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21章 入宫
    中秋节过去,各位大人正常上朝。

    握着那个宫牌,今笙翻看了一会,入宫是必然的,但要找个人陪她一块去。

    能陪她入宫的,也就是湘君了。

    湘君大婚在即,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方不方便了。

    过了一会,她派去的婢女薄叶进来回话:“小姐,湘君小姐答应了,明日陪您一块入宫。”

    今笙点头:“我们也准备一下,总不能空手过去吧。”

    “是。”薄叶应声,退下。

    今笙坐在自己闺房里,拿起还没有做完的鞋子,看了看,便又继续做了起来。

    ~

    入夜。

    “三爷,朱府那边的古音小姐回府后再无动静,一直待在府上没有出来过。”

    苏长离坐在书房正执着笔,头也没抬的说:“继续盯几天看看。”

    “是。”萧凌应下,退去。

    也许是他多想了,即使是多想了,为防万一,还是要盯一盯的。

    她已经出现在了笙儿的身边,与笙儿一起发生了‘绑架’案子,看似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可直觉这玩意,让他不能不谨慎。

    任何差池,都不能再现。

    第二日。

    宫中。

    自从被父皇下旨定了这婚后啊,日子忽然就觉得了无生趣了,好像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了等待将来某一日,嫁给那个人了。

    仔细一算,大嫁的日子离芊晨公主也并不远,也就小半年的时间了。

    走在皇宫的路上,一切都是那么的安宁,风和日丽,但这心啊,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过了中秋,大臣们又开始上朝了,她也习惯于站在某个地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芊晨公主。”远远的,顾云溪走了过来,来到面前,给她行了一礼。

    “你来这儿做甚么。”芊晨公主瞧了她一眼,声音不咸不淡的。

    “在里面实在是太憋闷得慌了,我就出来透透气,不知不觉就走到这儿了。”

    说得像真的一样,芊晨公主也不疑有它,抬步,一边往回走一边说:“宫里这么大,还能憋着你了。”

    顾云溪跟着她,笑了一下,说:“芊晨公主,这宫里自然是不会憋着人的,只是在宫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才是要把人憋死了。”

    芊晨公主知道她的日子并不好过,羡殿下好像并不喜欢她。

    她又是个妾室,刚入宫不久,身边没有说得上话的人也正常。

    “我已经把宫牌给了你今笙姐了,她应该会过来看你的。”

    “谢谢公主。”顾云溪忙道谢,还真是极好利用得很啊!

    “走吧,我到你那儿去坐坐。”

    顾云溪略有惊慌:“公主,我那儿地小又乱,您到我那儿,我可不敢当,怕污了您……”

    “你不用在那儿妄自菲薄。”

    “是,公主请。”

    与此同时,顾今笙也和顾湘君一块过来了,直接来到了重华宫去了。

    今笙入宫只带了薄叶一个奴婢在身边,湘君带了两个贴身的婢女。

    今笙自然不熟悉宫里的地形,但湘君熟悉呀,便直接带她来这儿了。

    一早瞧见这俩人忽然来访,倒也是令人意外的。

    皇甫羡正在站在重华宫一处花亭下,远远看见,略有诧异,但很便又快步过来了。

    他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看见她了,有时候几乎以为自己忘记了,可看见她的那一刻,他想也不曾想的便飞快的跑了过来。

    笙儿真的是长大了不少,成熟了不少。

    应该是,发育成熟了不少,身姿更加的曼妙了。

    他有着一瞬间的惊喜,但看到一旁的顾湘君,忽然又清醒过来。

    “笙小姐,你怎么来了。”他大步流星的步子慢了下来,掩饰了一下因见她跑来的尴尬。

    今笙对他行了一礼:“羡殿下,我来瞧瞧云溪妹妹。”

    “她刚出去了,不如你到里面一坐,我派人去把她找回来。”

    “谢殿下。”

