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19章 回府
    给三天的时间筹一万两黄金,这说明三天之内,笙儿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坐在书房,苏长离靠在圈椅上合上眸子,他要好好捋一捋,是谁绑走了笙儿。

    时间慢慢过去,已是入夜了。

    这一夜,不论对谁来说,都是一个极致难熬之夜。

    国安候府那边也封锁了笙儿不曾回府的消息……

    与此同时,被抓过去的几位主仆终于也抗不住了,坐在笼里你靠着我,我靠着你,合着眼,睡了。

    洞中并非完全黑暗,还有一丝烛火点燃,照亮这里的一切。

    古音也便靠在一个角落里,看着这几些个沉沉睡去的人。

    真的是一位很特别的女子,连身的奴婢都很不一样,在这样的环境里竟然可以真的睡得着,她就不会害怕么?

    古音默默的闭了眼,四周安静得只有她们沉睡的呼吸声了。

    第二日。

    由于在洞里,也看不见外面的天色,并不知道是天黑还是天亮,今笙醒了过来,便瞧见古音正睁着眼看她。

    忽然对上她的眸子,古音似乎吓了一跳,很快笑了笑:“你醒了。”

    今笙正和薄叶靠在一块睡觉,她醒了,薄叶也很快醒了,她是一个很警惕的人。

    “古音,你一夜都没睡吗?”今笙悄然挪到她旁边问。

    “睡了一会。”

    “你别害怕,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古音轻声问她:“你哪来的自信会觉得我们一定会没事?”

    今笙低笑:“如果时刻想着我们一定会死,我们恐怕连个好觉都睡不安稳。”既然还不知道结果,不如往好的方面想一想啊!

    古音发现她是一个心里想得很美的姑娘,总是往好的方向想……

    古音望着她,淡淡的笑笑,担忧的说:“我们一夜未归,家里估计要担心死了。”

    “嗯。”今笙也这么觉得,哥哥知道后一定急坏了。

    三爷也会着急的吧!

    古音又担忧的说:“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们一夜未归,对我们的名声恐怕也不太好,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我们。”

    这个问题今笙也考虑过,她默了一会,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了。”命都快没了,还管什么名声,她现在只要活着出去就好,而且,现在所有的希望,好像都寄托在了旁人的身上,她却是没有一点自救的办法。

    看这个铁笼,还被上了把锁,现在连锁都没有办法打开,即使是打开了锁,还不一定能跑出去,那边有几个人轮流看守着她们,一个个手里拿着刀,除了薄叶,她们全是手无缚鸡之力。

    “吃饭了。”有个粗壮的汉子朝她们走了过来,手里拎了个篮子,里面装了碗清淡的粥,放在了铁笼门前,那里有个小门,仅够放只手出来把碗拿进去罢了。

    放下了送来的饭,那粗壮的汉子转身走了,到了外面,不远处有个桌子,有两个人晚上在此值夜,一边喝着小酒,这会是到了换班的时间了,便有人前来和他们交换了班次,那两个人打着哈欠走了。

    薄叶这时把粥拿了进来,小声说:“奴婢瞧瞧会不会有毒啊什么的?”她拿了自己的发簪,擦干净,在粥里试一试,见银簪没变色。

    “小姐,应该可以吃的,没有不干净的东西。”

    今笙盛了一碗粥,转身先给了古音了。

    “古音,吃碗粥吧。”

    “我吃不下。”古音摇了头,靠坐在那里显得有些疲惫的样子。

    今笙小声和她说:“吃不下也得吃的,万一有机会我们逃跑的话,你就没体力了。”

    古音瞧了一眼铁门,笑了一下:“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逃出去吗?”

