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50章 不过是玩物
    “哎哟,这怎么还打上了呀。”随着一声叫嚷,老太君来了,一块来的还有太傅夫人,婢女推着她的轮椅一块进来了。

    国安候府来退亲了,这么大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太傅府上了。

    不出多日,相信也是能传遍整个京城了。

    老太君是护孙子的,进来就把太傅大人拽到一边去了,站在苏长离的边上挡着他说:“不就是退个亲么?打儿子干什么?”她是女眷,朝中发生的大事自然也是不会朝她说的,这老太君和太傅夫人都还不知内情,只知道国安候府退亲了。

    太傅夫人坐在轮椅上说:“为什么忽然就退亲了?莫不是这国安候府攀上了更高的枝?”她也就是胡乱一猜,不然,她是想不通这顾家为何退亲的。

    苏长渊说:“娘,这事可真让您猜对了,人家顾小姐攀上了皇上,能不退亲么。”

    老太君和太傅夫人都是一愣,攀上了皇上?

    心思转念之间,太傅夫人莫名的就懂了。

    “难怪她们顾家的人都让皇上给释放了,原来是皇上看中了她,这俩人莫不是早就有一腿了吧,却是拖着我们家老三到现在还没有成亲,实在可恶。”

    苏长渊又说:“真让您猜对了。”

    太傅夫人气得不行。

    老太君这时说:“退亲就退亲,我一开始就没真瞧上这国安候府的小姐,赶明个,立刻给老三说一门好的亲事,把婚给完了。”话是这样说,内心也是气极的,这不是白让他们家老三等了她三年么?

    太傅夫人咐和:“对对,眼下要赶紧给老三说门亲事,把婚完了。”

    两个人正就着苏长离的婚事说话,他却是拨腿就走了。

    “喂,你去哪?”老太君喊他。

    “奶奶,三弟要去开荤了,我去瞧瞧。”苏长渊也是忙跟了上去。

    ~

    驾……

    两匹快马在前,苏长离是策马出去了,他哥立刻追了过来。

    几个护卫策马相随而来,不远不近的跟着。

    “三弟,就去万花楼,那里面的姑娘个个俊俏,诗词歌赋不比那些候门姑娘差,关键是能侍候得你销魂,转眼就把她给忘了。”

    万花楼。

    在整个北国,万花楼都是名声在外的,里面的姑娘个个生得千娇百媚,去过一回的男人,无不流连忘返。

    苏二爷明显是这里的常客了,随着他的出现,立刻有姑娘迎了上来,娇滴滴的喊:“苏二爷,您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奴家可是想死您了。”

    “哎哟,苏二爷,您可是来了,姑娘们,快点过来,苏二爷来了。”万花楼里的容妈妈扯着嗓子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她已是半老徐娘了,虽是风韵犹存,但故作妖媚的样子,多少有点滑稽。

    楼上楼下的姑娘,但凡是闲着的,看见了,都立刻撒腿就跑了过来。

    瞬间,两位贵气的公子被各种花红柳绿的姑娘包围了,依得近的亲昵的挽着两位公子的胳膊舞弄风骚的说话。

    侍候年轻又英俊的贵公子,当然比侍候那些又老又丑大着肚子的男人更令人喜欢了,所以这苏二爷领着自己的三弟来到这儿,当然大受欢迎。

    两个人直接被蔟拥着上了楼,楼下的大堂里还一片欢声笑语,人来人往,男女之间毫不避嫌的搂在一块,另一处,有姑娘在那边唱着小曲,有男人不时的喝彩一声,这万花楼就是一个让人醉生梦死的地方,来到这里,只管放开了玩,这里的姑娘不会扭捏着说不愿意,说不干,她们只会像蝴蝶一样在你身边翩翩起舞,惹得你心跳心动,恨不得天天在此云雨一番。

    两位贵气的公子很快被蔟拥到了楼上的雅房了坐下来,容妈妈在一旁吩咐着:“你们好生侍候着两位爷。”

    几位姑娘连应了声是,苏二爷不是普通人,带来的公子瞧着也并非普通之人,既然都是有钱人,当然要好生侍候着,只管好酒好菜的拿了上来,先陪着二位大爷吃喝一番。

    苏二爷左拥右抱,身边还有另外的姑娘侍候着酒水。

    苏三爷身边也有两位姑娘坐陪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没搂她们。

    他喝一杯的时候,举了杯,身边陪坐的姑娘和苏二爷都跟着喝一杯。

    姑娘们都是好酒量,几圈喝下去还支撑得住,当第三坛酒都拿上来的时候苏二爷有些支撑不住了。

    “老三,我们是来找乐子的,不是来醉酒的。”

