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嫡女掌家 > 第151章 助纣为虐
    全家人一块过来施压,太傅夫人也说:“这次你就听你父亲的。”

    苏长离便从老太君身边慢慢站了起来,嘴角轻扯:“全都退下去。”这话是对周围侍立的婢女说的。

    他声音不高,但没有一个婢女敢有丝毫怠慢。

    三爷面若冰霜的样子,也是让人不敢直视的。

    婢女都退下了,留下一家子人看了看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也知道他准是有什么不好听的话要说。

    “你们若真疼爱表妹,就该给她找个合适的人嫁了,耗在我身上,会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不幸,我不会给她任何幸福的。”

    “……”果然没好话,好在他表妹不在这儿,不然,听了这话又得哭了。

    “我的妻子被人夺了,没人安慰我,反倒全怪罪于我,你们这样子,就不怕寒了儿子的心么。”

    “……”太傅大人看他,这话分明是说给他听的啊!

    “你们以为给我塞几个女人在屋里,就能掩盖被夺妻的事实么。”

    “依太傅大人的处事作风,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忍下来,然后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了,太傅大人有这样的想法当然也可以理解,毕竟咱是臣,人家是君,人家若要抽出刀抹了您的脖子,依您这姿态恐怕还要赶紧伸出脖子给人家呢。”

    “你说的什么混帐话。”太傅大人声音微沉,生气了,猛地站了起来。

    “你们俩个,给我过来。”

    苏长离拨腿便跟了出去,苏长渊看了看,立刻跟着走了。

    老太君和太傅夫人面面相觑,事还没谈成了,怎么就又走了?

    父子三人离去,来到太傅的书房。

    太傅大人坐了下来,指着苏长离问:“你给我说清楚,你现在究竟想干什么?”

    苏长离说:“据我所知,瀚殿下的儿子已经出生了。”

    “……”太傅大人显然并不知道此事。

    “废羡帝,扶幼主。”

    太傅大人有些犹豫:“那还只是个孩子……”

    苏长渊接口说:“是个孩子才更好掌控不是么。”二哥还是有极大的野心的。

    太傅大人默了一会:“你想怎么做?”他这是要支持自己的儿子了。

    “我会先找燕京谈谈。”

    他本就是瀚殿下的老师,如今瀚被废,皇甫羡这皇位本就是从他学生手中抢来的,他一登基又夺了他儿子的妻子,太傅大人虽愤怒,恼怒儿子为一个女人大动干戈,暴露了自己在朝中的势力,同样也恼怒于皇帝竟然抢自己儿子的妻子。

    这样一个连臣子之妻都敢抢夺的皇帝,还能指望他将来干出什么造福百姓的好事么。

    再则,苏家的势力已经暴露,如果苏家不主动反击,很快就会处于被动。

    与其效忠这么一个抢夺臣子之妻的皇帝,不如再扶持一位合适的人上位,只有这样,苏家的势力才能保持不变,甚至可以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

    这事之后又过了几日。

    皇宫。

    自从今笙入宫后,是夜夜在皇上的寝宫的,据说两人还整夜整夜的共处一室,如胶似漆,忍了几日,就有点孰可忍孰不可忍了。

    这日,顾云溪去给萧太后请安。

    平日里她是不用给萧太后请安的,因为她没这们资历。

    虽然羡登基了,她也始终没有从原来的地方搬出来,更不要说给她什么贵妃皇后之位了。

    这一切她都可以忍,但她不能忍的是,顾今笙留在了他身边,整日侍候着。

    “太后娘娘,顾氏来求见您呢。”她身边的婢女匆匆过来,轻声和她启禀。

    顾氏便是顾云溪了,萧太后不喜欢听别人称她夫人,何况现在自己的儿子登基了,更觉得她配不上自己的儿子,便称她为顾氏。

    “她来干什么。”萧太后心里正烦着,也是为顾今笙留在儿子身边的事心烦。

    “奴婢不知,顾氏只说有要事禀报。”

