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25章 阴毒
    “笙小姐。”江小树远远的瞧见今笙来了,赶紧迎了过来。

    大少爷还没有回府,笙小姐却忽略来了,是有些意外。

    今笙并没有急着往屋里去,反是在院里停了下来。

    进了冬季,哥哥院里的花也萧条起来,哥哥不在府上,仿若便少了些人气。

    他常用来练武的场子依旧横在那边,各种兵器都有,她的哥哥,也可谓是十八般兵器样样都精了,就是这样英勇的一个人,当年怎么就死了呢。

    她走过去,逐个瞧了一眼那些兵器,伸手提了提上面的一把弓,足有十公斤重。

    她小的时候也曾缠磨过哥哥要骑马射箭的,但那个时候她连弓都拿不起来,连马都爬不上去,又因为她是女孩子,母亲不许她学这些,自然是不了了之了。

    “笙小姐,您也想学射箭么。”江小树跟在旁边,呼闪着一双明珠似的眼睛问她,因为她拿弓和箭的神态,就是有些着迷的。

    今笙便笑了笑:“我现在学这个,怕是晚了。”

    “一点不晚,笙小姐要是想学,请大少爷教上几回,练上几日一准能成的,就算不能百发百中,打一般猎物还是没问题的。”

    “有这么容易吗?”今笙不由得笑了,这江小树说得如此轻巧,像真一样。

    江小树直点头:“真的不难,只是这箭太重了,不适合小姐使用,您可以请大少爷给您做把轻巧一些的,以小姐的聪明,练上几日一定可以的。”

    “江小树。”

    她正说得高兴,因为笙小姐明显听得有了兴致,便觉得自己说到小姐的心里去了,本想再多说上几句,鼓励一下小姐,哪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沉喝,就见顾燕京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大少爷。”江小树忙行了一礼,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怎么惹得大少爷又不高兴了?

    “大哥,你回来了。”今笙笑着看他。

    她的大哥,长得英俊,人也是八面威风的。

    这样的男子,应该有一个足够聪明又足够懂他,爱他的女子才配得上吧。

    “笙儿,别听她胡说。”顾燕京走了过来,先瞪了一眼江小树,她乖乖的退到一旁,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得罪大少爷了。

    今笙依旧是含了笑:“大哥,她没胡说呀,我觉得说得挺有道理的。”

    “你现在的手,不适合舞刀弄剑,你的手是拿笔的。”

    “……”

    看她不懂,顾燕京直言:“你要是把手弄粗糙了,苏大人就该不喜欢你了。”

    今笙便噗的笑了,原来大哥担心的是这个呀。

    她小时候想要学的时候,大哥可没考虑过她手会变粗的问题,若不是母亲阻止得紧,他一准是会教她的。

    自然,现在的她也已不是前世的她,她的心性变了,舞刀弄剑的,便也没了兴致。

    兄妹俩朝屋里走去,顾燕京问她:“怎么转我这儿来了。”

    “忽略想哥哥了,就来看看哥哥。”

    “你还有时间想我呀。”顾燕京回了她一句,话语里好像另有含义。

    今笙假装听不懂他话外之音,转了话题:“哥,你在宫里有常见着芊晨公主吗?”

    “不常见。”提及这个人,他明显也少了些兴致。

    她喜欢的人又不是他,自然是不会刻意往他面前来的,而他,当然也不会上赶子往她跟前凑。

    “芊晨公主人也挺好的,单纯又善良,我觉得就像我小时候的样子。”

    “什么像你小时候的样子,你现在很大吗?”

    今笙笑笑,重活两世的她看自己的过去,就是小时候。

    “她生在皇家能有这样的性子,也是难得了,女孩子家嘛,总归是矜持的,哥哥你要主动一点,过了年你们就要成亲了,娘亲泉下有知,一定也会很高兴的,最要紧的是,哥哥也马上就有后了。”

    “你说什么呢你。”他的妹妹和他谈什么他该有后的事情,怎么听着就别扭呢?

    今笙在他客堂里随意坐下来,笑:“哥,你是在害羞吗?”

