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97章 顾今笙这个妖女
    现在的江小树是越发的水灵了,尤其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此时无辜非常的噙了一汪水,要哭不哭的盈满了眼睑,就是不掉下来。

    这表情,倒真是生出几分的楚楚可怜。

    由于她个子不高,虽是十岁了,说她六岁也不为过,倒是很容易让人产生保护她的欲望,一个大孩子欺负一个六岁的孩童,这是说不过去的。

    “江小树,你先起来吧。”

    “谢笙小姐。”江小树红着眼睛站起来,低着脑袋垂眸不言,继续装可怜。

    她已经被卖给了国安候府,她的命便不能由自己作主,但也知道,只要到了笙小姐这儿,她就可以得到保护。

    笙小姐是不会由着这五少爷欺负她的。

    关于笙小姐在府里的情况,私下里她差不多都打听清楚了。

    ~

    云溪倒是很快就赶了过来,一块来的还有四小姐、谢姨娘、杜姨娘。

    都是听说了这边的事情,看热闹来了。

    顾云溪匆匆走了过来,瞧了一眼顾东来,来的路上她已经问过通信的婢女,心里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昨天刚出了丢人的事情,她已经教训过他了,他嘴上答应得好,没想到今个又弄出这等事情。

    如果他成年了还好说,关健他十一都不到,这要传出去名声都毁了。

    四小姐这时快她一步走在了前头,到了顾今笙的面前故作关切的问:“笙姐姐,是不是五弟又犯了什么错了,这里怎么这么多人呢。”

    今笙自然是晓得她不安好心,也故作叹气的摊了手:“昨天刚逼死一个小婢女,今个又打起了别的小婢女的主意。”

    “五弟也是真是的,小小年纪就满眼淫色,这可怎么得了哟。”

    顾云溪气得指甲都掐到肉里了,这顾若圆就是一个贱人,她故意在人前这么大声的嚷嚷,恐怕别人不知道东来干了什么事。

    谢姨娘这时也啧了一声,摇头说:“三小姐昨个刚把五少爷从我那里要走,不是说会好好教育的吗?怎么这一夜过去,反变本加厉了?”

    个个都想落井下石是吧?

    顾云溪无话可说,只好忍了,站在今笙面前弯腰行礼、请罪:“笙姐姐,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好东来,我这就领他回去,让他在屋里闭门思过。”这么说罢,她扭身拽了顾东来的胳膊,语气严厉:“昨个我是怎么给你说的,你又跑出来作甚么?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

    顾东来被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严厉的话,脸上挂不住,气得一把就甩开了顾云溪。

    他虽然十一岁不到,个子却是和顾云溪一样高的,人也长得结实,顾云溪一个冷不防,脚下都踉跄了。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用不着你管。”顾东来语气也不好听。

    顾云溪面上一白,气得扬手就朝他脸上抽了一个巴掌。

    她昨个刚从谢姨娘那把他要了过来,他若不学好,到时出了什么差错,这顾今笙肯定是要把责任推到她脑袋上来了。

    母亲逝,周姨娘也逝,她是姐姐,教训弟弟本是应当,但现在的顾东来脾气坏得很,压根不服管教。

    冷不防挨了她一个耳光,顾东来气得上前就推了她一把,直骂:“你疯了是吧,你打我作什么,我不过是要个小婢女,有什么不行的,府里这么多婢女,还差她一个么。”

    顾云溪脸色苍白,他还敢这么说,这小婢女是顾今笙的人,安排过来送斋饭的,怎么可能会给他?

    “你给我闭嘴,你这样子姨娘泉下有知,会死不瞑目的。”

    顾东来不说话了,姨娘死了他心里也不好受,毕竟还不大,心里还是想念生母的,便冷哼一声,扭身就走。

    顾云溪眸子也红了,她真没想到这个弟弟现在竟是一点都不肯听她的话,虽然以往也不怎么听,毕竟他自幼被周姨娘惯得不像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眼见顾东来走了,走了便是好事,不会在这儿瞎胡闹了。

    顾云溪朝今笙谦意的说:“笙姐姐,您别生气,东来还小,不太懂事,待会回去,我一定会好好说说他。”

