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91章 爷会保护你
    顾今笙扭身就往另一个岔路口拐,苏长离自然是瞧见了她。

    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居然敢假装看不见,扭身就走。

    “去把笙儿喊过来。”他对身边的万青吩咐。

    万青疾步离去。

    “笙小姐,请留步。”一声呼喊,万青来了。

    他迅速横窜到了今笙的面前拦住她的去路,也顾不得有没有踩到寺院养着的杂草坪地:“笙小姐,三爷请您过去一趟。”

    想假装没看见那人都不行。

    今笙还是面露诧异之色:“三爷?三爷也在这儿吗?”她假装四下看去,三爷也正在看她,目光不期而遇,今笙心里一慌,感觉他早已看穿一切。

    既然相遇了,站在原地,她还是得硬着头皮朝那人弯腰、行礼。

    抬步,假装真的才看见他,今笙朝那边走了过去,来到苏长离的面前说:“三爷,您也来祈福么。”

    她面是依旧是波澜不惊,好似对他来这儿有几分的意外。小小年纪,心思倒是藏得够深。

    他不答反说:“看这天,雨恐怕很快就会下了,明个再走不迟。”这是要她留下来了。

    他在这儿,她更是要走了。

    “三爷,府上还有许多的事情,我已出来多时,不能再耽搁了,我先告辞了,免得雨真的下了,一会反而不好走路。”她再作一礼,告辞,没有丝毫的犹豫。

    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丝毫再见他的惊喜,面上依旧是往昔那般,不知究竟是波澜不惊下的沉静,还是云淡风轻般的洒脱?清贵如昔。

    她匆忙要走,奴婢们也便赶紧跟上。

    苏长离便没有拦她,只是对一旁的大师说:“德云大师,我去去就来。”

    “苏大人您请自便。”一旁的大师对他倒是毕恭毕敬。

    轰轰……有惊雷忽然从头顶越过,似在耳边响起,主仆一行倒是真被吓了一跳。

    狂风大作,肆意的舞动,吹乱墨发三千。

    “小姐,看样子是真的要下雨了。”薄叶开口说,心里是希望她明天再走的,毕竟,这真要下起了雨,下山的那段路可不好走。

    小姐们身子娇贵,可经不起这般的折腾。

    今笙心里也有了些许的犹豫,她真的不想留下来。

    还没走出游廊,就见雨点已经大颗的飘落下来了。

    “小姐,怎么办呀,我雨已经来了。”袭人跟着她问。

    今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微微停了脚步,心里有些烦。

    “笙姐姐,你看雨这么大,我们冒雨回去会淋病的,不如我们明个再走吧。”四小姐这时来到她旁边,轻声和她讲。

    今笙心里叹气,烦闷,也只能应她:“明天走吧。”她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四小姐甚是高兴,扭了身说:“走了,我们回去了。”她高高兴兴的要回去,扭身就见苏大人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她自然是注意他一会了,眸色微微一动,她侧身退到边上,规规矩矩的行礼:“苏大人。”

    苏长离没搭理她,朝今笙走来。

    奴婢都退到两边侍立,今笙只知道他来了,也不得不再次硬着头皮转身,故作轻松的面对他说:“三爷,雨真下大了,我们得明天走了。”

    看她故作轻松,眸色却没有一丝悦色,便知她心里还是不痛快的。

    见了他拨腿就想溜走,假装没看见他,若非对他有意见,她会这样?

