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82章 与苏大人比大小
    酉时,夜已黑。

    和往常一样,苏长沐浴过后便从浴房走了出来,转身回到他的睡房,不同的是,今天晚上他的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太子瀚。

    他今天穿了一身的黑,一身的黑衣也掩不住他卓乐不群的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英俊无匹的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的线条,锐利深邃的目光,即使他嘴角扬起,眉眼带笑,还是给旁人一种压迫感。

    他随性的往苏长离的软榻上一靠,直勾勾的看着进来的苏长离,哼笑,挑着桃花似的双眼。

    不得不承认,苏长离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现一个论美貌让女人都会觉得遥不可及的男人。全京城都不找不到比他更好看的男人。

    当然,身为太子瀚的他,才不会把男人的脸蛋看成天下第一。

    他挑着眉睛瞅着苏长离,还不是得不感叹的说:“你真是比女人还好看。”

    “……”苏长离不喜他这话,但没搭理他,只装着没听见。

    女人能有他这结实的身材?权当他嫉妒。

    太子瀚说的是真心话,人长得好看,身材又好的情况下,随便怎么穿都好,明明只是穿了件白色的袍子出来,腰带随意的系了一下,略敞开的一些胸膛,还有不扎不束的墨发,怎么瞧,都充满了魔性,明明是个文官,身上竟找不到半点文弱书生的样子来,瞧起来反而比武将还有气势。

    这不是气人吗。

    太子瀚盯了他好一会,好像要把他身上盯个洞出来,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出其不意的就戳了他的胸膛,没戳得动,苏长离无语的看他一眼,冷哼了一声,哪知这人又伸手往他腰带上抓,但这一次他没得手,苏长离避开了。

    “没想到你还兴这口……”苏长离在避开之后语气便淡了下来,又言:“我对男人没兴趣。”

    太子瀚没有丝毫的尴尬,他摊了手:“你想多了,我就是想看看你身材好不好,下面的鸟有没有我大。”

    无聊。

    他可没兴趣欣赏他的大小:“留着给你太子妃欣赏吧。”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留着给你的苏夫人欣赏大小了。”他嘴角挂笑,笑得虽是好看,但还有些贱。

    “……”这黄腔要是开下去,指不定又要说出些什么来着,毕竟一块长大的,谁对谁都有几分的了解。

    苏长离便拢了一下衣裳,私人空间,男人之间开些黄腔,是常有的事。何况他与太子瀚也算是一块长大的,关系上总比旁人亲近些。

    他转身去倒茶,不搭理他的黄腔,问他:“你怎么来了。”

    还在沐浴的时候下面的人便来说太子潮来了,还直接来他睡房等着了。

    就应该把他请到客房去。

    提到这事,太子瀚便有些意兴阑珊了。

    “三爷,笙小姐那边来人了,是一位叫薄叶的丫头,要见您。”外面传来护卫的禀报声。

    “请她到客堂。”

    外面声应,他转身去找衣裳。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你去快去快回。”太子瀚扭身靠他床榻上了,准备继续等他。

    本来,苏长离应该沐浴完睡觉的,现在只能抱着衣裳去次间换。

    “哎?你不至于吧,换个衣裳也要避着我,都是男人,我还不能看你身体了?我又不是没看过,我连你小时候尿尿的姿势都见过了,你那地方有多大我又不是不知道。”太子瀚盯着他甚是无语的说着,小时候的事情都抖出来了。

    “现在长大了。”他直接跑着衣裳出去了,到次间换。

    他如果真在太子瀚面前换衣裳,他可以相像出当时的画面,他会站在他面前指着他身体的一些部位全部评价一番。

    倒不是怕不如他的大,是怕刺激到他。

    太子瀚不说话了,盯着他出去后关上的檀木门发了会怔。

    现在长大了?他沉思一会,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他那个地方现在长大了?还是说他们都长大了?就算他们都长大了,都是男人,也不用刻意避着吧?谁没见过似的。

    在太子瀚一番的胡思乱想中,苏长离已换好了衣裳。

    由于他的父亲曾是太子瀚的太傅,他这个儿子自幼又显出异于常人的天赋,便甚得圣上的喜欢,那时便让他与众皇子一块读过书。

    所以,他与各位皇子之间,可以说是光腚的时候便认识了,才会有太子瀚那句连他下面都见过的话出现。

    ~

    苏长离来到客堂,薄叶已经等着了,见他出来便忙弯腰行礼:“苏大人。”

    “出什么事了。”

