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07章 苏三爷掌嘴
    顾今笙心里盘算了一番,吩咐薄叶:“去备马车,我们出去一趟。”

    “都把衣裳换了,咱们男装出行。”

    这般,主仆几个人便又换了装,乘了马车出去了。

    至所以换装,是因为方便出行。

    着女装外出,总归是不太好,免得让人外面那些人看见了说些闲话:国安候府的小姐的脚怎么老是往外跑。

    普通人家的女子在外面做个卖买什么的都是常态,但候门中的小姐若是三五天的在外面跑,难免让人指点了。

    这段时间三爷虽极少来府上,但万青会隔几天便过来取她的字,说是放到翰林书画院,虽没说什么,但她心里是有些高兴的,应该是自己的字有人瞧中了,售空了?她想去瞧瞧。

    当然,还有另一件事情,去医馆找个高明的大夫来给她鉴别一下,看看这胭脂水粉到底有没有放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马车哒哒的远离了国安候府,马车之内,袭人正和她说:“小姐,奴婢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惊胆颤,这胭脂幸亏给了四小姐。”不然,今天就是自家小姐的脸出问题了。

    “小姐,你说这胭脂是不是真的有毒?不然四小姐的脸怎么会那样了。”紫衣也问了心里的疑惑。

    “先找人鉴定过再说吧。”

    “薄叶,留意一下,看看医馆在哪。”

    外面骑马的薄叶应了一声,她的马骑在前面,领路。

    入了集市,薄叶也是四下张望,忽然发现一个药店,忙喊:“公子,前面就是了。”

    马车在目的地停了下来,主仆都下了马车。

    今笙抬头一看,是个药铺,应该是抓药之处,她想找的是医馆。

    “公子,就这里了。”薄叶迈步向前了。

    也罢,既然来了,就问问吧。

    主仆跟着薄叶进了药铺,药铺里这个时间有三三两两的人进出,顾今笙走了过去,药铺老板已经热情的招呼了:“公子,抓药么。”来这里的人自然是抓药的。

    顾今笙含了笑:“嗯,我顺便想请教点事。”

    “咦,华大夫。”薄叶眼尖,一眼瞧见了正在接药的华歌,那是太傅府上的大夫,她去请过的,虽是一段时间没见了,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华歌回头瞧了瞧,几个男儿装扮的女子,本来没有在意的,现在被她这么一叫,多瞧了几眼,也就认出来了。

    “公子,我听说华大夫可是三爷府上有名的神医,刚好让华大夫给瞧瞧。”薄叶忙和顾今笙出主意。

    顾今笙想了想,含笑:“华大夫,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不知道华大夫能否借一步说话。”

    华歌认出她是三爷未过门的媳妇,自然是应了:“请。”

    几个人便去了外面了,顾今笙示意一下,袭人把胭脂盒递给了她,今笙便说:“我想请华大夫帮我鉴别一下,这些胭脂水粉里,有没有放过什么不该放的东西。”

    华歌接了:“给我一点时间,明天回你话。”

    “有劳华大夫了。”

    “我先告辞了。”

    华歌带着他自己抓来的药和胭脂离去,转身跃上了一匹棕色的骏马,策马去了。

    华大夫走了,今笙也就招呼一声:“走去,去前面瞧瞧,不用马车了。”

    翰林书画院便在前面,几个人索性就放慢了脚步,往前走了。

    路边是商贩们在做着各种生意,叫卖声吆喝声入耳,袭人高高兴兴的说:“公子,您要不要吃点糯米糕。”

    今笙含笑:“你想吃什么,便去买吧,我不吃,拿去。”她给了她些碎银。

    “公子,我有,我有。”既然是出来了,她还是刻意带些银子的,万一有什么喜欢吃的呢,她没接银子,撒腿跑了。

    薄叶在一旁笑呵呵的骂她一句:“馋嘴猫。”

    “公子,过几天就是七夕了,不买些什么回去么?”紫衣在一旁出主意,这几天都没见小姐提过这事,是不是她忘记了?

    顾今笙还真忘记了,她已经多少年没过这样的节日了?

