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94章 三爷问审
    今笙随意的检查了一下云溪的手抄佛经,这顾云溪和她打太极呢。

    合上手抄佛经,她淡淡的扫过顾云溪的脸上,这段日子,她是真的消瘦了一些。

    “也罢,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因为周姨娘的事情精神上也损耗了不少,这段时间你就少抄点吧,你瞧你都瘦了。”

    竟是松了口了,顾云溪忙恭恭敬敬的说:谢笙姐姐体恤。

    今笙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还在因为周姨娘的逝而难过,但人死不能复生的,云溪妹妹也要节哀顺变,你若一直这样愁苦下去,消瘦下去,周姨娘在天有灵也会心疼你的,她向来产爱你。”

    顾云溪瞧着她,内心波澜翻腾。

    没事扯周姨娘做什么?

    是的,周姨娘是被她杀害的,也正因为如此,她现在是夜夜惊醒,总是看见周姨娘跑过来骂她没良心,骂她遭天谴,伸手要掐死她。

    睡不安稳,人自然就消瘦了。

    再则,她一直吃斋,能胖得了么。

    压下心里的翻腾,顾云溪面上还是顺从的说:“谢笙姐姐关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一旁的四小姐静静的听着两人说话,心里冷笑她们的虚情假意,明明恨对方不死,还要假装姐妹情深,现在不仅顾今笙修为高了,就连顾云溪也变得很不一样了,这么能忍,倒是让人惊讶呢。

    顾云溪没有久留,说了几句话,也就告辞了。

    顾云溪还没有走出去,四小姐便立刻邀功的把自己的手抄佛经递了过来:“笙姐姐,我抄的佛经在此,您过目一下,只是我实在不能一下子抄完,我已经尽力了,相信佛主会体谅我的。”

    顾今笙没有过目,望她笑笑,说:“圆妹妹,佛主会过目的,你抄的不用每日送过来。”

    顾若圆心里一窒,还佛主过目,佛主真会过目,你那天送了九千两银子过去,佛主就该保佑你,不但不保佑,带去的护卫都死的还有三个人,最后还花了大把银子安抚死者家人,简直了。

    还佛主,当她傻,她会信吗?不过是顺着她的意思行罢了。

    她要祈福,要抄佛经,要做一个乖顺孝敬识大体的小姐,她们这些庶出的小姐当然也不会落后,她能做的,她一样可以做。

    心里虽是各有想法,顾若圆还是恭恭敬敬的说:“是,谢笙姐姐体恤。”抱着自己的手抄佛经,她并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反是有几分的欲言又止:“笙姐姐,昨晚上,妹妹昨见苏大人来了。”

    终于还是要提三爷了,顾今笙望她笑笑:嗯。

    应了一个字,再无其它。

    四小姐便吞吞吐吐的说:“昨个妹妹在府里赏月,便遇着苏大人了,多说了几句话,其实我和苏大人什么关系也没有的。”

    这么一解释,就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了,好像苏大人真的和她有什么关系似的。

    今笙望她不语,让她说。

    四小姐吞吞吐吐的说:“他也是看在姐姐的份上,才多与我说了几句,但是让一些奴婢瞧见了去,那些奴婢您是知道的,最喜欢没事在人背后说三道四了,我怕会传到笙姐姐耳朵里,令笙姐姐起了误会,心有不悦,便来和您解释清楚,笙姐姐,您可一定要相信我,我和苏大人之间真的是清白的,我对他绝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听她一番长篇大论的解释,今笙拿起茶喝了一口,哼笑一声:“妹妹不用想太多,三爷那个人的性子我还是清楚的,他不可能瞧得上比我还差的女子,这就好比一个人吃惯了山珍海味,你让她忽然吃素,他会吃不惯的,这几天你一直在吃斋,你应该深有体会。”

