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1章 一夜夫妻百日恩
    隔了几天,日落平西后,杜姨娘那边传来了消息。

    薄叶前来禀报:“小姐,杜姨娘那边出事了。”

    今笙正在屋里写字,听这话便抬了头。

    薄叶说:“杜姨娘说,前几天她和谢姨娘说,最近睡觉不太安稳,谢姨娘就给她送了个枕头,说是可以安神的,但睡了几天后,身子越加的不适了,便叫了大夫来给她看看,大夫就闻到了枕头里面散发出来的东西,说那枕头里有一种可以令人小产的麝香。”

    今笙眸色微动:“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候爷已经回来了,甚是震怒,立刻派人拿了谢姨娘,谢姨娘自是死不承认,但在她屋里还搜寻出了扎有杜姨娘小人的巫术。候爷气得不行,令人打了一百板子,关到最西边那个院子里去了。”

    今笙便站了起来:“去看看杜姨娘。”

    ~

    主仆一行去了杜姨娘院子里,她正靠在床榻上,样子有些虚弱。

    瞧今笙进来了,她作势要起来。

    “杜姨娘,我都听说了,您就躺着吧。”

    杜姨娘便躺着没动了,和她说:“真没想那谢姨娘竟是对我存了狼子野心,明明平日里总与我姐妹长短的……”说了这话,她眸中泛了红。

    “是啊,谁能想到呢,这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杜姨娘你以后万事小心,我不是和你交代过吗,不要吃别人给的东西,就算是别人给的物品,也不要随便用。”

    杜姨娘便有些哽咽了:“谢姨娘常来陪我聊天,在我心里,早把她当成自家姐姐一样了,哪会疑有其它。”

    “什么自家姐妹呀,她和你有什么血缘关系么,同侍候一个男人,你又比她年轻貌美,她明着说你好,背后不知道怎么恨你呢,这次幸好发现得及时,不然,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杜姨娘哽了声音说:“我现在是真知道了,就是一个肚皮了来的还隔着心呢,何况不是一个肚皮出来的。”

    顾才华这时正站在外面,微微蹙了眉。

    她这个女儿,过于成熟了些。

    不过,转而又想,再过一年她就及笄了,成熟点也是正常的。

    转身,他离开了,到外面站了一会。

    府里又发生这样的事情,顾才华心情也甚是深重的,怎么身边的女人就没一个省心的呢。

    过了一会,今笙走了出来,喊他:“爹。”

    “笙儿呀。”他回身看她一眼,发现女儿长高不少,到他肩膀头了。

    “爹,我都听说了,过来看看杜姨娘,好在是有惊无险。”

    顾才华点点头,叹了口气,和她说:“这谢姨娘平日里瞧着也是与人无争的,没想到竟是存了这种歹毒心肠,我真是看错她了。”竟然连扎小人都用上了。

    今笙望着他,他总说看错了别人,甚至看错了母亲,其实,别人又何尝不是看错了他。

    说到底,还是男人惹的祸,如果男人可以一心一意的对待自己的正妻,不再娶别的妾室,便不会引来争风吃醋,自然就家和万事兴了。

    心里想着别的,今笙口上应他:“爹,现在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也不迟。”

    “您进去陪陪杜姨娘吧。”

    顾才华点头,她便告退了。

    顾今笙往回而返,不料,在院门口遇着了四小姐。

    她是刻意过来找她的,也是等了一会了。

    看到今笙终于回来了,她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问她:“是不是你指使杜姨娘害我谢姨娘的。”

    今笙回她一句:“再胡言乱语,撕了你的嘴。”

    “顾今笙,你已经害了我,我的脸就是被你给害的,你现在又要来害谢姨娘,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你就是看我和公主走得近了些,你心里恨我,你不要以为你可以在府上只手遮天,你这样对待谢姨娘,你会不得好死的。”

    啪……

    顾今笙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刮子。

    忽然被打了一个耳光,四小姐倒也没有震惊,打她一个耳光算什么呢。

    “圆妹妹,说话要拿出证据来,拿不出来就闭嘴,不然就是造谣,胡乱造谣,对你可没有任何好处。”放下这话,顾今笙抬步离去,进了院子。

    四小姐看她进去,恨恨的瞪她一眼,这才捂了自己被打疼的脸,转过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如今,在这个府里,除了公主,再无人可以帮她了。

    看得出来,公主是想要府里立威,甚至对顾今笙有些许的不喜。

    这个时候,她第一个能找的人,便也就是公主了。

    看到四小姐匆匆的跑过来,跑过来后二话不说就先对她跪了。

    公主人正在客堂闲坐着,便挑了眉,问她:“你这是作甚么?”

