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49章 带三爷开荤
    今笙入宫的第二天,照着皇甫羡之前答应的那样,早朝的时候,他做了个样子,对还没来得及上书的各位大人说:“众爱卿,正如大家所言,都统大人对皇家一片忠心,既有众爱卿作保,朕也查不出他什么错来,就无罪释放了。”

    不明真相的各位大臣齐说:皇上果然英明。

    “传都统大人。”皇甫羡吩咐了一声。

    过了一会,都统大人进来了。

    一大早他就被释放了,进了宫。

    他依旧是那个神武的都统大人,穿了战甲的他大步流行的走了进来,行礼。

    “臣参见皇上。”

    “都统大人,让你受惊了,众爱卿都为你作保,力证你的清白,朕希望你如父皇在位时一样,依旧忠心的保卫皇室安危,相信你也不会令朕失望的吧。”

    “臣自当为国尽忠,万死不辞。”

    皇甫羡点头,扫了一眼众臣子,目光掠过苏长离,还有苏太傅……

    这一帮老东西还在朝上,看样子是不清楚笙儿即将要退婚之事了,这苏大人倒也沉得住气,到现在还没朝家人说明此事,是怕说了自己丢人么?

    “众爱卿,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都统大人无事,大家自然是无本可奏了。

    皇甫羡转身离去,下了朝。

    各位大臣也相继离去,苏长离同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样子,人是真的都平安了。

    这场阴谋,也许就是冲着笙儿来的,本就是用她的家人来换取她。

    她朝着这个陷阱跳了进去,他也跟着跳了进去。

    她用自己挽回了家人的性命,他却赔上了她。

    失去了她,却让他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

    他大步流星的离去,他知道不久之后,所有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他被退亲了。

    这一天,国安候府的人又全都回来了,顾才华回来了,顾燕京回来了,大家有惊无险的回来了,聚在前院里。

    只是,却没有笙小姐,大家都发现了,少了笙小姐。

    少了公主不稀罕,她本是皇家血脉,皇上定然不会牵连她的。

    “大哥,笙姐姐呢?你有没有看见笙姐姐?”六少爷四下看了一眼问。

    顾燕京四下看了看,问:“江小树,笙儿呢?”

    大家都沉默,江小树小声回答:“昨天的时候,狱卒来把笙小姐带走了,之后再没回来过。”

    究竟去了哪里,她们哪里会知道呢。

    本来大家都以为笙小姐是让人给救走了,她们都要在这里等死,哪晓得她们都回来了,笙小姐却不见了。

    “燕京,笙儿会让谁给带走?是不是苏大人给带走了?”顾才华问他,有些焦急。

    “我不知道,我去问问看。”顾燕京拨腿就准备走。

    “公主到……”

    一声公主到,拉回大家的视线,大家望了过去,就见公主一身华丽的装扮出现了,她身边不仅有常伴她的两个宫女小八小九,还带了些宫中侍卫。

    她微微仰了美丽的小脸,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国安候府的下人忙弯腰行礼。

    芊晨公主扫了一眼顾燕京,昂了昂首,说:“我回来,是要和离书的,都统大人,我已得到皇上的允许,你我之间既无感情,也无夫妻之实,不如好聚好散,你把和离书给我,从此以后,你就和你的小婢女双宿双飞,我也不再干涉你们了。”

    “好。”顾燕京吩咐:“笔墨。”

    顾才华有些震惊,他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怎么这两个人就和离了?

    “公主,你和燕京的婚事,是皇上赐的。”怎能随便就和离了?