    四小姐掩唇笑:“不小了,都知道要通房丫头了。”

    顾云溪气得瞪她一眼,真想撕了她这张圆圆的脸。

    今笙也便说:“这事回头我会和父亲说,实在不行,便给他个通房丫头侍候吧。”

    顾云溪心里不太想这样子,但一想也许有了个通房丫头后,顾东来便会收敛了?也就作罢:“笙姐姐看怎么样好,就怎么做吧,我先回去教训他。”

    “去吧,是要好好说说了,太不相话了。”今笙语气里带了几分的恨铁不成钢,顾云溪这才转身准备回去……

    “羡,羡殿下……”转身之际,她有些许的结巴,紧张。

    伸手便抚上自己的脸,脸上的疤还没有好,女子脸上落了疤,总归是不好看的,无论她怎么擦粉,也是遮不住的。

    皇甫羡便走了过来。

    的确是他来了,没想这院里挺热闹,大家都站在这儿路上说起了话。

    他瞧了一眼顾今笙,顾今笙也就假装才看到他,扫了一眼。

    她自然是早就瞅见他了,只是装着没看见罢了,一直没去看他。

    大家正在这里看热闹,看不见皇甫羡也正常,她当然不会提醒,直等到云溪回身自己发现。

    皇甫羡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云溪,脸上的疤没有明显的好转,还是老样子。

    “来看看你的脸怎么样了,上次的药好像不太管用?药用完了吗?”他询问了一下云溪,貌似关心。

    云溪忙点头:“就用完了。”

    “这个拿去用用看,我从宫里带来的,就是不晓得效果如何。”他拿了一药瓶子给她,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他是来给她送药的。

    他还是关心顾云溪的,顾云溪还是有后台的。

    云溪忙接过:“谢殿下,殿下您有空吗,我有话想和您说。”

    皇甫羡便又扫了一眼这些个人,目光落在顾今笙的身上,今笙站着不动,大家也都不动。

    皇甫羡这才对云溪点了头:“走吧。”

    他转身离去,后面的人弯腰,目送。

    顾云溪的心里便雀跃起来,没想到羡殿下还记着给她送药,几乎以为他要忘记了。

    现在脸变成这样子,越来越没自信了。

    现在瞧来,好像是她多想了,羡殿下根要不介意她的脸如何。

    既然不介意她的脸如何,那么是喜欢她这个人吗?

    这样想法,搁在现在也不太敢想。

    皇甫羡跟她一块回去,一路上顾云溪和他说:“殿下你好一段时间没来府上了,现在府上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周姨娘逝的时候他是来过一回的,并没久留。

    皇甫羡便问她:“笙小姐有为难你吗?”

    “周姨娘不在了,我现在每天被她逼着吃斋念佛,说是要为府上祈福,这些我都照她的话做了,她还要如何为难我呢。”眸子微微红了红,泪没落下来。

    “难怪她瞧起来也清瘦了些。”原来是吃斋饭了。

    “什么?”

    “我这段时间会住在宫外,有时间我会常来看你。”皇甫羡回她一句。

    眼前还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她的脸,他并不想承认,看到她的时候,他心情会好些。

    顾今笙,那可是苏大人的未婚妻,他不该去想的。

    皇甫羡跟着顾云溪一块来到她院里,人还没进到客堂,就见顾东来从屋里冲了出来对顾云溪吼:“顾云溪,你给我想个办法,把那个小婢女要过来。”

    顾云溪脸色微黑,声音也冷了几分:“羡殿下在此,你还敢乱吼,你给我进去呆着,不许再乱跑。”

    顾东来瞧了一眼羡殿下,他与羡殿下不熟悉,但也知道他的身份不一样,多少有几分的忌惮,也就作罢了,扭身进去了。

    云溪轻叹口气:“自从姨娘去逝后,东来就被送到谢姨娘那边教养了一段时间,谢姨娘故意不教他个好,倒是让他越发的不懂事了,我昨个才刚从父亲那把他要回来,原想着放在自己身边亲自教养的,但他现在却是连我的话也不肯听了,脾气越发的大了,让您见笑了。”

