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99章 三爷最懂她
    隐下心里的不满,他再没半点的难为情的说:“原来瀚兄也在呀,苏大人莫见怪,是我妄言了,我是瞧笙小姐女装男扮,有意考验一下她,哪知她竟还和我装着不认识,看得出来,她对你的画评价极高,眼光独特,你们不愧才子佳人,倒真是羡煞了旁人。”

    一番解释便把先前的批评轻描淡写的带过了,还直接承认了他瞧出来顾今笙是女装男扮。本就认识,他又不瞎,她的奴婢都在后面跟着,他若连这点眼力都没有,就不用出来混了。

    今笙眼观鼻、鼻观心,默想:原来他早知道自己是谁了。

    既然知道她是谁,之前装着不认识是什么意思?

    苏长离声音清凉而不失温润的传来:“我怎么瞧着羡公子的表妹也来了。”

    皇甫羡扭身就瞧了过去,果然,那几个鬼鬼崇崇的‘公子’模样的人。其中一个可不就是顾云溪么。

    顿时,胸中就像塞了一把火。

    “我带笙儿到处瞧瞧。”苏长离瞧了一眼顾今笙,一接触到他的眼神,顾今笙便忙立刻跟着他去了。

    太子瀚便嘴角噙了笑说:“羡弟,去先招呼你表妹吧。”随之也跟上了苏长离,俩人渐渐走在了前面,顾今笙主仆只能跟在后面。

    皇甫羡猛然扭身,头也不回的直往外走,至于在门口探头的几个人,他仿若没有看见,径直走过。

    “表,表哥。”顾云溪没料想会在这里看见他,立时撇下了四小姐和孟田,撒腿去追皇甫羡了。

    皇甫羡大步流星的离去,声音带了几分的压抑和愤怒:“滚远点。”

    顾云溪自是不肯滚,自那日走后,他便没来,她心里异常不安,天天盼星星盼月亮,他就是不来。

    那厢,四小姐直接拽着孟田进去了,一路小跑的溜到了顾今笙身后去了。

    既然看见了,索性站出来好了,掖着藏着反而不能光明正大的跟着她们了。

    “笙……二哥。”四小姐声音带着些许的胆怯,本想叫笙姐姐,但一看她是男装,便又立刻机智的改口了。

    出口一句二哥,孟田也忙跟着低声叫:“二,二哥。”感觉这样叫好别扭。

    顾今笙瞧了她们一眼,一副做错事等挨骂的模样。

    “既然来了,就一块看看吧。”顾今笙反是和颜悦色了,四小姐心里微怔。

    不是应该先责骂她们一番的话?

    顾今笙扭身继续看四周的字画,在这里骂她们?当她傻呀。

    不过是跟着她偷溜了出来,她都出来了,也没必要限制她们不许出来。

    就算不讲理,也得看地方来。

    这里是翰林书画院,不是她们吵架的地。

    ~

    “我说你是怎么想的呀,带她来这儿做什么呀,女人就不应该抛头露面的,这样下去日后还不天天闹着要出来。”冷不防就有声音入了耳,很不应该出现的声音,令顾今笙微微蹙了眉。

    这话是太子瀚和苏长离说的,他貌似刻意把声音压低了些,但跟在后面的顾今笙还是听了个清楚,真怀疑他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和三爷说这样的话,也太过分了,万一三爷日后真不带她出来了怎么办?

    苏长离听了这话也不言语,只是挑眉看了一眼旁边的太子瀚:“你今天很空吗。”其实是挺想赶他走的,他带着自己的未婚妻在这儿瞧瞧,玩玩,他一直跟着作甚么?

