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33章 验个身
    朝堂一片风云,国安候府,昨日的喜气还没有退去。

    天都亮了,芊晨公主没等到都统大人回来,只能先洗漱一番,去给公公敬茶。

    她过去的时候今笙也在了,三姑姑也领着她的女儿来了。

    杜姨娘,谢姨娘,四小姐,该来的都来了。

    “公主早安。”她人刚进来,三姑姑已笑眯着迎了过来,谢姨娘和已挺了肚子的杜姨娘四小姐也行了一礼,问了安。

    “公主万福。”今笙和孟田也福身行了礼。

    各人心里想的是:怎么是公主一个人过来?

    “都是一家人,不用拘礼。”芊晨公主笑笑的应了,顾才华端坐着,她也立刻上前行礼,宫女给她拿了茶,头一天,她理当给公公敬茶的。

    “爹,您喝茶。”她把茶送到顾才华手里,她是公主,自然是没有对比自己资格低的人行什么礼的习惯,都统大人又不在,跪下敬茶一事怎么可能呢。

    顾才华看了一眼,接了她手里的茶,问了句:“燕京呢?”

    “爹,都统大人一早就出去了,应该是宫里有急事,所以没来得及给您说一声吧。”其实是大半夜就出去了,她根不知道他去哪了,猜着应该是去宫里了吧。

    顾才华了然,三姑姑在一旁说:“这宫里能有什么天大的急事啊?你们这是成亲头一天,不是有给他放假的么。”

    “三姑姑,我也不是很清楚。”在都统大人还没有回来前,她也不能说什么。

    一旁的今笙默,昨天三爷走前说的话,一直压在她的心底。

    现在天都亮了,苏大人也没有过来,不知道事情究竟进展到哪一步了。

    ~

    既然敬过了茶,又都是女眷在这儿,顾才华也没什么好和她们说的,便站了起来说:“笙儿,你带公主认识认识府里的人,我还有点事。”

    “好的,爹您去吧。”

    顾才华去了,今笙也就笑笑说:“公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四妹妹若圆。”

    顾若圆就朝她福身。

    “这是三姑姑的女儿,孟田。”

    孟田也福了身。

    “六弟,快过来见过公主。”

    刚介绍完两位小姐,六弟详云就在门口探了头,今笙看见了,便立刻喊了一声。

    顾详云便走了进来,行礼:“公主吉祥。”

    今笙又把谢姨娘和杜姨娘介绍了过来,公主瞧杜姨娘肚子挺了起来,就问她:“杜姨娘这是几个月的身孕了?”

    杜姨娘答她:“回公主,差不多六个月了。”

    “瞧着挺大的,再过几个月就生了吧。”

    “是的。”

    谢姨娘瞧她的肚子说:“杜姨娘好福气呢,你这肚子是尖的,将来准生个儿子。”

    杜姨娘笑笑:“借你吉言了。”

    “都别站着了,都坐着说话吧。”公主招呼了一声,既然到了这府上,也就是这府上的人了,与大家下联络一下也是应该的。

    几个人坐了下来,婢女上了茶水侍候。

    ~

    同一时间,江小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在少爷房间向来是由她收拾的,现在还是由她收拾,她习惯性的去屋里把床给收拾了,掀开的时候床上什么也没有。

    她虽年幼,但还是知道这些事情的,私下里也没少听人说。

    洞房花烛夜,这床上应该有落红,一定会有落红的,但这床上怎么就干净得什么也没有呢?

    这事江小树没敢和谁说,她闲着没事,一个人坐在游廊里想了好一会,也没有想出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公主是金枝玉叶,一定是完璧之身。

    既然公主是完璧之身,但床上没有落红又怎么解释?

    是大少爷不行吗?

    大少爷竟然不行?

    昨天晚上没有洞房花烛?

    人家可是金枝玉叶,这得多委屈啊?

    江小树想得出神,同情公主,也同情大少爷,看着挺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行呢?

