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8章 与三爷退亲
    本想再关她几天,那帮老东西全都给他施压,皇甫羡便有些等不及了,也是不能等了,唤了自己的贴身护卫。

    “青铜、铁云。”

    “皇上。”两个人快步走了进来。

    “拿着朕的令牌去把顾今笙给我带过来。”

    “是。”青铜上前接了那块皇上的金牌,见金牌如见人,可以通行无阻的一块牌子。

    “务必安全带回来。”他又强调一句。

    “是。”两个人应下。

    ~

    一夜过去,毕竟是在坐牢,洗漱都没有了,又经历这样的事情,大家便显得有些憔悴了,也只有七少爷还活泼的走动着,然后拍拍铁门,想出去,又无门。

    被关在这里久了,他也有些想出去了,毕竟,这不是他的家。

    忽然,有人过来了,门被打开。

    “顾今笙小姐,你出来一下。”门口的官兵喊她。

    四小姐忽然就冲到顾今笙旁边问她:“是不是苏大人想办法救你出去了?你该不是想一个人出去,把我们都扔在这儿吧?”

    四小姐这样说,所有人都看着她,其实大家心里都很不安,有太多的不安全。

    今笙没看她,扫了一眼各人,说:“大家放心,我一定不会撇下你们的,等我回来。”抬步,她走了出去。

    她也怕苏大人是派了人专门提她出去,因此,有些话也是想当着大家的面问,免得给她们内心造成更多的不安全,强起混乱。

    “顾小姐,您这边请。”狱卒对她分外的客气。

    “这位大哥,什么事啊?”今笙询问了一句,从他的态度觉察得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坏事。

    “皇上派来的人,来带您请宫了。”

    “……”

    今笙跟着走了出去,果然,看见了常随在皇甫羡身边的那两个护卫。

    “笙小姐。”两个人立刻迎着她出来了。

    “皇上让我们来接你进宫了。”青铜开口和她讲,因为在国安候府见过她几回,也知道自家主子对她的心意,说话也就分外的客气有礼了。

    今笙询问:“他见我干什么?”

    青铜说:“笙小姐,您的家人都被关在这儿,您不想见见皇上,为自己的家人求个情吗?”

    这话,果然是说到她心里去了。

    不管皇甫羡要见她的目的是什么,她也确实想见他一面。

    “我去就是了。”她答应了,跟着青铜和铁云一块去了。

    ~

    皇宫。

    今笙跟着这两个护卫顺利的入宫了,远远的,站在游廊里的顾云溪便看见她过来了。

    隐下眸中的嫉妒,皇上这么快就把她提出来了,他可真是一点都等不及了。

    今笙被带到皇甫羡的跟前,那位新帝的面前。

    皇甫羡坐在龙案前看着恼人的奏折,都是那些老臣一遍遍递上来的。

    这帮老家伙,是要逼他啊!

    “皇上,笙小姐来了。”青铜启禀。

    皇甫羡从龙案前抬头,果然,她来了。

    他看了她一会,虽是被关了一天,也没有洗漱,在她身上,却有种迷乱的美。

    她已经十六了,她已经完全长成一个妙龄少女的模样了。

    “笙儿。”他从龙案前站了起来,迎着她走来。

    他的属下退到外面去。

    今笙瞧他朝自己走来,忽然就冷笑了一声:“皇上现在好大的威风啊,刚一登基,就陷害了我的哥哥,他根本没有谋逆,他与你无仇无怨的,你为什么要陷害他。”

    “为了你啊……”他坦然承认了自己的目的。

    “……”今笙没想到听到的是这么一个答案,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笙儿,你真美。”皇甫羡看着她,目光充满了神采。

    “……”

    “我等这一天,等太久了,笙儿,我再不让你离开我身边了。”抬手,他把她给抱在了怀里,紧紧的抱着,她终于可以属于他了,再也不用嫁给苏大人了。

    如果他的行动再慢一点,明年守孝结束,她就要嫁人了。

    今笙怔。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的,皇甫羡为什么会对她生了情呢?

    他为了得着自己不惜陷害自己的哥哥?简直荒唐……

    猛然,她大力的挣扎,用力推他。

    皇甫羡只好放开她,含了笑说:“笙儿你真软。”

    不要脸的狗皇帝。

    今笙忍下心里的怒骂,问他:“我哥哥,我全府上下百口人,都被你关起来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哥哥?”