    “是啊,是父皇赐的,那时候父皇以为都统大人会真心待我,哪知成亲到现在,也不曾与我圆房,皇帝哥哥听了我的苦情,就答应我和离了。”

    “……”竟有此事?顾才华看向顾燕京,他转身便回屋了,准备去客堂。

    一时之间,大家也都是怔了,愣了。

    虽然私下里听闻公主与都统大人感情不好,但也没想到有一日会闹到和离地步,毕竟他们的婚事是皇上亲赐的。

    过了一会,顾燕京出来了,拿了写好的和离书出来了。

    公主接了和离书,看了一眼,说:“一会,把我的陪嫁都带回去。”

    “对了,我还带皇帝哥哥捎个信给大家,今笙已经与苏大人口头退亲了,现在命我回来给大家传个信,今天你们就清点一下当初太傅府上所下的定金,一个都不能少的全给退回去。”

    “这不可能……”顾才华有些吃惊的开口。

    公主看了他一眼,说:“你们以为你们为什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是顾今笙把自己给了皇帝,用自己的身体把你们都换了回来,从今以后,顾今笙就是皇上的人了,能跟着她成为皇亲国戚,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候爷,当初拿了苏家多少的定金,一样都不能少的给退回去,免得让人苏家小看了你们,亲都退,定金若是少给或不给,是会让人笑话的。”

    顾燕京声音带了些冷意:“这件事情就不劳公主费心了,我会去处理这事。”他忽然也就明白了,她这么急着要和离是为了什么。

    因为笙儿与苏大人退了亲么?所以她要了和离书后,便恢复了自由身,就可以投奔苏大人了。

    只是,笙儿真的与苏大人退亲了么?

    一时之间,他还不太相信。

    之前在宫里遇着苏大人,他一句话没说,当然,也没有提这件事情。

    公主也就吩咐下去:“走,跟我去把我的嫁妆都搬回去。”既然和离了,她的东西还是她的,当然要带到宫里去。

    她带来的人立刻跟着她去搬嫁妆去了。

    顾燕京懒得理她,和顾才华说:“爹,我去找苏大人,先问个清楚。”

    “嗯。”顾才华应了声。

    顾燕京转身出了门,要了快马,直奔了太傅府上。

    苏长离已经回来了,靠在榻上一动不动。

    视线落在上方的那个香包上,笙儿为他做的两个香包,一直都挂在那里。

    虽是再寻常不过的小玩意,他却像宝贝一样挂在那,因为是她一针一线做出来的,每每看到,都觉得舒心。

    眼看三年之期就要到了,过了年,他就可以迎娶她为自己的妻子了,她却转身跟了别的男人。

    猛然,他坐了起来,把那两个香包取了下来。

    放在手上,他反复看了看,冷笑。

    “顾今笙,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手中的香包,被他狠狠的扔了出去。

    ~

    提到顾今笙,在皇甫羡早朝时无罪释放了国安候府上下后,萧太后(萧贵妃)就知道了此事。

    可以说,萧太后是气急败坏的赶了过来,来到刚下早朝的儿子面前。

    她大步流星的过来,皇甫羡正在看奏折,今笙站在边上。

    她一眼瞅见皇上身边的女子,认出她来。

    看了一眼顾今笙,她站着未动,对她的出现视若无睹。

    “皇上。”她语气重了一分,喊他。

    皇甫羡抬了头,看她一眼,和身边的今笙说:“笙儿,你先回避一下,我和母后说几句话。”

    今笙扭身便走,萧太后看着她,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

    直到今笙的背景消失,萧太后才指着离去的今笙质问:“这是苏阁老的未婚妻,你为什么要把她留在宫里?”

    皇甫羡站了起来,和她讲:“就在昨日,笙儿已经和苏阁老退亲了。”

    萧太后点头,忽然就明白过来:“你把都统大人抓起来,为的就是让她与苏阁老退亲?你早就看上苏阁老的未婚妻了?”

    “是的。”既然母后什么都明白了,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萧太后气急:“你怎么这么糊涂?她可是苏阁老的未婚妻,你现在才刚登基,朝局尚未稳定,你就把苏阁老的未婚妻抢过来?你这样做苏阁老会不怀恨在心?”

    怀恨在心又如何呢,难不成等着看他们成亲?

    “我现在是皇上,想要个女人还要在乎别人怎么看?”