    她想了半天,最后也只能叹口气。

    大少爷是中看不中用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治得好。

    一行人正朝这边走了过来,远远的看见,是公主回来了,她便忙起了身。

    这一大早上的,也不见大少爷在府上,这也不合理啊?

    看来昨天晚上两个人闹得很不愉快啊!所以大少爷现在都不在府上了。

    “公主吉祥。”远远的,看到公主走近了,江小树也忙行了礼。

    芊晨公主瞧了她一眼,知道她是都统大人身边的小婢女,人虽小,但瞧着是个机灵的。

    “你叫什么?”她问了一句。

    “回公主,奴婢叫江小树。”

    公主点点头,从她旁边走了过去,没再说什么。

    “公主。”跟着她一块从宫里出来的婢女小八低声和她说:“你别瞧着这小丫人小,可是个鬼精灵呢,您昨晚和都统大人进屋歇息的时候,她可是在外面偷听了好一会,都恨不得把耳朵贴门上去听了。”

    “哦。”她这么小,就懂这些个了?

    她虽是成了亲,可还没经历过,也还不懂呢。

    另一个叫小九的宫女小声说:“公主,奴婢已打听过了,这个江小树是都统大人的通房丫头,一直侍候都统大人的,说她是个奴婢,其实什么活也不干,都统大人每天就让她写写字,看看书,射射箭,享受的可是小姐的待遇。”

    “真的假的,都统大人有这么变态么。”芊晨公主有几分的不信,那丫头也不大,做都统大人的通房丫头,这都统大人也太变态了,这么小的孩子都下得了手。

    小九小八是她从宫里带出来的婢女,在宫里的时候就一直侍候她,对她自然是忠心的。这俩丫头也是个机灵的,一入府就把府里的事情打听了个遍,平日里嫉妒江小树的婢女也不少,自然是把江小树的坏话说了个遍。

    本是说江小树的,倒没想到公主竟提了都统大人,说什么变态。

    小九只好说:“公主,这事千真万确,这江小树在都统大人房间里睡过的,府里这么多婢女,有看见的,奴婢瞧这小婢女长得水灵着呢,您不可不防。”

    真是人不可相貌,都统大人喜欢这样的,她觉得又惊讶又无语。

    “去把江小树叫过来。”她想亲自问一问,看是不是真的。

    本来就不喜欢这都统大人,他若真要了这么个小女孩做通房,她不但不喜欢他,可能还要讨厌他了。

    ~

    过了一会,江小树就被叫到了公主的面前了。

    也不知道公主叫她做什么,她先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

    “奴婢见过公主。”

    “江小树,问你一件事,你要据实回答,若有说假,本公主就把你赶出府去。”

    江小树心里微微一惊,这公主瞧着和气,但一开口就要赶她出府,果然,没一个好惹的。也不知道她犯什么事了,怎么就得罪了刚进府的公主了?

    “是。”江小树还是忙应了下来。

    “你是都统大人的通房?”她开门见山的问了,一个小婢女,也不值当的绕弯子。

    “不是,奴婢不是。”江小树吓了一跳,本能的摇头。

    本来就不是,公主又刚嫁到府上来,她若说自己是大少爷的通房,公主吃了醋,还不得立刻把她赶出去?赶出去事还小,指不定还要把她给杀了泄愤也不一定呢。

    芊晨公主便冷哼了一声,在婢女面前,她当然是要先给自己立威的。

    “既然不是都统大人的通房,为什么都统大人要教你写字?”

    江小树忙回她:“回公主,是都统大人惩罚奴婢,让奴婢每日写三千字的。”

    “信你算我傻,是不是都统大人的通房,验下身不就知道了?小九小八,给她立刻验身。”她倒是要看看,她还是不是个处。

    小九小八立刻走了过来,一边一个抓住了江小树。

    这俩人立刻就把江小树给架住了,往一边的桌子上摁,要脱她的衣裳。

    江小树吓得脸色都白了,几时被这样对待过?