    苏二爷直接吩咐下去:“把酒都收起来,扶他上床好生侍候着。”又强调一句:“必须把他给我侍候爽了,最好侍候得今天下不了床,不然唯你们是问。”

    他吩咐完了,搂了自己身边的两个姑娘,走了。

    留下的两个姑娘立刻拽着三爷娇滴滴的说:“三爷,我们歇息吧。”

    他坐着没动,两个姑娘开始不遗余力的想办法撩他。

    从进来到现在,他只顾着喝酒,瞧起来比那位二爷冷淡太多了,分明来这里就是喝酒的,哪里是寻乐子的,但那位二爷发话了,她们就得把这位爷侍候得下不了床。

    一位姑娘顺势就往他怀里挤,坐在了他腿上,伸手勾着他的颈项娇滴滴的说:“爷,让奴家侍候你好不好嘛。”说话之间,一双藕臂也往他腰上伸去,他不愿意起来,那就坐这儿来吧。

    苏长离手中的杯已放了下来,三坛酒对他来说,是太少了点,因此还很清醒。

    以往他也喜欢把笙儿往自己怀里拉,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看她娇羞、看她欲拒还迎,笨拙的回应他的亲吻,虽是很笨,还是轻易的就撩得他有了反应。

    现在,她应该有别人的怀里了。

    他真的以为,她这辈子都是他的了。

    多年后的再次相遇,本有些抗拒要给一个女子做琴师,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便答应了。

    他喜欢她,也一直以为她一定也是喜欢自己的,却一直忘记问一问,她是否也真的喜欢他。

    他们之间的一切,看似水到渠成,现在想来,她一直处于被动,时机到了,她终于主动一回了,却是投向了别人的怀抱。

    ~

    以这样的方式退亲,在这个时候结束,很难不怪她。

    若真不喜欢,一开始便拒绝了,他也不会说什么的。

    越想人越乱。

    任凭这些肮脏的女子使出浑身解数,却激不起他丝毫的反应,胭脂俗粉的样子,人尽可夫的女子,他的确很不喜欢。

    他喜欢的是笙儿那样的女子,明艳动人,又是冰清玉洁,但现在,她属于别人了,她根本不屑于一个阁老夫人的位置,这么一个把他尊严都踩在脚下的女子,他却无法不为她心烦意乱。

    宸宫。

    和往常一样,顾今笙和衣而睡,睡在龙榻的最里面。

    皇甫羡和往常一样,他抱了被子铺在地上而眠。

    以为这样她会感动吗?他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把她囚禁在此,让她与自己的未婚夫分离,她只会恨他。

    屋里的光已黑暗,烛火灭了。

    “笙儿。”不知道过了多久,皇甫羡喊她,她不言声。

    “你是不是恨我把你和苏阁老分开了。”

    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她要感激他?

    “笙儿,除了这样子,我不知道该怎么才能留下你在我身边。”黑暗中,皇甫羡慢慢的和她讲,他睡不着,便坐了起来。

    “过了年,你们就要成亲了,我很怕就此失去你。”

    顾今笙默了一会,她就搞不懂了,他不是应该讨厌她么?为什么会这样子?

    “笙儿,事已至此,你即使恨我,我不能把你还给他。”

    今笙猛然就跟着坐了起来,转过身来问他:“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明明前一世没有这些事情的,为什么会偏离这些轨迹?

    提到这个,皇甫羡想了想。

    “也许,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了,你一点不想她口中所说的那样,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吗?”

    “那一天正是上灯节,在观阁楼,你从楼下而来,正在呵斥身边的人。”

    今笙当然记得,她怎么会忘记呢,反问一句:“你那次出现在观阁楼,也是云溪安排你过去还是巧遇。”

    “……”

    见他没有立刻回答,今笙心里便有了数,冷笑:“就连那一次的巧遇,都是故意而为之。”

    因为云溪年前去过宫里一次,那时云溪总说又被今笙欺负了,受了她许多的委屈,他有心想要帮云溪教训她一二,便让云溪上灯节的时候领她去观阁楼玩玩。

    没想到,没教训到她,她倒是伶牙俐齿的把他给将了一军,堵得他哑口无言。

    “那个时候就觉得你和云溪说得不太一样,后来见你的次数多了些,每次都发现你和云溪说的有很大的差距,有意留意你几回,越是留意,却越是被你吸引,等发现自己喜欢你的时候,你已经与苏阁老定了亲,为了见你一面,我只能假意去找云溪,让她请你过来,我想着只要看看你就好,但还是被苏阁老察觉了,看得出来,他一点不喜欢你和我见面。”

    今笙默想:三爷真的很敏锐,她都没有觉察的事情,三爷都知道了。

    现在的三爷,不知道在作甚么,难过?生气?