    “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萧太后脸色铁青:“正因为你现在是皇上了,你行事才要更谨慎,苏家的势力你现在看到了?满朝文武都向着苏家说话,为了一个女人你这个时候得罪苏家……”

    皇甫羡冷哼:“他们苏家还敢反了不成?”

    “再说,是笙儿自己和苏阁老提出退亲的。”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子了,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与其惧怕苏家的势力,倒不如想个办法铲除苏家在朝中的势力。”

    “你说得容易。”

    “不容易也要这么做。”

    ~

    同时,今笙走到了殿外。

    一夜过去了,她与三爷退亲的事情,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前一世,她自己名声狼藉,这一世,怎么就把三爷扯了进来?

    被她退了亲,她人待在皇上身边,也许不久之后,三爷也会被人暗中或嘲笑,或同情吧,他的家人本就不喜欢她,这下子更不会再接受她第二次了。

    她默默的叹口气。

    太傅府。

    “三爷,燕爷来了。”外面传来万青的声音,他没言声。

    过了一会,门吱的开了,燕京走了进来。

    苏长离坐在榻上看着他,没说话。

    顾燕京一脚踩在他扔出来的一个香包上,低着看了看,他弯腰拾了起来,便知道是笙儿送他的。

    香包都扔了,看来两个人之间是真的出现问题了。

    抬步,他走了过来,到他面前喊他:“苏长离。”

    “笙儿真的要和你退亲吗?”

    苏长离看他一眼,没说话,他能来问这事,说明他都已经知道了。

    顾燕京转身坐在他旁边的榻上,默了一会,说:“我知道这一定不是笙儿所愿意的,她一定是被逼的,我听家里的人说了,是有人喊了笙儿出狱,出去之后她就没再回来过了,照此事来瞧,定然是狗皇帝派人叫了笙儿过去,言语威胁一番,笙儿向来担心我的安危,定然为了我和家人的安危同意了。”

    苏长离没啃声,纵然他猜的都是实事,那又如何呢?

    她当着皇甫羡所说的绝情又狠毒的话,一直在心里盘旋着,挥之不去,也让他莫名的,生了恨。

    发生这样的事情,顾燕京也不知道要如何说话。

    坐了一会,便从太傅府上离开了。

    离开的顾燕京策了马,又直接去了皇宫。

    虽然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他还是要去问问笙儿。

    ~

    正午时,顾燕京快马夹鞭的来到宸宫,皇上的殿前。

    正是用午膳的时间,今笙坐在皇甫羡的跟前,与他一道用了午膳。

    她自然是吃不多的,勉强吃了几口,是为了不被饿死。

    “笙儿,多吃一些,你瞧你都瘦了。”

    “饱了。”她语气平淡,把筷子放了下来。

    “笙儿,你平日喜欢吃什么?告诉朕,朕让御膳房做给你吃。”

    “我不挑食,随便做什么都行。”

    “笙儿,一会吃过,朕带你到御花园走走。”

    “我没心情看风景。”

    他最终作罢:“那你午睡一会,等休息过了,来陪朕。”

    “每天有很多奏折要处理,你在我身边陪着,我会处理得更快。”

    今笙默然不语。

    “皇上,都统大人求见。”柚子前来启禀。

    “请他到这儿来吧。”

    “是。”

    片时,都统大人被请到这来了。

    今笙抬头看着进来的哥哥,他安然无恙就好。

    顾燕京对皇甫羡行了一礼,再看笙儿,喊她:“笙儿,你过来。”

    今笙站了起来,走到他跟前,看着他,问他:“家人都平安吗?”

    “都平安。”就是少了她。

    “笙儿,你是为了我和家人才这么做的么?”明知道一定是这个答案,他还是要问一问她。

    “哥,我没事。”

    “你这个时候过来,吃过饭没有?”