    太子瀚好像没听懂他的话外之音:“空,空得很。”他又没登基,不过是个太子,能忙成什么样?朝中大家圣上也不会给他处理。

    太子瀚今天是一身的窄袖蟒袍,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面挂着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

    太子瀚没听出来苏长离话外之音,今笙却隐隐听得出来他声音里的几分不满,心里便高兴了些许,三爷和太子瀚可不是一样的人,若不然,就不会提让她女装男扮了,甚至对她多年前的女装男扮还能一直记得,念念不忘。

    三爷的见识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忽然有种得之她幸幸运之感。

    思及之处,她想试一下太子瀚对湘君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便快步跟了上来,走到了苏长离的旁边,有意无意的朝他靠近一些,他便瞧了过来,目光柔和了几分。

    俩人竟还在这里眉目传情起来了,太子瀚从未想过向来清贵的苏大人竟会是这样的人,有些许的吃惊,也有些许的看不惯,他可是苏大人,就见那顾今笙冲苏大人莞尔一笑,笑得分外好看,因为她有两个瞧起来不错的小酒窝,整个人说不出来的明艳动人,话语却是忽然一转,冲他来了:“瀚公子,湘君姐姐的画也在这儿,你看,这就是洛神赋图便是湘君姐姐的画。”湘君的画是没提挑的,绝对画得比她强,她一直这样认为。

    太子瀚丝毫不给面子,扫了一眼那幅洛神赋图,冲她冷冷一笑,甚至是有几分的嫌弃:“我对她的画没兴趣。”对她的人更没兴趣。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子,和所有的女子真的没什么不同,若不是父皇为他作主选的太子妃,和他真的没有半毛钱关系。

    所以,就算是他的太子妃,他对她也没有什么兴趣。

    顾今笙碰了一鼻子灰,很没面子,从而也证实了,湘君真的很不幸。

    以为做了太子妃便一世荣华了,哪知太子瀚待她根本无意,前世的时候还陪着太子瀚一起被处死了。暗暗撇了唇,拽什么呢,你知不知你前世的时候是被人夺了皇位的,连个普通人都不如,混蛋,活该让人夺了皇位。

    “二哥,你的字画放在哪儿?”四小姐这时走到她的旁边,故作好奇的问。

    今笙瞧了她一眼,顾若圆哪里是想看她的字画,她是想看她到底是什么破字画竟然还能搁到这儿供人欣赏买卖吧。

    顾今笙下意识的找了一圈,她也想瞧瞧自己的字画在哪放着,正想着这事,苏长离便拽了一下她的衣袖:“你的画放在这儿了。”他指给她瞧。

    苏长离声音柔和,太子瀚暗自摇头,真是让这女子勾得迷了心窍,居然还把她的画拿来放在这里就算了,还让她扮成男装混进这里也算了,这顾湘君的画放到这里是几个意思?想也知道一准这这顾今笙吹了枕边风,苏大人听了她,便把顾湘君的画搁这了,还是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上。

    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才对,字画这些玩意,闲时娱乐罢了,还真能摆到台面上来?

    顾今笙这时走过去,伸手摸了摸,掩饰不住的高兴。

    她的画给表得漂漂亮亮的挂在这儿,自己看了都觉得心情大好,三爷有心了。

    四小姐不敢置信的看了过去,这会是她画的?打死她都不相信。

    别不是买的别人的,故意说是自己的吧。

    满心嫉妒,也有些羡慕,自己的字画要是也能放到这儿供人欣赏多好?

    “诶,这张画好美。”身边有人停了下来,今笙被挤到一边去了,她扭头一瞧,是一个位相貌俊秀的公子,手里摇着把扇子,风流倜傥的样子。

    翰林书画院是开放式的,只要对这里感兴趣,都可以进来观赏的。

    如果有人看中了这里的东西,也是可以出银子买走的,但这里的东西相对来说,便会高出一个天际来了。

    那公子伸手抚摸画上的人,瞧起来是喜爱得不得了,回身竟是喊:“来人呀,本公子要买下这幅画。”回家贴在床头上。

    居然还有人要买这破画,什么破眼光啊!四小姐嫉妒得发狂,不敢相信顾今笙的画还有人看中了想买回去。

    一定是看中了画中的女子,想买回去挂床头臆想。

    苏长离眸色微动,眼见有人过来要取下这幅画,他忽然就出了声:“这画不能卖,取下来吧。”