    “公主,现在除了公主,再无人能救我了。”

    “瞧你说的,你是府里的小姐,谁还能把你杀了不成。”

    府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自然也是知道了,不就是谢姨娘要害杜姨娘,被收拾了么。

    四小姐便有些哽咽,道:“公主,谢姨娘是被冤枉了,她没有扎过小人,也没有在枕头里放不该放的东西,都是顾今笙串通了杜姨娘要害谢姨娘,这一切都是因为顾今笙记恨我常到您跟前。为了给我一个警告,也为了在府上孤立您,顾今笙她想要架空了您的权势,虽然您是大少爷的夫人,但她才是这个府里掌家的,您一过来就要夺了她手中的权势,她当然有心不甘,您又让我们都来朝您请安,她更不开心了,您没来之前,我们每日都要朝她请安的,我甚至抄了整整一年的经卷,吃了整一年的斋饭……”

    芊晨公主蹙了眉,她本就有这方面的顾虑,现在被她这么一说,便有些深信不疑了。

    “您若不信,随便问问府里的哪个下人,都可以证实的,或者去宫里问问三姐姐,她也可以作证的。”

    “父亲把谢姨娘打了个半死,估计都活不成了,至于我,她若想我死,随便找个方法便可以把我给弄死了,现在留下我不死,不过是要没事的时候故意欺负我,但下一个,她对付的一定是公主您,我知道您是个好人,没有她那样的心机,就冒死来告诉您,还请公主多加防备。”

    的确是冒死来说的,因为她看见顾燕京回来了。

    “我知道了,你起来。”

    四小姐便站了起来,试了一下眼泪。

    “你哥回来了,你先回去待着吧。”

    四小姐回身看了一眼,果然是见顾燕京回来了,便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在门口遇着顾燕京,她也没敢抬头,福了身,退下。

    顾燕京也没看她,只是瞧了一眼屋里的人,见只有公主在,便径直走了。

    “大哥……”

    六少爷迎面过来。

    “我刚看见江小树了,我发现她病了。”

    “……病了就请大夫过来瞧瞧,和我说这个作甚么。”难不成他是大夫,还能给她看病不成。

    “大哥,我听院里的老妈子说,今天公主的一个镯子不小心掉到池塘里去了,公主非让江小树跳下去给她找回来,找了好半天,镯子是找回来了……”但这四月份的天气,水还是很凉的,所以江小树现在病了啊!

    顾燕京忽然就冷笑了一声,问他:“她人现在在哪儿?”

    “大哥我带您去。”

    他素来对江小树事情热心,上心,顾燕京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直接跟着他过去了。

    顾燕京跟着顾详云一块过去,这奴婢的院子里忽然来了两位少爷,婢女们都受宠若惊了,尤其是这两位少爷还去了江小树的房里。

    与江小树同在一个房间的是如意和翠花……之前院子里扫地的那两位婢女。

    “大少爷、六少爷……”两个婢女忙行礼,震惊,两位少爷怎么会来这儿?

    不过,再看躺在床上的江小树,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江小树,大哥来看你了。”六少爷人已跑了过去,喊她。

    江小树人刚躺下来,实在是没有一点精神,头晕得不行。

    她勉强打起精神,睁眼看了看,果然,看见一个又高又大的人站在她床前,可不就是六少爷吗?

    她忙一骨碌爬了起来:“奴婢见过大少爷。”

    “六少爷吉祥。”

    顾燕京瞧了她一眼,瞧起来是不大精神,脸色异常,便吩咐了一声:“如意翠花,你们两个今天晚上辛苦些,多照顾一下江小树,现在去请个大夫过来给她瞧瞧。”

    “是,是。”两个婢女忙应了声,退下。

    两个婢女退下,顾燕京问了句:“你今天跳池塘给公主捞镯子了?”

    “回大少爷,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你是猪吗?”