    四小姐内心气得怒意翻腾,这只差没直接说她顾若圆不如她顾今笙了,这不就是在说苏大人瞧不上她顾若圆……

    这个比喻,让人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偏偏四小姐也是敢怒不敢言的主。

    她是没有胆量顶撞顾今笙的,只好软着性子继续说:“是是,姐姐说得极是。”但她还就不信了,这个比喻能恰当吗?便软绵绵的笑说:“有句真心话,妹妹想说给姐姐听,还请姐姐莫要生气。”

    “你说吧,我不气。”顾今笙笑看她,倒是想听听她能说出什么名堂来。

    四小姐便软声说:“笙姐姐,妹妹是真心想提醒你一句,任何男人天天对着一个女人,早晚会厌烦的,终会再换别的女人的,说句大不敬的话,就连父亲都换了好几个姨娘了……”

    这话是真的是大实话,顾今笙却听得极为不舒服。

    “当初父亲对每一个姨娘,包括夫人,都是真心喜欢过的,可没要多久,就算再喜欢,还是会抬别的女人做姨娘,妹妹看多了,心里也便渐渐明白过来,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这和吃的喝的还不一样,笙姐姐,您不能不防。”

    要防也是防你呀,顾今笙真想呸她一脸,明明长得圆嘟嘟的应该是挺可爱的一张脸,偏就满脑子的狐狸心思。

    有句话说,话粗理不糙,顾若圆这话说得其实一点没有错,这是每一个女人一生都会面临的问题,只要是个男人,但凡有点本事的,基本上都会妻妾成群。

    只是,她还没成亲呢,就提醒她三爷日后还会有别的姨娘?

    顾今笙不喜她这样说,这顾若圆就是故意让她心里不痛快呢,没事来给她添堵的。

    就算三爷将来会有别的姨娘,也不可能是顾若圆。

    这话,她没说,只是笑了笑,回她:“妹妹年纪不大,懂的倒是不少,看来妹妹是真的长大了,也是到了说婆家的时候了,只是府里最近接连出事,若圆妹妹这婚事恐怕是要耽误上几年了,我都答应要为母亲守孝三年,若圆妹妹怎么也得等我这个嫡姐出嫁了,才能想这事吧。”

    还真要守孝三年?顾若圆心里有些不信,面上也就恭恭敬敬的说:“妹妹自然是不敢行在姐姐前头。”

    “不过,婚事倒是可以先定下来的,等过段时间,我会和父亲商量一下,为妹妹作媒,把亲事先定下来。”

    “笙姐姐,这事不急,最近我们都在吃斋念佛,婚事还是等等再提吧。”

    “也对,至少要等个一年后再提吧,你现在正是吃斋念佛,若是这个时候提及男女之事,令你生出一些不该有的七情六欲来,就太对佛主不敬了,我们之前祈的福也白祈了。”

    顾若圆心里气得说不出话来。

    今笙隐隐记得,上一世,顾若圆好像也一直没有说亲,这究竟是为什么,她不得而知,上一世,她一直被罚罚罚,整天都是闭门谢客,关屋里手抄佛经,对府里的事情知道的都不多。

    顾若圆不想和她再说话,怕说多了自己要被气死,便借口要走了。

    “笙姐姐,您说得极是,妹妹现在就回去了,继续抄佛经了。”她弯腰行礼,告退。

    顾今笙冷冷的笑……

    转身走了出去,顾若圆脸色也变了,眸色阴沉下来。

    简直气死人了,但却没有办法。

    早上的斋饭,居然也减少了一半,这是想饿死她呀。

    ~

    这事之后,顾今笙去了一趟二叔顾才溢家。

    顾才溢是湘君的父亲。

    出了自己的国安候府,走几步路便是湘君家了。

    顾才华有兄妹三个,都是一母同胞,但三兄妹的关系真的算不上好,尤其是和隔壁的老二,平时基本上没啥往来的。

    原因嘛,当年分家的时候两兄弟为了多分一些家业,闹红了脸。

    后来家业分完了,便少有往来了。

    两兄弟靠着祖上留下来的家业一晃过了这么多年,虽然大不如从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再不如从前,还是过得比较富贵的,光靠祖上留下来的那些商铺,土地、只要经营得当,许多小门小户还是羡慕嫉妒的份。