    身边忽然就传来一句冷清的声音,那公子猛然回身,打量眼前的人。

    苏长离态度依旧温和:“公子再瞧瞧其它的字画吧,你若是还有看得中的,今日便折价一半卖给你。”

    对方能说这样的话,多半便是这里的主人了。

    一身蓝袍,却自有一股子高不可攀的清贵之势。

    翰林书画院自然不是人能进来闹事之地,人家不卖,他也无可奈何。

    已经有人上前取了那画卷了来,恭恭敬敬的递到苏长离的手中:“三爷。”

    之前决定把这画放在这里,本是想让她开心一场,现在想来简直就是失策。

    那画上的人分明就是顾今笙本人,他怎么可能愿意让人买了去挂在自己的床头上。

    顾今笙瞪着眼睛瞧他把画收起来,非常惋惜的小声说:“三爷,这是我第一个能卖出去的作品诶。”本来挺高兴的,居然有人进来就指着这画要买,瞧这人的表情便看得出来,这人是真的很喜欢她的这幅画。

    有人喜欢自己的画,那是天大的好事呀,可三爷为什么给收了起来,不让卖?

    苏长离给了她一个不善的眼神。

    三爷……那人瞬间也就明白了眼前之人是谁了,多半是太傅府上的三公子苏大人吧。但也没功夫研究这三爷,他对眼前的这位画师更有兴趣。

    “啊?原来这画是这位公子作的呀,竟是在这里见到画师本人了,真是幸会幸会,我姓朱,名云雀,敢问画师尊姓大名?改日再请画师为我作一幅画来,我好收藏。”朱云雀直盯着顾今笙这张毫无男女辩识度的脸,画美,画师人更美,纵然他是男人,竟然也被惊艳了一把,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俊美的男儿,瞧这皮肤,吹弹可破,竟是连个汗毛都瞧不见,瞧这双眸,酷似寒星四射,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子光彩夺目的光环来了。

    就是人瞧起来娇小了些,但看她年纪也不过十三四岁,还没有长大,个子不高也理不难理解了。

    被喜欢自己画的人追棒了,顾今笙心里难免一惊一喜的。

    先前还有点幽怨三爷竟是不肯卖自己的画,现在这人竟是要她再作一幅,她自然是万分乐意的。

    有人真心喜欢她的画,她岂有不作之理。

    急中生智,她不好把自己的女儿家名字告诉旁人,便想了一个字:“朱公子,在下姓顾,名重楼,公子若真喜欢这画,留下个地址来,改日我作个一模一样的画,再派人给公子送过去便是。”

    “……”苏大人眼皮猛跳了几下。

    带她出来,也许便是失策的一件事情。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当着他的面与别的男人说话也就算了,因为是为画的事情,可以原谅她,但再作一个模一样的画?

    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他无声抚额,忍了。

    若是当着人的面说教,落了她的面子,红几天脸是再所难免的,弄得她哭了鼻子就没意思了。

    太子瀚便靠在那儿不动了,双手环胸,有点看热闹的架式。

    “好、好、好。”朱公子连说了三个好字,他是非常乐意和这位画师深交下去的,立刻报了自己的府名:“我就住在前面的朱府上,出了这个门直走到头便看见了。”

    朱家是京城一大富商之家。

    “好,十日之内,我便派人把画送到贵府上去。”

    “那我就等顾公子的好消息了。”朱公子作了一揖,便没再留。

    看得出来,画师也挺忙,身边的人表情都很奇怪。

    那人走了,顾今笙嘴角噙了笑,扭脸去看三爷,就见他也正冷冷的看着她,那眼神仿若在说:等回去再收拾你。

    今笙无端的觉得冷,三爷为什么看她的眼神这么不友善。

    一旁有人无端的就笑出了声,好似是有几分的开心,或者是幸灾乐祸。

    是太子瀚摇着头在轻笑,他都快要忍破肚皮了。

    他非常同情的拍了一下苏长离的肩膀发表自己的看法:“早告诉过你,女人还是应该在待在家里的,把她带出来作甚么?没事就会招蜂引蝶了。”

    这个混帐,说的是什么混帐话?