    “很简单呀,你只要去和苏大人把婚事退了,保证永不再嫁给他,我就放了你哥哥和你全府上下所有的人,一根头发都不会伤了他们。”

    “……”无耻。

    皇甫羡含了笑,一点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何不妥,不然,他要如何得到她呢?

    “等你和苏大人把婚退掉后,我会追求你的。”

    “如果你不答应我这个条件,我一会就下令,把你家所有的人都提出去斩首示众。”

    “你要知道,你哥犯的可是谋反之罪,他带兵进宫谋反,可是要诛连九族的。”

    今笙冷笑:“你费机尽机的当上皇帝,为的就是仗着自己手中的权利,为所欲为,不惜陷害忠良吗?”

    皇甫羡轻笑:“笙儿,你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也是单纯得可爱呢。”

    “试问这天下有几人费尽心机的得到权利后,不是为了日后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利为所欲为?诚然也许有几个忠良,也是屈指可数的。”

    “如果天下的臣子都是皇上这样的心态,这可真是北国之祸了。”

    “笙儿。”皇甫羡的声音重了一些。

    “这件事情我们不必讨论,你的时间不多了,明天午时,如果你还没有想好,你哥和你的家人就等不及了,她们都会被推到城门斩首。”

    “不用明天午时,我现在就答应你,我会与三爷把亲退了。”

    比起家人的生命,她的婚事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她毫不犹豫。

    她毫不犹豫,皇甫羡反是愣了一下,之后轻笑。

    她答应得太快,他反而不相信了。

    “笙儿,如果你是耍我玩的,我有能力抓你哥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你要知道我现在是一国之君,想要一个人的命是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我可以把你府上的人全都给杀了。”

    “我知道,您现在是一国之君,可以为所欲为了。”

    她话语一转:“但是,如果皇上您骗了我,不放了我的家人,在我解除婚约后,还要执意杀我的家人,除了您一块杀了我,不然,您只要留我在身边,我也找机会杀了您的。”

    他点头:“笙儿放心,只要笙儿跟我在一块,我绝不为难你的家人。”抬手,他触摸她的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真好看,他一直都想摸摸她。

    今笙退了退,不让他碰自己。

    “我答应你了,你什么时候放了我的家人?”

    “等你和苏大人退了婚之后。”

    “你最好不要让苏大人知道我今天和你说的一番话,说什么是朕逼你的,你得让他知道你是心甘情愿的,再则,他如果不会因此对你死心,退婚之后他因为不死心还来暗暗的纠缠你,我会很不高兴的,我若不高兴,也许下一个陷害的便是他了。”

    “你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他死心不再纠缠你吗?”

    她面无表情:“我知道了。”

    “笙儿真乖,你乖乖听话,朕会好好爱你的,你的家人,朕也不会亏待他们的。”

    “你要相信朕,这个世上,只有朕最爱你,也能给我最好的一切。”

    “我什么时候能见三爷?”

    “以后见了他,叫他苏大人,不要叫三爷,朕不喜欢你这么叫他。”

    “好。”

    “也许,他一会就会过来找你了,你且与朕在这儿等着。”

    今笙抿了唇。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在朕没有娶到你之前,我希望你以后就住在这儿,我知道你心里一时半会肯定忘不了他,但我愿意等你,给你一些时间,你与我朝夕相处一段时间后,你很快就会忘记他,会爱上我的。”

    他倒是自信满满,拽起了她的手。

    她想甩开,皇甫羡说:“笙儿,你不许甩开我的手,只有这样与我牵着手,到时候被苏大人看见了,他才会更相信,你选择了我,抛弃了他。”

    今笙看他一眼:“你真的很卑鄙,又无耻。”

    “确实是这样子,但这世上,有几个是行事光明磊落的人?不管怎么样,效果达到就好。”

    “笙儿,我让宫女侍候你沐浴吧,换套新衣裳,等你沐浴好,说不定苏大人就找过来了。”

    今笙抿唇不语,她哪有心情沐浴。

    “柚子。”

    “奴婢在。”柚子匆匆进来了,看见他的手握着这位小姐的手,他几时这样亲昵的待过一个女子。

    “带笙儿沐浴。”

    “是。”

    “笙小姐,您请。”