    “逃不逃得出去,先吃了再说,总不能饿着肚子吧?饿着肚子等死会很难受的诶。”

    不知是不是被她的乐观感染,古音打起了些精神,接了碗:“真是服了你,还有心情吃得下。”

    今笙心里苦笑,吃不下又如何?她可不想还没被救出之前就饿得两眼昏花,更不想当有机会逃跑的时候,却因为饿得发晕拖了后腿,跑不动了。

    两位小姐都吃了,婢女也跟着各自喝了一碗粥。

    昨天被抓过来后就没吃上东西,到现在才给喝一碗粥,哪能管饱?还是很饿的,但也只能忍着了。

    人家给的饿量,就是饿不死就成,哪里会让她们吃饱。

    吃过喝过,昨天又一天没小解了,今笙看了看那边刚换班过来的两个人,这俩人明显精神不错的啊!在一旁谈笑着,喝着小酒。

    “古音,你内急吗?”今笙问她。

    古音看她一眼,还真是内急了,毕竟在这里憋了一夜了,刚一碗粥下去,就显得急了些,她只能默默点了头。

    “薄叶,和她们讲,咱们内急。”今笙吩咐,又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喂,几位大哥,能否给我们行个方便,我们内急。”薄叶嗓门大,立刻传了过去。

    那边正坐着吃酒的两人探了脑袋看过来。

    “快点,忍不住了。”

    有人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瞧了一眼笼里的几个女子,都是没有招架之力的女子,谅她们也跑不了,就是跑得了,也跑不出去。

    “麻烦。”那人嘴里一边嚷嚷着,一边还是给开了锁,放她们出去。

    “快点,这边。”那两个看守她们的男人把她们往外领。

    外面果然是已经天色大亮,又过了一夜了。

    “就去那边,快点。”

    出了这个洞外面就是不平的山路,路两边是野草丛生,两个壮汉直接避了身,丝毫没有要看她们或者对她们非礼之意。

    几个人去了那边,找了个地方先解决了内急,也各自暗暗打量四周,遍地的野草,看不见人烟,她们人多,又都是女子,想全部跑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块出跑太容易引人注目了,还会惹怒了对方,可能还没跑上几步就立刻让对方追上了,要是惹得对方先动了刀就麻烦了。

    大家解决了内急,也就站了起来。

    那两个人虽是没有看过来,却是一直在催。

    “快点,好了没有,快点啊。”

    见几个女子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又忙把她们往里面赶。

    太傅府上。

    苏长离依旧坐在书房,手里抄着一份佛经,旁边堆满了纸卷。

    似乎只有这样子,才能静下心来。

    “三爷。”萧凌匆匆走了进来。

    “三爷,已查清楚了,那位古音小姐,她的母亲原是朱府的小姐,后来远嫁了,说是嫁给了一个什么跑江湖的,当时和朱府上闹得并不愉快,她远嫁没多久生下古音小姐后就去逝了,几个月前古音小姐的父亲也去逝了,这古音小姐便投奔到朱府上来了。”

    萧凌递上一份查来的资料,苏长离瞧了一眼。

    “如果她父亲的身份属实,真的只是一位跑江湖的,与她母亲成亲后就过起了农夫生活,她是如何被培养成才的。”

    萧凌听出他话中之意,三爷怀疑这古音小姐来历不明,参与了绑架顾小姐一案:“三爷,朱府那边也收到了同信的信,要黄金万两呢。”

    “所以,她做事还算周全。”

    “……”三爷的脑洞,一般人不能理解,有哪条证据可以证明古音小姐有古怪?

    “传万青过来。”

    “是。”萧凌出去,片刻,万青被传了进来。

    “把这封信,立刻送到青龙会去了,你和梅风一块前往。”是要他们之间有个照应。

    “是。”万青应声,接过信,立时去了。

    万青前脚离去,顾燕京人也找过来了。

    他直接推门进来,来到他面前问:“还没有笙儿的消息么?”

    由此一问,看来他也一样了。

    苏长离点了头:“还没有消息。”

    顾燕京坐了下来:“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敢绑架了笙儿,一定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笙儿的事情不宜张扬,等查清楚了,我来处理便是了。”

    “你查清楚了?”

