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13章 特殊的惩罚
    “瀚哥哥。”芊晨公主猫腰来到太子瀚的身后轻声喊他。

    “你来这儿作甚么。”太子瀚蹙了眉,这是女子来的地方么?

    “瀚哥哥,我就想问问,为什么你没参选四大才子啊。”

    “我需要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才气么?”

    “……”芊晨公主被噎住,瀚哥哥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呛人啊。

    “瀚哥哥,湘君……”

    “你赶紧走了。”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太子瀚就赶人了,芊晨公主暗暗撇了嘴,只好小声说:“那我走了。”

    太子瀚不太想搭理她,本来就没想过弄什么四大才女,是身边的这位苏大人,不知道哪里抽了风,竟要女子也参选进来,不然,哪有她们出风头的机会,站在台上让这么多的人看。

    芊晨公主又猫腰回去了,和湘君小声说:“瀚哥哥说了,他不需要以此证明自己的才气,所以不参选。”

    “……”这话听着怎么像讽刺她们的呢?

    顾今笙噗的笑了,他不需要以此证明自己的才气?搞得自己好清高似的,看湘君神色微淡下来,便知她往心里去了,太子瀚一句话都影响她的心情,看来是对太子瀚动了情了,女人一旦先动了情,男人若不动情,这辈子也就毁了,就和她前世一样,执迷不悟到死。

    顾今笙就笑着说:“人活在这个世上,总得有点追求的,也许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有人追求名利、有人追求财富,有人追求一辈子平平淡淡的生活,不管追求的是什么,总归是为了要让自己过得更快乐,反正在我看来,人活着要是没有半点追求,那这一生算是完了,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岂不是没有半点乐趣了。”

    “你说得真好,太有道理了。”芊晨公主立刻使劲的点了头。

    古音也重重的点头说:“我也认同这话。”

    “……”顾湘君立刻瞪圆了眼,看向站在她们背后的那两个人。

    苏长离和太子瀚走了过来,貌似把今笙的话听完了,太子瀚的脸色不太好看,他不由得看了一眼身边的苏大人,竟是有点咬牙切齿的低声说:“瞧你把她惯成什么样了?没她不敢说的。”

    苏长离低声回他一句:“这叫个性。”

    “……”

    “笙儿,过来一下。”苏长离已朝望过来的顾今笙招手了,她忙起了身,走过去。

    “三爷。”她有点不安,看太子瀚脸色不善,也不知他们把她的话听了多少。

    “恭喜你了。”

    “晚上多准备几个小菜,我们庆祝一下。”

    三爷这是要到她府上来庆祝她被选为四大才女吗?顾今笙压下心里的高兴,忙应:“好啊。”

    “没什么事,早点回去。”

    “好,我这就准备回去了。”

    “三爷我告辞了。”她行一礼,扭身走了。

    太子瀚瞧向顾今笙离开的身影,目光是落在了顾湘君身上。

    这个女人是死的吧?居然不知道过来和他打声招呼?还是她以为自己用面纱遮了脸,他认不出她来了?

    其实,真不是湘君不想和他打招呼,这里这么多人,她过来打招呼,太子瀚要是不给她的脸呢?

    平日里在宫中也没给过她脸,人少的时候看不见,她不计较,在人前太多人了,万一他根本不理她,她很丢脸的。

    所以,她决定假装看不见算了。

    “湘君,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了吧。”今笙已走了过来和她讲这事。

    “嗯。”她应了声,站起来和古音与芊晨公主告辞。

    四位才女就此告辞,顾湘君跟着今笙一块往外走,她们的婢女也立刻迎了上来,随着自家主子离去了。

    她还真的打算假装看不见?

    太子瀚有一瞬间的不敢相信的,在宫里的时候,她哪回看见他不是主动上前打招呼?就算他爱理不理的,她也不敢无视他的。

    现在出了宫,她以为就可以假装看不见他?无视他?

    在苏长离的面前,忽然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的……

    暗暗忍下这口气,她敢无视他,他一会就敢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她该不会以为现在不进宫,他便拿她没办法,也不用惩罚她了?

    且不管太子瀚那些暗戳戳的小心思,顾家的小姐就此离开,两位小姐上了自家的马车。

    由于是结伴而来,顾今笙与湘君便是同乘一辆马车的,奴婢们另合乘一辆马车。

    “湘君,你怎么没过去和太子瀚说话?”

    马车里,今笙还是刻意问了一下这事,照理说,湘君若对太子瀚有情,不会不搭理他的吧?