    “请。”羡殿下请她进了重华宫的正殿,却迎面遇着了走来的萧贵妃。

    今笙认识她,前世的时候看见过她到府上一回,但在今世,她是应该不认识她的。

    “太子妃来了呀。”萧贵妃也不认识顾今笙,但她认识顾湘君,声音带了些温柔。

    “贵妃娘娘,我陪今笙妹妹过来瞧瞧云溪,羡殿下的那位大夫人。”

    “……”什么大夫人,谁给她的封号,就是一个贱妾。

    萧贵妃忍下心里的厌恶,今笙已朝她行了一礼:“见过贵妃娘娘。”

    萧贵妃瞧了她一眼,顾今笙,她虽未见过其人,可早闻其声了。

    “进来说吧。”她语气平常,带着些许温柔,倒也不觉严厉。

    今笙和湘君一块进去了,下面的宫女上了茶水。

    “云溪人呢,去把她叫过来吧。”坐了下来,萧贵妃也吩咐下去。

    羡殿下回她:“已经派人去喊了。”

    今笙这时说:“忽然冒昧打扰,还请贵妃娘娘、羡殿下莫怪,实在是云溪妹妹拜托芊晨公主多次到府上来说,云溪妹妹想家了,非常想见我一面,我也知道她一定是会想家的,毕竟她从未离开过府上,我们自幼感情也是好的,一下子分开这么久,她又年幼,怕她也不适应,但我又未入过宫,并不知宫里怎么走,便拜托了湘君姐姐陪我入宫一趟,来见见云溪妹妹。”

    原来是这样啊!一席话解释了她入宫的目的。

    羡殿下抿了唇不语,云溪会想她?这怎么可能呢。

    这个贱人,把笙儿骗到宫里来,是想对笙儿做什么不成?

    她来到宫里就没安宁过,和芊晨公主就往来,他也是知道的。

    这个女人,就不是一个肯安分的女人。

    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萧贵妃娘娘这时也就笑着说:“原来是这样,既然云溪想家人了,你若是方便,接回府上住个几日也不是不行的。”

    “谢贵妃娘娘。”今笙忙站起来行礼,跪下磕了个头。

    “贵妃娘娘,一会我就带云溪回府上住个几日了。”

    “我能理解你们的姐妹情深,我当初入宫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分外想念家人的,你快起来吧。”萧贵妃含了笑,巴不得那个贱女人赶紧滚出宫算了。

    在宫里一日,她就难受一日。

    今笙便站了起来,就在那时,云溪和芊晨公主一块来了。

    两人匆匆走了进来,一看萧贵妃和羡殿下也都在此,云溪便行了礼,请了安。

    平日里,她是没机会见着羡殿下和萧贵妃的。

    芊晨公主便随意多了,一看到顾今笙真的来了,她立刻笑着走了过来:“重楼,你真的来了。”

    今笙笑了笑:“公主到府上捎话,我怎能不来呢。”

    “云溪妹妹想家人了,其实家人也都很想念云溪妹妹呢,我刚已和贵妃娘娘求过了,贵妃娘娘也恩准了,愿意让云溪妹妹跟我回府住上几日呢。”

    回府住上几日?她才不要回府住呢。

    真跟她回去了,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她们之间的关系水深火热着呢,顾云溪心里转动了一圈,忙说:“笙姐姐,你能来看我,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你要是能在宫里陪我住个一日,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与其跟她回府,倒不如想法留她在宫里小住一日。

    即使是住个一日,也足够她受的了。

    贵妃娘娘在一旁抿了茶,笑着听着。

    她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明白的,这姐俩可真没那么好,以往云溪多次到宫里来告的不就是这顾今笙的状么?

