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00章 三爷的暴脾气又来了
    翌日。

    各位小姐依旧过来请安,谢姨娘也跟着一块过来了。朝今笙请过安,并没有一个人急于离开。

    四小姐顾若圆拿了自己的画,满脸真诚的、谦卑的恳求:“笙姐姐,这是我作的画,您帮我瞧一瞧吧,看我这画有什么不足之处,指点我一二。”

    顾今笙听这话便轻笑:“圆妹妹,我也是个外行,你们是知道的,我学画才几天呀,云溪妹妹刚好也在这儿,你不如问问她吧。”

    别以为她不知道这顾若圆打的是什么主意,她偏还不如她的意了。

    顾若圆脸上的谦卑便有些勉强了,她哪是真的想要顾今笙指点,她是想趁机求她把自己的画收了,到时候转交给苏大人,放到翰林书画院去。

    “我来瞧瞧吧。”顾云溪倒是不客气,她走过来便夺了她的画,想瞧她究竟画出个什么鬼样来。

    展开瞧了一眼,她画了一幅五牛图。

    不得不说,画得确实像那么一回事,感觉也不比自己画的差。

    当然,她是绝不会承认这顾若圆画的竟和她有得一比,便冷笑了一声,把画又给了她:“四妹想成为一代画师,还需要再下个三五年的功夫才行,你现在毕竟也还小,不可以太急功近利了。”

    “谁急功近利了,你胡说什么呀。”四小姐有点急眼了,这顾云溪凭什么这样说她呀,她以为她还是从前的顾云溪吗?瞧她这丑样,现在周姨娘也不在了,她还想把自己当成嫡小姐不成,想嘲笑她便嘲笑她几句。

    顾云溪自然知道她心里所想,冷笑说:“我说错了吗?难道是四妹把这话拿给笙姐姐瞧不是为了趁机想求笙姐姐帮你?你瞧笙姐姐的字画在翰林书画院挂着,是眼红了吧……”

    “你给我闭嘴。”四小姐被说中了心思,气得微微颤抖,简直太过分了,就算真的是这样子,她在人前这样说出来,她便没面子。

    她不是从前的顾云溪,她今个非要让她知道,看清楚自己的身份,现在不是她想说什么便能说什么的时候。

    顾云溪摊摊手,有些无辜:“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你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你拿着这画求笙姐姐为会令笙姐姐很为难的,不放你的话,你会说她不讲姐妹之情,都不肯帮你一下,放你的画吧,会让人笑话的,你当翰林书画院是什么了,是随便画幅画就可以挂那儿的不成。”

    顾今笙默默的喝了口茶,云溪今个是有点古怪了。

    她为什么要强出头来羞辱顾若圆?瞧起来好像是在为她强出头似的,顾云溪心里指不定把她恨成什么样子,自然是不会为了她和顾若圆起争执。

    难道是顾若圆这画非常的出色?顾云溪瞧见了,心里生了嫉妒,生怕自己答应了顾若圆这样的请求?如果连顾若圆的画都能收到翰林书画院,对顾云溪来说会很不舒服的吧?

    顾今笙正猜想这事,那边的顾若圆已经气圆了眼睛,她的眼睛本来就大,现在更大了。

    谢姨娘自然也是气得不轻,真没想到这顾云溪到现在还这么拎不轻,竟敢这样羞辱她的女儿。

    “顾云溪,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难不成你的画会比我更好不成?你若画得比我更好,我也便对你心服口服了,敢不敢拿出来比试一下。”

    顾云溪有些许的恼羞成怒,从小到大,父亲都以她为傲,常夸赞她。

    她肯努力,努力的去学习,在作画上和写字上便都有着不错的成就,自认不比旁人差,当然更不会比过顾若圆。

    一直以来,她是瞧不上这顾若圆的,生她的谢姨娘娘家没有任何势力,不过是父亲当年的一个通房丫头罢了,生了个女儿便抬了姨娘。

    尽管现在周姨娘不在了,她也丝毫不把这对母女放在眼里,对于她来说,这母女俩没有任何的威胁。

    顾云溪乍听顾若圆想要和她比试,便轻视的说:“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比试,真是不知所谓。”

    顾若圆气红了脸,看不起她是吧?