    苏大人的未婚妻么,之前也是去过重华宫的,柚子当然认识她。

    今笙转身离去,跟柚子一块去沐浴。

    正如皇甫羡所言的那样,苏长离很快就找来了。

    得到消息,今笙被提出来了,被皇上的人带到了宫里来了。

    单独提他一个人出来,他隐隐也有着不详的预感。

    不管他的意图是什么,他都是要进宫来见这位皇上的。

    皇甫羡显然是早就知道他要来了,也交代了下去,他一过来,就被带到了皇甫羡的跟前。

    他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坐在自己的龙椅上,看着进来的苏长离。

    为了顾家的人,确切的说是为了顾今笙,他也是不惜一切了。

    如果不是因为顾今笙,还真是不晓得,这苏家的势力竟如此之大,满朝文武百官都会被他们苏家左右。

    “臣见过皇上。”苏长离走了进来,弯腰行礼。

    “苏阁老啊,你怎么来了,该不会又是为了顾家吧?早朝的时候不是说了吗?这件事情朕会查清楚的,不会冤枉了都统大人,一旦查清楚了,只要都统大人是冤枉的,一定会放了他。”

    苏长离看着他,说:“臣是为笙儿而来。”

    “听说,你把臣的未婚妻抓到宫里来了,这又是为何呢?”

    提到笙儿,皇甫羡也就轻笑了。

    “你说笙儿呀?她正在沐浴,一会就过来了,你且先等一会吧。”

    正在沐浴……

    苏长离眸色微动。

    皇甫羡站了起来,一边走过来一边说:“苏阁老,你现在也是好大的威风呀,父皇临去前也曾再三交代,苏家百年来尽忠于皇甫家,日后凡事一定要多请教苏阁老,朕也希望,你们苏阁老能够如先皇在世的时候一样,尽忠于我皇甫家。”

    “臣自当为国效命。”而不是为他个人效命。

    “有你这话,朕就放心了。”

    “皇上,笙小姐沐浴过了。”说话之间,今笙被柚子又带了进来。

    两个人男人都朝她看了过去,今笙也看了一眼各人。

    “笙儿。”苏长离已朝她走了过来。

    “苏阁老,您怎么来了。”她福身。

    苏阁老?

    苏长离慢慢停了步,看她的眸子微沉。

    “笙儿,听说皇上把你叫过来了,我来看看你。”

    “多谢苏阁老的关心。”

    “……”这份客气与疏离,太过不同寻常,苏长离一时之间竟是被噎住。

    “皇上。”今笙已抬步往皇甫羡面前走了过去,伸手拽了他的胳膊状若撒娇:“你怎么给人家穿这样颜色的衣裳,好明艳呢。”

    “……”苏长离看她,有种当头一棒的感觉。

    皇甫羡看她,刚沐浴过的人儿,穿了他给的衣裳,一袭大红抹胸衣衫,不点而赤的红唇,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有妩媚的眼睛,勾人心弦,一头黑发挽成一个美人髻,头上的珠钗发出耀眼的光芒。本就是一个明艳的女子,现在瞧起来更是光芒四射,毫不掩饰。

    皇上,虽是仅仅吐出这两个字,但那软糯糯的,带了撒娇的声音,让他心里还是无端的一软,轻声说句:“苏阁老还在这儿呢。”

    那言下之意,好似如果苏阁老不在的话,两个人之间就会发生点什么似的。

    今笙抬眸,看向苏长离,他也正在看他,眸中有着隐忍。

    “笙儿,你过来。”他喊她。

    今笙没有过去,只是慢慢松开了皇甫羡的手臂,看了看他,说:“苏阁老,我们退亲吧。”

    “你说什么……”他问了一遍,声音极轻,轻得仿若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飘。

    “苏阁老,我想和你退亲,你会成全我吗?”