    六少爷轻拽顾燕京的衣衫,小声说:“大哥,她是婢女,公主的话她不敢不听。”所以,跟在公主身边,早晚让她给玩死了。

    顾燕京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大哥,您就帮帮江小树吧。”六少爷跟了出去,小声求他。

    “你对她倒是挺上心的。”

    “大哥,我发誓,我就是单纯的看她可怜,想帮她。”

    “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不去帮别人?”

    “大哥,可怜的人虽然多了去,但都没有江小树有趣,也没有她生命力顽强啊!”

    “这也是理由?”

    “大哥……”

    “她死不了,你不要忘记当初她往马下钻都没死。”

    这都多久的事情了,怎么还记得啊!

    六少爷又说:“可不道一夜夫妻日夜恩,你可便息怒停嗔。”

    顾燕京伸手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你想多了。”

    且不管六秒爷是否想多了,晚上那两个婢女倒也是真的尽心尽力的侍候了江小树,大夫过来给开了药,她们给煎好了,再给她服下。

    晚间起来侍候江小树喝了几次水,她捂在被子里出了一身的汗,等到汗出过了,人也就舒服了。

    这事,顾燕京没再去问公主,只是依旧在书房歇下了。

    他不主动回来,公主也不乐意再去请他。

    公主有公主的清高,洗漱过后,她靠在榻上想事情。

    小八悄悄进来和她说:“公主,都统大人和六少爷一块去看了江小树,还让婢女请了大夫来给她看病。”

    公主便微微敛了眉:“他的心里还是想着这个小婢女的。”

    “你说这六少爷怎么也这么关心那个小婢女?”

    小八小声说:“该不是两位少爷都喜欢那个小婢女吧?”

    芊晨公主心里有些许的不舒服:“一个小婢女,有那么大魅力吗?”

    小八轻声说:“奴婢仔细观察过那小婢女,她人虽小,但面带媚骨,这种女人若是长大了,可不得了,您看宫里的那些妃子,往往被皇上格外恩宠的,大都是这样的女子。”

    “那你说怎么办吧?”

    “公主,既然都统大人喜欢,总不好与他对着来的,不然就适得其反了,反而让都统大人对您心怀怨恨,不如这样子……”她和公主耳语一番,芊晨公主听了点头。

    “就照你的意思吧。”

    自己的意见被公主采纳了,小八也甚是高兴。

    “是。”又问她:“要请都统大人今晚过来住吗?”

    “暂时不用管他。”他给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上眼的,她还要巴着求他睡?

    小八只好应是,只是又低声劝说:“公主,夫妻长久分开睡,时间久了,越发没了感情,反而给别人可趁之机,您且不可妥得太久了。”

    “你下去吧。”提到这事,她有些心烦,小八只好退下。

    ~

    到了第二日,江小树天蒙亮就起了床。

    “江小树,你躺着别动,你今天的活,我和翠花帮你干了。”同一个屋的如意喊了她,这事她昨晚就和翠花商量好了。

    在这府里做了几年的婢女了,什么人她们没见过。

    那日江小树一番的话,的确是说到她们心里去了。

    回去之后,两个人闷了几日,最后也就释然了。

    江小树听她们这样说连连推辞了:“两位姐姐,你们已经照顾了我一夜了,我心里已经是感激不尽了,怎敢再劳烦两位姐姐帮我打扫院子,我现在觉得精神多了,我没问题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利索的起了床,虽然热是退了,身上确实还是少了点劲,但自己的活,如果可以干得动,她还是要自己干的。

    “两位姐姐,你们对江小树的照顾,江小树记在心里了,我谢谢你们了。”她下了床,对两个人行了一礼,跑了出去。

    翠花和如意相视一眼,小声说句:“走吧走吧,我们帮她尽快把院子扫完了。”

    的确,同为婢女,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哪里去,江小树不论是在大少爷身边做婢女,还是又被罚到院子里扫地,她都是一个样,既然不高傲也不自卑。

    就拿昨日的事情来说,被公主求跳到池塘里捞镯子,她眉头也没有皱一下,竟真的跳了下去,在水里摸索了好一会,最终是找到了镯子。

    她是乡下来的野丫头,从小就有在河里玩过,也是识得水性的,不然,也准得淹死,那池塘的水可深着呢。

    她上来的时候有些哆嗦,但愣是不啃一声,一天过去了,她也只字不提这事,脸上更没有半点委屈,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她虽不提这事,但江小树被公主派到池塘捞镯子一事却是在私下里悄悄传开了。