    湘君叹了口气,有几分无奈的说:“我倒想去说上一句话,但他那个人,架式大着呢,万一当着人的面给我难堪怎么办。”

    太子瀚还能当着人的面给湘君难堪?

    默默的替她不值也不平,悄声问她:“你现在是不是对太子瀚无法自拨了?”

    “自拨倒也谈不上,只不过他已是我命定的那个人,我能怎么办呢。”

    顾今笙倒是想给她想个办法,但她在感情上也曾经是个失败者,并不知道如何讨男人的喜欢,即使是三爷,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三爷就喜欢上她了?

    看她带着无奈的样子,想到她前世的遭遇,顾今笙心疼,和她讲:“来日方才,湘君,你那么聪明,一定会幸福的。”

    她莞尔:“借你吉言。”

    马车哒哒的返回府上,可以说也是累了一天了,顾今笙回去后便吩咐了下去,厨房准备丰富些,晚些三爷会过来吃饭。

    交代完事情,她又沐浴一番。

    四小姐那个时候是早就回去了,回去后便气得趴在了床上一动不动了。

    精心准备了那么久工,期待了那么久,竟然连前五十都没有进去。

    虽然顾今笙可能不知道哪个是她的画,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进前五十,但自己的画自己还是认得的,看了一眼便知道自己的编号是多少位了。

    谢姨娘已经坐在旁边安慰她了:“不就是一个才女吗?有什么好稀罕的,将来成了亲,生了孩子,这些才气一点用处没有。”这当然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了。

    四小姐有些气愤愤的冲她:“你懂什么呀,就算没用,我也想要。”

    “你和我吼有什么用呢,你想要就再多下点功夫吧,以后没准还会有这样的活动呢。”

    “没影的事,谁知道呢。”四小姐把脸埋在臂弯里气得想哭。

    “好了好了,你也别老趴在床上了,既然人家笙小姐拿了才女之名,你该恭喜还是要去恭喜的。”

    “我才不去呢。”

    “你若不去,人家笙小姐指不定怎么想你呢,你现在的处境已经很不好了,快点梳洗一下,我陪你一块过去。”

    谢姨娘劝了她一会,虽说她不想去,可还是禁不住谢姨娘的劝说,只得从床上爬了起来,梳洗一下,把自己的脸拿面纱挡一些,她不想带着这张坑洼的脸出门,更不愿意站在顾今笙的面前,这样会显得她更不好看了。

    ~

    不久之后,在顾今笙沐浴过后,田姐儿、四小姐和谢姨娘、杜姨娘都已经来了。

    大家的来意都是一样的,朝她行过礼,杜姨娘已笑着说:“从今往后,咱们笙小姐便是在全京城的四大才女之一了,这可真是祖上无限的光荣了。”

    这份称赞顾今笙毫不客气,应下:“咱们顾家今日个可是出了两个才女呢,二叔家的湘君都排在了四大才女第一位了。”

    “老天保佑,顾家出了二位才女,从今往后顾家也会越来越好了。”

    四小姐暗暗翻了个白眼,杜姨娘这马屁拍得溜溜的,顾家往后好与不好,与她们是不是才女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个才女,还能发家致富不成。

    谢姨娘这时也忙跟着咐和:“是啊是啊!这顾家的女儿都是好样的。”真是让人想掉头走人,什么好都让这顾今笙给捞着了,明明以前就是个没用的东西,怎么现在忽然就样样都好起来了。

    “诶?不知道四小姐今天排名在第几了?”

    今笙含笑听着,奴婢们上茶侍候。

    “笙姐姐。”就在这时,六少爷顾详云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恭喜笙姐姐,贺喜笙姐姐,荣获京城四大才女。”

    时至今日,这顾详云生得越发的俊了,人长高了些,瞧起来也壮实的不少。

    他一进来便立刻道了贺,声音还带了些稚气,但站在那里的样子俨然就是一个小大人。

    顾详云现在也差不多九岁了。

    今笙瞧他双眸发亮,炯炯有神的样子,笑着问:“你怎么就知道了。”他应该在国子监不是么!

    “笙姐姐,你还不知道么,现在您可是大有名气了,整个国子监都知道顾重楼原来并非男儿,而是位小姐,且是咱们国安候府的小姐,他们对您可是仰慕得不得了,都追着问我您的画呢,一个个求我请您帮他们也作幅字画,签上您的大名,好挂在家里呢,我还没答应呢,这事得先问过笙姐姐了。”

    顾详云竟说现在的顾今笙大有名气,这名气还都传到国子监去了?