    “到屋里去坐吧,这里雨大风大,一会全飘身上了。”

    “三爷告辞。”正是求之不得,她立刻抬步走了。

    苏长离跟在她身后,一块走了。

    知道他在身后跟上,今笙顿时觉得步伐都乱了起来,走也得更快了。

    好在回去的路不长,她扭身钻进了原来住的院子,薄叶快步上前为她撑起了雨伞。

    一行人又回到原来的屋了,但苏大人也跟着一块进来了。

    今笙站在屋里看他,不知他要干什么。

    苏长离便自个坐了下来,他向来不客气,不拿自己当外人。

    今笙站在他面前却不知是该走,还是该陪他坐下来,只听外面雨哗啦啦的下着。

    四小姐瞧出两个人的异样,她也知道那日端午节后苏大人便没再来府上了,料想两个人还在闹别扭,关系没有缓解,心里有点高兴,也就上前想要打破这看起来有些尴尬的局面:“苏大人,真是好巧哦,没想到您也来这儿,您也是明天离开吗。”

    苏长离没有接她这句话,反是吩咐下去:“你们都退下去。”

    薄叶袭人紫衣立刻往外退了,今笙扭脸看她们,她们怎么这么听苏大人的话,她这个当主子的还没说让她们退下呢。

    忍着心里的别扭,她没好喊让她们留下,这样就显得与苏大人作对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他面子的事情,她也做不出来。

    毕竟,他是苏长离,不仅是她的未婚夫,还是她的琴师。

    打心眼底,她是敬重他的。

    四小姐一时之间僵在那里,她有点不想离开,而且她又不是奴婢,是今笙的妹妹,和那边奴婢是不一样的。

    “四小姐,请你也下去。”直接点名了,声音温润却透着冷气,四小姐神色微微暗了一下。

    “是。”她还是忙答应一声,满心不甘的退了下去。

    苏大人刚与今笙定亲,现在心思还在她的身上,过不多久,天天对着这一张脸,就算再好看,看久了也会腻歪的。

    心里自我安慰了一会,四小姐也就不那么气了。

    都把人支走了,今笙眸色微闪,也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你决定一直站在这里吗?”苏长离问她。

    “我站着就好,您说就是了。”她洗耳恭听着。

    她这架式是真的还在生气呀,他早已不气了。

    那天对她说了重话,最大的目的也就是要让她对此事引起重视,不要和皇甫羡废话,当然,任何男人都不行。

    他当然知道,她不会生出别的心思。

    她不会生出别的心思,但谁能保证别的男人看见她会不生出其它心思呢。

    她不肯过来,苏长离也就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问她:“你还在与我生气?”

    “不敢。”

    他伸手,刚触碰到她的脸,她猛然就朝后退了,郑重其事:“三爷请自重,我们还没成亲,您不要动手动脚,让人看见了惹来闲话便不好。”说完这话,她微抿着唇,似羞怯、如鹿不安,好似他真的非礼了她一般。

    三爷请自重?动手动脚?

    他想了想,不怒反笑了。

    好吧,那日他说话确实重了些。

    他碰她一下,反成了他不自重了,是他动手动脚了。

    他忍不住自嘲的笑,他现在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吗?

    “笙儿,我们谈谈。”片晌,他开了口,今笙这才看他一眼,她都不知道该和他谈什么。

    他想了想,让他道谦吗?那天的话虽是重了些,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为什么要道谦?真道谦,她还能长记性。

    “笙儿,如果我送你一样礼物,和送给我身边所有奴婢都一模一样的礼物,你会很高兴?”

    嗯,不谈那件事了,来谈谈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会送他一个和所有奴婢都一模一样的香包。

    这个事都过去好久了,他当时也没说什么呀,怎么今天忽然又提及了。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想,他虽是才这样一提,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肯定不会很愉快。

    三爷送她一样自己亲自做的礼物,结果他身边所有的奴婢也都有……怎么想,都觉得闹心。

    她明白苏长离当时的心情了,其实她瞧得出来,那时他脸色不是很好。

    没想到,他忍到现在,还是说出来了。

    这是要秋后算帐?