    再则,江小树年纪并不大,现在也才十一岁,比起她们小了四五岁呢。

    分明也就是一个孩子,遇事完全是临危不乱。

    就是这么一个小孩子,那日还能对她们说出那样的一番大道理,即使是活得比她年长一些,也是自愧真不如她的。

    渐渐的,对江小树就没了敌意。

    同是婢女,婢女何必为难婢女,这话深入人心。

    远远的,两个人看见两个人从对面帮着她一块把院子里各处扫干净,嘴角到底是噙了些许的笑,她知道,这个世上不光有坏人,还是有好人的。

    人生依然是很美好的,一觉醒来,她的病好了,依旧可以吃吃喝喝。

    过了二天,周姨娘因受伤过重,吐血不止而逝。

    一个没有任何家世又不受宠的姨娘而已,草草的埋了。

    同月,月底,皇上下了一道诏书。

    自古帝王继天立极,为长治久安,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之详,慰臣民之望,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付托至重,承祧衍庆。次子羡,日表英奇,天资粹美,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大典告成……

    自此,羡位移东宫。

    瀚殿下幽禁在景阳宫,皇后气得一口老血咽在喉中,她恨呐,狠狠的咽了这血,大局瞧着已定,惟有按兵不动。

    转眼,迎来了又一年的端午节。

    古音擅长各种美食,逢年过节的,都会给今笙送些她自己动手做食物过来,这不,今天又送来了粽子。

    两位小姐坐在一块吃粽子,听古音和她介绍说:“这个是水果粽子,这个是豆沙粽子,这个是甜枣粽子,这个是香芋粽子。”她每样都做了一些,自然也是每样都给她送了一些。

    今笙笑尝了个香芋粽子,和她讲:“香嫩可口,我都舍不得一口吃下去了。”

    古音笑说:“你喜欢吃就好。”转又问她:“端午节了,要出去玩吗?”

    “还没想好呢,你呢。”

    这些天三爷一直忙着,少有往来,也没和她说端午节要怎么样。

    太子瀚被废,现在羡被立为太子,估计要忙的事情多呢。

    “公主到。”

    两个人正在屋里说着话,外面传来婢女的通报声。

    古音和今笙便都起了身,芊晨公主人已进来了,笑着说:“老远就闻到粽子的糯香味了。”

    “嫂嫂,是古音来送来了粽子,你来得正好,坐下来一块尝尝。”

    “原来是古音来了,你真心够偏心的了,来到府不先看我,倒是先把粽子送到嫂嫂这儿了。”

    古音忙笑着说:“正准备往公主那儿去呢,您就来了。”

    知道她这个人多半是有什么就喜欢直接说出来的,是人让尴尬了点,今笙忙笑说:“嫂嫂,您爱吃什么粽子?这有水果、豆沙、香芋、红枣粽子。”

    “香芋粽子吧。”她坐了下来,今笙便唤了一声:“小八,过来帮公主把粽子剥了。”

    小八忙走了过来,动手给她剥粽子,把那层绿色的叶子一层层剥下来。

    芊晨公主也就吃了一口,味道确实可口,就连说了两声:“好吃,真好吃,古音,你回头也多送我些粽子,就这个香芋馅的就好,宫里的御厨,也都不如你做的好吃,外面卖的就更不要说了,既不好吃,又不干净。”

    古音连应:“好,一定,等做好了,一定立刻送过来。”

    “今笙,你包粽子的活,真得多跟古音学学,你包的真不太乍滴,我吃了一个就吃不下了。”

    今笙笑笑:“我正在学着呢,明天嫂嫂也跟着我一块学学吧,我哥也爱吃粽子呢,他爱吃豆沙粽子,要是嫂嫂亲自包给哥哥吃,他指不定要高兴成什么样呢。”

    她贵为金枝玉叶,几时下个厨房……

    “好。”芊晨公主笑笑,暂且应了下来。

    “苏大人到。”外面又传来了奴婢的禀报声,今笙眸色微动,含笑,迎过去。

    “三爷。”

    苏大人和里拿了不少东西,本想说些什么,忽然看见里面还有旁人,那话就咽了下去。

    今笙笑着说:“古音刚送来了些粽子,嫂嫂也刚过来。”

