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34章 吵架
    入夜。

    远远的,听见策马的声音,便知道是自己家的大少爷回来了。

    薄叶在这儿等了好一会了,她迎了上去。

    “大少爷,您可是回来了,小姐请您过去一趟。”

    顾燕京下了马,站在这儿等他,估摸着是有什么事情的。

    “知道什么事吗?”他一边进府一边问。

    “可能是江小树出了什么问题了,您先过去看看吧。”

    那个小婢女,能出什么事?

    他心里琢磨着,脚下也大步流星的去了今笙那儿。

    他来到今笙的面前,今笙已迎了过来。

    “哥,您回来了。”

    “嗯。”他点了头,坐了下来。

    待奴婢上了茶水,她摆摆手:“都退下吧。”

    “江小树出什么事了?”他直接询问了一声。

    回来就先问这小婢女的事情,她眸色微动,指了指一旁的帕子,顾燕京看了一眼,蹙眉:“江小树的血?”不然,给他瞧这个作甚么?

    今笙点头,小声说:“大哥,江小树被公主下令验了身,就成这样子了。”

    “……”顾燕京脸色已是板了下来,沉了。

    今笙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是动怒了。

    她随之也就转了话题:“哥,太子现在怎么样了?”

    她竟是问了太子的事情,顾燕京便瞧了她一眼,压下心里的那一股无名之火,问她:“苏大人告诉你了?”

    今笙点头:“昨晚临走前说了几句,湘君在宫里怎么样了?你看见她了吗?”

    “太子被软禁在东宫,太子妃陪着他。”自然是一起被软禁了。

    今笙表情微微木然了几分,湘君也被软禁了么。

    她不担心太子瀚,因为与他不熟悉,没有任何感情,她担心的只有湘君,怕她因为太子瀚,最后的结局会和前世一样。

    还有哥哥……

    因为太子瀚,他前世的命运也并不好。

    她正想着这事,顾燕京和她说:“笙儿,苏大人现在取代了曲阁老的位置,被皇上任命为阁老了。”

    “是吗?”恍惚之间,她淡淡的笑了笑,前世的时候苏大人也是阁老,在太子一党都死后,他依旧活着。

    现在哥哥告诉他苏大人是阁老,她一点不惊讶。

    “苏大人高升了,你好像并不高兴?”从她的脸上真没看出什么高兴之情。

    “哥,我有话想和你说。”她先避开了苏大人高升一事,她心情是深重的,太子瀚被废之后还会发生什么,她并完全了解,但大局的走向她还是知道的。

    照着前世的事情来推算,太子瀚一定不会甘心就此被废吧?曲氏一族最后一定是凝聚了力量,那一次哥哥一定也是参与了。

    “你说吧。”瞧她神色微重,也不知道她究竟要说些什么。

    “哥,你还记得去年我和你和三爷说过的一件事情吗?就是我说的那个梦境的事情,湘君会成为太子妃,新帝登基后,哥哥会被处死一事。”

    顾燕京想了想,那件事情太久了,她若不提,他真的几乎就忘记了。

    当时是苏大人去处理这件事情的,渐渐的,他把这事忘记了。

    他想了一会,慢慢点了头。

    今笙看他,便知道他没有太往心里放,也许都快忘记她的话了。

    “我之前也提过,湘君会被立为太子妃一事,后来应验了。”

    是有提过这么一回事,顾燕京点头:“你又做了什么梦了?”

    今笙说:“现在太子被废了,新帝就是皇甫羡,过不多久,他会被立为太子,登基为帝的。”

    顾燕京看着她,她确实说过这些话。

    这些话,竟是都逐个应验了。

    “哥,曲氏一族一定不会甘心太子就此被废的,最后一定会凝聚力量想要推翻新帝,到时候,你不参与进去便无生命之忧。”或者他们能想出个什么万全之策,不被皇甫羡给设计了。

    前一世,她知道的也仅是这些局势上的大变化,究竟他们是在什么地方失败的,或者是在什么地方被皇甫羡给设计了,她却并不知情,若知道,也便好防备了。

    顾燕京看她不语,她怎么说得这么笃定呢。

    今笙想把话都和他说清楚了,这是她的哥哥,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地,不管他信或不信,她都要说给他听,当有一天他们谋事之时,他能想到她所说的话,多考虑一些,或者能救他性命也不一定。至于湘君,也许过几天,她就后悔了,被软禁在宫里不见天日的日子并不好过,湘君自幼也是娇养大的,会过不惯那样的生活的。