    “是笙小姐吩咐奴婢前来拜托苏大人一件事情,府上的周姨娘病了,极重,笙小姐需要一个可靠的大夫,请苏大人帮个忙。”

    “……”原来是周姨娘的事情,他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想也是,她那样一个人精,能有什么事,即便是有事,那也是别人有事。

    “梅风,去把华歌找来。”

    外面的梅风领命,立刻去了。

    梅风、是常跟随他的两护卫,25岁,身躯凛凛。

    片时,有位身材高挑的男人进来,一身蓝袍,年纪三十,气质高雅,自有一股高深的味道。

    “三爷。”华歌行礼。

    华歌是太傅府上的养的门客之一,家中曾三代行医。

    “你跟薄叶走一趟,去国安候府见笙小姐,一切听她的安排。”

    “是。”

    “谢苏大人,奴婢告辞。”

    他们离开,苏长离转身回去,这几日忙于别的事情,便少去了国安候府上,不知道那边又发生了什么变数。

    回到自己的睡房,太子瀚已坐在了他屋里的桌前,他也便落坐下来,拿了桌上还热着的茶,倒了两杯。

    他自己慢慢喝了几口,就听太子瀚和他说:“最近羡殿下甚是奇怪,有属下和我说了羡殿下的一些事情,我便去瞧了一下,接连数日,发现他多日以来都站在朝中大臣的必经之路上与人说话,就在宫门口,你说他这是要作什么?拉拢人心吗?”

    这事,苏长离自然是早有知道,只是一直还没有说,因为时机不成熟。

    听他提了,他也就放下了手中的杯,和他说:“看过一本史册上讲,汉朝刘邦称帝后,立下陪他一起打过江山的,吕皇后的儿子为太子,多年之后,刘邦专宠了一位戚夫人,戚夫人便常在刘邦的耳边哭啼,想要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刘邦慢慢也便动了心,几次想要废立太子,吕皇后便联合朝中一些大朝,几次压下此事,不久后来刘邦过逝,才算有惊无险。”

    太子瀚的表情已经沉了下来,这个故事,他在史册上也是有瞧见过的。

    他默了一会,拿起桌上的茶一饮而尽,冷笑了一声,说:“你是说,圣上会废我改立太子吗?”

    苏长离便站了起来,看似随性的坐在了自己靠北一角的软榻上。

    “你觉得羡殿下为人如何。”

    这声音乍听之下好像是随之一问,太子瀚却知道他并非随之一问。

    他想了想,答他:“萧贵妃虽然是受了父皇多年的恩宠,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之事,二皇弟那个人,看起来很随和,不争不抢。”说到这里,他眸色一凉:“关键还是父皇的想法,为了怕外戚干政,他已经亲自为我选立了太子妃,他还怕什么呢?”

    “他自然是不怕的,他只是爱物及物,更喜欢二皇弟罢了。”说到最后,他声音也低了许多,有些冷意。

    苏长离没搭他的话,该说的他已经说了,他不是个笨的,自然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给我拿些酒来。”他忽然想喝些酒了。

    苏长离说:“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行,我找燕京喝酒去。”太子瀚站起来便走,有几分的赌气。

    身后传来苏长离的声音:“你回去把那本书找出来,再仔细读一读。”

    他没有答话,甩门走了,心情已是极差。

    苏长离的话说得已经很明确了,父亲有意废瀚立羡,他自然是懂的。

    正因为懂,心情才会更差。

    他匆匆出了太傅府上,上了停在外面的马车,护卫直接带他回了宫。

    说找燕京喝酒,也不过是他当时的气话,气苏长离竟然不肯陪他喝酒解闷,明知他心情不畅快。

    回到宫里后太子瀚便去了自己的书房,他从众多书藉里翻了半天,终于翻出了一本史册。翻到有关汉帝刘邦那一册,便埋头看了许久,看得双眸微微泛了红,之后便整个人朝圈椅上朝后仰去。

    ~

    国安候府。

    常桂是又气又急,恼得不行,和迎来的秦嬷嬷嘀咕了几句,便一起进了内屋。

    周姨娘是真的病了,难受得躺在床上直哼,由于发着高热,也是满脸痛红的。

    上次落水病后,就落下了病根,身子一直没有恢复太好。这次她又冷水洗澡,硬是把自己折腾病了才罢休,想着如果这样可以赢得顾才华的怜惜,她也拼了。

    常桂来到她旁边和她说:“候爷在杜姨娘那儿,现在整个府里的人都被笙小姐控制了,没有奴婢愿意去朝候爷通风报信,请不到候爷。”时到今日,府里的局势常桂是真的看明白了。

    她有些心慌,也有些害怕,请不到候爷,周姨娘的大势难道真的已去?