    真真的是气死人了,四小姐暗暗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扬名的会是她?她已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她什么都有了。

    顾今笙也是有些意外的,自己竟这么有名气吗?她怎么就不知道呢?

    她含了笑说:“这事缓缓再说,详云,你刚回来,也累了吧,坐这儿。”

    顾今笙让他坐到自己边上来,瞧起来姐弟情深的样子,谢姨娘心里便闹得慌。

    杜姨娘这时也笑着说:“六少爷这大半年来长高了不少,人也越发的俊秀了。”

    六少爷瞧了她一眼,杜姨娘么,说起来还是有些亲戚关系的。

    被人夸赞长相,他略有几分的不自在。

    今笙也跟着笑说夸他:“可不就是么,不出几年的功夫,咱们六少爷也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了。”

    六少爷干笑:“笙姐姐,你也打趣我了。”

    看她们其乐融融的,谢姨娘觉得有些牙疼。

    同是姨娘所出的孩子,以往吧,是对顾云溪言听计从的,现在是对顾详云格外照顾,怎么就对她所出的四小姐这么冷淡不在意呢。

    人家拿胭脂害她,她转手给了自己的圆姐儿。

    谢姨娘越想也是越气,连这顾详云都扬眉吐气起来了,那顾云溪现在入了宫了,想必也是过得春风得意,可在这府里的圆姐儿没有半点立足之地了。

    谢姨娘气归气,一时半会也拿不出办法来。

    看人其乐融融,她心里不太好受,便勉强笑着告辞:“笙小姐,六少爷,杜姨娘,你们先聊着,我回去还有点活要做。”

    “去吧。”顾今笙不甚在意的应。

    “圆姐儿,你要跟我一块回去吗?”谢姨娘又叫了一声站着未动的四小姐,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跟上。

    “姨娘,我跟您一块回去。”四小姐忙应了声,朝顾今笙也打了声招呼:“笙姐姐,我有些累了,先回去歇着了。”

    顾今笙应了一声,瞧她们离去后又看了一眼几乎不存在的孟田。

    田姐儿这个人啊,瞧起来真的是木了些。

    大家一块说话,她总是插不上嘴,有时候,也真不知道该和她聊什么。

    前世的时候她没有和田姐儿在一起过,母亲去逝后,她的状况并不好,姑姑自然也不会把田姐儿交在她手里,但这一世……

    有许多前世不曾见过的人,都出现在了身边。

    芊晨公主、古音……当然,还有三爷……

    几个人说了会话,六少爷也就告辞了。

    杜姨娘也没有久留,跟着六少爷一块走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外走,六少爷走在前头,杜姨娘跟在后头,走到外面的时候她方喊了他:“六少爷。”

    顾详云便停了步,看她一眼。

    “六少爷,看得出来您现在应该是比较开心的,看见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

    六少爷瞧着她,他反而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

    “多谢杜姨娘的关心。”这话到底是说得有些生疏了些,杜姨娘轻咬了唇,俩人虽然也是有着亲戚上的关系,算起来也是表姐弟的关系,但六少爷待她,总不如待笙小姐亲热。

    “杜姨娘,我先回去了,还有许多功课要做的。”

    “六少爷您慢走。”

    他便转身走了,杜姨娘看着他的身影消失。

    她进府也有一段日子了,这段时间顾才华对她一直宠爱有加,也让她敞开了身子生的,但却是一直没有怀上。

    在这府上,没有一个儿子,终究还是不行的。

    笙小姐早晚会出嫁,六少爷对她又冷淡,等到有一天,年老年衰的时候,候爷便不再宠爱她了,那时候,谁会为她撑腰呢,她又能依靠谁呢?

    杜姨娘默默的往回走,有点心烦。

    六少爷同样也匆匆的跑了回去,进门就看见江小树坐在门口打盹,嘴角还流了哈喇子,不但不显难看,瞧起来还有趣极了。

    六少爷便蹑手蹑脚的走到她旁边,对着她耳朵学了大哥平日的声音喊她:“江小树,你敢给爷在这里偷懒。”

    一个声音入耳,江小树显然吓了一跳,蹭的就弹跳起来,待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六少爷而非大少爷时,她也就不如先前那样慌张了,反是嗔怪一句:“六少爷,是你呀。”竟是学坏了,还学起大少爷吓起她来了。