    顾今笙上门来访,顾才溢正在客堂喝着茶,客厅里坐了几个人,其中就有顾今笙少有往来的三姑姑顾琴和她也才十三岁的女儿孟田。

    顾琴是远嫁的,用她的话说,丈夫是一个酸秀才,在村里当个村长。

    既然是村里,总归是不如城里的小姐妇人们穿得时兴,顾琴穿的虽不是粗衣粗布,但比起府里的妇人们,穿的就差太多了,头上也没戴什么头饰,手上也没戴什么贵重的镯子,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乡村妇人的打扮。

    顾夫人正陪着说话,甚是为难的说:“让湘君带个人进宫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现在的皇上最烦的就是外戚干政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湘君才刚当选太子妃,到时候要是把田姐儿带到宫里,只会惹来非议,以为我们湘君是一人得道,全家升天呢,对湘君甚是不利。”

    这种婉转的拒绝令顾琴微微黑了脸。

    “我说嫂子,这都哪跟哪,不过是让我们田姐儿跟着湘君的身边,就当个使唤的丫头也行。”怎么就扯到外戚干政了。

    她当然是明白的,嫂子这就是不想帮她女儿呗。

    明白归明白,可还是生气呀。

    说是把她女儿当使唤的丫头,她们能这么干吗?以湘君的性子也不会这么干,真干了只会落下口舌。

    再则,顾夫人是再明白不过顾琴的心思了,她就是想借着湘君的力量入宫,将来和湘君分一杯羹呗,她女儿还没站稳脚,小姑子这边就送了自己的女儿过来,瞧这田姐儿长得也甚是俊俏,男人无不好色,那时候不是明白着跟她们家湘君争宠吗?

    就是说得天花乱坠,顾夫人也不答应让带这么个俊俏的孩子在湘君身边。

    “二小姐,笙小姐来找您了。”湘君在家排行老二。

    一听到顾今笙来了,本来坐在母亲身边的湘君也就立刻站了起来。

    “笙妹妹来了,快请她进来。”抬步,她往外走,准备迎去。

    “这野丫头常往这来吗?”顾琴微微蹙了眉,不太待见顾今笙。

    顾今笙从小就疯,为人霸道,说话直来直去,从不顾念旁人的感受,一副缺心眼的样子,打心眼里便瞧不上她。

    相比之下,还是湘君聪慧,且前途不过限量。在得到湘君当选了太子妃后,她就有了主意,知道她回府了,便带着自己的女儿匆匆赶了过来。

    顾夫人那时便笑笑说:“人家笙姐儿可不是小时候的样子了,都说女大十八变,现在的笙小姐变化可真大呢,自从大嫂去逝后,国安候府便归她管了,人家在府上可是当着家的,说一不二呢,前段时间也定了一门好亲事,是太傅家的三公子,三公子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常在皇上跟前走动,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呢,笙小姐也是个有福气的,竟是得了那人的喜欢,光是定金就下了足足九千两,依我瞧,倒不如让田姐儿跟着笙小姐,去大哥那边住上一阵,将来沾着笙小姐的光,还能许上一门好亲事。”

    顾琴微微拧了眉,那个疯丫头竟这么的好命?