    “我不会成全你的。”他没有问原由,话已出口。

    他当然不会成全她,她一句话,他便不惜一切的要保她全府性命。

    他怎么可以成全她,放过她。

    今笙慢慢的说:“但是,我想要的一切,只有皇上能给我,你又给不了我什么,我不想嫁给你。”

    苏长离直接问:“是皇上逼你这么做的吧。”

    顾今笙冷笑,慢声细语的说:“你怎么这么无礼?又这么笨?看你平日也挺聪明的,你和皇上的位置有多悬殊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跟了皇上,我就是皇家的人,我哥和全府的人都能被赦免了,跟了你,一辈子也就是个阁老夫人。”

    “……”

    “你以前不是常怀疑我和皇上有什么私情吗?其实你的怀疑是对的,那个时候皇上还是羡皇子的时候,常到府上来,我就偷偷喜欢过他了,不然,你以为我和云溪之间为什么闹得这么僵?能让女人闹得这么僵的,大概也只有男人了。”

    皇甫羡看她,她说得像真的一样,连他几乎都要以为确有此事了。

    苏长离想了想,好像真的是有迹可寻。

    据说,有一次,她和婢女在放风筝,遇着了到府上的皇甫羡,还让她与云溪比试了一场,皇甫羡虽没承认什么,但他还是知道了,皇甫羡逼着她与自己退亲,美名其曰,说笙儿配不上他。

    其实,那些时候,他就觉察到皇甫羡心思不单纯了,才会一直警告笙儿,离他远点。

    今笙说:“只不过,那个时候我先和你定了亲,羡殿下还没有登基,我和羡殿下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今日不同往日了,苏阁老,我本不想把话说得太明白的,毕竟你也是位阁老,脸面还是要的,说太明白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过几天,我就会让人退了你家的定金,该退的,一样都不会少的。”

    苏长离看着她,再没言声。

    她把所有的话都说了,他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活了这么久,头一次,让一个小女子击打得体无完肤,连同他的尊严,一脚脚踩下去,他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皇上,我累了。”她又软着声音和身边的男人说。

    皇甫羡眸色微动:“苏阁老,你请回吧,我带笙儿进去歇息了。”转身,揽了今笙的腰身,带她走了。

    苏长离转身,一步步走了出去。

    就算这一切她是被逼的,他也不能原谅她今天的作为,以及每一句话。

    今天之后,他苏长离将成为全北国最大的笑话。

    他想要守护的妻子,他不惜动援了所有能动的的人脉和势力,却不料,转个身,她不动一卒一兵,就靠着自己的媚色,轻易的把自己和全府都救了。

    他所有的努力,在她的眼里也将是一个笑话。

    是他从未将她看明白吧,她本就有太多他所不知道的秘密,比如那样的梦境。

    正如她所言的,她想的可不仅仅是一个阁老夫人的位置。

    苏长离快步出了宸宫,脑子里很乱,他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苏大人。”顾云溪追了出来。

    “苏大人,您是为了笙姐姐而来的吧。”顾云溪快步拦在他跟前轻声问。

    苏长离瞧了她一眼,没说话。

    “是不是笙姐姐已经答应跟着皇上了?”

    “苏大人,您不说我也猜到了,看您的表情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子,笙姐姐这个向来心比天高,她屑想皇上很久了,只是苦于和您定了亲,便一直……”

    苏长离拨腿就走,同样的话,他已经不想听二次个人再说一回。

    “苏大人,苏大人。”顾云溪喊了他两声,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她只能作罢。

    望着那抹挺直又清贵的背影,顾云溪嘴角勾勒一丝冷笑。

    顾今笙她终于失云了大人的庇护。

    只是,眼下皇上色迷心窍,为了她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她蹙眉想了想,她隐忍到今天,可不是为了皇上有一日接她入宫,宠幸她的。

    她微微眯了眼,因为看见芊晨公主正往这里走来。

    昨个国安候府被封后,她就回宫了,先到了皇后跟前说了原由。

    今日,她来找皇甫羡,自是有要事和他说。

    父皇不在了,他是一国之主,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他的。

    “芊晨公主,您回宫了啊。”顾云溪迎着她,福身。

    “我来见皇上。”

    “皇上正在里面与笙姐姐快活着,恐怕没时间见你。”

    “你说什么?”

    “呵,你还不知道吗?笙姐姐已经入了宫,可能不久之后,就是皇上的人了。”

    ~

    与此同时,今笙已经软软的坐在了殿内的地上。

    说出那样伤害三爷的话,她根本不想的。

    用尽所有的力气说出那样的话,在她转身离开之后,再也站立不住,瘫坐在地上,全身都在发抖。

    从此以后,她算是真的失去三爷了吧。

    以往她总说,得之她幸,失之她命。

    难道,这就是前世的宿命?