    六少爷看她嘴角还挂着哈喇子,觉得好笑,好在她自己极时感觉到不对劲,拿自己的袖子便往嘴巴上抹了一巴。

    “江小树,你偷懒不会找个隐秘的地方么?大哥要是这个时候回来,不是刚好抓个正着?你准又得挨骂了。”

    江小树忙解释:“六少爷,我没有偷懒的意思,我就是一个人比较无聊,就在这儿坐了一会,然后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无聊啊?六少爷想了想,她一个人在这儿确实无聊,身边没有和她同样大的婢女玩,大哥还不许她到处跑……

    “江小树,既然你平日里这么无聊,不如这样吧,以后我教你认字,你闲时,就把我教你的字都记着了,每天多写写,多练练,怎么样?”

    “真的啊?那太好了。”

    “六少爷,谢谢你。”没想到自己还可以认字了,她现在连自己的名字都还不会写呢,谢过六少爷后又忙说:“六少爷,你可不可以先教我写一下我的名字,我没事的时候先练习一下我的名字怎么写。”

    “可以呀,走吧。”

    江小树立刻拨腿跟着六少爷去了,还是六少爷最好了,还愿意教她认识字。

    两人直接进了客堂,六少爷立刻吩咐自己身边的仆人去拿笔墨过来。

    说教就教,笔墨拿来后,六少爷把江小树三个字工工整整的写了下来。

    “看,这就是你的名字,你在这边写写试一试。”

    “行,我来试试。”江小树搓了一下手,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对,不是这样握笔的,要这样子。”六少爷教了一下她正确握笔的姿势。

    江小树倒也不是笨的,试了几下子,会握笔了。

    “不对,起笔要这样……”六少爷又拿了笔,把江的三个滴写出来。

    江小树跟着学了一遍,倒也把江字写出来了,虽是写得歪歪扭扭,但还是个字。

    小字便容易了些,她很容易跟着会学了,倒是那个树字,看起来复杂了一些,反复练了几次,才算把笔画的顺序给写对了。

    六少爷在一旁夸她:江小树,你看你多聪明呀,这么快就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江小树露出满口小虎牙笑:都是六少爷教的好。

    “六少爷,您的名字怎么写?您也教教我吧。”

    六少爷依了她,把自己的名字顾详云写给了她。

    江小树练了几遍,这几个字也会写了,就是写得难看了些。

    “六少爷,笙小姐的名字如何个写法?”

    提到这个嘛,六少爷便写了顾重楼三个字,和她说:“这是笙姐姐的字,笙姐姐现在可是厉害了,今天荣获了京城四大才女之一,她的字画都传遍了我们国子监,国子监的人无不喜欢。”

    “笙小姐的名气都传到国子监了?这么说笙小姐算是名扬天下了?”

    “要我说嘛,不出几年,笙姐姐一定可以名扬天下,现在算是名扬京城吧。”

    说话之间,两个人写满了几张的纸,江小树把身边人的名字都写了个遍,比如大少爷的护卫林风啊、柳嬷嬷啊、奶娘啊、还有笙小姐身边几个奴婢的名字啊……

    写了半天,手都酸了,她累得不行,只好先说:“六少爷,我明天再练吧,我实在累得不行了。”从未写过这么多的字啊!

    “行,今天就练到这儿,你先玩吧,我去洗澡了。”

    六少爷拨腿走了,江小树就坐下来继续看自己写的字,把上面的名字重新认读了一遍,应该是没有记错的。

    顾燕京进来后看到的便是这一幕,江小树坐在桌前非常认真的在看着什么,连他进来都没有发现。

    顾燕京没有啃声,他走过来瞧了一眼,这鸡爬的字是谁写的?江小树写的?

    再看另一边的写,那字迹倒像是六弟写的。

    “大少爷,您回来了。”江小树正望字望得出神,忽然感觉有个黑影压了过来似的,抬头一看,竟是大少爷回来了,她立刻便站了起来,行礼。

    “你在干什么。”顾燕京站在她的面前,扫着满桌子的纸问。

    “大,大少爷,这……六少爷刚刚回来了,教奴婢写了几个字。”江小树紧张,有些口吃,她一个奴婢是不应该在主子这里练字的,更不应该浪费主子的纸,她知道这些纸非一般的贵,但这些纸真不是她拿的,是六少爷让人拿来的。

    顾燕京倒没有追究她浪费纸的事情,反是盯着她的字问:“这像鸡爬的字是你写的?”