    今笙便温婉的回了她:“云溪妹妹,我倒是甚想在宫里住上几日,陪陪你,但你是知道的,府上没个做主的人,实在是走不开的,我若一走,府上就乱了。”

    说得好像府上没了她人都不能活似的,顾云溪当然不信。

    她就是离开几日,府上也会照顾转动。

    “云溪妹妹,贵妃娘娘刚才已经准予了,一会你就跟我回府住上几日吧,父亲也是分外想念你的,你也想回府看看他的吧?还有周姨娘,你也该回去看看她了。”

    云溪被噎了一下,看来不回去是不成了?把父亲搬了出来,还把周姨娘搬了出来,而且,贵妃娘娘也允许她回府了。

    贵妃娘娘见这顾云溪还犹豫着不想走,便笑着说:“云溪,你笙姐姐都来看过你了,你既然想家了,就跟着回去住上几日吧。”由她们姐俩斗个你死我活,她也乐意看到这样的场面,这顾云溪真死了,她也就少了一件堵心的事了。

    她的儿子,怎么能娶这样的女人呢,就是收入房里当个妾室,都丢人。

    贵妃娘娘都发话了,顾云没有办法拒绝了,只好退了一步:“谢贵妃娘娘恩准,也请贵妃娘娘再恩准妾身一件事情,我笙姐姐头次到宫里来,我想带我笙姐姐到处玩一玩看一看,留笙姐姐吃个饭,晚些再跟笙姐姐回府,不知可好?”

    萧贵妃没有不同意的理,便应了:“随你们安排吧。”

    顾云溪忙再次谢过她,之后高兴的拽了顾今笙的手:“笙姐姐,我们走吧。”俨然的姐俩好啊,哪有什么仇啊恨的。

    今笙看了一眼湘君,湘君立刻跟上了。

    “我也要去。”芊晨公主也随之跟上,几个女子跑了出去。

    “云溪妹妹,你现在住哪儿?带我们去瞧瞧吧。”

    带她们去看自己住的地方,就等于让她们都看到自己过得并不好,但既然来了,还是要带她们过去看看的啊,不然,顾今笙怎么会放过她呢。

    “云溪,我也要去看看你住在哪,快带我们去吧。”芊晨公主在后面催。

    顾云溪含了笑:“跟我来吧。”

    相对来说,住的地方虽不够华贵,至少该有的东西都是有的,这里比较是皇宫,重华宫,也不比她在国安候府的闺阁差到哪里去,只是地势差了一点,比较偏僻,住得远点,身边没有别的宫女侍候,越走越冷清。

    芊晨公主还在嚷:“你这是住哪外去了,怎么这么偏啊。”

    云溪笑笑:“就到了。”

    湘君也蹙了眉:“你怎么连个宫女也没有。”一看就是不得宠,连个宫女都没给安排,她院子里的地上还有些杂草没清除,落叶没扫。

    她这里的确没有旁的宫女,只有她自己入宫时带的两个奴婢,有宫女偶尔过来打扫一下这里,清除一下杂草罢了。

    芊晨公主四下看了看:“你住的可真够偏的了,看来羡殿下是真不喜欢你了。”

    “……”芊晨公主说得直接,顾云溪有片刻的尴尬。

    今笙笑了笑,故作安慰云溪:“羡殿下自然是喜欢云溪的,不然怎么会未婚先孕呢。”

    未婚先孕根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好吗?却被她轻轻松松的说了出来,顾云溪脸上有片刻的难堪,想到那次的事情,为什么会怀孕,有谁比她更清楚呢?

    勉强压下心里的恨意,她还是笑了一下:“不提这些了,都过去了,孩子也没有了,因为孩子的事情羡殿下还一直和我闹着别扭呢,怪我不小心把我们的孩子弄没了。”一句话想把这事带过去,说得好像羡殿下很想要这个孩子似的。

    今笙便有些心疼的说:“苦了你了云溪妹妹。”

    湘君噗的就笑了:“我怎么听说羡殿下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这个孩子?好像是你找了什么人求到皇上那儿去了吧。”

    想在她们面前装,湘君直接把事给揭露出来了,还真是让她无所遁形。

    顾云溪恨得牙痒痒,但她现在忍功也好了,不然怎么办呢。

    芊晨公主这时也来了劲,好奇的问:“云溪,我也听说这事了,你到底找了哪个去和皇上求情了?”