    “让她进来吧。”她倒是想看看这顾氏能有什么要紧的事。

    若是没有,有她好看的。

    过了一会,顾云溪也就匆匆进来了。

    “给太后娘娘问安,太后娘娘吉祥。”顾云溪跪下行了大礼。

    萧太后坐在贵妃椅里微微挑了下巴,扫了她一眼,声音冷淡的问:“顾氏,你最好是真有事情要说。”

    顾云溪说:“事关机密,请太后娘娘让这些婢女退下。”

    萧太后谅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就依了她:“都退下吧。”

    身边的宫女都退了下去,顾云溪这才说:“太后娘娘,顾今笙现在夜夜待在皇上身边,她本是苏阁老的未婚妻,她如今留在皇上身边,这是要君臣之间生出仇恨来呢,皇上才登基,朝中尚未拥有自己的势力,而苏阁老的势力却是遍布了整个朝堂了,这样下去对皇上可没有丝毫的好处,搞不好会动摇江山呢。”

    萧太后眯眼看她,虽然知道她多半也是因为嫉妒才这样说,但这确实说到她心里去了,她不是没有朝皇上说过,但皇上不听她的啊!

    萧太后一时之间没有发话,顾云溪就知道她把自己的话听到心里了,又说:“这个妖女媚惑君心,令君臣之间生出仇恨来,实在是罪该万死,太后娘娘您万不可由着皇上的性子来,不然,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江山,说不定又要拱手让人了。”

    拱手让人么?萧太后不喜欢这话,她眼神微微发狠,问她:“依你之见,哀家该怎么做?”

    “太后娘娘,皇上喜欢的无非就是那妖女的容貌,您只要找个皇上早朝的机会,趁皇上不在的时候,带人把那妖女拿下,拨光她的头发,砍了她的四肢,剜了她的眼睛,毁了她的容貌,等皇上回来后看见她的模样只会大受惊吓,虽然可能会伤心一些,但很快就会忘记她的,您是皇上的生母,他的皇位也是靠您得来的呢,皇上岂敢冒着大不孝的名誉把您怎么样,最多是气您几日,这个宫里皇上能依靠的也只有您了,不会真的一直和您生气的,到时候您再为皇上选妃立后,召集天下美女,这天下之大,难道还没有一个女子的容貌赛过那顾今笙不成?”

    萧太后看着她,不由得冷笑一声:“顾氏啊,你这真心肠真狠呢。”赐死就行了,至于用这么歹毒的非人的方式么?

    顾云溪垂眸:“臣妾一切都是为了皇上,只要能稳固皇上的江山,臣妾宁愿被天下人误解。”所以太后说她心肠狠又算什么呢。

    萧太后点点头:“行,等到明日皇上早朝后,你就陪哀家过去一趟,亲自把那妖女拿下,杀了。”

    “是。”

    ~

    宸宫。

    皇上早朝之后,闲来无事,顾今笙也就在殿宇内走一走。

    薄叶已经被送来了,陪在她的身边,跟着一块而行。

    秋天的季节已有了些凉意,今笙缓步而行,在门口的时候被拦下。

    “笙小姐,请留步。”

    “皇上交待,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您不可以外出。”

    为了她的安全么……

    今笙没有言声,转身离去。

    “小姐,皇上这是要把您软禁在这儿?”薄叶悄声问。

    “也许吧。”

    她这几天心里头闷得慌,总觉得不安。

    自入了这宫,顾云溪倒是稀少看见,也不见皇上召她,也不见她来求见。

    不知道是不是在憋什么坏招要对付她。

    想到自己的前一世,那件事情还没有发生,因为没有发生,她这些日子想得就更多了些。

    “笙儿。”

    “大哥。”顾今笙猛然回身,就见顾燕京进来了。

    顾燕京是她的大哥,又是都统大人,虽然皇甫羡人不在,他要来见见自己的妹妹也是被允许的。

    顾燕京伸手虚揽了她一下,低声和她说了句话,今笙了然,便带他去了花园的亭中。

    站在这亭的四面一眼望去,能看清这殿宇的人来人往,也算是比较适合说说话的了。

    两个人站在亭中,薄叶侍立在不远处来回看着。

    “笙儿,如果哥派你去做一件需要你付出生命的事情,你会去做么?”