    顾今笙感觉这事得必须再好好解释一下,不然,苏大人还以为她不重视他,把她和那些奴婢放在一个位置上了。

    “当时真的只是为了做给三爷一个人的,后来就顺道一块多做了些。大哥、六弟、还有那几个奴婢,她们都是我身边非常重要的人,都是可以为我舍命的人……”而且她也给父亲和杜姨娘各做了一个,想着多一个也是做,反正当人情送过去了。

    这样的解释,苏长离默了默,反正不太满意。

    今笙只好再说:“下次不会这样了。”

    只能说,他在她心里,并没有被放到特别的位置上。这一点苏长离明白,但并不舒服。

    他瞧了她一会,她现在的样子更多的是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学生,被老师批评。

    今笙是觉得,做出这种失策的事情,又被他拿出来提了,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干脆闭嘴,他不问,她不答,他若问,她再解释。

    罢了,他也没有真的要和她继续计较这件事情,只是想把她的注意力引到别处,免得她一直纠结他那天的话。

    抬手,他下意识的想要摸摸她的脑袋,她的头发柔顺光滑又带着淡淡的香味,但刚触碰到她脑袋上,她立刻又退到一边去了,又郑重其事的和他说:“三爷,不到洞房花烛夜,我是不会让你碰我的。”

    “……”苏大人的表情变得五颜六色,有点一言难尽了。

    顾今笙很在意他那天的话,每一个字她都在意,说得太难听了。

    现在把同样的话送给他,让他也好好感受一下。

    苏长离的脸绿了一会,他是不太可能会忘记自己对她说过的重话。

    想什么呢,小小年纪,心思就这么的不纯洁,不到洞房花烛夜,爷是不会碰你的。

    这便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还挺会记仇。

    “好好,爷不碰你,你陪我坐会,我们下盘棋。”苏长离到底是作罢了,找点事来做。

    现在为时尚早,外面哗啦啦的还下着雨,今晚又走不了,这寺院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便只有下棋打发时间了。

    “我不太会。”

    “爷教你。”

    “万青,找盘棋过来。”他已吩咐下去。

    ~

    ~

    里面的人竟然和和气气的坐下来玩下棋了?

    四小姐偷偷朝这边张望,心里像有蚂蚁在爬。

    满心希望他们会继续闹下去,继续闹下去不是挺好吗?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冷雨夜,夜渐深。

    顾今笙有些困了,出其不意的就来了个哈欠,苏长离看她,她尴尬的怔了一会,打哈欠总归不太文雅。他嘴角便噙了笑:“困了就睡吧。”她偶尔犯迷糊的样子,让人的心都柔软了不少。

    她都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了,玩到现在脑袋都蒙了,一听苏长离让她回去睡觉了,便立刻站了起来:“三爷您也早点歇息。”实在困死了。

    她走了,苏长离也就站了起来,离开了。

    来到外面,雨已经停了。

    “万青梅风。”

    “属下在。”两个人一听到唤他们的声音,立刻由暗处站了出来。

    “你们今晚辛苦一些,轮流在这儿值夜。”

    “是。”

    苏长离抬步离去,到了隔壁的院宇。

    今天来这里,自然并非偶然,而是刻意。

    知道她在这儿,他便来了。毕竟,前段时间闹了些别扭,他一直没去府上,也是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别扭都没消除,忽然跑人家府上,他也会觉得尴尬的,便来这儿了。在这里不期而遇,至少不会让他觉得尴尬。

    这里的主持德云大师他是认识的,且认识了好多年了,倒是真有些本事。

    当时正在给顾今笙摇签的德云大师便匆匆离开了,也因为这事顾今笙心里对他特别有看法。

    苏大人来了,那是圣上面前的红人,德云大师自然不会怠慢,便立刻请他进去坐了。

    苏长离是为找人来的,也就没多作废话,坐下来后和他说:“昨日我未婚妻到了贵寺祈福,现在还未曾走,不知道她求的是什么签?”前来祈福的人都会求一签,他猜想顾今笙必然也会求签,才有此一问。

    她求了什么签,他是想知道的。

    德云大师对他并不隐瞒:“说的是那位顾小姐吧!”当下就把她求的下下签说了。

    她求问的是这一生的平安,可见她对自己的安危十分在意。

    德云大师说她近日有血光之灾,倒不是他迷信这些玩意,只是最近候府发生太多的变故,周姨娘死了,虽说是云溪小姐带出去散步自己落水而死,但云溪会在她那个舅舅面前怎么说就不得而知了。何况之前,还有许多别的事情发生过。