    古音便走过来笑着说:“重楼既然有客到,我就不作打扰了,改天我们再约。”又看了一眼公主,朝她道声:“公主,等我做好了粽子就派人送来,我先告辞了。”

    “好。”公主应了声。

    芊晨公主走身走了过来,看了看苏长离手上的东西,笑着说:“苏大人这里面装的多半也是粽子吧。”

    过个端午节,个个都想着送她粽子吃,没吃过似的。

    “对。”苏长离应了她一声,这才把带来的粽子放在了桌子上。

    粽子是装在一个竹制的篮子里的,府里做了些粽子,他尝着不错,特意挑了些送过来。

    今笙跟着走到他旁边,拿起一个粽子闻了闻,笑着说:“这个是红枣粽子。”

    “这个里面放咸蛋黄了,我最爱吃蛋黄了。”

    “这都能闻得出来?”

    “我鼻子灵呢。”

    他低笑:“狗鼻子。”伸手捏在她的鼻子上。

    “疼……”她带着鼻音,声音反而带了娇憨。

    眼角的余光瞧见公主正在看她,她立刻也就笑着喊她:“嫂嫂,你也带些三爷和古音送的粽子回去吧,多呢。”

    “都是送给你吃的,我哪好带回去。”

    “我吃不完的,放久了反而坏掉。”

    “袭人,给嫂嫂拿些粽子送过去。”

    袭人走了过来,挑了些粽子,送给公主的婢女拿着。

    “那我就不客气了。”公主也就收了,又说:“我来是和你说一声,端午节那天我想出去玩玩,到时候你也一块去吧,人多热闹,你也可以把古音一块约上。”

    “好啊。”今笙含笑应下,她也就走了。

    笑还没退去,嘴忽然就被噙住。

    唔……

    她伸出粉拳打他胸口,怎么冷不防就亲上了呢,还被他惩罚性的咬了一口,虽然不重,但一口咬在唇上,也是疼的。

    “你就这么答应人家一块出去玩了?”他怎么办?他今天过来,就是特意告诉她,要带她一块玩的。

    今笙莫名就知道他话里的意识,摸了一下被咬疼的嘴,哭丧了一下脸,随之拽着他的胳膊小声说:“你可以悄悄跟着我的。”

    “……”

    “你悄悄跟着我,我们也是可以一块玩的。”

    “瞧把你给能的……”伸手给了她一个爆粟子,今笙只能摸摸被他敲疼了的脑袋,听他说:“下不为例,以后再遇着这样的日子,先问过我再答应人家。”

    “霸道。”连和自己的小姐妹一块玩玩都得问问他,这过的什么日子啊。

    “你不满意?”

    “满意,非常满意。”她扭身坐下来,剥粽子。

    又吃了一个蛋黄粽子,她主要是想吃里面的蛋黄。

    苏长离瞧着她,她吃个粽子也是没谁了,吃了一会就被噎住了,便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水,想她去年吃月饼被噎住的时候,还分外不好意思。

    等她吃过,是真的吃太饱了,刚才已经吃过一个粽子了,冷不防就打了个饱嗝。

    “……”苏长离看着她不说话。

    今笙这次是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她真没想到会打个饱嗝出来,才吃了二个粽子而已啊!

    呃儿……

    忽然又来了一声打嗝之音。

    苏长离抚额,忍俊不禁。

    今笙忙拿水就喝,想把这个嗝压下去,但不管用。

    苏长离瞧她手忙脚乱的不停的给自己往肚子里灌水,那嗝始终没压下去,她自己马上水都要喝撑了。

    他起身走了过去,在她耳边忽然就喊了一声:“顾今笙。”

    “……”她正在喝水,冷不防他在自己耳边喝了一嗓子,心里一惊,口里的水直接呛出来了。

    本来分外不好意思,这下子便找着了台阶下了。

    “三爷,您叫这么大声干什么,我在正在喝水……”

    “现在喝好了吗?”

    今笙放下杯子,拿了帕子往身上擦水:“我身上都让您吓得弄湿了。”

    “你现在还打嗝吗?”