    稍顷,顾今笙和湘君一块进来了。

    进来的时候便听湘君说了,三姑姑来了。

    进了屋,她依次行了礼。

    “见过二叔,见过二婶。”

    瞧了一眼坐着打量她的顾琴,行礼:“见过三姑姑。”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话还真不假。

    顾琴打量她一番,觉得她还真是变得很不一样了,人瞧着也端庄起来,举止优雅大方,特别是这容貌,真是漂亮得不可思议。

    本来也觉得自己的女儿好看,现在一比较,便觉得自己的女儿虽是娇俏,但举止上总归是小家子气了,不如湘君和今笙的姿态矜贵。

    在大户人家出生的孩子,教养不同,举止便不同。

    顾琴心里一想,更坚定了一定要女儿留下的决心。

    只有留在好的环境里,接受好的教养,女儿才能像湘君和今笙一样有着贵族女子应有的贵气,将来才能嫁得好,再不能像她这般,嫁一个穷酸秀才,过一辈子穷日子了。

    心里有了打算,看顾今笙的表情也就变得很不一样了。

    “笙姐儿,快过来。”顾夫人立刻笑颜着朝她招呼,湘君拉她一块坐下来,俩人瞧起来关系甚好,都坐一块去了。

    奴婢又上了茶,果盘、甜品。

    “笙姐儿真的是长大了,变得姑姑都快认不出来了,田姐儿,快来见过你笙姐姐。”顾琴忙招呼一旁还傻坐着的女儿。

    田姐儿有些拘束,还是规规矩矩的站了起来:“笙姐姐好。”之后便羞怯的垂了眸。

    田姐儿穿了蓝色紧身袍,下罩一条花裙,腰间系了一条软玉带,很普通的乡间女孩打扮,但脸蛋生得娇俏可人,就是看着羞怯得很。

    今笙含笑:“田妹妹一转眼也都长大了。”

    记忆中……记忆早已太模糊了。

    记忆中,在母亲去逝之后,这位姑姑就再没到府上过了。

    太多年不见,印象早就模糊了,对田姐儿更是不熟悉。

    前几个月母亲去逝,三姑姑是来过的,但那时候她为母亲披麻戴孝,也便没与三姑姑说上过什么话。

    顾琴叹了口气:“田姐儿到底是乡下长大的,总不如你们这些城里长大的小姐见的世面多,胆气大,若我当年不执意嫁给她爹,在京城随便找户人嫁了,田姐儿也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了。”

    今笙知道这位姑姑说话总是夸张了些,田姐儿吃什么苦头了?瞧她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样子,一看就是十指不沾洋葱水,在家里养得好着呢。

    “笙姐儿,你来得正好,姑姑还真有一件事情求你呢。”

    一听到求字,本能的觉得不是什么好事,顾今笙忙说:“姑姑,您别这么说,您求我什么呀,我一个孩子能干什么。”她还只是一个未及笄小姐,说自己是孩子一点不过。

    顾琴忙说:“这事还真的得你帮我了,你看田姐儿也十三岁了,如果一直把她养在村里,这辈子就得跟我一样了,也就耽搁了,如果田姐儿能跟着笙姐儿,将来多教养她一二,我还指望着笙姐儿将来帮田姐儿找个好人家呢,若不然……”她拿了帕子开始抹眼泪,忽然就伤心起来。

    顾夫人忙一旁安慰:“哎哟,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呢,你就放心吧,这都不是事,笙姐儿会答应你的,还用得着求吗?”转而对顾今笙说:“笙姐儿,湘君马上就要入宫了,实在没办法陪着田姐儿,现在也不方便带她入宫,你就帮帮你三姑姑吧,让田姐儿到你那边先住上一阵子,到时候你和苏大人说一说,帮田姐儿找个好的婆家。”

    顾今笙眸色微动,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敢情三姑姑今天来二叔家这一趟,是想求着把田姐儿寄养到二叔家,但被精明的二婶给拒绝了,但如果不给安排好田姐儿,怕三姑姑会赖着不走,她又来得巧,这事就摊到她身上了。

    其实,就是她不来,这事还是会摊到她身上,二婶是打定主意要把田姐儿推到她这儿来的吧。

    今笙瞧了一眼湘君,她也很无奈啊,只好耸肩表示:不管我的事。

    这确实不管她的事,她一个小辈,一句插嘴的话没有,也不好插嘴,若说得不好了,这三姑姑指不定要在外面怎么说她呢。

    为了自己的名誉,也不能插手这事,只是没想到最后事情会推给了今笙。

    今笙默默的叹口气,她还没嫁呢,一个个的都要闹哪个,她怎么和苏大人说?