    “暂时还不清楚,十有八九和青龙会有关。”

    “青龙会?”

    苏长离闭了一下眼,整理了一下思绪。

    “这事说来话长,要从你们府上的周姨娘和周运说起,在笙儿上次前去祈福之时,便曾遇着了一次刺杀。”他把当时的情形说了一下。

    “这次绑架笙儿,要万两黄金只是个幌子,也许真正想要的是我的命。”他弄死了人家的二当家,人家这是寻仇来了,不然,也不会把信直接送他府上了,而是送国安候府去了,就这一个步骤上的差池,便是最大的疏漏之处,若不然,他也只当一般绑架去猜想了。

    顾燕京望了他一会:“若是这样子,到时肯定会派人给你送信,由你亲自把黄金送到指定的地方,他们的人埋伏在四周,趁机射杀了你。”

    “不错。”

    “到时候由我代你出面去。”

    “要你冒这样的险,笙儿知道了还不得怨死我。”

    “我是武将,这种事情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话是如此,真有无数的埋伏在暗处,无数的箭对着他,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跑得了,但笙儿是他妹妹,他是一定要救的。

    “你不觉得我们的体型不太一样?以假乱真有些困难?”

    “倒也是,我比你壮实多了……”

    “……”

    苏长离望他冷笑笑,他不是不壮实,他只是看起来比他稍微清瘦了些,顾燕京属于粗犷的体型,毕竟他是武将,整天都在舞刀弄枪,他没他这么痴迷罢了。

    “放心吧,笙儿不会有事的,我已派人送了信过去,他们不敢少了笙儿一根头发。”

    ~

    苏长离派出的那封信倒是很快就被送到青龙会了。

    接到这封信的青龙会的大当家黑着脸坐在座上,看完手里的信。

    信上面写着:各位青龙会的小贼,苏某人的未婚妻暂住在你们这几天,你们最好给她好吃的好喝的供好了,若是笙儿回来后少了一根头发,或者饿瘦一些,老子把你们青龙会的窝全端了都是小事。

    苏长离留笔!

    “岂有此理,这苏长离是故意要和我青龙会过不去吗?我几时见过他的未婚妻了。”

    说了这话,忽然又会过意来,怒问:“说,是不是你们中间有人又绑了他的未婚妻了?”

    下面的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站在他面前的都是他亲近的人,平日里大家都是坦诚相见,并不戴面具的。

    大家摇头:“没有,我没有。”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信,这苏长离是想找个借口要把我们青龙会给干了。”

    下面数十个兄弟拿着信来回传过来传过去,挨个看了一遍。

    其中有一位忽然就上了前,说:“大当家的,其实,是小姐做的。”

    “什么?”

    “自从二当家的惨死后,小姐就一心想为二当家的报仇。”

    这事大当家的是知道的,但没允许她去找苏长离报仇,也是怕她去送死。

    大当家的不允许,但她私下里带了些人。

    二当家的活着的时候还是有些兄弟与他亲近的,他惨死了,还是有些人为此悲伤的,后来二当家的女儿提议了为父亲报仇一事,为二当家的悲伤的人自然就听她的了。

    大当家的不同意,那就偷着来了。

    所以这事,大当家的是真的不知道了。

    现在听下面的人一讲,他也是气得直叫:“糊涂,与朝中大官员作对,对我们青龙有什么好处?”倒不是他不想为二当家的报仇,只是遇上更狠的人物,不认怂不行,难不成真的葬送整个青龙会?

    现在人家的信都送到门上来了,笃定了人就在他们手中,不承认都不行。

    何况,还真是他们的人干的。

    不把人安全送回去,他几乎可以预见,不久之后,青龙会就会被血洗了。

    青龙再怎么高手如云,但想想二当家的死,还是不寒而栗,那位苏大人,也不好惹啊!