    今笙看着他,他哥怎么会让她去送死呢,只是话说得比较严重些罢。

    “会。”

    “笙儿,哥给你一个任务。”

    感觉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似的,今笙下意识的点了头。

    “好。”

    “你看过西施和夫差的故事吗?”

    “看过。”

    “这个狗皇帝为了得着你,不惜夺臣子之妻,陷害忠良,这只是个开始而已,后面他定然有更奸恶的计划。”

    今笙看着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哥让你利用他对你的喜欢,助他为虐,你可愿意。”

    助他为虐么……

    “这是三爷的意思还是哥的意思。”

    “是哥的意思,你愿意么。”

    今笙望着他,却知道他不可能想得出这样的招数,他若有这样的缜密的心思,前一世就不会跟着一块送死了。

    “我愿意。”

    顾燕京抬手摁在她的肩头上,她比他矮出一整个脑袋,站在他的面前显得小小的瘦瘦的。

    “哥就知道,你的心并不在狗皇帝这儿。”

    “事成之后,哥一定会接你出宫的。”

    今笙点头,再问:“是三爷的计划吗?”

    “不管长离的事。”

    “其实,我们都欠了他。”

    今笙点头:“我明白。”

    “我会照哥的意思做。”

    顾燕京点头:“哥先走了。”

    “嗯。”今笙目送他离去。

    虽然他不承认,她还是知道,是三爷的意思。

    三爷有了什么计划了么!

    助纣为虐……然后呢……

    三爷,还会喜欢她么?

    她缓缓坐了下来,她当然不敢幻想三爷还会再喜欢现在的她。

    她伤了他的心,给了他无数个难堪。

    她闭了闭眼,助纣为虐这四个字,在脑子里盘旋着。

    “笙儿,笙儿。”皇甫羡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起来甚是愉快。

    她慢慢睁了眼,皇甫羡已来到她面前。

    “笙儿,走,陪朕去看奏折。”

    今笙坐着未动,看他意气风发的样子,眼前浮现的是三爷被她羞辱的一幕。

    如果不是他陷害哥哥,仗势欺人,她至于和三爷说那样的话么。

    前一世联合顾云溪欺凌她,令她名声败坏。

    这一世,她避开一切与他的可能,哪知他倒是越发的纠缠不休,生生的拆散她与三爷好好的一段姻缘。

    她真恨他!

    “笙儿,你怎么了?”

    “是不是哪不舒服了?”

    她微微垂了眸,轻声说:“这里就像个金丝笼,那些护卫看着我,除了这里我哪也不能去。”

    “原来笙儿是想出去走走啊,朕陪你一块出去。”他拽了她的手,要带她出去。

    今笙挣开手,坐着不动。

    “笙儿,你刚入宫,对这里还不熟悉,朕是怕你有危险,不放心你到处跑,一会朕吩咐下去,你若想出去就出去,到时候多安排些人在你身边陪着你,你看怎么样?”

    多安排些人,还不是为了看着她。

    今笙这才点了头。

    “笙儿,那你可以陪朕去看奏折了?”

    他人只要回来,就要把她带在身边,一步也不离开,他看个奏折,也非要拉上她。

    今笙摇了摇头。

    “我想家了。”

    但是他不能带她回家啊!