    “是,是奴婢写的。”江小树垂了脑袋。

    鸡爬的字……刚六少爷夸她半天,她还真以为自己写得不错了,没想被大少爷一句话打回原形。

    写了这么多人的名字……

    顾燕京微微蹙了眉:“把爷的名字写出来看看。”

    “奴婢,奴婢不会。”她刚才就没想过学她的名字。

    “不会吗?你给爷看好了,爷只写一遍,你照着写,今晚写上一千遍,写不完,不许吃饭。”

    江小树瞪圆了眼睁,死死盯着他握笔的手。

    顾燕京,三个大字写得张牙舞爪……

    江小树忙说:“大少爷,您能不能把笔画写清楚一点?字太草了,奴婢看不明白。”

    嫌他写得草……

    顾燕京勉强忍了下来,耐着性子又写了一遍,把自己的名字写得工整一些,一笔一画,便于她模仿。

    写完,搁下手里的笔,再次对她说:“一千遍,一个字不许少,写完送过来,我会检查的。”

    “是。”江小树忙应了下来,顾燕京扬长而去了。

    江小树重新坐下来,垂着脑袋,拿起发酸的手,继续写。

    一千字,对于初学写字的她来说,是非常吃力的。

    一笔一画,写到最后,感觉手腕都不是自己的了。

    不过,不得不说,顾燕京这三个字是越写越好了。

    六少爷沐浴过后出来时,看见她还在写字。

    “江小树,你不是说累了吗?怎么还在写。”

    江小树看是六少爷过来了,便哭丧了脸:“六少爷,大少爷让我写够一千遍才行。”

    六少爷瞧了一眼她写的字,都是大哥的名字啊!

    既然是大哥让写的,他能说什么呢,只好安慰她句:“果然写字这种事还是要靠多写多练的,你看大哥的名字,你写得最好了,你继续,我去看会书了。”

    “……”江小树看他离开,认命的继续写。

    一千遍,三个字,那就是三千字……

    终于把顾燕京三个字写好后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江小树握着发酸的手揉了揉,站了起来,捧着自己的字去找顾燕京。

    “大少爷,奴婢写完了。”江小树在外面喊,没人应她。

    “大少爷。”江小树直接推门进去了,反正他也不是头次进大少爷的屋,他的屋现在都归她收拾。

    “大少爷。”江小树捧着写好的字进去,却见顾燕京正赤着个身子站在房里。

    他刚去了次间沐浴过,沐浴后便从次间来到自己室内了。

    次间和室内是相通的……

    他自然是听见江小树的声音了,就是懒得搭理她。

    这该死的小婢女,是真没把他放在里了,连别的婢女的名字都写了个遍,就是不写他的名字,所以才罚她写一千遍他的名字。

    江小树忽然就闯进来了,他头都没有回,立刻就取了衣裳往身上穿了。

    这该死的奴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规矩的,他不答应,她竟然敢进来。

    江小树站在那里没动,她是吓了一跳。

    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男人光着身子呢。

    刚才只看了一眼,还是个赤着的背影,但还够刺眼的了,一时之间晃得眼都没移开。

    顾燕京已经迅速扰了衣裳,系了腰带。

    刚沐浴过的人头发肆意散开,整个人仿若艳光四射般,透着股子让人移不开眸子的魔力。

    “大胆,你还敢看。”顾燕京知道这是一个大胆的婢女,但没想到她竟是大胆到眼睛都不眨一下。

    江小树听他声音有些严厉,便垂了眸:“大少爷,奴婢什么也没看见,这是奴婢写的字,请您过目。”

    顾燕京便走了过来,坐下,接了她手里的字,过目了一遍,自然不会细数会不会有一千遍,他看了一遍后说:“既然你这么想写字,以后每天至少写够三千字,写不够不许吃饭,你现在就去笙儿那找些字拿来临摹。”

    “哦……”

    “哦什么哦,现在就去。”

    “是,奴婢这就去。”江小树立刻拨腿往外跑。

    本来让学写字应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现在变成了惩罚,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江小树匆匆跑去找顾今笙,她过去的时候就见苏大人也在了,但大少爷吩咐的事情还是要做的,便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奴婢见过笙小姐,奴婢见过大人。”

    “笙小姐,奴婢奉大少爷之命前来找笙小姐取些字回去临摹。”

    “谁临摹?”顾今笙询问一句。

    江小树有点不大好意思,但还是说了:“大少爷罚奴婢每日要临摹三千字。”

    顾今笙了然,吩咐下去:“紫衣,你去我房里拿些字给她,让她带回去。”

    紫衣应下,江小树便谢过她,跟着紫衣出去了。

    待江小树走后,顾今笙和苏长离说:“大哥惩罚人的方式真奇怪,你说这是惩罚吗?我怎么感觉是为了让江小树多识些字呢?”