    顾今笙心里生气了,瞧了太子瀚一眼,说人坏话都不知道背着点,简直太欺人太甚了,还是他仗着自己太子瀚的身份,以为自己可以想说什么便是什么?旁人只有任他侮辱的份?

    她心里正气着,好在三爷与这人想法不一样,仿若没听见太子瀚的话,就听苏长离说:“笙儿不但有作画的天赋,还有作生意的天赋。”

    听起来应该是在夸她的吧?

    莞尔,顾今笙冲他含了笑:“还是三爷最懂我了。”心里还是暗暗捏了把汗。

    太子瀚的话就当他是在放屁吧,她扭身去看别的字画。

    那时,太子瀚戳了一下苏长离的肚子:“你这肚子可真大。”

    换他,肯定没这等肚量,他的女人绝对不许出来抛头露面和男人废话。

    她兴致不错的到处瞧了瞧,也瞧见了自己的字给漂漂亮亮的表了起来。

    翰林书画院的人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她参观了一番,苏长离便一直跟着,太子瀚瞧起来意兴澜珊,就是不肯离开,一直跟着,待到回头的时候,这里人已经渐多起来,发现自己的字有人在看,有人赞扬,心里又暗暗高兴了一把,只是不露声色。

    与此同时,顾云溪也一路跟着皇甫羡跑了出去。

    羡殿下走得甚快,她一路小跑跟着,拐了几个弯,走了几条街,最后进了一个农庄小院,四面竹林环饶,便很难看到路人了。

    说是农庄小院,羡殿下的所处之地自然是非同寻常的农庄。

    他慢慢停了步,冷冷的回了身,盯着身后一路追来的顾云溪。

    那目光还是令顾云溪抖了一下,羡殿下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像毒蛇一样的眼神。

    “顾云溪,你跟着我到这里作甚么?想我在这里杀了你吗。”在这里杀个人,处理掉,也算是神不知鬼不觉了。

    “表哥,对,对不起,看你转身就走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想安慰你,可我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我想为你做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能为你做点什么,我能理解你,爱一个人,爱而不得的痛苦。”

    “你给我闭嘴。”羡殿下忽然冲她厉喝。

    他知道她在说什么,他当然知道。

    她在说顾今笙。

    的确是越来越不舒服,甚至是有点痛苦。

    看着他们站在一起,堪称绝配的一对佳人,他心里隐隐嫉妒得发疼。

    简直是莫名其妙,怎么就被那个妖女勾了魂了?

    从未想过会喜欢她的,他可是苏大人的未婚妻,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

    爱而不得么,大概是这样子的吧,所以才会觉得很不舒服,在他们面前还要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称赞他们是才子佳人。

    真他娘的可笑。

    虽是不甘,也仅能在心里这般的咒骂一句了。

    不然,又能如何呢。

    顾云溪慢慢走到他的跟前,伸手拽拽他的胳膊:“表哥,不如,你明天到府上来,我帮你约了笙姐姐,我们一块吃个饭,这样你就可以一直看着她了。”

    “你有办法约到她一块吃饭?”他几乎是反射性的询问。

    顾云溪心被扎了一下,她这么喜欢他,却只能望望他,还要帮他约她最恨的人。

    “当然,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约到她一块吃饭的。”

    “说说你的条件,除了提亲这件事情外,都答应你。”他自然是不会相信她毫无条件的帮他,但想他收了她,想都别想。

    “表哥,只要你开心,我就很开心了,我没有条件的。”她的条件当然是要他娶她,哪怕为妾也好,可他已把丑话说在前头了,她只能暂且忍耐。

    总有一日,他会让她答应娶她,哪怕为妾也好。

    皇甫羡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就照你说的做吧,你回去吧。”

    “表哥,让我进去看看你住的地好不好?”

    “滚。”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云溪站在原地怔了一会,隐下眸中的幽怨。

    表哥的心里已经没有她了,一点的怜惜都没有了。

    默默转身,轻轻抚上自己的脸,如果不是这个疤的存在,表哥会喜欢她的吧?