    就算是五少爷恶,也没这要待过她。

    就是大少爷凶,也没这样待过她。

    公主,明明是个女人,才刚嫁进来,竟是要她的婢女扒她的衣裳,给她验身。

    她不太知道她们的验身是怎么一回事,但脱她衣裳,她就知道不是好事了。

    “不要,不要……”她惊得大叫,用力挣扎,想要逃开。

    “反了你了。”小八大怒,啪的就甩她一个耳刮子,公主要验她的身,她就应该跪着领旨,居然还敢反抗,宫里那些被验身的,哪个不是乖乖自己脱下来的。

    江小树挨了一个耳刮子,挣扎得更凶了。

    “公主,求求您,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是大少爷的通房,我真的不是的。”

    “你给我闭嘴。”小九在她身上掐了一把,验个身还这么不乖,两个大人都快摁为住她一个小丫头了,小八气得又抽了她一个耳刮子。

    江小树来府上这么久,几时被人这样抽过耳刮子,顿时不挣扎了。

    她再挣扎下去,一会惹恼了公主,估计小命都得没了。

    她不挣扎了,只是大声的哀求:“公主,我真的不是大少爷的通房。”

    芊晨公主走到她面前,看她可怜兮兮,觉得甚是惹人爱怜,便和她说:“是不是,等验过身本公主就知道了,要是一会验了身,证明你是都统大人的通房,本公主就把你赶出去。”

    小八小九下手也就利索了,立刻把她衣裳腰带给扯了。

    “我真的不是大少爷的通房。”江小树不断的说,本能的并拢了腿。

    女孩的隐私,她本能的要保护自己。

    “啊……”六少爷人还没到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江小树的声音,他匆匆跑来,人还没进屋里,江小树一声凄厉的尖叫便传了出来。

    六少爷疾步跑了进去,就见是公主坐在这儿里,她的两个贴身的宫女把江小树摁在了桌子上,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她们在作甚么。

    “公主,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六少爷走了进来,忙询问了一句。

    芊晨公主瞧他一眼,一个死了姨娘的孩子罢了,她也不甚放在心上。

    “没什么。”她语气轻淡。

    江小树这时候已被放开,她颤抖着滑下桌子,衣裳不整的胡乱整理着,一拐一拐的跑了出去,芊晨公主也没拦着她,跑出去的时候她自个眼眶都红了,噙了一汪的水。

    小八走了过来和芊晨公主附耳低语一句,她也就点了点头。

    六少爷看了她们一眼,莫名其妙,只是觉得她们好像对江小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他拨腿追了出去,江小树一拐一拐的离开,他追上她直问:“江小树,公主她们对你作了什么?”

    “没什么。”这种羞耻的事情,她怎么说得出口。

    “没什么你哭什么?”

    “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公主欺负你了?”

    “公主打你了吗?为什么要打你?”

    江小树一边走一边掉眼泪,和他说:“我只是一个婢女,主子对婢女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她越这么说,他越想知道究竟出什么事了,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你想急死我么,你快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了。”

    就是告诉他,有用吗?

    六少爷还只是个孩子,他什么也帮不了她的。

    公主是金枝玉叶,是皇上的女儿,谁得罪得起呢。

    她转身在一处墙根旁坐了下来,和跟着她的六少爷说:“六少爷,您不要管我了,我想在这儿坐一会。”

    六少爷见她眼泪汪汪,知道她一定是受了什么委屈,脸都被打肿了。

    这公主瞧着也不像是个凶恶的,怎么这么会欺负江小树呢。

    从她这里问不出什么,六少爷也没有办法,转身走了。

    ~

    六少爷返了回去,就见小八迎面走了出来,他便忙迎过去叫她:“小八。”

    “是六少爷呀。”小八瞧了他一眼,有几分的轻视。

    一个姨娘生的孩子罢了,她是公主的婢女,自然是不会把一个姨娘生的孩子放在眼底。

    “小八,你们对江小树做了什么了?”六少爷问她。

    连六少爷都这么关心江小树?那个小婢女还真是个狐媚的,虽然说刚才验的时候发现她并未被破身,但府里的那些话,总归也是假不了的。

    府里的婢女都在传,不但大少爷对这小婢女格外不一样,就连六少爷也格外关照她,一个小婢女能同时让两位少爷格外关照,能简单得了吗?