    “……”她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吃得下么。

    他来回奔波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过。

    “哥,你先坐会。”今笙拽他坐下来。

    “先喝口水,听我和你说。”她给他倒水,顾燕京喝了。

    皇甫羡在一旁看着,感觉被彻底无视了。

    “哥,你先吃口饭。”今笙又给他装了一碗饭和菜,顾燕京直接吃了。

    今笙在一旁给他倒水,看他吃得差不多了方才又开了口。

    “哥,你看我在这儿也挺好的,不比在咱们府上的伙食差,你尽管放心吧。”

    “……”这是伙食好坏的问题吗?

    “你到时候去苏阁老家给我把亲退了,当时给了咱们家多少,就退多少。”

    顾燕京看她一眼:“笙儿,我知道你的苦衷。”不就是被身边这位逼的么,他瞧了一眼皇甫羡,他厚颜无耻的样子真恶心。

    “哥,我没有苦衷,我在这儿真的挺好的,肯定比将来嫁给苏阁老做一个夫人要好许多。”她不想自己的哥哥报复这狗皇帝,只要这狗皇帝还活着,她总担心,前一世的命运他会逃不脱。

    “……”顾燕京看着她,一时之间竟分不清她这话的真假。

    “哥,我很久以前就有喜欢过他了,你就别为我操心了。”

    “……”这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哥,你吃好了就先回去吧,回去后就去太傅府上把亲给退了。”

    顾燕京无话可说,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放下了碗筷,站起来便走了。

    看着大哥离去的身影,顾今笙也就站了起来,准备回去歇息。

    “笙儿。”皇甫羡喊她。

    “你真的很久以前就喜欢过我了?”

    今笙看他一眼,冷笑:“骗我哥的话,你也信?”

    他本来是不信的,但还是有些幻想,希望真如她所说的。

    “早晚有一天,笙儿你会喜欢上我的。”他笃定的宣告这话。

    “你就等着那一天吧。”今笙拨腿便走了。

    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自己早晚会喜欢上他,就因为他是皇上?万人之上的地位吗?真是可笑!

    除了这个偷来的皇位让他瞧起来尊贵些,他哪一点比得过她的三爷。

    她的三爷,那才是正真的打骨子里透出来的尊贵,三爷学识渊博,无一不精,可是他十个皇甫羡都比不上的。

    想到三爷,处境虽是令她愁苦,还是满心的喜欢。

    “笙姐姐。”

    “……”今笙停步,转身看了过去,果然,是云溪在叫她。

    她行走在游廊之中,身边只有一个婢女秋蝉陪着,冬草早已被她处死,身边也便再无别的婢女了。

    今笙若有所思,望着她走过来,不语。

    “你真的把苏阁老抛弃了?”云溪走到她面前询问。

    “管你什么事。”今笔冷言。

    云溪冷笑一声:“最是无情无义的人果然是你,真是枉费了苏阁老对你的一番真情了。”

    今笙看着她,知道她有话要说,不然,她与三爷怎么样,要她多嘴?

    “我听说,在国安候府的人被下到牢里后,苏阁老动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和势力上书给皇上,满朝文武百官都给皇上施压,本来皇上也是准备过两天就把人都放了的……”

    “皇上才刚登基而已,朝中尚未有自己的势力,因为你的关系,苏阁老暴露了自己在朝中的势力,皇上忽然发现苏阁老的势力遍布了朝堂了,你说皇上心里会怎么想?”

    “皇上当然恨不得把苏家给除掉了,因为你苏阁老算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了进去,如果不是为了你,苏阁老是不是动用自己的人脉的,这么一来,苏家将会成为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顾今笙心里发寒,她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如果知道三爷动用了他所有的人脉,使得满朝文武百官上书给皇上……

    她太过着急想把家人从牢中救出来,便什么都答应了。

    前一世,她一直都知道三爷活跃在朝堂上,她也一直在心里猜测着他,却不知道苏家的势力竟是可以大到令满朝文武百官都一起上书给皇上。

    这些事情,顾云溪为什么要说给她听?