    候门之地,并无一块干净之处。

    他可以为了周姨娘安排个人进去陷害府里的郑姨娘与人苟且,便可以再做出别的事情来。

    他心里有所不安,便让自己的两个属下留下值夜了。

    自己在床上躺了一会,合了眼。

    对这个女孩子,他一直是想要护着的,不想谁伤了她。现在是他的未婚妻了,他更是要护她一世周全了。

    次日。

    一夜无事,早起的时候大家又吃了一回斋饭,今天早上的斋饭是白米粥和咸鸭蛋,即使是候府的三等奴婢都不会吃得这么差,好在一会就要离开了,忍了。

    吃过喝过,收拾了一下,大家准备出发。

    瞧今天艳阳高照的,这铁定是不会再下雨了。

    “小姐,苏大人呢?不跟我们一块走吗?”

    离开的时候袭人好奇的问,她早就察看了一圈了,没看见苏大人。

    “我们先走吧。”顾今笙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一大早就没看见他,她也不乐意去找他,虽说昨晚陪他下了半天棋,但不要以为她心里不计较了,有些话,说出去是收不回来的,她很难不放在心上。

    四小姐眸色微转,居然不等苏大人?是还没有合好吗?

    一行人出了院宇,又拐进昨个经过的游廓里,就见苏长离和那位大师一块过来了。

    “德云大师,请留步吧。”苏长离正对身边的德云大师言。

    “送苏大人和顾小姐下山。”德云大师对身边的弟子吩咐。

    哎哟,她现在不是女施主了,直接变成顾小姐了。

    今笙暗暗摇头,这大师也是看人的呀,敢情她是跟着苏大人沾了一句顾小姐这三个字的光了。

    “笙儿,走吧。”苏长离抬步离去,今笙只好跟他一块走了。

    一行人出了寺院,下了台阶。

    今笙带来的护卫行在前头开路。

    由于昨天下了一夜的雨,下山的路并不好走。

    顾今笙走在前头,苏长离跟在她的后头,其她奴婢继续在后面跟着。

    一路上苏长离也没有说话,他不说话,今笙更不知道说什么了,何况他跟在后头,她只好硬着头皮快步往前走,但一路上都感觉背上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让她心里渐渐烦燥起来,脚步便有些乱了。

    苏长离想的是,他要是再晚一点出来,她是不是打算一个人先走了,不等他了。

    真能记仇。但他没打算为那天的事情哄她开心。

    ~

    啊……

    前头的人一个踉跄,跌了下去。

    好疼啊!今笙暗暗吸气。

    “扭到脚了?”苏长离已经快步走了过来。

    他若不走在她身后,一直盯着她,她会扭到脚吗?

    “嗯。”忍下心里的抱怨。

    “你坐下来,我看看。”他伸手就要抱她起来。

    “我自己来。”她忙站起来,右脚不能使力,好疼,挪不动。

    她很怕疼的!

    “我来。”苏长离不再和她废话,直接把人抱到一旁的干净石头上坐了下来。

    昨天虽是下了一夜的雨,今天太阳一出来,石头便干干净净的了。

    旁人默默无声的看着,四小姐暗暗握了袖中的拳头。

    真会装,一定是故意的。

    苏长离要脱她的鞋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今笙忙抓住他的手,不让他碰。

    她手心里都是汗,汗湿了。

    “你们全部先走。”苏长离对前后的人吩咐。

    后面的人也就跟了上来,袭人有些不放心的:“小姐,您的脚没事吧?”