    气极,顾若圆也就冷笑一声:“顾云溪,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你也不瞧瞧你现在什么丑样,你比我的身份高贵不到哪里去,你也不过是个庶女,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你若觉得你样样比我强,那就和我比试比试,我也好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这话是戳到顾云溪的痛楚了,她恼羞成怒:“比就比,你想怎么个比法,就出题吧。”

    “很简单呀,你不是自诩自己字画都比我和笙姐姐强吗?现在就把你我的字画都放到翰林书画院,看别人对你我的字画如何评价,到时候自会分出一个高低来了。”

    顾云溪讥讽:“你想得倒真美,绕来绕去,还是想骗着笙姐姐把你的字画弄到翰林书画院罢了,上你这当,就算我傻。”

    这俩人就这样争吵起来,孟田低眉坐在一旁听着,真没想到候门之中的小姐们,姐妹关系这么的生疏,说吵就吵起来了,明明昨个还高高兴兴的一块去了翰林书画院。

    候门小姐们之间的姐妹情,还真是让人看不懂。

    ~

    顾云溪自然也不是个傻的,直接挑明了顾若圆的心思。

    没错,顾若圆确实是打了这个主意,她总得想个办法把自己的字画弄进去,这办法也算是急中生智,但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了,只要求得顾今笙的同意……

    不管顾云溪说些什么,顾若圆便扭身面向顾今笙,弯腰行礼:“笙姐姐,云溪向来自诩比你我强,这你是知道的,但我还真没把她当回事,相信笙姐姐也是如此,只是,若不能分出一个高低来,她也是不肯服气的,若笙姐姐肯做成这事,把妹妹的画都放到翰林书画院,到时候谁的水平更高一筹便自有分晓了,也让她输得心服口服。”

    不得不说,顾若圆这一招使得甚好,甚高,连她都几乎要认同了。

    顾今笙自是不会立刻答应她,她假装思考了一下:“画能不能放到翰林书画院,这不是我说了算的,还得问过苏大人,圆妹妹的提议我会考虑的,等苏大人再来,我会问问他,看能不能都放到翰林书画院去。”

    顾若圆心里欣喜若狂,只要她答应,便可。

    机会有了,到时候谁高谁低,就各凭本事了。

    顾云溪没想到她还答应了,以着顾今笙的性子,应该不会答应才对。

    就不能如这顾若圆的心愿的,她打的什么鬼主意,她会不知道?

    顾云溪抿唇不语了,顾今笙都答应了,她还能阻止得了?只盼望苏大人觉得这顾若圆的画上不了台面嫌丢人,不答应才好。

    顾今笙这时便说:“云溪你也准备一幅画吧,一会让人送过来搁我这,哪日苏大人来了,我好问问她。”她也想瞧瞧,别人是怎么评价她们的字画。

    顾云溪一直自诩自己的字画都胜于旁人,就是不知道旁人怎么看。

    既然顾今笙这么说了,顾云溪也不好不同意了,不然就显得她怂了,怕比不过这顾若圆似的,便应了:“是,就照笙姐姐的意思吧,我先告退了。”

    顾云溪弯腰,告退。

    顾若圆也弯腰行礼:“笙姐姐,这画我就搁在这儿了,我也先回去抄写佛经了。”说罢这话,她也高高兴兴的走了,这事基本上是如愿了,感觉好像看见自己的画挂在翰林书画院,众人仰慕,都在打听那画是谁作的,是谁家的小姐作的。

    一旦她的画出了名,人也就有了名气,虽是个庶出的小,将来配苏大人也不会丢脸。

    顾若圆走了,谢姨娘也就跟着一块告辞了。

    顾今笙抚额,这事她要怎么和三爷说?为了一个赌……

    罢了,到时候再说吧,反正她也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她还要做画,她答应半月之内完成一幅同样的画的。

    ~

    那厢,顾云溪和顾若圆前后走了出去。

    刚才当着顾今笙的面,许多话不便说出来,现在离开顾今笙面前,走远了些,顾若圆便上前一把拽住了昂首离开,丝毫不看她一眼的顾云溪。

    “啪……”一个巴掌就抽了过去,抽在了顾云溪的脸上。

    顾云溪没有防备,最近老让人抽脸,她也是火大极了。

    她怒瞪着顾若圆,气得不行,想还手,手还没扬起,顾若圆指着她骂:“你到现在还拎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凭什么羞辱我,你以为你自己比我高贵吗?顾云溪,你瞧你现在的样子有多恶心你知道吗?我告诉你,你已经不是从前的你,我也不是那个任由你嘲讽不敢啃声的我,从今往后,你若是再敢对我说话不客气,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打你这一巴掌,是还你刚才对我的羞辱。”