    只要湘君后悔了,她到时候托三爷把她带出宫就好。

    三爷现在已经是阁老了,说明是深得皇上信任的,湘君是无辜的,只要三爷出面,带走一个太子妃,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湘君离开了宫,不参与她们皇室的斗争,也就平安了吧。

    二叔那边的人,也会跟着平安了吧。

    ~

    顾燕京看着她,没有说话。

    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她都说了出来。

    她所说的一切,也正是他心里所想的。

    曲氏一族的人,当然不会甘心太子被废,一定会凝聚力量的。

    至于他,他自然会保护皇上的安危,但也一定会帮助太子瀚的。

    他能来到皇上的面前,是先仰仗了太子瀚的赏识,单单这一点的知遇之恩,他无论如何都会听他差遣。

    但这些事情并没有发生,而且一时半会也不可能会发生,笙儿却将要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了。

    “笙儿,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他默了一会,反问她。她一个闺阁中的女子,每天除了写字就是画画,怎么能够懂朝中的事情,但从她这一番话来看,她不但懂,而且深谋远虑,看得极远,看得极透彻。

    今笙说:“哥,这些都是我在梦境中看到的,除了哥,我也没敢和旁人说过,所有的事情都在应验,求你了,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我知道了。”顾燕京应了她,又问:“这些话你和苏大人说了没?”

    “没呢。”

    “你不要和他提这些了,免得对你不好。”他现在是苏阁老了,取代了曲阁老的位置。

    太子瀚被废,他竟是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

    太子瀚被废一事,成就了苏阁老,他取代了自己老师的位置,该是多么的荣耀。

    受圣上如此的重用,他自然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为太子瀚求情的,在朝堂中,有曲氏一族的势力,也有一些苏大人自己的人,看他的脸色行事。

    曲氏一族求情不成,曲阁老反被免职了。

    苏大人取代了曲阁老之位,他不为太子瀚发声,看他脸色行事的大臣更不会发声了,还有一伙保持中立的老家伙,便指望不上了。

    今笙隐隐听出他话里的不悦,问他:“哥,你是不是对三爷有什么看法了?”

    “没有,怕你说多了,会引起他的反感,毕竟梦境之事,怎么能当真呢,现在太子已经被废,如果下一步真的立羡为太子,哥相信你后面所说的话,先等着瞧吧,朝局最近不稳呢。”

    “嗯。”她答应一声。

    “记着哥的话,苏大人那里,别再提你这个梦境了。”

    “嗯。”今笙再次答应下来,隐隐觉得哥哥对三爷是不是有了什么防备之心了?

    “好了,哥先回去了。”顾燕京起了身,走了。

    今笙送他一步,望他挺拨的身影离去,望了一会,心里闷得慌。

    转身,她回了自己的屋,在自己房里坐了下来。

    脑子里有些乱,有些事情她要好好想一想。

    坐在屋里的圆木桌前发了会呆,刚刚的哥哥,怎么听都感觉是对三爷有了什么不满,是因为三爷成为苏阁老了吗?

    曲阁老是太子瀚的舅舅,被皇上免职了,现在由三爷取代了他的位置,照理说,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三爷也是太子一党的人不是么。

    当然,被免了官职的苏阁老可能会不太高兴,就算三爷是他的学生,他也不会太高兴这样的事情发生。

    三爷成为阁老了,在太子瀚的事情上,他应该是没有参与进去的,如果三爷固执的和曲氏一族一样参与进太子瀚的事情,皇上是不会提拔他为阁老的吧,皇上之所以提拔了三爷,甚至不忌惮曲氏一族,多半是因为三爷在朝中的势力与曲氏一族有得一搏。

    她宁愿相信三爷效忠的是北国王朝,而非某一个人,所以,在太子出事后,他没有在皇上面前过硬的去求情。

    三爷非但没有求情,在后来曲氏一族凝聚力量想要把新帝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时,三爷应该也是没有直接参与的,但哥哥却是直接参与了。