    “我害羞个屁。”

    和芊晨公主有后?他是觉得隔应。

    “粗俗。”今笙撇了嘴。

    “你哥就是粗人,和你那苏大人不一样。”

    “……”今笙便摸着自个下巴瞧着他不说话了,怎么又上扯上苏大人了?听起来有股酸味,或者是别的什么味。

    “行了,看过我就回去吧。”顾燕京被她那表情瞅得叫一个不自在。

    “哥,我还有个悄悄话想给你说。”她声音带了几分的软糯。

    “……”听起来像撒娇。

    “你过来。”今笙朝他勾勾手。

    难得见她这种调调和表情,顾燕京立刻坐到他旁边去,伸了耳朵:“洗耳恭听。”

    “哥,我想杀个人。”她小声说。

    他微怔,怔过后小声问她:“谁啊?”

    “云溪啊!”她耳语。

    “……”顾燕京看着她,他是不太明白,云溪都到宫里去了,宫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为什么今笙还想要杀她。

    “为什么呀?”他还是问了句原因。

    “她若不死,我早晚得被她杀死,你常在宫里见她,有没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给弄死。”

    顾燕京看着她,有好一会忽然觉得,不认识她了。

    这还是他那个笙儿妹妹?谈及要杀死自己的手足,竟是就像说杀死一条狗。

    顾云溪固然可恶,顾东来也惹人讨厌,但因着这份手足,他也从未想过要取之性命。

    今笙知道他不理解,不能明白。

    在她的心里,与顾云溪之间,哪里还有什么手足之情,分明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了。

    以往顾云溪在府上的时候,顾及着她宫里的势力没敢动她。现在她人去了宫里,但明显的,宫里已没了她的势力,萧贵妃不会帮助她,羡殿下也不会帮助她。

    虽然两个人都不会帮助她,她看起来也不可能再有翻身之日了,她还是觉得不安,想来想去,觉得她还是非死不可。

    她人藏在宫里,萧贵妃那边的人不动手弄死她,她便一直活着,惟有哥哥了,哥哥常在宫里见她,总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她的。

    至于她,就算跑到宫里见了她,也难得手,如果有一点的办法,她也不会让哥哥动手了。

    顾燕京一时之间没有说话,他明显的是在考虑。

    今笙叹了口气,小声和他说:“你还记得上次的事情吧,她把我骗到宫里去,要给我下毒,若非我反应快,机智了那么一点,偷偷趁她不注意换了杯,那天就是我死不如死了。”

    顾燕京听闻这话眸色微动:“笙儿,这事哥哥去做便是。”

    “谢谢哥哥,你要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

    “放心吧,光明正大的弄死她,都不会有人相信。”

    今笙低笑,哥哥这么自信,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虽是武将,但人并不鲁莽,不然也不会得到太子瀚和皇上的信任与重用了,她自然是信得过的。

    “还有一件事情。”

    “这事您别让苏大人知道了。”

    “放心吧,不给他说。”什么不该说,他自然是有分寸的。

    “嗯,哥,我先走了。”今笙站了起来。

    顾燕京瞧她离去,闭了一会眼,忽又想起一件事来,喊:“江小树,死进来。”

    江小树在外面待着,听见喊她忙进来了。

    “大少爷,您叫我呀。”她脆着声音问,假装没听懂他语气里的不善。

    顾燕京无视那装得天真无邪的脸,和她说:“这几天爷会让人给你打造一把适合你的弓箭出来,你每天给我射三百发箭,必须有一百发是射中耙心的,不然再加三百发。”

    “大少爷,奴婢错了,您饶了奴婢吧。”江小树给跪了。

    她怎么可能会射中一百发,这不是故意为难她吗?

    刚才她就是顺着笙小姐的心情来说的,哪晓得笙小姐高兴了,大少爷不高兴了,笙小姐在的时候他不说惩罚,笙小姐一走,他又提起这事来了。

    “出去。”顾燕京没打算饶她。

    “大少爷,奴婢现在每天要做很多的事情,要写字,要收拾大少爷的房间,还要学女红,给大少爷做衣裳,奴婢实在没时间学……”

    “让你做这么多,是不是觉得挺委屈?”