    皇甫羡刚才已在那里站了一会了,也听见那些人的话了,心里多少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便点了头,安慰她一句:“谢姨娘去逝了,以后你就要多辛苦点了,等他慢慢长大,会好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殿下您快请进。”云溪忙招呼他到客堂坐下来,笑着说:“殿下,前段时间舅舅到府上的时候,给我带了一些上好的洞庭碧螺春,我一直没舍得喝,就想着等哪天殿下来了,沏给殿下喝,我这就拿来给您沏茶,您先稍坐一会。”

    皇甫羡知道她所言的舅舅是周运,那人现在已经死了,便点了头,由她去了。

    反正,一时半会他也没想走。

    那厢,云溪快步回到自己内室,伸手便把自己藏好的茶叶拿了出来。

    的确是她舅舅周运给她送的,但其中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典故。

    周姨娘生前和她说的话,她一直记在心里。

    眼下,除了生米煮成熟饭,她也想不出别的办法来了。

    那日姨娘去逝后周运来了,她便借机和周运说了一些话,也得了一些他的帮助,周运不但给她送了茶来,茶里面还夹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且说,在顾云溪走后,顾今笙喊了一旁低头垂眸的江小树。

    “江小树。”

    “奴婢在。”这丫头赶紧站到她面前来。

    “刚才吓着你了吧?”

    “是,是的,谢小姐关心。”

    “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几天,压压惊,也顺便瞧瞧你的家人,等过些日子,我再派人接你回府,这中间耽误的时间,工钱照算。”

    竟然有这好事?

    “奴婢谢笙小姐。”江小树弯腰躹礼。

    “回去吧,收拾收拾,枊嬷嬷,你安排个人,把她安全送回家。”毕竟人还小,不能出了池错。

    “是。”柳嬷嬷应。

    这事之后,江小树离开,大家也没有就此散去,便在府中的花园里走了一圈。

    杜姨娘、谢姨娘、四小姐、孟田以及各自的奴婢都左右前后的跟上了。

    阳光明媚,花开正艳。

    主子奴婢们在院中赏赏花,四小姐依着今笙走,噙着笑和她说:“笙姐姐,我怎么听说苏大人要办一个翰林书画院,你的字画也要放过去呢。”

    还听说呢,分明是偷听。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苏大人搞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会天下皆知翰林书画完一事,便应了她:“确实有此事。”

    四小姐便讨好的请求:“笙姐姐,我那里也有许多字画,你能不能帮我瞧一瞧,帮我和苏大人说一说,求个情,看我的画能不能放进去。”

    她自个没办法求到苏大人,现在也只好再来求一求顾今笙了,但她答应不答应,她心里是没有一点谱的。

    顾今笙望她笑笑:“圆妹妹,这种事情我哪好张口求人,你的字画若真好便罢,万一你的字画不好,三爷碍着我的面子给你挂了上去,反让人嘲笑三爷没眼光,那岂不是毁了他的名誉了。”

    说得这么难听。

    四小姐气得咬碎了一口白牙,尴尬。

    谢姨娘面色难看,眸色暗沉。

    就算她说得难听,也是敢怒不敢言。

    杜姨娘这时一脸崇拜的说:“笙小姐,您的字画也要放进去了呀?哎呀,咱们府上可是出了个小才女呢。”

    薄叶便笑着接口:“我们小姐的字画可好了,连苏大人都赞不绝口呢。”

    今笙笑骂:“傻丫头,有你这么夸自家主子的。”

    袭人嘟嘴:“人家说的可都是实话。”

    “诶?小姐,咱们京城将来要是选个四大才子四大美人的话,我们家小姐一准榜上都有名。”

    这没脸没皮的,可真敢说。

    说到四大才子,前世的时候,还真是有所耳闻过。

    翰林书画院出了之后,四大才子也便被排了名,只是那时候她常在闺中,对外界的消息也知道的甚少,四大才子究竟是谁,却是不太记得了。

    就着这事情打趣一番,四小姐的事自然是不会有人提的。

    ~

    那时,顾云溪也终于把茶沏好,亲自端到了皇甫羡的面前请他品尝。

    看她熟悉的沏茶的动作,便知她是练了许久的。

    顾云溪是一个肯付出肯努力的人,这是毫无疑问的。

    虽然有些事情上让他不悦,但看她现在只身一人,越发的可怜了,过去的不愉快也便算了,不与她一个小女孩子计较。

    毕竟,她也才十四岁不到。

    他品了一口,还未入口便闻到了茶香,入口之后,香更浓……

    隐隐,还有一些苦味,或是别的味道。

    “殿下,您觉得如何?”顾云溪站在他的面前,满怀期待的问。

    “嗯,挺好的。”