    周姨娘躺在榻上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迷迷糊糊的回她:“今笙这个贱人,我饶不了她,请不到也要请,你就堵在那门口,候爷总归是会出来的……”拼了力气说完这番完,只觉得自己的力气都被抽干了,难受得快要死掉。

    早知道这么难受,就不用这个法子折腾了,心里暗暗后悔,也无计可施了。

    常桂见她难受,便抿了嘴,不多说什么。

    她悄然退了出去,秦嬷嬷跟着一块出去。

    “柳嬷嬷的人看得紧,根本不让我靠近那院子,即使是候爷出来,我恐怕也是见不到他,即使是我喊破喉咙,候爷恐怕也不会听我一个奴婢的声音,秦嬷嬷,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

    屋外,常桂和秦嬷嬷嘀咕着,想请她拿个主意出来。

    秦嬷嬷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犯了愁。

    “要不,先给周姨娘弄些姜茶喝喝,我瞧她难受得厉害。”

    秦嬷嬷忙阻止:“别,这病是要留给候爷看的,若真好了,周姨娘这苦也就白吃了,我再想想办法,一定要见到候爷,让候爷知道周姨娘病得不行了,只有一口气了。”

    两个人在院里嘀咕了一会,想拿出一个可以见到候爷的办法,却是不能。

    整个府里都是今笙的人,还没靠近,便让人给赶回来了。

    “笙小姐。”

    外面传来声音,两人朝外一瞧,竟真是笙小姐带着人来了。

    “笙小姐,您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来这做什么。”秦嬷嬷心里恼她不行,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对她也不再恭敬,抬步迎了上去。

    今笙扫她一眼,语气却是柔和起来:“秦嬷嬷,我听说周姨娘病了,病得很重,几乎都要惊动父亲了,父亲这段时间劳心劳力的,现在和杜姨娘早已经歇下,哪有时间见她一个犯了罪的姨娘,但我这个人也不是绝情的,既然她病了,这病还是要瞧的,她毕竟是东来和云溪的生母,为我们顾家生了一儿一女,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呢,我已经请了大夫过来给周姨娘看病。”

    哪敢让她给周姨娘看病,没病还给看死了呢,上次周姨娘落水侍候了一回,明明三五天可以好的病,结果小半来月都不好。

    常桂开口:“笙小姐,这等小事就不劳烦您了,周姨娘就是伤了风,应该不要紧的,一会我让大夫抓点药吃吃会好的,您身子尊贵,要是把病气过给您,就不好了,您还是请回吧。”再则,她带来的这个大夫,常桂瞧了一眼,压根是个面生的,平日里府上看病请的根本不是这个大夫好吧!

    “常桂,你这样拦着不让给周姨娘看病,她若真病得不起,你担挡得起吗?让开。”

    今笙话落,常桂便被一旁的薄叶一把推开了,一行人抬步进去,拦都拦不住。

    进了内室,看周姨娘躺在床上哼着,时不时的咳嗽着,很难受的样子,今笙上前一步喊她:“周姨娘,听说您病了,我带了大夫来给您诊断。”

    一听是今笙的声音,周姨娘就有些激动,为什么不是顾才华来了,反而是今笙来了?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你给我走。”她有气无力的喊,又是气又是喘的,便又咳了起来。

    今笙不理她,只说:“看来周姨娘果真是病得不轻,都说起胡话来了,华大夫,您请吧。”

    一旁的华歌也就放下自己的带来的药箱,坐下,开始给周姨娘请脉,周姨娘挣扎不过,由着他请了脉。

    他请了一会脉,起了身,对今笙说:“笙小姐,这位姨娘的病已是极重的,不能再拖,已经伤到了肺了,若不及时治疗,轻者可能烧坏脑子,重者恐怕有性命之忧。”

    秦嬷嬷和常桂心里冷哼,吓唬谁呢!不过是个头疼脑烧的罢了,又不是三岁孩子,还烧坏脑子呢。

    今笙客气的说:“要怎么治疗,还劳烦华大夫给开个药方,您这边请。”

    华歌便到了外室,坐了下来,挥笔开了药方说:“一天三次,热服。”

    药方开好,今笙收下,转交给薄叶:“拿去抓药,尽快把药煎好了,给周姨娘服下。”