    “你大哥的思维有异于常人。”

    “……”顾今笙一下子没听出来这是好话还是坏话,但这也不重要,她现在倒是更关心另一件事情,不由得要朝他打听一二:“三爷,我怎么觉得太子瀚待湘君的态度不是很好呢。”

    “人家的事,甭管。”

    “你给爷做的鞋呢,到现在还没做好一双?”

    都这么久了,她不提鞋的事,莫是不是整日作画给忘记了吧?他不能不问一问。

    今笙还真没忘记,既然答应了,再忙也会抽空做的。

    白天没空,晚上熬了几夜,也就做成一双了,三爷现在问起这事,她忙说:“已经做好了,我去拿给你看。”她起身要去拿鞋,苏长离便跟着她一块去了。

    鞋子放在她屋里的柜子里,她找出靴子,黑色的短鞋口、做工精细,双梁,配以花纹,秀长而不失阳刚之气。?

    顾今笙把鞋子拿到他面前说:“三爷,这个时候穿应该刚好,等天稍凉一些,我给三爷多做几双棉靴,保暖。”  苏长离接了鞋子瞧了瞧,还是比较满意的,看得出来是用过心了。

    “三爷,您先试一试,看看合脚不,要不是合适,再改。”

    这倒也是,苏长离便坐了下来把一双新鞋子穿上了,他站起来试了两步,合脚,没什么不妥,便说句:“笙儿果然是心灵手巧,样样都做得好。”

    今笙抿唇,前世的时候她可真的是样样都不会,所以这一世,她便下足了功夫。

    这样的三爷,也应该是一个十分优异的女子才配得上他的吧。

    她也总不想让人小瞧了去。

    “小姐,可以用膳了。”外面传来奴婢喊她的声音,虽不是想打扰,但饭菜已做出来,若是搁久了凉了反而不好吃了。

    “来了。”她应了一声,苏长离直接穿着新鞋子跟她一块去了。

    听说,这双鞋子苏大人后来穿了好久好久……

    这事之后,又过了几日。

    古音小姐那日午后忽然前来拜访,虽是来得忽然,今笙还是高兴的请她坐了下来,茶水果盘甜点的端上来后,俩人便坐下来一块聊了起来。

    明明也只是才见过一次,倒仿若像是老朋友一样,兴许是因为两个人都健谈的原因吧。

    古音一边吃了茶水一边和她讲着:“早就想来拜访你了,又怕打扰到你,我在府是实在也是闷得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即使有说话的人,也与我说不上什么话。”

    今笙含笑:“我现在府上也是闲着的时候多,古音闲时随时来找我便是。”

    “真的?不会打扰到你作画?”

    “不会,作画只是闲着玩玩。”她又不可能天天都埋在画里,除了字画,她还有许多别的事情可以做的。

    聊天,当然也是其中之一。

    “那真是太好了,改天我们就结伴出游,到处玩一玩。”

    “要是能邀上京城四美就更完美了。”

    “京城四美?”今笙有些疑惑。

    “就是四大才女呀,让我说呀,应该是四大美人。”所以她才称为京城四美。

    今笙便噗的笑了,还古音还真是有趣得很,夸起自己来毫不尴尬。

    古音是一位性格外放的女子,虽然瞧起来有种柔弱的美,骨子里好像还散发出一种女人的妖媚,但她性格率真又大胆。顾今笙有些好奇这样的女子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便询问了她:“古音,你老家是哪的?”

    提到这个,古音眸色微暗,似有些伤感,叹了口气,才说:“不提也罢,我现在已没有家了。”

    “啊……”今笙有些惊讶,没有家?是说没有亲人了吗?

    古音又说:“我母亲是远嫁,逝得早,父亲在数月前逝了,只剩下我一个,不得不前来投奔舅舅家,舅舅虽说待我不错,表哥也对我很好,但总归是人在屋檐下的。”那份伤感和孤独不言而喻。

    对于弱者,人都是习惯性的给予同情的,这一点顾今笙也有,何况两个人这么投缘,又都是四美,竟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了。只是许久以后她才知道,古音今日说所的虽都是真话,但有一件事情她却隐瞒了,她父亲之死,与三爷有关,她的接近,也仅是为了三爷。

    她的出现,让她的生活有了更多的波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