    小八笑笑,回他一句:“六少爷,就是验一验她有没有被人破过身。”

    “……”

    “六少爷,奴婢还有事,告辞了。”

    六少爷站了一会,他在想这话的意思,他到底才九岁,就算再聪明才智,这种事情他还真不懂。

    怎么验江小树有没有被破过身?

    刚刚看见江小树的时候,见她脸上都肿了,有被打的巴掌印,还看见她衣裳不整的样子,好像让人扒了衣裳似的。

    隐隐好像又明白了什么,但依旧不是很清楚,转身,他便飞快的跑了出去。

    他虽然不太清楚,但说给今笙姐姐听,她一定是会清楚的,也刚好借此机会把公主对小树做的事情告诉笙姐姐,让她知道这公主可没有表面上那样面善。

    江小树平时也是很机灵的,人也可爱,就是笙姐姐也很喜欢这个小婢女的,还会教她认字的,她一个公主刚入府就对这么个小婢女出手,能是什么好人么。

    ~

    六少爷匆匆跑去找顾今笙,她人也刚回来坐下一会,喝了杯茶后,便抚额而坐,想事情。

    看她心事重重,她的奴婢也都退了出去,不打扰她。

    “笙姐姐。”知道她在里面没事,六少爷也就直接进了客堂喊她。

    今笙动了一下身子,看了看他:“六弟啊……”开口,有些许的力不从心,宫里的事情,让她心里有些乱,也不知道湘君怎么样了。

    “笙姐姐,我有个事想请教你。”

    “坐这,来说说看。”今笙以为她要请教的是学问上的事情,六弟好学,她自然是非常喜欢的。

    六少爷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待婢女过来上过茶,他悄声问:“笙姐姐,刚才我看见公主的人把江小树摁在桌子上,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就听江小树在叫了,之后江小树哭着跑出来了,我看她脸上都被打肿了,就悄悄询问了公主的婢女小八是怎么一回事,小八说是给江小树验身,看看她有没有被人破过身。”

    “这是什么意思啊?”

    今笙的神情已淡了下来,公主怎么会对江小树做这样的事情,还是她在府里听了什么不该听的话,认为江小树是哥哥的通房?

    江小树到底是不是哥哥的通房她也不确定,但若是哥哥喜欢,她觉得也无可厚非。

    自己的哥哥,怎么做她都觉得是好的,何况那江小树也确实惹人喜欢。

    公主该难道是听下面的人说江小树是哥哥的通房,而怀恨江小树,便对江小树做出这种事情了?

    女人善嫉,她理解。但这样欺负江小树,她便有点不高兴了。

    “江小树现在在哪儿?”她询问了一声。

    “在院外的墙角坐着哭呢。”

    “薄叶。”

    “奴婢在。”

    “去把江小树找过来。”

    “是。”薄叶领命去了。

    过了一会,江小树就被带了过来。

    她脸上果然是肿着的,走路的姿势也不太对劲。

    “奴婢见过笙小姐。”她福了身。

    “你们都下去,六弟你也回避一下。”女孩子家的事情,她想单独和她说说,六弟虽是年幼,这种事情关于女人的隐私,听起来还是比较羞耻的,便不想他听得太多。

    他现在虽然不懂,以后长大了,想起来肯定会懂的。

    六少爷只好跟着退下了。

    “江小树,你有被我大哥破过身吗?”四下无人了,她也就直接问了。

    “奴婢没有。”江小树鼻子一酸,差点又哭了,但刚才,也不知道她们拿了什么往她身上捅,她只觉得一阵刺痛,尖叫了一声。

    “她们给你验过身了?”今笙询问。

    “是的。”

    “怎么个验法。”