    前世的时候,在母亲去逝后,这个节日便与她无关了。

    “是该准备准备了,看看府里还缺少什么,你看着买点。”

    紫衣应下,去买东西。

    顾今笙摇着手中的扇子,四下看了看,瞅了瞅,也没有要买什么。

    薄叶跟在她的旁边,低声说:“公子,你可以买个礼物送给三爷。”

    “……”

    “公子,您想呀,七夕节是牛郎职女在鹊桥渡过天河相会的日子,说白了不就是情人节么?理当是你和三爷的节日呀。”

    “……”还有这么解释的?这解释好像还让她无法反驳。

    “你懂得倒是不少。”

    薄叶嘿笑,顾今笙又说:“你要是有看中的人,和我说一声,我帮你把亲给提了。”

    “……”这玩笑开大了吧,什么叫她有看中的人,薄叶顿时脸红耳热了:“公子,我没有,我真没有看中谁。”

    “你慢慢看,看中了再告诉我。”

    薄叶有点欲哭无泪,早知道不和小姐说这个了,怎么绕到她身上来了。

    薄叶长得并不难看,她的五官端正,无论是分开或是组合在一块看,都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但她比寻常的女子高些,和顾今笙走在一块,高出她一个脑袋,她瞧起来又结实了些,应该是骨架大些,人瞧着便壮实一些,也许是因为习武的原因,她的身上少了些女子的娇俏,更多的是反是份豪气、粗犷。她走路带风,说话也不娇柔,平日里为人也豪爽,却也是粗中有细,办事得力,为人机敏。

    不管她性格如何,她到底是个女子。

    “重楼弟。”一声熟悉或陌生的男声入耳,顾今笙微微侧颜看去,就见朱公子正大步流星的朝她走了来。

    “重楼弟,没想到我们又在这儿巧遇了。”

    朱公子依旧是一派的潇洒,手中的扇子也挥得那是一个自如。

    顾今笙望他,淡淡的笑了笑。

    “是挺巧的。”

    “重楼弟,是要去翰林书画院吗?”前面几步就是了,她的方向也正是翰林书画院的方向。

    顾今笙点了头:“是的朱公子,我就先失陪了。”

    “巧得很,我也正要去,重楼弟不介意与我结伴同行吧。”

    “不介意。”顾今笙嘴上应着,心里冷呵呵。

    怎么就这么巧呢,还是这位朱公子常出入这翰林书画院?

    思及此处,她便有意打探了一二:“朱兄常来这儿么?”

    “哎,叫我云雀兄,朱兄太难听了。”听起来像猪。

    “……”

    “闲时便会过来逛逛,我虽不才,但还是喜欢欣赏别人的字画的,尤其是重楼弟的字画,甚得我心,我拿给身边的朋友看,他们也都很喜欢你的创作风格呢。”

    这是在告诉她,他有帮她介绍生意么。

    “那就多谢云雀兄的赏识了。”说话之间,主仆一行入了翰林书画院。

    翰林书画院内并无人大声喧哗,两个人也就都识趣的闭嘴不语了。

    顾今笙到处瞧了瞧,发现湘君又多出一些新的字画来了,想必是三爷也有派人去找她取字画,就和自己一般,每隔一段时间按时送字画过去。

    有三三两两的人从这里过去,停了一会,欣赏湘君的字画,或者是看中了,便取了下来。

    顾今笙嘴角微翘,如果要选四大才女的话,湘君应该会当之无愧的。

    她从小就精通这些,琴棋书画无一不通。

    为了栽培她,二叔那边可是没少费心思,她自己也是一个努力好学,极具天赋之人。

    看了一会,顾今笙打算回去了,主要是这朱公子一直跟着她,总觉得有些别扭。

    她并不想与谁深交,只想闲暇时写字作画,有人欣赏,有人认可,再有些买卖,当然更好。

    看了一圈,出了翰林书画院,顾今笙这才说:“云雀兄,我府上还有些事,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朱公子抱拳:“重楼弟,后会有期。”并未再邀请她吃茶或干些别的。