    “要是能在宫里修一处和我院子里一模一样的房子,我就住在那里,就像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该多好。”

    能有这样的想法,说明她已经决定留在宫中了,这是个好现象,皇甫羡心里高兴,立刻应了:“这个主意好,明日早朝时朕就传旨给少府,让他们安排下去,即刻动工为你修建。”

    “名字就叫重楼阁。”

    “好,都依你。”知道是她的表字,他更是高兴了。又问她:“你想修建在宫中的哪一处?可不能离朕的寝宫远了。”

    “我想住在你从前住过的地方。”那是重华宫,现在由萧太后居住。

    住他之前住过的地方,他嘴角扯了扯,越发的高兴:“没问题,我这就传旨下去,让太后搬出重华宫,另择一处而居。”

    “太后会不会不答应?”她有些担忧。

    “朕会让她答应的。”

    “那你现在就去说说看。”

    “好,你等着朕回来。”他伸手在她粉嫩的脸上抹了一把,转身便去了。

    只要笙儿高兴,愿意真心留下来,他当然会去做,不过是个修建一个重楼阁,不过是让太后换个地住,这有什么难的么。

    不久之后,皇甫羡就来到萧太后面前。

    难得他下朝就来到她这儿而不是回寝宫见那个妖女,萧太后心情好转了一些。

    “皇上,最近国事很忙么?”萧太后问他。

    “国中太平,也没什么可忙的。”

    “既然不忙,皇上您现在登基三个月了,为了国之稳固,你也是时候立后纳妃,多多的为这皇室开枝散叶了。”

    “朕知道了。”

    “朕今天来,是想和您商量了个事。”

    “你说吧。”

    “你这个地方挪出来,朕以后要用,这宫里你看着哪一处好,你随便挑,或者曲太后那里也不错,你也可以换到她那儿住,让曲太后住到别处去。”

    萧太后微微蹙了眉:“我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挪出来?你要用这个地方干什么?该不是要给那个妖女住吧?”

    皇甫羡也蹙了眉:“笙儿不是妖女,您不要这样说她。”

    “果然是给这个妖女住的?”萧太后冷笑一声:“哀家还偏不挪了,哀家不会如了她的意的。”

    “太后,您不是一直喜欢凤宫么,现在曲太后再没有势力与你一争高低,您可以挪到她那儿去,把她赶到别处不是更解你的气么。”

    “我没你这么糊涂,为了美色什么都干得出来。”

    皇甫羡有些心烦:“我不过是让你换个地住,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十恶不赦了?”

    “你为了一个女人把我赶出去?你这还不恶么?说什么曲太后,你少拿她与我说事,现在的曲太后还拿什么与我争?我不稀罕她那个宫殿,再说了,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也住习惯了,不想挪地,想让我挪地让给那个妖女,除非我死。”

    “太后你现在简直不可理喻,我什么时候把你赶出去了,我不过是让你换个地住,你可以换一个比这儿更好的地住,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固执呢,就因为我喜欢的女人不合你的心意,你就死活要反对到底吗?”

    “对,我死活会反对到底的,这个妖女她会害了你,她是你臣子的妻子……”

    “他们还没成亲,只是定亲而已。”

    “就算没有成亲,也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朝中大臣会怎么议论你?”

    “议论又如何,他们还敢反了不成,我不过是要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我身为皇上要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就不行了,我要是连这点权利都没有,我这皇上当的有什么意思啊!”

    两个人就着这事吵了起来,萧太后气得脸色发青:“你不听我的,你早晚会后悔的。”

    “太后你好好考虑我的话,三天之内你必须搬到凤宫去,曲太后那儿我会下旨,让她再择一处搬出去住。”

    “你不用下旨了,我不会搬到她那儿住,这宫里我随便住哪儿,都不会搬到凤宫。”