    薄叶领命而去。

    华歌这时收拾好药箱,起身,准备告辞。

    “笙小姐,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便是。”

    “劳烦您了。”今笙随他一块往外走,渐渐出了院宇。

    院里的光线,有些暗,毕竟,夜已深了。

    “笙小姐,那位姨娘的确是已经感染到了肺部,这可能是因为以往就有过一段这类严重的病症,应该是一直没有根除,现在再次发病,表现得极为严重霸道,来势凶猛,若不及时医治,后果不堪设想,轻则会烧坏脑子,重则有生命危险。”

    华歌这段话再次重审,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刚见到笙小姐之时,她语气温柔的和他说:“一会诊断的时候,不论是什么病,都烦请华大夫往严重些的地方说,越重越好。”

    他心里升起一些惊讶,这可是苏大人的未婚妻。

    看来,候门之地,果然无干净的地方。

    他再次重审他的诊断,今笙眸色微闪:“华大夫,我记下了,谢谢您了。”

    她瞧起来客气极了,华歌抱了拳:“您是三爷的未婚妻,都是应该的,告辞。”

    所以,他并不是在为她做事,是在为三爷做事了。

    提到这个人,今笙脸上微微有些辣。

    ~

    上次离开后,他这几天都没到府上来了,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也许,应该是很忙的吧。稍微压下三爷的事情,对袭人说:“去传我的话下去,让常桂和秦嬷嬷好好侍候着周姨娘,不许她们再到处乱跑,她们若是侍候不好周姨娘,再有个什么差池,饶不了她们的狗命。”

    “是。”袭人立刻转身返回,对院里站立的奴婢交待了一声,又朝屋里的秦嬷嬷和常桂喊了一嗓子,把今笙的原话传了下去。

    两人站在门口听得脸色发白,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这是连她们的自由也限制了?不许她们外出找候爷了。

    ~

    不久之后,薄叶端了煎好的药送到周姨娘面前去了,袭人陪她一块前来的。

    “秦嬷嬷,药已经照小姐的吩咐煎好了,你侍候周姨娘服下吧。”

    秦嬷嬷接过药,心里虽是恼极,面上还是说了句:“那就谢过笙小姐了。”

    “真明白笙小姐待你们的好就行了。”薄叶丢下话,扭身离去。

    待她离开,一旁的常桂才气得呸了一声,骂:“她好?她能安什么好心?我看这药里指不定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反而令周姨娘越吃越严重起来了。”

    “谁说不是呢,这药周姨娘不能喝。”秦嬷嬷一边说罢这话,一边走了出去,把药倒在屋外的花盆里去了。

    常桂气得不行,也急得不行,问她:“现在怎么办?她连我们的自由都限制了,不许我们出去,如何见到候爷?”

    “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只能偷偷出去找三小姐了,让她进宫一趟,去求求贵妃娘娘。”

    “现在三小姐天天在笙小姐那边,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见她比见候爷更难了。”

    “大晚上的,三小姐总会回去睡觉的。”

    两个人谋划了一会,想一想,办法总会有的。

    次日。

    天微亮,院里的奴婢已开始起床,打扫院子的开始清理院里的树叶,一夜过去,院里各种盛开的梨花桃花总会纷纷飘落得满院都是。

    一夜春风,顾才华也起床洗漱,准备一会出去了,他在内阁虽没什么重要的职务,但还是要做个样子,该去还是要去的。

    杜姨娘在一旁服侍他,看着他吃完早膳。送他走出门口的时候便拽着他的胳膊亲昵的和他说:“老爷,您晚上早点回来,妾身等着您。”

    旁的姨娘都称尊他一声候爷,惟有她叫法奇特,一声老爷,亲昵又暧昧。

    她声音甜美,毕竟年纪不大,人也好看,开口说话,对他带着依赖,看似没有丝毫的魅惑,双眸清澈,一脸纯真,可那声音总是撩得人心里痒痒的。

    “好的。”他答应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吧唧便大胆的略在了他的下巴上,她略有大胆的亲了他一口,之后又像个羞怯的猫儿站在那害羞。

    都是这个年纪的人了,本是过了心动的年纪,可还是忍不住心里跳动一下,望她一眼,目光温柔。

    心里莫名有些不舍那温柔乡,但到底是走了。

    约莫辰时的功夫,薄叶匆匆跑了进来。

    “小姐,候爷已经走了。”这一走一时半会便不会回来了。

    “云溪小姐也已起了床,奴婢已派人过去催了,让她早点过来,把昨个抄的经文交了。”