    她很想强迫自己相信,三爷效忠的是北国王朝,而并非某一个人,不是太子瀚也不是羡殿下。

    哥哥效忠的是,太子瀚。

    在太子瀚被废的这件事情上,哥哥和三爷最后一定产生了分歧了,所以刚才二次告诉她,不要再和三爷提她梦境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好和三爷提的了,后面的事情也都与他无关。

    渐渐的,她也就明白了。

    在前世的时候惟独他活跃在朝堂之上了,他虽与太子交好,却并非和哥哥那般,只效忠太子。

    想得多了,脑子里越发乱得厉害。

    有些话,她想见到三爷的时候当面问一问他,才能解她心里的疑惑。

    三爷这个人,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忽然之间,就看不懂他了。

    也许,从未看懂过他吧。

    ~

    那时,顾燕京匆匆回去了。

    回了睡房,公主正坐在那里发呆。

    等了一天了,都统大人一直没有回来。

    她在等他回来,把宫里的情况和她说一遍。

    外面忽然传来声音,是都统大人回来了,她的宫女在外面行礼。

    过了一会,门吱的开了。

    “都统大人,您回来了。”她也站了起来,迎他。

    “宫里的情况怎么样了?我瀚哥哥还好吗?”

    顾燕京看了她一眼,她又担忧又紧张,很怕他会说出不好的消息。

    “啪……”芊晨公主的脸被打偏了些。

    “……”芊晨公主震惊的瞪着他,他发什么疯?竟然回来就打了她一个耳光。

    她可是公主,他竟敢这样待她。

    “你干什么?”芊晨公主怒,捂了自己的脸,她几时被人这样对待过,就是在皇后膝下养着,皇后对她也都是和颜悦色的,重话都没朝她说过,皇上更是疼她得紧。

    她现在才嫁他一天,他竟回来打她。

    恍惚之间,她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一定是因为江小树的事情,除此之外,有什么值得他这样打她?

    “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他语气冷硬。

    “我做什么了?你倒说说,我做什么了?”芊晨公主气得不轻,发了飙,声音盖过他的声音,外面侍立的婢女都能听见了。

    竟还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他冷笑一声:“芊晨公主,打狗还要看主人的,你趁着我不在府上,凌虐我的婢女,你就不觉得自己过分了吗?”

    果然是为这事,芊晨公主就更气了。

    “你竟然为了一个婢女打本公主?”简直不敢相信,真是让她震惊了,又愤怒了。

    “我不是为了一个婢女打你,我是要你明白,就算你是公主,也是嫁到国安候府,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就是告到皇上皇后那儿,也是这个理,做事情之前,好好想想你夫君的颜面。”

    芊晨公主咬牙切齿:“就因为一个小婢女,你怎么就没有颜面了?你这是强词夺理,你分明是喜欢那个小婢女,府里的人都传开了,说她是你的通房,我问她,她不承认,我验她的身怎么了,我有什么错啊?”

    她气急败坏的朝他吼,自然也没有半分矜持高贵了,她都被打了,她还要什么矜持高贵,今天若不把这事捋清了,她以后在这府里还有立足之地吗?因为一个小婢女挨打,她不成了一个笑话了。

    顾燕京冷笑:“公主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样子还真让人大开眼界,她就算是我的通房又怎么了?我还不能有一个通房了?你既然怀疑她是我的通房了,听了下面的闲言碎语,就该知道是自己夫君喜爱的人,你明目张胆的凌虐自己夫君喜爱之人,不给自己夫君颜面,你脑子长哪去了?都让墨水给喝了么。”

    “你……”芊晨公主气得胸脯起伏难平,他竟敢承认了,还骂她没脑子。

    平日里在她面前不是挺好的吗?对她尊敬有礼,她还以为自己下嫁到国安候府一定是不会受半点委屈,毕竟她是公主,谁敢给她委屈,谁知道这一天还没有过去,她就被打了,还被骂了。

    她气得颤抖,脸色发白又发红,指着他吼:“顾燕京,算你狠,你这国安候府,我待不下去了,我要回宫。”一定要告诉父皇,这都统大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看着敬她,却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为一个小婢女打她,她这国安候府还有什么面子。

    “你尽管回宫,看看回宫里有谁会搭理你,瀚已经被软禁了,曲阁老被罢免了职位由苏大人取代,皇后娘娘还在做垂死挣扎,皇上一整天都在处理政事,应付那帮臣子,你回去说去,看皇上会怎么说。”

    芊晨公主气得发抖:“我明白了,你是看着我瀚哥哥被废了太子,以为我在宫里无人了,没了靠山,就敢欺负我了是不是?”