    “那就多喝一点呀。”她含着笑给他再加了茶。

    “云溪,你不是挺喜欢写字的吗?有时间多下点功夫练一练。”

    “嗯。”她现在每天笔都不离手,比较要抄佛经的。

    “苏大人办了个翰林书画院,这是得到了圣上的支持的,恐怕是会时兴上很久一段时间了,你的字写好了,拿给我瞧瞧,我帮你送到苏大人那儿,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名扬天下也不一定。”只要她字写得不错,总会卖给他一个面子,把云溪的画放在翰林书画院的。

    如今的顾云溪没了周姨娘依靠,她自己的脸又那样子,想要嫁一个不错的家势怕是有点困难了,但如果她能靠着自己的才艺名扬天下,得着了什么人的赏识,便不是没有可能了。

    顾云溪听这话也是大喜,连忙谢过:“谢殿下,我,真是无以为报。”所以,还是以身相许吧。

    事后,就算殿下怪罪,她也绝不后悔。

    这一生,就算做牛做马,她也要跟着羡殿下。

    这个世上,只有羡殿下待她最好了。

    总是会关心她,还会为她着想。

    ~

    看她高兴的脸都红了,皇甫羡默默的又把茶喝尽了,云溪继续为他添茶。

    不知道顾今笙现在正做些什么?

    虽是有心想要看她一眼,但忍了几忍,还是作罢了。

    她毕竟是苏大人的未婚妻,他并不愿意与苏大人的未婚妻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这样对他会很不利。

    他并不是一个不识轻重之人,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不要发生的好。

    默默的瞧了一眼小心讨好的顾云溪,如果不是她一直在他面前说顾今笙的坏话,颠倒是非,令他心里从一开始就对顾今笙存了偏见的话,也许便没苏大人什么事了吧。

    这些事情,也只能想想了。

    虽是恼这顾云溪在他面前瞎说了许多不该说的事,但还是要到她面前来。

    不到她面前来,甚至连看那人一眼的借口都找不到。

    想想自己内心的挣扎,觉得也挺可笑的。

    他怎么就让顾今笙这个小妖女给狐媚住了,压都压制不住想要看一看她的冲动。

    默想了一会,顾云溪的茶不知不觉就给喝光了,还是觉得口有些干。

    看着眼前的的顾云溪,眼前好似出现了幻觉,顾今笙的那张清贵的脸在眼前晃动,忽然就变得可人了些,她冲着他莞尔,冲她说话,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伸手,他便摸了她的脸蛋。

    这小妖女脸上都好像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似的,刚一触摸得到,就令人忽然不能制止,体内某一处腾的就挺了起来,她则娇羞的看着他,身子往他怀里靠。

    低首,他毫不犹豫的便吻上她的唇瓣。

    炽热的红唇,一接触到这红唇,就像身上被点了一把火,他低喃一声:笙儿。

    紧紧的压制在自己的怀里,疯狂的亲吻。

    她就像一盆清水,她的吻,她的身体,都让他身上被点起来的火得到了缓解。

    觉得异常的痛快。

    顾云溪的脸白了一分。

    笙儿?

    他在喊顾今笙?他居然在喊顾今笙?他怎么会喊顾今笙?

    不,不可能……

    他怎么会喜欢顾今笙?

    他明明是讨厌顾今笙的,从小,她就常在他面前说顾今笙的不是,他是厌恶总是欺凌她的顾今笙的。

    顾云溪气得眸子血红。

    怎么可以叫顾今笙的名字,他怎么可以喜欢顾今笙?

    这个妖艳贱货,有了苏大人,为什么还要勾引羡殿下。

    外面侍立的奴婢听见这里的动静,偷看一眼,吓坏了,慌忙轻轻掩了门。

    这里面可是羡殿下,谁敢说什么。

    再则,小姐常与他往来,若非喜欢小姐,能有这等事情发生?