    看着她上了停过来的马车,直到她的马车哒哒的消失,他仿若才回过神来,微微的闭了一下眸子,再次睁开,也只能摇摇头,叹口气。

    没想到,重楼弟竟是个女儿身。

    更没想到的是,她已经有了婚配。

    既然是女儿身,又有了婚配,总归男女有防,他能陪她走一路段,已经足够,又怎会邀请她作别的。

    就算提出邀请,她也是不肯的,他也便不会继续作那无趣之人,只是远远的望着,心里生出无数的遗憾来。

    傍晚,太傅府上。

    华歌在回去不久后便钻进自己的药房里研究去了,在苏长离归来之前,结果便出来了。

    虽然是顾小姐交给他的事情,可以说算是一些私事,但本着忠于三爷的原因,这事他还是过去禀报了。

    毕竟,是三爷的未婚妻找他鉴别一些看起来还挺危险的东西。

    苏长离刚沐浴过,坐在自己屋里喝了杯茶,听着华歌在外面喊他:三爷,有事禀报。

    “进来吧。”

    华歌推开那扇檀木门进去,拿出那盒胭脂:“三爷您看,这是今天您未过门的媳妇交给我的,让我拿回来鉴别……”

    “你在哪里见着她了?”他直接先问了另一个话题。

    “哦,在药铺,我出去抓药来着。”他简单的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苏长离了然:“继续说吧。”

    “这盒胭脂里含有少量的盐酸,但如果擦到人的脸上,也足够人受的了。”

    苏长离听这话微微蹙了眉,唤他的贴身护卫:“万青。”

    万青忙走了进来。

    “你去笙儿那边仔细打探清楚了,这盒胭脂是怎么一回事,并把这鉴别的结果告诉她。”

    “是。”万青立刻领命去了。

    苏长离轻揉了一下眉心,华歌见他无话,便退了下去。

    不久之后,万青回来复命,把国安候府里发生的情况说了一下。

    苏长离听完,声音带了些许冰冷:“去把木向晚给我叫过来。”

    稍顷,木向晚高高兴兴的来了,苏长离在客堂等她。

    这么久以来,这还是表哥头一次主动找她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还是清心的打扮了一下,给自己赶紧描了个眉眼,涂了些胭脂。

    “表哥,您找我么。”木向晚难掩喜悦,站在他面前,双眸含羞。

    苏长离便淡淡的扫她一眼:“你昨个去国安候府,给笙儿送胭脂了。”这不是质问,而是肯定。

    “没有呀。”木向晚有些惊讶,之后忙解释:“我昨天刚好出去为姨妈办点事,想着时间尚早,不如拜访一下笙妹妹,但也只坐了一会,说了几句话,便走了。”

    妹妹,我是奉差来的,也要回去回话了……

    昨日,她是说过这样的话的,当时没放在心上。

    “你昨日,是奉了谁的差去找笙儿的?”

    “表哥,你,你在说什么呀?”木向晚有些疑惑。

    “表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瞧他眼神看她的时候冷冷的,心里一喜。

    是顾今笙用了那胭脂了么?然后脸上毁了?

    现在顾今笙差人把这事告诉了表哥?表哥来找她兴师问罪了?

    她是死都不会承认的。

    苏长离瞧着她,她倒是镇定得很。

    抬步,走到她的面前,警告:“从今往后,不许再去找笙儿。”

    “表哥,我做错了什么吗?”她忽然有些害怕,嚅嚅的问。

    苏长离反手便给了她一个巴掌:“滚,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木向晚被打蒙了,脸偏向了一边。