    “娘,您别为难笙姐姐了。”一直默不作声的田姐儿忽然就怯生生的说了句。

    “你这个死丫头骗子,我怎么就为难她了,那是我娘家,也是你外祖母家,你到你外祖母家住上一年半载的还不行了。”

    本来正难过的顾琴忽然就火了,她正给顾今笙施压,这个没眼力架的居然敢拆她台,什么叫她难为顾今笙。

    顾琴嗓门也高,忽然一嗓子,顾今笙都吓了跳。

    田姐儿被骂得红了眼,顿时便落了泪。

    她毕竟都十三岁了,当着人的面这样骂,面子都落下了。

    “行了,都别吵吵了,看都把孩子吓哭了,笙姐儿,既然你三姑想让田姐儿到你那儿住上一段时间,你答应就是了,府上那么大,还能没田姐儿的住处了,还能少了田姐儿一口饭。”

    一直没说话的二叔忽然开了口,直接把事情推给她了。

    顾今笙微微抿了唇,应了:“我又没说什么,你们这都是干什么呀,不过是到府上住段时间,有何不可呢,田姐儿如此俊俏,我瞧着就喜欢得紧呢。”

    若不是看在顾湘君的份上,就忍不得这等欺人的事情。

    住一段时间就住一段时间呗,但这说话的方式,就是让人不爽呢,好像不让住就是她十恶不赦了般,又好像这一住就会就此不走了般。

    田姐儿的婚事都指望她,她自己都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好吗。

    “笙姐儿答应了,田姐儿,快谢过你笙姐儿。”三姑不哭了。

    田姐儿忙又弯腰行礼:“谢笙姐儿。”

    顾今笙含笑,内心极度不爽。

    这事定了下来,三姑姑心情明显就好了起来,顾今笙本是有事找湘君的,便对她使了个眼神,湘君会意,立刻起身说:“父亲、母亲、三姑,田姐儿,我和笙妹妹有点事,先告退了。”

    顾今笙跟着打了招呼,这才一块退下。

    出了客堂,湘君拽着她的手万分抱谦的和她讲:“今笙,今天这事真对不住了,我真没想到会让田姐儿住你那去,没想到我娘会那样说。”

    “今天我就是不来,田姐儿也会被送过去,你不用抱谦,自家姐妹,说这些就见外了,走吧,给我瞧瞧你的画,到时候你先放我那一些,再见着苏大人,我让他带过去,挂在他们翰林书画院展示。”

    “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顾湘君拽着她很快上了自己的阁楼。

    顾湘君从小就爱作画,这从小到大,作的画已经堆满了房间,有许多画她自己也表了起来,挂在自己的房间。

    顾今笙算是头次来她这儿,前世的时候两人并不曾交好,今世相交了,但也一直没有机会到她阁楼来过。

    顾湘君忙着把自己的画拿出来给她,自己认为好的摆在一旁和她讲:“这些画你都拿过去吧,要是有人欣赏,就好了,想不到我一介女流之辈的画也有挂出去供文人欣赏的一天。”

    毕竟画了十多年了,忽然有了个出头的机会,谁不想扬名立万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优秀呢。

    今笙便噗的笑了。

    “放心,你这画一放出去,很快就会名扬天下了。”如果人家知道这是当今的太子妃所作之画,那名气会更大的。

    “借你吉言了。”湘君莞尔,显得甚是高兴。

    她的出身本就不如旁人,父亲甚至连个爵位都没有,哥哥也只是跟着燕京在宫里当差,所以令皇后娘娘对她是看不上眼,可如果自己在别的地方有了优势,即使皇后娘娘瞧不上她这些东西,说不定会令太子瀚刮目相看了。