    ~

    花园之中,有几个奴婢在扑蝶,主子们坐在一旁的花亭里吃了些水果,今笙的思绪飘远了些。

    羡殿下又到府上来了,且去了云溪那里,还送了药给她。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事情,说明他还是很关心云溪的,她应该阻止他们见面的。

    虽然,她也觉得羡殿下不太可能会喜欢现在的云溪,毕竟她容貌被毁,那一道疤便是阻止她嫁给羡殿下的障碍。

    眼皮猛然跳了几下,心也慢慢沉了下去。

    三爷不喜欢他与羡殿下废话,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免得他知道了又要气了去。

    “今个怎么了,我这眼皮一直跳个不停。”今笙抿了口茶,站起来,想走了。

    谢姨娘笑着说:“左眼跳财,右眼跳是灾,笙小姐,您是哪边的眼皮跳?”

    “左边的。”其实是右边的。

    “那真是太好了,这说明笙小姐近日内有财运呢。”

    “借你吉言了,我有些泛了,先回去了,你们玩吧。”

    “那笙小姐慢走。”谢姨娘和杜姨娘都站了起来。

    今笙抬步走了,回到自个的院中,有些心神不宁的坐了一会。

    “奶娘,江小树那丫头送走了吗?”

    “小姐,已经送走了。”

    “晚会的斋饭,再安排个机灵点的小丫头过去。”

    “是。”

    “紫衣,你去跑一趟,问一问云溪羡殿下要在这儿用膳吗?如果不用便罢,如果用就安排伙房准备他的膳食。”她想派自个的人借机瞧一瞧这俩人在做什么。

    总是要找点事做的,不然这心里堵得慌呢。

    紫衣应了一声,跑了去,不久之后,紫衣便又匆匆跑了回来,因她的话:“笙小姐,云溪小姐说,羡殿下晚会就走,不在这儿用膳,不用准备了。”

    今笙点了头,表示知道了。

    与此同时,打发走了今笙派来的人,顾云溪也坐在床榻上暗暗松了口气。

    她还是一个未出嫁的小姐,这等事情自然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转眸,她瞧向躺在她的香床上的羡殿下,他合眼着睡着了。

    她默默的望了他好一会,刚才他一直在叫着笙儿这样的名字,她的心像压了块大石头一样难受。

    他怎么可以喜欢上她最讨厌最恨的顾今笙呢。

    他可以喜欢任何女人,不论他有任何女人都可以接受的,但惟有是顾今笙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是顾今笙,她从小就引以为荣,似为骄傲的表哥,他总是关心她,心疼她,他怎么可以喜欢她的仇人。

    她会受不了的,她接受不了。

    但是就在刚才,他一直叫的是她的名字。

    她捂着耳朵不想听,那声音却一直在回绕,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

    顾云溪微微红了双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应该是属于她的羡表哥。

    猛然,那人忽然就睁开了双眸,与她的视线相撞。

    他看了她一会,并没有立刻起来,也没有言声。

    “表哥,你醒了。”云溪稳了一下心神,害羞的朝他依了过去。

    她衣衫不整的样子,半裸着的香肩……

    一切都不对劲。

    这一切对皇甫羡来说是猝不及防的,他眸色动了动,看清了这是她的闺房,她的床上,而他,同样是衣衫不整的躺在这儿。

    顾云溪害羞的往他身上靠,那娇羞的样子……

    忽然就令他恶心。

    他不是笨蛋,片刻之间也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是男人,男人睡女人,本就不是什么吃亏的事情,像他们这等皇子,早在弱冠之前房间就给塞过通房丫头了,自然是不会把这一切当回事。

    他恨的是,她竟然敢因着他的信任,算计他。

    他当然不会想到,顾云溪这个看似可怜兮兮的女孩竟敢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来了。

    默默压下心里的愤怒,他真的是看错了她。

    猛然,他便坐了起来。

    “表哥……”顾云溪也跟着起来,可怜兮兮的瞧着他。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就落在了她白嫩的脸上。

    “顾云溪,你怎么这么的贱,这么的不自爱?你以为睡了本殿,本殿就会娶你了吗?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就凭你这姿容,你自个觉得自个有脸待在我身边?”