    一定恨死了她的吧!

    以着三爷的脾气,应该打她一顿的心都有了。

    或者,杀了她都不解气吧。

    “笙儿……”皇甫羡忽然就靠了过来,伸手揽她,要往她身上压过来。

    她正走神,想着三爷的事情,乍见他欺身过来了,她本能的一脚踹了出去。

    嗷……

    冷不防,他被踹了下去,跌在龙榻下。

    今笙防备的看着龙榻下的动静,伸手取了发簪抵在自己脖子上。

    他要是敢对她什么,她随时死给他看。

    过了一会,皇甫羡就坐了起来,黑暗中看着她说:“笙儿,我是皇上,也只有你敢这么对朕。”

    顾今笙慢慢收了手中的发簪,因为看出他没有再扑上来的意思,她冷哼了一声,言词犀利的说:“仗着自己皇上的身份,根基都还没有稳住,就从苏阁老手里把他的未婚妻抢了过来,我相信,你是喜欢我的,但我一点不觉得这是荣幸。”这才是她的灾难吧,她和三爷的灾难。

    “就因为你喜欢我了,就可以强抢臣子的妻子?如果你再看上别的臣子的妻子,是不是也要用同样的手段,把人全抢过来?”

    “作为一个皇帝,你这样做是会寒了臣子的心的。”

    “只要你能在我身边,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今笙冷笑:“你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一个好皇帝?若是这样子,你父皇一定会很后悔立你为太子的吧。”

    “笙儿,我不要仗着我对你的喜欢,想说什么便是什么。”

    “我就是仗着你的喜欢,想说什么便是什么了,你不喜欢听,你杀了我吧。”

    “……”她倒是大方承认了。

    今笙又说:“我真希望你是一个好皇帝。”

    皇甫羡冷笑:“何为好皇帝?”

    “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皇甫羡微微怔之,她不过是一妇道人家,竟也懂得如何治理国家?

    “你倒是懂得不少,愿闻其详。”

    其实,她只是看得书比较多罢了。

    那些年间,一个人啃遍各种书藉,用来充实自己。

    他愿意听,她也便愿意再这事上多说一说,毕竟,一个好的君王是百姓之福,反之,则是百姓之祸了。

    “这是老子的思想,但能流传至今,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最上等的国君治理天下,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使人民各顺其性,各安其生,所以人民不知有国君的存在。

    “次一等的国君,以德教化民,以仁义治民,施恩于民,人民更亲近他,称颂他。”

    “再次一等的国君,以政教治民,以刑法威民,所以人民畏惧他。”

    “最末一等的国君,以权术愚弄人民,以诡诈欺骗人民,法令不行,人民轻侮他。”

    “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这种国君本身诚信不足,人民当然不相信他……”

    黑暗中,皇甫羡看着她,她再一次令他惊奇。

    ~

    第二日。

    早朝,文武百官齐到。皇甫羡瞧了一眼满朝文武百官,平息了国安候府一事,便再无其它了,一句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后,他对苏长离喊了一句:“苏阁老,一会到朕的寝宫来一趟。”

    苏长离应下。

    隔了一天,私下里,大家也都悄悄知道了一件事情,国安候府退了苏阁老的亲。

    这国安候府做的就不厚道了,毕竟前一天苏阁老还为了他们联合满朝文武百官上书,他们不但不感恩,还退了苏阁老的亲,转而投向了皇上的怀抱。

    身为皇上,夺臣子之妻,这做的更不厚道,仗着自己手中的权势如此欺压自己的臣子。

    私下里,各位大臣当然有怨言,这事做的极为缺德。

    但看苏阁老他好像没事人一样,依旧前来上朝,和平常无二。

    苏阁老只字没提,各位大臣也就不啃声了,这毕竟也不是什么有脸面的事,也没有人好直接去问苏阁老被退亲一事,但各位大臣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也是各自打了自己的小算盘了,退亲也好啊,退亲了自己有待嫁的闺女,机会便来了。

    ~

    那时,苏长离真的像个没事人似的,散朝过后,和各位大臣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苏阁老。”有位大人叫他,追了上去,小声说:“我还有个待嫁的女儿,今年十四岁了。”只要他说一声,立马就送过去。

    苏阁老脸色如常,声音如常:“回头再说。”

    “好好,您先忙。”

    苏长离便抬步走了。

    “苏阁老。”都统大人这时疾步追了过来。

    “我陪你去。”

    “……”

    “皇上不是要你去找他么?”