    皇后娘娘的心思,她是没办法满足了。

    太子瀚,还是有希望一博的。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她也希望与太子瀚之间的关系可以改善一些。

    太子瀚同样是一个喜欢字画之人,这一点,他是清楚的。

    只是,他性情瞧起来极为冷淡,便找不着机会与他说上一二,眼下,也只有把主意打到翰林院书画院了。

    翰林书画院的成立,主办人虽是苏大人,但背后却是有着皇家的支持的,这背后的靠山,便是令许多文人挤破了脑袋也要往里钻了。

    两个人把画卷成筒,拿线系好,由顾今笙的奴婢袭人和紫衣抱了出去。

    离开的时候三姑和田姐儿一块跟着过去了,二叔和二婶也陪同着一块来了。

    傍晚,顾才华回来,瞧见一屋子的人都在客堂坐着等他。

    顾琴便迎了过来,直叫:“大哥,您可是回来了,大家都等您好一会了。”

    寒喧了一番,顾才华也就明白来意了,田姐儿要留的事情他没意见,他也并非难说话的人,府里不差田姐儿一口饭。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府里的三小姐四小姐也都过来引荐与田姐儿逐个认识了一下,两位姨娘(杜姨娘、谢姨娘)也都过来了。

    府里在的人都认识了一遍,顾今笙那时也起身说:“田妹妹,房间给你安排好了,领你瞧瞧去,看还满意不,若是不满意,咱们再改。”瞧她说话温柔,带着和气,不似过去那般嗓门亮,顾琴心里甚是满意,也放心下来,感觉这今笙就是变了。

    人变漂亮了,也变得和善了。

    顾琴怕太委屈了田姐儿,笑着说:“我也认认田姐儿的房间去。”便跟着小的们一块去看了田姐儿的房间。

    这本就是她做姑娘时住过的地方,只是后来出嫁了,这房间便给了后来的周姨娘住下了,因为除了候夫人的那个房子,这里算得上是最大的了。谁也没想到今笙直接领她们去了周姨娘住过的地,一路上还和她们说:“三姑姑,我记得这个地方以前是你住的地,现在腾出来了,田姐儿来得正好,刚好住在三姑姑之前住过的地,我安排得周到吗?”

    最后一句话还似有邀功的味道,顾琴说不上来哪里不满意,一边跟着进了屋,一边四下打量着说:“还是笙姐儿想得周到。”

    跟着的三小姐顾云溪气得一口血压在胸口,周姨娘才刚逝没多久,她居然就把周姨娘的房间腾出来给别人住了,这可是周姨娘生前她也常来的地方。

    顾琴打量房间,最后笑着说:“挺好,挺好,辛苦咱们笙姐儿了。”

    “田妹妹是我们的妹妹,都是应该的。”转眸,她瞧了脸色不太好看的云溪,笑问她:“云溪妹妹,你脸色不太好看唉,是不舒服吗?你不会因为我把这房间安排给田妹妹住心里不高兴吧?”

    顾琴听言立刻瞧向顾云溪,她有什么资格不高兴?她姨娘早就死了,她也不过是一个庶女。

    顾云溪接触到三姑姑不善的眼神,立刻委屈的说:“笙妹妹哪里话,田妹妹能住下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日后就多了一位说话的妹妹了,我只是想起姨娘生前住在这儿的最后时光,受了许多的罪,心里忽然难过罢了。”

    今笙便体贴的说:“原来是这样呀,云溪妹妹既然触景生情,伤心难过了,那就先回去吧,日后还是少往这里走动,免得你不开心,弄得田姐儿也跟着难过了。”