    “我只是要你明白,不要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在国安候府欺凌人。”

    “我怎么就欺凌人了,我不过是给她验个身,我又没把她怎么样,你护短成这样子,你太过分了。”

    “要不要我找人也给公主验个身,看看还是否是清白之身?”

    “你把一个卑贱的婢女和我相提并论?她配和我比吗?”居然要给她验身,她只能气急败坏的吼回去,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怒。

    顾燕京冷冷看她。

    “你不要后悔。”芊晨公主咬牙,从他面前走过,拉开门,又狠狠甩上。

    她要回宫,他若不跪着求她回来,她绝不回这国安候府之地。

    顾燕京没有拦她,抚额,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门悄悄被推了一条缝,六少爷轻手轻脚的进来喊他:“大哥。”人在外面就听见里面的吵架声了,吼声震天,这芊晨公主的吼功还真不是一般的响亮,吓人呢。

    顾燕京瞧他一眼,他忙小声说:“大哥,公主真走了,你不拦一拦啊?”真让她回宫告状,恐怕皇上明个就会拿他问话了。

    “拦个屁,让她滚。”本来想着与她过相敬如宾的日子,哪里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今笙那里看见江小树的血,他只觉得自己的血往外冲。

    六少爷咧嘴说:“大哥你真霸气,没想到你对江小树这么关心啊!”

    顾燕京瞪他一眼,敢打趣他。

    “那死丫头骗子呢。”

    “本来一直在笙姐姐那儿待着的,现在应该是回去睡觉了,今天哭了大半天,眼睛都肿了,脸也让公主的人给打得像个馒头包子。”

    “……”还没打了?

    “林枫,把江小树喊过来。”

    他的护卫林枫在外面得了令,去叫人了。

    过了一会,江小树就走进来了。

    都这么久了,那一处还是有些疼,所以就早早睡下了。

    也不知道大少爷叫她干什么,进来后见两位少爷都在,她便行了礼,规规矩矩叫声:“大少爷好,六少爷好。”四下没看见芊晨公主,心里有些疑惑,压了下来。

    顾燕京瞅她一眼,脸果然是被打过了,虽然消下去不少,还是能看得出来有手指印在脸上,该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在人脸上留下手指印的。

    “老六你出去。”

    “哦。”六少爷本想听大哥怎么和江小树问话的,忽然被赶了出去,只好走了。

    “芊晨公主都对你做了什么?”虽然从笙儿那听说过了,但他还是要听她亲口说一遍,看她怎么说。

    江小树瞪大眼睛,这事大少爷也知道了?

    本就觉得羞耻,现在就更羞耻了,她脑袋立刻垂了下来。

    “大少爷,已经过去了,奴婢没事的。”

    “平日里瞧着也挺机灵的,你不会跑吗,就任由人宰割了,你倒是挺会给爷长脸。”竟然让给捅破了,莫名的就气得肺都要炸了。

    江小树红了眼,她倒是想跑,但她跑得了吗?

    再则,那是公主,是大少爷的妻子,她敢得罪吗?

    但是,大少爷现在和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怎么听着像是在关心她似的?

    人最受不了的便是安慰了,本来不哭了,现在眼泪又止不住的啪啪往下落。

    顾燕京想不出来那个场面,但也知道她当时一定很害怕。

    这高高在上的皇族公主,是拿婢女不当人看,看似单纯的芊晨公主,骨子里和别人无二,甚至更过。

    “还疼吗?”他询问了一句,怕她年纪小,处理不好这些事情,毕竟不是正当发生的。

    江小树小声答:“不疼了。”羞耻得头也不敢抬。

    “说实话。”他声音威严了些。

    “还有一点疼,明天应该就不疼了。”

    “明天要是再疼,去找笙儿,让她找大夫开些药。”

    “是。”

    “明天起,你就去笙儿那边侍候吧。”

    江小树婢女一酸,声音微微哽咽:“谢谢大少爷。”他不解释,她也明白他的用心。以往她在笙小姐那儿侍候,他非要回来要收拾她。

    现在芊晨公主真对她做了不好的事情,他立刻要把她往笙小姐那边送,目的自然是为了她好,怕她侍候在这边,反而会被芊晨公主欺负。

    原来,不知不觉中,大少爷想要护着她了。

    她心里有些受宠若惊,悄悄问了他一句:“大少爷,怎么没看见公主呢?”