    “……”顾云溪怒视于她,顾若圆却是扬长而去了。

    现在的顾若圆,的确不是从前的顾若圆了。

    从前周姨娘还活着的时候,还受宠的时候,哪有她顾若圆说话的份,她们说话,她也只能在一旁听着,看着,默默的垂了眸,低着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现在周姨娘没了,她与顾今笙也闹得不和了,这顾若圆便以为自己可以不用怕她了,竟敢对她出手了。

    这一个巴掌,可真疼。

    顾云溪抚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蛋,谢姨娘从她面前走了过去,轻蔑的冷哼着,故意嘲讽她:“都是庶出的,都是姨娘生的,有些人还真把自己当成嫡女了,真是够不要脸的了。”

    现在连谢姨娘也敢对她明着的冷嘲热讽了?只差没指在她脸上骂她不要脸了。

    顾云溪气得肝疼,却是拿她们没有办法。

    上前打她们吗?她和顾若圆同样的年纪,那人也仅比她小上二个月而已。

    真打起来,看她刚才的手劲和凶悍劲,恐怕也打不过,何况还有谢姨娘帮着。

    “小姐,您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等二皇子来了,您一定要告诉二皇子……”

    “给我闭嘴。”顾云溪忽然拨腿就走,匆匆离去。

    二皇子,已经不会帮她了。

    即使知道她被欺负了,恐怕也是满不在乎吧。

    冬草张口结舌,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

    “快走吧。”秋蝉拽她一把:“反正小姐心情不好,还是少说话为妙。”

    顾云溪匆匆回去了,入室,便瞧见羡殿下竟是来了,坐在客堂里。

    “表哥。”刚才的羞怒隐下,她立刻高兴的走了过去。

    他冷冷的瞧了她一眼:“你想个办法,去把笙儿约过来。”

    因着男女之防,他总是不方便直接进顾今笙的香阁,但如果由顾云溪把她约到这里,他若就此看她几眼,也是好的。

    昨日离开之后,他的心情便一直很不好。

    她与苏大人才子佳人,一同出入,他也只能远远看着。

    现在,他想把她约过来,单独看着她,而没有苏大人。

    虽然很荒唐,但他就是要这样子。

    ~

    顾云溪微怔之余也就明白了,她昨天答应了羡殿下,会帮她约顾今笙。

    压下心里的嫉妒和恨意,现在他居然笙儿的叫了起来,叫得好一个亲热呢。

    心里发冷,面上还是点了头:“好,我这就想办法去。”

    她根本没有办法可想,顾今笙怎么可能会来她这里?

    当时那样说,不过是想留住他,想自己可以待在他的身边。

    她与顾今笙表面瞧起来相安无事了,但谁都知道,内心里,大家都仇恨对方。

    现在的顾今笙早已不是从前那个蠢笨的、凡事都听她的顾今笙了。

    顾今笙恨她,以至要毁灭她,这一切,她现在都明白,但已经晚了。

    抬步,她走了出去,吩咐下去:“冬草,你现在立刻去笙姐姐那儿一趟,就说羡殿下来了,请她立刻过来一趟。”

    “是。”

    “等下。”

    “无论如何要把人请到,请不回来,不许离开她面前。”

    “是。”冬草心里有些慌,怎么听起来事情好像还挺严重?

    ~

    稍顷,冬草便匆匆来到了顾今笙的面前了,照着云溪之前所言的,对她讲了一遍:“笙小姐,羡殿下在三小姐那儿,请您过去一趟。”

    顾今笙正在楼上作画,头也不抬的回她一句:“羡殿下在三小姐那儿,由三小姐招待便是,要我过去作甚么。”

    “奴婢不知。”

    “若羡殿下在府上吃饭,告诉厨房一声,多几个好菜送过去便是。”

    “笙小姐,羡殿下到府上来,请您过去,您这样违抗恐怕不妥,会让人以为您在藐视皇室呢,您还是过去一趟吧。”

    顾今笙抬了头,打量了眼前的垂着脑袋说话的冬草。

    这丫头胆肥了,敢说这样的话威胁她。

    这的确是威胁,她听出了威胁的味道。

    冬草扑通就跪下来了:“笙小姐,奴婢只是照主子的吩咐来传个话,还请笙小姐过去一趟。”

    顾今笙便搁下了手里的笔墨,站了起来。

    “走吧。”她倒是要瞧瞧,这羡殿下来,要她过去作甚么?