    今笙看了看她的奴婢,她的脚不能走了,让谁背好呢,袭人紫衣肯定背不动她的,那只有薄叶了,薄叶力气大些,应该可以背她一会吧。

    “小姐,我们到前面等你。”薄叶走到她面前,和她说了声,然后走了。

    今笙欲言又止,紫衣正说:“苏大人,你要照顾好我们家小姐。”有些不放心,但还是走了,毕竟苏大人让她们走了。

    “……”今笙看着她们,什么时候的事情,她们对苏大人这么言听计从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脚上一凉,还有些疼,今笙低头一看,鞋子被苏长离给脱了下来,这让她顿时涨红了脸,因为她的脚并不是女子的小脚,反而,有些大……她有些难堪:“你别碰,我疼,还是回去让大夫看吧。”

    苏长离头也不抬的回她:“我是你未婚夫婿。”所以他有资格看。

    顾今笙暗暗闭了一下眼,她小时候也是裹脚的,但那时候她嫌疼,常常偷偷的把布给放松,她向来胆大又任性,久而久之,脚就长大了,现在想要一双小脚都来不及了。

    苏长离检查了一下她的脚,和她说:“脱臼了。”

    “不知道。”她又不是大夫,只感觉到疼。

    “脚还挺大。”

    今笙面红耳赤,好尴尬,这就好比在说她:长得真难看,她突然觉得很难受,三爷怎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一点都不顾及人家的感受。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脚大,但三爷为什么不能放在心里不说,顾及一下她的自尊。

    这般对她挑三拣四的,以后真嫁了他,指不定要怎么对她指手划脚了。

    暗暗有些后悔。

    “女子还是不缠足好看。”

    突然其来的一句话,她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三爷这话,是在夸她的脚好看?

    三爷也太开明了,和她的想法不谋而合。

    她也一直觉得,女人缠足不好,她见过母亲的脚,都变形了,由于脚太小,走路也慢极了,她一点都不觉得好看,所以常常自己偷偷把布给放松了,让自己的脚可以自由生长。

    她也见过外面农家女子的脚,有时候出府看见那些农家的女子,她们并不缠足,因为很不方便农活,脚太小,走路都不稳了。

    让缠足,她觉得这就是专门用来约束女子自由的,她恰恰是那种不受约束的女子,前世的她,一直在放飞自我……

    “啊……”她忽然疼得钻心,大叫一声,一动不敢动。

    三爷你又不是大夫,你搞什么鬼啊,能疼死人的啊!

    她又气又疼,眼泪都快出来了。

    苏长离抬眼看她,她呲牙咧嘴的。

    看见她这样的表情,极是难得的。

    “好了,已经接上去了,你试一试。”

    “我的脚好了?”她有些不敢信,三爷怎么会这个?

    “站起来试试吧。”说话之间,他都把鞋又重新给她穿上了。

    今笙便忙站了起来,试了试,踩在地上用力不疼了。

    “三爷,你怎么会这个?你学过医?”

    “懂一些跌打损伤。”

    “你真厉害,这都会。”她脱口而出,原本是想说谢谢他,但说出来后又觉得不妥,好像自己有多崇拜他似的。

    就算崇拜,也是在心里,不能让他知道。

    他骨子里本来就透着股高高在上的清贵,崇拜他,怕他会更骄傲。

    “谢谢,我可以走了。”顾今笙垂了眸,从他面前绕过,准备走了。

    手忽然就被他给抓住了,她本能的想甩开。

    “路滑,我牵着你走。”他握得紧了一些。

    她心里有些不乐意,一声不响的,固执的想要挣开他的手。

    那天是谁牛逼哄哄的说,不到洞房花烛夜,爷是不会碰你的。

    “笙儿,你想再摔一脚?”感觉到她的抗拒,苏长离问她。

    “……”

    “让人看见不好。”她只好找了个借口,不想再说那句话,已说过一次,三爷是个聪明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苏长离默默叹口气,握她的手并没有丝毫的放松。