    今笙正用着早膳,听她慢慢禀报着。

    “周姨娘那边的药也已经送过去了,但昨个晚上周姨娘便没喝,那秦婆子都给倒在了外面的花盆里了,明明是治病的,她偏不信,她还以为里面放的都是毒药呢。”

    奶娘正陪在一旁,便笑说:“她们害人惯了,便怕被人也害了去。”

    薄叶哼了一声:“可不是吗?给请了大夫诊断了,也开了药方,药也送过去了,她们偏不用,周姨娘便只她一直病着了。”这样下去,不用多久,旁人不用加害于她,她自己便把自己完玩了。

    今笙抿唇,一句出真言:“真的是应该了那种,恶人自有天收。”

    薄叶轻声说:“可不就是嘛,自作孽不可活。”

    “这几天盯严实了,她们不会老实的。”

    薄叶忙说:“小姐,还真让您猜对了,奴婢正要和您说这事,刚送药过去的时候,那秦婆子已经不能活蹦乱跳了,奴婢已经询问过门口的奴婢了,说是昨晚上后半夜里,秦婆子还翻窗户呢,结果翻上窗户后,在跳窗户的时候崴到了脚脖子,疼得直叫唤,现在哪也去不了,正在屋里休息呢。”

    待到薄叶交待完外面的情况,紫衣进来禀报:“小姐,杜姨娘来了。”

    “请她到客堂吧。”今笙答应一声,她也吃好了,洗漱了一下,擦了手,便去了。

    现在杜灵已不是当初见她时的模样,初次见她,还是一身粗布,一身的乡村气息,今日的杜姨娘,已穿上华丽的绸缎,果真是应了那句话,人靠衣装马靠鞍。

    穿上华丽绸缎的杜灵,摇身一变,气质都不同了,举止之间也不失端庄。

    “见过笙小姐,给笙小姐请安。”她弯腰行礼,乍一瞧去,也是知书达理的一个人。

    今笙望她笑笑:“杜姨娘现在是越发的水灵了,看来很得父亲的心了。”

    奴婢上茶,果盘。

    “都是笙小姐和奶娘调教得好。”

    今笙噗的轻笑了,奶娘忙摆手,谦虚:“不敢当,不敢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是杜姨娘悟性高。”

    袭人紫衣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她们在客气什么。

    那日领杜灵回府上,又遇着了郑姨娘自尽一事,也跟着伤心了一阵子。

    郑姨娘的事过去后,杜灵这事也不能再继续拖着,但又怕她一个姑娘家,没经过男人之事,反而不知道如何讨好顾才华。

    还是奶娘胆大注意多,正应了那句,姜还是老的辣。

    她把身边的丫头都赶走了,留下了今笙和杜灵,朝她们传授了一些男女之道,反正自家小姐日后也是要嫁人服侍男人的,当时便听得两个人面红耳赤。

    后来的几日,奶娘也教了杜灵一些应有的简单礼节,只要不在顾才华面前失了礼,基本上也没啥事,毕竟,她年轻,漂亮,脸蛋好,身材好,这就是底气。

    先抬个姨娘而已,也不需要她有什么高的水准。

    杜灵跟着学过几回,她脑子比较灵活,比较日常是跟着父亲卖豆腐的,见的多也听得多,胆子也大,倒是一下子便讨了顾才华的欢喜了。

    这么一来,周姨娘那边便沉不住气了,便上演起了一出苦肉计。

    几个人说笑了一会,今笙问她:“听说你还会变戏法?”

    “都是小把戏,哄人玩的,笙小姐要是有兴趣,只要您有空,我便教您玩,我个人觉得,男人见多了矜持的姑娘,偶尔在男人面前大胆一回,放肆一下,没准男人还喜欢得紧呢。”

    只能说她天生就是个胆大的,又或者也是已经历过男人了,说话更是大胆了些。

    奶娘不失时机:“这个好,这个真好,小姐,您可以学一学,更显得您多才多艺,没准苏大人还真喜欢得紧呢。”

    没事提苏大人干啥……

    今笙干笑一声,可还是应了:“你变个戏法给我瞧瞧。”

    杜灵便拿了帕子,故计从施,使大家惊奇。

    说笑之间,奴婢来报,三小姐来了。

    “带进来吧。”今笙应了。

    云溪慢慢走了进来,身边的奴婢手里帮她捧着她昨个抄的佛经。

    “给笙姐姐请安。”云溪行了一礼,眼眸不屑的睨了杜灵。

    不就是仗着自己年轻貌美些吗?早晚有一天,有她年老色衰的时候,看父亲能宠她几时。

    “佛经都抄完了吗?”今笙询问。

    “请笙姐姐过目。”她示意一下,身边的奴婢便把两本书递了过去。

    佛经这玩意,前世的时候她可是没少抄,抄多了,写多了,她还真悟出不少东西来。因为太熟悉了,一本经书能抄多少页,她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她顺意翻了一眼,便知云溪没有抄完,不过是拿来唬弄她,以为她看不出来吗?