    “不委屈,奴婢一点不委屈。”

    “不委屈还犟嘴。”

    “奴婢不敢。”江小树灰溜溜的走了。

    因为这件事情,江小树又多了一件被惩罚的理由。

    这事之后,又过了两日。

    重华宫。

    羡殿下以往还由着她到处走,现在竟是直接让人把她院子的门给锁了起来,不许她外出了。

    顾云溪躺在榻上发呆,一动不动,侍候她的婢女秋蝉平日里就在外面,需要吃饭了,便送她些饭来吃,这日子和坐牢狱有什么区别呢。

    由于不受殿下的宠爱,到了冬季,这四面也是冷气入侵,不要说给她供暧了,连个手炉都找不着,平日里无处可去,她也只能躺在榻上暧着了。

    她不想被冻死了,或是冻病了,若是那样,倒是如了顾今笙的意了。

    她必须活着,好好的活着,只有活着,才会机会。

    门吱的一声开了,她以为是秋蝉进来了,便躺着没有动,但很快,她觉察出一丝的异样,猛地便睁了眼,就见是羡殿下来了。

    “殿下,殿下。”怔过之余,她慌忙就爬起来了,没想到,他来看她了。

    她一直在等待,等待他过来的这一天。

    她下意识的想要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裳,摸摸自己的头发有没有乱,就听皇甫羡声音冷淡的说了句:“我送你回去见见你的家人。”

    听了这话,顾云溪慢慢冷静下来了。

    送她回去见见家人?她还有家人吗?

    她忽然就笑了一下,说:“表哥,你到现在还对今笙念念不忘,你对她的这份痴情,我真羡慕她,我也同情你,你真的和我一样可怜。”

    “你给我闭嘴。”这个贱人,有什么资格同情他,说他可怜。

    顾云溪笑着摇头:“你的默默付出有什么用呢?她一点不知道,也许不会领情呢,你不过是多承受些相思之痛,最后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她与别的男人成亲生子,行鱼水之欢,那时候你受得了么。”

    他岂会不知道这些,这些话用得着她来说吗?

    若不是留着她还有些利用之处,他真想掐死她算了。

    “表哥。”她声音低了一些。

    “你若是登基上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一个女人而已,你想夺过来,到时候办法有的是,但是现在的你,也只能远远的看一眼了,甚至看一眼都不能。”

    皇甫羡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她,顾云溪便知道他是听到心里了。

    他们是同样的人,她一直都知道。

    “表哥,眼下就有一个极好的办法,废瀚立羡的办法,只要表哥答应我,事成之后封我为贵妃,我保证这个办法万无一失。”

    “你做梦。”皇甫羡的眸中有些的厌恶,她现在的样子,真的令人很厌恶,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想威胁她他。

    “对啊,我就是在做梦,就算表哥你不爱我,但我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在,依旧是那么的爱你,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的帮助你,只是为了求你不要忘记我,哪怕这辈子你都不肯碰我,我在你的身边只是个虚设,我都无所谓,我只要能够看见你,就心满意足了,你若答应我,我立刻把这计献给你,你若听了觉得不好,杀了我,我都毫无怨言,你若觉得好,事成之后,别忘了我,我就满足了。”

    皇甫羡沉默了一会,到底是说了句:“说来听听。”

    顾云溪朝外看了看,小声问:“外面有人吗?”

    “没人。”他是自个来的,并没带什么人,一个奴婢秋蝉躲在外面,又哪敢进来。

    顾云溪便慢慢起了身,她的衣裳不整,因为一整日都是躺在榻上的。

    她自然也不在乎在他面前衣裳不整,如果这样能够吸引他的话。

    虽然自己的脸可能没有办法吸引他了,但自认为自己的身子还是有些优势的,男人有几个在看见女人的身体后能把持得住的。

    皇甫羡别过了脸,却不看她。

    顾云溪见状,忍下心里的酸楚,再次说:“您发誓,事成之后,立我为妃。”

    “发这誓有用么?你少在那儿自己欺哄自己了。”

    顾云溪想想也就罢了,他愿意听她说,就是很大的改变了,只要她还有利用价值,他就不会不理她的,便和他说:“我身上还有一些药,是以前我周运舅舅活着的时候送我的,那药极其霸道,会令人生出幻觉,这件事情殿下也有体验过,想必是知道其中的感受的。”

    皇甫羡瞧她一眼,忍着要杀了她的冲动,她还敢提这事。

    顾云溪无声的笑笑:“我也是让这事给害惨了,才会出了这等事情,但我是清白的,殿下您要信我。”

    “说重点。”他并不在乎她是否清白,与女人那样,他还觉得更恶心,她若能接受得了,就不会杀了自己惟一可以使唤的婢女了。

    顾云溪只好往下说:“这事还得由萧贵妃出面帮忙,只要施个计策,把太子瀚引到您这里来,令他服下这药,再施个计策,把圣上引过来,来个抓奸,皇上必然会勃然大怒,废瀚是必然之事。”