    既然都敞开了说了,毫不给她脸面,顾云溪也就不掖着了,笑着说:“还能有谁呀,当然笙姐姐未来的夫君,苏大人了。”

    “苏大人?”芊晨公主真没想到是他,有些意外。

    今笙也有些惊讶:“三爷吗?没听他提过呀?”

    湘君笑说:“难道是做好事不留名么?你回去可以好好问问了。”

    说话之间,几个人都到了屋里,云溪转了话题,笑着说:“你们来得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些上好的茶叶,是我舅舅生前带给我的,我一直没舍得喝,只有贵人来了才会舍得拿出来的,你们先坐会吧,我给你们沏茶。”

    湘君说:“你不用客气,我们就是来看看你,不需要喝什么的。”

    “要的要的。”顾云溪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

    大家随便坐了下来,顾云溪的两个奴婢上了果盘,退下。

    芊晨公主这时说:“你们看见没有,云溪脸上那朵花多好看,上次我还和她说这事来着,要是她去参选了四大才女,估计就没我什么事了。”

    今笙望她笑笑,芊晨公主还是这样单纯啊,说这样的话也是一片真诚,没有丝毫的虚假成份。

    湘君接口说:“只能说人的命天注定吧。”

    “上次云溪也是这样说的呢。”

    几个人就着云溪聊了一会,她去屋里拿了茶,很快她走了出来,在一旁的桌子上沏茶,她假装不在意,但提到她的脸,她怎么可能不在意。

    茶很快沏好了,她亲自把茶端了过来,笑着说:“芊晨公主也是头次到我这里来,您也尝尝我沏的茶吧,羡殿下当初都夸我沏的茶好喝呢。”

    芊晨公主笑着接下:“让我尝尝。”

    “湘君姐姐,您也一块尝尝,若是不好,您再告诉我。”她把茶也端到湘君面前去了。

    湘君自是接下。

    “笙姐姐……”她又端了另一杯茶。

    “诶?羡殿下来了。”今笙提醒一句。

    云溪放了手里的茶,转身,回头一瞧,还真是羡殿下来了。

    “我就是来说一声,一会玩过了,都到前面用膳。”羡殿下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今笙面上,有时候瞧着,她就像一朵长在水中的莲花,有时候又觉得像花园里盛开的玫瑰,娇艳欲滴。

    “是,妾身一会就带她们过去。”云溪应下,假装没看见羡殿下看向顾今笙的眼神。

    羡殿下刻意来说这事,他不是应该派个人过来通知吗?她自然知道羡殿下的心思,到了现在,他还是忘不了顾今笙。

    看见顾今笙来了,他的魂都要飞出去了,巴巴的跟着,现在跟到这儿来了,还特意要招待她,平日里,她哪有机会和他一块吃饭,他更不会到她这里来的。

    羡殿下说了这话,也没有多留,便走了。

    今笙那时笑着说:“云溪妹妹,沏茶这种事情让下面的奴婢做就是了,你就算是个妾室,也不能轻贱了自己,这事不该你来做。”

    不知道何时,她走了过来,拿了桌上的茶,那本来就是准备给顾今笙喝的。

    云溪瞧了一眼自己面前剩下的另一杯茶,瞧了瞧,也没看出什么异样来。

    今笙轻轻抿了一口手中的茶:“云溪妹妹,这是洞庭碧螺春吧。”

    “是的,舅舅生前的最爱,也是周姨娘的最爱,我也便跟着养成了这个习惯。”

    知道她说的是周姨娘那个哥哥,周运,今笙也就说:“既然已经沏出来了,你也赶紧喝吧,一会茶凉反而不好喝了,就浪费了舅舅的一番心意了。”

    云溪应了一声,看她一眼,她若无其事的继续把茶喝了,顾云溪也就跟着坐了下来,慢慢喝了几口茶,也没喝出有什么不同来。

    几个人说了会话,茶也喝过了,这里也看过了,今笙也就提议说:“云溪,这宫里都有什么好玩的,带我去看看呗。”

    “嗯,走,我们去玩玩。”

    几个人往外走,又绕着来时的路,算是出了重华宫。

    “云溪,你在宫里有看见过哥哥吧?”