    她的手柔软无骨,他握在手里轻轻磨砂,今笙的脸便红到脖子上去了。

    “三爷,你,你放开我。”她小声要求,感觉浑身像被点着了似的。

    这么抗拒他,苏大人心里是不太爽的。

    “爷就不放。”他声音温润,语气却是重了那么几分。

    今笙被呛了一下,心里不爽。

    眸色动了动,瞅了他一眼:“三爷,你也太不讲理了,什么都是你说了算,这对我一点都不公平,你都没想过我的感受,以后我真嫁过去,一辈子生活在一起的话,是不是我就得成了你的受气包了,你不高兴了就骂我,高兴了就把我当猫似的抓过来哄一下。”

    “……”苏长离瞧她,眸色微敛。

    这才是顾今笙该有的样子,那个几岁的时候就敢扮成男装到处玩,不会骑马还敢上,候门小姐都是要缠足的,她居然还敢不缠足……

    现在,还和他讲起公平来了。

    一辈子么生活在一起么。

    他默了一会,她直视着他,微微挺了胸脯,她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才把反抗他的话这样说出来的,就算他不高兴,她也要说,她可不想一辈子当他的受气包。

    三爷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上次的时候,她便觉察出来了。

    “把你的话再重复一遍。”片晌,苏长离和她说,手依旧并未松开她一分。

    说就说,为了自己日后能好好的生活,她也得和他好好说说这个问题,但话出口,底气便没有之前的高了。

    “这件事情上,三爷你本来就不讲理,明明是你说不会碰我……”

    他截了她的话:“你就这么想让我碰你?原来你挺期待那天被我亲……”

    “我……”不是那个意思……这几个字还没有说口,就觉得唇上一热。

    “呜……”真是太过分了,她根本没有期待被他亲一口。

    他忽然就真的亲了上来,在她唇上轻轻的亲了上来,不轻不重的一吻,很快也就移开了。

    顾今笙只觉得脑袋轰的炸了。

    “我是觉得你还小,现在亲热有点为时过早,原本想再等你两年,你要是想,以后爷不忍了,先回去吧。”

    “……”顾今笙觉得有理说不清了。

    她从未遇到过有理说不清的时候,没理她也可以辩出一个理字来,怎么到了三爷这里,处处让他黑白颠倒了。

    她想解释:“三爷,你听我说。”

    苏长离说:“昨天下了一场雨,今天天气更好了,估计往后要越来越热了。”

    左顾而言他?故意不让她解释?

    “三爷……”

    “笙儿,我准备办个翰林书画院,把你的画也放进去,邀请你也加入进来,你看如何?”

    “真的?你现在就要办翰林书画院?我真的可以加入?我够资格吗?”一连问了好几个问号。她知道前世的时候他也有办过,轰动全城,全城最好的画都在他那里,当然,他自己也是个人才,只是没想到,这一世能让她赶上,还邀请她一块加入。

    忽然就有些激动,她当然想了。

    只是,她很快意识到,三爷这是在转移话题。

    有一瞬间的尴尬……

    顾今笙有种又被耍了的不爽,三爷这是欺负她人傻不如他聪明?三言两语就把话题转移了,过去的事一字不提就这样算了?

    而且,在画上的造旨,她现在是个半吊子,可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加入,三爷这样说,一定也是随便说说,找个借口把话岔开。

    她脑子转得并不慢,一想到会是这样子顿时便又气了,用力要甩开苏长握着她的手,但还是没甩开。

    “别闹。”苏长离声音重了几分,但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听起来还有些的宠溺。

    她就要闹,这事就该有个说法,他那日骂她一通,还把她扔下走了,她脸往哪搁?

    他是爽了,她很不爽的好吗?