    前世没有成为三爷的妻子,今世依旧不能成为他的妻子。

    她当然不甘心,可是……

    哥哥怎么办?那么多的家人怎么办……

    “笙儿。”皇甫羡慢慢跟着她蹲了下来。

    知道她会不开心,会难过,他虽不喜欢她为那个人如此伤心,但她能来到自己的身边,他已经很高兴了。

    他有信心,让她的身心都属于他自己。

    普天之下,还有谁比他更有能力更值得她倾心爱慕?

    今笙抬眼看他,问:“我哥哥,我所有的家人,你什么时候放了他们?”

    “明天,明天早上,会全部无罪释放。”

    “皇上,芊晨公主求见。”柚子进来传话。

    “我们去见见她。”皇甫羡伸手扶她站了起来。

    “我不想见她。”

    “不行,总得让她知道你现在已经不是苏大人的未婚妻了。”

    今笙看着他不语,跟着他一块出去了。

    他当然知道芊晨公主在国安候府过得并不愉快,她喜欢了苏长离那么久了,向来心高气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在国安候府过得好呢。

    单单是面对今笙这么一个人,苏大人当初的未婚妻,她恐怕都不会太好过。

    带着今笙一块走了出来,芊晨公主正在殿里候着,看见两人果然是一块出来了,他还揽着今笙的肩膀。

    惊讶之余她也就冷笑了一声,都这样子了,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看来她是抛弃了苏大人了,可怜苏大人还为她四处奔波。

    “芊晨见过皇上。”

    “你回来了。”

    “我回来是特意给皇上说件事情。”

    “我准备和都统大人和离了,与他成亲这么久,我与他尚未圆房,他也从未真心待过我这个妻子,相信父皇在天有灵,都不会愿意看到我受这样的委屈,一定也同意我和离的。”

    “皇上,你也会同意我和离的吧。”

    “当然,你是父皇疼爱的女儿,也是我疼爱的皇妹。”

    “谢谢皇上。”倒是没想到他竟这样好说话,之前她是有与萧贵妃打过一架的,本来还怕他会为难自己的。

    转眸,她瞧向今笙,她面无表情的站着,也不看她。

    “笙小姐,你这是抛弃了苏大人,投奔我皇帝哥哥的怀里了吗?我在这儿里就提前恭祝你们喜结连理了。”

    她福了身,一派的认真。

    “虽然我与你哥哥无缘,但你与我皇帝哥哥却是有缘的。”

    今笙没说话,也不看她。

    她自己讨了个无趣,心里冷笑一声,若不是因为皇帝,她会愿意给她好脸?

    “皇上,芊晨就不打扰你们了。”她福了身,告退。

    ~

    他当然要成全芊晨公主的和离,她和离了,苏大人又刚好被退亲了,等有一天苏大人身边有了别的女人,岂不正合好断了笙儿的念想。

    他转看向今笙,她面无表情。

    抬手,他抚上她的脸颊,她却很快就退了一步。

    她在躲避他的触碰,他当然知道。

    他嘴角微动,说了句:“笙儿,你要习惯朕的触碰。”

    “我还未嫁,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像顾云溪一样,还没有成亲呢,随便是个男人都可以碰,甚至怀孕的么?”

    “……”这话,顾云溪正好听着,她人就在外面没走呢。

    贱人,这个时候提她作甚?

    顾云溪站在外面咬牙切齿,扭身走了。

    这个时间,她不想看见顾今笙,看她与皇上秀恩爱。

    皇甫羡也看着她不语,这牙尖嘴利啊,一点没变。

    “如果皇上心里这么认为和我顾云溪一样,那以后就休怪我随便招惹这宫中的男人了。”

    “……”

    皇甫羡忽然就被这话气笑了,别的女子在这种事情上避嫌还来不及呢,她居然敢说要去招惹别的男子,知道她是刻意想要报复他的横刀夺爱,嘴上也立刻说:“笙儿当然与她不一样,在朕的心里,笙儿永远都是冰清玉洁的。”而那个贱人,确实非常的脏。

    今笙看他一眼,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招了皇甫羡的喜欢了,以至于令他设下如此毒计陷害哥哥,又好像她说什么他会答应什么似的。

    为什么会这样子?

    难道前一世,哥哥他们也是被设计的?并非谋反?

    ~

    ------题外话------

    我要为女主发声……别怪她……呜呜/(ㄒo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