    “嗯,经常看见,我带你去看看大哥吧。”

    今笙笑:“大哥要是看见我来,估计要瞪大眼睛了。”

    两人都是一派纯真,好像真的是冰释前嫌。

    湘君和芊晨公主低声也交谈了几句,两人嘴角都噙了笑。

    几个人要去找顾燕京,出了重华宫,宫中不时有禁军来回巡视。

    “大哥,大哥。”云溪常来这周围走动,即使顾燕京穿的瞧起来和别的禁军差不多,她还是能一眼认出来的,甚至比今笙认得准。

    顾燕京便瞧了过来,看了几眼,才算发现这里怎么有笙儿在呢。

    压下心里的疑惑,他和身边的禁军交代了几句,便走了过来。

    “大哥来了。”云溪在一旁和今笙说,莫名的觉得眼前的人有些重叠,身上有些热燥,那种异样的感觉,她是知道怎么一回事的,毕竟她经历过男女之事。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那茶是给顾今笙的,她故意留下来给她的,为什么会让她喝了?

    隐隐记得,羡殿下来了,今笙喊了一声。

    后来,她和羡殿下说完话,就那么一句话的功夫,再回头时,今笙就站了过来。

    当时瞧起也没有任何异样,但事实的关健就在这里了吧。

    一定是她,趁机掉换了她的茶,把下了药的茶放她杯里了。

    为了今笙入宫这一天,她准备了好久。

    她一直在等,等她入宫的,等待一个时机。

    她一定要让她臭名远扬,无法嫁给苏大人。

    她算计了这么久,没想到这药竟是让自己给喝了。

    当初曾给羡殿下喝过一次,他那时就失了神志,把她当成了顾今笙。

    不行,她不能失去神智。

    顾云溪勉强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想让自己清醒一些,但看见走来的人,那人的脸就变成了羡殿下的脸了。

    “殿下……”她顿时觉得口干舌燥,整个人便扑了过去。

    顾燕京冷不防备,还真让她扑了上来。

    一下子被她抱住,就算是自家妹子,这么多人看着,也甚是难为情。

    “顾云溪。”他压低了声音,一把把人给推开了。

    顾云溪没什么力气,被推开后浑身更是痒得难受,还热得不行。

    她胡乱的扯了自己的衣裳,现在的她只想发泄,发泄……

    芊晨公主、湘君和今笙也不由得面面相觑,现在的顾云溪明显的分外不对劲啊!

    她脸蛋通红起来,衣裳往外扯,很快就露出胸前的一大片雪白。

    顾燕京一个男人看见,面红耳赤,但多少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回事?”顾燕京问今笙。

    今笙忙走到他旁边故作吓惊的摇头:“哥哥,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她当然知道怎么一回事,看到云溪发作了,她便什么都明白了。

    果然,那茶里是放了东西的。

    她自然是信不过顾云溪,她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会不小心谨慎。

    入宫之前,她便做好了一切准备,云溪递的东西,万不能吃的。

    她邀云溪回府,云溪推辞,却想她留在宫中过一夜,她心里也便算准了,她也想趁这个入宫的机会,对她做点什么。

    她自然算不出来云溪要对她做甚么,只能步步谨慎了。

    后来,去了她的住处,她亲自沏茶,端上来给她们喝,做到这种地步,这可不太像云溪,明明有奴婢可以使唤,当时她就怀疑了。

    本就打算找个机会换一下茶的,既然羡殿下不突然出现,她也就立刻起身过去调换了一下,还是喝了云溪原来准备给她的那杯茶,只是那杯茶已经被她换过了。

    羡殿下出现,无疑给了她一个更好的机会,顾云溪有点搞不清楚究竟谁喝了有药的茶,又估摸着她喝下了,因为她面前的茶被拿走了,她也就慢慢失去了戒心,想看她一会出丑呢。

    顾云溪想看她出丑,她也有着同等的心理。

    现在药性发作了,她一时之间也没搞清楚这究竟是什么药,毕竟她还没有经过男女之事,多少不太懂她此时的反应,没羞没臊的把自己的衣裳往外扯,腰带都扯开了。

    芊晨公主到底是单纯的,她惊得瞪大了眼珠子,手捂了嘴直和湘君说:“她怎么了,她这是怎么了?”