    还是这顾云溪,又和羡殿下说了自己什么?

    不管她打什么鬼主意,她都已经不在是从前的她,不会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顾今笙跟着去了,带上了常在身边侍候的奴婢袭人紫衣和薄叶。

    主仆来到顾云溪的院里,进了客堂,就见羡殿下果然是在了。

    看见她来了,皇甫羡的目光便落在她身上了。

    她真的是一位极美的女子,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瞧,都美得无可挑剔。

    淡雅清贵处还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

    “殿下您找我?”顾今笙弯腰行礼,直接问了,若是没事,她便走了。

    皇甫羡便瞧了一眼顾云溪,她立刻走了过来,谦意的说:“笙姐姐,是我找您,我怕您不肯过来,才让奴婢说是羡殿下请您过来一趟。”

    难怪……

    “有事?”

    “笙姐姐,之前和四妹妹说到画的事情,我心里还挺不安呢,特意请您过来,帮我一块看看我作的画,有没有需要修改之处,免得到时候真放到翰林书画院,反让人贻笑大方。”

    请教她这样的问题,虽是满心不甘,但眼下也别无它法。

    顾今笙瞧她一眼,怀疑她这话的真实度有多少。

    她会想要请教她指点?

    “还愣着干什么?秋蝉你快去我房间把我放在桌子上的那幅唐宫仕女图拿出来。”

    侍立的秋蝉忙去拿画。

    “笙姐姐,您先小姐一会,喝杯茶吧。”顾云溪忙倒茶,端到她面前。

    顾今笙便坐了下来,接了,只是没喝,和她说:“你的画向来比我好,何须我来看,我不过是个门外汉。”

    “笙姐姐您太谦虚了,字画能放到翰林书画院,自然都是极好的,就算苏大人疼爱您,在这种事情上,我想苏大人也不会由着您胡来的是吧。”

    皇甫羡微蹙了眉,提苏大人作甚么?

    有点闹心。

    顾今笙倒是噙了笑:“也不知你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

    虽是平时瞧起来气质清贵,但笑起来的样子却分外明媚,尤其是那两个小小的酒窝,让人有着一亲芳泽的冲动。

    皇甫羡默默的瞧她,却也不敢盯她太久,怕被她发现了。

    “当然是夸姐姐了。”顾云溪也笑着说。

    说话之间,秋蝉过来了:“小姐,奴婢找不到。”

    顾云溪叹口气,有点无奈的样子:“这丫头怎么这么笨呢,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转而对顾今笙说:“笙姐姐,我去去就来,您先小姐一会。”

    “……”顾今笙没言语,她已经去了。

    忽然就剩两个人了,她和皇甫羡。

    顾今笙坐着不语,猜测着这顾云溪在搞什么鬼?她是不太相信她会请教她作画的事情,她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势同水火了,她怎么可能会请教她。

    就算真的是请教她,倒是把画先准备好搁在这儿呀?临时去取画,她的诚意呢?

    正因为想不通,才觉得请她看画这事不可信。

    暗暗压下心里的不悦,也想瞧她究竟在搞什么鬼,能搞出什么鬼。

    “笙小姐。”忽然传来羡殿下柔和的声音。

    顾今笙瞧他一言,他欲言又止,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般。

    和这个人,她真的没话好说,想起三爷对她警告,让她绕着这个人走,她倒是想绕着他走。后来她才明白,有些人你可以绕着她走,但对方却不会绕着你走,还会缠着你不让你走。

    想起那个小婢女对她的威胁,这么大胆的婢女,若不是怕云溪的责打,便是没把她这位小姐放在眼里了,以为事后可以安然无恙么?

    片刻之间,她的心思也已是百转千回,听到羡殿下喊她,便起身回了话:“羡殿下有何指点?您请说。”规规矩矩、恭恭敬敬、又疏离冷淡。

    皇甫羡瞧着她,有点不喜,不喜欢她对自己的疏离冷淡。

    “听说你的字画放在了翰林书画院,反响也挺好,以前倒是我偏听偏信的误会了你。”这是在承认他听了云溪的话,从一开始就对她存了偏见?