    顾云溪被噎得无话可说,依旧是敢怒不敢言,心里本不太想跟着她们后面转悠的,这会也就应了下来:“是,妹妹这就回去了,三姑姑,田姐儿,我告辞了。”她虽怒,说话上还是得体,没再失了分寸,退了下去。

    顾琴看了一眼顾今笙,心里暗暗惊奇。

    她可是知道这顾今笙和顾云溪自幼便好得很,可以说是形影不离,没想到她才小半年没来,这两人瞧起来就暗藏杀机了。

    笙姐儿的变化,是真大的,为人不再专横,举手投足之间也是优雅得体,说话温柔带着和气,尽管如此,好像也没人敢忤逆她。

    四小姐依旧和从前一样,默默无声的跟在后面,不显山不露水的。

    看完了房间,今笙也就笑着说:“三姑姑,你就且和田姐儿住在这吧,难得来一趟,多住几天再走,也好让我们叙叙旧。”

    顾琴见她说话好听,便讨了她的欢喜,笑着说:“家里还养着猪呀鸡呀鸭子的,我哪里走得开呢,真要住个三五天,怕我那些猪呀鸡呀鸭子的都被田姐儿她爹给饿死了。”那秀才除了会写些酸诗,什么活都不会干,她是真不放心的,这是实话,顾今笙也知道,因为往常她即使来,也最多住上一晚,次日便走了。

    但即使住这一晚,都不知道要从母亲那里拿多少银子回去呢。

    三姑姑以往也是京城里的姑娘,举止也是优雅得体的,现在嫁远了,又是住在村里,举止之间便多了一些乡村妇女的粗鲁了些,她说话嗓门本来就大,再加上有些夸张,便甚是好笑了,奴婢们在一旁听她说话,便忍不住掩唇偷笑。

    她一屁股便坐了下来,拿了桌上沏好的茶咕噜喝了一大口,开始诉苦:“笙姐儿,你还小,是不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的,想当年我也是这府里的嫡出三小姐,过的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不愁吃喝,每天穿着锦衣绸缎,闲时弄琴写诗,日子也是悠闲自在,自从遇见了那个酸秀才(田姐儿她爹)进京赶考,我以他为人憨厚,跟着他能幸福生活,你们以后大了出嫁了过日子了就明白了,这人光老实憨厚也不行,还得能赚钱养家,他那点俸禄都不够我们吃喝,还得靠我一个女人另想它法,我这命真是苦哟……”

    她这话真不是第一次说了,以往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在母亲面前哭诉一番,母亲心软,她嫁进来之时三姑姑还未出嫁,俩人多少是有些感情的,便常给她拿些银子。

    顾今笙那时候不懂事,就不爱听她说,嫌她烦死了,所以三姑姑心里是不喜欢她的,自然,她也不太喜欢这位三姑姑。

    田姐儿还在呢,她也不顾及一下田姐儿的脸面,就这样当着人的面数落自己的相公,田姐儿的父亲,这样真的好吗?

    顾今笙瞧了一眼田姐儿,她果然小脸通红,羞耻的低了头。

    本来父亲在村里是个村长,也挺威武的,谁知道到了母亲这里,就变得一文不值,成了个废物了。

    数落了一遍自己的丈夫,诉了一番的苦,这若是搁在当年的候夫人身上,不用她开口,银子都递过去了,但顾今笙只是眨了眨眼,同情的说:“三姑姑真是比男人还厉害,没想到你们家还靠你养活呢,哎哟,您看这天也不早了,三姑姑,您也累了一天了,就和田姐儿就赶紧洗漱洗漱歇下吧,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

    这话说罢,她躹了身,准备转身离开。

    “笙姐儿。”顾琴叫住她。

    “姑姑最近手上有些紧,你借些银子给姑姑。”既然她不懂,顾琴也就直接开了口,直接开口要银子,她总不会拒绝的吧。

    今笙便垂了眸,叹了口气:“三姑姑,最近府是出了太多的事情,用银子的地方可多了,母亲、郑姨娘、周姨娘、先后去逝,又有新的姨娘进门,这都是要花许多银子的,前几天还去了皇家寺院祈福,那个地方祈福更是烧钱,您应该有听说过,足足都了九千两银子,我现在还真拿不出银子借给姑姑用了。”

    这就是明白着不给呗?