    “随便你了,你喜欢就好。”皇甫羡转身离去。

    萧太后气得咬牙切齿,她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有一天会栽在一个女人的手上。

    自古红颜祸水,误国,这顾今笙,是真的留她不得了。

    ~

    那时,皇甫羡也匆匆的又回去了。

    回去之后,就见今笙正坐在他的龙案前翻看奏折,有一瞬间的惊讶后,又觉得她坐在那里看奏折的样子当真是美得越发的遥不可及。

    “笙儿,我已和太后说过了,重楼阁朕会很快给你建立起来的。”他没有觉得她坐在龙案前有任何不妥,反正旁人也看不见,只要她喜欢,他乐意让她坐在这儿。

    他不惜陷害臣子,夺了臣子之妻得来的人,自然是因为喜欢到了极处,非她不可了。

    喜欢到了极处,她不论做什么都不会觉得不妥了。

    “谢谢皇上。”今笙抬眸看他,又和他说:“我一个人太闷了,就帮你看了看奏折。”

    “你帮朕看看也好,这么多奏折,我一天看下来,也是要头疼死了。”

    今笙人已站了起来:“皇上既然头疼,就先不要看了,您歇息一会去吧,我给您揉揉。”

    “……”

    “好啊……”莫名的有些受宠若惊,明明他才是皇上啊!不是应该被他宠的人受宠若惊么。

    皇甫羡立刻跟她一块过去,躺在龙榻上。

    自她入了宫,这个龙榻他都没有躺过了,都是她每日躺在上面。

    今笙坐在旁边,给他轻轻揉了太阳穴,和他说:“皇上,您放轻松一下,什么都不要想,让自己的脑子放空,闭上眼……”

    她的声音轻柔,跟催眠似的,加上他确实挺累的,这段日子以来,神经也是长期紧绷着,在她话语的催眠下,竟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了。

    待到他一觉醒来,已经是午时了。

    “笙儿。”他坐了起来,喊她。

    “皇上,我在作画。”传来了今笙的回应。

    皇甫羡便起了身,找了过来,她正伏案作画,她画的是一幅房屋的建筑,就是她在国安候府的院宇。

    今笙抬了头,和他说:“皇上,我把我住的院子都画了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们照着这个图纸来做。”

    “笙儿你真是极有天赋的女子,什么到了你的纸上都像赋予了生命一样。”

    今笙抿唇:“皇上,你饿了吧,先用午膳吧。”

    要用午膳了?“朕睡了很久了吗?”

    “是的,皇上您睡了很久了,可见您这段时间是真的很累的,您一定要多注意休息才能长命百岁,人活一世,健康比什么都重要的,您想啊,就算赚得了全世界,可要是操劳过渡没有一个好的身体,拿什么换生命呢。”

    “笙儿说得极是,以后朕会注意休息的。”比如父皇,就是操劳过渡外加纵欲过渡,四十来岁就逝了。

    今笙放下自己的画卷,站了起来:“皇上英明。”

    “来人啊,侍候皇上洗漱,用膳。”今笙唤了一声,外面的宫女进来侍候他洗漱。

    两个人一块用了午膳,今天的午膳比任何时候都丰富,原来放午膳的圆桌子改成了一个很长的桌子,今笙解释说:“这里共有六十六道菜式,六十六也象征了凡事顺利。”

    “皇上,您整日为国事操劳,一定要营养均衡,我特意交待了下去,让御膳房多做些菜,为皇上补充营养,为免皇上吃多了会造成肥胖,皇上每样吃二口便可,这样您每道菜的营养都补充上来了,您身体健康了,才是国之根本。”

    皇甫羡心情大好:“还是笙儿想得周到。”其实他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她怎么会忽然为他的身体着想了,两个吃六十六道菜式,这般的铺张浪费,当然不好……

    他并非善恶不分,但也不想责备她什么。

    两个人坐下来用膳,两个婢女侍候左右,一顿膳用下来,足足花了一个多时辰。

    不知不觉,下午的时间又过去了大半。

    吃过喝过,又漱了口,今笙也站了起来和他说:“皇上,才刚吃过饭,您一定不可以坐下来休息,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咱们就院中走上半个时辰吧,运动一下,也好把吃的食物都消化了。”

