同意了,站了起来,朝她告辞了。

    今笙静静的等待。

    真是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她偏进。

    是时候,让她偿命了。

    做了这么多的恶事,惟有一死,才能偿还。

    ------题外话------

    某人狠不要脸的加更了……但真累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