    顾云溪喜欢皇甫羡,现在看她进宫了,自然是忌惮的。

    她无非是希望自己忘不了三爷,对三爷有愧,从而对皇甫羡无情罢了。

    她看了一眼顾云溪,她到现在还在宫中,还在皇甫羡的身边,皇甫羡若对她没有爱情,为什么要留她到现在?难道这顾云溪还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还是皇甫羡看顾云溪一直痴缠着他,便不舍得把人赶出去?

    心思转念之间,顾今笙也就冷淡的道:“你和我说这些作甚么?我要怎么样要你管?我倒是奇了,就你这样的,还能留在皇甫羡身边直到现在,他还图你什么?”

    “……”

    “不可能还图你这残破的身子吧,要是图个爱情啥的,不早该立你为后为妃了。”

    “……”顾云溪咬牙切齿,顾今笙扭身便走了。

    回到寝宫,其实也是皇甫羡的寝宫。

    昨天晚上,她就在这个龙榻上睡了一宿的。

    昨天晚上,他本意是想要侵犯她的。

    坐在龙榻上,她慢慢的闭了一下眼。

    “笙儿。”他上来就搂住她,她挣扎,他亲她。

    她到底是女子,力量不如他。

    他若要侵犯她,她当然逃不脱,挣不过。

    急中生智之间,她摸到自己头发上的金簪抵入自己的颈项喊他:“皇甫羡,你若执意要这样,我就死在你面前。”

    “你以为我和顾云溪一样么,还没成亲就可以随便失身。”

    他吓了一跳,果然住了手,看了她好一会,看到她眸中的决绝,到底是作了罢,和她说:“笙儿,是你太美了,我没控制住。”

    “今晚你就睡这儿,我保证,不会再碰你。”

    昨晚,她便睡在了龙榻上,他抱了床被铺在地上睡了一夜,果真没再过来。

    是没有睡过来,但在旁人的心里,恐怕早以为她已和他睡过了。

    三爷恐怕也不会再相信她是清白之身了。

    她原本也等着,甚至是期待着,与三爷成亲之后,把自己的完整的交给他的。三爷一直渴望拥有她,他忍了这么多年,好多次都要控制不住了,但为了一个完整的她,一直忍着。好不容易就要成亲了,却是被这狗皇帝插了一脚,这是她无论如何也不曾想过的。

    如果有想过,早在这之前,她就把自己给三爷了,让他拥有一个完整的自己。

    如果能够出宫一趟就好了,到时候见见三爷,把自己交给他,就当是报答他对自己的恩情也好,爱情也罢。

    ~

    太傅府上。

    “三爷,燕爷来了。”

    上午人才刚过来,这会又跑过来了。

    苏长离躺在床上没啃声,他也不想啃声。

    顾燕京自己推门进来了,他想和他说说退亲的事情。

    “长离。”他喊他的名字,来到床榻边看他。

    苏长离也就坐了起来,瞧了他一眼。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他还是说:“长离,我来和你说说退亲的事情。”

    他语气轻淡:“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顾燕京默了一会,和他说:“你恨笙儿么?”

    “还说这些作甚么。”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还能杀了她泄愤不成。

    “是我们顾家对不住你,以后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直管说话,赴汤蹈火,我顾燕京万死不辞。”

    “这辈子,我认定了你是我的兄弟。”

    苏长离没说话,顾燕京默了一会,也无话可说。

    傍晚的时候,国安候府就照着当初给的定金,来退亲了。

    国安候府来退亲,这还算小事吗?