    苏长离没说什么,走了。

    皇甫羡正等着他,看见他果然是过来了,一块来的还有都统大人。

    “我来看看笙儿。”顾燕京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皇甫羡点头:“那你去找笙儿吧,苏阁老,请。”

    苏长离便跟着皇甫羡一块走了,两个人走得并不快,皇甫羡找他,自然是有话对他讲的,毕竟夺了人妻,如果说没有一点点的忌惮,那也是不可能的。

    两个人走在宸宫的游廊里,在一处花丛前停了下来。

    “苏阁老,你是不是心里很恨朕啊?”皇甫羡声音幽远的问了一声。

    他面有惊讶:“皇上何出此言?”

    “笙儿的事情,朕也是想了又想,令朕十分不安的。”

    “朕知道,你也喜欢她,那是你的未婚妻,她现在与你退了婚,转而投向了朕,你心里能不恼朕么?但朕和你说实话,朕也喜欢她很久了,可从未想过要夺人所爱,毕竟笙儿是你的未婚妻,就算再喜欢,也只是默默的放在心里了,那日朕派人把她叫到宫里来,原本想着释放她一个人的,真没想到,她会忽然对朕表白,抱着朕的腿泪流满面的求朕放了她的家人……”

    “朕心里默默的喜欢她许久了,实在不忍见她如此伤心,最后便答应了她。无罪释放了她的家人。”

    他说得真真假假,苏长离面无表情的听着。

    “她感激朕对她家人的赦免,说无以为报,想要入宫侍候朕,朕原本是想要拒绝的,但她态度坚决,朕为难,难过美人关,同是男人,你应该了解男人的,朕无法拒绝她的苦苦哀求,最终是应了她的话,只是深感对不住你了。”

    “朕知道你现在一定很伤心,那些老臣估计又要在心里骂朕夺臣之妻了,如果有个两全之策,我真的不愿意这样子,苏阁老,这算是我欠你的一份情,现在我也答应你一件事情,只要你开口,就算是我国的一半,我都会给你。”

    他一席话,长篇大论的说完,苏长离嘴角轻扯,噙了笑。

    “皇上多虑了,一个女人而已,失去了虽然有点可惜,但终究是个女人,不过是供男人消遣的玩物罢了,臣还真未曾把这事放在心上。”

    “你真这么想,朕就放心了。”

    “这后宫佳丽无数,你若有看中的,朕随便你挑。”

    “别人的用过的玩物,臣不喜欢用。”

    别人……

    皇甫羡忍下心里的一丝气愤,笑了笑。

    “皇上,你在这儿作甚么?”身后传来喊他的声音,皇甫羡回了身,就见今笙站在不远处。

    她被皇甫羡打扮得相当明艳,就像一朵鲜艳的花绽放光彩。

    “笙儿,我和苏阁老说几句话。”皇甫羡声音立刻变得温软。

    苏长离没回身,也没有表情。

    今笙便走了过来,嘴角含了笑:“在谈论女人是男人消遣的玩物么。”

    “……”不知道她究竟听见了多少,但好在他没有背着她说出什么伤她颜面的话,这话可是苏阁老说的。

    “笙儿,你大哥刚过来找你了,没见着么?”皇甫羡避开了这个话题。

    “没见着。”她回了一句,瞧向不拿眼看她的苏长离。

    “这不是苏阁老么?虽然你我退了亲,我还是非常感激你为了我哥和我家人在皇上面前求情的,如果可以把我劈成两半的话,我倒也愿意把自己劈成两半,送一半给苏阁老为玩物。”

    “……”苏长离这才转眸看她一眼,那种艳光四射的美令他有些许的不适,因为不再是为他绽放了,他微微避开了些眸子。

    她说得半真半假,一旁的皇甫羡眸色微沉,她倒是什么都敢说,偏他还治不了她,可就有人治得了他,苏长离声音冷淡的说了句:“别人用过的玩物,我嫌脏。”