    干他们这一行的,打打杀杀,不是你死,便是我活,这就是常态了。

    每一个加入到青龙的人,都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被人报复,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

    遇上了狠的,除了认栽,还能如何?

    你弄了人家,人家报复过来,天经地义之事。

    若不服气,自然也可以继续报复回去。

    ~

    洞中……

    几个人在这并不大的空间里坐了大半天了,饭也没有吃饱,那边的两个人倒是小酒小菜的没断过,还玩起了猜拳,倒是兴致不错。

    古音靠在角落里继续坐着,今笙则是站了一会,来回走了几步,活动一下身子骨。

    薄叶则是锁着眉头盯着那只铁锁发呆,她在想怎么才能把这锁打开,她刚偷偷的试过几次了,还是打不开。

    袭人紫衣饿得不行,那点粥根本不够用啊,哪这样饿过,反正也出不去,两个人靠一块歇着了。

    古音的一个婢女也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大家的情绪正常,没有表现出太害怕的样子来,都老老实实的待着。

    忽然,有人朝这里走了过来。

    “老大。”不远处坐着喝酒的那两个人忽然就站了起来,一瞧来人,忙是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那两个人的脸上都被他们口中的老大各掴了一个巴掌来,一下子把脸打偏了。

    “混帐,谁许你们擅自行动的?回去之后帮规处置,现在立刻把人放了。”

    两人懵了一下,略有不甘:“老大,二当家的死不能不报……”

    “我再说一次,把人放了。”

    到底是老大,在他的震慑下,那人虽是不甘,还是走了过来,把铁笼的门打开了。

    “顾小姐,这纯属误会一场,您请,我这就送您回去。”

    今笙瞧了一眼那个铁面的男子,看他们的对话,想来便是他们的老大了。

    什么二当家的死不能不报,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暂时压下心里的疑惑,既然人家要放她,她自然是要离开的。

    她从里面走了出来,婢女们也忙跟着她往外走。

    “笙小姐,请。”

    沿着来时的路,她们一行人往外走,那铁面男人护送她们离去,还是来时那条路,就见有船候在那里,且是无数的船。

    那铁面的男人脚步微顿了片刻,似乎有些许的意外。

    在接到苏长离的信不久后,他便跟着属下秘密而来了,当时湖面上也并未看见有什么船,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功夫,湖面上竟是多了这么多的船。

    顾燕京和苏长离就在其中的一艘船上站着,看到从某一处走来的人,他们的船靠近了些。

    “笙儿,过来。”顾燕京喊她。

    顾今笙立刻快步走了过来,上了踏板,来到船上。

    其余的人也跟着上了船。

    “哥,三爷。”

    “你们先走,这里我来处理。”顾燕京交代了一句,他已飞身而起,去了铁面男人那边去了,同时,腰上的佩剑也拨了出来。

    胆敢绑架他的妹子,可不是把人放了就可以随便了结的事情。

    那铁面男人立刻躲了一下:“都统大人,您要是把我杀了,恐怕您再无安宁之日。”

    顾燕京冷笑:“你在威胁我么?”

    “都统大人,这件事情都是下面的人擅自行动,回去之后我必会严加惩罚。”

    “你觉得我会信你么。”

    “青龙若想与官府作对,便不会放了令妹了。”

    “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我姑且信你一次,凡参与此事的当事人,想必都是不服你管教之人,留下也是祸害,立地正法吧。”

    “大人说得是。”

    看不清那铁面人的脸,更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他转身却是极快,转身之时,身上剑已拨出,刺透身边两个人,就是之前在这里轮流看守的那两个人。

    不给对方一个交代,他们怎么可能会罢休呢。

    为了一个人,令整个青龙陷入危机,这是不行的。

    眼前的这位大人,与之前离开的那位大人,并非他能惹得起的人,从二当家的被杀后,他心里就有了数,却不曾想,属下的人竟是敢擅自行动去报什么仇,去抓人家的未婚妻拿来威胁。