    “暂时回宫了。”

    回宫了?

    大少爷才刚回来,芊晨公主就回宫了?

    她大胆的猜测了一下,莫不是大少爷因为她被芊晨公主欺负的事情,和芊晨公主吵架了?芊晨公主一气之下回宫告状了?

    她当然不敢相信自己有这种资格可以令大少爷因为他与芊晨公主吵架,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大少爷,您是和公主吵架了吗?”

    “甭问。”

    江小树轻轻咬了唇,小声说:“大少爷,容奴婢多一句嘴。”

    顾燕京瞧她一眼,她小心翼翼的说:“我只是个婢女,被主子打一下骂一下都是应该的,您千万别因此和公主伤了和气。”他们伤了和气事小,最后倒楣的一定是她,公主金枝玉叶,从宫里回来后,日日在府上,若是心里记恨上了,总能找到机会收拾她这个小小的婢女的。

    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少爷护她,她心里虽高兴,可真不愿意他和公主闹出什么不愉快,最后遭殃的一定是她。

    “瞧你这出息。”顾燕京蹙了眉,被收拾狠了?竟怕成这样子。

    以往他收拾她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怕过。

    江小树抿唇,咬唇,她是没有出息,她的愿望就是天天有饭吃,能平平安安过活就满足了。

    “滚吧。”

    顾燕京不再和她说什么,让她滚了。

    江小树灰溜溜的滚出去了,见六少爷还没走,看见她出来朝她招招手。

    “六少爷。”两个人悄悄走得远一些:“大少爷是不是和公主吵架了?”

    “吵得可凶了。”六少爷也小声回她。

    “为什么吵架呀?”

    “傻了吧,当然是因为你了,你别看大哥平日里爱凶你,你真让人欺负了,大哥还是护着你的。”

    江小树听他这么说,就更确定了。

    大少爷这次是护着她了。

    “大少爷让我明天去侍候笙小姐。”

    “跟着笙姐姐是最好的了,笙姐姐身边的人个个都很好,不会有人欺负你的。”

    江小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个府里她一直最想侍候的就是笙小姐了,现在是终于有机会了。

    两个人小声说了几句话,江小树也就回去继续睡觉了。

    与此同时,芊晨公主在从国安候府离开后,就马不停蹄的往皇宫的方向去了。

    由于是晚上,天黑路便暗,迎面有辆马车而过,是苏大人的马车从宫里回来了。

    两人的马车擦身而过,万青回头看了几眼,那马车还扎着红布,感觉有点像公主的喜车,他快马靠过苏长离的马车和他讲:“三爷,刚才迎面过去的那辆马车,好像公主的马车。”

    里面没有吭声。

    公主现在国安候府之中,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再则,就算出现在这儿,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他不必搭话。

    马车一路哒哒而行,他闭了一会眼。

    今一天,宫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的处境现在并不好,一时之间,成了曲氏一族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皇上这一棋,走得高明。

    ~

    “三爷,到了。”

    苏长离下了马车,他是来到了国安候府了。

    昨天晚上从笙儿这离开,他和笙儿说了些话,想必她在府上也等得焦心了。

    他抬步进了国安候府,走向今笙住处。

    此时,今笙靠在自己榻上闭目,她并没有睡意。

    她还在等,看三爷今晚会不会来找她。

    哥哥都回来了,他再忙,也不可能住在宫里不走的吧。

    果然,薄叶匆匆来报了。

    “小姐,三爷来了。”

    “请他过来吧。”她也跟着坐了起来,前去开了门,在门口迎他。

    过了一会,苏长离也就过来了。

    “三爷。”她轻声喊了一声,他抬步走进来。

    她随手关上门,转过身来,苏长离已坐了下来,他有些渴了,便自己倒了水,先喝了一杯水。

    今笙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小声问他:“三爷,太子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被软禁在东宫了。”

    和哥哥说得一样。

    “太子妃呢?她在宫里的处境好吗?”