    “……”顾今笙面色到底是黯然失色。

    “如果没什么事,臣先告退了。”

    “没事了,你去吧。”皇甫羡隐下心里的不舒坦。

    苏长离转身便走了,今笙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他的话,虽是让她气,但也知道自己确实是伤了他的心了。

    皇甫羡挡在她面前,挡住她的视线不让她继续看,和她说:“不用看了,他现在不会喜欢你了。”

    “我也不求他的喜欢了。”顾今笙转过身去不再看那离去的人。

    “他昨晚天上跟他二哥入了万花楼,快活了大半夜,听说有两个姑娘在屋里服侍他呢。”

    “……”

    “除了朕一直对你念念不忘,这世上可没有多少像朕这样痴情的男人。”

    “你不信?等两天苏阁老入万花楼这事保准传得沸沸扬扬,到时你问你哥就知道朕说的不假了。”

    今笙冷笑:“我不是不信,我是看你说话的调调觉得好笑,去万花楼怎么了?你没去过万花楼?就算你没去过万花楼,你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呢,苏阁老那么一个人物,去个花万楼消遣一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她倒是看得开。

    “好好,我们不讨论苏阁老去万花楼的事情,朕饿了,你陪朕用膳。”

    “我哥不是来了么,我去找我哥,皇上您今就先自个用膳吧。”她福了身,扭身走了,皇甫羡气得牙痒,却也没有办法。

    谁让他先喜欢了她呢,喜欢多的那个人,注定要让得多。

    ~

    今笙转身离去,心能舒服得了才怪。

    不过,她有什么资格怪三爷呢。

    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没资格对三爷指手划脚。

    “哥。”迎着找来的顾燕京,她唤了声。

    顾燕京朝她走来,看了看她,问:“在宫里怎么样?有没有人为难你?”

    “哥,我没事。”

    “三爷那边的事办好了吗?”

    “嗯,都办好了。”

    “笙儿,你这事做得真不好,我都听说了,三爷为了我们打通了所有的人脉关系,令满朝文武百官为我们家上书。”但结果,她却……

    “哥,是我对不住三爷。”当时家里所有的人都被关押着,对于外面的消息并不知情,又怎么会知道朝中的大事,更不知道三爷动援了所有的关系。

    如果当时知道这一切,说什么都会等着三爷这边的结果出来的。

    “我知道你是被逼的。”所以,他并不责备她。

    现在说被逼又有什么意义呢,她默默叹口气,也许是她与三爷有缘无份吧。

    不论轮回多少世,她与三爷都不能成为夫妻。

    “哥,你看三爷怎么样?”

    “你是指他的心情么?”

    “他难过你还能回到他身边不成?”

    “……”

    “我先走了。”

    “回头把薄叶带过来,旁人就不要带了。”她身边一个使唤的人都没有,这宫里不比国安候府,袭人紫衣虽是她的贴身婢女,可正因为如此,才不想把她们带到宫里来。

    “好。”顾燕京应了声。

    目送大哥离去,今笙闲站在院中,这宫里的日子可不比国安候府,不是她女扮个男装就可以出宫了的。

    “笙小姐。”柚子匆匆寻了过来。

    “皇上说,请您一会过去给他研墨。”

    “知道了。”她应了声。

    妇人本不应该参与国事的,他批奏折这样的大事,更不应该她参与,但皇甫羡却丝毫不避讳这个。

    她站了一会,扭身回去。

    皇甫羡已坐在龙案前,面前有许多的奏折,国中许多的事情他还是需要亲自看一看,来处理的。

    看到今笙进来,他含了笑:“笙儿,过来帮我研墨。”

    “坐这儿。”他已命人摆了椅子在他旁边,这样他便可以十二个时辰一直看着她了,也免得她闲得慌。

    今笙看了一眼,便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为他研墨。

    皇甫羡摊开奏折,自己看了一会,提了笔,忽然说了句:“笙儿,你我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今笙不语。

    她也幻想过有一天,与三爷举案齐眉的日子。

    他们有共同的喜好,有共同的话题。

    有时候觉得这样的幸福不真实,有时候又觉得与三爷这样过一生真好。

    谁知到了最后,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捕风。

    ~

    苏长离出了宸宫后转了个圈,便去了萧寒阁。

    秋天的落叶阵阵飘下,满了一地。

    瀚殿下在厅前独自静坐,一个人慢慢的喝着杯中的茶。

    锦瑟匆匆走了进来禀报他:“表哥,苏阁老来看你了。”