    表哥平日里待人虽是不冷不热的,但多半的时候也是儒雅有礼的,打人,打女人这种事情,他不可能干,更不可能打她这个表妹的。

    木向晚自然是不了解自家表哥的,该打的人,他从来不手软,也不分男女,更不分亲属。他想要护的人,反让自己人差点害了,这岂是小事。

    蒙过,回过神来,木向晚眼泪哗的就流了出来,屈辱的看向苏长离,哽咽:“表哥,你,你打我,我,我又没干什么。”她掩面跑了出去,一路跑一路哭。

    被打了,她是真的很伤心的。

    从小到大,也从未有人打过她。

    即使是来到太傅府上,姨妈也是待她极好的。

    表小姐哭着跑了出去,侍候在外面的奴婢也是面面相觑,没想到三爷竟是对表小姐动了手了。

    这大晚上的,三爷刻意把表小姐叫了过去问话,最后还对表小姐动手,这岂是小事。

    表小姐哭着跑了回去,她到了太傅府上便跟在了太傅夫人,在她的身边侍候,也是甚得太傅夫人的欢喜的。

    太傅夫人的婢女看她哭着跑了回来,便把这事悄悄告诉了她。

    表小姐刚被老三叫了去,现在哭着回来,这中间自然是有问题的。

    太傅夫人也想不明白这中间有何问题,只吩咐悠然:“带我过去看看。”

    悠然应了声,推着她身下的轮椅,带她来到表小姐房间。

    木向晚正扑在床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双肩抖得厉害。

    “晚儿,晚儿。”太傅夫人赶紧过去。

    木向晚听声音就抬了脸,双眸红肿,哽咽着叫声:姨妈……

    夫人瞧她,见她一半的脸蛋红肿,还有一个巴掌印,语气便重了几分:“老三打你了?”除此之外,她想不通谁敢动她,谁又会动她。

    但老三会动她,她更想不通了。

    向晚儿哭着点了头:“表哥把我叫过去,问了我几句话,是关于昨个去国安候府一事的。”她抽噎着,说不下去,扑在床上又哭了起来。

    “去把老三给我叫来,我倒要仔细问一问,为什么要对晚儿下这么重的手。”太傅夫人气过后吩咐下去。

    木向晚便又起了身,抹着眼泪哽咽:“姨妈,您别骂表哥了,不然他又得恨上我了。”

    夫人默了一会,叹口气:“你仔细和我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木向晚继续哭:“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表哥差人把我叫了过去,又问我昨天是不是给今笙小姐送过胭脂没有,我昨个在她那坐了一会便走了,临时过去,也没带什么东西,表哥却是不信,便打了我。”

    “姨妈,都是我的错,我昨天不该去找她的,当时府里的几位小姐都在,便拿表哥打趣了我,今笙小姐应该是听了不太高兴的,对我可能有些误会,然后和表哥说了什么,才会令表哥一块误会了我。”

    太傅夫人听了有些头疼:“这顾家的二小姐,还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以后怎么容得下你。”

    木向晚继续哭。

    看她哭得伤心,夫人也是心疼:“好了好了,别哭了别哭了,眼睛都哭肿了。”夫人拿了帕子给她擦眼泪,是真心疼,叹气:“这老三也真是够了,下手这么重,怎么对女人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呢,白长了一副好皮相了。”

    看她小脸都肿了,这是要气死她么。

    婢女悠然轻声说:“三爷的心都在顾家小姐那儿,所以才对表小姐出了手,夫人您先消消气吧。”

    不消气又能如何!

    第二日,国安候府。

    四小姐的脸肿得厉害,早上换药的时候便见一大片一大片的已经腐烂了。

    看见自己的脸,四小姐又尖声叫了起来,哭了起来:“我不活了,我不想活了。”没有了脸蛋,本就是庶女,日后她要怎么办呀。

    “你们都给我滚,滚。”她冲身边的婢女吼,这个样子,她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婢女忙退了出去。

    “都是今笙,那个贱人,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她呜呜的哭了起来,谢姨娘过来的时候瞧见她还没有丝毫好转的脸,又是心疼又是愤怒的,上前抱住她:“圆姐儿,你别伤心,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

    顾若圆哭:“就算会好起来,也会像云溪那个留下疤的,留下的疤甚至比她更大,姨娘,我不想活了。”

    “你要是真不活了,不是正如了她的意了?你看三小姐那儿,名声又差,脸也毁了,生母也死了,弟弟也被送出了府,她算是孤立无援了轻,可她依然活得好好的,她活着,就是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可以扳倒笙小姐的时机。”