    都是顾今笙,这个贱人……

    我早晚要你不得好死。

    她默默的往回走,走出这片竹林。

    不知不觉,已是午时了。

    翰林书画院之外,顾今笙主仆上了马车,只是苏长离没走,由他的属下万青护送她打道回府了。

    孟田也跟着四小姐一块上了她们来的时马车,主仆一行打道回府。

    马车之内,紫衣和袭人也终于可以坐进去了,由于兴奋,两个人的脸蛋也都是红扑扑的。

    “小姐,你真是太厉害了,你写的那些字竟是全让人买走了,还有不少人要预定呢。”袭人兴奋得好像那字是她写的被卖出去了一样。

    紫衣也笑着说:“以后全京城的小姐,都要临摹小姐写的字了,如果以后评个京城四大才女,小姐一定首当其冲的被列在其中。”

    虽是觉得两人说话夸张,专捡好听的给她说,顾今笙还是挺高兴的。

    由于后来人越来越多了些,竟有人围上来把她写的那些字给逐个拿走了,而且还有要求要预定的,这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

    回去之后,她得好好再写一些字了。

    现在的她,内心也是磨刀霍霍的,精神头更大了。

    自己写的字被人认可,被人喜爱,那份成就感,还是会令人喜悦的。

    她现在有点明白三爷为什么要弄个翰林书画院了,一个字画,还弄得名扬天下,当成了事业来干。

    说完了这事,袭人忽然想起一事来。

    “小姐,三小姐四小姐怎么也来了?还把孟小姐一块带来了,是偷跟着我们一块来的?”

    “应该是吧。”

    袭人是个脑子转得快的,很快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一准是三小姐和四小姐瞧见我们出来了,便怂恿着孟小姐也跟着一块来了,想着如果受责罚,反正还有孟小姐在的,你总不能连孟小姐一块责罚了去吧。”

    “是啊!总不能连田妹妹一块骂了去吧。”田姐儿一直老实本份,她也不忍为了这么个小事连她一块责怪了,还以为她小家子气,只许自己出来玩,不许她们呢。

    “可是,三小姐怎么不见了?不会是跟着二皇子一块走了吧?”

    今笙眸色微动,最近他们见面是不是频繁了点?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紫衣这时笑说:“你们没瞧见吗?四小姐那嫉妒的样子,藏都藏不住。”她来瞧瞧也好,回去之后会因为嫉妒觉都睡不安稳的。

    马车一路哒哒的回了府,主仆下了马车,就见奶娘又在门口张望了。

    “小姐,您可是回来了,不得了了。”

    “怎么了?”

    主仆一边进府一边说:“江小树和五少爷打了起来,还不是那点事么,五少爷不知怎么了,就是瞧上了江小树,她一回府,就跟着来了,江小树去哪,他非要跟到哪,貌似是对江小树上了手,不规矩了,江小树便把五少爷给咬了,五少爷这下可不愿意了,追着满院子要打,被枊嬷嬷先给拦了下来,府上现在没个管事的,候爷大少爷都不在,您也不在,枊嬷嬷便说等小姐回来发落,五少爷哪肯干呀,在咱们那儿赖着不肯走了,非要等你回来给他个公道。”

    顾今笙便快步往回走了,叹道:“这才一会不在家,府里都要闹翻天了,这江小树也是本事了,五少爷她都敢去咬,五少爷有没有伤着她?”