    瀚殿下抬了头,朝外望了去。

    过了一会,苏长离就走进来了。

    “拿壶酒来,我与苏大人畅饮一杯。”瀚殿下吩咐了一声,侍候在他这里的宫女便立刻去拿了酒来。

    苏长离便在他跟前坐了下来说:“今天怎么有雅兴要畅饮了。”

    “不是我要畅饮,是你要畅饮。”

    苏长离看他一眼,他神采奕奕的样子旁人都觉得是装出来的。

    “我都听说了。”

    “听说什么了。”

    “你少和我装了,难受就难受,醉一场就让她过去了,不过是个女人,没了就没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以你苏大人的本事,想要女人,有的是大把的女人要嫁你。”

    苏长离没言声。

    “只是,他夺人妻,确实是过分了,但想一想,他做的过分之事还少么,他这是在为自己积攒愤怒,时候到了,会有他应得的报应的,等着瞧吧。”

    宫女走了进来,上了酒和几个小菜。

    两个人便喝了口酒,苏长离方才说:“不管你现在心里有什么计划,都停止你一切的打算。”

    “……”瀚殿下便看着他没说话,只是又喝了一杯。

    “如果你听不进我现在的话,我保证,当你展开行动的时候,你们所有的人都会死。”

    “如果你还信任我,我保证眼前的一切不好的事情都会很快过去。”

    瀚殿下望着他,嘴角动了动,说:“我信你,不论你将来要我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好。”

    两个人举杯,干了杯中的酒。

    ~

    等到从瀚殿下这里出去的时候,苏长离直接出了宫,他拿了自己属下的马,策马走了。

    万青和梅风赶紧跟着,他一路策马远去,没有急于回府,反是策马到了外面游荡了半天,他路过了观阁楼,那里是他与笙儿曾相见的地方,那个时候,他心里便认定了她,决定要做她的琴师,后来决定要护她一世周全。

    他策马朝城外去,这条路上依旧有她的身影,她坐在他的马背上,他教她学习骑马的时候,她认真又高兴的样子,就像盛开的花朵,那时候,他被她咬了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她被选为四大才女时,高兴又克制的表情……

    还有在太湖上,虽然最后不欢而散,现在留给他的那些记忆,却美好起来。

    他望着太湖的水,深深的水,当她被人抓去的时候,当她由山上掉下来的时候,他都怕得要死,他怕失去她,却还是失去了她。

    等他转回府的时候已是傍晚了。

    太傅府。

    随着他前脚进了自己的锦墨居,苏大管事的就迎了过来。

    “三爷,您回来了。”

    看样子是有话要和他说,苏长离也就看了他一眼。

    “老太君派人来传了话,说是您若是回府,就到老太君那儿。”

    苏长离便转头去了老太君那儿,老太君那儿坐了些人,有他母亲太傅夫人,还有太傅大人。

    还有他二哥苏长渊。

    一看见他回来了,老太君立刻喊了他:“老三回来了,快点到奶奶这儿坐。”

    孙子被退了亲,打击肯定是不小的,老太君对他也立刻慈眉善目起来。

    苏长离走了过去,喊了声:“奶奶。”

    老太君看他,觉得他瘦了,虽是看起来无异,还是觉得他憔悴了,心疼得不得了,直言:“瞧瞧,我们家老三都瘦了,我就说吧,咱们苏家是百年出了一个情种,这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哦。”

    苏长离蹙眉:“奶奶,您要是没事,我先回去洗澡了。”

    “急什么急?”太傅大人忽然就冲了他一嗓子,一副随时都要发火的样子。

    他二哥这时说:“三弟,万花楼的姑娘你瞧不上,你嫌人家脏,行,那咱就不要万花楼的姑娘,但晚儿总是干净的吧,你就把晚儿要了吧,先把人放你房里,自家妹子,心总是向着你的,他为了等你,到现在都还没说婆家,这事你若是不答应,二哥我也不向着你说话了。”

    老太君也又忙说:“先把晚儿放你房里,日后你再看上哪个姑娘,要多少奶奶都支持你。”又说:“在这方面你真得和你二哥学一学,身边多放些女人不会错的。”

    太傅大人声音带着冷厉:“这种事情需要和他商量吗?儿女婚事,本就是父母之命,直接把晚给他就是。”

    以往还由着他的意思,经过这退亲事件后,太傅大人也不由他了,直接强硬了态度,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