    本来太傅府上还无人知道这事,现在当初送出去的定金全送过来了,太傅府上也就都明白了。

    一块过来退亲的是顾才华和顾燕京,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根本没有办法。

    前一刻,太傅府上还倾力相救。

    下一刻,他们却要与太傅府上退亲,怎么看都是有点忘恩负义了。

    太傅大人也是气得发抖,看了看眼前送来的定金,再看了看顾才华和顾燕京垂眸不语,一脸内疚的样子,他当然不需要这样的内疚。

    “好,很好。”太傅府点了头,冷笑一声说:“你们顾家这是攀上高枝了是吧,我们苏家是高攀不起你们顾家了,东西放下,都走吧。”

    顾才华只能连连说了声:“对不住了,对不住了。”弯了腰,他转身离开。

    太傅大人甩袖离去,去找苏长离了。

    来到苏长离门口,他也不让人通报,直接把门给踹开了,一边骂一边进去了。

    “你个蠢货。”长这么大,他是头一次这样骂他,因为知道他并不蠢,自然也用不着一个蠢字来骂他,但现在他真的是气急败坏了,蠢字都用上了。

    生出这样的事情,还不算蠢吗?

    苏长离人正躺着,听见他骂着进来后便坐了起来,同时站起。

    太傅大人顺手操了一旁的鸡毛掸子便打了过来,苏长离没躲。

    “我早说过,为了一个女人,你值当的么?竟敢赔上整个苏家。”

    “你怎么敢给老子这么蠢?”但偏偏他最后还听了,什么为正义发声,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发声么。

    “结果呢,人家转而对皇上投怀送抱了,来给你把亲退了,你丢不丢人?”

    “女人与你的仕途,与整个苏家,谁重谁轻,你怎就分辨不出来?你是这辈子没玩过女人乍了,遇着了一个长得好看些的就什么脑子都没有了?”

    太傅大人气得口沫横飞,手中的力道也越发的重了几分,外面侍候的婢女护卫都听得见了,一个个面色紧绷,没一个人敢靠过来。

    太傅大人平日里是极少发火的,尤其是对三爷,更不曾发过火,没想到发一次火,竟这么吓人,打也就打了,还骂得极其难听。

    “爹您说得对,三弟这辈子还就真没玩过女人,所以才会遇着了一个就一头栽了进去。”二爷苏长渊一边走了进来一边接了太傅大人这话。

    看苏长离面无表情的站着,被打也不曾躲,便知他心里是不好受的。

    太傅大人听这话看了他一眼,手中的鸡毛掸子朝他也打了过来:“你个臭小子,若不是你在后面使力,这促成这事?当初提亲的事情,全家都没有一个同意的,那顾家哪里配得上我们苏家了,是你个没脑子的东西非要帮忙去提亲的。”

    居然连他一块骂了,还旧帐一块翻出来了。

    苏长渊也被太傅大人给打了一通,暗暗后悔来的不是时候。

    太傅大人打了一会,两个人都没有躲,他也就解了气,命令:“苏长渊,我交给你一个任务,把这个蠢货给我带出去,随便带到勾栏什么地方都可以,让他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是女人,免得哪天又在女人身上栽跟头。”

    “是。”这个任务,苏长渊欢乐的接受了。

    “二十好几的人了,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女人?说出去你丢不丢人?”

    “为了一个女人,你等了三年不成亲……”太傅大人越说越气了,鸡毛掸子又打了上来。

    “走,二哥带你开荤去。”苏长渊伸手拽了一下站着未动的三弟,没拉动。

    “你还敢不去?”

    “以后这事由不得你。”太傅大人的鸡毛掸子又打了上来。

    ------题外话------

    ╮(╯▽╰)╭你们一个个的反应吓住我了。

    之前女主说什么男主和大哥都不上心(⊙o⊙)啊!才会继续走前世的路线。

    所以三爷就得经历夺妻之痛(⊙o⊙)啊!一点波折大家不要激动\(≧▽≦)/

    现在只有产生了夺妻之恨,才能令三爷生出废新帝的决心啊(⊙o⊙)啊!

    这一世,没有三爷,谁也翻不了身的(⊙o⊙)啊!

    毕竟前世他们都死了(⊙o⊙)啊!

    相信一切都会好好的(⊙o⊙)啊!绝不坑男女主,关键你们要相信我(⊙o⊙)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