    跟着的四小姐拧眉,她倒是挺关心一个小婢女的。

    “伤着倒是没有,那丫头别看腿短,跑得比兔子还快,五少爷合着他的两个奴才满院子跑都追不上她,真给追上了,也有她受的。”

    “她倒是有点意思。”顾今笙嘴角不由得噙了笑。

    看来,五少爷以后有得烦了。

    “都累了大半天了,田妹妹,圆妹妹,你们也都回去歇着吧。”

    “是……”

    ~

    主仆回到院里,果然,五少爷正坐在客堂里等着。

    瞧见顾今笙终于回来了,一身的男装,差点没认出来,等瞧明白真是她后,他才虎着脸站了起来,行了一礼:“笙姐姐,我等您多时了,您可得给我做主了。”

    顾今笙走过去坐了下来,扫了他一眼,瞧那模样,活脱脱的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东来,你想我怎么做主,说吧。”

    “江小树那个婢女把我咬伤了,你看……”他伸了挽起的胳膊,上面果然有一排鲜红的牙印,下口可真恨。

    “她一个小婢女居然敢咬主子,这还相话么,你的人把她给藏起来了,你把她交出来,我非要打死她不可。”

    顾今笙便是笑非笑的瞧他:“东来,你想要通房,我已派了个通房给你了,江小树是我的人,我早告诉过你,你不能碰她。”

    “我还就看上她了,和她杠上了。”顾东来有些火了,他知道这顾今笙就是故意针对他,不喜欢他,但也不怕他顾今笙。

    周姨娘活着的时候没怕过她,就算现在死了,他还是不怕她。

    顾今笙听他声音都高了,冷哼了一声,语气抖的一变,带着轻视:“顾东来,你自己瞧瞧你自己的样子,有点顾家五少爷的体统吗?活脱一个地痞流氓,府里的奴婢你想要不给就可以抢了吗?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难为情,咬你,也是你活该。”

    “……”顾东来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万没想到她竟是把话说得这么难听直接。

    “瞪我也没用,滚回去待着。”

    顾东来气得肝疼,确实是瞪她也没有用,他虽拿顾今笙没办法,但顾今笙也办不了他,当下一个甩袖,气呼呼的走了,一边走一边大声喊:“江小树,小爷知道你在这儿里藏着,有种你躲着别出来,出来小爷就弄死你。”

    顾东来骂骂咧咧的走了,江小树低着脑袋从里面出来了。

    “笙小姐。”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奴婢该死,冲撞了五少爷。”她当然知道笙小姐与五少爷三小姐关系不太融洽,但还真没想到笙小姐会为了她一个小小的奴婢去骂五少爷。

    心里五味俱全,又是感激,又是害怕。

    听着五少爷走出去还骂骂咧咧的声音,说不怕是假的。

    还真怕他把自己逮着后给弄死了。

    顾今笙忽然就叹了口气,袭人这时递了茶在她手里,出去大半天,茶都没喝上几口,苏大人的马车里,空荡荡的,啥都没有。

    今笙便喝了口茶,瞧了眼地上的江小树:“起来吧。”

    “奴婢谢笙小姐大恩。”没被责罚,还帮了她,的确是个大恩,她磕了个头,站了起来。

    “怕了么?”

    江小树抿了唇,轻应一声:嗯。

    “若是怕,我就再派人送你回去吧。”

    “笙小姐,奴婢不回去。”

    怕还不肯回去……

    “奴婢虽怕,但也不怕,有笙小姐护着奴婢,能有笙小姐这样的主子,奴婢就算真被五少爷打死了,也值了。”

    这小嘴,倒是真的能说会道。

    “放心吧,他不会打死你的,从现在起,你就在我院子里服侍吧,斋饭不用去送了,奶娘给她安排点事做。”大哥那边,便不用去了,反正他也不是很喜欢江小树的样子。

    竟然可以在笙小姐的院子里服侍?还不用用斋饭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啊!

    “谢笙小姐提携。”她立刻跪了下来,又磕了一个头。

    这事之后,江小树便在今笙院里干活,没事扫扫地,擦擦桌椅,干得比以前更卖力了,顾东来见不着她,也便不能拿她如何。

    傍晚,顾燕京回来之后,往回走的路上有落叶,有几个石块。

    “江小树不是回来了吗?这路上怎么没捡干净,去把江小树找来扫地。”一股无名火就上来了,这死丫头就会偷懒,看不见这路上有石头吗?万一让主子不小心踩到摔一脚呢?