    “前面好像事了,去看看。”苏长离扣着她的手走快了些。

    能有什么事?顾今笙被他牵着,脚下也不觉然就跟上了,毕竟事要紧。

    两个人快步下了山,转了一个角,就看见下面果然是出了事故了。

    四小姐和几位奴婢惊吓得往这边又跑了回来,前面撕杀一团。

    顾今笙看了一眼,心里也是一震。

    出门的时候,真的应该看黄历的,只是她没有看黄历的习惯。

    猛然,想起之前摇的签,说她近日有血光之灾,手心里不同得就冒了些汗。

    当时她是半信半疑的,没太放在心上。

    前世的时候,除了最后被云溪给残忍杀害,那些年倒也没有什么血光。

    她不由得看了一眼苏大人,看来,她是被苏大人给牵连了。

    来这条路上的人,都是为了祈福的,非富即贵,一般也不会有土匪到这里抢劫,因为这寺院是皇家寺院,背后的势力是权贵之人,哪个不要脑袋的敢在这条路上生事。所以,眼下便只有一个可能,这些人是为苏长离来的,他年纪轻轻处在这个位置上,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手上怎么可能干净得了,指不定得罪了多少人,趁着他出了个门,身边也没带多少护卫,便有人想借此机会在此杀了他。

    真是倒楣,她最怕疼了,便和他说:“三爷,这些人是冲你来的?”

    苏长离瞧她一眼,问:“怕了?”

    “不怕。”

    回得倒挺快,苏长离嘴角噙了些笑,是嘲笑:“不怕手心里都出汗了。”

    “……”顾今笙觉得好尴尬。

    “放心吧,爷会保护你的。”那是一个男人能保护一个女人的自信。

    顾今笙觉得他说这话挺随意的,便暗暗撇嘴:“三爷就带了两个护卫。”质疑他说大话……他恐怕自身难保,还是她带的人多些。

    苏长离便不与她争了,发现这小女子争起来也是没完没了的,难怪有人云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先坐会,等着瞧吧。”

    顾今笙被她牵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他则一旁瞧着。

    前面撕杀得甚是凶猛,在这里便听见兵器的声音,由于路并不宽,在这里杀人的确是分外方便,都不会处理尸体,有人跌落到一旁的山崖下滚了下去,直接人影都不见了,人有被万青一脚踢下去,一声惨叫便消失在了山中了。

    “小姐,小姐,咱们遇到劫匪了,死了好多人。”袭人这时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她跑得最快,在前头,由于受到惊吓,一帮姑娘都显得挺狼狈的,毕竟姑娘们也没遇见过这等事情,害怕也是正常的。

    今笙看了一眼,没见薄叶跟上来,心下一惊,几乎以为薄叶出了意外,忙起身问:“薄叶呢?”

    袭人忙回:“小叶子自告奋勇的留下来杀敌了。”想到薄叶之前冲她们一声喝:你们快回去朝小姐报信,我来帮他们杀了这帮土匪的狠劲,莫名的有些崇拜薄叶了。

    一人姑娘家,手里寸铁,就那么生猛的冲上去了,她吓得腿都软了,结果她冲上去就把一个壮汉的刀给夺了,直接刺进那人肚腹,刀拨落,一脚踢开,那壮汉叫都没来得及惨叫,便滚下一边的山下了。

    今笙微微挑了眉,她只知道那丫头力气大,府里头没人打得过她,她还能留下来与土匪博斗?那都是持刀剑的男人,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

    心里有些担心,但想那丫头不是那等不自量力之人……她不会笨到自己送死吧。

    瞧出她的担心,紫衣忙说:“小姐,您放心吧,薄叶没事,她挺能打的,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不过……”

    “不过什么?”

    “咱们带来的护卫,好像死了不少。”往回跑的时候她有回头去瞧,瞧见自家人被劫匪砍死了不少。

    今笙面色微微一白,那些护卫也都是有家室的人,就这样死了,死者的家人恐怕会很难过的,出一趟门,怎么就会遇着这样的事情呢。

    她下意识的去看苏长离,一定是他惹祸上身,但她也不能责备他。

    苏长离接触到她的眼神,挺无语的。

    她不会真的以为,这些人是冲他来的吧?