    他前脚刚到了这里,人家后面已经安排好了人马过来,说明他这个大当家的行动已经在这些人的掌控之中了,若不杀一二两个人给予警告,也是给予这位都统大人泄愤,这事恐怕难以私了。

    ~

    那时,苏长离的船渐渐远离。

    “受惊了吧。”苏长离虚揽了她一下,让她进舱里说话。

    进了舱里,今笙解释一句:“三爷,他们没把我怎么样。”

    “……”

    “他们就是把我们关在一个大铁笼里,早上给了一碗粥,就没搭理过我们。”

    苏长离是知道她的意思的,一群年纪貌美的姑娘让一帮男人抓着了,通常情况下,怎么可能会不把人怎么样,多半会先奸……

    “没事就好,我带了些吃的,还有月饼,你先吃点。”

    今笙是真的有些饿了,她看了一眼面前摆放的点心:“三爷,把她们也叫进来一块吃些吧,她们跟着我饱受惊吓,一定也饿坏了。”

    “……”

    “嗯,你叫她们进来一块吃吧,我先到外面看看。”他站了起来,出去了。

    今笙忙叫了自己的婢女和古音进来,劫后余生,袭人紫衣和薄叶是非常高兴的,这会自家小姐叫她们进来吃东西,一看见吃的,本就饿了,这会就更饿了。

    “古音,你也坐着一块吃些吧。”今笙招呼她,从被抓后,她就显得很安静,话也不多。

    听见今笙的招呼,她这才坐了下来,喝了些水。

    “让你婢女也坐下来一块吃吧。”

    “……”古音看了一眼她面前的婢女,真是毫无尊卑,竟是同席而吃。

    古音看了一眼旁边的婢女:“石榴,你也过来坐下一块吃些吧。”

    石榴十八,相貌端庄,生得壮实。

    听见喊她,她还是忙说:“小姐,奴婢不饿。”奴婢再饿,也不能和小姐同席的吧,她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奴婢可以坐下来,小姐喊一声,那是小姐心底善良,客气,虽是不拿你当外人看,但也不能真坐啊!

    既然她不坐,古音也就作罢了。

    今笙知道她尊卑观念强烈,不敢在主子面前坐下。

    她与自己的婢女前世的时候是生死相随了,这一世才会特别的恩待她们,因为她的这份恩待,久了,她们胆也大了,她让坐,她们自然是会坐下的,不会再拘谨,也是打心底把她当成自己人的。

    “石榴,你吃块月饼吧。”今笙还是拿了一块月饼递给她。

    她看起来壮实,平时应该饭量很大,早上才吃一碗粥,怎么可能会不饿,她都觉得饿了。

    石榴看了看她,怎么会有主子这么关心下人?下人在主子面前吃东西,总归是不成体统的。

    “让你吃,你就吃吧。”古音在一旁说。

    “谢顾小姐。”她接了,道了谢。

    “这边有水,渴了再喝些水。”今笙和她又说了声,这才坐下来吃了块月饼,喝了口水。

    石榴慢慢咬了一口月饼,酥软得令人都舍不得咬第二口了,甚怕吃完便没有了。

    上次小姐虽是做了许多的月饼,但都是送与旁人吃的,哪轮得着她一个婢女吃上一口。刚才顾小姐送她的月饼,只咬一口便知,都是上好的月饼,奴婢们平日里哪里吃得上一口,但瞧她的这些婢女们,吃起来一点不客气,好像吃馒头一样。

    做顾小姐的婢女,可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古音也慢慢的咬了一口月饼,大家心思各异。

    大家吃了一会,喝了些茶,饥饿的感觉总算没了。

    今笙想着三爷人还在外面,便站了起来,去外面看看,想和他说句话。

    “三爷。”