    为什么忽然对她说这样的话?顾今笙想了想,没想明白。

    “看来以后,我得从新认识你了,笙小姐。”

    谁稀罕他的认识?最好不要认识!

    “羡殿下,您在说什么呢?”她故作不懂,她需要懂他的话吗?

    皇甫羡眸色微动,他知道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但正是这样的不简单,让他莫名的着了迷。

    这张单纯的面皮之下,隐藏着太多让人好奇的东西,其中有一样,便是妖女。

    一颦一笑之间,都是对男人的勾引。

    正在那时,侍立在外的奴婢匆匆过来:“苏大人到。”

    羡殿下脸色微变,顾今笙神情也微微一变。

    扭身,望去,就见苏长离已经大步流星的过来了。

    ~

    他刚去顾今笙那边,便听奶娘说了她来这儿了,又听说是被羡殿下请过来的,他能不往这来么。

    奶娘原是好意相告,没想到三爷心思复杂,想得多。

    “三爷,您怎么来了。”顾今笙上前行礼。

    苏长离便淡淡的扫她一眼,虽是一眼,顾今笙也本能的感觉到他压抑的怒意了。

    他能不来么,他本就是来为秋后算帐的,昨日便在翰林书画院与羡殿下罗嗦了半天,他且忍了,后面又答应一个什么朱公子要再给他画一幅一模一样的画,他当时没说,也是打算过后来告诉她,画个别的。

    两件事情一件还没和她算呢,不料,今日俩人竟又在一块了,还跑到顾云溪这来会面了,难道这也是偶遇?

    早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早就不打算过问他们俩人之间的过往了,心里猜测着,就算有什么,最多也是笙儿曾经偷偷爱慕过羡殿下罢了,她现在才多大?就算是爱慕,那也是极单纯的爱慕,并不会太复杂,现在既然是他的人了,那些过往也就一笔勾销了。

    他也警告过她看见羡殿下绕着走,他以为她会听,她倒好,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到这个人面前。

    “羡殿下也在呢。”他没有理会顾今笙,倒是和皇甫羡打了招呼。

    “来给云溪送些药。”本不用解释的,皇甫羡还是刻意解释了一句,但这样的解释不就是欲盖弥彰么?

    给顾云溪送药,怎么顾今笙也过来了?

    顾今笙和顾云溪向来不和,若非必要,以他对了解,顾今笙是不会到这来的。

    压下心里的那些猜测,苏长离也就说:“笙儿,我来问问字画的事情。”

    “羡殿下,我还有些事,先告退了。”顾今笙立刻准备撤了,皇甫羡自然是不会留她,眼睁睁的看着她与苏长离一块离去,袖中的拳头却下意识的握紧了。

    好不容易单独把她叫过来见上一面,多看她一会,苏长离竟是又来了。

    压下心里烦燥,就见顾云溪拿着画进来了,一瞧这里没了顾今笙了,便疑惑的问:“笙姐姐呢?”她当然知道她已经走了,她早过来了,只是瞧见苏大人来了,便刻意没有出来罢了。

    皇甫羡扫了她一眼,问:“苏大人常来府上吗?”