    四小姐抽噎着,不再说不活这样的话。

    “来,把药上了。”

    四小姐哽咽:“可就算把她弄死了,我的脸也恢复不了原貌了。”

    “总会有办法的。”谢姨娘也只能这样安抚她了。

    这边正说着,就见顾今笙主仆进来了。

    她现在来这里,竟也是不让人通报了,好像去她院子里一般了。

    谢姨娘看她一眼,还是行了礼:“笙小姐,您怎么来了。”

    “我来瞧瞧圆妹妹,脸上好些没有。”

    四小姐恨恨的看着她:“你少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顾今笙淡淡的瞧了一眼她的脸,真是相当严重了。

    “圆妹妹,昨个我已出府拿给人看过了,结果已经出来了,那胭脂里确实掺了不该有的东西,说是叫什么盐酸的东西,这罪本该我受的,你代我受了这罪,我是真的很愧疚的,我本是一番好意的,没想到却是好心办成了坏事,眼下我也别无它法了,但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大夫,来医治你。”

    一番话,她说得情真意切,几乎要让人信了。

    顾若圆红着眼瞪着她:“你要真有心,你倒给我把最好的大夫请过来呀。”

    “给我一点时间吧,我一会派人去三爷府上,请三爷身边的大夫过来帮你瞧一瞧,我听说三爷府上有个华大夫甚是神奇,医术了得的很呢,当初周姨娘病的时候,我便曾请了华大夫过来,可惜那些个婢女不相信我的好意,竟是偷偷的把药都倒了,圆妹妹,你不会也信不过我吧?到时候把药也偷偷换了,令自己更加严重了,反又要怪罪于我了。”

    谢姨娘和顾若圆只觉得身上微微发寒,她忽然提这事作甚至?

    证明她的真心实意?还是警告她们什么?

    “好了,圆妹妹你先歇着吧,这几日暂且不用过去请安了,记得这个时候佛经更不能落下了,愿佛主保佑你一切平安吧。”

    说了一番安慰的话,她扭身走了。

    谢姨娘继续给她的脸上药,她则呆呆的坐着。

    顾今笙的话,有几分的真假,她分辨不出来。

    那时,顾今笙出了四小姐的院子,却是迎面遇着了顾云溪,她是与孟田结伴而行的,想必俩人是想来瞧瞧四小姐顾若圆的脸究竟怎么样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自然是隐瞒不住的。

    俩人见今笙也是刚从四小姐这里出来,孟田忙先行了礼:“笙姐姐,您也来看若圆了呀。”

    今笙望她们笑笑:“圆妹妹正伤心着,你们去安慰安慰她吧。”

    “是,我和云溪正这么想呢。”田姐儿一派天真。

    顾今笙便抬步走了,主仆一行回到院里,她和薄叶讲:“你再跑一趟太傅府,去找华大夫,劳烦他帮忙看一下四小姐的脸。”

    她虽待这顾若圆没半分真情,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前世的时候,这顾若圆就是云溪身边一路会咬人的狗,而且是专门咬她这位落魄的嫡出小姐,这一世,她显然是没有机会了。

    吩咐完薄叶,她上了阁楼,继续去作百骏图。

    这些事情,对她并没有丝毫的影响,她的心情上也没有什么多大的波动。

    这一世活着,本就是为了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昨个三爷派了万青前来问话,不知道问过之后,三爷心里会有何想,是信呢,还是不信呢,若是信了,又会如何待这位表小姐。

    摒弃脑中的杂念,这些事情她暂时不想去想。

    这表小姐敢打毁她脸的主意,她不要犯到她手上才好。

    那厢,薄叶也匆匆去了太傅府上了。

    这个时间,三爷早已上朝去了,但薄叶也不是头次来府上了,所以门口的护卫也是认得她的,她点名要找华歌大夫,护卫通报一声,便让她先进去小坐了。

    三爷不在,三爷身边的苏平苏大管家还是在的。

    薄叶小坐了一会,没等来华大夫,倒是等来了太傅夫人的贴身婢女悠然。

    “薄叶,夫人叫你过去一趟。”

    悠然前来通报,薄叶心里疑惑,还是站起来跟着悠然去了。

    本来府里多个人到访是惊动不了太傅夫人的,但有奴婢来报说是看见了顾小姐且身边的婢女来了,在三爷那儿等着,她便动了把人叫过来的心思。

    薄叶跟着悠然匆匆进来,行了礼:“奴婢见过太傅夫人。”

    太傅夫人没让她起来,只是扫了她一眼,冷淡的问:“顾小姐又派你来作甚么?”