    “……”好像不打了。

    “三爷,你真调皮,我去换个衣裳,您等我一会。”她面前的衣裳都湿了一片,便拨腿往外走了。

    他眸色微动,被人用调皮两个字形容,莫名的觉得也不错。

    ~

    今笙回了屋,飞快的换了件衣裳,对着镜子照了照。

    苏长离等在外面,对,就等在她屋的外面,那道屏风外面。

    顾小姐未来的姑爷嘛,这里的常客了,不论他出入哪里,总不会有人拦他。

    他等了一会,里面的人走了出来,从屏风后面出来了。

    换了件白色的绣着淡粉荷花抹胸,腰系百花裙,折纤腰以微步,头上常常插着他送的那支金簪,香娇玉嫩,人比花娇。樱唇不点而赤,娇艳若滴。

    “……”忽然瞧见他正坐在屋里,片刻微愣。

    “三爷,您腿还真快。”怎么她才转个身,他就跟过来了。

    苏长离没说什么,起身朝她走了过来,她下意的朝后退了退,莫名的知道他想干什么,果然,他逼了过来,把她往怀里一拽。

    她腮边两缕发丝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被他拽到怀里时眸色慧黠的转动了几下。

    好一段时间没好好碰过她了,最近朝中的大小事情甚多,来找她的次数也就少了,现在触碰到她,他很自然的就亲过来了。

    亲她,再亲她。

    她在他怀里默默回应,缠绵在他的怀中。

    不抗拒还回应……?

    过了一会,他气息微重了些,在她耳边低声一句:“你是故意的吧?爷快要被憋死了。”

    今笙早就感觉到他又有了变化,有意无意的碰过他好几回了,其实自己也很不好意思的,但就是想让他不好受。此时听他这么说,心里默默回他一句:活该……

    她机灵一把推开他,跑到一旁去给他倒水:“三爷你喝口水降降火吧,这水是凉的。”她一脸狡黠,谁让他有事没事就要拉着她亲亲亲……

    苏长离没有办法,只好去喝水。

    再忍一年半载,一定不忍了。

    转身再次坐了下来,喝了杯水,让自己慢慢缓了过来,才和她说:“你之前说的那个梦境,你在梦里被谁杀死了?”

    今笙疑惑:“三爷,你怎么想起来现在问这事了?”

    想到她提到的一个又一个梦境,并且都在应验着,现在羡也被立为太子了,即使他有些怀疑这个梦境的真实性质到底有多少,但想到她说在梦境中被人杀死了,这事渐渐让他有些许的不安了。

    “问问,你再说说。”

    三爷性子想法太多,真说出这个人的名字,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以前没说出来,现在也没必要说出来的。

    现在羡为太子,顾云溪是太子的人了,她与顾云溪的个人恩爱,犯不着把三爷一块拽进来,搞不好,会连三爷一块连累了。

    她个人的事情,还是个人解决吧。

    “也不一定真成,您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再说,您不是放了人在我院外保护我了么。”

    三爷能为她做到这一步,她也满足了,她对他并无什么要求。

    她的恩怨,与庶妹之间的恩怨,本不应该由三爷来承担。

    她不愿意再多说,苏长离挑了眉,说她:“别人的事情你说了一大堆,论到自己的事情,你一个字不朝我提,你这是几个意思?对爷还有戒心?”

    “三爷,你想多了。”

    “我对你,举双手保证,一点戒心都没有。”

    她说得半真半假,他也只有低笑,忍不住拽下她的双手,亲了一口。

    “三爷,我还有样东西要送给你,你再等我一下。”

    “……”

    她扭身跑开,片时,拿了个香包过来。

    “我今年就做了这一个。”所以,不会再和去年一样,每人都有,只给他做了一个,把他特殊对待了些。

    他嘴角噙了笑:“算你有良心,给爷戴上。”

    今笙便给他佩戴在他身上,再次抬首之时,苏长离顺势把她抱在怀中。

    “以后每年这个时候,都给爷做一个。”

    “嗯。”

    “不许给别人做。”

    “好。”她低笑,三爷真是霸道得不讲理,但这个要求,她接受了。

    ------题外话------

    有宝宝和私下里说,这几章拖章节,平淡了些?

    呜呜……我要怎么办呢。

    写一个长篇小说,和三十万字的短篇真不一样,只需要写两个人的爱情,就完全可以达到三十万字了。

    写一个长篇,真的有一些情节需要过渡一下的,有些人虽是配角但也总是要交代一下的,即使是配角,我也尽力想把她们写得出彩一些,不枉大家追文一场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