    林枫立刻去找江小树去了。

    片刻,林枫回到燕爷的院子,来到顾燕京跟前回话。

    “燕爷,刚打听过了,江小树现在安排在笙小姐的院子里干活了,以后扫院子的活由别的奴婢接手。”

    “这不是便宜她了?”直接侍候笙儿去了。

    他是有瞧见的,笙儿待她心软,这营养不良的小骗子又是个油嘴滑舌的,满口谎话,跟着笙儿只怕她要高兴死了。

    这小骗子一心想留在府里,当然要让她天天累死才对得起她。

    “燕爷,还有一事……”

    “说。”他心情不是特爽。

    “刚听笙小姐的奶娘说,上午的时候江小树和五少爷打了一架。”他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顾燕京脸色不是很好看。

    “这顾东来,是色迷心窍了吗?”

    “……”

    “他怎么就死咬着江小树这么个营养不良的小婢女不放。”

    可燕爷不也是咬着那么个营养不良的小婢女不放,非要为难。

    林枫自是不敢说这话:“也许,看对眼了,王八绿豆各有所爱……”

    “……”顾燕京扫了他一眼,林枫赶紧闭嘴,用王爷绿豆的来形容五少爷好像不太妥。

    猛然,顾燕京站了起来,往外走。

    “燕爷,您这是……”  “甭跟了。”他要去提那小婢女回来扫地,让她侍候笙儿,不是太便宜她了。

    他径直走了出去,直奔顾今笙那儿要人去了。

    进入顾今笙的院宇,入眼便看见那小婢女坐在游廊处靠在那儿歇着。

    果然,她在这里就是舒服快活,什么事也不坐,还敢在这打盹,笙儿就这样由着她了?这个狡诈的小婢女……顾燕京一声不响的走过去,对着她臀部就踢了一脚。

    啊……

    她吓了一跳,跳了起来,盯睛一看,竟是大少爷来了,立刻吓得弯腰:“大少爷,您来了。”

    “江小树,你敢在这儿偷懒……”

    “大少爷,奴婢没偷懒,笙小姐让我以后就在这儿里干活。”所以大少爷别想再为难她了。

    “所以你现在便在这儿偷懒耍滑?你想都别想,给我扫院子去,把路上的石子都捡了。”

    江小树很不想去的,瞧着大少爷发黑的脸,一副你敢不去试试的架式,她只好可怜巴巴的说:“大少爷,我能不能留在笙小姐身边。”

    “不能。”毫我商量的余地。

    顾今笙这时便走了出来,人在里面就听见这里有他的声音,火气好像还不小。

    “大哥。”她走过来叫他。

    “笙儿,你来得正好,这小婢女我要了,以后就放我那。”他好随时收拾她,让她知道他不是好坑好骗的,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顾今笙干笑,大哥好像是想要回去刁难?

    赶走,舍不得……

    留下,就是为了刁难?

    见顾今笙没有立刻答应,他便有几分的不悦:“怎么?还舍不得了。”这江小树本就是他带回来的人,舍不得也得舍。

    大哥最近脾气是不是差了点?和她说话都有几分的阴阳怪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宫里有什么让他闹心的事?总不至于为了一个小婢女不愉快吧?

    “不是,大哥要是喜欢,要去便是。”她只能咐和,不想惹得他不开心。

    “听到没有?跟我回去捡石头。”顾燕京睨着江小树。

    江小树欲哭无泪,笙小姐都发话了,她自然是留不下了。

    她望向顾今笙,依依不舍的说:“笙小姐,奴婢走了,虽然只在这里待了半天,奴婢也十分的开心,奴婢会很想念您的,这里要是有什么活需要奴婢做的,笙小姐您吩咐奴婢便是,奴婢立刻就来。”

    “……”小骗子,就是这么拿好话把笙儿哄住的?

    “油嘴滑舌,还不快走。”顾燕京简单粗暴的直接揪了她的耳朵往外走。

    “大少爷,我会走,您快松手,揪我耳朵弄脏了您的手可就不好了,我平时都不洗耳朵的。”

    “……”

    ------题外话------

    哎,没人理我,我自己贱贱的来加更了。

    真是拼死加一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