    “都先坐下歇会吧。”顾今笙到底是压下了心里的沉重,事已至此,还能怎么样,只能期望自己人减少伤亡了。

    下次出门,一定看黄历。

    姑娘们实在也是又累又怕,刚拼了命的跑了半天才跑到她们这里来,身上都冒冷汗了,见自家小姐镇定自若的,苏大人也没说什么,小姐又发了话,便各自寻了石头坐下来歇息。

    大家休息了一会,下面的撕杀声渐渐消失了。

    一场杀戳下来,所剩的人已经不多,路上连个尸体都找不着,对杀的时候该死的都已滚下去了。

    片刻,就见万青匆匆跑了上来,脸上还有血迹,身上也有不少血,是被敌人的血溅到了身上,瞧着挺吓人的。

    “三爷,下面来了一帮土匪,有三十余人,现在已经全部被解决了,留下一个活口,什么也不肯说。”

    今笙没见薄叶上来,腾的就又站了起来:“薄叶呢?”

    “笙小姐,薄叶姑娘还在下面等着,只是……”

    “你说。”

    “笙小姐家的护卫,损折了不少,只有三人活着。”

    “……”她带了二十个护卫出来,还余三人?顾今笙小脸又白了一分。

    苏长离瞧她一眼,伸手就把她拽了过来,一边对万青交代:“把人押回去审。”话毕,拽了今笙的手腕,拉她往山下去。

    顾今笙没再挣扎,由他拽着下了山。

    既然已经解决劫匪了,姑娘们也就起身跟着继续下山,但因为受惊一场,刚又跑了半天的跑,一路上也没有人再说话了,直到来到事发地点。

    “小姐,让您受惊了。”薄叶走了过来。

    今笙便看见薄叶脸上好多血迹,有些震惊,挣了苏长离的手,他倒是自动松手了。

    “薄叶,你受伤了?”她忙上前询问,这一脸的血,身上也有,很难怀疑她没受伤。

    “小姐放心,我好得很。”刚杀了半天土匪,她有些疲惫,但声音还是清脆响亮的。

    没事就好,今笙忙喊:“袭人,快拿水过来给薄叶洗洗脸。”看着怪吓人的。

    “好勒,小叶子,我来侍候你。”袭人高兴的跑了过来,打开牛皮水袋,她倒是来了精神了。

    薄叶便洗了脸,露出白净的脸,看她真没受伤,今笙也就放心了。

    有个受了伤的土匪很快便被梅风押下去,万青继续留下护送她们,只是看见薄叶白净的脸后忍不住说了句:“笙小姐,你这个奴婢甚是凶猛呢。”

    “你说谁凶猛呢,会不会说话,这叫英勇,你应该去读几年书再出来混。”薄叶扯着嗓子冲了过来,真是讨厌死了,她可是女子,一点不喜欢别人把她当男人比喻。

    凶猛这字,听起来残忍,又像形容野兽的。

    “就是就是,我们薄叶这叫英勇,薄叶,你喝点水哦。”袭人在一旁讨好的,一脸巴结崇拜相。

    没想到薄叶竟是这么牛逼,那么多护卫都死了,她还活着,能不牛逼吗?

    薄叶接了她递的水咕噜咕噜喝了。

    万青扭过脸不再说话,他能说什么呢,被噎得屁都没了。

    今笙抿唇不语,看了看苏长离,一个是她的奴婢,一个是三爷的人。

    薄叶刚刚英勇的救了她们,她不能责备薄叶说话不给人面子。

    “走吧。”苏长离什么也没说,拽着她的手走了。

    下面的人斗几句嘴,都要管,那岂不是要累死了。

    瞧着主子抬步走了,下面的也继续跟上。

    四小姐和她的奴婢行在最后头,心里嫉妒得泛酸水,真想打掉顾今笙的手由苏大人牵着自己走。

    她很想假装路滑跌倒扭伤了脚,但想着如果是这样的话,苏大人也不太可能会牵她,可能会打发一个侍卫过来背她之类的,她还是算了,忍了。

    ------题外话------

    上一章有几个字写翻了,国子监哈是国子监,写成了监子国……

    国子监不是重点,不会出现几次,但把名字写翻了感觉挺别扭,我又改回来了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