    人都来了,让她空手而回?顾琴哪甘心,不愉的说:“笙姐儿,你别唬弄姑姑了,我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府上还有许多的商铺、田地、产屋,每个商铺赚的银子都够你们一辈子吃不完了。”

    顾今笙便无奈的笑:“三姑姑,您是真不知道,咱们家的那些商铺,最近一年不如一年,生意惨淡,都关了好多商铺了,手里的资金都周转不开了,田地房屋就更不要提了,这些收的租金都不够商铺亏的。”

    “……”她要借些银两,她居然给她诉起苦来了。

    若真照她说的这么凄惨,这府里还能这么风光的生活?哪个小姐的身边不是一堆奴婢侍候着?

    她正这么想着,顾今笙又说:“您看府里的奴婢都少了大半,实在是无钱养多余的闲人,前几个月就赶走了小半的奴婢了。”

    顾琴黑了脸,什么叫没钱养不起多余的闲人?现在她女儿住了下来,是说她女儿是个多余的吗?

    本来还觉得她现在挺好的,现在被她的话气得不轻,一时之间也是被噎得无从辩驳,顾今笙也就躹了身:“三姑姑,我先告退了。”话又一转:“等手里周转开了,我派人把银子给您送过去。”

    这话说完,顾今笙是真的走了,奴婢们也跟着一块离去,四小姐也立时跟着退了。

    走出三姑姑这里,四小姐紧跟两步小声的讨好说:“笙姐姐,这三姑姑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我可听说她每次来都要我们府里大出血,朝生前的夫人讨一大笔银子回去呢,您刚才说得真是太好了,不然,又不知道要被三姑姑讨了多少银子回去。”这银子进了她那里,是有去无回的,什么借不借的,绝对不会还的。

    顾今笙叹口气:“罢了,自家姑姑,不提她了,时候不早了,都回去吧。”

    这般,大家各自散去,顾今笙也才算得以回去歇息。

    ~

    这事之后,顾琴住了一晚,照她之前所说的,家里还养着猪呢鸡呢鸭呢,她若不在家,那穷秀才怕是会给她饿死了,第二天便留下田姐儿走了。

    又过了两天,入夜。

    太傅府上,还是那间牢式的秘室,有个壮汉被铁链拴在这儿,上身赤着,血肉模糊,已经不是先前那位了。

    片刻,这隐藏式的石门被扭转开了,苏长离走了进来,陪同的是万青、梅风。

    万青说:“三爷,您看,这就是从青龙抓的一个二当家,都这样了,他还是不肯说是谁出了价钱买笙小姐的命。”

    “把人弄醒。”

    梅风拿了一盆冷水,从那人脑袋上浇了上去,片刻,那人悠然转醒了。

    苏长离坐了下来,在那人面前的十步之外坐了下来。

    睁开眼来,入眼的便是苏长离那与这整个暗室格格不入的脸庞。

    惊为天人的脸庞,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恶者,但这里对人所用的极刑,和地狱恐怕没多少区别。

    “我只问一遍,雇主是谁,是谁朝你们卖了顾家二小姐的命。”

    那人静静的看着他,闭口不语。

    行有行规,既然干了这一行,就要遵守这一行的规则,即使被抓到,就算是死,也不会有人透露雇主,这是一个行业的最起码操守。

    “不说是吗?把他的肉一块一块的给我割下来,看看到底能割多少片。”

    “是。”梅风转身就拿了一旁锋利的刀。

    ------题外话------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下午二三点左右拼死加一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