    听见有声音,他已转了身。

    “笙儿,吃饱了?”他问了声,伸手在她唇边擦了一下,还有残渣留在嘴角上她都不知道。

    “三爷,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他伸手揽过她往自己怀里靠,和她说:“回去慢慢和你说。”

    今笙仰着脸看他,被他抱着,她没再抗拒,反而觉得分外的安心:“三爷,你是不是一夜没睡觉?我看你眼圈都黑了。”

    “……”他确实一夜没睡,她让人绑了,他睡得着么。

    他轻轻点了下头:“看你倒是睡得挺好的。”眼圈并没有黑,精神也不错的样子,忽然有些怀疑,她真让人绑过一回?

    今笙忙点头:“我真的睡得挺香的,头一次睡这么香。”

    “……”

    “我是觉得吧,如果不好好睡觉,不保存些体力的话,万一有机会可以逃跑,反而因为没睡好觉没吃饱饭,而拖了大家的后腿。”所以她刻意让自己放松下来睡了一会,还吃了一碗粥。

    “你想逃跑?”苏长离问了她。

    “嗯,当然想啊,不过也没有逃成功。”她把吃过粥后大家集体去内急的事说了一下。

    听她说话,苏长离反问:“你不觉得这些人太好说话了吗?”

    “可能是怕我们把他们的地方弄脏了吧。”不给内急,难不成尿在他们笼里?或者拉在里面?

    “……”她竟是这样想的……

    “那些人对你们这些年纪貌美的姑娘没动一点歪心思,你不觉得不正常吗?”

    “你什么意思啊?”顾今笙忽然就推开了他。

    “是不是怀疑我说谎,以为我们都被人家轻薄了?”说到这事,顾今笙心里是很不舒服的,她真的没被人家轻薄,但从那些人手里走一圈回来,说给外人听,外人恐怕也不相信,三爷不信也正常,但她就是觉得难受。

    “……”真的没这样想,但没想到笙儿竟这样理解他的意思。

    他只是想把她的思路引到另一件事情上,令她怀疑一下古音的身份。

    他还没有证据能证明古音是那个内应,是青龙会的人,但从今笙的话里来听,处处透着古怪。

    照着常理推测,该发生的事情一件没发生过。

    看今笙如常,他便知道什么也没发生过,除了受些惊吓,可能一切如常。

    ~

    此时,看她有些愤怒,是愤怒。

    苏长离反是忍俊不禁:“笙儿,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一夜未归的事情府上都已经安排好了,朱府上也打过招呼了,就说又跟着古音小姐一块去了趟皇家寺院,住了一晚,到时大家说一致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哦。”没想到都给她把后善好了。

    “可你刚才那样说,是什么意思?”

    那些人没对她们动歪心思,他还觉得不正常了。

    是不是非要她们被轻薄了,他才觉得正常,高兴啊!

    这种人的想法,才真让人无语,气愤。

    顾今笙不会和他那样深想,更不会去想古音有什么问题,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看起来和她没有任何的不同。

    两人认识的时间虽是不久,却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苏长离看着渐靠岸的船:“回去再和你说。”

    今笙抿唇不语,她肯定要听听他怎么解释这话。

    本来还很感激他跟哥哥一块来营救自己,现在让他弄得满心不悦。

    ~

    船靠到了岸边,今笙跟着苏长离一块踩着脚踏板上了岸。

    “你们把古小姐安全送到府上去。”苏长离和他身边的人吩咐下去。

    “谢大人。”古音行了一礼,苏长离扶了今笙去上了另一辆马车。

    大家就此分另,各自回府。

    苏长离把人送到府上,一块来到客堂小坐,今笙和他说:“三爷,我想先沐浴。”她在外面待了一天,现在也是一身的风尘,头发都觉得全是尘土了。

    “去吧。”他答应了。

    今笙便转身回去,奴婢们侍候上水,她花了一点时间沐浴。

    实在也是疲惫了,靠在桶边,她闭了闭眼。

    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

    知道三爷等着,她也没用太久的时间,搓了一下身子,洗过头发,婢女们帮着给擦干了。

    奶娘在一旁侍候她,她是奶娘带大的,侍候她也是常事了。

    奶娘给她拿了件青衣罩体,素腰一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着,无端的就生出娇眉来,奶娘笑盈盈的看着,自家小姐一年年的长大,现在是真的是快要长成一个成熟的女子了。