    “就算不是每天都来,但基本上隔个二天三天也会到府上的。”这话当然不实,苏长离最近为翰林书画院的事情忙着,来府上的次数相对少了许多,有时候七八天都没出现呢。

    说这样的谎,自然是为了让羡殿下减少见顾今笙面的主意。

    苏大人若常到府上,他便没有借口找顾今笙见面了。

    ~

    且说,顾今笙可以说是灰溜溜的跟着苏长离走了。

    虽说她并没有干什么对不起苏大人的事情,但苏大人一再警告她的话,她并没有忘记,让她见了羡殿下绕着走……

    明知道他不喜欢她见羡殿下,她还是过来了,还让苏大人抓个正着,便有种被抓‘奸’的尴尬。所以,她是灰溜溜的跟着苏长离一块出来了。

    他走在前头,身材秀雅又颀长。

    她看不见他的脸,可从他的身上还是嗅到了丝丝的怒意。

    一路上心里都在盘算着,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解释清楚,她真没想见羡殿下。

    ~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苏长离大步流星的离去,顾今笙几乎是小跑的才跟得上去。

    这俩人一回来,不但脚下生风,这表情瞧起来都不对劲,奴婢也是大气不敢粗,立刻垂了眸,弯了腰,待主子们进了屋……

    “三爷,去画室吧。”顾今笙忙出了声,匆匆走在了前头。

    请他到琴房,那边说话比较隐秘一些,她怕三爷一会发了脾气,声音万一大了起来,让旁的奴婢听了去,总归是不太好看的,她也觉得难为情。

    苏长离见她逃野似的跑去了那边的阁楼上去了,便也一声不响的跟了去,就是她平日练琴写字所在的阁楼上。

    随着顾今笙进去了,苏长离也随之跟着进去。

    砰的一声响……

    跟着的袭人紫衣薄叶都被挡在了外面,吓得缩了一下肩膀,面面相觑,三爷这是发脾气了?为什么呀?她们这些奴婢还真不清楚。

    门被重重的甩上了,顾今笙也吓了一跳,都能听见自己的檀木门颤抖的声音了。

    她忙回身张口解释:“三爷,您听我说,我真不是有意要见羡殿下的。”

    “我有问你这件事情吗?你急着解释什么?还是想掩饰什么?”苏长离的语气不太好,带着些许的讽刺。

    “……”她急着解释也不对了?她不是怕他不高兴吗?

    顾今笙有些头皮发麻,觉得三爷有点难搞了些。

    哗……桌前的椅子被拉开了,苏长离坐了下来。

    这么明显的生气,连桌椅门窗都成他的出气筒,跟着遭殃了。

    顾今笙便站在那里发怔,他不让解释,她只好闭嘴。

    “解释呀。”三爷冷不丁的又发了话,还让她解释?

    顾今笙便没有先前那样急切了,当看见他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想的便是,解释清楚,她没和羡殿下刻意说话,现在被他一惊一怒的动作震的,反镇定下来了,也不再向先前那样,在他面前好像一个做错事的犯人似的。

    她这么急着解释,倒真是有点欲盖弥彰了,想通了,她也就清醒了。

    遇着三爷的事情,总是莫名的有压力,思维都被他给搞混乱了。

    抬步,她走了过去,拉了他面前的椅子准备坐下来好好和他谈一谈。

    “站着说话。”

    “……”

    三爷不让她坐?让她站着说话?

    这种说法本身就不公平,好像在惩罚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她又没做错事。

    她还偏不站了,凭什么他什么状况都没搞清楚,便像对待犯人似的对她?

    “顾今笙,反了你了。”

    她臀部才刚挨着椅子,苏长离的声音已带着丝丝的冷气传了过来,连桌子都拍响了,顾今笙这次是真的直接吓得站起来了,没敢坐下了。

    真是又气又委屈,三爷脾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倒吸一口冷气,顾今笙直视着他冷似寒星的眸子,心里有些屈辱,有点咬牙切齿的:“三爷,你是把我当成犯人来审的吗?我又不是你的犯人,我也没犯罪,这里还是我的地,我为什么不能坐下来。”

    他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她像个犯了罪的犯人似的被他审问。

    他是官员,她是罪人。

    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子。

    苏长离一时之间没有言声,他确实是气极了。

    的确,她不是犯人,就算犯了错,也不能归纳到犯人这一类。

    “那你坐吧。”他允许她坐下来了,但声音冷淡依旧,好像是莫大的恩赐。

    他让坐了,顾今笙反倒不坐了,站着和他说:“我还是站着吧,免得你一会生气把我桌子掀了,砸到我就不好了。”

    冷睨她,没心情和她废话,等她解释。

    顾今笙抿了一下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回来的路上已经整理半天了。

    “三爷,我不知道羡殿下到府上了,是云溪派了个奴婢哄我过去,说羡殿下来了,我本是拒绝的,但那奴婢也是个大胆的,说了一些威胁我的话。”她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下,她问心无愧,人也就坦然下来了。

    “所以我就过去了一趟,过去之后才知道是云溪派了个奴婢以羡殿下的名义骗我过去罢了,她作了幅画,想请我看一看,因为在这之前,她和四妹妹打了个赌……”她又把这事说了一遍。

    苏长离没有打断她,听她继续说。

    她的思路已经相当清楚了,来龙去脉都说得清清楚楚,也没了先前的紧急和急切。

    看得出来,在惊慌过后,她已经平静下来了。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云溪想在画上胜过四妹妹,所以请我帮她看一看,你来的时候她刚好去拿画了,她本来是派奴婢帮她拿画了,但奴婢没找着,她便亲自过去了。”所以,他过来的时候便看见她与羡殿下待在一个屋了。