    “你还真够阴毒的了。”由贵妃出面,搞不好会连累到贵妃,他自然不愿意的。

    她给他献了计,他竟然认为她阴毒。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在他心里无论如何她都是不好的,现在重要的是,他愿意使用这个计策。

    “殿下,无毒不丈夫,这个办法可以令您以最快的时间达成您的目的,圣上只要立您为太子,等圣上一去逝,您就可以登基了,到时候您是九五之尊,想怎么样便怎么样,谁能置喙,至于要怎么得到顾今笙,就更容易了,眼下表哥先把第一件事情办成了,到时候我自有办法令顾今笙乖乖答应嫁与表哥。”

    皇甫羡没有说什么,转了身,准备走了。

    看样子,是听进去了,便不打算再带她去国安候府了。

    “殿下。”

    “都统大人,你怎么来了。”

    刚走出门口,就见顾燕京被宫女柚子领了过来。

    柚子禀报:“殿下,都统大人说来看看妹妹,贵妃娘娘便令我带都统大人过来了。”

    皇甫羡了然:“云溪刚刚睡醒,我刚与她说了会话,她今天精神不是很好。”

    “请。”

    顾燕京走进屋,顾云溪正整理自己的衣裳,那样子乍一瞧去,还以为羡殿下刚宠过她呢。

    “大哥,您来了。”顾云溪随之高兴的迎了出来,又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含羞带怯的。

    “来看看你。”顾燕京瞧了她一眼,又瞧了皇甫羡一眼,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还能宠幸她……

    这俩人的关系,他自然是搞不懂的。

    “大哥,你来看我,我真的太高兴了,我给大哥丢了那么大的脸,我以为大哥再也不会理我了。”她说着这话,几乎要哭起来,红了眼,便拿手掩了一下面。

    皇甫羡瞧了他们一眼,说了句:“你们兄妹且聊着,我到外面等你。”

    顾燕京应了,皇甫羡便出去了。

    顾云溪又忙说:“大哥,您快坐下来。”

    顾燕京就坐了一会,看着她说:“你瘦了。”

    顾云溪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是瘦了些吧,这些日子也吃不下什么,总是担心大哥也会怪我,上次的事情,我虽是受害者,但不能强辩什么,毕竟出了丑事的是我。”

    她还受害者,说得好像有人要害她一样。

    顾云溪又叹了口气,有些可怜的说:“也是我自己大意了,不应该什么人都往身边带,才给了别人害我的机会,我也是人微言轻,能说什么呢,好在羡殿下体谅我,最终是原谅了我,今天便来看了我。”

    “大哥,笙姐姐上次来也没有好好的陪过她,您回去看见她,再给我带个话吧,让她抽时间再到宫里一趟,我想好好和她说说话。”

    她说得半真半假,顾燕京也就虚应了她句:“嗯,我会把话带到,你好好休息吧,我改日再来看你。”

    他站了起来,准备要走了。

    顾云溪也就忙送他一步:“大哥您来看我,我真是太高兴了,大哥您慢走。”

    顾燕京便走了。

    他原是想着,羡殿下已经不会理会她的死活了,但眼下瞧着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羡殿下竟是来看了她,两个人刚才明显的是刚云雨一番过了。

    他走了出去,皇甫羡果然是在外面等着。

    看见他出来了,便含了笑:“陪我走走。”

    顾燕京也就陪他走了一段路,听他说:“这过了年,你也该成亲了吧。”

    “嗯。”

    “我还没对你说过恭喜的吧,都统大人,这事真得好好恭喜你了。”

    顾燕京也就跟着笑了一下:“那就谢了。”

    两人一并往外走,神态上颇有几分的无拘,皇甫羡和他说:“云溪这个人呢有时候也挺可怜的,尤其入了宫后,身边是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的,我也知道她以往做了些不好的事情,我看她是真心悔过了,如果可以,你就叫笙小姐入宫一趟,多陪陪说说话也好,也好让云溪当面给她道个谦。”

    说这话,是在告诉她,他还是在乎云溪的么?虽然她出了一些丑事,他并没有抛弃她。

    “姐妹之间哪有隔夜仇,放心吧,这话我会带给笙儿的。”