    “回府上,奴婢是来请华大夫的。”

    “我们府上的大夫,你们倒用得顺手,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呢。”太傅夫人的话里带了讽刺,这还没成亲呢。

    太傅夫人不满意了呀!

    薄叶心里头微动,垂眸不语。

    “前天晚儿去你们府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夫人又冷不丁的问了句。

    薄叶想了想,这事小姐没有追究,小姐还没有开口说什么,想必小姐是另有打算,她现在也不便说什么,免得说得不好了反给小姐招来不是,便回了太傅夫人:“奴婢不在屋里侍候,奴婢就是个跑腿的,奴婢不知。”

    既然她这么说了,太傅夫人也不疑有她,只是警告的说:“回去转告顾小姐,想进我们太傅府上做儿媳妇,没那么简单,纵然是定了亲,没我的同意,这个门想跨进来也没那么容易,她容不下我们晚儿,我便容她不得。”

    太傅夫人可真是直言不讳,看来是对自家小姐相当的不满意了。

    薄叶看不惯这太傅夫人一副高高在上,谁都配不上她儿子的姿态,不亢不卑的跪在那儿说:“太傅夫人,您口中所骄傲的晚儿是府上的表小姐吗?容奴婢说句,并非我们家小姐容她不得,是表小姐容我家小姐不得,事情究竟如何,夫人您早晚会知道。”

    一个小小的奴婢居然敢用这样硬气的口气与她说话,太傅夫人冷冷的看她,这可是顾今笙教导出来的好奴婢。

    奴婢如此,主子又能好得了。

    “诬蔑晚儿么?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婢女,滚出去吧。”又吩咐下去:“告诉华大夫,他是我们太傅府上的人,不是国安候府的人。”悠然应下。

    薄叶慢慢站起来,太傅夫人显得趾高气昂,还一副瞧不起人的嘴脸,薄叶也就笑了笑:“太傅夫人,您这度量和您的身份真不相符。”说罢这话,她扭身走了。

    太傅夫人气得微微发抖,什么叫她的度量和她的身份不相符?

    这个小小的婢女,敢这样说她,真是气死她了。

    若不是她走得快,非要把她抓来打一顿,让她晓得什么是尊什么是卑。

    自然,薄叶是空手而归的。

    她垂着脑袋来到今笙面前,低声说:“小姐,奴婢没把事情办成。”

    “怎么了?”顾今笙头也不抬的问,还在描绘她的百骏图。

    “小姐,奴婢一进太傅府,便被太傅夫人叫了过去。”她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顾今笙便放下了手里的笔,拿了桌上的茶,慢慢喝了。

    “小姐,奴婢也对太傅夫人说了不该说的话,请小姐责罚。”

    “说什么了?”

    薄叶又把自己当时说的话学了一遍,顾今笙点了头:“说得好,你何错之有。”

    “……”

    “想必太傅夫人是已经知道一些事情了,但知道的并不全面,表小姐在她面前必然也是为自己开脱了一番,说了我不少的坏话,太傅夫人对我本来就不满意,自然会更不满意了,表小姐说什么她都会信,那毕竟是她身边的人,也正常。”

    “既然太傅夫人不让用她府上的人,暂且先这样吧,不用放在心上,下去吧。”

    薄叶默默的退了下去,心里还是不太好受。

    在一旁帮她研墨的袭人暗暗咬了牙:“小姐,这太傅夫人也太霸道了,还蛮不讲理,是非不分。”

    顾今笙站了起来,去窗户边站了一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