    她也不气,语气温和的和她说:“云溪妹妹,你可没抄完呀,抄佛经的时候,至少是应该有一颗虔诚之心的,你现在没有抄完,还拿来告诉我抄完了,你这不是在唬弄我,是在唬弄佛主。就因为你昨天抄佛经不认真,唬弄佛主,昨晚周姨娘便生病了,为了周姨娘早日康复,你还是回去好好认真给佛主认个错,继续抄吧,从现在起每日一遍,直到周姨娘康复为止,也算尽了你的孝道了。”

    云溪又气又怒的瞪着她,却多少是有点敢怒不敢言了。

    “哦对了,厨房那边也吩咐下去,周姨娘生病期间云溪妹妹为周姨娘每天在佛主面前祈福,从现在起每日吃斋念佛,直到周姨娘康复为止。”

    云溪气得心里头冒火。

    “云溪妹妹,你继续回去抄佛经吧,抄不完哪里也不要去,免得得罪了佛主,更加重了周姨娘的病情。”

    云溪气得甩手就走。

    心里怒骂:贱人,就是故意折腾她的吧!

    “薄叶,你去让柳嬷嬷派几个奴婢给云溪妹妹,佛经抄不完,周姨娘病情不康复,她哪也不能去,免得得罪了佛主。”

    “是。”薄叶领命去了。

    刚走出屋就听见今笙在里面吩咐这话,云溪直气得一边走一边怒骂:“贱人,她这是想禁足我,真当我好欺负不成。”

    “小姐,您小声点。”冬草轻声和她讲。

    “小声个屁,早晚有她求饶我的一天。”

    她气冲冲往外走,又问:“周姨娘又病了吗?去给我打听打听。”

    “是……”冬草忙应下,扭身准备去周姨娘那边打听一下情况,只不过,人还没过去,便被还没走开的薄叶叫住。

    “冬草,你身为小姐的贴身奴婢,不跟前侍候着,乱跑什么?”

    冬草微惊,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同是奴婢,薄叶就是这么霸气,扬手便给了她一个耳光,打得冬草怔在那里。

    “笙小姐的话你刚才是没听清楚吗?小姐都要在屋里为周姨娘抄写佛经,你这个贴身奴婢可以乱跑?”

    “……”

    “还不滚回去?再看见你乱跑,就不是这么一个巴掌这么简单了。”

    冬草微微红了眼,虽是满腔怒火,还是朝她应声:“我知道了薄叶姑娘。”转身,她匆忙跑了回去。

    当把这事禀给云溪知道后,她气得摔了桌上的茶杯,直叫:“贱人,贱人,我恨你,我恨你。”

    现在这个府里,好似已没了她的自由,主子受气,奴婢更没有立足之地,旁人的奴婢都可以打骂她们,秋蝉小声说:“小姐,还是先把佛经抄了吧,等周姨娘康复了,再想办法。”

    自从周姨娘失宠后,她们的生活一天不如一天。

    “我不甘心,现在所有的人都听她的了,都被她给收买了去。”

    “我要去找表哥……”她灵光一现,还有羡殿下这条出路。

    “可是,笙小姐已派了人看着您,您出不去的。”

    云溪醒悟过来,气得咬牙:“也是啊!她不但让人看住我,还用了一个极好的方法,说什么让我给周姨娘抄经念佛,每日还要吃素,她分明就是故意禁足我,想办法羞辱我,在我面前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她会很有成就感……”

    “说什么周姨娘生病怪我不虔诚,病了就是病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也是气急,她呼啦一下就推了桌子上的东西,还不解气,上前就去掐打两个奴婢。

    “你们这两个没用的东西,什么都帮不上忙,你们看那个贱人身边的奴婢,哪个不比你们机灵,你们没有一个中用的,我要你们干什么……”

    对着两个奴婢一阵打骂,两个也不敢啃声,更不敢躲。

    ------题外话------

    不出意外,下午二点还有一更哈,姑娘们,我又无耻的想加更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