    “小姐,您慢着点。”她正准备回自己的闺房。

    她是在次间沐浴的,去闺房直接由通着的门便可步入。

    回到闺房,她从床上拿起已为她找出来的衣裳,亵衣裤,还有肚兜,一件一件的穿上,当穿上肚兜的时候她想了想,想起上次被三爷揉了好一会,现在好像不疼了。

    暗暗脸红了一会,三爷不要脸,她可不能由着他胡来。

    她并不是一个小脚的女子,等穿到最后,她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脚看了一会。

    三爷上次说,她的脚挺好看的。

    三爷都说好了,她也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她不是没见过小姐,都包得扭曲了,瞧着都吓人,究竟有什么好看的?简直是对人身心灵一种具大的摧残,对女人的压迫。

    这种话,前世的时候她在儿时也曾大胆直言过,在旁人听来多半是惊世骇俗的,不许她乱说的。

    这一世,她自然也是不会说了,但这样的想法是没有变的。

    “小姐,三爷让问问,您好了没有。”

    也没等多久,就等不及了,真是没耐心……

    “好了,请三爷过来吧。”她答应了一声,迅速穿了自己的鞋子。

    过了一会,三爷就进来了。

    今笙坐着喝茶,也没和以往那样见他非要起身行礼。

    苏长离看了看她,刚沐浴过的女孩,看着总是不遮雾绕,娇意荡漾,就连举杯喝茶的一个动作,都像是在刻意的勾引。

    “三爷,你不是说回来和我说吗?”今笙放下茶杯喊他,进来不说话,盯着她作甚么?

    苏长离便来到她身边,忽然就低了身,从身后把她给抱在怀里了,也不顾她的秀发还没有干,会不会弄湿他的衣裳。

    “三爷。”她低呼一声,因为整个人直接被他包了起来,她落坐在他怀里去了。

    “和我说说,你们是怎么遇到袭击的?”

    “三爷,你放我下来,我再说。”

    “先说。”

    “你看我头发都把你衣裳弄湿了,你一会怎么出去?”这样湿着出去,一看就知道他们在一块做不该做的事情了。

    苏长离看了看自己胸前湿了的一片。

    刚才进来便瞧她坐这儿,刚沐浴过的人儿如同出水的芙蓉。

    是他忍不住想要亲近她一些,再多亲近一些。

    暗暗叹口气,也只能罢了。

    “没事,一会就干了。”自然凉干,也不是太湿。

    今笙轻哼了一声,还是从他腿上跳了下来,坐到一旁去了。

    那天的事情,她自然也是要说的,可事实上,她什么也不知道,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天,她正和古音取景作画,船上便忽然来人了,根本没有防备,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等发现的时候她们的船已经不受控制,很快被那些人划走了,到了一个地方,她们全被赶了过去。

    今笙把当时的情形说了一下,问他:“三爷,是什么人要绑我们呀?你有查出来吗?”

    苏长离点头应她:“有些眉目,是青龙会的,还是上次周运之事后,爷对他们做了一些事情,伤了他们一些人,他们找爷寻仇来了,让你跟着受累了。”

    今笙了然,倒不会觉得是受累了,当初本就是为了救她,已没了当初受他连累的想法,反是有些担忧:“三爷,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他们是不是不肯放过你,你身边要多放些人。”

    看样子是知道关心他了,也算他没白疼她一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