    湘君当然知道这是怎么了,她可没芊晨公主这样单纯的心思,她只是假装迷茫:“我也不知道诶,她怎么这样啊?是不是疯了?”

    “今笙,她是不是有什么疯症?忽然发作了。”

    今笙也跟着作出有些怕怕的样子:“我不清楚诶,是不是小产落下了什么后遗症?”

    “你们都在这儿干什么?”一道略显冷清的声音传了过来,是苏长离和太子瀚一块过来了,一块来的还有圣上,还有后面跟着的宫女、太监、宫中护卫……还有一些别的大臣。

    过了中秋,大臣们都上朝了,继续政事。

    这不,下了朝后皇上留下了几位大臣,一块说了会话,看着天气,便准备到御花园走走,联络一下感情,哪料想看到这边站了几个人,还挺眼熟的。

    皇上是看见了芊晨公主,太子妃湘君,还有都统大人,便和大家说了声:“去那边看看。”看看她们站这儿作甚么。

    走过来的时候苏长离便发现今笙竟是在这儿,再看那个神志不清的女人,多少有点明白了,才先出了声。

    顾今笙回身一瞧,旁人一看皇上竟是来了,忙行了礼:参见皇上。

    今笙也忙跟着行了一礼,小声说:“云溪妹妹忽然发了疯,不知道是不是得了什么疯症。”

    “这谁?”皇上并不认识云溪,也不认识顾今笙,他问了一声,问的是云溪。

    太子瀚这时便低声和他说:“父皇,那个发了疯的女人是羡殿下的小妾,前段时间小产了。”

    羡殿下的小妾,说这个皇上就知道了。

    此时的顾云溪只觉得眼前的幻影更多了,看谁都是羡殿下,她的脸蛋已红得不像样,直走过来:“羡殿下,您别躲着我,我真的好喜欢你的。”伸手就朝太子瀚抓了过来。

    皇上神色一重,变了:“把她送到羡殿下那儿。”真是太丢人了,成何体统?

    太子瀚这时小声说:“父皇您别动怒,兴许她是小产后不被羡殿下待见,受了刺激,得了疯症,才会这样。”

    已经有宫女上前摁住了顾云溪,把她往羡殿下那儿送。

    顾云溪此时看谁都是羡殿下,她望了望身边抓着她的宫女,直喊:“羡殿下,您别不理我,没有您我真的好孤单的……”

    那两个宫女赶紧把她往回送。

    芊晨公主这时已来到皇上面前,同情的说:“真是太可怜了,刚还好好的,忽然就发了疯。”

    皇上是何等人,是不是发疯他岂会看不出来?那症状怎么看都不是发疯,倒像是让人下了药,但为了皇家的颜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便说什么,何况,不过是一个妾罢了,本来还顾及着她怀了皇家的血脉,现在孩子也没有了,顾及便不如从前了。

    他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个女孩,顾今笙是个面生的,再看苏大人站她边上去了,便询问了一句:“这位是?”

    今笙看了一眼苏大人,再看一眼皇上,有几分胆怯的垂了眸,苏大人便把她虚揽了一下,护在身边说:“回皇上,这便是笙儿。”

    他这么介绍,在看他那姿态,皇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苏大人的未婚妻,都统大人的妹妹,也就不奇怪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宫里了。

    既然是她们一家人的事情,皇上自然是不会插手她们的家务事了,何况自己的公主现在还是都统大人未过门的媳妇,他便摆摆手:“行了,你们自便吧。”

    至于那个妾,羡殿下本来就不中意,现在孩子也没有了,刚又出了那样难堪的事情,他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