    “那我就谢过你了。”

    “客气什么。”

    “也是,说到底我们也都是一家。”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不知不觉也就出了重华宫了。

    目送了顾燕京离开,皇甫羡眸色微动。

    顾燕京为什么会忽然来看云溪呢,他自然不会认为他是因为顾念什么兄妹情深。

    云溪上次对今笙做出那种事情,最后虽然是那个贱人自食其果了,但也许,今笙把这事放在心上了,便授意他来了的吧。

    他虽然也厌恶那个贱人,却还不想她死,才会刻意对顾燕京说了那样一番话,让他明白,他还是在意顾云溪的,不要去动她。

    他默了一会,转身回去了,来到贵妃的面前。

    顾云溪那番话,他是听进去了,但正的要操作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

    父皇那边倒是容易,就是太子瀚这里,他本就对他有了些许的戒心,下药这等事情,怕是不容易得手。

    皇甫羡来到贵妃面前,贵妃正抱着手炉,坐在圆木桌前吃着茶,见他进来后闷闷的坐了下来,便问他:“刚才都统大人来过了,你见过他了?”

    “嗯,已经送走了。”

    “他来作甚么呀,该不是真的掂记着那个贱人吧。”

    “谁知道呢。”

    “谁惹你不开心了?怎么不高兴呢?”

    皇甫羡便扫了一眼身边的奴婢:“你们都下去。”

    侍候的宫女们都退了下去。

    “有件事情,可能还要请您帮忙。”

    “什么事啦?”瞧他把人都赶了下去,直觉不是小事。

    皇甫羡便和她低言了几句,萧贵妃听得脸色微微一变,低语:“计虽是好计,但……”

    “有什么问题吗?”

    “怕皇上心里胳应,反而得不偿失。”

    皇甫羡微微抿唇,她这是不想帮他了。

    “不过,我倒想起一个人来,兴许可以呢。”

    “谁呀。”

    “芊晨公主呀。”她小声言。

    “好虽是好,但不如您亲自出面的效果好。”

    萧贵妃自然也明白这个理,如果是芊晨公主,最多也就是一个兄妹乱伦,但她是皇上宠妃,性质又不一样,如果由她亲自出面,到时候被皇上抓个正着,皇上一定大怒,当即废瀚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但她却怕皇上疑心于她,以为她真与太子瀚有染呢,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成就了儿子,却会毁了她。

    萧贵妃是有些犹豫的,皇甫羡也没有逼她,只说:“您先考虑一下吧,若是不成,就当我没说过,我先回去了。”他站了起来,离开。

    萧贵妃轻轻抚额,心里有些乱。

    拿自己去冒险么?如果这样可以成就儿子的话……

    如果儿子为帝,她就是太后了,再也不用看皇后的脸色了。

    退一步来看,皇上就是当时心里胳应,也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的。

    萧贵妃想了一会,来到镜前,看了看自己的容貌。

    她虽没有太子妃的年纪,她毕竟已经三十五岁了,但她依旧貌美,保养得体的她脸上并没有细纹,在她的身上还自有一股子媚劲,她就是无声无息的安静在一处,那种媚也能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尤其是房中之术,她是有一些心得的,不然,又怎么能够令皇上这么多年来依旧宠爱她呢。

    她抬手给自己施了些胭脂,补了一下妆。

    外面有些冷,她便又多加了件裘衣,穿在身上,雍容华贵。

    太子殿下刚刚成亲,她不是没有听说过,听说那太子妃也甚懂房中之术,竟是令太子殿下夜夜睡在她那儿。

    她有些心烦,也有些心乱,便朝外走了出去,她的宫女跟在后面,也是前呼后拥的好不气派。

    这大冷天的,远远的就看见芊晨公主在游廊里站着,一个人依在柱子上望着一个方向发呆,后来便看见那锦瑟走了过来,往她身边挤了过去,不知道和她说了些什么。

    宫里也就那点事情,她多少是知道些的。

    什么男欢女爱,不过都是为了名为了利罢了。

    隐忍了大半辈子,是时候结束了。

    如果这一搏可以成功的话,不管皇上怎么想她,也是值得了。

    为了儿子的,为了家族的荣耀,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默默的望着那两个年轻的女子,谁没有年轻过呢,谁没有真爱过呢,不过都是过眼云烟罢了,在这皇室之中,真爱是一文不值的。