    “过程听起来滴水不漏,但爷一个字不信。”这是苏长离听完她的话之后给的第一句话。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没对不起你。

    想是这么想,顾今笙没敢真的说出来心里话。

    “以你和三小姐的关系,她即使真的画得不如四小姐,也不会请你指点,请你指点说明了什么?承认她不如你的画作得好,据我所知,这三小姐向来自诩高你一等,在诗词字画上是瞧不上你的,我也听说你也就这半年多的时间才开始发奋图强,学习字画,在这半年之前,你确实不如她。”

    倒是把她的底子摸得一清二楚了。

    顾今笙抿唇不语,想看他怎么推测,她说的都是实话,他还能把她的话给推翻?

    “既然三小姐根本不可能请你指点,而你又没说谎的话,那便只有一个原因了,是羡殿下逼三小姐请你过来的,再你来到时,三小姐便假意说请你指点她的画,令奴婢去取,如果她真心要请你指点,会在你来之前就把画准备妥当,放在你的面前了,而不是在你来了之后,派奴婢都取画,奴婢没有找到她的画,她又借故自己去取,留下你在这儿,你说这是为了什么?”

    这样的推测她先前也曾想过,但想不通。

    现在三爷也这般推测了,她心里便有些吃惊了。

    三爷也在怀疑云溪故意帮羡殿下约她前来?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呢?云溪喜欢羡殿下不是一二天了,她现在又是有未婚夫的人,云溪应该非常清楚,羡殿下的存在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前世的事情不可能再发生,她不会喜欢羡殿下,因为知道这中间的圈圈,反是冷笑:“三爷这想像力不是一般的丰富,不亏是殿前第一状元,但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

    “顾今笙,爷知道你和他之前有些过往,本也不打算追究这些过往,但你不要以为我对你宽容了些,你便可以肆无忌惮,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昨天、今天、你们已经见过两次了。”

    “昨天的事情也怪我?”这可真是够蛮不讲理了。

    “昨天你可以转身离开,假装不认识他,但你没有,你站在那里和他说什么。”

    “他说你的画不好,我和他争辩几句。”所以也是为了三爷你呀。

    “爷的画好与不好,不需要你去和他争辩,也不是他几句话能够诋毁得了的,我告诉过你,看见他绕着走,你当我是说说而已的?”

    顾今笙忽然就无言以对了!她发现三爷的口才真的极好,思路更加清晰,没的都能说成有的,她根本就辩不过他。

    昨天,她是可以绕着走,但听皇甫羡那样说他的画普通,她忍不住争辩。

    她容不得这个人说三爷丝毫的不好!

    她一片好心,他丝毫不领情,心里还为此怪上她了。

    下次,再有人说他什么不是,她保证装听不见。

    “昨天朱公子要的那幅画,我既然取了下来,便是不想再卖,你平日里瞧着也是个聪明的,怎么那会就变傻了?和人家说要再画一幅一样的,你觉得可以再画一幅一样的送过去?你又把脑子也摔了?傻了?”他有听说过今笙爬梯摔下来后,人就变了,故此今个有这一句话,又把脑子也摔了。

    摔傻了。

    最后一句,有点口不择言,骂得便是极重了。

    顾今笙默了一会,被气的。

    朱公子的事情,是她考虑不周了。

    就算她有错,他至于这么凶的骂人?

    昨天发生的事情,拿到今天才来说,看来三爷今天过来就是秋后算帐的,昨天一直忍着的呀?

    以三爷的脾气,为什么要一直忍着?

    不想让她难堪吗?不想破坏她昨天的兴致?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了,这么想来,便也不难明白他今个的暴脾气了。

    本来就是为了昨天的事情来找她算账了,又遇着了羡皇子的事情,这两天的事情加在一块,便触发了三爷的暴脾气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自己反而没那么气了,软声解释:“三爷,这事算我的错,是我考虑不周,当时比较高兴,没想周全,您息怒好吗?”

    她诚诚恳恳的道谦认错了,苏长离冷眼瞧她,讽刺:“你何错之有。”

    顾今笙暗暗抹了把汗,竟是无言以对。

    认错都不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