    “……”顾云溪震惊的看着他,大颗的泪便流了下来。

    她委屈又伤心,哽咽:“表哥,我以为,你不在乎我的容貌。”

    “我当然不在乎你的容貌,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变丑变好,与我有会关系,我不过是看你可怜,对你和颜悦色一些,你却忘记自己的身份,给本殿下药,你真是贱得可以。”

    他已经利索的起身,整理自己的衣衫,骂她的话毫不留情。

    已无须再留情。

    顾云溪的小脸便又白了一分,不敢相信这是他所说的话。

    皇甫羡利索的穿了鞋子,冷冷的瞧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你以为我会因此对你负责?不会的顾云溪,这是你自找的,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见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转身,他准备走了。

    与她一刀两断,从此互不往来了。

    这个贱女人,竟敢算计他。

    “表哥……”顾云溪忽然就冲了上来,跪在他面前抱住他的腿。

    “表哥,我错了,我错了。”她眼泪哗哗的流,是因他的毒言而伤心。

    “我真的不想这么做,周姨娘临死之前一再的对我说,除了殿下,我再无任何人可以依靠,我现在府里的日子生不如死,顾今笙她不让我出门,每天都让我手抄佛经给她过目,每日都让我吃斋饭,我都快活不下去了,我深知我的容貌这样子殿下是看不上的,我不敢有别的想法,我只想待在殿下的身边,哪怕是为奴为婢我也心甘情愿,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可以……”

    皇甫羡不为所动,这个敢一再算计他的女子,他可不敢留在身边……

    抬了脚,想要抽出去,她却紧紧的抱住。

    “表哥,您喜欢顾今笙有什么用呢?她现在是苏大人的未婚妻……”

    皇甫羡震惊又震怒:“你给我闭嘴。”

    “表哥,我都知道了,我全都知道了,刚和我在一起,你一直喊的是笙儿这两个字,我便知道你喜欢的是顾今笙了,我知道我争不过她,便不与她争,表哥要喜欢谁便喜欢谁吧,顾今笙现在是苏大人的未婚妻,你又怎么能从苏大人手里抢人呢。”

    皇甫羡不敢置信,他喊了笙儿……

    “如果表哥肯留下我在身边侍候,您日后还是有机会可以常常看到顾今笙的,你可以因为我的原因,常到府上看一看她,表哥一旦离开我,从此不再见我,你日后还拿什么借口到府上来看一眼顾今笙?”

    为了留在他的身边,她竟是连这样的主意都想得出来。

    他虽恨得咬牙切齿,不得不说,这个主意甚好。

    如果没有了顾云溪在府上,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见到她。

    只怕,从此再不能相见。

    他闭了一下双眸,顾今笙这个妖女……

    为什么就闯进他的心里来了,依然来得他措手不及。

    低眉,他冷淡的扫了一眼跪在他脚前可怜的女子,冷冷的说:“这件事情,你知我知,你若是敢给本殿泄露一个字,本殿要了你的命。”

    要了她的命吗?那他是答应会留她在身边了。

    顾云溪压下心里的痛意,哽咽:“我明白,我只求表哥早日把我接到你的身边去,为奴为婢我都愿意。”

    “这事我会考虑,你给我放开。”

    顾云溪便松了手,他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转身便走了。

    皇甫羡走了,顾云溪瘫坐在地上,捂着脸低声哭泣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

    羡殿下,竟是为了顾今笙才愿意考虑留下她。

    他竟是为了方便见到顾今笙……

    何等的讽刺,可她必须忍耐。

    在听见他一直叫着笙儿这样的字时,她便知道,她必须忍耐这一切。

    不然,她再无翻身之日了。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冬草和秋蝉匆的过来,刚看见羡殿下黑着脸走了,不知道与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明前一刻两个人还在一块的。

    顾云溪便慢慢止了哭声,拿了帕子试了一下眼泪,声音也冷硬了几分:“今天这事,谁也不许说出去一个字,否则,我要你们的命。”

    “是。”两个奴婢慌忙应下。

    “给我打水,沐浴。”

    “是。”两个忙退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