    “一个样。”

    她问,他便答。

    今笙默了一会,还是说:“三爷,我听哥哥回来说,你现在是阁老了,恭喜你了。”

    他瞧着她,她的恭喜说得还真顺口。

    “免了。”他淡声回她一句。

    今笙抿唇,三爷不喜欢这个位置吗?

    “三爷,我听说原先的阁老是太子瀚的舅舅,您取代了他的位置,曲氏一族的人会怀恨您吧?”

    “……”看来都统大人什么都跟她说过了。

    “还有太子瀚,他若是知道这事,会不会也不高兴?”

    他声音平静,压下那一丝的起伏:“你觉得我该拒绝的是吗?”

    今笙摇头:“我知道皇命难违,若不是情非得已,三爷一定不会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做什么阁老,毕竟,这样一来就会给您树立许多对头。”

    苏长离便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喝了一口。

    她现在关心皇室的事情,多过于他太多,以至于都不曾问过他一句,是否刚从宫里回来,是否吃过了。

    “三爷,看来皇上还是很信任您的。”

    他继续喝水,不搭话了,今笙忽然就伸了手,拽着他的胳膊,竟是有撒娇的成份在里面,她声音软糯的请求:“我上次和您说过的,去年说过的,当时哥哥也在,就是废瀚立了羡为帝,哥哥会死这件事情,您还记得吗?”

    “记得。”

    “虽说梦境多有虚幻,但这几个梦境都变成真的了,我很害怕哥哥会出事情,三爷,皇上这么信任您,您一定有办法可以不让皇上废立太子的吧。”

    “……”她以为他无所不能呢,这么高看他,他是该高兴吗?

    她轻轻摇他的手臂:“三爷,您给皇上求个情吧,不要废瀚吧,我很怕哥哥在这件事情上也会应验。”

    “如果我说,我已经私下和皇上求过了,你会信吗?”

    “我当然信了。”她淡淡的笑,她很想信他,但现在的她,渐渐有些动摇了。

    他取代了曲阁老的位置,他没有为太子瀚求情,他站在了太子瀚的对立面,后来的后来……

    他当然没有参与到曲氏一族的那个计划里,所以他安然无恙。

    为了保全他自己,他当然不会参与进去。

    三爷这个人,冷静得可怕,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的话而影响自己的判断。

    他和哥哥完全是不一样的人。

    哥哥这个人,充满了血气,现在想来,哥哥更像个人,他会冲动,因为江小树去骂公主,气走了公主,因为母亲的事情也曾冲动之余想要杀了周姨娘。

    他也会流泪,母亲去逝了,他在母亲的遗体前哭得比她还凶。

    他会为了太子瀚命都不要,充满了情义。

    这才是一个人该有的样子吧!

    三爷这个人,他不了解三爷,一时之间,竟想不出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笙儿,你是在怀疑我什么吗?”

    “我没有,三爷有什么好让我怀疑的。”

    她一脸天真,她只能这么说。

    他抬了手,轻抚在她脸蛋上:“你哥哥在怪我没在朝堂上为瀚求情,也许他已经和你说过了,但我还是希望笙儿的心是向着我的。”

    果然,她猜测的没错,三爷自己都承认了,他没有为瀚殿下求情。

    她再问他:“如果有一天,我的哥哥遇着了生死这样的大事,如我梦境里看见的一样,你能保我哥哥不死吗?”

    “我会尽力。”

    她推开他抚在自己脸上的手,语气沉而有力:“不是尽力,我哥哥必须活着。”

    如果有一天哥哥真的如前世一般的结局,她与三爷之间,也要彻底结束了吧。

    皇室政变,她无法阻止,也无法参与,三爷要做什么,她也无权干涉,但她的立场也很坚定,她这一世,只要自己的哥哥好好活着。

    也许,与三爷的开始,根本就是个错误。

    前世都没有交集的人,这一世也不应该有的。

    这一世,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