    “奴婢也不知道,当时她们把我给摁在桌子上了,我怎么解释公主都不相信。”她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

    今笙只觉得胸口有些闷,拿出一块帕子递给她:“你到里面去看一看,擦干净,再把帕子拿来。”如果真的那样做了,应该会有血迹的,虽然她相信江小树所言是真的,但还是要亲自证实一下。

    江小树接了帕子,去了里面的屏风下。

    过了一会,她拿着帕子走了过来,她流了不少的血,帕子一擦,都染红了。

    “小姐。”她伸出帕子,含了泪,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帕子放下吧。”

    江小树放下帕子,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你暂时不要回去了,先待在我这儿吧。”

    “谢谢小姐。”

    “明天若还有什么不适,回头来告诉我。”

    “是。”江小树福身,退了下去。

    随着她的离开,今笙抚额,这公主平日里说话什么的都是直来直去,她当时觉得,她是天真无邪,和她当年一样,没什么心眼。

    现在,因为怀疑她是大哥的通房,竟是这样对江小树,也许她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一个卑贱的婢女而已,她毫不放在眼里吧。

    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做这样的事情,是不太让她高兴的。

    她坐在那儿,想了一会。

    前一世,没有四大才女,她也不认识芊晨公主,她更没有嫁入到她们府上。

    太子瀚一旦被废,曲氏一族的力量一旦被削弱,她还算哪门子的公主。

    这样的想法忽然就冒了出来,她便知道对这位公主不仅是不高兴这么简单了,她这样待江小树,让她心里动了怒。

    她喜欢江小树,还曾打算过有一日把她要到自己身边来。

    自己喜欢的人,即使是一个婢女,被人这样伤害,凌辱,她也很生气。

    气归气,这口气,她还是压了下来。

    芊晨公主刚嫁到府上来,她不太想闹得不愉快。

    想了一会,今笙唤薄叶:“看着点,若是哥哥回来,就告诉他一声,说我找他有事,请他过来一趟。”

    “是。”薄叶应下。

    东宫。

    被软禁的日子,就真的大不如从前了。

    一夜之间,皇室内部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皇权之争,向来都是瞬息万变。

    再也不似从前的日子,睁开眼睁,自己可以走到院中。

    傍晚的时候,顾湘君的婢女拿了膳食进来,摆放在桌子上后,退了出去,门又被从外面关了起来,落了锁,禁军依旧看守着他们。

    湘君望了一眼坐在床边看书的瀚,都这个时候了,他还静得下心,还能看得进去,这份定力,她也是有佩服了。

    抬手,她了自己的银钗,在饭菜里逐个试了一遍,看银钗没有变色,确定食物里都没有放不干净的东西,才放心下来。

    现在被软禁在这儿,她时刻都在担心,怕羡殿下那边的人会在饭菜里下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谋害了他的命。

    现在的她,是步步谨慎,处处小心。

    “殿下,吃饭了。”她走到他面前,轻声喊他,甚怕自己大点声会惊扰到他似的。

    他慢慢抬了头,放了手中的书,看了看她。

    感觉她清瘦了些。

    起身,他站了起来。

    食物自然是不比从前丰富了,毕竟是被软禁的人,再不是从前风光的太子。

    湘君跟着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和他说:“殿下,我都试过了,没有毒,您多吃一点,您看您瘦了。”

    他明白,她是一个谨慎的女子。

    “你想离开的时候,随时告诉我,我会安排你出去的。”

    “我不会离开你的。”她拿了汤勺,喝了一口粥,她晚上习惯于喝粥。

    呕……

    莫名的恶心感忽然就涌了上来,令她一阵作呕,想要吐了。

    皇甫瀚立刻就放了手中的筷子,自己还未咽下的食物吐了出来,他本能的以为这食物里有毒。

    “湘君,湘君。”他已起了身来到她跟前。

    “我,我就是忽然觉得恶心,想吐。”她解释了一句,又看了看食物。

    “刚才我都试过了,没问题的。”

    呕……

    那种感觉又来了,她扭身作呕,实际上什么也没呕出来。

    “湘君。”皇甫瀚轻轻拉过她,小声和她说:“你是不是怀孕了?你好一段时间没来过葵水了吧?”