    扭身,她朝宸宫走去。

    萧贵妃来了嘛,皇上也就请她进去了,不料,皇后竟也是在此。

    “臣妾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萧贵妃心里有些惊讶怎么皇后这个时候还在皇上这儿,面上倒也不动声色。

    “萧贵妃啊,你来得正好。”皇后便含了笑,说:“我正和皇上说起你和羡殿下呢,你就来了。”

    萧贵妃也含了笑:“说臣妾什么呢。”

    皇后便瞧了一眼皇上,想让他说,皇上也就说:“皇后的意思是,羡殿下马上也就到了弱冠之年了,就要成人了,也是时候该给封王封地了,您觉得呢。”

    封王封地,不就是急着想把她儿子赶出皇宫么?这事前些天太子瀚是有提过一次,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萧贵妃也就说:“臣妾谢皇上和皇后的厚爱,只是臣妾有一事恳求。”

    皇上应允:“说吧,朕都答应你。”

    皇后看他,心里冷笑,对萧贵妃的宠爱,他现在也不加掩饰了,萧贵妃还没说什么事呢,他就这么急着答应了?

    “皇上,能否等芊晨公主出嫁后再议这事?那时候羡殿下也到了弱冠之年了,我也好放心放他出府。”

    “行。”皇上应了。

    皇后便在一旁笑说:“你这个人呀,就是太惯着羡殿下了,到现在还把他当个孩子教养,出个门你要担心他会迷了路。”所以这样的羡殿下怎么能有资格挑起大任,成不了器的。

    萧贵妃心里一窒,她几时把羡殿下当成孩子教养了。

    她不过是想多留自己的孩子在宫里几日,一旦离了宫,想要日日相见便不容易了。

    再则,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罢了,皇后喜欢处处压她,由她再嚣张几日。

    压下心里的不快,她也就笑了笑,不说什么。

    羡殿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皇上心里明白就好,他并非是不能成器的孩子。

    “行了,皇后你没什么事就回去吧。”

    皇上发了话,皇后心里虽是不快,也就站了起来,行了礼:“皇上,臣妾告退了。”转身,她离开,人还没有完全退下,就听那边传来了萧贵妃软糯的声音,老远就闻到一股狐狸的骚味。

    “皇上。”她软着声音往皇上跟前靠,声音娇滴滴的。

    皇后黑着脸出去,这俩人在一起什么德性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这些年来他也是被掏空了身子,勉强留下那一点点的精力,也是为了给萧贵妃,这宫里的嫔妃,现在哪个还受过他的宠幸,就是她这个皇后,一个月也难得被他宠幸一回的。

    ~

    宸宫之内,萧贵妃还正和皇上委屈的诉说:“皇上,您知道的,羡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他很懂事的,他只是不爱表现,也不能表现。”

    “我知道,我知道。”皇上揽着她往里面走,在龙榻上坐下。

    “皇上,您这几日好些了么?”

    “好多了,无妨。”他前几日又伤了风寒,病了几日,吃了数日药,确实渐渐控制住了。

    萧贵妃给伸出柔软无骨如葱般的手勾勒他的颈上,轻轻的往他身上压,顺势骑上,扭动几下,令龙颜甚是大悦。

    “皇上,今日就让臣妾服侍您吧,您躺着就好。”

    她的妩媚、风骚、这后宫之中,没有一个女人能比得上,尤其这床上功夫,身经百战之后,完全可以把皇上侍候得神魂颠倒,她可以一边扭动着,还能一边摆出享受的表情,那份放得开,还真不是一般的女子可以做得到的。

    她虽在房事上放得开,但平常生活中,在皇后面前又处处透着谦让,明事理,这便更让皇上心悦了。

    龙榻上的帐子落下,天还没黑,里面便是一室春色,她摆着腰姿扭着转着圈圈,简直要把人给转动了,舒爽到了脚趾头上,也许是上了些年纪,毕竟皇上也是四十岁的人了,再加上皇宫嫔妃众多,年轻的时候耗尽了精力,到了这个年纪后,身体便大不如从前,萧贵妃才磨了几下,他便觉得一阵爽意涌了上来,萧贵妃还没有多大的感觉,他便已经完事了。

    这种事情,萧贵妃也早就习经为常了,皇上不行,身体早就给掏空了,她有什么办法呢,勉强压下心里的失落,面上还是假装尽兴。

    ~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