    他噙了笑:“笙儿果然是懂得养生之道的,这辈子能得着笙儿,也是朕的福气了。”

    他心想笙儿的心情今个也明显的好转一些,整日闷在这儿里,闷了几日,便憋出一些招数来了,这样的招数,没什么不好,虽是浪费了些,但他身为一国之君,还浪费不起这么点吃的么。

    连笙儿都养不起的话,他这个皇上做来还有什么意义。

    两个人又在这宸宫里漫步了一会,到处走一走,看一看,不知不觉,便是傍晚,日落平西了。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晃了过去,后来皇甫羡想起来自己还有许多奏折没看,没批。

    “笙儿,你要是累了,就先歇息,朕要去看看今天的奏折。”送她回到寝宫后,皇甫羡不得不让她一个人先休息。

    她也累了一天了,总不能让她跟着自己熬夜。

    “皇上,你也累了一天了,您也要早点歇息。”

    “好。”他答应一声,顾今笙便回去歇息了。

    靠在龙榻上,她慢慢闭了眼。

    那时,皇甫羡回到龙案前批改奏折,看看也没什么要紧的大事,刷刷写上朕已阅完事,尽管如此,每个奏折看一遍,也花费了大半夜的功夫,等他回到龙榻前,今笙早睡着了。

    皇甫羡默默的看她一会,笙儿今天明显的乐意与他亲近了些。

    是开始慢慢喜欢他了么?还是在憋什么坏招呢。

    他轻轻抱了被褥铺在地上躺了下来,没去惊动她。

    他躺了下来,顾今笙也就猛然睁了眸子。

    她怎么睡得着呢,怎么会睡得安稳呢。

    她在这里,再回去之时,与三爷还能在一起么。

    次日。

    皇甫羡上朝时并没惊动她,看她睡得正香,总不想吵醒她,免得她醒了反又睡不着,他几时走的,她其实也不知道。

    天亮时,顾今笙也就起来了。

    宫女侍候着洗漱一番,她今天着了一身玫瑰红,这皇甫羡好像钟爱各种颜色的红,给她的衣裳都脱离不了红,却是她最不喜欢的颜色。

    “太后娘娘到。”薄叶匆匆进来禀报。

    皇上这会正在上朝,萧太后应该知道的,这个功夫过来,恐怕不是找皇上,而是找她了。

    今笙走出去迎她,就见随萧太后一块来的还有顾云溪。

    萧太后本来是极为厌烦顾云溪的,但今个却与她一块来了。

    趁着皇上上朝的功夫,有些事情该处理还是要处理的。

    “见过太后娘娘。”顾今笙弯腰行礼,萧太后直接走进了她屋里,也是皇上的寝宫。

    萧太后一边进来一边扫了她一眼,声音冷淡的说:“长得确实精致,也难怪皇上和苏阁老都对你情有独钟。”

    今笙抿唇不语。

    萧太后又说:“因为你的存在,令君臣之间出现了争夺之心,几乎动摇了江山。”

    “红颜祸水啊!”

    今笙看着她,所以这萧太后想干什么?

    “来人啊,把这个媚惑君主的妖女给我拿下,拨光她的头发,砍了她的四肢,毁了她的容貌,哀家倒要瞧一瞧,皇上看见这样的她,还喜欢不喜欢。”

    “……”

    忽然之间,好像看见了前世的那一幕,那时,是顾云溪居高临下狠戾的对她说:“把她给我摁住,先砍了她的四肢、再毁了她的脸,剜了她的眼睛割了她的鼻子,拨光她的头发。”

    恐惧漫过她身,惊吓过渡,几次晕过去又醒过来。

    那就像一场噩梦,伴随着她直到今生,这一切,终于还是要来了么。

    这场噩梦,她却是再不想经历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