    湘君微微一怔,仔细一算,还真有好久没来葵水了。

    “真的,我应该是怀孕了吧?”她忽然又惊又喜,她竟然怀上了瀚的骨肉了,虽然现在的处境不太好,可还是好高兴。

    皇甫瀚给她作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声和她言:“这事先不要声张,找个机会,我安排你出去,你到宫外去安胎。”

    一听又是提到让她离开的事情,她本能的拒绝:“不,我不要离开你。”伸手,抱住他精壮的腰,现在怀了他的孩子,她更要和他在一起了。

    他们一家人,不应该分开的,尤其在这种时候,她要陪着瀚渡过这些艰难的日子。

    “如果你想孩子平安活下来,就听话。”如果留在这儿里,天知道这个孩子有没有机会生下来。

    湘君默。如果因为这个孩子逼着她离开,这段时间就由着他一个人在这里渡过?

    “先不说这个,先吃饭,你现在不能再少吃了。”

    湘君默默的坐了下来,越发的没有什么胃口的。

    她勉强喝了些粥,瀚给她夹菜,她吃了一口,又要作呕。

    “我吃不下去。”她有些艰难的说。

    “我知道,再喝些粥吧。”怀孕的女人会有孕期,会吃什么就呕吐什么,他是有听过的,所以理解她现在的状况,也正因为知道是这样子,便更不能留她在身边了。

    “你若每天都这样呕吐,很快就会让人发现端倪的,我们的处境已经不是从前了,这几天我会安排你离开。”

    湘君眼眸便红了起来:“你也跟我一起离开吧。”

    “不。”他若离开,以后便是逃亡的生活了,再也没有回宫之日了。

    他决不能让羡得逞了。

    他设计害他,不过是为了得到那个位置。

    为了这个位置,使用这等卑劣的手段,还真不想成全他。

    湘君轻声抽泣:“我不放心你。”

    她若离开,身边便再无人照顾他了。

    他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现在连走出这个房门都不成了,他会闷得慌的,没人陪他说话,他会不会闷得发疯。

    “听话。”他伸手抚在她脸上,她的泪便掉了下来,染湿他的指头。

    外面传来工锁的声音,片刻,她的婢女扣儿和黛儿进来了。

    两个人进来收拾盘子,扣儿一边收拾得啪啪响,一边轻声说:“外面的到处都是禁军,看来一时半会不离开了。”

    瀚轻声交代:“联络一下都统大人,让他来见见我。”又说:“不要惊动了苏大人。”

    “是。”两个婢女轻声应,因为苏大人现在是苏阁老了,取代了太子舅舅曲阁老的位置,所以,现在的瀚是对苏大人有了些防备了。

    这一天一夜,发生了太多的变故,已经不是谁都可以信任了,甚至是他的朋友,他也没有办法尽都相信了。

    现在,他只有靠这两个婢女来传递消息给他听了,不然,他被关在这里,又怎么能够知道外面的事情。

    她们是太子妃的人,到了吃饭的时间便送些吃的给太子和太子妃。

    她们传些消息过来给他,皇上也不会忌惮这些事情。

    这些消息,本就已经传遍了宫里的每一个角落。

    ------题外话------

    昨天手机上忽然看见qazokm8107一下子给投了二十来张月票,艾玛,各种受宠若惊。

    感谢上个月默默无声投票做好事不留言的可爱的亲爱的小仙女们哈,我手机上都可以翻到的,全都铭记在心。

    泪殇璃茉的粉丝值一直忽上忽下,我就知道你在养文哈,么么哒。

    新的一月,劳动节,大家都歇着了嘛。

    但我在劳动(⊙o⊙)啊!/(ㄒoㄒ)/~

    可爱的你,今天也给甩几个票过来给我开心开心哈O(∩_∩)O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